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站前,先去我家坐会吧。”李梦瑶没有回答,只是继续说道。

  “不了,我在这里浪费的时间够多了,如果再不回家,我爷爷知道后,该骂我了。”刘勋摇了摇头,继续朝前走去。

  “不是我请你去的,是我爸!他说想跟你聊聊。”李梦瑶话语落下,刘勋也是停下了脚步,皱眉道:“你爸找我聊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李梦瑶神秘的笑,并不正面回答刘勋。

  刘勋深深望了李梦瑶眼,而李梦瑶也是为刘勋打开车门,等待着刘勋上车,但就在这时,刘勋头转,话也没说句,便继续朝前走去。

  “你”这幕把李梦瑶给整的愣在了原地,但并非是刘勋不按常理出牌,而是他不想再给自己揽事了,他要回家。

  李梦瑶望着刘勋不为所动的背影,只能狠狠咬牙,轻声说出了三个字:“联合国”

  “嗡!”当这三个字落下,刘勋的脚步突然停下,瞳孔也是瞬间收缩,眸光如若刀锋般,回望着李梦瑶。

  “你究竟是谁?”此时刘勋的眼眸中,不夹杂任何的感情,股杀气瞬间锁定了李梦瑶,此时李梦瑶感觉自己好像被头洪荒野兽注视着般,自己的生死,被刘勋给掌握着。

  “这这是我父亲教我说的,说如果你不来,就说这三个字”李梦瑶脸色苍白,她感觉如果自己不说真话,刘勋会瞬间要了自己的命,而且不会有丝毫的疑迟。

  “那走吧。”刘勋说道,话语落下,锁定李梦瑶的杀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李梦瑶也是脚底软,身体不自然的歪倒下去。

  就在她将要倒地的刹那,刘勋也是把将其拉住,用自己的衣袖擦去李梦瑶额头的汗水,轻声说道:“对不起。”

  刘勋说完便准备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但就在这时,李梦瑶却突然说道:“你你不要坐这里,我我害怕”

  此时李梦瑶全身都在微微的颤抖着,脸色依然极其的苍白,刘勋闻言眉头皱起,但也不说什么,拉开后车门,便坐了进去。

  路上,李梦瑶没跟刘勋说过句话,就连看眼刘勋都没看,不是她不想看,也不是她不想说话,而是内心的种恐惧

  当法拉利进入军区,望着周围守备森严的士兵,刘勋的嘴角浮现抹轻笑,轻笑之后,他的眸中多出了抹凝重。

  自己的行踪怎么会被军区知晓的?自己回来的时候,根本就没通知任何人,难道是冰火?冰火将自己退役的事告诉华夏军区部了?

  但这也不可能,自己临走的时候,还特意嘱咐过冰火,不要将他退役的消息,告诉任何人,但为什么现在华夏军区会察觉到自己?

  “李梦瑶!”刘勋注视着李梦瑶的背影,心中轻声叹道,李梦瑶自从听过自己的名字,对自己的态度便开始转变,也就是说如果自己暴露,这个第线索便是来自李梦瑶。

  车在栋五层居住楼处停下,这是栋很简易的楼层,没有别墅的奢华,也没有市区楼层的装饰,但楼层上那面五星红旗,便是最美的装饰。

  李梦瑶住在第三层,楼梯像是那种九零年代的楼梯,令人心中不自然的升起股怀旧感。

  李梦瑶打开房门进入,刘勋也是紧跟其后,当就在他刚刚进入房间的刹那,他的瞳孔猛然收缩。

  这是个三室厅的楼房,李腾伟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嘴角浮笑的望着刘勋,刘勋眼角浮现泪花,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说不出来。

  “连长”刘勋实在没想到,竟然会跟李腾伟相遇,心中的千言万语,此时汇聚成了句话,只是声简单的连长。

  李腾伟,五年前刘勋入伍时的连长,四年前亲自将刘勋送往联合国参加特训的连长,同样也是三年前来华夏执行任务,接待他的连长

  现在看到李腾伟,刘勋心中就犹如明镜了,自己的行踪为何会被军区知晓?因为李腾伟便是唯知道刘勋真正身份的人,送往联合国参加特训的士兵,全是保密的,只有他们自己与送他们来的人才知晓。

  李腾伟与刘勋拥抱在起,而后望了李梦瑶眼,轻笑着骂道:“看你把我妹妹给吓得。”

  刘勋闻言,神色愣,望了眼李梦瑶,旋即说道:“她是你妹妹?”

  “对啊,她不是我妹妹是谁?忘记三年前那次任务了?”李腾伟大声笑,便拉着刘勋坐到沙发上。

  “就是那个三年前被吓得在我脖子上尿尿的小丫头?”刘勋打量着李梦瑶,女大十八变,他现在实在看不出李梦瑶还有当年的影子。

  当这句话落下,李梦瑶的脸颊也是浮现抹羞红,极其幽怨的瞪了刘勋眼,却并不言语。

  “哈哈对,就是当年吓得在你脖子上尿尿的小丫头。”李腾伟说到这里,旋即拉起刘勋的手,紧接着说道:“要不要再回忆下那种感觉?让我妹妹再骑在你脖子上,尿”

  李腾伟还没说完,李梦瑶便脸色羞红的低喝道:“哥你能不能有点正事了。”

  “好!好!好!说点正事,梦瑶啊,你去做几个菜,爸已经出去买酒去了,我跟这兔崽子聊会天。”李腾伟说完,李梦瑶点了点头,便向着厨房走去。

  “先前陈伯父让我爸查你,之后我爸就跟我说了,结果我当时在演习,忙就忘了,之后梦瑶给我打电话,说是有急事让我回家,这才知道你这兔崽子竟然回来了!”

  说到这里,李腾伟脸上浮现怒容,紧接着说道:“你说你这个兔崽子,回来不跟别人说也就罢了,连我你都不告诉,你脑子里吃屎了?”

  刘勋摇头叹,轻声说道:“我只是想过点正常人的日子,你不知道,华夏特种兵眼里的‘地狱’跟那种地方比,根本就不是个层次的,如果说国内特种兵训练的程度叫地狱,那么那个地方,就该叫地狱中的地狱。”

  说到这里,刘勋眼神中依然浮现抹忌惮,紧接着说道:“四年前你把我送去,当时各个国家送来的人总共三千人,这三千人可都是各个国家的精英啊!但是仅仅第三个月,练死二十六人,千五百余人放弃!第五个月,我也没心思注意这些了,但是站在场地的人,只剩下不到区区两百人!”

  “这两百人可都是各国特种兵中的兵王级人物了吧?但是第六个月的训练,却生生的将五个人给累的当场暴毙!有些兵王抗议,说训练太苛刻,但你猜那疯子怎么说?训练是有死亡达标的,上头给他的命令便是死亡的标准不超过两千九百人便可以!”

  第23章因果就是泡尿下

  “三千人啊!死亡标准便是两千九百人,这他妈就是往死里练啊!在浅海里,放上十头大白鲨,让剩下的百多人游到对岸,三个人被大白鲨吃掉,那天要不是我偷偷藏在鞋底把匕首,怕是我也成为大白鲨的粪便了。”

  “但事后你猜怎么着?那群疯子从监控中看到了,不但没责罚我,还骂那三个成为食物的死人,说什么能避过他们的眼睛,藏起匕首这是本事,命掌握在自己手中,遵守死规矩,根本就无法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生存。”

  “结果呢?”李腾伟也是听得入神了,向着刘勋询问道。

  刘勋轻笑声,叹出口气,说道:“结果地狱就结束了,他们的标准是留下百人,但最后的试炼却足足有百二十人偷偷藏了武器,还有个兵神级人物,也就是我的组长,竟然将把手枪给藏了起来,将三头大白鲨击杀,事后还被大队长那疯子顿骂,说是不爱护动物”

  “不爱护动物”李腾伟感觉自己有些想骂人,这是理由么?

  刘勋见状,继续说道:“这还不是最坑人的,在大队长那疯子眼里,我们还真不如只畜生值钱,我记得有次,大队长的狗跑丢了,不知道怎么跑的,竟然跑到边境去了,虽然事后我们才知道是那疯子故意整去的。”

  “但是当时事出紧急啊,再加上刚刚分配小组,不熟悉这疯子的脾气,我们二十个小组开始了人生的第次任务,寻小狗”

  说到这里,刘勋眼中不自然的浮现抹怒意,紧接着说道:“当时我们走的急,以为只小狗能跑哪去?就什么东西都没带,直接光身出门,但等到了边境,刚刚发现小狗的踪迹,噼里啪啦的阵枪声就响了起来,当时不少人就骂娘了,这什么武器都没带,而且还是在边境,这怎么打?”

  “弄不好会被当成恐怖分子,直接给击毙的,人家第次的鸣枪是示警,但第二次就得往你头上招呼了。”

  “你们不会跟他们交涉?”李腾伟忍不住问了句。

  “交涉个毛线啊!就算我们跟他们交涉,你会相信这百二十个人是为了只小狗跑到边境的?”刘勋大骂,但眼神中更多的还是无奈。

  “那事后呢?你们怎么做的?”李腾伟拿出两罐可乐,递给刘勋罐,轻声问道。

  “还能怎么做?缴了他们械,把小狗抱回呗。”刘勋无比轻松的说道,但李腾伟却可以猜想到,这缴械,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

  “当我们缴完械,刚将小狗抱回,你猜怎么着?那疯子出现了,而且很是装逼的跟边境外的加拿大士兵们说了些听不懂的话,事后我才知道这是为了震慑加拿大准备侵犯他国的举动!但这并不是最令人生气的,那疯子说完之后,也不慰问我们,不看我们受伤了没有,反而直接抱起那小狗,看到小狗没伤之后,就坐上直升机滚回纽约了。”

  刘勋跟李腾伟说着以前的些事情,不知不觉,半小时已经过去,这时门外传来阵脚步声,个中年人随之开门而入。

  中年人正是李旺国,手里提着两瓶茅台,还有些猪肘子,当李旺国刚进门,刘勋便起立,打了个标准的军礼,宏声喝道:“首长好。”

  李旺国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行了,在家里就不要拘束了,听梦瑶说你也喝酒,只是跟朋友喝,所以我想腾伟跟你也算是朋友了,就去弄了两瓶酒,怎么样?今天喝不喝?”

  刘勋轻笑声,大声说道:“当然喝!”

  说到这里,刘勋望了眼李腾伟,紧接着说道:“但喝酒并不是为了我这傻帽连长,而是为了首长您,您看您都亲自去打酒了,我再不喝,岂不是不识抬举?”

  “你这兔崽子”李腾伟听到刘勋这话,顿时笑骂着说道,刘勋将手中的可乐扔给李腾伟,轻声说道:“别总喝这个,杀精,我还没娶媳妇呢,可不想这么早就夭折了。”

  饭菜是简单的饭菜,四菜汤,但这顿饭,刘勋吃的却是无比踏实,当三杯热酒下肚,李旺国也是向着刘勋举杯,轻声说道:“刘勋啊,不管怎样,三年前还是谢谢你了,这杯酒,算是我敬你的吧。”

  刘勋闻言,顿时摇头说道:“首长,这可使不得,我那只是任务而已,而且就算是别人,我也肯定会照救的。”

  三年前,李梦瑶还是十五的时候,遭到了国际恐怖分子的绑架,当时恐怖分子已经离开了华夏国境,跑到了美国,所以华夏军区才跟美国打了招呼。

  当时那些恐怖分子刚到美国边境,美区也不好插手,只能交付给联合国维和部队,经过维和部队的资料,这些恐怖分子是各国的特种兵退役以及雇佣兵组建而成,战力根本不是般军队可以比拟的。

  所以第七小组,也就是刘勋待得那个小组接到命令,而后出动!由于恐怖分子劫持了架直升机,所以战斗从美国边境直持续到中国边境,经过三天三夜的奋战,十多名恐怖分子被先后击杀,而李梦瑶也是被获救。

  由于当时刘勋等人脸上都是油彩,所以当刘勋背着李梦瑶回华夏军区的时候,李梦瑶还以为刘勋他们也是恐怖分子,便吓得失禁了

  当时刘勋只说了句话,那便是‘恩,天然的淋浴就是与众不同。’经过这句话,李梦瑶也是纾解了心中的压抑,笑了出来。

  事后随着李梦瑶的长大,她也是而再再而三的询问自己的哥哥,那些救她的人是谁,李腾伟拧不过李梦瑶,就告诉了她刘勋的名字。

  这也就是李梦瑶为何听到刘勋名字而色变的原因,因果这两个字,至于你信与不信,它依然存在,就比如这因为泡尿的因果

  如果不是因为三年前刘勋救过李梦瑶,那么这次刘勋回国的行踪就不会被发现,也就不会遇到李腾伟,更不会跟李梦瑶发生交集。

  但这只是如果,而事已至此,谁也无法改变,人生没有如果,我们的故事也依然会按照它原先的轨迹转动着

  “行了,你就别推脱了,就当是个父亲,对你表达的谢意吧。”李腾伟望着刘勋,轻笑着给自己倒了杯酒,紧接着说道:“还有我这个当哥哥的,也敬你杯。”

  “还有我。”李梦瑶也是举起自己的茶杯,轻声说道。

  其实令李梦瑶恐惧的不是刘勋,而是刘勋那种眼神令她想起了三年前的情景,她记得很清楚,刘勋在看那些恐怖分子的时候,就是那种眼神。

  “那我也不矫情了,干了。”刘勋淡然笑,便将杯中的酒水口饮尽,李旺国跟李腾伟也是先后饮尽。

  “对了刘勋,你怎么退役了?我看你身上也没什么大伤啊。”李腾伟不解的问道,话语落下,李旺国跟李梦瑶也是望向刘勋。

  刘勋闻言叹出口气,倒了杯酒,大声说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晃眼间就是这三年光阴,来!连长,首长,我敬你们杯。”

  当酒入肚,刘勋眸中闪过抹回忆,也是开始跟李腾伟三人,讲述自己为何退役的原因与无奈。

  第24章蓝盔红旗橄榄枝!

  刘勋是联合国维和部队中的普通员,但这只是他的表面身份,他的真实身份是隐秘的,不被世界承认的,那便是联合国秘密组织的支特种部队。

  这支特种部队没有名字,他们隐藏在维和部队之中,他们的人数只有寥寥百人,他们随维和部队起训练,但训练的内容却不相同。

  他们跟维和部队样的蓝盔,左臂样是各自国家的国旗,右臂样是地球跟橄榄枝!但那只是没有任务的时候。

  旦有了任务,那么他们的胸前便会多出杆长枪勋章!他们的装备是全球特种部队里最精良的,他们的意识以及意志,是每个国家军队中最出众的,但他们也如其他特种部队般,永远都不会出现在群众的视线中

  这个特种部队不同于其他特种部队,他是完全隐秘的个组织,不仅网络上搜索不到,就算某些行政高官也不知晓他们的存在,知晓的,只有将他们送来的人跟他自己。

  他们每六人为组,每次任务时皆是以组行动,每个组中的成员皆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只知道个代号,那个代号便是他们的全部。

  那是个月前,次突如其来的任务使得刘勋所在的那个小组立即出击,但由于总部的信息判断错误,又加上刘勋小组已经进入了无感应地区,并且遭到了国际恐怖组织的信号干扰,总部卫星也无法与其取得联系。

  所以这次意外,使得刘勋不幸负伤,颗达姆弹距离他左耳2处飘过,而刘勋虽然侥幸的捡回了条命,但达姆弹的破坏力实在太大了,刘勋的左耳耳膜也被震破。

  人体的所有部位都是相连的,所有耳膜的震破,也是留下了不少的后遗症,就比如刘勋旦碰到喧闹的场合,他便会生出恶心想要呕吐的感觉。

  在这里必要说明下,特种兵其实并不是如电视剧中般,无论敌人怎样狂轰滥炸枪林弹雨都无法伤到的神人,几乎每次任务回来,都会有受伤的人,防弹衣以及钢盔只能防流弹,根本就防不住子弹,特别是达姆弹,足以将两个穿着最精良防弹衣的人击穿。

  察觉到了形势的不对,刘勋小组的组长立即下令撤退,他们都是经过地狱般的训练活下来的,这种训练并不是无伤亡的,刘勋记得很清楚,仅仅第天训练时的负重越野,便累死了三个人,那些电视剧中的训练度,完全不足特种兵真实训练量的百分之。

  过硬的资本以及堪比天衣无缝配合,使得刘勋小组顺利返回总部,但刘勋却永远失去了做名世界级特种兵的资格。

  联合国总部,纽约某个隐秘的军区医院中,刘勋的左耳耳膜虽然已经修复,但医生却告诉他很有可能有着后遗症,劝他为了自己的生命以及队友生命着想,放弃自己的身份。

  这个神秘医院的医生都是专门为刘勋这类的人服务的,隶属于联合国世界和平组织,所以他知道刘勋特种兵的身份。

  “r,r!rr!医生,我们为他保密!他是我们的伙伴!”

  当听到医生的话语,代号“蛇豹”的名美籍男子在为刘勋做着最后的挽留。

  医生听到蛇豹的话语,顿时摇头严肃道:“,rbr!不行,我要对你们负责!”

  刘勋闻言,深吸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种不确定因素是不能继续待在这里的,如果要是任务时自己左耳听不到的话,小则会自己死亡,大则会连累整个小组阵亡!

  特种兵作战,容不得点错误,短暂的几秒失神,就足以决定个小组的存亡,所以刘勋不想连累自己的队友,虽然他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他们这些年同生共死的感情是真的。

  “!给我们点时间!”

  刘勋的组长终于发话了,他是个英籍男子,代号地狱,曾经在英国特种部队服过役,地狱身高近两米,但雄壮的身躯并不能遮掩住他那锐利的眼神。

  地狱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为刘勋争取机会,而是跟医生说给他们点时间,他们要跟刘勋告别!

  医生点了点头,拍了拍刘勋的肩膀,说了句!祝你好运!后便离开了病房。

  “毒狼,我对此表示深感无奈,不过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按照你们华夏的话来说,你就是我最好的兄弟!”

  待到医生离开,地狱走到刘勋面前说道,联合国特种兵跟其他兵种不同,他们必须熟习各国语言,所以小组的每个成员都会说中语。

  毒狼是刘勋的代号,当时他记得很清楚,在他起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