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个巧合,你遇到我也是个巧合,就是因为这个不经意间的巧合,你我的人生都被改变了。”

  陈梦溪轻抿了口梨汁,将额头前的发丝挽到而后,继而说道:“刘勋,其实我直对那次误会你的事感到抱歉,当时我还不怎么懂事,用你的话说就是根本不了解个人的真谛!虽然那件事我直很后悔,但是现在想起来,也是个不错的回忆!因为不完美的事物,才叫人生。”

  刘勋笑了,笑的很洒脱,说道:“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懂事了?”

  “你真讨厌”陈梦溪这次没有生气,只是羞涩的笑,避开刘勋的目光,望向他处。

  刘勋淡然笑,缓缓起身,走到陈梦溪的面前,半蹲了下去。陈梦溪看到刘勋走过来,不解的望向刘勋。

  刘勋拉起陈梦溪白暂的玉手,微笑着说道:“其实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说不清自己对你是种什么感觉。如果说第次我们遇见是缘分,是巧合。但却被我们错过了!那么现在我们再次相遇,就应该把握住。”

  陈梦溪并没有挣脱被刘勋拉住的手掌,只是摇头笑,说道:“你不觉得你很花心吗?你说的很对,第次遇见是缘分,是巧合,但却被我们错过了!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没有遇到对的人,如果你最先遇到的是梦瑶,那么你就不会错过!我们根本不可能的,我跟梦瑶的关系你也知道,我根本不可能跟你发生任何关系。”

  说到这里,陈梦溪站了起来,手掌从刘勋手中脱离,继续说道:“其实我还要感谢你,因为我从小娇生惯养,根本不知道尊重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好好的去了解个人!从小到大,很多人都是对我敬之如宾,我连想要学习做人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你不同,你跟他们不样,你让我第次碰壁,第次知道了原来人不是用看的,也不是用猜的,而是需要用心!因为你,所以我才成长了。”

  第245章空中遇难

  “所以你心中对我有感激之意,那么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呢?”刘勋望着陈梦溪,开了个小玩笑。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陈梦溪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瞥了刘勋眼,刹那间流露出万种风情。

  刘勋耸了耸肩,并没有言语。他现在有了新的领悟,人生短暂,万事随心!只要是他想到的,他便会去做,人就是因为被世俗的规矩克制住,所以才感觉活得很累。

  刘勋知道,如果想要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有所进步,自己必须首先踏出这步。每个人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想要变强,首先要战胜自己,也就是这世俗的观念。

  “对了,你这次回去有什么打算吗?”刘勋凝视着陈梦溪,轻声问道。

  “能有什么打算?在如今社会,个二十岁的女人早该出嫁了。我当然也是样,其实梦瑶说的很对,做女人的,找个爱自己的,比找个自己爱的要幸福多了!”陈梦溪莞尔笑,跟刘勋对视到起,继而说道:“谢谢你的梨汁,我要出去了,开下舱门吧。”

  刘勋点了点头,按下了舱门的按钮,贵宾舱的舱门应声而开,但就在陈梦溪想要离开,刘勋礼貌性送送的时候,舱门外,却传来了阵急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很快便逼近了,名客机的工作人员以及两名空姐神色慌张的看着刘勋,工作人员说道:“先生,请您立即着手跳机,前方突然出现阵气流,初步预测可能会坠机!您是我们英国的贵族,我们会第时间保护您的安全。”

  话语落下,刘勋脸色微变,他知道英国客机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初步预测?如果只是初步预测的话,他们是不会这么紧张的通知刘勋的。

  陈梦溪听到这句话,神色慌张了起来,这也难怪,她只是个女人,遇到这种情况,害怕也是正常的。

  “那其他乘客呢?你们怎么处理?”刘勋虽然说不上是好人,但也不是个坏的很彻底的坏人,对于客机上这么多的生命,他有些不忍。

  “您放心,我们会马上通知他们!但现在的情况是切随天意,我们根本就联系不到总部,信号也发不出去!您现在跳机的话,前景都属于未知!能不能活下来还得看上帝的意思。”工作人员焦急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马上去通知其他乘客准备跳机。”刘勋说完,工作人员跟空姐便离开了,可见目前情况有多危急。

  “怎么办?”待到他们离开,陈梦溪不知所措的望向刘勋,她现在很害怕,不知为何,刘勋可以给她种无言的安全感。

  刘勋打开定位仪,开始收拾东西,他并没有带没用的物品,比如枪械匕首什么的!他只是在收拾贵宾舱里的些食物。

  “按照定位仪所看,这里应该属于北海,前方二十海里处有座无人小岛!不想死的话,赶紧帮忙收拾东西,只要食物,再拿个防水打火机,其他的概不要!”这个地方刘勋来过,五年前他执行任务时,便经过过这里。

  陈梦溪听完,立即着手收拾起来。大约五分钟后,两个大包便被收拾完毕,刘勋将食物包背在肩头,从贵宾舱的应急室中拿出两个降落伞,递给陈梦溪个,随口问道:“会用吧?”

  “会,以前在跳伞俱乐部玩过。”陈梦溪将伞包背上,跟在刘勋身后。

  刘勋眸光扫过整个贵宾舱,在确定没有漏余的东西时,才走向贵宾舱的应急通道。贵宾舱还有个好处,便是遇到危难时,有条独立的通道。

  “将所有的门都关好!”刘勋对着身后的陈梦溪轻喝,坐过飞机的都知道,飞机上的舱门都是很严密的,因为如果出现意外的话,舱门不严密,个小小的缺口,足以将整个客机摧毁。

  直走到紧急通道的舱门前,刘勋知道这是最后个舱门,打开这个舱门便是半空,会有很强劲的风流,这种风流常人根本就扛不住,跳伞也是个苦力活,飞机停下,跟在行驶中,完全是两个概念。

  飞机停在半空中,跳伞比较容易!但如果飞机在行驶中的话,强劲的气流会将你直接拖出去的,刚被气流拖出去的刹那,你便会失去意识,更别说打开降落伞了,你根本就没有机会。

  “梦溪紧紧的抱住我!按照飞机目前的速度,这股气流你扛不住。”飞机虽然在降速中,但刘勋知道,就算按照目前这个速度,也是很危险的。

  陈梦溪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想也没想便紧紧抱住了刘勋。刘勋咽下口唾沫,望着舱门的瞳孔收缩下。虽然他以前也在行驶中的直升机上跳过伞,但这跟以前完全是两码事。

  “人生下来,靠天注定,所以这被称作先天!但人的生却要自己掌控,所以叫后天!”刘勋轻声自语,眸中闪过抹疯狂,几乎是在瞬间打开了舱门。

  在舱门打开的刹那,股强烈的气流灌入,这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对抗的!刘勋的身体在瞬间便被卷出机舱,陈梦溪在刘勋的背后,受到的冲击较小,但仅仅这样,也令她差点休克了过去。

  刘勋也出现了刹那的意识丢失,但强烈的求生欲,却使得他咬牙坚持了下来!飞机几乎是在瞬间便飞了过去,虽然只有这短暂的不到秒钟时间,但其中的生死险境,只有刘勋明白。

  “打开降落伞!”刘勋大声喊道,但刚开口,便被风流灌入了嘴中。好在陈梦溪不是很笨,知道刘勋是什么意思。

  飞机是在两千多米的高空,而两人在降落到千五百米的时候,几乎是在瞬间打开的降落伞,他们的运气不错,目前来说没有生命危险。

  下方是片无垠的海面,十五海里的距离处有座小岛,小岛上枯木葱葱,显然没有人烟。

  两人还没有降落到海面,另头便传出声巨响,紧接着便是火光滔天!刘勋眉头深锁,他知道客机已经遇难了。

  “奇怪,为什么我总觉得对这个地方这么熟悉?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刘勋心中自语,他现在没有闲心去担心别人。

  “还有五十米就到海面了。”陈梦溪大声喊道,但下方的个黑色物体,却使她当场色变。

  “鲨鲨鱼!”随着陈梦溪的话,刘勋向下望去,眉头皱的更厉害了。这里距离小岛还有十五海里,如果是他自己的话,刘勋百分百可以逃脱,十五海里的距离,对刘勋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陈梦溪不同,十五海里足以比得上陆地上的六十公里!虽然看海面的水流,有利于游向小岛,但十五海里,依然不是陈梦溪这么个弱女子可以口气到达的。

  条鲨鱼对刘勋来说没有威胁,但他害怕的不是这条鲨鱼,而是这条鲨鱼死后会引来很多鲨鱼!

  随着越来越接近海面,陈梦溪的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刘勋双眼微眯了下来,他直在看着那条鲨鱼,如果它过来,刘勋会杀死它!虽然这么做会引来很多鲨鱼,但他没得选择,只能走步算步。

  目前刘勋身上只有件武器,那便是从不离身的三棱军刺!哦,他还有件武器,如果那个手掌大小的黄金勋章算武器的话

  终于两人先后落到了水面,冰凉的海水瞬间侵入两人的衣衫,要知道这可是冬天!海水虽然不结冰,但也不代表它很温暖。

  那条鲨鱼并没有向着两人游来,只是在固定的区域游动着,像是在玩耍,又像是在嬉戏。

  刘勋暗自松了口气,他的运气很好,这条鲨鱼已经吃饱了,现在正在消化,所以只要自己不激怒它,它不会来攻击刘勋两人的,毕竟不是所有的鲨鱼都叫大白鲨。

  “走,赶紧游到海岛上。”刘勋背着两个重达几十斤的食物包,这是专门对付应急的背包,防水,所以海水并没有浸入。也就是说这两个背包没有海水的负重量,而几十斤的话,对于刘勋来说,可有可无。

  陈梦溪不敢大意,向着海岛游去,他们运气真的不错,海水的流动方向碰巧是冲向小岛,所以游起来,不算很费力,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两人游了五海里,陈梦溪脸色苍白,嘴唇冻的发紫,轻声说道:“我不行了”

  “全身放松,我带着你。”刘勋的情况并不比陈梦溪好多少,嘴唇也冻的变了颜色,但他的体力还是不错的,这种顺风游,对刘勋来说就是小儿科,只不过为了照顾陈梦溪,他不得不在这冰冷的海水中缓慢的游着。

  把揽住陈梦溪,刘勋便向着前方游去,他的速度很快,比先前陈梦溪自己游的时候还要快。陈梦溪此时自然知道刘勋是为了自己才放慢速度的,但她并没有说什么,不是不想说,而是没有力气了。

  第246章孤岛浪漫

  个小时之后,刘勋将陈梦溪抱到了小岛的平地上,不是所有的小岛都是沙滩。比如这个,它就是堆的小石子

  刚刚到岸,刘勋喘着粗气,脸色被冻得发青,自己游跟带着个人游,完全不是码事,耗费的体力也是不同的。

  “脱衣服。”刘勋将背包扔到边,便开始脱陈梦溪那湿漉漉的衣装,陈梦溪见状,把打开刘勋的手掌,但由于已经乏力,只能轻声说道:“你你要干嘛?”

  “不想死的话就赶紧脱衣服!”刘勋懒得跟陈梦溪解释,大冬天的被海水浸湿,而且还在冰冷的海水中待了那么长时间,如果不赶紧进行处理的话,可是真会死的

  “你流|氓!”陈梦溪不懂刘勋的用意,她还以为刘勋是在趁人之危。刘勋根本就没力气跟她解释,将陈梦溪的衣物尽数脱下,全身件衣物也没有留下。

  但刘勋却没有心情观赏这诱人的,他先给陈梦溪脱,是因为陈梦溪的身体素质不行,怕时间长了会出现生命之危。而他自己也不是神,自然也要赶紧处理。

  陈梦溪现在累的根本就动不了,当她看到刘勋开始脱他自己的衣服时,焦急的神色中带着抹愤怒,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个混蛋还在想这些事情!

  本来陈梦溪对刘勋很有好感,因为如果不是刘勋的话,自己可能就要死了!但她现在看来,刘勋救自己的原因,无疑是为了得到自己的身体。

  刘勋将全身的衣物脱光,依然是丝不挂,然后他将两人的衣物拧开了水。又以最快的速度,收集了些干枯的木柴,从背包中拿出防水火机,点了起来。

  陈梦溪此时冻得全身发抖,刘勋将其抱到火堆旁,刚刚抱起,陈梦溪便抗拒道:“别碰我我宁愿死了,也不会让你如愿的”

  “想死容易,等会不吃饭就可以了。”刘勋没想到陈梦溪的智商还是如既往的低,看着她发抖的样子,刘勋又不能坐视不理,但两人的衣服现在是湿的,根本无法取暖。

  刘勋不顾陈梦溪的反对,从背包中拿出瓶高度数的威士忌,然后尽数倒在了火堆中,火堆在瞬间便燃烧的更旺了。

  而刘勋则是躺在了地上,把将陈梦溪拉过,然后两人的身体,面对面,紧紧的贴在了起。

  “你以前上学学的常识都忘了?不知道冬天入水之后,如果不脱去湿衣服,湿气会浸入身体,身体无法发出热量,会死的吗?”刘勋抱着陈梦溪,轻声说着,虽然人体取暖并不是个好办法,但却是此时唯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陈梦溪脸色苍白,不再抗拒,反手紧紧的抱住了刘勋。

  “没时间,以你的身体素质,我说完那句话的时间,你很有可能死掉。”刘勋将陈梦溪搁在火堆旁,这样她可以更加暖和点,陈梦溪沉默了下来,只不过抱着刘勋的手臂,更紧了些。

  刘勋边加着木柴,边取暖,大约个小时之后,两人的衣服也都被烤干了,相继穿上衣装,陈梦溪脸颊羞红的坐在边,不言不语。

  刘勋望着这座小岛上的枯木,随手捡起块枯木观察了起来,说道:“我好像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了!”

  “什么地方?”陈梦溪烤着火,随口问道。

  “两千年前,世界核大战爆发结束之后,全世界将核垃圾统处理到了个岛屿!但这些核垃圾,却使得那个本来林木葱葱的岛屿,在夜间荒废!整个岛屿再无任何生命,且飞机跟船只接近,信号会突然消失!”刘勋皱眉说道。

  “这就是那个无人岛?但两千年这些枯木怎么可能还没有化作煤炭?”陈梦溪不解的问道。

  刘勋轻笑了声,说道:“你以前上学怎么学的知识?不知道树木要化作煤炭需要几万年时间吗?”

  “那也不应该化作枯木啊,在阳光的照射下,它们应该化作树屑才对。”陈梦溪不乐意了,轻声反驳。

  刘勋再次观察着枯木,轻声说道:“你说的不错,看来这座岛屿在两千多年是巨木林立,这些枯木还没有化作木屑,大概是因为树木比较庞大的原因。”

  “你好像什么都懂呢。”陈梦溪将发丝挽到耳后,笑着说道。

  刘勋耸了耸肩,叹出口气,说道:“跟你这么笨的人在起,如果我不博学些,岂不是要死在这里?”

  “真自恋。”陈梦溪白了刘勋眼,仿佛想起了什么,便担忧的问道:“刘勋,我们能不能离开这里?我们虽然有食物,但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刘勋点了点头,背过身去,开始动用奇门遁甲,准备预测下。当预测完,刘勋眉头皱起,因为从卦象上来看,需要七天时间,才会有人找到这里!

  “七天吗?食物不够啊”刘勋忌惮的望了这座岛屿眼,这座岛屿太诡异了,由于核垃圾的原因,飞机到这里都会失去信号!也就是说,就算有人找到这里,他们也不定可以离开。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吧?缘分跟巧合是有着相互作用的!如果这次你不是遇到我,你可能就跟其他遇难者样,死在了这场坠机中!但你遇到了我,这就是个巧合,个巧合足以改变你的命运。”刘勋望着陈梦溪说道。

  “这能说明什么?不就是个巧合吗?”陈梦溪别过头去,抱着身子,她穿的很单薄,虽然在火堆旁,但也很冷。

  刘勋脱下西装,披到陈梦溪的肩头,附到其耳边,说道:“这说明你命中缺我!”

  话语落下,陈梦溪脸颊红,想起方才两人全身着抱在起,她的脸颊便更红了。

  “缺你又怎样?现在都身陷孤岛了,求生都求不了,你还有心情说这些。”

  刘勋走到背包前,拿出瓶红酒,摇了摇后,开口说道:“喝点红酒暖暖身子,你应该感到庆幸,如果你跟别人落在这个孤岛上,那叫孤岛求生!但你跟我起落在这里,那就是孤岛浪漫!”

  第247章孤男寡女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自恋呢?”陈梦溪从地面上站起,将衣服递还到刘勋手上,继续说道:“你穿的也不多,就别给我了。”

  飞机上都有空调的,所以刘勋跟陈梦溪都穿的不多,因为谁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没事的,我入伍之前,参加过抗寒特训,你以为联合国特种兵是大白菜吗?谁都可以当?”陈梦溪的身子很弱,所以刘勋坚持着将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

  陈梦溪笑了笑,没说话,只是紧紧的裹了裹身子。刘勋打开手中的红酒,递到陈梦溪面前,说道:“喝点酒吧,喝酒可以暖身子的,可惜这里没有老白干,不然喝口就够了。”

  陈梦溪接过酒瓶,大口喝了口,而后递给刘勋,刘勋猛灌了好几口,将瓶盖盖上,望着陈梦溪说道:“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

  “随你怎么想。”陈梦溪别过头去,脸颊浮现抹羞红。

  刘勋打量了下小岛,这真的是个小岛,小的不能再小,因为它只有两万个平方,也就五六个足球场那么大小。

  “你在这儿待着,我去看下。”刘勋说完便准备围着海边看看,因为客机是在岛的那头爆炸的,肯定会有什么东西飘过来,如果是食物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你等等,我也起去。”陈梦溪站了起来,低头轻声说道。

  “你体力恢复了?在这儿休息不好吗?这个岛很小的,我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