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家中,两人坐在床头不知在说些什么,最后陈梦溪深吸了口气,轻声问道:“梦瑶,你真的决定了?”

  “你怎么这么啰嗦了?我不都说了好几遍了吗?决定了。”李梦瑶望着窗外莞尔笑,只不过笑的有些伤感。

  “哦。”陈梦溪沉默了下来,不再言语,她虽然想劝李梦瑶,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她总不能说你既然不喜欢那个人,就别嫁给他了,大不了以后咱们起跟着刘勋

  这样的话语,陈梦溪怎么可能说的出来?就算她想说,她也没那个脸皮去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性格,陈梦溪永远是陈梦溪,再怎么改变,她也成不了王苛欣或者司徒颖。

  “梦溪,今晚你就别回去了,陪我说会儿话。”李梦瑶虽然可以猜出陈梦溪的来意,但她料想陈梦溪也说不出口,其实就算陈梦溪可以说出口,李梦瑶也不会答应。起码现在是不会答应!

  “好吧。”陈梦溪叹出口气,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想让她自己拿出个主意,那比登天还难。

  时间过的很快,几乎是眨眼间,天色便黑了下来,李梦瑶跟陈梦溪从下午聊到晚上,直说的深夜,不过她们说的,都是小时候的些事情而已。

  聊着聊着,陈梦溪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李梦瑶微笑着看着陈梦溪,缓步走到窗前,今天便是她留在李家最后天的日子了。

  “你果然没来吗?”李梦瑶轻声自语,说实话她心中还是希望刘勋来找她的,那样的话或许她会妥协,但是刘勋没来。

  “或许我们就这样了吧!”李梦瑶叹出口气,缓缓走向床头,然后坐了下来。

  房间外,李腾伟,李旺国,还有陈慧珠三人坐在沙发上,谁也没有先开口讲话!最后,李腾伟憋不住了,开口轻声说道:“妈,我认为梦瑶还是不能嫁给明志强,她根本就不喜欢他!我是他哥哥,这点,我眼就可以看出来!”

  “行了,你别说了!小明人多好?不比那刘勋好多了?那刘勋根本就不务正业,而且还嘴上套,底下又套!梦瑶现在是不喜欢小明,但时间长了总会适应的!我跟你爸结婚那时候,不也是这样吗?”陈慧珠显然对明志强的印象很好,帮衬着说道。

  “你们说你们的,怎么又把我给掺和进去了?”李旺国浓眉微皱了下,轻声说道。

  “不是,人家怎么不务正业了?又怎么嘴上套,底下套了?妈您说话不能不讲证据的。”李腾伟轻声反驳着。

  “他如果不是不务正业,前几天报纸上怎么会出现他辞去刘氏企业董事长这件事?还有就是,上次的事件,他不是说自己受伤了,不能参战吗?那为什么前段时间,联合国让他去对付恐怖分子,他怎么去了?难道伤下子就好了?”陈慧珠对刘勋的印象,显然很不好。

  第313章婚礼还是葬礼?

  “”李腾伟听到这些,时间不知道怎么回话了,便沉默了下来。但陈慧珠却仿佛说起了瘾,继续说道:“还有,他都订婚了,还来马蚤扰咱们家梦瑶,是当咱们梦瑶嫁不出去呢?还是说这个叫刘勋贱|人|贱|品呢?”

  “订婚又不是结婚!”终于,李旺国憋不住了,说了句话!但就在这句话刚落下,陈慧珠便更不乐意了,开口说道:“这是怎么着?感情你俩对那个刘勋印象直很好呢?难道还想把自家闺女给人家当小三啊?”

  “停!”李腾伟感觉这话题越扯越远了,便举手止住,叹出口气,说道:“妈,您是家之主,梦瑶的事儿您说了算!这件事从现在开始,我不掺和了!但以后梦瑶要是后悔了,您别说当儿子的当时没劝您,更没有护着自己的妹妹!”

  “你就不能盼着你妹妹点好?志强这人多好,不比那刘勋好上十倍啊?真不明白你们父子俩,为什么总是对他抱那么大的指望。”陈慧珠说完便回到了卧室,整个客厅再次恢复了寂静。

  时光飞逝,不会儿的功夫,便倒了凌晨五点钟,这个时间段本来应该是休息的时刻,但明家的别墅前,却是灯火通明,辆辆准备接近的豪车,踏上了不归的征途。

  “哎,真麻烦!走吧兄弟们,抄家!”待到明志强父子离开了大约十分钟时间,张大彪带着群打着哈欠,拿着搜查令的警察来到了明家别墅。

  没有过多的言语,别墅中的人,无论是保姆还是其他人,都被警察控制住,然后张大彪便按照刘勋指定的方向,开始搜查了起来。

  与此同时,两家订下的婚礼现场,也就是豪泰大酒店周围,岳旭东跟小黑带着大约七八十人,进入了酒店,然后化装成为了接待这场婚礼的服务员。

  酒店的经理不敢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更知道这些人,不是他可以得罪的起的!有时候,多事不如少事,睁只眼闭只眼,也是活下去的好办法。

  相比起忙碌的众人,刘勋倒是显得逍遥自在,正跟司徒颖相拥而眠,但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个电话便将刘勋给吵醒了。

  “我说刘勋大哥,你能不能行事了?我跟大鹏还有疯子都在下面等了半小时了,你还不下来?”电话是王艺凯打的,三人按照昨天说好的,五点钟来这里集合,结果

  “呃再等会儿,婚礼要九点才开始呢,现在只是接亲而已!昨天我消耗有些大,再睡会儿”刘勋支支吾吾的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使得别墅外面的王艺凯三人,无语了下来。

  “赶紧起床,还有没有点正事儿了?”刘勋还想继续睡会儿,司徒颖打开台灯,向着刘勋说道。

  刘勋很不情愿的睁开双眼,轻声说道:“那啥,我怎么发现你的馒头比以前大了不少,怎么回事?”

  司徒颖听到这句话,脸色红,轻声嘀咕道:“你才发现?”

  “这几天你又没让我碰你,我怎么发现?”刘勋打了个哈欠,开始穿起了衣服。

  “反正不是你的功劳,这是烟儿妹妹帮我弄的!”司徒颖神秘笑,抱着刘勋的脖颈说道。

  “呃你们两个不会是”刘勋愣了下来,脑中浮现出木非烟跟司徒颖半|裸|着,然后互相揉搓的幕。

  司徒颖咬了刘勋口,笑骂道:“你说什么呢?脑子里能不能想些正紧事儿了?烟儿妹妹不是精通医术吗?所以她也知道可以变大的方法。”

  “呃我知道了,你继续睡会儿吧,我去参加场葬礼。”刘勋对着司徒颖额头吻,穿好衣服,便离开了房间。

  来到别墅外,大鹏帝还有疯子三人,早就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刘勋看到他们的装扮,皱了皱眉头,清色的黑色西服,只不过胸前戴着朵小白花。

  白花不是普通的白花,而是葬礼上的那种白花!就差来上句‘永垂不朽’了!

  “勋哥,这是鹏哥昨晚好不容易整来的,给,别浪费了。”疯子从口袋中拿出朵带着别针的白花,递向刘勋。

  刘勋无语了片刻,这怎么说也是人家的婚礼,这群人以葬礼的模式参加,是不是太损了些?不过再细想下也对,这的确是个葬礼。

  “走吧,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准点参加葬礼。”刘勋戴上墨镜,然后将胸花别在胸前,大鹏开车,四人朝着处早餐地赶去。

  华夏的婚礼都基本是个传统,那便是男方接亲,或许在些细节上各地有所不同,但在大局上却都是大同小异,个模子!

  大约六点钟的时候,明家的车辆停在了李家的小区内,陈梦溪跟李梦瑶起走出的,虽然明志强给陈梦溪的第印象还不错,但是不知为何,陈梦溪心中总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明志强并没有跟李梦瑶乘坐辆车,陈梦溪跟李梦瑶坐在后座,李腾伟在前座,而明志强的车在前方行驶着。

  到达豪泰的时候,已经是八点钟了,这次婚礼的宾客也不少,大多数都是军区的人,毕竟明李两家都是军区的高官。

  陈梦溪跟李梦瑶走进酒店房间,等待着婚礼开始,李腾伟跟陈慧珠在起,走在酒店中,此次接待婚礼的服务员,全是加强营的人,着实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怎么回事啊?怎么全是男服务员呢?而且这看着也不像服务员啊,倒像是保镖。”陈慧珠皱眉说道。

  “您有所不知,我们知道您两家都是军人出身,经过商议,为了配合您两家的背景,便专门动用了这些服务员,如果您不满意的话,我们可以调换。”酒店经理是个很精明的人,找的借口也令宾客以及陈慧珠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不用了,就这样吧,你们有心了。”陈慧珠听着这句话感觉很顺耳,便夸了经理句。经理笑了笑,只不过笑容中,多少有些尴尬。

  第314章‘婚礼’开始

  “这都八点半了,哥,咱们还不进去啊?”大鹏看了下手表,有些着急的说道。

  “我说大鹏,刘勋大哥都不着急,你急个什么劲儿?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王艺凯看了大鹏眼,笑着说道。

  大鹏听到这句话,顿时不乐意了,反驳道:“你才是太监呢!我这不是怕咱们耽搁了时间吗?错失良机倒无所谓,这明家父子早杀晚杀的也可以,但如果梦瑶嫂子出点儿啥意外,那不就不好了吗?”

  “行了,你俩别吵吵了!”刘勋无奈的笑了笑,望向疯子说道:“用无线麦联系里面的人,让他们戴上胸花。”

  “好。”疯子点了点头,便开始通知里面的‘服务员’,高级酒店中每个服务员都带着类似于无线麦的通讯装备,所以宾客以及明李两家并没有因此而怀疑。

  “哥,这么做是不是太损了?”这可是结婚喜宴,那么多军区的大人物都在场,硬生生的戴个白花,实在

  刘勋笑了笑,说道:“咱们就是来闹事的,你还真以为是来参加婚礼的啊?更损的还在后面呢。”

  此时酒店中,宾客都在明陈两家恭贺着,可谓是其乐融融!但就在这时,陈慧珠神色愣,因为她看到每个服务员胸前,都多了朵小白花,而且这花越看越像是葬礼上佩戴的。

  “经理,这又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大喜的日子里,还戴白花呢?多不吉利啊!”陈慧珠再次将经理喊来。

  “呃事情是这样的,白色象征着纯洁,忠贞不渝!而且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在乎那个啊!”经理皮笑肉不笑,随便想出个理由敷衍道。

  “不行,不行!还是换下来吧,太不吉利了!我们那不是还有很多没用着的红花吗?你去让他们戴上那些吧。”陈慧珠还是觉得不吉利,便向着经理提出了个要求。

  “换是可以,但这是明家那边吩咐的,您确定要换?”经理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撒谎都脸不红心不跳的。

  “这样啊,那就别换了。”陈慧珠听到是明家吩咐的,便妥协了下来。

  经理暗自松了口气,朝着旁走去,但就在他刚走了不到二十米,明父便将其拦了下来,询问道:“你们这儿服务员怎么回事啊?怎么这大喜的日子还戴白花呢?”

  “您有所不知,白色象征纯洁,忠贞不渝!李家那边,专门这么安排的。”经理快哭了,他发誓,这绝对是他这辈子撒谎最多的次。

  “哦,这样啊!那好吧,麻烦你们了,你去忙吧。”明父的话语落下,经理笑了笑,便离开了这里。

  俗话说的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更何况刘勋这群人还不是地头蛇呢!可是说,经理对刘勋等人的忌惮程度,远远超过了这些军区的人,毕竟军区总不能明着整你,但刘勋不同,他是黑白通吃。

  “恩,这经理是个人才。”为了避免经理叛变,所以岳旭东也在经理身上安上了无线麦,他说的话自然可以被刘勋等人听到。

  “他是赶鸭子上架,不得已而为之!旭东这家伙,肯定将他的家人给控制了。”王艺凯笑了笑,又看了下手表,轻声说道:“八点四十五了,刘勋大哥,进不进?”

  “再等会儿,婚礼开始的时候再进去!”刘勋躺在座椅上,闭着双眼,轻声说道。

  “为什么?早进晚进的不都是个理儿吗?”大鹏不解的问道,他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时候,刘勋还是这么沉得住气,如果里面是他喜欢的女人的话,大鹏早就跑进去了。

  “因为这样的话可以让他们每个人都记忆犹新,得罪我刘勋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后果!卖国祸国的人,会死的多么有艺术性!”刘勋笑了笑,随口说道。

  时间过的很快,十五分钟时间,眨眼即过!婚礼正式开始,酒店中的交响乐响起,这是段很优美的旋律,刘勋闭着双眼,嘴角浮现抹轻笑,双手在半空中拂动着,仿佛下面有架钢琴,他正在拂动琴弦。

  “时间到,我们走!”四人先后下车,朝着酒店走去,整个豪泰酒店被明家包了下来,这是笔不菲的金钱!

  门前,有十个黑衣人站在那里,从其鼓鼓的腰包来看,显然佩戴着枪支!刘勋四人,都戴着墨镜,胸前朵白花,自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你们是什么人?”黑衣人的声音宏亮而有力,这是十个军人。

  “让开,然后离开这里,返回属于你们,本来应该在的地方!不要询问理由,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刘勋拿出安全局的证件,轻声说道。

  “是!”十人打了个军礼,然后便朝着辆军车走去,安全局可以调查任何个官员,包括军区中的高官!所以他们只能遵从命令。

  与此同时,酒店中的婚礼也开始举行,李梦瑶穿着洁白的婚纱,由李旺国搀扶着向前走去,陈梦溪陪伴在她身边,算是伴娘。

  另边,明志强跟明父走在起,伴郎是个路人甲,不认识,但应该也是军区里的人。

  当走到仪式台上,神父正拿着本圣经站在那里,很明显,这是场西式婚礼!

  神父的右侧是李梦瑶,左侧是明志强,他面对着下方的宾客,开始宣读婚礼誓词:“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

  西式婚礼真的很麻烦,乱七八糟的大堆废话!当宣读完誓词,神父望了眼李梦瑶,又望了眼明志强,继续说道:“我命令你们在主的面前,坦白任何阻碍你们结合的理由!”

  说完这句话,他向着明志强询问道:“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第315章我是来抢亲的!

  “我愿意。”明志强相貌虽然算不上英俊,但也很阳光,此时他微笑着说道。

  西方婚礼都是忽悠人的,如果在那个鸟人面前发誓就可以终生不离的话,那么也不会用这么多西方人离婚了。

  神父继续望向李梦瑶,开口问道:“你是否愿意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不离不弃,直至生命尽头?”

  神父的声音响起,整个场合内都安静了下来,李腾伟对着周围望了眼,摇头叹出口气,因为刘勋今天没来,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如果他来的话,气氛会尴尬很多。

  李梦瑶沉默了下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更不知道如果自己回答了的话,是不是违心的话!

  沉默在持续,秒,两秒,三秒

  气氛有些凝重了起来,下方的宾客齐齐皱眉,这是怎么个情况?陈慧珠秀眉皱起,不解的望向李梦瑶,明志强父子也是愣了下,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梦瑶深吸了口气,望着神父,莞尔笑,道:“我”

  但是就在她话语刚刚响起,还没有落下的刹那,酒店厅堂的大门被脚踢开,传出声轰天巨响。

  突然的变故,使得下方的宾客以及李梦瑶等人齐齐向着门前望去。

  门是大鹏踢的,本来为了吉利,门上有个十字架,但此时那个十字架已经被大鹏脚踢碎了!神父看到这幕,顿时做了套忏悔礼,轻声嘀咕道:“哦买噶,万能的主啊,请您原谅这些无知的人吧!”

  大厅中的交响乐还在继续,刘勋打了个哈欠,缓步走了进来,对着周围的宾客打量了眼,轻声说道:“应该没来晚吧?”

  “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闹事,是想自寻死路吗?”明志强的几名朋友看到这幕,顿时朝着刘勋等人走去,但还未等他们靠近,便被大鹏跟疯子,脚踢倒在地。

  “小鱼小虾的给老子滚边去!”疯子望着躺在地上的几人,冷声说道。

  众人看到这幕,无不皱眉,这几人虽然不是军区的人,但也是明志强的朋友,在人家婚礼上这么闹,好像有些过不去吧?

  相比起众人,刘勋倒是显得事不关己,随便找了个位置,便坐了下来。

  李梦瑶认出了刘勋,此时她说不清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只是有些茫然,刘勋现在出现在这里,是想干嘛?参加婚礼吗?看就不是,哪有参加婚礼,戴个白花,还踹门的?

  “兔崽子,你干什么呢!”就在这时,李腾伟指着坐在那里的刘勋大骂了起来,刘勋听到李腾伟的骂声,缓缓起身,摘下墨镜,尴尬的说道:“抱歉啊连长,我来晚了,但你也不至于骂我吧?”

  “是刘勋,他来干什么?”刘勋摘下墨镜,不少人便将他认了出来。

  “来者不善。”虽然他们不知道刘勋为何而来,但从胸前的白花以及行事手段来看,不像是来祝贺的。

  “刘勋,今天是梦瑶大喜的日子,你想干嘛?守着这么多军区高官的面,你还想大闹番不成?”陈慧珠本来就对刘勋的印象不好,此时看到这幕,更是火上添油。

  刘勋对着陈慧珠歉意的笑,开口说道:“伯母您误会了,我来这里,不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