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男子拔出枪支,对准了刘勋。

  刘勋深吸了口,转过身,朝着四人走去,最后将手放在手铐前,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配合下你们。”

  女子对着名男子使了个眼神,男子便准备给刘勋拷上,但就在这时,刘勋却突然说道:“在你们给我上手铐之前,我提醒你们下,你们是否确定你们拥有逮捕我的资格?”

  “我们调查部,有权逮捕华夏所有人!身为执行部的你,有着先斩后奏的资格,而调查部,便有着先捕后言的资格,你明白了吗?”那名男子轻声说道。

  刘勋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你们怎么知道,我只有华夏公民这个身份?”

  “”那名男子听到这句话,顿时愣了下来,望向那名女子,女子黛眉皱起,轻声说道:“就算你有他国的公民身份,也无用,因为你要上的是军事法庭,而不是般的法庭。”

  “很抱歉,我拥有的不是般的公民身份,而是贵族身份!所以请你在逮捕我之前,先去跟英国皇室商议下,如果他们同意的话你们再过来,谢谢合作!”刘勋从怀中拿出英伦贵族的证件,笑着说道。

  话语响起,四名调查部的人,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刘勋起身,随手将那名女子身前的水杯拿过,然后喝了口,说道:“当然,你们也可以立即逮捕我,但如果因为这样华夏跟英国的关系有了隔阂,你们确定能负的起这个责任吗?”

  “刘勋,你身为个华夏人,而且还是行政部的人,竟然加入了英伦贵族!还知不知道羞耻了!”那名女子看到刘勋竟然拿她喝过的水杯,脸色阴沉的说道。

  刘勋作出个无奈的样子,说道:“不好意思,不是我要加入的,是他们硬要让我加入的,所以为了两国的关系可以融洽些,我只能这么做!恩,上面知道应该也会表扬我的!”

  刘勋望了四人那跟死猪样的表情,正色说道:“我再跟你们说遍,这件事跟我无关,你们有这些闲功夫调查我,还不如去做些有用的事情!”

  “跟你无关?跟你无关的话,为什么在你跟他们接触后,他们就失踪了?”墨镜女子质问了起来。

  刘勋很无奈,只能随口说道:“难道只要是我接触过的人,失踪了就全跟我有关系啊?那对父子在他们市里的仇人多如牛毛,被绑架也是正常的事情。”

  刘勋的话使得四人眉头皱起,但他也懒得继续解释了。因为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个短信,顾倾城发来的,只不过这个短信有些诡异。

  第295章对话

  全是符号不说,就连仅有的几个字都读不顺,显然是发的时候很匆忙,胡乱打的字。

  刘勋皱眉,拨上顾倾城的号码打了过去,但却听到‘手机关机’的提示音。双眼微眯下来,刘勋知道肯定出事了,便离开了市局,朝着复旦大学赶去。

  “组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是继续逮捕刘勋还是?”名男子向着女子问道。

  “先去走访杨洪川市民的情况,看看能不能询问出什么!方才听刘勋的话,好像杨洪川的仇人很多。”女子说完,四个人便离开了市局。

  但是当他们刚离开市局,准备上车的时候,名女子却挡在了他们前面,女子神色冷漠,仿佛千年不化的冰山般。

  “你是?”四个人的直觉告诉他们,这个女子不简单。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告诉你们个答案,那两个人不是刘勋杀的!至于是谁,我就不告诉你们了,这也是为了你们好。”女子正是诸葛明月,她去过事发现场。

  “他们不是失踪了吗?你怎么这么确定他们死了呢?就算他们死了,那也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的。”名男子询问道。

  “没错,正常人杀人的话,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但如果那个人不是人呢?我想你们身为安全局,应该很明白国家为什么废除土葬入棺制吧?”诸葛明月说完便朝着前方走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戴着墨镜的女子,沉默了下来,身为安全局,他们知道些特殊的案件,比如为什么废除土葬制度,因为土葬会引发尸祸,虽然这种几率很小,但确实存在。

  尽管国家对这些事件都给隐瞒了下来,但依然逃不过流言蜚语!所以,为了避免这种现象在后世发生,国家废除了土葬制度,必须要先对尸体进行火化,才可以入葬!

  当然,很多人都说了,这是迷信!那我问你下,迷信的话,国家为什么要将传承了几千年的土葬废除?为什么必须要火化尸体?当然,你可以说,是为了土地资源等原因,但我也可以说,你不确定的东西,就不要那么果断的说他不存在!

  再给你们说个科学的解释,人体是由分子构成的,这个世界也是由分子构成的,当特殊的分子,也就是所谓的风水宝地跟人体死亡后的分子相遇,那么新的生命便会诞生!

  “随意编造个合理的理由,然后入案!”墨镜女子冷声说道,说完四人便上车,然后朝着首都赶去。

  四人离去,并没有注意到偏僻的角落中,有名白衣女子,女子米七的身高,发丝很长,直达脚跟处。她的容貌很美,皮肤很白,除了那双充满沧桑的眼眸之外,跟个正常人,没什么不同。

  “你来这里干什么?”突然,白衣女子的身旁出现了个人,正是诸葛明月,她黛眉皱眉,轻声说道。

  “是你,当年的那个小女孩。”白衣女子瞥了诸葛明月眼,微笑着说道。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诸葛明月秀眉深皱了下,继续询问着上个问题。

  “个人引起了我的兴趣,所以我想看看。”白衣女子说道。

  “你是说刘勋?但你为什么杀死那两个人?”诸葛明月眉头皱的更深了。

  “几千年的时间,我学会了怎样分辨善恶,也熟知人类的贪婪,我杀他们有什么不对吗?”白衣女子反问道。

  “他们不对,有法律惩戒,你这么做是不是”诸葛明月没说完,因为她觉得自己跟个旱魃说这些,实在有些说不通。

  “那是你们人类自己的法律,对我无用。”白衣女子随口说道。

  “你跟着刘勋干什么?难道你想让他跟前几个人样,死在你手上?”诸葛明月说道。

  “那几个人不是我杀的。”白衣女子终于皱了下眉头,解释道。

  “但他们却是因你而死。”诸葛明月强调道。

  “几千年了,我早就腻烦了,想死不能死,所以我想当个人。”白衣女人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停留,转移话题说道。

  “你不觉得自相矛盾吗?刚才说人类的法律对你无用,现在又要当人?就算你想当人,虽然你也有智慧,有情感,跟个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但你要知道,你是不死的!你打破了这个天地的秩序,换句话说你就是个电脑程序中的漏洞,你怎么当人?”

  诸葛明月说到这里,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就算你想成为人,过个正常人的生活,但谁可以给你你想要的生活?没有人可以!正常的人连触碰你下都办不到,强制触碰的话,会立即灰飞烟灭!这也就是以前那几个人因为喜欢上你,而死亡的原因,我说的对不对?”

  白衣女子依然保持沉默,诸葛明月笑了笑,紧接着说道:“既然这样,你还不如继续沉睡,自封住自己的情感,以后或许你还会醒来,但也不重要了。”

  “没错,我的确是想继续沉睡,但只是在遇到他之前,我等了几千年,终于遇到了个人,所以我不会沉睡。”白衣女子说道。

  “他会死的!”诸葛明月沉声说道。

  “不会死的,因为他是先天无相之人!”白衣女子笑了起来。

  “难道你想”诸葛明月瞳孔收缩,绝美的容颜上浮现抹惊恐。

  “别阻止我,不然你会死!另外,谢谢你跟我聊了这么多,这是我出世以来,说话最多的次!不过你放心,我短时间内不会去见他。”白衣女子说完便消失不见,只剩下身躯正在颤抖着的诸葛明月。

  刘勋来到复旦大学的门口,正好看到顾倾城站在那里,下车走到她身边,开口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你怎么突然关机了?”

  “我手机没电了,当时给你发短信的时候,就剩那么点,所以我就乱打的。”顾倾城揽着刘勋的胳膊,轻声说道。

  第296章人渣样的教师

  “那你不会用你同学的手机跟我说声啊?”刘勋暗自松了口气,他还是太紧张了,点儿风吹草动便以为有事情发生,不过好在只是个误会。

  “你手机号我就存在手机上了”顾倾城仿佛个做错事情的小女孩,轻声嘀咕着。

  “算了,没事就好!你找我干什么?出了什么事情?”刘勋直入主题,询问道。

  “你跟我去个地方就知道了,这种事我也说不出口。”顾倾城说完便上了车,刘勋脸迷茫,这丫头到底怎么了?跟自己还有说不出口的事情?

  “去哪儿?”不过尽管这样,顾倾城不说,刘勋也不能硬逼着她说。

  “德光中学。”顾倾城轻声说道,话语落下,刘勋眉头皱起,去中学干嘛?难道顾倾城那里有亲戚?还是说她家的亲戚被欺负了,让自己去找场子?但这事儿说不通啊,就算如此,自己还能跟初中生打架?

  虽然不解,但刘勋还是开车来到了德光中学,这是个私立中学,很多来市打工的人,都将子女放到了这个学校,学校规模不大,只能算是中流水准,而且这地方也是市里较为偏僻的地区。

  “你你下车自己去观察吧。”顾倾城叹出口气,仿佛有什么不忍直视的事情将要发生般。

  下了车,刘勋走到学校门口,突然个看起来像初的女同学背着书包,哭着从学校里跑了出来。现在早已经放学了,所以刘勋并没在意。

  顾倾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下车了,然后把拉住她问道:“小妹妹,老师刚才让你们留下干什么?”

  这个女同学紧张地抓住胸口,哭着说道:“没没什么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回家了!”

  刘勋觉得不对劲,他眉头皱,下意识地往这个女同学的胸口看去,发现她前胸的衣服发皱!而且洁白的羽绒服上。貌似还有抓痕!

  “现在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顾倾城轻声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既然发生了这些事,她们怎么不报警呢?”刘勋望着顾倾城反问。

  “报警有用吗?而且这也不是她们不报,而是本来她们的生活条件就不好,父母都是打工者,能在这片黄金的土地上上学,已经是笔不小的消费!用这个作威胁,她们怎么说出口?毕竟她们的年纪太小了,不是什么都懂的。”顾倾城说道。

  “你是想让我出手?”刘勋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儿,也很生气,但他可以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这种社会的垃圾,当然得需要用暴力解决了。”顾倾城点头说道。

  “”刘勋无语了片刻,作出副无奈的样子,说道:“我在你心里,难道就是个暴力的样子啊?”

  “不完全是,但也不完全不是。”顾倾城嫣然笑,揽着刘勋的胳膊,朝着校园走去。

  学校内的个办公室中,反锁着门,个中年教师正在望着三个女学生,轻声说道:“好了,刚才我已经给那个同学补习完了,现在也该轮到你了,过来吧。”

  中年教师对着名穿着单薄,身材已经微微凸起的女生招了招手,那名女生往后退了几步,毕竟现在的女生都比较早熟,也发现了情况的不对。

  “我让你过来,你没听到吗?是不是想让我喊家长?”中年教师看到女生害怕的样子,便恶狠狠的说道。

  那名学生听喊家长,立即妥协了,毕竟初中生,特别是初阶段,心智都不成熟,听到喊家长什么的,比听到枪决还要可怕。

  女生走到中年教师身前,中年教师笑着把她抱起,然后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开始上下其手,拉开女生的羽绒服,开始对着胸口抚摸起来,另只手还不忘揉捏下|体。

  另外两名女生很害怕,但她们不敢出声,只是蜷缩在办公室的角。正在被中年教师糟蹋的女生发育很好,已经可以堪比些发育不良的成年女性了。

  所以光是简单的抚摸,已经满足不了中年教师的欲|望,而且经过上个女生的刺激,他下身早就起了反应,脑子也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将两张座椅并摆在起,中年教师便开始脱红衣少女的衣服,少女看到这个男人兽性大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便挣扎起来。

  但挣扎只会更让中年教师疯狂,巴掌打在红衣少女的脸上,中年教师大笑着撕扯少女的衣服,另外两名女生也不敢出声,只是身躯颤抖的更厉害了。

  “不不要,老师,我求求你不要,不然我没法嫁人了。”初女生的思想很单纯,也很保守,是人这生最纯洁的时候,也是段最美的回忆。

  没错,这段时光应该是她们最美好的回忆,但是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没事,我是老师嘛,自然要教你所有的事情,这样以后你也可以更好的了解这种事。”中年教师已经彻底被欲|望控制,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话,也不顾少女的挣扎。

  “刘刘勋,你怎么还不进去阻止!”顾倾城不满的望着刘勋,其实两人已经到了两分钟了,但刘勋却直没有出手。

  “呃英雄总是最后出场的嘛。”刘勋随口应付道,但他心中所想的却不是这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发生这种事情!这已经彻底没有了人伦道德!

  不用顾倾城说,刘勋已经朝着办公室的门走去,脚将反锁的门锁踢开,门锁弹飞了出去,正好砸在中年教师的脸上,发出声惨叫。

  “谁!”中年教师立即放开了红衣少女,惊慌的望着门外。

  刘勋深吸了口气,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微笑着说道:“我是你的老师,今天来给你上课,好让你知道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恐惧是什么感觉!”

  第297章蛇鼠窝

  刘勋快步走了过去,拳打在中年教师的面门上,在两颗门牙跌落的同时,中年教师的身体也被打飞了出去。

  “你”中年教师想说话,但刘勋根本不给他机会,拿起桌面上的墨水瓶,狠狠的对着他的额头敲,然后拧开,掐着中年教师的嘴,将黑墨水尽数倒到了他的嘴中。

  “看来你肚子里的墨水还不够,我给你加下料!”刘勋倒完墨水,随手将墨水瓶扔在了旁。

  “我亲”中年教师还想说话,口中的黑墨水溅了刘勋胳膊,但他还没说完,便被刘勋拳打了回去。

  “你亲你妹啊亲!妈的,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你脑门给夹坏了,都这时候了,还亲!”刘勋拉着中年教师的头发,往旁的暖气片上碰,中年教师便惨叫起来,鲜血流了地。

  “我亲戚是区局的局长,你等着瞧!”中年教师指着刘勋,喘着粗气说这话,话语落下,刘勋才知道,原来他不是想亲而且想说他亲戚。

  “你亲爹就算是美国总统,老子今天也替他教训下儿子!”刘勋拿起旁的座椅,狠狠的砸在中年教师的脑后,他很有分寸,死不了人。

  “怎么了?这么吵吵!”就在这时,名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当他看到办公室里的中年教师时,顿时脸色变,喝道:“怎么回事?哪来的小混混,竟然敢来学校闹事!”

  “你自己问他干了什么好事!”刘勋吐出口唾沫,指着出气多进气少的中年教师说道。

  “他干什么事也是我们学校的事,跟你无关吧!我是校长,现在命令你出去,不然我报警了!”中年人指着刘勋大声喝道,还拿出了手机做样子。

  刘勋算是发现了,这学校里里外外,老师校长的,根本就是丘之貉啊!脸色寒,巴掌打在校长的脸上,刘勋不屑的说道:“老子打的就是校长!不服你咬我啊?”

  顾倾城听到刘勋这句话,顿时笑了起来,此时她正在安慰着那三名女学生。

  “好!好!好!你们有种别走!”校长被刘勋巴掌打的脸都肿了半截,怒气冲冲的指着刘勋说道,说完他又瞪了那三个女学生眼,喝道:“还有你们,等着被喊家长吧!”

  说完,校长便走到门外,拿出手机拨下了几个号码,第个号码应该是给警察局打的,第二个是通知的她们的家长,显然这所学校知道每个家长的联系方式。

  听到叫家长,那三个女学生脸色立即苍白了下来,眼神中尽是恐慌,顾倾城揉了揉她们的头,轻声说道:“没事的,放心吧。”

  大约半小时之后,三个女学生的家长相继赶到,当他们看到办公室里的幕,顿时不解的问道:“校长,这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回事?问你们自己的好孩子,我们老师好心的帮她们复习,她们倒好,从社会上找了个小流|氓来打老师,有这样的孩子吗?”校长冷声说道。

  “没有,他根本就不是在给我们复习,而是”红衣少女刚想解释,便被校长喝断,指着躺在旁的中年教师,大声喝道:“没有什么?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你还想”

  “啪!”刘勋实在听不下去了,巴掌打在校长那另边脸庞上,这下平衡了,两边都微肿了起来。

  “你他妈说够了没有?老子虽然不是个好东西,但起码还不颠倒黑白,你他妈身为校之长,人民教师!就他妈这么做人啊?”刘勋说话的空,脚将校长踢倒在地。

  “你你这个没素质的东西!你等着”校长是真被刘勋打怕了,他以为刘勋是道上的小混混。

  “丽华,你没事吧?”就在这时,名女子走到了红衣少女身前,跟少女抱在了起,这个女子引起了刘勋的注意,因为刘勋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