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女人,我再也不敢了,真的”青年不敢直视刘章,只是低头望着地面,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

  “看来你还不了解我司徒风是怎样的个人。”刘章眸光冷硕,望向青年的眼神中不夹杂丝感情,就仿佛那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帝王般。

  “大鹏,告诉他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刘章收起军刺,用块上好的绸缎将其包裹,而后便走出了房间。

  当刘章离开,大鹏把将青年的头发攥起,轻声说道:“知道风少是怎样的人么?这么跟你说吧!当你被带到这里的第时间里,你的命运就只有个,那便是死亡”

  死亡两字落下,青年的瞳孔瞬间收缩,全身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大鹏望向青年的眼神更加不屑,紧接着说道:“就算这个事件你是无辜的,你也要死,因为风少就是这样的个人啊”

  大鹏冷笑,手中把匕首插入青年的后脑,鲜血溢出,浸湿了地板,而大鹏也是走出了房间。

  “李伯,收拾下房间,老规矩。”大鹏跟位发丝发白的老者轻声说道,而后便向着刘章走去。

  刘章是个什么样的人?这点大鹏最清楚不过了,这就好比,个刺客刺杀刘章,但这个刺客却隐匿到了人群之中。

  这个人群里总共三千人,那么刘章要做的,便是让这三千人起消失,宁可错杀三千,也绝不放过个。

  至于这‘老规矩’,刘章买下这栋海边别墅之后,还饲养了三头大白鲨,试问,什么样的人最能保守秘密?只有个答案死人!那么,死人怎样才能不被发现?当然是消化之后,化为粪便

  “章少。”大鹏望着这个令市黑白两道无比头痛的年轻人,他是发自内心的钦佩。

  “大鹏,将李伯处理掉吧,他收集我们的证据也够多了,虽然我尊老爱幼,但再这么继续下去,可就有些棘手了!”刘章望着无垠的海面,将粒药囊放在了大鹏的手中。

  “虽然他是卧底,但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是让他安乐走吧。”刘章叹出口气,便不再言语。

  “那他死后呢?”大鹏虽然不知道刘章是怎样知道李伯是卧底的,但他对刘章的命令,从来都不会怀疑。

  刘章听到大鹏这句话,顿时失笑,拍了拍大鹏的肩膀,笑着说道:“你说个人,够三头大白鲨吃的么?饿肚子的感觉,可很不好。”

  “我明白了,等李伯走后,我会制造起山崖交通事故。”大鹏说完便向着李伯的房间走去,而刘章也是嘴角浮笑的望着海面。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既然做英雄的代价是死亡,犹如粪土!那么还不如当世枭雄来的自在!”刘章嘴角的笑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眼神那无尽的杀意。

  “哥你可知道爷爷已经没了?当你知道我现在做的事后,你可会怪我?”说到这里,刘章双拳紧握,紧接着说道:“哪怕你会怪我,爷爷会骂我,但这件事我也必须要做!”

  刘章转身进入房间,海边的浪花却突生三尺高,击打在礁石之上,化作那漫天的水花,久久不散

  程天林挑选了件自己心仪的西装,并且买好了礼物,准备明天去参加陈梦溪的生日r,此时他嘴角浮笑,因为那些人虽然要价很狠,但办事能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就在这时,个陌生的号码打在了程天林的手机上,程天林脸上的笑意更甚,按下接听键,轻笑道:“怎么样了?事情进展可顺利?”

  “程天林,你是活腻了吧?按照你所言,那小子只是会几下功夫,但岂止是会几下功夫那么简单?按照我手下回报,那人就算是我亲自出马都不定能成功。”

  手机中传出道充满怒气的话语,程天林闻言,眉头皱起,旋即冷哼道:“你想让我加价就明说,何必搞这出?那个刘勋如果真如此厉害,他还会甘心入赘陈家?”

  “程天林,我知道你跟司徒风有关系,关于司徒风我现在还不想招惹他,所以你那五百万,明天我会打到你账上,另外祝你好运。”对面冷哼声,便挂断了。

  “妈的,这群废物。”程天林将手机摔,但嘴角的笑意却是不减,毕竟入赘陈家,本就不是自己的想法,而是司徒风指使他这么做的,之后程天林看到陈梦溪的照片,便感觉这女人长的还不错,所以才如此出力。

  但现在刘勋突然出面,却使得事情有些阻力,但这些对程天林来讲根本就不是问题,因为他还有个顶头上司,司徒风!

  司徒风之名,在这群名流之中可谓响当当,从杀手组织都不愿招惹司徒风事便可看出,这是市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

  栋别墅之中,个青年满脸怒气,青年的身边有三个人,正是当日被刘勋放走的那三名杀手。

  “云哥,怎么办?”刺头青年思索了片刻,而后轻声问道。

  “你们三个也是侦察兵出身,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也应该可以堪比般的特种兵了,但依然不是他的合之敌,此人绝对不可为敌。”

  “他既然把你们三个放了回来,也算是仗义,对待仗义之人,我们也自当以仗义之道还之,此事,算我们欠他个人情。”

  青年名叫云中笑,算是这个杀手组织的少主,这个杀手组织跟其他杀手组织不同,他们中的每个人几乎都是侦察兵以及特种兵退伍。

  海边别墅,圈养大白鲨的水池之中,还漂浮着淡淡的血迹,大鹏在接到个电话后,也是来到了刘章的房间。

  “章少,明天是陈氏大小姐的生日r,您去不去?”大鹏轻声询问,除此之外,再无他言,因为他知道,有些话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

  刘章闻言,失笑出声,道:“个陈氏大小姐的生日r,值得我去吗?如果要是陈建成葬礼的话,我可能会考虑考虑”

  “明白了。”大鹏点了点头,便准备离开房间。

  “不过礼还是要送的,随便找个人去送个几百万的礼吧,面子上该过的去还是要过得去的。”刘章打了个哈欠,便向着卧室走去,大鹏点了点头,而后离开了房间。

  当逛完商场,回到酒店已经是五点开外,刘勋赶紧吃了点东西,不然他真是要饿晕了,但这还远远不是事情的结束。

  “今天去我家,r要在我家里举行。”刘勋刚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但就在这时,陈梦溪也是推门而进。

  刘勋后悔,很后悔自己为何没把门锁上,但现在切都是虚谈,将房间退掉,而后还是刘勋开车,向着陈梦溪的家中行驶而去。

  这时段,市堵车堵得厉害,大约走了两个小时,才到陈梦溪的家中。

  此时刘勋望着前方不下十栋,林立的别墅楼层,也是暗自吸了口气,因为这根本就不像是个家居,奢华的程度,足以堪比座宫殿。

  第19章生日r

  “这么多栋别墅,这么大的房子,就你妈自己住啊?”刘勋望着前方的别墅群,心中感叹着有钱人就是不样。

  “咳”刘勋的话语刚落下,李梦瑶顿时轻咳声,刘勋见状,也是神色愣,便不再言语。

  因为随着刘勋的话语,陈梦溪黛眉皱起,极其恼火的望了眼刘勋后,便冷哼声,独自向着别墅走去。

  待到陈梦溪走出了定距离,李梦瑶才轻声说道:“梦溪的妈妈五年前便已经去世了,所以”

  “我太唐突了,应该早就想到的。”刘勋摇头笑,他的确早就该想到的,毕竟来到市的几天里,陈梦溪根本就没有提过自己的妈妈,而刘勋也是没有见过,这点只要稍加思索,便可以想到缘由。

  待到进入别墅,刘勋才发现陈建成竟然早就到了,而且这别墅之中,每个房间都有人打扫,光这人力费用,便是笔不菲的支出。

  “伯父。”李梦瑶跟刘勋不约而同的起喊道,当话语落下,两人也是齐齐愣,而李梦瑶也是嘴角浮笑,不再言语。

  陈建成点了点头,向着刘勋说道:“刘勋啊,梦溪从小便没了妈妈,所以性格也是娇惯些,你多担当些,让着她点,这孩子本性不坏的,你对她好,她也迟早会知道。”

  “伯父放心吧。”刘勋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但心中却暗叹,自己跟陈梦溪只是合同关系,过了明天自己就要回家了,还说什么担当不担当!

  心中虽然这么想,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说,也算是为了让陈建成安心,也或许是听到陈梦溪早年丧母,心生同情吧。

  “梦瑶今晚也住这吧,军区离这里也有段距离,省的来回颠簸。”陈建成望着李梦瑶轻笑着说道。

  “肯定要住这啊,现在油价多贵!就算伯父赶我走,我都不走,嘿嘿”李梦瑶跟陈家人早已混熟,肯定就没有刘勋的那种拘束感。

  “那今晚梦瑶跟梦溪睡间屋吧,刘勋就勉强下,睡客房吧。”方才陈梦溪进来,那满脸怒气的表情,自然被陈建成看的清二楚。

  所以陈建成以为小两口又闹别扭了,但陈建成并没有怪刘勋的意思,毕竟他这个女儿什么脾气,陈建成最清楚不过了。

  “那麻烦伯父了。”其实就算陈建成不这么安排,刘勋也百分百要住客房的,不然为了演戏,再来出孤男寡女共处室,他就真要爆体而亡了。

  当吃完晚饭,刘勋便早早的回到了房间,他累了天,再加上昨夜就没睡好,所以躺在床上,便入眠了。

  待到清晨醒来,刘勋发现床头多了套新西装,便轻笑声,将其穿上,他知道这是陈建成为自己准备的,毕竟陈梦溪的生日r,各界名流都会前来,太寒酸了,也不太好。

  “今天就不晨跑了,先来五百个俯卧撑吧。”大约十分之后,刘勋做完俯卧撑,便开始洗漱,当切准备完毕,天色也已大亮。

  “来的这么早,这群家伙,怕是自家过年,也不会如此辛勤吧。”别墅外,已经停满了密密麻麻的豪华车辆,但刘勋却知道,如果要不是因为陈建成的原因,怕他们也不会来的如此之早。

  当刘勋出来,犹如足球场般大小的广场中,已经坐满了各界名流,当看到刘勋,些许有心人顿时来与刘勋握手,并说着各种奉承的话。

  “陈董,这位气质不凡,犹如蛰龙惊眠的少年,看便是您的龙婿吧!”陈建成身边位公司老总,极其奉承的说道。

  现在刘勋这两个字,虽然各界名流不知,但陈梦溪有了男朋友的事,倒是人人皆知,在场的人都是人精,自然可以看出刘勋的身份。

  刘勋听着周围奉承的话,是真心不感冒,心底还隐隐有种厌恶感,但他也没有办法,因为这就是社会的本质,每个人都披着张虚伪的面具。

  “勋少,几日不见,风采依然啊。”就在这时,程天林从车上下来,直奔刘勋而来,亲切的握着刘勋的手,就犹如两个多年不见的好友般。

  “程少客气了,跟程少相比,刘勋真不算什么。”刘勋越来越感觉程天林不简单,程天林肯定也知晓他自己主使杀手,刺杀刘勋失败的事,但此时见面,竟然没有露出点破绽,这是个难缠的角色。

  “哈哈勋少就是谦虚啊。”程天林轻声笑,而后将身边几位青年招呼过来,指着刘勋说道:“看到没?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起的勋少,绝对未来的商界第天骄啊!”

  “勋少好,还望以后多多提拔。”那几名青年向着刘勋连连点头,说着奉承的话,但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却不自然的流露出抹不屑,毕竟刘勋在他们眼中,再怎么样,也只是个入赘的人而已。

  此时老辈的在跟陈建成客套着,新生代跟刘勋在互相奉承,而那些所谓的名媛,则跟陈梦溪以及李梦瑶在起说着悄悄话。

  “不知令千金什么时候订婚啊?”个名流随口向着陈建成问道,陈建成轻声笑,极其敷衍的说道:“孩子们的事让孩子们自己定吧,咱们这些当老人的,就不去管这些烦心事了。”

  话语落下,众位名流的心中也是犹如明镜,看来陈建成自己也是没有拿定注意啊,但相对陈建成而言,他虽然目前对刘勋印象还不错,但还没好到将其当做自己女婿的份上。

  “梦溪,你怎么会看上他啊?我真没看出你这白马王子有什么出众之处。”位名媛十分不解的望着陈梦溪说道。

  “是啊,长相般,身材般,而且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关系,我们都没听说过这个叫刘勋的。”位名媛也是不解的问道。

  “或许是因为他那方面比较强大吧!”当这句话语落下,各界名媛顿时传出笑声,但陈梦溪的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

  “够了你们,别拿我开玩笑。”陈梦溪喝斥声,便不再言语,她虽然可以预料到今天很多人会拿刘勋做文章,但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看到陈梦溪生气,周围的名媛也是相视眼,便转移了话题,毕竟陈梦溪她们得罪不起。

  各界名流齐聚,陈建成也是准备开始r,但就在这时,架直升机却突然出现,突然出现的直升机,也是引起了各界名流的注意。

  “谁啊,这么大的排场。”人群中传出疑问声。

  “除了司徒家那小子之外,我还真想不出谁敢在市如此嚣张了。”陈建成望着半空中缓缓降落的直升机,轻笑着说道。

  直升机降落在地面,而后从中走出个全身黑衣的青年,青年手中拿着个礼盒,将其递给陈家的管家,而后说道:“我家风少让我来祝贺大小姐生日快乐,点薄礼,还望笑纳。”

  “那替我谢谢司徒风了。”陈建成点头笑,随口说道,当司徒风这三个响起,周围无论是各界的名流,还是名媛,皆是神色震。

  “司徒风?司徒风呢?怎么没来?”些名媛虽然没有见过司徒风,却早已将其视为白马王子,顿时满世界寻找其身影。

  “抱歉,我家风少事务繁忙,对这种小事不屑于亲身前来,还望各位海涵。”黑衣青年冷笑声,便登上直升机,而后离去。

  话语落下,在场的名流齐齐色变,但却没有人敢言语,如果是常人听到这句话,会以为司徒风狂妄自大,但听在这些人精的耳中,却不那么认为,因为司徒风的手段,足以令在场所有名流胆颤。

  “不愧是风少的行事作风,令我辈只能望洋兴叹。”程天林嘴角浮笑,轻声说道。

  “没错,风少才是这未来的商界第天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些青年才俊,也是立即奉承道。

  刘勋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便准备回自己房间,因为这种r,也真如司徒风所言,这种虚伪的名流世界,刘勋也是不屑与之为伍。

  由于司徒风的赠礼开始,各界名流也是拿出了自己的礼物,最差的件也不下百万人民币,而这时,刘勋才暗道声糟糕。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准备礼物,不到十分钟,各界名流以及在场所有人便将礼物交了上去,只剩下刘勋人站在原地。

  “勋少,您可是压轴人物啊,赶紧亮出您的礼物,让大家看下吧。”在程天林使了个眼色后,名青年才俊,顿时大声说道。

  “你妹”刘勋心中暗骂,他不是圣人,他也要面子,但是此时此刻,他去哪里准备礼物?就算他有时间准备,自己哪里有钱买这么贵重的东西?

  此时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刘勋身上,就连陈梦溪也是望向了刘勋,因为她还真不知道刘勋给自己准备了什么礼物。

  隐约间,陈梦溪的心中,也是出现了那么丝期待

  第20章谁无年少轻狂时

  “这家伙不会这么笨吧?连礼物都没准备。”李梦瑶虽然知道这是在做戏,但刘勋没准备礼物,还是使得她有些诧异。

  刘勋深吸了口气,在众目睽睽之下,向着片草地走去,摘下片草叶,继而向着陈梦溪走去。

  “妈的,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刘勋心中暗骂,但神色中却没表现出来,嘴角浮笑,在众人惊愕的眼神注视下,将草叶拴在了陈梦溪的食指上。

  “”沉默,寂静,在场的人神色片呆滞,就连陈梦溪也是万般不解的望着刘勋,轻声问道:“这是什么?”

  刘勋轻咳声,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戒指”

  “”陈梦溪无言以对,只是望了自己右手食指上的草叶,个草叶在自己食指上拴个扣,这就成戒指了?

  但问题这玩意哪里像戒指了?你说是戒指,那它像也行啊,这怎么看都是片草叶啊

  “噗哈哈”终于人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然后第二人,第三人,直到全场皆笑

  饶是程天林也是满脸笑意,他也实在没想到刘勋竟然会搞这出,李梦瑶抿嘴轻笑,刘勋此时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并没有注意到那些名媛之中,位女子的眸光闪烁,正在惊愕的望着刘勋。

  “这戒指还是你自己要吧,我承受不起这么贵重的礼物。”陈梦溪受不了众人异样的眼光,把将草叶拔下,而后扔到刘勋面前,冷声说道。

  说完陈梦溪也是气愤的转身离去,这时辆劳斯莱斯也是停在了别墅门口,车内的林思茹望着这幕,摇头轻笑,旋即下车向着别墅走来。

  “你啊你,我该说你什么好。”李梦瑶瞪了刘勋眼,便向着陈梦溪追去,她知道陈梦溪由于幼年丧母,所以很在意别人的看法,而刘勋这么闹,无疑是伤了陈梦溪那布满伤痕的自尊心。

  “我他妈也不想啊!”刘勋心中暗骂,但却也无能为力,便向着广场走去,随手拿了杯红酒,独自叹息。

  整个r经过这么闹,陈建成的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便轻咳声,说道:“大家随意,随意”

  话语落下,各界名流也是相互敬酒,而陈建成也是叹出口气,向着陈梦溪的房间走去。

  “刘勋,真想不到会在这见到你。”就在刘勋闷声叹气的时候,名女子走到刘勋身前,轻声说道。

  女子相貌清美,小腹微微隆起,显然已经怀孕,但依然遮不住那股清灵的气质。

  刘勋闻言,转身向着女子望去,顿时神色愣,旋即苦笑声,道:“是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