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然没有请柬,但这丫头直很注意报纸的。

  刘勋第次感觉到,自己真的很不适合谈恋爱,比如自己这次安然无恙的回来,连跟顾倾城报个平安都没有,便继续去了西伯利亚,虽然说是时间紧迫吧,但也不至于连个电话都没时间打。

  当来到顾倾城的住处,刘勋发现门锁着,不过他并没有露出意外,因为这是上课的时间,顾倾城不在也是合情合理。

  不过刘勋有钥匙,将门打开后,刘勋在进入房间的刹那,却突然眉头皱起。

  顾倾城并没有去上课,而是躺在沙发上,平静的看着电视,眼睛有些微微的红肿,虽然知道有人进来,但连看都没看眼。

  第266章洁癖是种病,得治!

  “你还来干什么?”顾倾城的目光依然留在电视机上,轻声问道。

  “看看你。”刘勋停顿了半天,憋出这么句话。

  “看我狼狈的样子?还是想让我祝福你?”顾倾城自嘲的笑,随口说道。

  “”刘勋承认自己不懂的安慰人,时间无语了下来。不过他看着顾倾城跟司徒颖模样的面庞,却于心不忍了起来。

  “你走吧,以后我不想看到你,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当从没见过,谁也不要牵涉对方的生活。”顾倾城从始至终没有看刘勋眼。

  “呃”刘勋开口了,只不过是轻应了声,不算是回答,也不算是否定。

  “不行。”突然,他的眸光坚定了下来,以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你什么意思?”顾倾城终于看了刘勋眼,不过是充满怒意的眼,自己已经够让步了,这个做错事的男人,竟然还说不行!

  刘勋笑了笑,深吸了口气,说道:“就算我答应你,那整个市谁敢跟你结婚?就算你跑到别的城市,我刘勋发出声通告后,谁敢跟你接触?所以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不行!”

  “”顾倾城第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无言以对,这都是什么逻辑?你都要结婚了,难道还硬让别人给你当小三不成?

  “刘勋,别人都说好聚好散,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顾倾城不知道怎么形容刘勋了,反正她觉得全世界污秽的词语,都无法形容出刘勋的无耻。

  “所以啊你就别反抗了。”顾倾城长的跟司徒颖太像了,按理说刘勋应该答应她的,但是想到这个面庞在别的男人怀里刘勋就觉得心头难受。他不是个好人,所以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看了下手表,刘勋很自觉的拿起桌面上的水杯喝了口,而后将顾倾城抱起,说道:“到点了,该休息了。”

  “你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报警了!”顾倾城挣扎着,刘勋听到这句话,耸了耸肩,将顾倾城放下,而后取出手机,亲自拨下110,说道:“打吧。”

  顾倾城接过手机,待到电话接通,她带着怒气说道:“警察局吗?这里有个男人马蚤扰我,请求你们把他带走。”

  “你地址在哪儿?那个人叫什么?”电话中传出询问声,而且名警察已经开始做笔录。

  “刘勋。”顾倾城瞪了刘勋眼,恶狠狠的说道。

  “刘刘勋?哪个刘勋?”电话是免提的,话语响起的刹那,那名做笔录的警察,立即将已经写的差不多的笔录,给撕碎了。

  “刘氏企业的董事长,刘勋。”顾倾城并不知道刘勋的所有事情,因为刘勋觉得,隐瞒她也是为了她好。

  “啥?我没听清?哎呀,信号不好喂?喂?你怎么不说话啊?挂了哈”

  顾倾城听着手机中传出的话语,瞪大了双眼,呆滞了下来,刘勋轻笑了起来,并不言语。

  “用不用给你拨通市局?不然安全局也可以?只要你的电话不被拦截,要不联合国吧?但好像联合国不处理这种小事情啊!”刘勋从衣袋中拿出安全局的证件,又将联合国的证件取出,摆在了顾倾城面前。

  “你你就是个无赖!”顾倾城虽然不知道这些证件的真假,但从方才的事情上来看,报警根本就行不通。

  “恩,你说对了,我就是个无赖!”刘勋无视顾倾城愤怒的样子,将其抱起,便向着卧室走去。

  个小时之后,刘勋惬意的用指甲刀修着指甲,顾倾城用被子捂着身子,脸上副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行了,有些事情我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比如安全局跟联合国这些事情,如果我告诉了你,就等于这件事情你也参与了进来,这样很危险你知不知道?”刘勋望着顾倾城,轻声说道。

  “那订婚这件事呢?也是为了我好?”顾倾城很委屈,自己反抗又反抗不了,但面对现实吧,又接受不了。

  “你知道世家吧?”刘勋根本不会安慰人,更别说疏通了,只能用王苛欣说过的话,来敷衍下。

  “听说过,但不是很清楚。”事到如今,顾倾城也没有办法了,更重要的是翻云覆雨之后,她也没力气反抗了。自己总不能为了这么个负心汉自杀,那也太对不起自己跟父母了。

  刘勋耗费口舌,先是介绍了下世家,然后又将王苛欣跟陈梦溪说过的话,跟顾倾城说了遍,最后他沉默了下来,观察着顾倾城的表情。

  顾倾城听完,望向刘勋,说道:“你脑子坏掉了?你真把你自己当成古代的皇帝了?还有,你那个未婚妻的脑子是不是也坏掉了?”

  顾倾城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让她跟别的女人起伺候个人?她是嫁不出去啊,还是没人要?不过只要刘勋还活着,还真没几个人敢要她

  顾倾城已经后悔认识刘勋了,更后悔跟他发生了关系,她本来就有严重的洁癖,对于这种事情,更是有着浓重的洁癖

  就算跟刘勋分开,她也不会再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了,因为她不知道真到那时候自己是不是能克服自己!这个混蛋,都到这时候了,还不赶紧说话,给自己个台阶下,难道要让个女人开口说这种事情吗?

  每个人都是要面子的,顾倾城也不例外,让她亲口说出答应那种事情,还不如直接杀了她爽快。

  “随便你了,反正也没人敢要你,没事的时候我就来这里造造小人,研究下人生,感受下人体艺术,这样也不错。”刘勋仿佛知道顾倾城心中所想,随口说道。

  “我我可以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件事。”有了台阶,顾倾城知道自己该下了。

  “什么事?”刘勋有些诧异的问道,他没想到顾倾城答应的这么爽快。

  “以后不许骗我!无论什么事情!”顾倾城很是严肃的说道。

  “呃我答应你。”刘勋心中很好奇顾倾城为何转变的这么快,暗自推算了下,眼角抽搐了起来。

  难道洁癖也是运气的种?

  第267章朱雀古武现

  从顾倾城的住处离开,刘勋朝着市警备处的小区赶去,他没有进去,只是将车停在了小区外,然后给李梦瑶打了个电话。

  他知道,如果说陈梦溪跟顾倾城的性格是水,比较好疏通!那么李梦瑶便是火,而且还是那三昧精火!这个女人很睿智,从刘勋跟她的第次见面中便可以看出。

  个人幼时的生活坏境跟气氛,足以决定个人的生。李梦瑶就是这样的人,她从小在军区长大,对于些事情,也看的比其他女人要广,同时也更明白这个世界。

  刘勋明白,自己劝不动这个女人,但他还是决定试下。电话接通了,这是在上次见面后,李梦瑶第次接他的电话!

  “有时间吗?出来坐坐?我在小区门口等你。”刘勋对着手机,轻声说道。

  李梦瑶停顿了有那么秒钟的时间,开口说道:“好,你稍等会儿。”

  大约二十分钟后,李梦瑶从小区中走出,她依然戴着鸭舌帽,绺黑发飘洒下来,弯弯的蛾眉,宛如水晶的双眼,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樱唇,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身材曼妙纤细,气质清丽绝俗。

  哪怕是再次见面,刘勋对李梦瑶的感觉依然是第次见面的印象,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跟其他人不同,她很睿智,全身几乎找不出丝的瑕疵,也只有近乎完美的木非烟可以跟其相比。

  但两人的气质各不相同,木非烟宛如九天仙子般,不食人间烟火,但李梦瑶却流露出股令人感觉到亲和的气息,仿佛再暴虐的情绪,在她面前都会被融化。

  “吃过饭了吗?想去哪儿?”刘勋打开车门,随口问道。

  “吃过了,去咖啡厅吧,那里安静。”李梦瑶浅笑了声,坐在了副驾驶上。

  车辆向着最近的家咖啡厅行驶,大约十五分钟后,两人先后步入咖啡厅中,好似对情侣。

  “喝点什么?”刘勋轻声问道。

  “随便吧,杯蓝山,不加糖。”李梦瑶说出了句自相矛盾的话,先说的随便,又表明要蓝山。

  “两杯蓝山,不加糖。”刘勋知道并不是李梦瑶自相矛盾,而是在嘲讽自己,这个女人太聪明了,聪明到骂人都不会出个脏字的境界。

  她说随便,这就相当于先前刘勋对她的承诺,之后马上说要杯蓝山,也是间接讽刺的说出,刘勋如今订婚的事情,她是自相矛盾吗?她不是,自相矛盾的是刘勋

  刘勋想要解释,却发现根本无从下口,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要说话,李梦瑶会在瞬间说出句令自己更无言以对的话语。

  “梦溪呢?没跟你起来?”气氛有些尴尬,李梦瑶开口问道。

  刘勋不语,李梦瑶莞尔笑,继续说道:“她都跟我说了,放心吧,我跟她还是朋友,也不会怪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比如你我。”

  “呃那你是怎么决定的?”刘勋委婉的问道,两人都是聪明人,所以话题没必要点破,适可而止最好,因为这可以避免类似于先前的尴尬。

  服务员将咖啡摆在两人面前,李梦瑶搅动着杯中的咖啡,轻声说道:“我是个女人,没有那么伟大!我也很自私,没那么博爱!你说过,世界上没有完美,无论是什么人都存在着瑕疵,都会犯错误,所以我不怪你!但我也有我自己的选择,两情相悦只是童话故事,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是个传说!我还是那句话,宁愿嫁个爱自己的人,也不会嫁个自己爱的人,因为我怕活得很累”

  刘勋无言以对,只是保持沉默,凝视着李梦瑶。

  “知道为什么不加糖吗?”李梦瑶跟刘勋对视到起,笑了笑,问道。

  “呃我也好奇呢,我记得你很怕苦味的。”刘勋搅动着杯中的咖啡,轻声说道。

  “难得你还记得这些。”李梦瑶笑了,刘勋可以看出她笑的很开心,但开心并不代表着快乐!是不是很自相矛盾?没错是的,刘勋此时也这么觉得。

  “因为只有先尝到它的苦涩,才会品到它的香醇!杯咖啡就好比场人生,没有人喜欢苦,但人们却喜欢喝,因为他们从咖啡中感觉到了人生的味道!虽然开始会很苦,但习惯了就是习惯了。”李梦瑶的话很有哲理性,跟她讲话很累,真的很累!

  当然,以前的时候不累,但那时候回不去了!李梦瑶是个知性的人,敢爱敢恨!敢爱敢恨这四个字不是说明她没有原则,而是可以疯狂的放手去爱,也可以从容的收手这段感情。

  当初,在跟刘勋确定关系的时候,她很主动,那并不是她生|性|放|荡,而是她觉得眼前这个人值得自己去爱,去付出,甚至是付出自己的切。

  会吃醋,会在意,会嫉恨!当然,前提是这个女人爱你!如果她不爱了,或者死心之后,她会表现的很平淡,就比如目前这种情况。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悲风秋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其实有的时候,如果真变成‘人生若只如初见’这种状况,也不是件好事,比如现在

  但世事无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所以也不尽于然。

  人生若只如初见,短短七个字,道尽人生多少悲凉,道尽人生多少无奈?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如果所有往事都化为红尘笑,只留下初见时的倾情惊艳,忘却也许有过的背叛伤怀无奈和悲痛,这是何等美妙的人生境界。

  我们每个人都怀着美丽的梦想,对生活充满着美好的期待,总想保留最初的那份情感。

  然而,时光匆匆,恍然如梦,当切逝去时,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曾经见倾心的美好时光,再也找不回当初见倾情的美妙感觉,也许再见之时,就是伤心之时,若是如此,不如初见时的那份感觉永留心中。

  李梦瑶是这么打算的,她想把那份感觉保留下来,至于以后?那就不是她该想的事情了,人生嘛如果事事都完美的话,那就不叫人生了,那叫童话故事,叫异想天开!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每个人都有着种初遇情结,真的就像杯清水样清纯透明。”

  李梦瑶轻抿了口咖啡,望着刘勋继续说道:“有情不必终老,暗香浮动恰好,无情未必就是决绝,我只希望你记住,初见时我们彼此的微笑!”

  刘勋依旧保持沉默,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梦瑶起身,走到刘勋身边,而后对着刘勋的脸庞吻,继而说道:“这是我对你的最后个吻,我走了,另外祝你订婚愉快。”

  “我送你吗?”刘勋终于说出了句话,李梦瑶顿了顿,转身微笑着说道:“不用了,我想散会步。”

  这是刘勋在人生升华之前,跟李梦瑶的最后次对话!这时的刘勋还很弱小,李梦瑶也很‘任性’,未来当两人在起之后,还时常提起这段对话,皆笑而不语

  刘勋买单后,离开了咖啡厅,从始至终,他的咖啡就没有动过。因为他认为,人生不全是苦的,也不是杯咖啡就可以描述的了的,人的生,分天注定,九分自己掌握!

  与此同时,济南千佛山。

  “颖儿,你决定了吗?”刘玄宗双手附于背后,轻声询问。

  “恩,决定了,我要去找他。”司徒颖手中拿着本古书,边看边说。

  “他订婚了,你能接受?”刘玄宗继续问道。

  “我都是死过次的人了,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只要他高兴就好了,感情不是束缚,我说过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他!”司徒颖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罢了,本来这不灭朱雀古武,我是想等时机成熟,再传承给勋儿的!既然如此,我便将朱雀古武传承给你吧!”刘玄宗走到司徒颖身边,溺爱的望了眼,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刘玄宗已经将司徒颖看做了自己的孙媳。

  “好啊,这样刘勋不听话,我就可以收拾他了!”司徒颖嫣然笑,继而沉默了下来,开口说道:“三爷爷,您还是给刘勋吧,我不需要这种东西,他比我更需要,我只要能在他身边就可以了。”

  “这种东西,勋儿已经不需要了!你不是想留在他身边吗?未来的战局是可怕的,你想要留在他身边,必须要有活下去的能力才可以。”足以让刘玄宗说出可怕两字,可想这战局代表了什么!

  司徒颖沉默了下来,大约沉默了三秒钟时间,莞尔笑,道:“那好吧,麻烦三爷爷了。”

  “待到我将其传承打入你的体内,从今日开始,我便教你如何运用这股力量,二十天后,你便可以成为名合格的古武者。”刘玄宗说完便朝着屋外走去,司徒颖合上古书,紧跟在老人的身后。

  今天被‘鬼压床’了,起来脑子嗡嗡的,或许今天4更不了了,但2更还是保底的。哎这几天用脑过度的问题!

  第268章蚂蚁与人

  回到办公楼,刘勋将刘章跟林思茹喊来,他做了个决定,辞去刘氏企业的所有职务虽然他本来就只挂着个不干实事的虚名。

  “哥,你怎么突然做出这么个决定?”待到刘勋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刘章皱眉询问道。

  “世界的舞台很大,我不能被困在条小溪中,更不能因为这条小溪而失去面对无垠大海的机会!”

  站得越高,便越了解这个世界的神秘以及可怕,仅仅是面对个世家,刘氏企业就宛如那沧海粟,更别说在整个世界上立足了。

  刘勋说到这里,望向刘章,正色说道:“以后刘氏企业你自己拿主意,记住,别再搀和打打杀杀的事情了!好好的,安安稳稳的,跟王艺璇结婚,然后生个孩子,过正常人的日子。”

  在刘勋的心中,刘章比自己的亲弟弟还要亲,未来的格局就是滩浑水,就连刘勋自己都没把握可以活下来,所以他不希望刘章也搀和进去。

  以前刘章跟刘勋在起,是因为刘勋还不懂这个世界,更不知道有这么多可以威胁到自己的人或物!那时的他认为自己足以撑起片天,但现在想起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跟只井底之蛙样可笑

  还有就是刘章的身世,虽然刘勋答应过他帮其询问,但当刘勋跟四爷爷见面的时候,看到老人那副暮年的样子,便不忍开口,因为进行血算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刘勋想等自己的能力足够后,再亲自为刘章预测。

  “我知道了,还需要举办新闻发布会吗?”刘章知道刘勋是为了自己好,但他并没有表态,只是转移话题问道。

  “这些事思茹去做吧,发布会我就不出面了。”刘勋深吸了口气,朝着办公室的卧室走去,他很累,不仅是身体上的疲累,就连心也很累!

  从开始,努力到现在,做了这么多,非但没有发现那个凶手是谁,反而令自己更加恐惧!这还不是最打击刘勋的,最令刘勋感到无助的是自己做了这么多,到头来竟然发现任何的作用都没有起到!

  来到卧室,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刘勋刚闭上眼准备睡觉,但就在这时,阵高跟鞋的声音传了过来。刘勋并没有睁开双眼,因为他知道是谁。

  房间里开着暖气,并不冷,所以刘勋是光着身子的,被褥只盖着下半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