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办不到。”刘勋连看匕首眼都没有看,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说什么?如此简单的事情你都办不到?那你方才还大言不惭?”另名老者厉声质问。

  刘勋不屑的笑,望向那名老者,反驳道:“前辈,您说的这么轻松,您怎么不去把您媳妇杀了给小子看看?大言不惭?您这才叫大言不惭吧?”

  “小子,你”老者听到这句话,那还得了,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呢,就连王家的家主,都对他很恭敬,但现在

  “行了,我刘勋给您面子,称声您,不给你面子,你就是只鳖犊子!”刘勋的话语落下,在场的众人脸色齐变,这是摆明要大闹场的节奏啊。

  就在刘勋话语落下的同时,王艺凯拿出身上的配枪,对天鸣了枪,当枪声响起,众人的脸色再变,难道刘勋真疯了吗?这么几个人便跟王家对持?

  枪声响起,八百个黑衣人突然从门前涌现,手中都拿着清色的最新型冲锋枪,比国家普通的军队,装备还要好!他们训练有素,不出分钟,便瞄准了王家的每个人。

  刘勋神色愣,因为这种情况,他也没有想到。王艺凯对着刘勋会心笑,这是他打的第二个电话,如果听到鸣枪,便冲进来。

  “这家伙打电话的原因,原来是这样。”叶天望着王艺凯微微皱眉,这是怎样的颗头脑?刘勋刚下台,他便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并且都做好了准备。

  “刘勋,你这是要玩火呢!”此时不仅王家的长老会怒了,就连王明轩等人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这种被枪口指着的情况,还是千百年来头遭呢。

  王茂权的脸色有些难看,刘世宗从玉椅上站起,走到玉台边缘,大喝道:“都给我放下枪,这都成什么了!好好的场喜事,被你们给搞的乌烟瘴气!”

  “放下。”刘勋大喝了声,额头流下滴汗珠,如果在此时跟王家交手,他们根本就不是王家的对手,而且其他八大世家都在这里,刘勋对世家来说,虽然不是外人,但大鹏他们是,其他世家肯定会选择帮王家的。

  随着刘勋的话语落下,八百人齐齐放下了枪械,但周围的气氛,却被股肃杀之气充斥着。

  “行了,我来说句公道话吧!”就在这时,杨家家主杨战走了出来,随着他的话语落下,周围静了下来,毕竟杨家是九大世家中公认的最强家!

  第278章强势归来!

  杨战的话语响起,无论是王家的嫡系,还是那五名老者,皆齐齐望向玉台之上。

  刘勋深吸了口气,望向杨战,其实不用杨战开口,刘勋也可以猜到他会说什么。周围其他世家的家主跟嫡系,从始至终就保持着沉默,毕竟刘家跟王家,得罪哪家都没有好处。

  杨战轻咳了声,望着台下的众人,说道:“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今天本来应该是个大喜的日子,但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无论是王家,还是刘家,在未来的战局中,都起着不可取代的地位!说起未来的战局,大家应该明白那是场怎样规模的战争。”

  说到这里,杨战望了刘勋眼,又看了王苛欣眼,继续说道:“刘勋年轻气盛,犯点错没什么!毕竟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对于这件事情,我想王家应该放下,订婚仪式也要继续!当然,刘勋你也要给王家个交代,亲手了解你自己种下的因果。”

  “不可能!”刘勋知道杨战这是为了他好,也是为了未来的大局着想,但让他眼睁睁的看着陈梦溪死?或者亲手杀死她?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别开玩笑了!大不了起死在这儿,让我们低头?就算你们世家也不够资格!”大鹏听完,冷哼着说道。

  “没错,你们王家知道这件事传出去对你们的影响很大,但如果勋哥亲手杀死自己的女人这件事传出去,我们就不怕丢人吗?连他妈自己嫂子都保护不了的人,还是不是男人了!”疯子脚踢在坐席上,眸光中闪烁着杀意。

  “勋哥,动手吧!”周围的八百人再次举起枪械,只要刘勋声令下,他们便会开枪。

  “都给我闭嘴!放下枪!”刘勋眸光寒,大声喝道,他知道,如果真打的话,还没等他们开枪,周围的杨家的旁系便会开枪将他们击毙。

  这里是杨家,九大世家之首的世家!他们既然可以放这八百人进来,自然有着可以保护在场众人的能力。

  “我还是那句话,有什么事都冲我来,要杀要剐我刘勋人担着!但是如果梦溪出了任何意外,我保证整个首都都会为其陪葬!”刘勋的话,犹如九天惊雷般,炸响在了人群中。

  “大言不惭!”刘勋的话语刚落下,便引起了世家跟军方的嘲讽,让整个首都为其陪葬?哪怕是美国总统都不敢说这句话!

  刘勋嘴角浮现抹轻笑,神色无比的淡然,轻声说道:“我没有在开玩笑!我给你们再重复句,我没有在开玩笑!”

  “你以为你是联合国秘书长吗?还是你有联合国核弹的发射命令?年轻人,说大话可以,但是别闪了舌头!”王家长老会的名老者,不屑的笑。

  这名老者的话语落下,杨子瞳的瞳孔猛然收缩,核弹?他突然想起了在孤岛上的幕,那时刘勋问自己核弹的发射方法!是巧合吗?但刘勋像是那种无风不起浪的人吗?

  “真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啊!”就在这时,位拄着拐杖的老者走了过来,这是王家长老会中最有权威的人。

  “年轻人,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杀了那个女人,继续订婚仪式,我们权当此事没有发生过!二,不杀那个女人,你带来的朋友跟这八百个来历不明的人,全部死在这里!你自己选吧。”老者混浊的双眸,打量了刘勋眼,轻声说道。

  刘勋闻听此言,瞳孔猛然收缩了下,玉台上的王苛欣再也没有了方才的镇定,眸中尽是担忧,因为她知道,这个老者说出去的话,就跟那泼出去的水样,无法收回!

  “你是在威胁我吗?”刘勋双眼微眯了下来,哪怕是面对王家的这名老者,他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我威胁你,又怎么样呢?”老者的话很狂妄,但他的确有狂妄的资本,因为他们是世家!

  “那你想死吗?”刘勋跟老者混浊的眼神对碰到起,眸中闪过道杀意。

  老者听到这句话,眸光凌,轻声说道:“小娃娃,老夫从出生到现在,你还是第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人!”

  老者的话语落下,王家的嫡系全部掏出枪支,枪口全部对准了刘勋。

  “是他,曾经亲眼目睹,也参与了上次世界世家大战的人。”杨子瞳认出了这个老人,皱眉轻声自语。

  当王家将枪口对准刘勋的刹那,刘家前来的旁系,也出现在王家嫡系的身后,每个人手上拿着把黑色的匕首,没有人敢小看这些匕首,因为他们知道,这些匕首的破坏力,足以比的上任何枪械。

  “有些麻烦了,这已经演化成为了王刘两家的恩怨了。”叶天手中端着杯红酒,叹出口气,早知道当日他就将陈梦溪杀死了,也不会有这些麻烦。

  “不仅仅是王刘两家,怕是张杨两家也会牵扯进去。”张天放开口说道,话语落下,叶天点了点头,张家是刘勋的娘家,杨家跟刘家关系密切,如果王家真敢对刘勋动手,这两家不会坐视不理。

  王家那名老者神色凝重了下来,他知道如果动手的结果是什么,而且他也不想杀刘勋,只是想让陈梦溪死去!但他没想到刘勋如此强势,竟然完全无视了个世家的底蕴。

  “等等,是不是我死了事情就解决了?”就在那名老者犹豫不决的时候,后排的席位处,突然传来道话语。

  话语落下,刘勋朝其望去,跟陈梦溪的眼神对碰到了起,陈梦溪微笑着对刘勋点了点头,手中不知从哪儿拿了把匕首,正抵在她的左胸口上。

  “没错,只要你死了,事情就会结束。”那名老者暗自松了口气,转身朝着陈梦溪说道。

  “喂”刘勋望着陈梦溪,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化作了个字。

  陈梦溪莞尔笑,笑的很开心,很自然,很洒脱,陈建成坐在那里,眸中带着泪光,但他却没有阻止,因为他知道这是陈梦溪自己的决定。

  个微笑,代表了个离别!刘勋没时间再说话,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说了,陈梦溪也不会去听!这个女人还是太单纯了,如果她死了,事情根本没有解决,因为陈建成也会死!世家是不准许有任何威胁存在的!哪怕是这个威胁在他们眼里是只蝼蚁!

  刘勋把推开那名老者,而后朝着陈梦溪跑去,但匕首已经插入了胸口,鲜血溅出刘勋的瞳孔收缩,但他没有丝毫的办法,距离太远了,足足千米之余!哪怕他动用秘术,也来不及了。

  王家长老会的几名老者露出了笑容,他们知道事情结束了!刘章等人神色呆滞了那么刹那,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这个结局!

  只有刘世宗,只有他个人望着门口的方向,轻声自语道:“应该来了吧”

  杨战听到刘世宗的话语,脸色变,继而望向门前,望向刘世宗,说道:“难道说”

  两人的对话还未完成,众人都认为结束的时候,道如火般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陈梦溪身前,匕首被她掀飞,化作道流光插在那名老者的身前,而那名老者的脸上,多了抹血线

  血线不致命,这只是个警告!

  火红身影正是司徒颖,她在打飞匕首的同时,帝背着龙吟剑出现在了陈梦溪身边,瞬间便封住了她的血口。

  最后到来的是木非烟,手掌泛起抹柔光,轻声说道:“还好,颖姐姐阻止的及时,没有伤到心脏。”

  木非烟的话语落下,突然整个会场的水流中竟然涌出无数的柔光,柔光汇集在她的手掌,最后融入陈梦溪的伤口内。

  “放心吧,不会留下疤痕的。”木非烟望着脸呆滞的陈梦溪,微笑着说道。

  “颖姐姐,这全怪你!如果不是你乱开车,咱们也不会差点迟到!如果再差那么几秒,就玩完了!”帝朝着前方的司徒颖抱怨着。

  “你怎么能怪颖姐姐呢?还不是你乱指方向?明明东西南北都分不清,还装作认得路,如果不是我记性好,浪费的时间更多!”木非烟朝着帝责备了起来。

  “别吵了!”司徒颖此时背对着刘勋,但刘勋看到帝跟木非烟到来,便知道陈梦溪没事了!这两人,个攻击最强,个治疗,简直无懈可击。

  司徒颖抚摸了下陈梦溪的脸庞,柔声问道:“没事吧?”

  “没没事,你是?”陈梦溪见过司徒颖,但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是顾倾城?但这不对,刚才这两人明明喊她颖姐姐的。

  司徒颖并没有回答陈梦溪的问题,转过身,望着王家的那名老者,冷声说道:“就是你想要杀我妹妹吗?”

  话语落下,那名老者毫无任何征兆的喷出了口鲜血,身体倒飞了出去,撞倒在座坐席上。

  第279章不灭朱雀

  这幕惊呆了在场的每个人,王家那名最有权威的老者竟然被句话给击飞了出去,而且陈梦溪身上的伤痕,也恢复了,只有那鲜红的血液沾在衣角上!

  这三人到底是什么人?

  “古武者!”世家的嫡系是可以感应到古武者的,此时他们感应到了司徒颖身上的气息波动。

  “三名古武者!这到底什么个情况?”周围的所有人都不能平静了,三名古武者齐聚堂?怕是除了上次世家大战之外,这还是头次呢!

  刘勋此时完全愣在了那里,其实就在司徒颖转身的那刹那,他就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不仅刘勋如此,就连刘章跟大鹏,他俩也是神色呆,这到底怎么回事?两人可以确定这的确是司徒颖,因为司徒颖跟顾倾城两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眉间点朱砂,是华夏古武中综合能力最强的不灭朱雀!”刘世宗凝视着司徒颖,轻声自语。说完,他便皱起了眉头,继而说道:“奇怪,二哥是怎么想的?如果不灭朱雀传承给勋儿的话,再加上我刘家秘术,勋儿足以天下无敌,但为何二哥做出了这个选择?”

  “事情的发展越来越有趣了,古武者都出来了!这陈梦溪到底是什么人?”张天放嘴角挂笑,平静的望着前方。

  “你到底是什么人?”王家那名老者,从地面上站起,嘴角挂着残血,眸光凝重的问道。

  “你说呢?”司徒颖连看都没看那名老者眼,望向刘勋,莲步微移,朝着刘勋走去。

  “身为古武者,难道不知道古武者之间的约定吗?”老者沉声质问,古武者之间的约定便是不可无缘无故对常人出手,就比如在夏威夷那次,东瀛忍者杀害常人,就是违反了古武者跟异能者之间的约定。

  “你真啰嗦,颖姐姐想杀你的话你还能站在那里乱叫吗?只是给你个教训而已。”司徒颖还没回话,帝便冷声喝道。

  说到这里,他那妖异的重瞳扫过周围的人群,抽下背后的龙吟剑,插在地面上,继续说道:“如果还有谁想要动手的话就赶紧来,我陪你们玩玩!”

  话语落下,在场的众人眉头齐皱,没有个人敢出声。这便是古武者的震慑力,哪怕是世家,也不会轻易的去得罪个古武者,是他们杀不了古武者,二是为了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实在不值得。

  “这家伙是上次跟东瀛世家比擂那时的古武者吧?”名世家嫡系看着帝眼熟,便开口说道。

  “重瞳者,青龙!不会有错的,貌似当今世上,也只有他这么个重瞳者了!”

  “根据方才的情况来看,那个白衣女子,应该就是具有治疗能力的五行之水了!”

  “那个穿着身火红长裙,眉间点朱砂的女子该不会是不灭朱雀吧?”

  “这阵容简直无懈可击!青龙主杀伐,朱雀掩护,五行之水辅助,想想就觉得可怕”

  五行之水不光只有治疗的能力,还可以恢复气力,也就是说,只要战斗的时候有木非烟在,那么这个团队便不会死亡!也不会乏力!但相应的,敌方要杀的第个人也是木非烟!

  “这个重瞳者是刘勋那边的吧?这么说他们会来,也是刘勋的意思了。”这里面不少人都见过帝跟刘勋在起。

  “刘勋这家伙想干什么?难不成真想为了个女人,跟世家闹翻吗?”叶天心中不能平静,从小在世家长大,被灌入世家观念的他,认为刘勋是在自毁前途。

  “英雄难过美人关,或许在你眼里,刘勋这么做很傻,但我却认为这才是真性情!万事随心所欲,不为世俗所动,这才是真正的自由!没错,你们世家从出生就注定了不凡,没有世俗之人为生活奔波的烦恼!但是有得必有失,你们失去的是本性。”张天放望着叶天,又瞥了杨子瞳眼,仿佛是在跟叶天说,又像是在说给杨子瞳听。

  杨子瞳此时呆滞般的望着刘勋,他很聪明,不然也坐不到现在的位置。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他的触动很大,他在问心自问,如果自己是刘勋的话会怎么选择?

  这时候,他才想起当日杨洪离开杨家时流露出的那抹舒心的笑容。为什么杨洪宁愿舍弃世家的荣耀,也要跟自己喜欢的女人在起?为什么他离开的时候,非但没有任何的留恋,反而很舒心?

  世家看来这传承了几千年的世家规矩,也需要改变下了!

  没错,刘勋说起来也不是世家之人,但他为何可以跟王苛欣订婚?那是因为他是刘家之人,身边有着名古武者跟随!但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是刘勋,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他这样的气运!

  如果这么下去,第个杨洪会出现,第二个杨洪也会出现,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永远不会结束。

  司徒颖走到刘勋身边,露出个微笑,并不言语。刘勋回过神,深吸了口气,心中有着无数的话语,但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是个很常见的情况,每个人都会遇到!本来已经想好的千万句话语,但到了真见面的时候却会变得无言以对!

  “你还活着?”刘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潜意识的问出这么句。

  “你不希望我活着吗?”司徒颖凝视着刘勋,薄唇轻动,虽然两人七八个月没见,但司徒颖却知道,这段日子里发生了很多事。

  “当然希望你活着,只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刘勋轻声问道,事到如今,他知道这件事帝肯定早就知道,但为何直瞒着自己?

  “那段时间我失忆了,总之这些事等会儿再说吧,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司徒颖的眼神中带着恳求,无论她是个常人还是个古武者,她的心中只有这么个男人。

  第280章天才跟傻子的区别

  “到此为止吧!闹也闹够了,如果真打起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刘世宗终于说话了,话语落下,无论是刘家的旁系还是刘勋的加强营,都放下了武器。

  王家也放下了瞄准刘勋的枪支,没有人说话,哪怕是王家的长老会,也沉默了下来。

  “四爷爷,颖儿在赶来的时候,三爷爷让我见到您之后,向您问好。”司徒颖对着刘世宗行了礼,算是问候。

  “好,我二哥的事情等会再说。”刘世宗点了点头,不过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抹疲惫,显然因为血算的原因,已经时日无多。

  司徒颖的话语落下,周围世家的家主脸色齐变,刘世宗的二哥?那不就是刘玄宗吗?难道说这个人还存活在世上?

  普通的句对话,只是涉及了刘玄宗的个名字,便令众人脸色齐变,可想而知刘玄宗的影响力有多大!

  王家那名目睹,且参加上次大战的老者,在听到刘玄宗名字的刹那,瞳孔缩。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修罗王这三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