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真是无聊透顶!”帝叹出口气,闭起双眼,躺在沙发上。他知道这件事儿刘勋可以自己解决,所以也懒得出手了。

  第386章杀人者,人恒杀之!

  “开枪,给我杀了他!”青年指着刘勋的后背,神色狰狞的喝道。

  话语落下,八名黑衣人准备开枪,但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发生了件令在场所有人都呆滞的事情!

  刘勋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大晚上见鬼了?”酒吧里的男女倒吸口凉气,这个好好的大活人,怎么可能下就消失不见了呢?

  没错,个人是不可能消失不见的!但是使用瞬移离开那个位置,刘勋还是可以办到的!

  他再次出现,便是出现在两名持有枪支的黑衣人身前,双手放在枪支上,刹那间便将两人的手枪给解体了!

  “他在这里!”那两名枪支解体的黑衣人脸色大变,颤音说道。

  话语落下,其他六名黑衣人齐齐将手枪瞄准了刘勋,但是刘勋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见!

  “这这到底是什么妖术!”谁也不能平静,饶是青年跟那个成熟的女人眼神中也尽是震惊与不解。

  这次刘勋是出现在另外两名黑衣人的身后,手掌放在手枪上,熟练的将枪支解体!然后他继续朝着剩余的四人跑去,刘勋的速度太快了,这些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开始他使用瞬移是为了将众人给震慑住,而现在他根本就不需要继续使用瞬移了!为了这群小混混样的人而使出瞬移,那死在刘勋手上的阿三跟印度女郎以及其他国家的世家嫡系高手,不得被从死气到活?

  刘勋的速度犹如雷霆,几乎是瞬间便将最后四人的枪支给解体,然后他不急不忙的走到啤酒箱前,拿出瓶啤酒,打开之后仰头喝了起来。

  “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是每人对我磕三个响头,二是全部死在这里!不要当我是在开玩笑,因为我不是个好人,杀人对我来说,就跟跳舞没什么区别!哦对了,虽然我不擅长跳舞,但我擅长杀人!”

  刘勋坐了下来,不过这次他是正对着青年,话语的声音很轻柔,但落在众人的耳中,却像是道阎王的生死令!

  青年松开搂着女人的手臂,倒退了几步,拿出个手机,拨下了个号码,刘勋眉头挑,他虽然可以阻止,但却没有,因为他也想知道青年的靠山究竟是谁!

  当然,刘勋也可以动用秘术预测下,但是就在他预测女人的事情时,发丝又白了根,如果为了预测青年再白根,那就得不偿失了,他可不想这么快就成为个老爷爷。

  “臭小子,想让我给你下跪?下辈子吧!给我起上,把他给围住,我爸等会儿就到,他已经插翅难逃了!”青年脸色狰狞无比,指着刘勋大声说道。

  话语落下,二十多的黑衣人虽然对刘勋很忌惮,但也齐齐上前,将其围了下来。他们虽然忌惮刘勋,但对青年的父亲更加忌惮,那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啊!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刘勋压低了力道,拳脚,不出三十秒的功夫,便将二十多个黑衣人踢飞了出去,虽然不致死,但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更没有了战斗力。

  “你你别过来!”青年脸色苍白的往后退去,刘勋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不到三十秒,二十多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人便被打倒了,这哪里是人力可以办到的事情?

  酒吧里的男男女女,都呆滞了下来,他们现在知道了,刘勋不是傻,而是有着依仗,故意激怒青年的!

  “他究竟是什么人?”女人眸中尽是震撼,这个男人难道是上天派来解救自己的人吗?没有人愿意心甘情愿的当别人的情人,这个女人也不例外。

  刘勋脸色很不好看,步步的朝着青年走去,因为这件事情,使他想起了林思茹!当年林思茹便是为了复仇,而故意潜伏在崔江波的身边。

  但林思茹跟这个女人不同,林思茹太聪明了,可以知道人心的想法,所以她每次都可以全身而退!但这个女人不同,他没有林思茹的异能,所以只能沦陷。

  这类的事情在整个华夏还不知道发生了多少件,刘勋不可能全部帮助她们,但既然让自己碰到了,那刘勋就要管!

  古语说的好‘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刘勋不是个好人,但他也绝对不做个混蛋!好人比坏人更难做,但个坏中带着点儿善心的好人,却非常好做!刘勋便是这样的个人。

  把抓住青年的头发,刘勋脚踢在了青年的双腿膝盖上,‘咔吧’声,青年的膝盖骨被踢碎。

  “啊!”青年惨叫起来,跪倒在刘勋身前,刘勋拉过把座椅,坐在上面,轻声说道:“每当做坏事的时候,要想想自己是不是也有那么天,就比如现在你应该知道那些曾经被你欺压过的人,是种怎样的感觉!”

  青年不语,脸色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起来,他的脸色无比的苍白,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尽是恐慌!额头的汗水滴滴的往下滴落。

  “是不是很痛苦?很恨我?但你有可以跟我对抗的实力吗?你没有!俗话说‘杀人者,人恒杀之!’这句话的意思你明白吗?”

  “这就是说杀人的人,总有天会被别人杀!杀人的时候,就要做好被人杀的准备!你的因果报应已经来了,至于我的?很抱歉我直知道这句话,所以我直在变强,或许以后我会被人杀死,但也绝对不是被像你这类的残渣杀死!”

  刘勋说到这里,深吸了口气,用脚将青年的头颅抬起,继续说道:“不要将杀随意的挂在嘴边,因为你根本就不懂死亡,也不知道死亡的含义,它是种艺术,也是杀人者对恐怖的种回忆!”

  第387章就是这么嚣张!

  “你会死的很惨的!我保证你会后悔得罪我!”青年恶狠狠的朝着刘勋说道,他已经看出了刘勋对自己的杀意,能站在这个位置上,自然不是普通人!

  对方既然已经决定杀自己了,那青年表现的再害怕也无济于事,这样只能令杀自己的人更加畅快而已。

  “恩,我越来越对你的靠山感兴趣了,究竟是怎样的靠山,才能让你如此自信?”刘勋笑了笑,自始至终他都不知道青年的名字,开始的时候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

  青年的名字他不想知道,也觉得没必要知道,至于那个女人的名字,刘勋在对她预测时,便已经知道了。

  “哼,等你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青年脸庞上浮现抹阴寒的笑容,冷声说道。

  刘勋淡然笑,轻声说道:“其实你不说,我也可以猜的出来!商业性质家族的靠山,不管是在华夏,还是其他各国,应该都是世家在罩看吧?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某个世家的附属家族吧?”

  九大世家掌控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仅靠他们自己的力量肯定掌控不了,所以他们也有着很多的附属家族,这些附属家族是世俗中人,分别掌控着各大商业性质的财团。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青年听到刘勋这句话,脸色变,本来无惧死亡的眼神中,再次浮现出了抹惊恐之意。

  “我是什么人重要吗?你有必要知道吗?”刘勋依然是这么句话,冷笑了声,他继续说道:“那么你的靠山,究竟是九大世家中的哪个世家呢?”

  九大世家的本地都在首都,而且刘勋对九大世家的商业线图并不了解,所以就连他也猜不出青年的靠山是哪个世家!不过既然是九大世家,那么刘勋就可以选择无视。

  这并不是说刘勋可以无视九大世家,而是青年的家族只是九大世家的个附属家族,难道九大世家还会为了个附属家族,而跟刘家的正式家主闹翻吗?

  这是不可能的要知道,附属家族在世家的眼中,连个旁系的价值都比不上!个附属家族而已,世家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青年不知道怎么回答,眼神中尽是恐惧,刘勋也没有继续过问,他知道等会青年的父亲便会过来,儿子不说话,父亲应该可以说吧?如果他不说的话,那自己只能斩草除根,让这个所谓的靠山来找自己了。

  “嗨,宝贝!我的肩膀有些酸痛,过来帮忙揉下!”刘勋对着不远处的女人招了招手,微笑着说道。

  女人名叫苏柔,今年二十七的年纪,这是刘勋从她的预测中查看到的!

  苏柔愣了下神,她再做个抉择,如果自己选择听从刘勋的话,那就彻底跟李家闹翻了!但不知为何,这个男人身上有种浓重的可靠感,会让人不自然的选择信任。

  苏柔深吸了口气,莲步微移,做出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选择,她选择相信刘勋,赌次!大不了以后自己死了之,也绝对不再如此卑微的活着。

  苏柔走到刘勋背后,将纤细的手掌放在刘勋的肩头,但就在这时,刘勋却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不要在后面,来前面,坐在我大腿上,让我好好看看你。”

  苏柔脸色红,但她还是来到了前面,并坐在了刘勋的大腿上,双臂放在刘勋肩头,开始为他按摩,胸前字领中的片雪白,呈现在刘勋眼底。

  刘勋不是个矫情的人,要么不看,要看就大大方方的看!所以他顺着字领望去,不过他看不全面,只能拉开字领,才可以大饱眼福。

  “好看吗?”苏柔红着脸,柔声问道,刘勋点了点头,如实说道:“还行,不过就是有些下垂了。”

  “”苏柔愣了下,为刘勋按摩的双手也是停了下来,每个女人都喜欢保养,她也不例外,可是她的处境却跟其他人不样,所以她也放弃了保养,而且在这个年纪,下垂是很正常的。

  青年听着苏柔跟刘勋刺骨的话语,脸色更加阴沉了,不过他想起刘勋先前的话语,便神色凝重了起来,膝盖处的疼痛远远不及他心灵的创伤!

  每个成功的男人,都有着颗大男人的心,青年也不例外!看着属于自己的女人,在别人怀里撒娇,这无疑是在打他的脸!更何况他还是温州市人人皆知的人物!

  可想而知,这件事情明天便会传遍整个温州市,那时候他的面子往哪里搁?会被人家笑掉大牙的。

  “别不高兴啊,我这人比较喜欢说实话,没有恶意的!好好按摩,等会儿我送你个礼物!”刘勋拍了下苏柔的,微笑着说道。

  “什么礼物?”苏柔回过神儿,轻声问道。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现在不能说,见光死!”刘勋作出副严肃的样子,却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大约五分钟之后,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队警察!警察的到来刘勋预计到了,在这个社会,有钱什么办不到?

  中年人瞥了眼自己跪在地上的儿子,看到了膝盖处的血迹,脸色便难看了下来,但他却没有直接喝斥刘勋,也没有让身后的警察将刘勋带走。

  “朋友,报个名号吧,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将我儿子打成这样!”中年人很干练,说话却是副江湖口气。

  刘勋拍了拍苏柔的手掌,示意她停下来,然后望向中年人,轻声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首先我要纠正下你的语病,我们不是朋友,你也没资格跟我当朋友!至于我为何将你儿子打成这样,那是因为我比他强,我喜欢怎样就怎样!不服吗?不服你来咬我!”

  话语落下,不仅中年人愣了下来,就连他身后的警察以及酒吧的男男女女也呆滞了下来,这个人究竟是谁?怎么如此嚣张?

  第388章不是个档次!

  “年轻人,这话说的有些过了吧?”中年人脸色很难看,声音也有点阴沉了下来。

  “爸,他知道我们的后台是谁。”就在中年人准备下步行动的时候,青年的话语令他当场愣了下来。

  “将这里全部清场!”中年人对着身后的警察说道,话语落下,警察便将酒吧的人群都给轰赶了出去。

  大约五分钟后,偌大的酒吧里只剩下了刘勋帝以及中年人等人,当然还有被刘勋打倒在地的黑衣人。

  “现在这里没人了,我们是不是该把话给挑明了?”中年人望着刘勋,轻声说道。

  “挑明什么?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说的话题吗?这几年中,你们父子俩也够嚣张了,给你们个机会,要么你们自尽身亡,要么我亲自送你们上路!”刘勋直接将中年人身后的群警察给无视掉,随口说道。

  “你既然知道我们的后台是世家,还敢如此跟我说话,难不成你也是世家的人?”中年人谨慎的问道。

  话语落下,苏柔望向刘勋的美目中闪烁着异彩,难道刘勋真的是世家中人?苏柔的家族以前是经商的,自然知道世家!而且她家族的败落,便是因为世家的不支持。

  当时世家支持的是李家,所以苏柔的家族破产了!但她并不记恨世家,因为两者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但她却记恨李家,因为正是李家害得她家破人亡。

  刘勋笑了笑,沉默了会儿,开口说道:“我不是世家的人,所以你们不必因此而对我产生忌惮的心理!”

  “混蛋!”中年人脸色阴沉了下来,心中暗骂道,刘勋太镇定了,他心里在想什么,都逃不过刘勋的那双眼睛。

  苏柔听着刘勋的回答,不解了起来,为什么刘勋要如此坦言呢?直接说自己是世家的人,岂不是可以令李家父子忌惮?那样的话不是对他更有利吗?

  没错,刘勋那么做的话,的确是对他有利!但是他有必要冒充世家之人吗?没必要!他何必冒充世家之人?他冒充世家之人的话,如果刘家的列祖列宗知道后,不得被从地府给气活了?

  论血脉,刘家人的血脉丝毫不比九大世家差!更何况只不过是两只跳梁小丑而已,何必如此呢?人都是有原则的,咱不能忘记老祖宗的姓氏不是?

  “既然你不是世家的人,那你有什么资本跟我这么说话?”中年人不屑的笑,沉声说道。

  “我不告诉你我的身份,那是因为凭你还不配知道我的身份!我已经说过了最后再给你们五分钟的时候,要么你们自尽身亡,要么我亲手送你们上路!”刘勋闭起双眼,随口说道。

  “哼,不自量”中年人刚想反驳刘勋,但就在这时,门外停下辆车,车上走下名身穿西装,戴着墨镜的青年人。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意外吗?”青年缓步走进酒吧,朝着中年人询问道。

  随着墨镜青年的到来,中年人顿时走过去陪笑了起来,刘勋眉头微皱,他看出来了,这是个世家的旁系!

  虽然仅仅是名旁系,但也不是世俗之人可比的,有着独特的气息!让名旁系来主导着附属家族,这的确是世家可以做出的事情!

  “杨董,点儿小意外。”中年人对着墨镜青年说了起来,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遍。

  墨镜青年走到刘勋面前,眉头皱起,他可以感觉到刘勋不简单,便开口问道:“不知这位朋友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跟我杨家的附属家族过不去?”

  墨镜青年的话语落下,李家父子便露出副看好戏的表情,苏柔担忧的望了刘勋眼,对方既然已经表明自己的身份了,而且还是九大世家中最强的杨家!这是要逼着刘勋表明来意以及身份。

  刘勋笑了笑,并不言语,杨家?原来温州市是杨家的附属范围!这么来自己必须得给杨子瞳个面子了。

  “杨子瞳呢?他怎么没来?”刘勋依然没有回答杨家旁系的问题,随口问道。

  说到这里,他眉头微皱了下,继续说道:“哦,我忘记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杨兄是不会出现的。”

  话语落下,杨家那名旁系的脸色变,瞬间便倒吸了口凉气,他知道,刘勋肯定跟杨子瞳认识!因为世俗之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杨子瞳的姓名!

  “您是”杨家旁系不敢大意,立即放低了姿态,轻声问道。

  这么来,李家父子彻底傻眼了,苏柔美目精光连连,虽然她不知道刘勋所说的杨子瞳是谁,但也可以猜到肯定是杨家的大人物,不然杨家这名旁系,不可能如此放低姿态。

  苏柔可以想到的,李家父子自然也可以想到,两人脸色下子就难看了起来!他们身后的警察,大眼瞪小眼,你望望我,我看看你,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呵呵,我是谁这并不重要,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而且我的身份不能暴露,如果你可以联系上杨兄的话,就给他打个电话,我有点儿小事跟他商量下。”刘勋微笑着说道。

  他这次是去联合国窃取发射氢弹的指令,身份必须要保密,不能有任何的疏漏,这也正是他易容的主要原因。

  “小事儿的话我就可以做主了。”杨家旁系轻声说道。

  刘勋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你理解错了,我口中的小事儿跟你想象中的小事儿可不是个档次的!我所说的小事儿是让你们放弃李家这个附属家族,因为我说过要杀死他们!这件事儿在你的观念里,是小事儿吗?如果你可以做主的话,那就不必麻烦子瞳兄了。”

  “”话语落下,李家父子以及苏柔的脸色齐变,这件事儿是小事儿?李家父子彻底绝望了,本来以为让杨家的旁系来,可以将刘勋杀掉。

  但现在才发现自己父子跟刘勋,简直就不是个档次的!自始至终,人家就没正眼看过自己!

  不,不仅他们跟刘勋不是个档次的,而且就连这名杨家旁系,跟刘勋的身份相比,也不够档次!

  第389章可悲的井底之蛙!

  “这我做不了主。”开什么玩笑,废除个附属家族?这哪是个旁系可以做的了主的事情!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大人物?无论是李家父子还是杨家的旁系,亦或是苏柔,此时他们都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