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感受到刘勋的情绪跟思想,她感觉出了刘勋心中对自己的恐惧,所以她,后退了步,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刘勋没有说话,只是将剑柄握的更用力了些,其实这并不是刘勋畏惧她,而是这种东西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任谁在心理上也会过意不去。

  “抱歉,我不知道你会这么害怕我”白衣女子眼神中浮现抹伤感,身影竟然凭空消失,就这么不见了!

  第307章滴血

  “”刘勋暗自松了口气,他望着白衣女子消失的地方,愣了足足五分钟时间!

  “看来她果然拥有人的情绪跟思想。”刘勋自然留意到了白衣女子眸中的那抹伤感,虽然不知道她为何伤感,但这的确是人类才该有的情绪。

  从凌晨两点直挥到清晨八点,虽然期间休息了很多次,但刘勋实在支撑不住了,昨天夜没睡不说,肚子也呱呱乱叫,所以他决定回家睡觉。

  吃完饭,刘勋倒头就睡了过去,时间过的很快,六点小时眨眼便过去了,但刘勋却感觉自己刚闭上双眼睡着。

  “喂,起来了,到点了!”帝拍了下刘勋的肩膀,刘勋睁开双眼,瞳孔中还蔓延着血丝,木讷的看了眼手表,果真到点了!

  没办法,男人嘛,说到就要做到!所以刘勋拿着龙吟剑便走向公园,现在他全身都酸痛,不过却令他想起了当年在联合国特训的日子,痛并快乐着。

  来到公园的时候,正是下午三点,由于帝怕龙吟剑引起轰动,所以用麻布包裹了起来,这不包还不算什么,包起来,倒更加显眼了。

  刘勋戴着墨镜,手中拿着被麻木包裹的龙吟剑,在人流密集的公园里挥啊挥,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不出小时的功夫,刘勋满头大汗不说,周围还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市民。

  “妈妈,这个叔叔是不是傻子啊?他拿着根木棍挥啊挥的,还累得满头大汗,连隔壁的小哥哥都不如呢。”个大约五岁的小女孩,对着她妈妈说道。

  “宝贝,这位叔叔可能身体不好,你不要这么打击他,要鼓励他知道吗?要让他对生活充满信心,相信社会充满爱。”那位妈妈努力的用刘勋当教材,教育着孩子。

  “”刘勋快要无语了,自己现在就像那动物园里的猴子,在被群人围观着。

  不远处的帝跟木非烟正在大笑着,司徒颖黛眉微皱,担忧的说道:“这样是不是不好啊?他这么个要面子的人”

  “没事的,颖姐姐你可千万别心软,再说了,他现在戴着墨镜,谁能认出他来?”帝微笑着说道,但他的话语刚落下,辆车便停在了他们身后。

  车上下来了个人,正是大鹏,大鹏顺着帝等人的目光望了过去,挠了挠头,开口问道:“嫂子,帝小哥,这是咋回事啊?勋哥怎么还表演起杂技来了?”

  “”司徒颖闻言,顿时瞪了帝眼,帝尴尬的笑,开口解释道:“这是意外,意外!毕竟大鹏是熟人,经常跟刘勋见面,认出来也不足为怪。”

  司徒颖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便朝着别墅的方向走去,木非烟笑了笑,跟在司徒颖的身后。大鹏看着这幕,顿时懵了下来,向着帝询问道:“这到底咋回事啊?”

  帝瞥了大鹏眼,说道:“该干嘛干嘛去,但就是千万别过去跟刘勋打招呼,不然他揍你别怪我没提醒你。”

  帝说完,也朝着别墅走去,大鹏满头都是问号,虽然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但他还是上车,朝着海边别墅赶去。

  围观的人,也只是抱着个新鲜来看,当他们发现刘勋只是无聊的挥来挥去,便相继离开了这里!时间过的很快,眨眼便又到了晚上。

  公园里的人越来越少,月亮跟星星都出来了,刘勋再次达到极限,躺在地面上呼吸着新鲜空气!昨天那封信是李梦瑶给他的,现在已经过去了天,所以婚礼的日子便是后天。

  又是个夜晚,刘勋想起昨晚那个白衣女子,脑中尽是她离去时伤感的样子,从地面上爬起,刘勋对着周围扫了眼,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身影,更被说那个显眼的白衣女子了。

  恢复的差不多后,刘勋便继续开始这枯燥无味的挥动,直到凌晨三点,他再也坚持不住了,便走到公园的座长椅上,睡了起来。

  人在很累的时候,入睡是非常快的,所以不出分钟时间,刘勋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就在他刚刚入睡,白衣女子突然出现在长椅前,刘勋并没有察觉,因为白衣女子不想让他察觉,那么他就不会察觉到!其实她直没有离开,只不过刘勋看不到,常人也看不到。

  白衣女子蹲在刘勋身边,伸出那洁白如玉的手掌,缓缓朝着刘勋的脸庞挪去。她很谨慎,也很小心,不过她并不是怕刘勋会醒来,而是担心会跟以前那些男人样刘勋会化为糜粉。

  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紧张以及期待,就像个第次接触事物的孩子样纯洁。终于!她的手指触碰到了刘勋的脸庞,这时她屏住呼吸,紧张的望向刘勋。

  刘勋的身体没有消失,也没有化作糜粉!

  白衣女子对着刘勋吹出口白气,这并不是尸气,而是经过几千年龙脉之气滋养,而产生的天地精气!这股白气对人的身体并没有坏处,她只是想让刘勋好好休息。

  这时的刘勋,就算别人在旁喊叫,也不会醒来!不过他并不会有危险,因为她在这里。

  当做完这些,女子笑了起来,次又次的触碰着刘勋的皮肤,她很高兴,因为没有人知道个几千年中无法与人接触,接触便会令人化作糜粉的人,突然之间可以与人接触,是种怎样激动的心情。

  “你很累吗?你的身体这么跟我说。”突然,女子说出了句话,她可以感觉到人类的情绪,如果她愿意的话,也可以知道个人的过往,所以她可以察觉出刘勋身体的疲惫。

  她的手掌抚过刘勋的双臂,就在手掌抚过的刹那,刘勋双臂的红肿顿时消失,而身体的疲惫也被抽了出来。

  “送你个礼物,我们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见面了。”白衣女子咬破手指,滴金色的血液滴落在刘勋眉间,然后消失不见。

  做完这些,女子直陪在刘勋身边,时间过的很快,不出会儿,天色便大亮了起来,女子知道刘勋马上就会醒来,所以她也是离开了这里。

  第308章杀意暗涌

  白衣女子离开之后,没过会儿,刘勋便睁开了双眼,首先他神色楞,倒吸了口凉气。

  因为他的周围有不少人来回走动,但自己竟然没有发现,这到底怎么回事?以前就算是自己睡得再死,旦有个风吹草动,他也会醒来的,更别说有人经过他身边了。

  但是现在上班或者来公园锻炼身体的人都大群了,自己竟然直没有察觉!这要是有人想杀自己的话,岂不是得手了?

  难道是自己太累了?刘勋想不出更好的理由,但既然累,也不至于这样吧?以前比现在更累的时候也有啊。

  “咦?我的手臂不疼了,而且全身都感觉精神抖擞!”刘勋皱了皱眉,难道自己适应的这么快?但也太邪门了些吧,就算再快也不会睡觉就适应了啊。

  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刘勋干脆就不去想了,既然醒了,那就继续‘锻炼’吧!但是当他握起剑柄,挥动起来,手中的龙吟剑却仿佛没有了任何重量,就跟根木棍样!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刘勋将龙吟剑举过头顶,然后摇来摇去,自己的感觉没错,根本没有任何的重量,如果不是这几天习惯了龙吟剑的剑柄,他现在非把这麻布拔下来,亲眼看下。

  “不仅如此,我现在感觉我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刘勋眉头皱的更深了,难道自己昨天睡觉的时候,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进步了?但这根本不可能,刘勋尝试着跟周围产生共鸣,还是百米的距离。

  “算了,还是去询问下帝,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叹出口气,他实在想不出来,所以只能去询问帝了,虽然帝知道的也不多,但起码比他知道的要多的多。

  刘勋走在返回别墅的路上,手中的龙吟剑转来转去,跟拿着根烧火棍没什么区别。说来也巧,这时候司徒颖正好买上早餐,准备给刘勋送去,帝跟木非烟也跟在身后。

  但是当帝看到刘勋拿着龙吟剑转来转去,顿时脸色变,快步跑到刘勋身前,说道:“你把龙吟给扔哪儿了?”

  “”刘勋无语了下来,他知道帝肯定以为他把龙吟剑给掉包了,不然谁会相信仅仅这么短的时间里,刘勋就可以增加这么多力量?

  “在这儿!”刘勋将麻布掀开,然后递给帝,帝接过,然后对着龙吟剑看来看去,没错,这的确是龙吟剑!但从方才的情况来看,刘勋显然很轻松的在舞动它

  “这是怎么回事?”帝不解的询问起来,刘勋耸了耸肩,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啊,睡了觉醒来,就这样了!我刚想回来问你呢。”

  “”话语落下,不仅帝沉默了,就连司徒颖跟木非烟也是齐齐皱眉,因为古武者能力的不同,所以这把龙吟剑就算是司徒颖跟木非烟也拿不起。

  当然,刘勋前天的时候虽然可以拿起,但也是憋足了劲才可以!但今天为什么

  “走,咱们先回家。”帝说完便拉着刘勋朝着别墅走去,司徒颖跟木非烟相视眼,继而跟上。

  当四人回到别墅,帝将刘勋的力度测试仪搬了出来,这是测试力量的种仪器,很多健身房都有,拳打下去,可以计算出拳的力量有多少。

  帝对着刘勋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他打拳,刘勋皱了皱眉,开口说道:“至于这么麻烦吗,咱俩扳扳手腕不就完了?”

  “你赶紧打吧,扳手腕的话,我怕伤着你。”帝对自己的力量有数,刘勋现在是可以随意使用龙吟,但却不代表可以跟帝的力量比肩。

  “切,装酷。”刘勋走动仪器前,憋足了劲,拳打在上面,仪器颤抖了起来,最后在屏幕上出现了三位数,500!

  司徒颖跟木非烟单手捂嘴,五百,这也就是吨的力量,足以跟辆轿车撞击在人身上样!

  “难怪,这个力度吗?也就刚刚可以随意使用龙吟!”帝心中自语,他知道这绝对不可能是刘勋自己的力量,没什么人可以在夜之间有这么大的飞跃,除非刘勋是天生神力,但这根本不可能。

  “怎么样?跟你比如何?”刘勋很嘚瑟的望着帝。

  帝不屑的笑,走到仪器前,然后伸出手,对着上面打了巴掌,也就是跟常人挥蚊子那样。但是当这巴掌下去,仪器上没显然出来,因为它已经闷响了声,爆炸了

  “不是我打击你,因为我怕你失去活下去的信心。”帝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很是装的说道。

  “”刘勋眼角抽搐的望着仪器,这他妈还是人吗?突然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望向木非烟,开口说道:“木姑娘,我看你还是别对他有指望了,不然你们那啥的时候,光这么进出,就够你受的”

  “”司徒颖轻咳了声,示意刘勋说话不要这么露骨,木非烟楞了下,显然时间没听明白什么意思,但下秒她便满脸怒意的望向刘勋。

  “你的思想可真龌龊,颖姐姐跟着你,真是瞎了个好女人!”木非烟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刘勋无语了下来,无辜的望向司徒颖,问道:“难道我说错了吗?”

  司徒颖白了刘勋眼,将手中的早餐扔给刘勋,便朝着卧室走去,刘勋耸了耸肩,三下五除二将早餐消灭,坏笑着走进了卧室。

  但就在他刚准备抱住司徒颖谈人生的时候,司徒颖却将他的手拨开,轻声说道:“明天你去不去?”

  话语落下,刘勋沉默了下来,他知道司徒颖说的是李梦瑶结婚的事情,司徒颖叹出口气,坐在刘勋身旁,继续说道:“梦瑶人很好的,虽然那时候我跟她有点不合,但现在我已经看开了,在乎的话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啊!”

  “这件事其实我在看到那封信的时候,就想好了!”刘勋笑了笑,将司徒颖拥入怀中。这件事情他在知道明志强父子的往事后,便有了决定,明天的婚礼,他肯定会去,只不过这婚礼嘛会成为葬礼!

  “叮铃铃!”就在这时,刘勋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李腾伟打来的,其实不用去接,刘勋也知道他想说什么。

  电话接通,李腾伟的声音传了出来:“刘勋,这是我最后能帮你的件事,梦瑶今晚会在家,如果你想好了的话,就来带她走!”

  李腾伟的话很直接,显然经过了很谨慎的思考,刘勋笑了笑,开口说道:“连长,明天的婚礼我会去参加,不过你放心,我”

  刘勋的话还没说完,李腾伟便将其打断,大骂道:“那你可以滚了,以后他妈的别叫我连长,你个废物!”

  “”李腾伟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连给刘勋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其实刘勋是想跟李腾伟说下明志强父子的事情,然后以静制动,但是人家根本就不给自己机会说啊!

  “行了吧?都这时候了还装冷静,你以为谁都跟你样呢?天塌下来都不会变色?”司徒颖望着刘勋无奈的样子,调笑道。

  “算了,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去安排下明天的事情。”刘勋对着司徒颖额头吻,拿着手机朝着阳台走去。

  走到阳台,刘勋给大鹏打了个电话,第件事是让他跟疯子带上几个人去监视明志强父子,只要有什么人跟他们接触,特别是东瀛人,就立即将他们带回,不可伤他们性命也不可让明志强父子知道。

  第二件事是让岳旭东通知声加强营的弟兄们,明天带好枪械,去李梦瑶跟明志强的结婚地点埋伏好!

  当这两件事完成,刘勋又给张大彪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趁着明志强父子去结婚现场,进他家里收集跟东瀛人联合的犯罪证据!位置刘勋已经推测出来了,所以只差东风!

  “混蛋东西,我说那次怎么会有东瀛人突然暗杀我,原来是你们两个龟孙子捣的鬼!”刘勋的眼神阴冷了下来,他不是个好人,不会善良到对方都杀到他头上来了,还保持沉默。

  就算他们没有让东瀛人暗杀刘勋,刘勋也不可能放过他们,跟东瀛人联合,仅仅这条,便犯了刘勋的原则禁忌!这已经等同于卖国了,要知道明志强家可是军区的高干,跟东瀛人混在起,能有什么好事?

  看了下手表,现在是上午九点!时间很充足,无论是布局还是埋伏,亦或是大鹏跟疯子等人的监视,都可以安排到位!

  明天是明志强的婚礼,所以那几个东瀛人怎么也得来意思下,当然,他们肯定不能出席婚礼,只能暗地里祝贺下。但这样正合刘勋的心意,如果他们出席的话劫持他们这件事,就露出马脚了。

  不过那时候就算露出,也无所谓了

  第309章个黑箱子

  市,黄金地段的座别墅中,明志强父子正在跟几名东瀛人交谈。

  其实明志强父子跟很多官员样,都不是市的本地人,但他们却在各大发展城市中都安置着房产,比如香港澳门首都市等地。

  这种现象并不稀奇,整个华夏大地中数不胜数!别墅的名字不是他们的,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里是他们的住址,只不过可惜这里是市,在市中,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瞒得过刘勋布下的眼线。

  黄金地段,顾名思义,也就是寸土如黄金般昂贵的地段!这里的房价几乎是天价,比起首都的房价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伊贺先生,上次的事情很抱歉,我不知道刘勋竟然可以将贵方的高手反杀,请代我向贵方表达深深的歉意!”明父举起茶杯,对着几名东瀛人说道。

  “明先生客气了,这件事是个意外,并不妨碍我们之间的合作!”这几名东瀛人并不是东瀛世家的嫡系,他们只不过算是个接头人,传达双方的言辞。

  “那好,麻烦伊贺先生将这个箱子交给贵方,算是我对贵方表达的丝谢意。”明父打了个响指,明志强从桌下拿出个黑色箱子,递给了东瀛人。

  中间那名东瀛人摸了摸箱子,笑了笑,对着身旁的东瀛人使了个眼神,那名东瀛人拿出个玉盒,轻声说道:“这是以前战争时期,你们遗失在我们那里的国宝,现在趁着贵公子大喜之日,我们便借花献佛,送给你们!”

  “好,麻烦各位了。”明父笑了笑,他知道这是以前华夏跟东瀛大战时,被东瀛抢夺的东西,但这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重要了。

  “如果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先离开了。”他们来这里,显然是为了这个黑箱子,其次才是祝贺明志强的婚事。

  “好,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多留几位了,我就不出去了,各位路上小心!”明父是个很谨慎的人,知道如果他去送这几名东瀛人的话,被有心人看到,那就等同于自取灭亡。

  “好,咱们细水长流!”三名东瀛人对着明父行了礼,便朝着别墅外走去,显然对华夏的礼节很熟悉。

  三名东瀛人出了别墅,先后上车,便朝着国际机场的方向赶去,并没有注意到两辆黑色奔驰跟在他们身后。

  “鹏哥,动不动手?”疯子跟大鹏在同辆车上,轻声问道。

  “等会儿,勋哥说过,这件事不能打草惊蛇,现在刚离开别墅不远,估计会有他们的眼线,现在动手的话很危险!”大鹏跟王艺凯接触时间长了,也变的很谨慎。

  “那好吧,再让他们快活几分钟。”疯子手中拿着把三寸长的黑刀,刀身无光,刀锋却异常锋利。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东瀛人开着辆吉普车来到了比较偏僻的地带,这是国际机场必须经过的段路!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出现辆大卡车,卡车并没有撞向吉普车,只是车身横摆,挡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