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上楼跟你爸说声,然后换身衣服。”李梦瑶此时穿着身睡衣,自然不可能如此离去。

  “我爸已经同意了,不然也不可能让我出来送你。”李梦瑶跟刘勋解释道,而后说了句‘等我’,便向着家中跑去。

  当李梦瑶离开,刘勋也是眼神冷,说道:“出来吧,男子汉大丈夫,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第27章兄弟相聚

  “想不到你竟然可以发现我。”话语落下,大鹏也是出现在刘勋面前,轻笑着说道:“又见面了。”

  这是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大汉,相貌粗犷,但双眼睛却异常明亮。身黑色的西装,手中却拿着瓶啤酒,时不时的灌上口。

  刘勋神色微楞,也是认出了大鹏便是前些天的醉汉,但他却没有笑意,只是冷声说道:“你跟踪我干什么?”

  大鹏将酒瓶里最后口酒喝完,伸了个懒腰,轻声说道:“是二哥让我来的。”

  “你二哥是谁?”刘勋已经做好了跟其交手的准备,毕竟大鹏的身手他也看到过,这是个硬茬。

  “我二哥是司徒风,人称风少”大鹏不急不忙的说着,刘勋却是皱起了眉头,关于司徒风之名,这些天他也听说过,但问题是司徒风派人跟踪自己干什么?

  “对了,忘记跟你说了,我二哥还有个名字,叫刘章”大鹏望着刘勋轻笑,不再言语。

  话语落下,刘勋的瞳孔猛然收缩,旋即眉头皱,刘章?刘章怎么会在市?而且竟然还是司徒风,难道说

  “大哥这边请吧,等见到二哥,您就知道切了。”大鹏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摩托车,继而说道:“二哥交代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大哥。”

  “刘章他找到自己父母了么?”刘勋望着大鹏,轻声问道。

  “大哥,这些事就不是大鹏能插嘴的了,还是您自己问二哥吧。”大鹏说完便将摩托车发动,等待着刘勋上车。

  刘勋此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但转瞬便松了口气,因为刘章已经寻到了自己的父母,这对刘勋来说,也是件好事。

  “等个人。”刘勋望了眼小区内,轻声说道,大鹏点了点头,并不言语,因为刘章交给他的事便是将刘勋带到海边别墅,其他的事,他不会管,也懒得管。

  虽然口头上称刘勋为大哥,但大鹏心底是真不想喊,他佩服的人只有个,那便是刘章。

  大约十分钟后,李梦瑶提着个行李箱走了出来,依然是身运动装,带着鸭舌帽,当她看到刘勋身边的大鹏时,黛眉微皱了下。

  “你前面带路吧,我们打个计程车。”刘勋拦下辆计程车,向着大鹏轻声说道。

  大鹏点了点头,便骑着摩托车向前行驶而去,李梦瑶什么也没说,便跟刘勋起坐到后座,计程车也是跟着摩托车行驶的方向跑去。

  “去见我弟弟。”刘勋望了李梦瑶眼,而后握住李梦瑶的手掌,轻声说道。

  “你弟弟?你弟弟不是在山东么?”听到刘勋的话,李梦瑶也是不解的问道。

  刘勋闻言轻笑声,叹出口气,道:“我也没有想到,我弟弟竟然就是市里,人人皆知的司徒风”

  “司徒风”李梦瑶眉头皱的更深了,望着刘勋说道:“你弟弟既然是司徒风,那么他在这里,你爷爷是不是也在这里?”

  刘勋闻言摇了摇头,道:“爷爷不会离开家乡的,不过也正好,明天我跟刘章起回家,这样老头子肯定会十分高兴的。”

  刘勋望着车窗外,嘴角浮现抹微笑,军旅生涯已经结束,老人无疑是他最后的牵挂,想起小时候爷爷对自己的教导,刘勋就感觉到种温馨的感觉。

  “恩。”李梦瑶莞尔笑,但眸中却浮现抹担忧,如果司徒风知道刘勋在陈梦溪派对上受到的委屈,他会怎么做?

  刘勋也跟李梦瑶说过,他跟司徒风的关系从小便很好,比亲兄弟还要亲,李梦瑶虽然从没见过司徒风,但也从别人口中听说过。

  市各界名流对司徒风的评价只有八个字:天之骄子,睚眦必报!

  实在很难想象,这八个字会凑到起,而且是形容个人,但此时守着刘勋,李梦瑶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憋在心里。

  大约过了个多小时,计程车停了下来,刘勋跟李梦瑶也是先后下车,前方不到百米,是大海,虽然是深夜,但依稀可以听到海水的咆哮声。

  距离大海差不多五百米,是座别墅,别墅的门口站着个青年,青年身高178,眉清目秀,正微笑着走来。

  “这就是司徒风?”李梦瑶望着缓缓走近的刘章,心中也是有些诧异,这么个眉清目秀,相貌俊美的青年,竟然是令陈建成都无比头痛的司徒风!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李梦瑶绝对不会相信。

  “哥!”刘章望着刘勋,眼神中出现抹激动,快步走了过来,刘勋嘴角浮笑,五年时间不见,自己这弟弟是真长大了。

  “行啊小子,出息了。”两人个熊抱,先前准备好的千言万语,也都说不出来了。

  “哥,这位是?”刘章瞥了李梦瑶眼,他自己知道李梦瑶的身份,但他想问的,是李梦瑶跟刘勋的关系。

  毕竟有些话是不能守着外人说的,当然说了也无所谓,只不过就是李梦瑶要葬身鱼腹,其实就连李梦瑶跟刘勋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刘勋的下句话,代表了李梦瑶今天的命运。

  “算是你未来嫂子吧。”刘勋不是个矫情的人,李梦瑶先前都如此强势的表态了,自己再矫情,就显得有些娘炮了。

  “我是叫你刘章呢?还是司徒风呢?”李梦瑶嫣然笑,这是她跟刘章的第次见面,而且刘勋方才也承认了两人的关系,所以她自然要主动跟刘章说话。

  “嫂子,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就叫我刘章吧。”刘章嘴角浮笑,轻声说道。

  当这句话落下,隐藏在别墅中的大鹏,也是放下了瞄准李梦瑶的枪支!

  刘勋此时望着刘章眉头皱起,方才那股杀气他感觉到了,虽然现在已经消失,但他丝毫不会去怀疑,那股杀气是否存在过。

  “梦瑶,你先进屋,我跟刘章说会话。”刘勋轻声向着李梦瑶说道,李梦瑶点了点头,心中也知道两人刚见面,肯定有很多话说,便独自向着别墅走去。

  当李梦瑶离开,刘勋望向刘章的眼神也是凝重了下来,轻声道:“你刚才想做什么?想杀她?”

  刘章闻言,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因为在他的理念中,自己可以去骗任何人,但却不能骗刘勋,爷爷没了,自己也并没有寻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所以长兄为父!

  “怎么回事?”刘勋知道刘章不是个冲动的人,也知道他这么做肯定有着原因。

  刘章深吸了口气,望向海面,轻声说道:“哥,既然你跟她在起,那么也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吧?”

  “司徒家的身份?这不是件好事么?你找到了你的父母。”刘勋说道。

  “司徒明浩不是我生父,我也不是他儿子,这切,都是我计划中的第步。”刘章轻声说道,但望向海面的眼神中,却浮现抹浓重的杀意。

  “你说清楚些。”刘勋看到刘章眼神的变化,也是察觉到了此事的不对。

  刘章叹出口气,也是开始向刘勋说起两年前的事。

  第28章本性的回归

  “哥,你还记得村南头家的大虎吧。”刘章跟刘勋坐到块岩石上,而后躺卧在上面,望着星空,就好像小时候聊天样。

  “记得,有些憨,天生智障,但人却不坏。”刘勋望着星空,眼神中浮现抹回忆,轻笑着说道。

  “我把他杀了。”刘章叹出口气,语气中夹杂了抹无奈。

  刘勋听到这句话,眉头皱了起来,从岩石上坐起,向着刘章低喝道:“你说什么?你杀他干什么?”

  刘章自嘲的笑,望着刘勋,道:“哥,你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

  刘勋点了点头,他知道刘章不会没有理由便干这样的事,而且现在已经杀了,他这个做哥哥的,也只有庇护自己的弟弟。

  “其实大虎是司徒明浩的亲生儿子,而我将他杀死,并且将他的尸体冷藏,就是为了日后司徒明浩起疑心,查。”

  刘勋点头不语,能够成为国内企业的两大巨头,刘章是不是他亲生儿子这事,司徒明浩也定会彻底查清,毕竟这关乎着他毕生的心血。

  “但我杀大虎也是没办法的事!哥你还不知道吧,爷爷在两年半前就没了。”刘章眼神中浮现抹忧伤,但紧接着消失。

  “爷爷没了?”刘勋的瞳孔猛然收缩,脑中嗡嗡直响,刘章望着刘勋,也是不在言语,毕竟老人在刘勋心中的份量太重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刘勋眼神冷冽,低吼道:“爷爷身体硬朗,而且自幼习武,身上那几十道刀伤枪伤都要不了他的命,怎么可能说没就没呢?”

  “爷爷死于毒伤,是种喝下去,只要生气便会血管堵塞,缺氧而死的毒药!而且这种毒药,只能溶于酒中,所以说,下毒的人肯定是爷爷信任的人。”

  “没错。”刘勋点了点头,能让老人信任的人,怕是除了刘勋跟刘章之外,再也没有几个人了。

  “但我却查不出此人是谁,就在我无助的时候,二爷爷从山里赶来了,看了爷爷的尸体后,二爷爷跟我说,此人我惹不起,劝我放下仇恨!但我怎么可能放得下?若是爷爷自然离开,我不会有什么怨言,但爷爷却是死于他人之手!”

  刘章暗自咬牙,继续说道:“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司徒家的人在各个村子里,专门寻那些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孩来抽取血液,特别是有着孤儿之名的人,他们更加注意。”

  “本来我是没抱有希望的,但巧就巧在,大虎竟然便是司徒明浩的儿子,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仇恨使我失去了理智!我先是与那唯知道大虎身世的人沟通,最后以当我成为司徒家的少东家之后,给他三百亿让他移居加拿大。”

  “他会信你?”刘勋听到这里,轻声问道。

  刘章望着星空,嘴角浮笑,道:“所以说是老天都在助我,老天都感觉爷爷死的太冤!哥,大虎毕竟只是个智障,就算这人将大虎交给司徒明浩,司徒明浩会将偌大的产生交给个智障?再往后里说,就算这人将大虎交回,他得到的好处,也不过寥寥!有钱能使鬼推磨,人心的贪婪,使得这件事有了缺陷,而我,也是有了机会!”

  “那人呢?也被你杀了?”刘勋轻声问道,语气平淡无奇。

  “我把他送到了加拿大,也给了他三百亿,只不过是冥币”说到这里,刘章叹出口气,紧接着说道:“他跟大虎样,必须要死,不然这件事就会有瑕疵,迟早会败露。”

  “事后我凭借着大虎尸体的完成了亲子鉴定,但大虎的尸体,我却直留着,是心存愧疚,二是为了以防万!这两年里,我也是经历了无数的大事小事,现在也算是掌握了司徒集团的部分股份,但司徒明浩那老家伙,心中直有着疑惑,从而不将全部的股份交给我。”

  “你也知道二爷爷的脾气,虽然他知道那人是谁,但他旦打定了注意,便不会开口!所以我只能靠自己,但我知道,如果想要调查出那人,得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金钱更是不可少的!因为这就是个金钱的社会!”

  “掌握司徒家的企业,便是你的第步计划?”刘勋听到这里,也是知晓了前因后果。

  “没错,虽然爷爷在九泉之下会怪我,但我只能这么做了。”刘章从岩石上站起,望着无垠的海面,眸光闪烁。

  “爷爷没了,长兄为父!哥哥支持你,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只是这几年苦了你了。”刘勋站起,与刘章并肩而立,漆黑的眸子中,流淌着滔天的杀意。

  本来刘勋的生活目标,无疑是回到家乡陪陪老人,待到老人逝去,他便过着普通的生活,娶妻生子,体验爷爷教导他的返璞归真之境。

  但是现在刘勋的梦被打碎了,他唯敬重的老人横死,此时此刻,直支撑着刘勋的精神支柱,也是彻底倒塌。

  “哥”刘章的眼角浮现泪光,这使得隐藏在暗处的大鹏脸色诧异了片刻,因为这还是他第次看到刘章带泪。

  “什么都别说了,明天跟我回山东,拜祭爷爷!”刘勋拍了拍刘章的肩膀,而后向着别墅走去,刘章也是随之跟上。

  幼年时的幕幕,老人那慈祥的笑容,幅幅温馨的画面,不断的浮现在刘勋脑海之中,但这些画面,却被暗处的只大手撕碎!

  随着这些画面被撕碎的刹那,刘勋的瞳孔,变得漆黑无比,就犹如那幽冥地府的九幽之气,闪烁着暴虐与杀意!

  人的生,需要改变!性格的变化来源于身边的事情,年少时的刘勋,性格狂傲,但却被老人逐渐的融化,逐渐收敛,向着返璞归真之境而行,老人便是刘勋的精神支柱。

  但此时,刘勋那被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桀骜,随着精神支柱的崩溃,也是彻底的爆发出来!

  刘章望着前方的刘勋,他知道,五年前的刘勋回来了,不,是比五年前更加疯狂的人。

  如果说五年前的刘勋还有着束缚与忌惮,那么现在的刘勋,就好比那入水的蛟龙,进山的猛虎,足以撕裂切。

  漆黑的夜空中,刘勋跟刘章两人的身影缓缓疏散,海面上的浪花不停的拍打着海岸,似乎在诉说着件平凡,且又不平凡的故事

  今天四更,大家不用等了,明天早上再看

  第29章故乡的小村庄

  别墅大而不奢,进门便可以看到个百米大小的水池,水池深不见底,依稀可以看到三条游动的大白鲨。

  水池之后,开门便是客厅,此时李梦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当刘勋跟刘章进来,她也是站了起来。

  “哥,你这些年都在哪了?我托关系在军队里寻你,竟然都寻不到,而且你的身份证信息,也是全部封锁了。”

  进入客厅,刘章对着李梦瑶点了点头,道了声‘嫂子’,而后便向着刘勋问道。

  “我待得地方,你肯定查不到,因为它是目前世界上最顶级的兵种,也是不被承认的兵种。”相对于刘章,刘勋是百分百信任的,自然不会隐瞒什么。

  说到这里,刘勋也是将心中的杀意压下,紧接着说道:“我们训练的地方,就连美国的卫星都侦测不到,各区高层虽然都猜测有这么个兵种,但也都没确切的证据。”

  “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哥你跟嫂子早些休息,明天的机票我已经订好了。”刘章可以猜想到跟刘勋见面后,刘勋肯定要回山东,所以也是早订好了机票。

  “好,你也早休息,有事明天说。”关于刘章计划的事,刘勋并不准备跟李梦瑶说,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更重要的还是知道了太多,对李梦瑶也不是件好事。

  进入房间,刘勋便到洗手间冲凉,任由那冰凉的海水洒在自己的身上。

  当二十分钟后,刘勋裹上条浴巾,轻声喃喃道:“会是谁呢?”

  他在个个的排除有可能性的凶手,刘章不可能,自己的二爷爷也不可能,还有那神龙见首不见尾,刘勋从小到大只见过面的三爷爷更不可能。

  “看来回山东之后,必须要去二爷爷那里走趟了。”刘勋说完便走出了洗手间,此时李梦瑶躺在床上,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夹杂着抹紧张以及些许期待。

  刘勋走到床前,对着李梦瑶的额头吻,轻声说道:“早些休息。”

  李梦瑶闻言,眉头皱起,但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便将灯关掉。

  “你怎么了?”

  李梦瑶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既然已经说出了那话,自然也就准备好了今夜可能发生的事,但她此时也看出了刘勋的某些变化。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刘勋叹出口气,他不是个矫情的人,开始刘勋也是准备今夜跟李梦瑶发生关系,但无奈发生了这事,他也是没有了这个心情。

  李梦瑶听到刘勋的话,也是猜到了刘勋爷爷逝去的消息,将头枕到刘勋胸前,轻声说道:“不管以后怎样,我都会陪着你。”

  “不管以后怎样,我都不会让你受丝毫的委屈。”刘勋心中说道,男人的承诺不是放在嘴边,而是记在心里,用行动来证明切。

  刘勋的手臂将李梦瑶抱住,鼻尖轻嗅着她的体香,怕是刘勋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女人身上的味道,会慢慢代替原先的精神支柱,变成唯可以暂时压制自己心中杀意的东西。

  清晨,刘勋六点便起床,围着沙滩来个个五公里晨跑,待到刘章跟大鹏收拾好东西,并嘱咐完琐事之后,大约八点半钟的时间,四人来到了市的机场。

  飞机从九点半准时,十点半钟的时候,降落在济南机场!

  刘勋爷爷的墓依然在那个小村庄里,并不是刘章不想给老人买墓地,而是他知道老人喜欢这种清净,更舍不得那几十亩大葱地,也就直接将老人葬到了大葱地里,那几十亩的地,事后也都被刘章给买了下来。

  四人刚下机场,辆奥迪7便开了过来,这是司徒集团在济南的分公司,所以车辆以及住的地方,根本不用他们发愁。

  颠簸了差不多个小时,从机场到村庄,刚到村头,刘勋便下了车,毕竟这里是养他的地方,能多看眼是眼。

  不得不说社会在进步,村庄也跟五年前大不相同,土屋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排排水泥墙,各家各户也都安上了太阳能。

  “咦,那娃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些村民望着刘勋轻声自语,刘章五年前离开时,相貌已差不多定位,虽然五年后的变化也很大,但也难免被些眼尖的人看出。

  “你看,他身后边那娃,那不是刘章吗?”村民们认刘勋或许难认些,毕竟刘勋离开的时间长,但刘章才离开两年,所以被认了出来。

  “刘章这娃有出息啊,而且还是大好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