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俚挠鹼望克制了下来,也在不知不觉中沉睡了过去。

  清晨,晨阳初生,帐篷里的两个人却都改变了姿势。陈梦溪跟刘勋相拥在起,刘勋的脑袋埋在陈梦溪丰满的双胸中,而陈梦溪的两条玉臂,则是缠绕在刘勋的脖颈上

  刘勋先步醒来,当他看到这幕的时候,暗自咽下口唾沫,便偷偷的转了过去,继续装睡。

  大约半小时之后,陈梦溪睁开了懵懂的双眼,当她看到自己抱着刘勋的脖颈时,脸色瞬间变得通红。偷偷瞄了刘勋眼,在看到刘勋闭着双眼时,才小心翼翼的将手臂收回。

  接下来,陈梦溪紧张的检查自己的身体,当确定自己没有的时候,才松了口气。但是她却发现,自己的胸口处有道浅浅的齿印!除此之外,还有几滴口水,口水中还有余温,显然是刚刚留下不久。

  陈梦溪沉默了下来,望着正在装睡的刘勋,脸上布满了怒火!

  第250章当干柴碰到烈火

  “刘勋,你给我起来!”陈梦溪巴掌打在刘勋的背后,生气的喊道。

  刘勋作出副刚睡醒的样子,睁开迷糊的双眼,望向陈梦溪,说道:“你又怎么了?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

  “你看看这是什么?”陈梦溪此时怒气冲天,也顾不得难堪了,指着自己胸部上的齿印说道。

  刘勋瞥了眼,可能是因为心虚吧,便别过头去,缩进被褥,随口说道:“你可真不要脸,女流|氓,不要勾引我哈,我很正直的,不会这么容易被你打动的”

  “是吗?那你能跟我解释下,这道齿印是怎么回事吗?”如果刘勋大胆承认的话,陈梦溪还没这么生气,但是刘勋否认,使得陈梦溪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这个男人总是想吃干抹净,然后就溜

  “可能是海鬼吧”刘勋暗道声不妙,想起昨晚的撒的谎,便随口说。

  “海鬼还有牙齿?还能留下口水?而且口水还有温度?你忽悠鬼呢!”陈梦溪掀开被褥,将刘勋背对着她的身子翻了过来,严肃的问道。

  “你烦不烦啊?不就是不小心咬了口吗?当时睡着了,发生的事谁知道?你不还是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吗?我都没找你算账,你倒怨起我来了!”刘勋白了陈梦溪眼,继续盖上被褥,睡了起来。

  陈梦溪愣住了,这还是她第次见到有人可以将这种事情说的富丽堂皇,言之有理!好像是她做错了样!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还睡,我让你睡!”陈梦溪火大,对着正在假装睡觉的刘勋便捶打了起来,刘勋开始的时候准备忍着,以为陈梦溪打会儿就停下了。

  但谁也没想到,陈梦溪竟然打起来没完没了!最后刘勋也是有些火大了,昨天晚上睡着之后,还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呢,为什么所有的事都怨我?就因为你是个女人?少个棒子多个洞?

  想到这里,刘勋反手把抓住陈梦溪纤细的手臂,而后将其压在身下,然后在陈梦溪那充满呆滞的眼神中,对着那对薄唇吻了上去。

  陈梦溪回过神,想要反抗,但她怎么可能反抗的了刘勋?刘勋的力道很大,紧紧的将陈梦溪固定在身下,舌尖撬开陈梦溪的牙齿,吸允着那丝丝甘甜的津液。

  大约分钟后,刘勋从陈梦溪身上翻下,说道:“麻烦你搞清楚状况,你现在吃我的,住我的,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现在都没命了!所以说你现在欠我的!你应该报恩,别说我不小心咬了口那啥,就算我要求你主动那啥,你也得服从,知道为什么吗?”

  陈梦溪喘着粗气,眼角瞥了刘勋眼,刘勋呼出口气,继续说道:“因为我比你强!不要认为自己是个女人别人就得照顾你!这个世界是平等的,没有谁欠谁的!如果今天你遇到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个男人,比如客机失事的其他男人!他们早就夺了你的身子了!那时候你还会像对我样,跟他们说这种话?幼稚不幼稚?”

  刘勋说完,别过头去,蒙上被褥便准备继续睡。陈梦溪听完,沉默了下来,刘勋说的没错,刘勋根本就不欠自己什么,如果自己遇到的不是刘勋,而是其他人的话,别说自己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就单说少量的食物,别人就不可能分给自己。

  自己失去身子是小事,还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丢掉性命,因为在最危难的时候,人都是最自私的。

  陈梦溪缩进被褥,想着想着就抽泣了起来,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刘勋听到了。刘勋眉头微皱,难道是自己方才的话太重了?但自己这么说也是为了陈梦溪好,这个女人的自立能力太差了。

  刘勋最见不得女人流泪了,摇头叹,便转过身,手掌放在陈梦溪的肩头,说道:“行了,别哭了,我又没有什么恶意。”

  话语落下,陈梦溪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哭的更厉害了。刘勋见状无语了片刻,只能先稳住局面,主动认错,说道:“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刘勋都说到这里地步了,但陈梦溪依然不说话,只是在抽泣。就在刘勋没有任何办法的时候,陈梦溪突然转身抱住了刘勋,画面出现了那么刹那的静止。

  “我知道我很任性,也很笨,但是但是”陈梦溪边抽泣,边支支吾吾的说着。

  “行了,别说了,好好睡觉,醒来什么都好了。”刘勋手掌放在陈梦溪的后脑,轻嗅着她的发香。

  “你不会扔下我对不对?”陈梦溪抬起头,呜咽着望向刘勋。

  刘勋愣了下,继而笑了起来,说道:“当然不会,如果我想扔下你的话,开始的时候就没必要救你。而我这个人做事情,喜欢有始有终,既然选择救了你,那就绝对不会扔下你。”

  陈梦溪听完,紧紧的抱住刘勋,依偎在他的胸膛上。这刻,她明白了她的心,也解开了直以来的心结。爱情是不能够退缩的,也不是可以转让的。

  她什么东西都可以让给李梦瑶,但惟独刘勋不行,她喜欢这个男人,不仅仅是因为他可以给自己带来安全感,更重要的是心中的种感觉!这种感觉自从第次跟刘勋见面,便隐藏在陈梦溪的心中。

  刘勋暗自松了口气,因为起码现在陈梦溪不哭了。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天,按照刘勋预测的时间,还有六天半的时间,这么长的时间段,难道两人就保持这种暧|昧的关系度过?

  就在这时,陈梦溪在他怀中蠕动了下,胸前那两个肉团也是随之而动。刘勋咽下口唾沫,生理上有了反应。

  陈梦溪感觉在刘勋的怀中很温暖,很安心。就在她刚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自己的小腹处。

  陈梦溪抬头瞥了刘勋眼,刘勋的表情有些尴尬,但这并不是他的错

  此时的陈梦溪已经不再是先前不懂世事的小丫头,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将额头前的发丝锊到耳后,陈梦溪望着刘勋,脸颊浮现抹羞红,轻声问道:“你想要吗?”

  第251章你侬我侬

  与此同时,随着时间的流逝,客机失事事被华夏以及英国先后察觉,而后双方对客机的航线进行检查,展开了系列的救援行动。

  英航公布了此次客机上的名单,刘勋跟陈梦溪的名字都在上面。

  消息出,无疑于个深水炸弹般,惊起了千重浪花。几乎是同时间,英国发起了对整个航线的搜查救援,华夏也参与到了救援活动之中。

  由于乘客国籍混杂,联合国等国家也是象征性的参与了搜救。他们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心中很明确,在这么个严寒的季节,怕是凶多吉少

  英国皇室世家,在知道这件事的第时间,便潜派出百架直升机进行搜救。不为别的,只为客机中有个刘勋,如果刘勋出了什么意外,华夏的世家怕是会认为这是场阴谋,别的不敢说,起码联盟的事情是不可能了。

  华夏世家,张家杨家叶家王家,这四家跟刘家的关系最为微妙。

  其中杨家跟刘家是世交,张家算是刘家的上代亲家,叶家的现任嫡系跟刘勋的关系都不错,而王家则是跟刘家订亲,马上就可以成为亲家的世家,所以他们自然会倾尽全力去搜救。

  其他世家,虽然跟刘家来往不多,但也知道未来战局不可缺少刘家的秘术。纷纷派出人员进行搜救,六十年后,第次,九大世家在世人面前展开了他们的底蕴。

  那天,首都的上空之中,几乎同时间飘过几百架直升机。以强大的财力,几乎是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收购了国家不下百艘军舰,齐齐向着北海而去。

  联合国在确定了客机上每个人身份的时候,便知道了刘勋的身份,在大队长卫星,以及曾经战友的恳求下,联合国再次派出艘航空母舰,全程卫星锁定,前往北海。

  消息出,瞬间便震惊了世界各国!联合国这种出动规模,足以堪比大国之间发动战争!自从两千年前,核大战爆发,航空母舰几乎全被毁灭。除了美国华夏等大国之外,其余国家根本就没有这种大手笔。

  陈建成在知道陈梦溪也在失事名单里之后,便无心打理国际生意,以他最大的能力,开始对着整个北海进行全面积搜查。

  “趁机抢夺陈氏客户,如果可以收购陈氏的话,那最好不过。”刘章眸中闪烁着寒光,相比起外界的众人,他倒是没有多少担心,因为帝跟木非烟就在他身边。

  “那勋哥的事呢?”大鹏皱眉问道,神色中有些不悦,毕竟在这种关头了,还收购什么陈氏?

  “我哥没事。”刘章镇定的说道,其实他也不确定,但帝告诉自己刘勋不会有事,目前他也只能镇定,因为这种事情急也没用。

  画面再转换到刘勋跟陈梦溪身上。

  陈梦溪话语响起的刹那,刘勋愣了下神,他实在没想到陈梦溪会亲口说出这句话。咽下口唾沫,刘勋望向陈梦溪,眼神中带着抹炽热。

  仿佛是感觉到了刘勋的目光,陈梦溪松口抱着刘勋的手臂,闭起双眼,平躺在旁。

  “我刚才竟然说出了那种话他会不会认为我是那种人?”陈梦溪心中不安的想道,这是每个陷入热恋女人的通病,别的不敢说,起码智商会在段时间内为零。

  刘勋深吸了口气,也不言语,双手伸到陈梦溪的胸前,将那块遮羞布褪下,然后便又朝着下身的布片摸去。

  “他他开始了,好紧张!”陈梦溪因为心中紧张,呼吸气促了起来,脸颊通红片,都红到了脖颈处。

  将下身的那块布片褪到小腿处,刘勋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对着陈梦溪的薄唇吻了上去,双手温柔的抚摸着那对早已尖挺的肉球。

  刘勋不是神,他也是个人!他心中也有压抑,精神上也有压力!但他却不会说出来,因为他旦崩溃,陈梦溪肯定会崩溃!人旦有了压力,那就需要发泄,如何发泄?生灵最原始的欲|望,便是最有效的办法。

  刘勋的下身顶在陈梦溪的,还未进入,只是在周边摩擦着。陈梦溪首先感觉到的是抹火样的滚烫,其后便是有点疼痛感传来。

  要知道这还没进入呢,就已经有疼痛感,那如果进入了的话,岂不是陈梦溪想起以前同学说过的感觉,便害怕了起来,睁开双眼,望向刘勋,轻声说道:“等”

  但还未等她说完,便感觉下身传来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她的身体仿佛都被撕裂了。种胀痛感充斥在她的下身,难言的痛苦,使得她黛眉深皱了起来。

  第次对女人来说是绝对痛苦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快感。陈梦溪不懂为什么男女都很喜欢做这种事,在她看来,目前这种事无疑是在受罪,丝的快感都没有不说,反而疼的要命。

  她抬起头望了刘勋眼,刘勋此时眸中明显多了抹兴奋,这种兴奋无法用语言描述,就犹如人体最原始的那种兴奋般!没有理由,没有伪装,有的只是原始欲|望的兴奋感。

  刘勋每次的耸动都用尽了全力,人类是无法抗拒这种原始欲|望的,无论你信还是不信,等到你亲身经历的时候,便会知晓。

  陈梦溪感觉自己快要被刘勋撕裂了,但她没有出声,贝齿咬着朱唇,时不时的传出几声呻吟声。她不出声的原因是她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很快乐,很兴奋。所以她不想打破这种气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总之就在陈梦溪马上坚持不住,将要昏迷的时候,刘勋突然大吼声,停止了下来

  “疼吗?”刘勋吻着陈梦溪的脖颈,温柔的问道。

  “你刚才怎么不问?”陈梦溪闻言,幽怨的望了刘勋眼,而后毫无任何征兆,突然口咬在了刘勋的肩头,刘勋眉头微皱,继而嘴角浮笑。

  “疼死我了,你个混蛋!不会温柔点吗?不知道人家是第次啊?”陈梦溪瞪了刘勋眼,便将头埋在刘勋的胸膛上,抱着刘勋的腰肢,轻声说道:“以后我们不做了好不好?书本上的东西都是骗人的,根本就点儿也不舒服,都快疼死了。”

  刘勋抚摸着陈梦溪的脸蛋,笑着说道:“第次而已,都这样!其实这东西就跟吸毒样,次数越多,感觉也就越不样,下次就会适应的。”

  “真的吗?”陈梦溪抬头望向刘勋,刘勋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那今天也不做了,疼死我了。”陈梦溪像只温顺的小猫般,依偎在刘勋的胸口。

  大约半小时后,两人先后起床,而后坐在小岛上,相互依偎着,望向海面。

  “我们能活下去吗?”陈梦溪把夺过刘勋手中的红酒,而后搁在旁,说道:“你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的。”

  “不要相信科学,因为科学是最不要脸的东西!它能解释的叫科学,解释不了的就叫迷信。”刘勋重新将红酒拿过来,喝了口,说道:“我们不是能不能活下去,而是定能活下去!”

  “真不知道你的自信是从哪来的,是不是你们当过兵的,都对自己充满了自信?”陈梦溪躺在刘勋的大腿上,手指摆弄着刘勋下巴处的胡渣。

  “如果个人连活下去的自信都没有,那他活着也是具行尸走肉。”刘勋对着陈梦溪露出个微笑,随口说道。

  陈梦溪对着刘勋吹了口气,自语道:“其实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救援到来,所以我才决定跟你发生关系。”

  刘勋闻言,眉头皱起,轻声说道:“你就因为这个?”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觉得我反正都快要死了,有些事不能憋在心里,如果现在不去做,不说出来的话,等到快死的时候,就会后悔。”陈梦溪望着天空,笑着说道。

  “呃你不会死的。”刘勋明白陈梦溪说的是什么意思,七天时间而已,现在已经过去了天,就权当来这里度个假了。

  “如果我们真的离不开这里怎么办?”女人在有些时候,就喜欢胡思乱想,比如现在的陈梦溪。

  “那咱们就天天造小人,生他个国家出来!然后再慢慢填海,总有天可以回去的。”刘勋故作副认真的样子,正色说道。

  “你以为你是精卫啊?还填海!”陈梦溪笑了起来,笑的很自然,很洒脱。

  突然,她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笑意凝固了下来,轻声问道:“刘勋,如果我们真的可以回去,那你会不会娶我?你娶我之后,梦瑶怎么办?她会不会恨我?”

  “”陈梦溪的话,说中了刘勋的难言之处,岂止是李梦瑶啊?怕是顾倾城知道后,自己都没法开口。更别说还有个世家天女王苛欣了。

  “要不你俩都嫁给我得了。”现在刘勋也只能随口敷衍了。

  “美得你!”陈梦溪白了刘勋眼,从他大腿上站起,朝着帐篷走去。

  第252章救援到来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便是五天逝去。

  这五天时间里,凡是参加搜救的国家以及世家,几乎对整个北海都找了个遍,除了找到些客机的残骸跟油渍之外,连具尸体都没有寻到。

  要知道,五天的时间,海浪足以将残骸跟油渍推到几千海里之外,这并不能说明附件有幸存者。

  看到残骸,这几乎是个肯定的结局了!许多国家以及联合国便退出了搜救行列,坚持搜救的只有英国跟华夏,当然,也包括两个国家的世家。

  五天时间,刘勋跟陈梦溪的食物也消耗殆尽,不过红酒还有不少,饮料也很多。尽管这两天内他们光喝不吃,也不会死亡,但饿肚子的感觉不好受,所以刘勋只能下海捕鱼。

  “小心点,我升起火堆,等你回来。”陈梦溪摇晃着手中的防水打火机,朝着岛中央跑去,她要捡取枯木。

  五天时间,刘勋的胡渣已经布满了脸腮,稍微活动了下,他便脱去衣物,拿着个应急背包便跳入了海中。

  至于为何活动?那是因为海水很冰,不活动的话,可是会抽筋的,如果在海里抽筋是会死人的。

  海里的鱼很多,但也有很多是不能吃的!比如些鱼自身带毒,如果处理不好,人吃了之后是会食物中毒而死的,所以刘勋只能抓自己认识的鱼。

  大约四十分钟后,刘勋抓了三条斤重的鳕鱼,还有几条黄花鱼。他知道,起码今天的食物是有了,在海里抓鱼并不好抓,特别是深海,这不是在河里边摸鱼,是要潜水换气的。

  将鱼放在真空应急背包中,刘勋便回到了岛上,当火堆烤干他身上的水滴,他穿上衣服,拿出那把随身携带的军刺,将鱼的内脏刨干净,插在军刺上,放在火堆前烤了起来。

  “你还会烤鱼啊?”陈梦溪睁着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以前在原始丛林作战的时候,连老鼠跟蚂蚁都吃过,烤鱼算得了什么?”刘勋边烤边说,之后看到陈梦溪露出恶心的样子,便笑了起来,继续说道:“不要露出这个表情,怎么说也都是肉,很难得的。”

  火堆很旺,不出多长时间,刘勋便将条鳕鱼烤熟了。拿过旁的卫生纸,然后包起来,递给了陈梦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