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正是因为他的自负,不管他遇到什么样的对手,他都可以往无前,毫不畏惧!

  “开始吧,热身结束了!”刘勋望着印度女郎,冷声说道。

  话语落下,所有人脸色齐变!开始?热身结束?难道说方才刘勋直没有动用全部的实力?不,不只是方才,可以说是从生死擂开始,他就没有用处全部的实力!

  突然,刘勋动了,印度女郎也动了,但她紧接着脸色变,因为她是朝着刘勋的反方向跑动的,但刘勋明显已经注意到了她的位置,并准确的朝着她冲来。

  “这怎么可能!精神毒素可以麻痹所有人的精神感知,为什么对他无效?”印度女郎心中不解,但她这辈子也不会了解华夏秘术的深奥之处。

  “瞬移!”刘勋动作犹如行云流水般,瞬间便出现在了印度女郎身前,手中的黑铁军刺化作道黑光,朝着印度女郎的手臂划去!

  手臂?为什么不对着心脏或者脖颈呢?因为刘勋说过,会慢慢的将她折磨死!让她知道,死亡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杀人也是种艺术!

  “柔骨!”印度女郎轻喝声,手臂竟然变得跟蛇样柔软,躲过了刘勋的攻击!

  “果然她也懂的瑜伽古术!”刘勋心中自语,但他手中的攻击却没有停下,继续朝着印度女郎的另条手臂刺去。

  “雕虫小技,也敢拿来献丑!”印度女郎脸色寒,手中的精铜长矛舞动,跟刘勋的黑铁军刺碰撞,点点火星随之溅起,而印度女郎的眉头却是皱。

  刘勋的力道太强了,比第次对碰的时候强的不止倍!现在虽然只是武器的对碰,但那种反震力,却将印度女郎的虎口给震裂了,可想而知刘勋的力道有多大!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死亡是你唯的命运!你可以不认输但却不可以不认命!”刘勋再次说出这句话,使的印度女郎眸光阴寒了起来,但她却没有办法,毕竟硬碰硬她不是刘勋的对手。

  有着天地共鸣的刘勋,可以察觉到五百米范围的所有事物,如果印度女郎发现这点儿,或许她可以活的时间长些,但就算她发现这点儿,也无法伤到刘勋。

  毕竟长矛不是枪械,没有五百米的攻击距离!就算是有,也对刘勋造不成任何的威胁!因为在这个五百米的范围内,刘勋先天处于不败之地!

  刘勋的攻势越来越顺,动作气呵成,大有‘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意境!这使他想起了首老歌笑红尘。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切也好!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这不正是每个男儿心中的壮志吗?身为男儿身,当自如此,尽管天大地大,豪杰众多,但也要洒脱不羁,不为世俗所动,努力活出自己!

  喝最烈的热酒!

  睡最美的女人!

  唱热血的战歌!

  杀尽该杀之人!

  这才是个男儿该拥有的生活态度,这才是个男人生活的方式!

  人生苦短,何不随心所欲,极乐逍遥?

  第368章冷血刘勋!

  随心所欲,杀该杀之人!这也就是说只要刘勋觉得这个人该杀,那么他便会随心所欲的出手!

  这句话听上去就流露出股嚣张狂妄的意境,但既然是随心所欲了,又何必在乎他人的看法?哪怕世人说他冷血也好,嗜血也罢,但这都改变不了刘勋的决意。

  句古话说的好:‘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世人不是刘勋,所以不可能彻彻底底的了解他,而他也不是世人,更不可能取得所有人的认可!

  三国中曹操句话说的很好,自古以来,大似忠,大伪似真,忠义和善恶都不是从表面就能看出来的,也许你们以前看错了我曹操,现在又看错了我,但我依然是我,我从来都不怕别人看错我!

  这正是刘勋欣赏曹操的原因,世人都知晓曹操是枭雄,但刘勋却认为,这才是个真性情的男人!他从不会掩饰自己的,也不会隐藏自己的野心!挟天子以令诸侯,随心所欲,嚣张跋扈!

  而那些所谓的君子,比如刘备,口不言同,虚伪至极!他不想当皇帝吗?他想,但是他不说,曹操不想吗?他想,但是他说出来了。

  其实说到底,两个人的目的致,都是为了达到目标而不择手段的人,只不过手段不同而已!曹操透露本性,被世人所不齿,刘备假仁假义,被世人称赞

  抱歉,说多了又跑题了,请原谅我的文青范!接下来,画面转移到刘勋跟印度女郎的战局上面。

  刘勋的攻势如行云流水般气呵成,手中的黑铁军刺化作道道黑芒,逼的印度女郎只能闪躲招架。

  印度女郎的精神毒素已经对刘勋无用,虽然她不知道原因为何,但此时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考虑这点!刘勋的速度太快了,在没有使用出瞬移的情况下,便将印度女郎压的无力反击。

  时间过去了五分钟,刘勋虽然没有伤到印度女郎,但两人谁占据优势,已经很明显了!刘勋全身无汗,神色中尽是淡然,而印度女郎全身香汗淋漓,汗水都打湿了脸颊,湿透了衣衫,胸前两个红点,若隐若现

  如果是常人的话,肯定会不忍下手,毕竟人类对于美丽的事物是有着共鸣的!虽然华夏跟印度种族不同,但美女还是可以看出是美女的。

  像印度女郎这种身材火爆,容貌妖艳的女人,无疑是很多男人想要夜的对象!当然,刘勋也有爱美之心,只可惜现在的他已经动了杀心!

  让刘勋动了杀心,哪怕是再美的女人,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斩杀!女人再美,死后也依然是具皮囊而已。

  黑铁军刺朝着印度女郎的腰间刺去,印度女郎眸光寒,手中的精铜长矛再次跟黑铁军刺碰撞在起,两者接触,火星溅起,而印度女郎则是借着这股力道,跟刘勋拉开了七八米的距离。

  “秋后的蚂蚱,你还能蹦跶多长时间?”刘勋冷笑声,不急不忙的朝着印度女郎走去。

  但就在这时,印度女郎手心中突然多出了十多枚针刺状的暗器,这些暗器大约根手指的长度,通体乌黑,上面还沾着液体,明显是涂有剧毒!

  印度女郎将这十多枚暗器朝着刘勋掷去,暗器分别朝着刘勋身体的不同部位刺来,刘勋不想太过麻烦,直接瞬移出现在了印度女郎的身前,从而躲过了暗器的攻击。

  然而,异变突起,印度女郎掷出的暗器,竟然往后返了过来,仿佛长着眼睛,可以追踪刘勋般!

  刘勋眉头微皱,这次他连瞬移也懒的用了,凡是五百米以内的事物,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所以暗器的回返刘勋也知道。

  身体微动,将暗器再次闪躲开,印度女郎见状脸色变,她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刘勋可以看到暗器的回返?难道他全身都长着眼睛不成?

  暗器被刘勋闪躲之后,回到了印度女郎的手中,她再次掷出暗器,在掷出暗器的同时,便向着前方跑去,想要与刘勋拉开距离。

  “无聊不无聊?我说你死,你就百分百会死,你怎么不认命呢?”刘勋通过天地共鸣,可以清楚的知道暗器的攻击轨道,手中黑铁军刺对着前方阵挥舞,十多根针刺暗器,便被打断,而后跌落到了地面上。

  在做完这些的同时,刘勋再次个瞬移出现在了印度女郎身前,军刺依然是对准了她的腰间!刘勋现在可以连续使用十次瞬移左右,如果再多了,他就承受不住了

  印度女郎用出瑜伽古术,将刘勋的攻击闪躲,但是刘勋闲置的左手,却把抓住了她的长发!

  “身体可以用瑜伽古术闪躲,头发也可以吗?”刘勋嘴角泛起抹冷意,眸中不夹杂任何的感情,印度女郎脸色变,手中的长矛向着刘勋抓着她发丝的手臂刺去。

  但刘勋怎能让她刺中?狠狠用力,‘嗤拉’声,印度女郎后脑的发丝被刘勋强制拔下,发丝上还夹带着小块头皮

  印度女郎妖艳的面庞上浮现出痛苦之意,手中的长矛继续朝着刘勋刺去,另只手中的匕首却划向自己剩余的发丝,道寒光闪过,她剩余的发丝被割下,头发的长度只剩下了拇指的长短。

  她这么做是为了避免再有类似方才的事情发生!后脑强烈的疼痛使得印度女郎的面庞有些扭曲,现在她的后脑血淋淋的片,头皮都被扯下来了,能好到哪里去?

  下方观众席上的众人以及裁判处的八十位家主都愣了下来,谁都不会想到刘勋竟然对个如此妖艳的女子,下这么重的手!

  虽然说这是生死擂,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给人家个痛快也就算了,至于这么折磨人家吗?不少世家的男人们,都为印度女郎惋惜!而世家的女人们心中则是齐齐生起了抹刺骨的寒意。

  第369章血修罗!

  与此同时,华夏观众席中,云中笑望着古武场上的幕,皱了皱眉,朝着帝说道:“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帝看都没看云中笑眼,随口应付道。

  “那个刘勋是不是有那种嗜好啊?”云中笑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哪种嗜好?”帝妖异的重瞳瞳孔中尽是不解,好奇的问道。

  “就是那种啊,说白了就是刘勋是不是心理不正常,喜欢虐待之类的那啥?”云中笑说的很委婉,但好在帝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这我不知道啊,你问颖姐姐!这种私人的事情,你问我,我怎么可能知”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自己后脑好像肿了起来,不用说他也知道司徒颖生气了。

  云中笑憋住笑意,沉默了下来,他现在跟叶天等人坐在起,距离司徒颖比较远,所以并没有挨打。

  “白虎,你要再敢欺负帝,你以后受伤,可不要怪我不给你医治。”木非烟看不下去了,帝虽然很聪明,但心智太单纯了,很容易被云中笑牵着走。

  “”这些日子里,云中笑看出来了,木非烟对帝有意思,所以他很识趣的点了点头,继续保持沉默。

  “关你什么事儿啊?狗捉耗子,多管闲事。”帝瞥了木非烟眼,皱眉说道。

  “”云中笑依然保持沉默,只不过他心中对帝的敬仰之意更深了,您这情商得有多低啊?这么简单的事都看不出来?

  “你”木非烟被帝句话给堵塞了,现在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只能别过头去,使自己不去想这件事情,但那高耸的胸部,却因为生气而在剧烈起伏着。

  画面继续回到生死擂上,此时印度女郎极其狼狈,头皮被扯下大块不说,而且还处处受于被动,她知道,如果再继续这么下去的话自己会死的!

  “看来只能用那招了。”印度女郎将匕首朝着刘勋掷出,然后趁着刘勋闪躲的功夫,拉开了距离。

  “人类的求生欲啊,真是有趣。”刘勋摇头叹,说实话印度女郎有这种结果,完全是她咎由自取!如果她不说将跟刘勋有关系的人都杀死的话,或许刘勋会给她个痛快,但是她说了刘勋只能让她知道,恐惧这两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印度女郎跟刘勋拉开距离后,从下身口袋中拿出粒锦囊状的药物,当她拿出这粒药物之后,刘勋神色愣,难道这生死擂还可以吃刺激之类的药物吗?

  很明显,这是可以加强实力的刺激药品,这种药品可以刺激人体的潜力,但后作用的反噬也会强烈,般生死战的时候,不到最后关头,没有人愿意吃这种东西。

  虽然说印度女郎这种做法有些不公平,但生死擂并没有规定不可以使用药物,现在临时规定也已经晚了,毕竟这已经是最后场决战了。

  印度女郎将锦囊吞入口中,就在她刚刚吞入的刹那,表情便被痛苦取代,显然这种药物并不是很好吃,是的,不好吃刘勋是这么认为的。

  “依靠外力,无论这场胜负如何,这个印度女人已经输了,就算她可以活下来,从此也跟强者无缘!”莱尔不屑的笑,轻声说道。

  强者般是不屑于这种药物的,印度女郎也是个强者,但她却吃了下去,这足以表明她究竟多么想要杀死刘勋!哪怕抱着自己以后会废掉的代价,也要杀死刘勋!

  “受死吧!你死之后,跟你所有有关的人,我都会送他们去陪葬!”印度女郎的气质不同了,如果说以前她给刘勋的感觉是条毒蛇,那么现在便是条巨蟒!

  “死不悔改!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以及想要杀我兄弟跟家人性命的人!”刘勋双眼微眯了下来,神色无比的狰狞,宛如那从地狱中走出来的修罗!

  “哗!”印度女郎突然动了,速度比以前快了倍不止,刘勋冷笑声,丝毫没有畏惧之心,手持黑铁军刺,夹杂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印度女郎冲去。

  不得不说,印度女郎在服用药物之后,速度跟力量都提升了很多!虽然比不上刘勋的力量,但速度已经可以跟刘勋媲美了。

  观众席上,些实力弱小的世家嫡系,都看不清两人的对战招式,只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以及那火星溅起,这是黑铁军刺跟长矛的碰撞!

  “去死!”印度女郎神色狰狞,现在她已经彻底疯狂了,强烈的药效已经使她的理智崩溃,虽然获得了实力的提升,但也相应失去了原有的冷静。

  “死?没错,的确有人会死!但那个人是你!”刘勋眸中闪过道血光,嘴角泛起抹嗜血的微笑,黑铁军刺狠狠的刺在了印度女郎的精铜长矛上。

  “啪!”声兵器碎裂的声响传出,闪烁着寒光的长矛矛头竟然被黑铁军刺击刺断!矛头被击到了空中,跌落在了百米之外。

  “这怎么可能!”印度女郎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都服下药物了,跟这个男人的差距还是这么大?仿佛直就没有拉开过样!

  “出现了修罗煞!”帝望着古武场上的刘勋,方才那抹血光他注意到了,这是修罗煞的气息!

  “这个女人要惨了!怕是会死无全尸!”帝妖异的瞳孔闪烁着,他从那道血光中看到了副伏尸百万的场景,那里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刘玄宗说过,这正是修罗煞将要出现的征兆,这种伏尸百万的画面,除了帝这个重瞳者之外,没有人可以看到!他们顶多可以察觉到股滔天的煞气。

  “这是怎么回事?刘勋的气息怎么会变的如此暴躁?仿佛魔鬼样!”云中笑木非烟以及司徒颖也感觉到了刘勋气息的变化,脸色齐变。

  第370章辣手摧花!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刘勋也服用药物了吗?”备战区的莱尔等人皱眉自语。

  如果说印度女郎的气息产生了变化,他们还可以理解,毕竟她服下了可以刺激人体极限的药物,但刘勋呢?为什么在突然之间,变化这么大?

  刘勋把掐住印度女郎的脖颈,然后将其单手举起,望向她的眸中不夹杂任何的感情。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动不了?连想拉开距离都做不到?”印度女郎被刘勋掐的脸色苍白,她方才想要跟刘勋拉开距离,但是她发现她根本就动不了!

  身体仿佛不是她自己的,就跟中了神经麻醉的毒素般,连动下都做不到!而且刘勋身上的气息,给她种恐惧的感觉。

  这就好比只狮子跟只小白兔,狮子所散发的威严,足可以令小白兔放弃所有的抵抗!而此时,印度女郎就有这种感觉,她觉得刘勋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战胜的。

  刘勋就这样,右手举着印度女郎,左手手中的黑铁军刺缓缓朝着印度女郎逼近,印度女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儿,她想要反抗,但却无能为力!

  军刺朝着印度女郎垂落的手臂刺去,‘嗤’的声,军刺刺破的声音传出,印度女郎的神色中尽是痛苦,因为她的手筋被刘勋挑断了,鲜血滴落到地面上!

  刘勋的神色很平静,仿佛在做件有趣的游戏,紧接着将印度女郎的另条手臂的手筋挑断,嘴角浮现抹玩弄之意。

  印度女郎闷哼出声,额头被汗水布满,发出了几声类似于呻吟般的声音,声音传出,刘勋眸中明显多了抹享受的兴奋!当然这并不是说刘勋喜欢这样虐待人,而是修罗煞的原因。

  黑铁军刺继续朝着印度女郎的大腿根处刺去,血花溅起,鲜血顿时涌出,印度女郎的脸色更加苍白了,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尽是恐惧之意。

  黑铁军刺是三棱状的,伤口很大,无法缝合!在将印度女郎另条修长的大腿刺穿后,刘勋将军刺咬在口中,食指跟中指插入了印度女郎的伤口中,然后扣出她的血管,两指掐,血管顿时崩裂。

  “啊!”印度女郎再次忍受不住了,惨叫了起来,下方观战的众人齐齐倒吸了口凉气,刘勋这是在干嘛?生物课吗?

  玩弄了会儿,大概是玩腻了,或者是刘勋感觉有些无聊了,在将印度女郎两条腿上的血管抽出之后,便瞄准了她的上半身。

  “噗!”两道血花溅起,黑铁军刺插入了印度女郎高耸的胸部之中,军刺拔出之后,先是鲜血涌出,然后便是脂肪以及白色的||乳|状液体流出。

  “求求你杀了我。”印度女郎脸色犹如白纸样苍白,全身都因为疼痛而在抽搐着,此时她向着刘勋哀求道。

  “杀了你?不,杀了你的话,我玩什么?”刘勋脸庞上浮现抹阳光的微笑,虽然这抹笑容很阳光,但在印度女郎以及观战的众人眼中,无疑是魔鬼的微笑。

  “下面我想知道你的肋骨是什么样的!定要撑住哦,不要这么早的死去,不然的话,可就没意思了。”刘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轻声说道。

  “你你个魔鬼!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印度女郎不愧是个强者,知道自己的命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