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瞳叶天以及叶慧玲朝着这里走了过来,叶天看到刘勋还在古武场上,便大声喊道:“刘勋,这么冷的天,你晒月亮呢?”

  刘勋转了个身,但依然蹲坐在地上,指着叶天,轻声说道:“叶天今天是花色的内|裤,子瞳兄是黑色的,慧玲小姐内|裤是粉色的,前面有个!胸|罩也是粉色的,恩看来应该是套装。”

  “”刘勋的话语落下,无论是叶天还是杨子瞳,亦或是叶慧玲,三人的表情几乎在瞬间阴沉了下来。

  “我说刘兄,你是闲的没事做了吧?用你刘家秘术来占卜这个?”杨子瞳的脸色有些难看,这毕竟是,被刘勋这么直接的说出来,脸面实在挂不住。

  “你你”叶慧玲直接语塞,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叶天看到刘勋间接的调戏他姐姐,便怒了,大声喊道:“刘勋,我看你今天是欠揍了!”

  “抱歉,你们听我解释。”刘勋看到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便尴尬的笑,解释了起来:“这并不是秘术,而是跟万物的共鸣,是我睡觉的时候突然想到的。”

  “共鸣你妹啊!共鸣能共鸣到内|裤上面去吗?”叶天显然对他姐姐很在意,深怕被刘勋钻了空子。

  “共鸣?什么意思?”杨子瞳拉着叶天,皱眉问道。

  刘勋沉默了下来,因为他根本无法跟杨子瞳等人解释,毕竟他们不懂奇门遁甲,归拢了下思绪,开口说道:“怎么说呢,我打个比方吧,好比这天上的星星跟月亮,它们的星辉跟月光可以传达到我们这里,这里也有土壤,以及水源!而我可以将自己转化成星星跟月亮!”

  “你吹牛呢?你给我转化星星看看!”叶天脾气有些急,还没等刘勋说完,便将其打断。

  刘勋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这里说的转化,不是身体上的转化,而是精神上的同化!也就是说,好比这里有只小鸟,我便可以在精神上转化到跟它样!我们也就可以交流,星星跟月亮也是,不对,是星辉跟月光!因为这样我们同化了,我就可以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事情!而刚才,我只是做个试验而已。”

  “真的?我怎么感觉就是不相信你呢!就算你真的产生共鸣了,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拿这种事情当试验?是不是太龌龊了些!”叶天还是不相信刘勋,朝着后方的房屋走去,边走边对着刘勋喊道:“你给我等着,不然这事儿没完!”

  “”刘勋无语了下来,司徒颖蹲坐在刘勋身旁,依偎在他的肩头,杨子瞳望着刘勋,轻声问道:“也就是说你现在达到了共鸣,那么这共鸣的范围,是多大?”

  杨家跟刘家历来交好,所以杨子瞳知道刘家秘术的些事情,他知道刘勋没有说谎,虽然这个试验做的有些不地道

  “百米吧,怎么了?”刘勋如实说道,杨子瞳点了点头,望着刘勋笑了笑,道:“不错了,这就是你们刘家嫡系得天独厚的面,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处于什么层次,但你现在给人的感觉,比先前深邃了不少。”

  “呃我还是明天回去问问我四爷爷吧。”刘勋现在脑子迷糊着,就在这时,叶天竟然带着王艺璇以及木非烟走了过来!陈梦溪跟王苛欣住个房间,木非烟跟王艺璇住个房间。

  “刘勋大哥,你喊我们干什么?”王艺璇跟木非烟走到刘勋面前,不解的问道。

  “”刘勋愣了下,望了眼叶天,便知道怎么回事了。这家伙肯定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要让别人来试验下,毕竟王苛欣跟陈梦溪与刘勋是那种关系,当不了证据,所以叶天便将这两人喊来了。

  “刘勋,你要是说错了,今天我跟你没完!”叶天指着茫然的木非烟跟满脸问号的王艺璇,大声说道。

  “我先声明下,我没有恶意,也不是那个意思!你们也都听到了,这都是叶天让我这么做的!”刘勋对木非烟跟王艺璇说了句,但话语落下,两人更加迷糊了。

  轻咳了声,刘勋深吸了口气,说道:“弟妹的话上身是白色,下身是白粉交叉!木姑娘的话”

  刘勋说到这里,忌惮的望了木非烟眼,木非烟此时还没明白过是怎么回事,什么白色,什么白粉交叉的?但王艺璇却脸色通红了起来,什么也没说,便向着房间跑去。

  “我怎么了?”木非烟不解的望着离开的王艺璇,无辜的问道。

  刘勋从古武场上站起,顺便将司徒颖拉了起来,两人走下古武场,边朝着房间走去,边说道:“木姑娘里面什么也没穿。”

  “”木非烟愣在了那里,叶天跟杨子瞳相视眼,此时看这两人的表情,显然是真的了,再看刘勋,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木非烟深吸了口气,望向叶天,柔声说道:“叶天少爷,您喊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吗?”

  “呃我错了。”虽然是大冬天,但叶天的额头依然浮现出几滴冷汗。

  “没事儿,我就打你几拳,死不了人的!虽然会受点伤,但我会马上给你救治!”木非烟微笑着朝着叶天走去,杨子瞳很识趣的选择离开

  刘勋跟司徒颖快步跑回房间,关上门,两人齐声笑了起来。

  “你怎么还是这么坏,叶天估计要惨了!”司徒颖抱着刘勋的脖子,轻声说道,她还是跟以前样,喜欢抱着刘勋的脖颈,将整个身体吊在那里。

  “谁让他得理不饶人的!这就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刘勋反手将司徒颖抱住,笑意慢慢凝固了下来,认真的注视着她的双眸。

  “你活着真好!”刘勋嘴角泛起抹微笑,对着司徒颖的薄唇吻去。

  但就在这时,司徒颖却用手掌挡在了刘勋唇前,轻声说道:“还记得我说的话吗?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我更爱你,如果我死了的话怎么放心的了你呢?”

  “从今天开始,谁也无法伤害你分毫,我也不会再让类似于夏威夷的事件发生!或许现在我的能力还无法跟古武者以及异能者战,但那天不会太遥远!”刘勋微笑着说道。

  司徒颖闻听此言,笑了起来,吻了下刘勋,说道:“看在你想通了的份上我就满足你大男人的心态,今天我在下面,怎么样?满意吗?”

  “其实姿势不是问题,感觉最重要!”刘勋将灯关上,然后将司徒颖抱起,朝着床榻走去。

  许久之后,刘勋靠椅在床头,眼神中尽是不解跟疑问,还夹杂着抹原始的兴奋。司徒颖眸中也是不解,两人正在齐齐望着床单上鲜红的血迹

  “怎么回事?”两人同时问起,话语落下,刘勋沉默了下来,这到底怎么回事?两人很早已经不是已经那啥了吗?为什么今天司徒颖还是第次?

  司徒颖眸中尽是迷茫,因为就算身为当事人的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不疼了!而且我那里在愈合!”司徒颖惊恐的望着刘勋,仿佛遇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啊?”刘勋眼角抽搐起来,这叫什么事儿?等等,司徒颖是传承的不灭朱雀难道说是因为古武者能力的原因?

  两人相视眼,仿佛都想到了这点,便异口同声的说道:“不会吧?”

  第284章尴尬的幕

  “早知道我不接受这种传承了,什么东西嘛,这不是明摆着遭罪受嘛!”司徒颖的心情很不好,如果这样的话,每次完事之后都会愈合,这岂不是说每次那啥的时候,都要疼次?

  “呃颖儿,其实我认为还不错!”刘勋咽下口唾沫,眸中夹杂着种原始的兴奋,就仿佛得到了世间最珍贵的宝物般。

  “要不你当下女人试试?”司徒颖瞪了刘勋眼,靠椅在床头,不再言语。刘勋无奈的耸了耸肩,轻抚着司徒颖的秀发,说道:“行了,我就是开个玩笑,明天去问下帝跟木非烟,看看有没有解决的方法。”

  是开玩笑嘛?刘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在滴血!这样的能力,几乎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但是刘勋也不想让司徒颖每次那啥的时候都痛苦。

  女人的第次都感觉不到快感,所以每次愈合,司徒颖都会是第次时候的感觉。虽然不改变的话,刘勋是无所谓,反而会很兴奋,但是时间长了,怕是司徒颖会对那种事情,生出阴影,如果以后成了性|冷淡,那就得不偿失了

  司徒颖听到刘勋的话,便依偎到刘勋的胸前,轻声说道:“其实如果你今晚很难受的话,次两次我还是可以承受的。”

  “我没事,睡吧。”刘勋吻了下司徒颖的额头,闭起了双眼。刘勋心里虽然也想做那种事,但想起,自己的快乐是建立在司徒颖的痛苦之上,他便打消了那种念头。

  刘勋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他却是个有原则的人!司徒颖是他的女人,而且是他爱的女人!所以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因为让自己女人受委屈的男人真的很渣,很渣

  司徒颖注视着刘勋闭目的样子,莞尔笑,抱住他的脖颈,将头靠椅在刘勋的胸膛上,便睡了起来。

  这夜,司徒颖睡的很香,很安稳。刘勋也睡的很好,欲|望不是人生的唯,其实情感,比欲|望更加令人沉迷!

  清晨,万籁俱寂!会儿时间之后,晨阳升起,第缕阳光洒在大地上,仿佛在宣告着新天的到来。

  刘勋跟司徒颖先后起床,洗漱完之后,司徒颖坐在镜台前,刘勋在给她梳理发丝。

  “换下这套长裙吧,现在是冬天,太过引人注目了。”刘勋望着镜子中的司徒颖,嘴角浮现抹轻笑。

  “恩,听你的。”司徒颖嫣然笑,任由刘勋为自己梳理发丝,就仿佛那待嫁的女子般,温文尔雅。

  世家的规矩虽然繁杂,但并不跟古时候的皇宫样,起床还要去请安,也没有规定非要起用餐。

  所以吃过早餐之后,司徒颖将木非烟喊了起来,然后跟刘勋起来到了帝的房间。

  “发生什么事儿了吗?”帝跟王艺凯住个房间,幸好这两个人都是很有原则的人,每天都有固定的点起床,不会少分,也不会多分!如果要是帝跟大鹏个房间的话怕是大鹏此时还在裸|睡着。

  “呃这事儿,有点难以开口。”刘勋尴尬的笑,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王艺凯见状,笑了起来,说道:“刘勋大哥,你还有难以开口的事情?说吧,反正这里都是自己人。”

  “个大男人,你怎么跟个娘们样?”木非烟望向刘勋的眼神很不善,显然还在为昨天夜里的事情生气。

  “那个还是我来说吧。”就在刘勋难以启齿的时候,司徒颖脸红着发出了声音。

  两人扭扭捏捏,突然的幕,不仅使得王艺凯摸不着头脑,就连帝跟木非烟,也是迷糊了起来!

  “颖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啊?怎么连你也这个样子了?”木非烟望着司徒颖脸红的样子,轻声询问。

  刘勋轻咳了声,深吸了口气,说道:“还是我来说吧,那啥颖儿不是古武者吗?你们也知道,她是不灭朱雀的传承,那不灭朱雀的能力,你们应该了解吧?”

  “了解啊,只要古武不被抽出,几乎是不死之身!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帝望着刘勋,问道。

  刘勋笑了笑,不过真没看出脸上有什么笑意,说道:“是啊,朱雀古武的能力是恢复,所以”

  “所以什么啊?你说话怎么这么慢吞吞的,急死个人了!”木非烟黛眉皱起,完美的脸庞上带着不耐烦的情绪。

  王艺凯咳嗽了声,举手示意了下,说道:“帝,木姑娘,你们两个就别难为刘勋大哥了,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王艺凯可以从每件事情的细节,而观察出问题所在,刘勋这种欲言又止的样子,再加上司徒颖那羞红的表情,如果他再猜不出来,也不叫王艺凯了。

  “那凯子你说,等刘勋说出来,夏天都要来了!”帝瞥了刘勋眼,心中有些不解,刘勋今天是怎么了?以前从没见过他犹豫啊,难道今天有什么大事发生?

  “那刘勋大哥我可说了?”王艺凯干笑了声,望向刘勋,询问着他的意见,刘勋点了点头,并不言语,这种事情,由别人说出来,总比自己说出来好。

  王艺凯又望向司徒颖,司徒颖脸红着点了点头。王艺凯见刘勋跟司徒颖都没有意见,便呼出口气,说道:“其实这种事情很简单,不灭朱雀的能力是恢复,而且这么多天里,颖姐姐直没出现问题,却在跟刘勋大哥相遇后,出现了问题我这么说,帝跟木姑娘,你们明白了?”

  “不明白”帝摇了摇头,木非烟也摇了摇头,表示不明白。

  “你俩智商真高。”王艺凯轻声道了句,便继续说道:“刘勋大哥跟颖姐姐相遇了,这跟颖姐姐以前孤身人的时候,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

  王艺凯实在不想亲口说出那种话,便又故意将话说的,更容易令人理解了些。

  第285章小成之境

  “有啊,以前颖姐姐个人睡觉,现在他们两个人起睡觉啊?这有什么问题吗?不是很正常的情侣关系吗?”木非烟副浑然不知的样子。

  刘勋很无语,以前木非烟不是很聪明的吗?难道现在傻了?还是因为喜欢上了帝,导致了智商下限?

  其实就在木非烟说出这段话的时候,王艺凯以为她理解了,但是当他看到木非烟跟帝样的表情时,王艺凯终于明白了对牛弹琴,这四个字的意思。

  “那情侣之间睡觉该干什么事呢?在想到‘那种事’的前提之下,再将朱雀古武的能力结合,两者交叉在起,得出了什么结论?”王艺凯不愧是复旦大学的高材生,完全副老师教学生的语气。

  “呃我明白了。”帝望着司徒颖,咽下了口唾沫,看她脸红的样子,应该是那种事了。

  “你怎么不早这么说,前面说那么多的废话。”木非烟脸红了起来,低下头,不敢去看司徒颖。这叫什么事儿?做那种事情就算了,竟然还可以愈合?这朱雀古武,也太另类了些吧?

  “行了,都给我正紧起来!”就在众人脸红,尴尬的时候,司徒颖猛然拍桌子,帝跟木非烟立即恢复了原态,司徒颖望了眼帝,又扫了眼木非烟,说道:“帝弟弟,烟儿妹妹,你们告诉姐姐,怎么样才可以将那个地方正常呢?”

  “颖儿姐姐,这件事情你要问木姑娘,因为历代朱雀古武的传承者皆是男子,这还是第次有女子传承不灭朱雀,所以我实在帮不上忙,但木姑娘不同,她是五行之水,精通医术,肯定可以为颖姐姐排忧解难的。”帝很不地道的将责任推了出去。

  “烟儿妹妹,你有办法?”司徒颖秀眉微挑,望向木非烟,木非烟沉默,思索了起来,大约思索了有五分钟的时间,才开口说道:“颖姐姐,其实这种事情是有办法解决的!毕竟万物相生相克,而能够让颖姐姐‘那里’恢复正常的,也只有刘勋可以办到了。”

  木非烟的话语刚落下,刘勋便以为她的办法,是指的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此时他眉头皱起,反驳道:“木姑娘,如果我可以办到的话,昨天我就办了!虽说万物相生相克,但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也不是什么都可以克制的,更别说我还没有大成了!”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可以吗?”木非烟神色淡然的说道,话语落下,刘勋点了点头,沉默了下来。

  木非烟望向司徒颖,继续说道:“颖姐姐,其实这件事很简单,那就是怀孕!”

  “”话语落下,无论是帝还是王艺凯,亦或是司徒颖跟刘勋,四个人都愣了下来。

  “木姑娘,你在开什么玩笑?怀孕?这玩意儿是说怀就怀的啊?”如果是平常的话,刘勋对这个任务没什么抵触,但现在问题是司徒颖有着愈合的能力!

  这子弹命中,完全是靠运气的!而且第次极难怀孕,毕竟女人第次都没感觉,这简直就是难上加难!

  “刘勋,我感觉木姑娘说的不错,其实这主要看你。”帝正色望向刘勋。

  “你他妈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外面的枪械我是可以百发百中,但身体上这杆枪完全就是碰运气的!”刘勋表情十分纠结。

  “那就是你的事了,反正枪长在你身上,无论是打偏还是打中,我们都帮不上忙啊。”帝挠了挠脑袋,随口说道。

  “刘勋大哥,帝,你俩先别吵了!”王艺凯无奈的叹出口气,望向木非烟,说道:“木姑娘,是不是只要怀孕了,就可以解决问题?还是说非要将孩子生出来才可以?”

  “只怀孕的话也就可以保持个月的时间,如果想要彻底正常,得需要生下个孩子!但孩子生下来之后,颖姐姐你的不灭之身便有了缺憾,也有了死门!虽然这个死门我可以治好,但治好之后,颖姐姐你先前的努力,也就付之东流了。”木非烟望着司徒颖,正色说道。

  “那就什么都别做了!战局还有不到年的时间,如果现在去做的话,太危险了!还是等战局结束之后吧!”刘勋深吸了口气,说道。

  “不是,我怎么听到现在直没明白你俩是什么意思呢?”木非烟皱眉问道。

  刘勋跟司徒颖相视眼,便将心中的担忧说了出去。当两人的话语落下,木非烟莞尔笑,说道:“颖姐姐你担心这个啊?放心好了,不灭朱雀,它不仅仅是愈合,会连你的精神起愈合!所以你们根本就不用担心会出现什么性|冷淡!”

  木非烟最后三个字,说的声音很小。不过她的话却使得刘勋神色愣,“木姑娘,那每次愈合,那种疼痛也是不可避免的啊,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

  “你们早说啊,这种事情比方才的要求简单多了!这样吧,等会我给颖姐姐针灸下,你们放心,之后非但颖姐姐感觉不到那种疼痛,而且还会有”

  木非烟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因为下面的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