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艇卸下,推到了冰面上。

  黑河河边结了冰,但内部却还是黑乎乎的河水,将机艇推下之后,大鹏跟疯子将车开到距离黑河较劲的家酒店,而后打了个计程车赶到了这里。

  待到人员到齐,三艘机艇每艘上都有两个人,刘勋跟帝艘,疯子跟小黑艘,大鹏跟岳旭东艘。

  开始的时候,他们并不敢将机艇发动,只是找了些大点的船桨,慢慢的划动。因为边界是有守军的,但这么多年,俄罗斯跟华夏关系直很好,所以黑河边界的守军,并没有多少警惕。

  “将机艇发动,朝着俄罗斯边界行驶。”待到离开了守军可以侦测到的区域,三艘机艇先后发动,朝着俄罗斯的边界城市‘布拉戈维申斯克’赶去。

  当抵达俄罗斯守军的侦测区域,刘勋等人将机艇熄火,再次用船桨划动。警备的灯光,好几次都差点发现刘勋他们,但他们的运气很好,最终没有被发现,安全抵达了岸边。

  此时是冬天,华夏的每个人都知道,东北跟俄罗斯的冬天很冷,大雪覆盖了大地,白茫茫的片,深深的白雪,足以达到膝盖那里。

  给机艇的发动机抹上防冻油,用白雪将机艇掩盖,刘勋六人朝着边界的俄罗斯乡镇赶去。

  布拉戈维申斯克不仅是俄罗斯的座城市,它还是西伯利亚的边缘地,想要进入西伯利亚深处,也就是莱恩告诉刘勋的那个位置,刘勋他们需要做的,便是购买辆足以在雪地里行驶的车辆。

  “我需要辆车,足以在雪地里畅行的车,油量定要够!价钱什么的都好说。”街道的阴暗处,刘勋在跟个俄罗斯人做着交易。

  “,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我需要现金交易!”那名俄罗斯人很谨慎。

  “人民币可以吗?如果是转换卢布的话,我现在没有时间。”刘勋的时间很紧急,他不想浪费任何不必要的时间,在刘勋的话语落下,那名俄罗斯人离开了。

  几分钟后,辆经过改造的车辆停在了刘勋六人面前,刘勋对着大鹏使了个眼神,大鹏提着钱箱走到那名俄罗斯人面前,俄罗斯人打开看,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刘勋懂俄罗斯语,当六人来到城镇,已经是深夜,个陌生的城市里,在黑市购买辆车,这对于曾经身为特种兵的刘勋来讲,根本就不是件难事。

  六人先后上车,这次是由刘勋来开车,西伯利亚不是片雪地,但莱恩说的那个地方,却是在雪地里!布拉戈维申斯克只是西伯利亚的边缘,想要到达目的地,还有很远的段距离。

  从深夜直行驶到清晨,刘勋将车停在处偏僻的乡镇上,他知道莱恩说的那个地方不远了!就在前方的那片无垠雪地里,前方没有城镇,只有望无际的白雪,所以刘勋他们需要休息,以及充足的食物。

  待到大鹏跟乡镇上的居民商议好,刘勋轻声说道:“大家去休息,傍晚我们再出发!”

  食物的筹集也需要时间,更重要的是前方气候恶劣,刘勋想多了解下关于这片神秘土地的消息。刘勋六人,仅仅赶到西伯利亚,便已经耗费了两天半的时间。

  傍晚的时候,刘勋在用俄语跟当地的居民聊着天,从聊天中刘勋知道了很多事,比如在前方的雪地中,车辆还不如几只雪橇犬有用。

  刘勋曾听火熊说过雪橇犬,最终他将车辆停在了这里,在付出了少量金钱的代价下,他们选择用雪橇犬进入雪地。俄罗斯人很热情,起码这片乡镇的人很热情,刘勋是这么认为的。

  夜间的空气是寒冷的,不过六人穿着居民卖给他们的棉袄,并不是多么的冷。刘勋跟当地的居民说他们是来探险的,居民并没有怀疑,因为很多人都来过这里探险。

  “勋勋哥,这他妈的真冷啊!”虽然穿着棉袄,但疯子还是副蜷缩的样子,他说的没错,很冷!特别是这种稀少的地域,更冷!

  “估计我们清晨才可以赶到吧。”刘勋皱了皱眉,抚摸了下雪橇犬的头部,雪橇犬便继续向着前方赶去。

  “明天早上,那今晚上不会这么过吧?能死人的!”疯子显然很怕冷,打着哆嗦,颤音说道。

  “没办法,雪橇犬可不是有油就可以跑的东西,它是动物,也会累的!”果不其然,在刘勋话语落下不久,雪橇犬跑了有个小时,便停了下来,伸出舌头,喘着粗气。

  刘勋从背包中拿出几块煮好的牛肉,放在雪橇犬身前,雪橇犬便大口吃了起来。俄罗斯人对雪橇犬看的比什么都重,这不仅仅是他们的朋友,更是可以在雪地里救他们命的朋友!所以喂雪橇犬的食物,也比得上当地的居民水准。

  第261章取得氢弹!

  就这样,雪橇犬走走停停,当跑到刘勋预测的位置后,天色已经朦胧亮了起来,刘勋看了下手表,时间已经凌晨六点半了。

  虽然夜没合眼,但众人丝毫没有任何的睡意。天气很冷,到处都是白茫茫的片,六人戴上墨镜,尽量不去看这片无垠的雪地,因为时间长了,会对视觉造成影响。

  “你很冷吗?那我的给你穿吧。”帝看着疯子冻得跟个鸟人样,便将自己身上的棉袄脱下,递了过去。

  帝跟刘勋他们不同,他是古武者,对严寒的抵抗能力也非常人所及。刘勋等人的身体素质都很好,只不过疯子刚到这种地方,适应不过来。

  “行了,等会就不冷了,大家分散,先寻找块米左右的黑色石头。”刘勋按照莱恩跟自己说的特征,说了遍。莱恩的原话是块黑色石头,东南方向百米,地下六米。

  “帝小哥,你还是剑把这些雪都给劈飞吧,不然这白茫茫的片,怎么找?”大鹏望着这片无垠的白色大地,有些犯怵的说道。

  帝没有说话,只是抱着龙吟剑向着前方走去,白雪没到他的膝盖处,但帝的眼神却在向着四周扫动。

  “在那里!”大约过了分钟左右,帝突然将手中的龙吟剑抛出,龙吟剑化作道青光,没入了白雪之中。

  刘勋等人朝着龙吟剑落下的方向赶去,当他们将周边的白雪清除,块黑色的石头显露了出来,只不过这块石头已经四分五裂,而龙吟剑则是插在地面上!

  “我靠,以前不相信有刀剑可以削铁如泥,现在亲眼看到不得不相信啊!”龙吟剑插入石头之中,竟然任何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就跟插入白雪中样!

  相比起其他人,刘勋早已经望向东南方向,此时他心中默数着步数,步为米,在他走出百步之后,嘴角泛起抹轻笑,说道:“就是这里,挖出来!”

  大鹏等人听到刘勋的声音,便朝着这里赶来,当他们将周围的白雪清理出来,呈现出个二十米范围大小的空旷地带。

  “勋哥,咱们挖多深啊?”岳旭东向着刘勋询问道,刘勋指了指二十米的范围,随口说道:“这里全挖,挖六米!”

  话语落下,刘勋便从雪橇上取下铁铲,六个人起干起了苦力。大约个小时之后,疯子也不喊冷了,除了帝跟刘勋之外,大鹏四人都满头大汗。

  “没没有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大鹏皱眉望向刘勋,刘勋也是眉头深锁,因为六米之下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别说氢弹了,就连块铁皮都没发现。

  难道莱恩骗自己?但这根本不可能,也没有理由!刘勋抓起把刨出来的土壤,嗅了下,眸中精光闪,沉声喝道:“继续挖!再挖三米!”

  众人听到刘勋的话语,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还是继续挖了起来。刘勋深吸了口气,他知道莱恩没有骗自己!因为他在土壤中嗅到了核武器独有的那种味道!

  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刘勋也护送过核武器,对那种味道十分熟悉!虽然土壤中的味道很稀疏,但依然被刘勋察觉到了!还有就是,莱恩是六年前离开的这里,当然他确定在地下六米,但是六年的时间,肯定会发生变化的,土壤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这是个常理!

  大鹏五人卖力的挖着,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小黑的铁铲发出了声轻响,瞬间便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此时他们已经挖了七米半高,不过周围有土壤,并不会存在被困在坑里的难堪状况。

  小黑颤抖着将铁铲扔到边,而后用双手将周围的土壤拨开,块黑色,无光的特殊材料制成的弹头露了出来!

  “这这不会就是氢弹吧?怎么跟想象中不样?”大鹏等人并没有看过氢弹,所以不知道它的样子,虽然覆盖着氢弹的土壤,还没有被清除,但众人的心情是激动的,就连帝的瞳孔,都收缩了下。

  刘勋咽下口唾沫,就连平日里最镇定的他,此时也是发出了颤音,说道:“赶紧把上面的土清除。”

  这可是氢弹啊!而且还是世界上唯的枚!氢弹不是两个字这么简单,它代表了毁灭,代表了这个世界上最终极的力量!

  这枚氢弹,足以令任何个国家失去行动能力,破坏掉任何的指挥系统,曾经身为特种兵的刘勋,更加了解氢弹这两个字到底代表了什么!

  类似于东瀛那种岛国,这枚经过改良的氢弹号,足以将整个东瀛岛毁灭!但前提是刘勋得有发射它的方法。

  大约十分钟后,大鹏等人带着手套将氢弹表面的土壤清理完毕,个足有人体大小的弹头露出。但它的下身还被埋在土壤里面,刘勋向着帝望去,帝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帝将真皮手套带上,毕竟氢弹弹体多少也是有些辐射的,虽然不致命,但直接接触的话,也不好。

  安全措施妥当之后,帝双手抱住弹头,妖异的重瞳中精光闪,地面突然颤抖了起来。随着土屑的溅射,枚高达三米半,宽米五,重达三百五十斤的弹体被拔出!

  其实仅仅是氢弹的重量,不足以令帝用力,只不过是它被埋在地下!大家可以试想下,棵树被埋在地下,棵树放在地面,个人将其举起,虽然都是被举起,但本质却不同。

  “大约三百五十斤,如果不是氢弹的话,当武器也不错。”帝纵身跃,便举着氢弹跃到了雪地上。

  “帝小哥,我真的好崇拜你!”帝的话,当场令众人无语,拿着氢弹当武器?恐怕这个世界上,只有帝自己可以想的出来了。

  “别贫嘴了,查看下,还有没有其他东西。”刘勋对着大鹏等人说道,话语落下,众人便再次对着地面挖了起来。

  大约个小时,确定没有其他东西之后,五人陆续走出深坑,回到雪橇犬前,准备返航。

  第262章订婚请柬

  “帝,你自己乘坐个雪橇。”帝的重量加上氢弹的重量,足以比的上三个大鹏的重量,就算帝个人乘坐个雪橇,雪橇犬都得累的够呛。

  “恩。”帝点了点头,跟大鹏起用块大布将氢弹盖住,然后用绳子捆绑了起来,这么做的原因不为别的,只是做个障眼法。

  “现在十二点了,估计回去,也是深夜,不过这样正好,我们走吧。”

  刘勋他们的运气很好,这几天并没有下雪,所以还可以清晰的看到来时的痕迹,顺着痕迹,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待到刘勋六人赶回乡镇,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村民们都已经入睡,整个村庄没有家亮灯的房屋。

  刘勋将雪橇犬栓绑在木柱上,然后将没有吃掉的食物都喂给了它们,最后抚摸了下它们的脑袋。这次可以顺利将氢弹取出,这些小家伙们功不可没。

  “大鹏,家户门前都放上两万块钱,虽然是人民币,但他们应该可以换成卢布,就当是我们对他们的感激吧。”刘勋将棉袄脱下,放在旁,朝着车辆走去。

  “好嘞!”这次出来,刘勋带的现金很多,大约有千万左右。是为了应付突发状况,二是他知道肯定需要当地人的帮助。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大鹏将钱财放置完毕,刘勋将车门打开,大鹏上车,六人朝着不远处的公路赶去。

  凌晨三点,刘勋六人找了个酒店住下,直睡到下午四点,起来吃了些东西,便朝着掩藏机艇的边界赶去,这段路程,耗费了四个小时,此时正是夜间八点。

  但就在六人刚刚弃车,赶到掩藏机艇的现场时,由于氢弹的体积太大,帝不好潜伏,被发现了。

  “谁?俄语”话语响起,刹那间十多条枪口对准了刘勋六人。

  “勋哥!”大鹏等人的手放在背后,只要刘勋句话,他们便会拔出手枪,然后开战。

  “不要慌。”刘勋知道不能跟俄罗斯的守军直接交锋,是他们暴露了,不止是这些枪口对准了他们,说不好远处已经有火箭炮瞄准他们了。

  “我们是联合国的人,此次前来是为了执行任务。俄语”刘勋说完,便向着俄方守军走去,俄方守军枪口对准了刘勋,防备着。

  刘勋将联合国的证件取出,递给了俄方守军,名军官模样的人接过,认真的看了遍,对着刘勋打了个军礼,大声说道:“您好长官,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不用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装作没看到!而且这是个机密任务,不要告诉任何人!”刘勋说到这里,拍了拍那名俄方军官的肩膀,继续说道:“你应该清楚,我这是为了你好。”

  “明白,长官!我们从来没看到过您。”那名俄方军官知道机密任务这四个字代表了什么,除非是他活腻了,不然不会说出去的。

  “我们走。”刘勋对着大鹏五人使了个眼神,六人便朝着掩藏机艇的方向跑去。

  待到刘勋六人离开,名俄方军人对着那名俄方军官问道:“长官,你怎么知道那是真的联合国证件呢?他们是不是骗子?”

  “你没看到那人的模样吗?前段时间,联合国在全世界强制播放的视频看过吗?那名华夏人的样子,跟他长的简直模样”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那名军人挠了挠头,自语道,刘勋曾在那次视频中露了真容,所以被些有心人留意了,特别是各国的军人。

  “我靠,勋哥,这证件简直就是张世界通行的绿卡啊!我当时还以为肯定要干起来了呢!”大鹏边挖着积雪,边说道。

  “别废话了,赶紧把机艇清理出来。”这么长时间的掩藏,机艇上的积雪都已经冻住了,不过好在事先抹上了防冻液,发动机并没有冻住。

  “走吧!”这次依然是帝人占了个机艇,跟在刘勋等人的身后,向着黑河前行,大约个半小时之后,六人从守军最稀疏的地域上岸。

  “大鹏,你跟疯子去酒店把车开来!”刘勋的话语落下,大鹏跟疯子先后跳上岸,向着酒店跑去。半个小时之后,辆黑色的奔驰跟大货车停在了岸边不远处。

  “把货车开近点!难道还把机艇留下给他们当证据啊?”岳旭东对着大鹏喝道,大鹏挠了挠头,便再次上车,关上车灯,退到了岸边。

  为了安全起见,不发出声音,所以无论是氢弹还是机艇,全是由帝个人搬上货车的。帝感觉自己很无奈,个堂堂的古武者,跟着刘勋竟然被当成了苦力!

  “现在先到哈尔滨,然后换车,这辆大货车不能再用了。”刘勋等人先后上车,还是来时的阵容。

  从黑龙江到市,需要经过六个大城市,分别是:哈尔滨长春沈阳天津济南南京,最后是市!

  这次的返航,用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毕竟每个城市他们都要换车,总共换了六次车,在第二天的凌晨,他们返回了市。

  两个小时之后,刘勋他们将氢弹放到海边别墅的地下室中,这个地下室是隐秘的,只有刘勋几人知道。

  ”好了,大家各自休息,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直忙到现在,每个人都累的够呛,大鹏等人直接在海边别墅住下,而刘勋跟帝则是回到了住处。

  两人回到家,连澡也没洗,便各自回到卧室大睡了起来,被声音吵醒的木非烟,知道是两人回来了,嘴角泛起抹轻笑,她笑的很舒心,大概是因为帝的缘故。

  清晨,刘勋跟帝还在睡眠中,并不知道件影响甚大的事情正在发生着。

  清晨八点钟,几乎是华夏的所有大型企业,都收到了份请柬,请柬由黄金跟纸张融合而制成,这是订婚仪式的请柬。

  请柬上的名字是刘勋跟王苛欣!

  第263章王苛欣与陈梦溪

  刘勋此行耗费了五天时间,今天正是三月号,距离订婚还有二十二天。

  请柬是由王家跟刘家起发出的,毕竟世家已经决定复出,那么就不在乎这些细节。

  虽然世家看不上华夏的各家企业,但华夏人历来喜欢热闹,特别是喜事,更喜欢搞的隆重些,多邀请些人,也算是给新人冲下喜。

  发派请柬这件事,就连王苛欣自己都不知道,更别说正在睡觉的刘勋了。知道的只有王家跟刘家的高层,但两家人并没有告诉后辈,因为他们觉得,这种只为了充场面的宾客,根本无伤大雅。

  与此同时,除了王家之外的八大世家,都收到了请柬,只不过世家收到的请柬,跟先前的请柬不同。先前的请柬是由黄金跟纸张融合而成,但世家收到的请柬却是全部由黄金打造!仅仅请柬,便是笔巨大的财富,可想而知世家的底蕴有多大。

  除此之外,华夏高层,以及各大军区的直系领导人,也都收到了请柬。虽然人数不足二十人,但每个人都是跺跺脚,便使外界震上震的大人物。比如首都军区的总司令也就是张天放的父亲!

  “有些麻烦了,跟刘勋分开的时候,忘记跟他说世家的订婚请柬可是会提前发出的。”杨子瞳眉头皱,平静的望着手中那张由黄金打造而成的订婚请柬。

  “三月二十三号,刘勋王苛欣?终于开始了吗?”张天放将手中的黄金请柬放在旁,嘴角泛起抹复杂的笑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