第 7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但怎么也想不出有九个人!

  陈梦溪司徒颖顾倾城王苛欣这四个,恩,林思茹也算个,五个!李梦瑶现在跟刘勋冷战,算六个!但其他三个呢?刘勋是真想不出来了。

  “这次亏大了,废了这么大的劲儿,却连口汤都没喝到!”刘勋叹出口气,他现在有些后悔了,自己在酒吧的时候装什么啊,行了吧?装是装了,很流弊的离开了,给人家留下个伟岸的背影,但是现在后悔了吧?

  这件事让刘勋想起个冷笑话!那个笑话的内容是这样的:小偷在公交车上偷美女的钱包,被丝看到了,丝帮助美女夺回了钱包,之后美女问丝的手机号,想要答谢下。

  但丝却十分装的甩了甩头发,说:“这点儿小事不用记在心上,有缘自会相见!”

  说完之后丝下车了,但是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美女。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那就是莫装,装遭雷劈!生活不是电视剧,没有那么多的狗血剧情,你错过了,那就是永远的错过了!

  俗话说的好‘人要脸,树要皮!’但现在我想跟大家说句,脸皮厚,吃的饱!脸皮薄,捞不着!希望各位朋友可以珍惜眼前,不要死要面子活受罪!免得以后自己后悔。

  回到正题,谁也不知道刘勋的‘九九归’想法,令多少美女黯然伤神,虽然他以后没有继续装,也跟些女人发生了些夜的关系,但留下的除了那些女人的伤心之外更多的还是命运的坎坷。

  不过这些对于个枭雄级的人物来说,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事儿!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在这里咱们暂且不提!

  晨阳初生,又是新的天!古语有云‘年之计在于春,日之计在于晨!’

  新的天,无论是阴天还是晴天或者是阴阳天,你都必须得过!哪怕你发牢马蚤不想过,但还是得过!时间就是这样,它能让你没有脾气,也发不了脾气,因为你过,或者不过,它都分秒的在逝去。

  吃过早饭,刘勋跟帝便来到了候机舱,他们的航班是上午九点的,所以时间很充足!趁着早起的段时间,刘勋为帝换个个模样,不再是那种娘气的脸庞,而是种普通的清秀。

  两人将黑铁军刺跟龙吟剑存放到了银行,毕竟刘勋他们不是去打仗的,而是去窃取发射氢弹的电子指令!如果再让帝背着把剑来回晃悠,那实在是没事找事!

  飞机在上午九点钟准时起飞,大约十个小时之后,也就是美国纽约时间的凌晨三四点钟,刘勋两人降落在纽约的国际机场。

  来到纽约之后,两人并没有直接去联合国,因为这件事得需要慎密的计划!平常人等是肯定进不了联合国总部大楼的,如果你想潜伏进去?那么很高兴的告诉你你会被打的连衣服渣都看不到!

  联合国总部大楼中有着世界各国的机密资料,哪怕是古武者想要潜伏进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它的保护措施几乎已经达到了种逆天的地步!

  除非你有着密码,或者固定的指纹!不然的话某些藏有机密资料的地方,你肯定进不去!

  刘勋虽然不知道氢弹号的发射指令在哪里,但他猜测,这个地方肯定比藏有机密资料的地方更危险!

  曾经身为联合国特种兵的刘勋,比谁都知道联合国总部大楼的安全措施有多‘安全’!总之刘勋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现在连进入联合国总部的办法都没有想好,更别说找出核弹的发射指令了!不,不是核弹的发射指令,而是氢弹号的发射指令。

  如果仅仅是核弹发射指令的话,只要锁定某个联合国高官就可以知道在谁身上,但氢弹号不样,因为它已经被盗了,所以它的发射指令肯定被严加看管了起来!

  氢弹被盗,只有保护好它的发射指令,那么敌方就无法发射这枚氢弹!这点,联合国比谁都清楚!当然,如果盗取氢弹的那人,有着可以自行改编氢弹发射指令的能力,算是另说。

  不过在目前这个世界上估计除了联合国之外,没有人可以改编氢弹的发射指令了!氢弹的研制资料只有联合国拥有,而发射指令也是经过研制资料而设成的。

  但现在氢弹的研制资料早就已经被销毁了,为了不被有心人得到它的发射指令,联合国不可能将它随意搁置!甚至联合国为了保险起见,已经销毁了氢弹号的发射指令。

  如果那样的话刘勋可谓是白来趟了!不过万事没有绝对,只要还没有得到那个答案,刘勋便要试试,毕竟成功与失败只是步之遥!

  刘勋跟帝找了个酒店住下,开始商议着对策,刘勋思索了会儿,开口说道:“咱们还得继续易容,这次易容成美国人的样子!”

  为了保险起见,刘勋跟帝必须要谨慎,他们每换个地方,都要重新换个容貌!

  “切随你吧,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帝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对于易容成什么人这点,他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第393章‘英雄’救美!

  等到天亮之后,刘勋跟帝便易容成了两个美国人的样子。

  就这样,吃过早饭,两人便来到联合国总部大楼,然后蹲坐在无人注意的地方,开始进行漫无目的的等候。

  “我们就这么直等?”帝感觉自己好像是守株待兔,这么做真没什么用处。

  “不等怎么着?难不成我要表明身份,进入联合国总部?”刘勋也知道这是守株待兔,但他也没办法!

  自己表明身份之后是可以进入联合国总部,但是以后呢?自己用氢弹炸掉东瀛之后呢?那联合国不立马就怀疑到自己身上了?那可是铁证啊,无论自己怎么狡辩都无用了。

  但自己易容之后呢?虽然麻烦了些吧,但起码联合国不知道是自己!就算炸掉东瀛之后,他们会怀疑自己,但也没有证据啊!这个世界上恐怖组织这么多,谁能说是自己做的?

  两人从上午蹲到中午,又从中午蹲到傍晚,帝终于忍受不住了,抱怨着说道:“我说刘勋,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啊!难不成咱们还在这里蹲年啊!”

  “你着什么急啊!这里很多联合国的高官我都认识,虽然他们不认识我,但他们的照片我都见过!只要他们出来,咱们就跟踪他,然后我用秘术强制读取他的记忆!”刘勋眉头挑,轻声说道。

  “那是邪术吧?我早就跟你说了,不要研究这种邪术!不然”帝听到刘勋的话语,便开始游说了起来。

  但还未等他说完,便被刘勋打断“行了,我又不用这秘术干坏事,虽然这事儿也不地道吧,但这是为了大局着想!没听说过句话吗?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帝还想说些什么,但就在这时,名身材高挑,容貌极美,穿着身紧身牛仔休闲服的金发美女,从联合国总部走了出来。

  刘勋顺着帝的目光望去,愣了下,女子大约米八的身高,没穿高跟鞋,只是双耐克的平底运动鞋,不过这身材绝对是标准的黄金比例。

  “行啊,帝!眼光越来越好了,现在我收回‘男人的世界你不懂’这句话!原来你小子喜欢这种类型的啊。”刘勋望着帝,悻悻的笑,开口说道。

  帝闻言,眉头微皱,反驳道:“你乱想什么呢,我认识这个女人!不,我见过这个女人,她是几月前你来美国参加任务时那个解说员。”

  话语落下,帝便望着刘勋,也不言语,刘勋眉头挑,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从她下手?”

  “能在全世界露面的人,在联合国的地位肯定不低!先从她下手,应该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帝实在等不了了,天蹲在这里,当是在大|便啊?就算是大|便也没有蹲天的啊!

  刘勋点了点头,望着金发美女的背影,继续说道:“我想到了个办法,帝你得帮我!”

  “什么办法?”帝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有了种不怎么好的预感,因为每次刘勋想到的办法,都不是什么能拿上台面的好办法。

  “咱俩演出老戏,英雄救美!你演准备‘那啥’她的坏人,我演救她的‘英雄’!如何?”刘勋嘴角泛起抹轻笑,望向帝说道。

  “”帝直接不稀搭理刘勋了,虽然开始他就猜到了不是什么好办法,但也没有猜到竟然是这种狗血到极致的办法!

  虽然不情愿,但最终帝还是妥协了,两人商议好了‘戏路’,便分开朝着金发美女跟踪了过去。

  蒙娜的家就住在联合国总部的不远处,算起来也就几千米的距离而已,所以每天晚上她都是自己回家。

  她家的路段上有段阴暗的胡同,不过她并不害怕,因为她身上有枪,而且她能在联合国总部任职,身手自然不错,虽然也遇到过几次‘事件’,但都被她解决了。

  不过这次她解决不了了,因为想要‘劫持’她的人是帝,个古武者!

  蒙娜走进胡同,大约走了几十米之后,前方美国人模样的帝便走了出来,用口英语说道:“美女,是你自己脱呢,还是哥哥帮你?”

  “”帝说着刘勋为他安排的台词,差点吐出来!帝本来不懂英语的,但他的记忆力实在太好了,刘勋说遍他便可以记住。

  帝发誓,这绝对是他生中最难忘的时刻,想不到身为古武者的他,竟然也有说出这句话的天!

  刘勋用奇门遁甲的步法,隐匿在暗处,正在不出声的大笑着,亲耳听到帝说出这句话,刘勋想不笑都难!现在他有些后悔了,后悔没有打开手机给他录音。

  蒙娜停了下来,用眼角瞥了帝眼,最后不屑的笑,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帝给人的感觉太普通了,这个相貌也很普通,所以蒙娜以为帝跟那些人没什么区别,群跳梁小丑而已,还不够自己脚踢的。

  看到蒙娜非但不停下来,反而继续朝着自己走来,帝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便向着不远处的刘勋,传音道:“不行啊,这家伙不按套路出牌啊!”

  “”刘勋无语了,他并不会传音术,所以根本无法和帝沟通。

  帝皱了皱眉,只能越过些‘戏路’规定的台词,朝着蒙娜走去,当他走到蒙娜身边时,蒙娜突然脚向着帝踢去。

  帝翻了个白眼,蒙娜的攻击在他看来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不仅速度慢,而且力道也没有点儿!

  把将蒙娜的脚腕抓住,然后控制好力道,轻轻撇,蒙娜的身体便被抛飞出了五六米,跌落在地面上,摔了个正着。

  帝的力量太大了,他只能控制自己的力量,不然的话自己随手击,便有可能将蒙娜给杀死。

  刘勋暗骂声,这家伙也太不懂的怜香惜玉了!紧接着他深吸了口气,因为这时候,该是自己上场的时候了!

  第394章‘鱼儿’上钩!

  蒙娜知道自己碰上高手了,她甚至连帝怎么出手都没看到!在倒地的刹那,她毫不犹豫的掏出枪支,然后准备瞄准帝。

  但就在这时,帝却突然消失不见了,他的速度太快了,几乎是瞬间便出现在蒙娜的身后,把将她手中的枪支夺过,然后扔到了旁。

  帝的平常速度,就相当于刘勋使用出瞬移般,这已经超出了人体极限!天生重瞳本就是逆天之物,再加上青龙古武,这使得帝的战斗力达到了顶级升华!

  “不要再做徒劳的反抗了。”帝冷声说道,旋即按照刘勋的安排,发出了几声荡的笑容,但这笑声怎么听都像是无奈的干笑。

  “你到底是什么人?”蒙娜忍住身体摔倒在地的疼痛,向着帝询问道,她知道帝绝对不是个普通人。

  帝刚想回话,但这时候刘勋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蒙娜愣了下,朝着身后望去,帝也作出副震惊的样子,朝着刘勋看去。

  “小子,这里没你的事儿,赶紧给老子滚!”帝用种恶狠狠的语气,对着刘勋说道。

  “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说滚字了,个跳梁小丑也敢在我面前装威风?”刘勋冷眼望向帝,缓步朝着帝走去。

  “刘勋,我警告你,你别太过哈!不然惹急了我,我真的脚把你给踢到对面去!”帝向着刘勋传音道。

  “”刘勋暗骂了声,所谓的‘英雄’如果不装,那怎么叫英雄呢?难不成让你把我给揍顿?

  就这样,刘勋跟帝两人‘打’了起来,虽然两人都是在过家家,但刘勋为了将戏演好,动用了不下四次瞬移!

  两人的打斗在古武者眼里虽然毫无看点,但在蒙娜的眼里无疑是高手的对决!最后刘勋脚踢在了帝的小腹处,然后帝拳打在了刘勋的胸口上。

  虽然帝没有用力,但这拳也差点让刘勋吐血,帝退后了数米,朝着刘勋传音道:“接下来你用拳打我的胸口,我用手刀将你小腹割破!记住,用秘术护住小腹,我控制好力道,这样的话顶多只是皮外伤而已!”

  “”刘勋无语了下来,这他妈不是戏份中的戏路啊!你怎么乱加戏份呢?让自己受伤?这他妈还怎么玩?

  帝的传音落下,便朝着刘勋奔去,刘勋暗骂声,只能按照帝的规划来办!拳打在帝的胸口上,帝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吐出了口鲜血。

  然后他的手掌伸直,作出副手刀的样子,毫不犹豫的向着刘勋的小腹割去!刘勋倒吸口凉气,他可不认为帝是在开玩笑,立即护住了小腹。

  但就在他刚刚护住的刹那,道鲜血便溅了起来,疼痛感相继传来,鲜血瞬间便染红了衣衫!帝作出副受伤的样子,立即逃离了,只不过他是朝着酒店方向走的,显然回去睡觉了。

  “你没事吧?”蒙娜走到刘勋身边,轻声问道,不过她的眸中却有着怀疑,在联合国总部工作的她,对什么事情都有着怀疑,这件事儿也不例外。

  刘勋看出了蒙娜眼中的怀疑之色,桃花劫的涟漪卷起,瞬间便将她笼罩起来,轻声说道:“没事。”

  “你是刚下班吗?以后回家的时候不要走这样的无人街道。”做戏就要做全,刘勋知道这个道理。

  蒙娜黛眉皱起,她不知道为何,自己明明方才还怀疑这个人,为什么现在感觉这个人如此可靠?说的每句话都不自然的让人选择信任?

  “你的伤口在流血,我家就在附近,去我家里包扎下吧!”蒙娜眼中的怀疑消失,望着刘勋轻声说道。

  “不用了,这点儿小伤我自己包扎下就可以了,你赶紧回家吧。”刘勋想要来个欲擒故纵。

  “你血流的很多,从这里到医院的话距离很远的,我家里有急救医药箱!”蒙娜望着刘勋的伤口说道。

  “真不用,我受伤受习惯了,这点儿小伤真不碍事。”刘勋还想坚持下,想要效果更好些。

  “哦,既然你坚持的话那就算了,我回家了!你自己小心些。”蒙娜见刘勋如此坚持,便顺着刘勋说道。

  “”刘勋无语了片刻,现在他是知道了,华夏的欲擒故纵对美国女人根本不起作用!此时他立即作出副痛苦的表情,开口说道:“还是去你家吧,伤口比我想象的要严重。”

  “”这次换做蒙娜无言了下来,这个男人怎么回事?这么虚伪?虽然她看出了刘勋的虚伪,但还是将他给带回家了,原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整个事件漏洞百出,比如两个身手如此好的人,竟然会为了个美女而大打出手?特别是帝演的坏蛋,既然有着如此好的身手,何必用这手段呢?在美国这个开放的社会里,像帝这么强的人,岂不是想要哪个女人,就可以上哪个女人?

  这些蒙娜也想到了,但她却不知道为何,自己对刘勋就是生不起任何的怀疑,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太令人感觉到可靠以及信任了。

  就这样,刘勋在蒙娜的搀扶下,来到了她的家中。她家里就自己住,美国人就这样,旦到了十八岁,无论你有没有那个自立能力,都必须得搬出去。

  蒙娜的家很敞亮,清新而不落于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不自然间心神荡漾。

  整个格局简洁对称,突显沉稳,各房间都为端正的四方形,功能的空间划分和位置布局体现德国式的严谨。

  装修风格的话,文雅精巧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餐厅南北相通,室内室外情景交融。

  可以说除了回家路上那段无人胡同之外,这里的确是个不错的住处!

  第395章异国女人的风韵

  进入房间之后,蒙娜示意刘勋随意,便走向卧室,去拿急救药箱。

  “帝这个混蛋,竟然真的下手,而且还下手这么狠!”刘勋坐在旁的沙发上,腹部传来的疼痛,令他有些不适!其实疼痛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伤口的位置,有些靠下。

  “他妈的,再差那么几公分,就让我绝子绝孙了!”这次刘勋是彻底记恨上帝了,你说你割哪不好?非要割小腹,割小腹就割小腹吧,还离命根儿这么近!

  不过好在刘勋用秘术护住了小腹,只是点儿皮外伤而已,现在血已经不流了,但从表面上看去,口子很深。

  大约四五分钟后,蒙娜拿着急救药箱走了出来,将药箱放下,开口说道:“你自己敷上吧,我去给你倒杯咖啡。”

  “我弯不了腰啊,这个位置有些别扭啊”刘勋皱了皱眉,神色略显尴尬。

  “那我帮你敷。”怎么说刘勋也是为她受伤的,而且蒙娜对这些事儿没什么抵触,工作的环境不同,身份的不同,也就代表了人生观不同。

  在联合国见过的生死多了去了,每年都有着数万的维和部队死亡,而作为解说员的她,自然亲眼见过无数尸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