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言,脸颊红,跳个舞都被踩了两脚,还能算尽兴?刘勋微微笑,轻声说道:“当然尽兴,今天是我参加的最尽兴的场舞会!”

  刘勋说完,便望向爱丽丝,伸出手掌说道:“未来的王妃殿下,可否请您跳支舞?”

  “好的先生,愿您有个愉快的夜晚。”爱丽丝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将手掌放到刘勋手中,言行举止都尽显大方。

  其实刘勋邀请她的原因只有个,那便是他想离开这里,但要离开这里,作为男主宾的他,必须要跟女主人跳支舞,不然很失礼节的。

  “你感觉他怎么样?有什么看法?”待到刘勋跟爱丽丝跳舞之后,地狱望着凯瑟琳问道。

  凯瑟琳神秘的笑,说道:“第感觉还不错,起码挺有绅士风度的,刚才我故意踩了他两脚,他竟然还能承受住,要知道我刚才可是用力踩的”

  “”地狱无语了会儿,继而说道:“这些年你在加拿大过得还好吗?”

  “比你在美国要好的多,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准备些烈酒,我都马上十九岁了,可还是个女孩。”凯瑟琳的话语落下,地狱眉头微皱,严肃的说道:“你不能这样,你跟他不可能的,这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皇室不会准许你跟华夏血脉结婚的。”

  “我知道,但他身上有吸引我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只要我喜欢就够了!”凯瑟琳说到这里,转身望向地狱,继续说道:“不要告诉我,在美国这几年里,你直没有碰过其他女人。”

  “”地狱刹那间无言了下来,凯瑟琳莞尔笑,便向着前方走去,地狱无奈的耸了耸肩,轻声自语道:“哦,我都做了些什么!”

  与此同时,爱丽丝跟刘勋跳完舞,她对着刘勋微笑着说道:“你身上有种吸引人的独特气息,这种感觉令人感觉很舒服,如果不是跟哈特早就相识,说不定我会嫁给你!”

  “”刘勋眉头微挑,笑了起来,轻声说道:“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奇怪,为什么我对这个东方人起不了任何的厌恶心理?而且他给我种可靠感。”

  “没错,我直对东方人没有什么好感,但他却好像不样,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吧?”与此同时,不少英国世家的嫡系少年都在谈论刘勋。

  这些话语自然被地狱听到了,但他们却不知道这是因为桃花劫的原因,刘勋虽然知道,但他也没办法,因为这股力量,到现在为止他根本就掌控不住。

  这股力量时强时弱,会给女人形成种无形的吸引力,对男人会不自然的形成种可信任的感觉,从心底里认为这个人靠得住,这应该便是莱恩可以将核弹的消息,只告诉刘勋的缘故。

  跟爱丽丝跳完舞,刘勋便走到了地狱面前,当他看到地狱望向自己的眼神时,便笑着说道:“怎么了?就跟你未婚妻跳个舞而已,至于这么吃醋吗?”

  地狱将刘勋拉到边,以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可以听到的声音问道:“刘勋,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来的时候喷那种香水了?”

  “你脑子没事吧?我直跟你在起好不好?而且我喷那玩意干嘛?”刘勋知道地狱说的那种香水是什么,那是种可以给女人造成假象,令闻到香味的人产生幻觉的东西。

  地狱还是不怎么相信,对着刘勋身上闻了又闻,刘勋把将地狱的头推开,笑骂道:“你丫的有病吧?你闻你未婚妻去,他妈的闻我干嘛?你喜欢我就单相思吧,我可没那种嗜好。”

  “那不对啊,难道你真的这么有人格魅力?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刘勋跟地狱以前共同作战的时候,天煞孤星跟桃花劫共存,所以这种力量相克,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但现在刘勋煞星已经清除。

  “行了,你别疑神疑鬼了,我告诉你吧!但你别跟任何人说,我还是第次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对于地狱,刘勋是百分百信任的,所以他想将这件事说出来,不然憋在心里,很难受。

  “好吧,你讲吧。”地狱皱眉望向刘勋,仿佛在看个怪物般。

  “你应该知道天煞孤星跟桃花劫吧?”刘勋先问了这么句,但看到地狱摇头的时候,便叹出口气,开始先讲解天煞孤星跟桃花劫代表了什么。

  讲解完之后,刘勋又说明了这两种力量相生相克,但自己现在的天煞孤星已经因为某种原因被清除了,所以桃花劫这股力量便独立在自己身体里,最重要的是这股力量自己控制不了。

  “你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就说桃花劫会造成什么后果吧!”地狱听明白之后,便焦急的问道,开玩笑,他妹妹现在竟然要想主动献身,他怎么能不急?

  刘勋思索了会儿,回忆了下帝说的话,便开口说道:“这么说吧,桃花劫对女人来说,会产生种吸引力,而且对越是完美的女人,造成的吸引力越大!对男人的话,只要不是有那种嗜好的,便会产生种信任感,会使他们不自然的选择相信你!我这么说,你明白了?”

  地狱听完,以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刘勋,轻声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诡异的力量?怎么可能”

  “古武者跟异能者都有了,你说可能不可能?”刘勋端起杯红酒,边喝边说。

  “靠,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而是你有这能力,怎么不早跟我说?早知道,我就不带你来了!”

  地狱此时是后悔莫及,因为英国习俗跟华夏不同,华夏就算刘勋给她们造成了吸引力,她们由于矜持,也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但英国不同,她们相信第感觉,而且也很奔放,会做出那种事也是合情合理

  “呃我好像明白什么了。”刘勋自然知道英国的观念,现在他望了周围几名女子眼,发现她们正在以种渴望的眼神望着自己

  她们不过来的原因不是因为她们矜持,而是因为英国的绅士风度,女人邀请男人跳舞的话,会给那个男人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她们才

  “哈特,我还是走吧,我怕我再待下去”刘勋现在脸色很难看,都说女人是羊,男人是狼,但是现在情况转换了,刘勋是羊,女人是狼

  “走?怎么走?我刚才已经让人跟世家的主脑说了,等宴会结束后,明天清晨便去谈联盟的事情!你现在怎么走?”地狱叹出口气,神色中尽是担忧。

  “我你妹啊!”刘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当话语落下,地狱的表情变得无比严肃,沉声说道:“刘勋,我跟你认真的说遍!其他女人你随便碰,我不去管,也装作没看到!但是凯瑟琳跟她们不同,她是我妹妹,她的名字代表了纯洁,我不想她在婚礼前变得不完整!”

  “那她硬缠着我怎么办?你应该知道你们英国这种观念下,会造成什么后果的!”刘勋深吸了口气,故作镇定的说道。

  “你就说你是阳|痿”地狱将目光望向旁,尽量不去看刘勋。

  “我靠!你怎么不跟你未婚妻说你是早|泄呢?”地狱的话实在太缺德了,这简直就是在咒刘勋,哪个男人愿意听别人说自己是阳|痿?更何况还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了。

  “还是不是兄弟了?就当帮我次。”地狱望着刘勋,眼神中夹杂着恳求。

  “我真他妈后悔认识了你!”刘勋轻声骂道,骂完之后,呼出口气,说道:“算了反正以后打死我都不会再来这里了,就当帮你次吧。”

  就在这时,个身材苗条,相貌秀美的金发女子走到刘勋面前,脸颊羞红片,轻声喃喃道:“先生我能能请你跳支舞吗?”

  “”女子的声音很轻,估计是怕被人听到,对刘勋的绅士风度造成影响。

  她蓝色的瞳孔中隐约间有抹桃色,虽然那抹桃色闪即过,但还是没逃过刘勋的眼神。

  “跟陈梦溪那时候样!”刘勋心中自语,但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对着女子伸出了邀请的手掌,而后将手臂放在她的腰间。

  支舞的时间过后,金发女子红着脸说道:“先生,等会儿你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去我家做客。”

  “呃我还有点事,改天吧。”刘勋咽下口唾沫,神色自若的说道。话语落下,女子便带着抹失望的神色离开了。

  刘勋刚想喝杯酒休息会儿,但周围的几名女子却向着他围拢了过来!周围的男人并没有多少意外,因为刘勋是今天的男主宾,跟女人跳舞也是应该的。

  “搞什么飞机?”刘勋眼角抽搐,但就在这时,名穿着玫瑰红长裙的金发女子突然挡在了那几名女子的前方,朝着刘勋走来,嘴角浅笑,道:“刘勋先生,难道不邀请我跳支舞吗?”

  刘勋眼前亮,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旁,伸出手掌,笑着说道:“能邀请您是我的荣幸,凯瑟琳公主”

  第241章英伦贵族6

  舞会很快便结束了,马上就要入席用餐,刘勋暗自松了口气,他知道终于要结束了。

  西餐入席的规矩十分讲究,席位般早已安排好。地狱跟他未婚妻分别坐在长方形桌子的上下方,爱丽丝的右边是男主宾,也就是刘勋,地狱的右边是女主宾,也就是凯瑟琳。

  地狱为凯瑟琳拉开座椅,刘勋也为地狱的未婚妻拉开座椅,待到女士坐稳,地狱跟刘勋才入座。

  入座之后,主人没拿餐巾之前你不能拿餐巾。所以等地狱跟爱丽丝拿起餐巾,刘勋跟其他人才将餐巾拿起。

  整个用餐过程还是比较愉快的,因为刘勋是男主宾的缘故,他的身边是女主人跟地狱,所以他只需要跟爱丽丝还有地狱交谈,这的确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大约在凌晨点,宴会的客人便相继离去,最后只剩下了刘勋凯瑟琳地狱以及爱丽丝四人。

  “刘勋,明天还要谈联盟的事情呢!你的身体不是直不好吗?赶紧去休息吧。”还未等刘勋开口讲话,地狱便对着刘勋使了个眼神。

  “”刘勋在心中对着地狱骂了不下百遍,最后只是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因为他怕他说话的话,会忍不住大骂地狱。

  “刘勋先生,你身体不舒服吗?我曾学过几年医术,我帮你看下吧?”但就在刘勋准备离座的时候,凯瑟琳的话语突然响起,刘勋愣了下,刹那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

  “不用的,他那种病你治不了。”地狱很不仗义的对着凯瑟琳说道,点也不在乎刘勋那阴沉的脸色。

  “什么病?难道是癌症?”凯瑟琳不解的问道,话语落下,旁的爱丽丝抿嘴轻笑,她自然知道地狱在打什么算盘。

  “,不是癌症,但比癌症更可怕!”地狱故作神秘的说着,说完之后便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是关于生理健康的病症。”

  “”刘勋彻底无语了,凯瑟琳听闻此言,黛眉皱起,望向刘勋,说道:“你生理不健康呢,还是不爱洗澡?”

  “呃我困了,我先去休息。”刘勋不准备在这儿待下去了,但是当他起身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该去哪个房间,便望向地狱。

  地狱耸了耸肩,随便指了圈,说道:“随便间房间,你都可以去住的!但是要记住,定要将门锁好,这里晚上闹鬼的。”

  “呃你比鬼还可怕。”刘勋心中自语,没有回话,便朝着客厅走去,然后随便找了间房间。

  刘勋进入房间之后,很快便睡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坐了八个小时飞机,然后又直忙到现在的缘故!

  其实坐八小时飞机,以及参加舞会这都没什么,最重要的是做这些事之前,刘勋还参加了场战争,这场战争无疑是耗费心神的,所以他需要休息。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可能是1个小时,也可能是2个小时,总之刘勋睡得迷迷糊糊的。

  但就在这时,他本来懵懂无神的双眼却突然凌厉了起来,因为有个身体压在了他的身上,而且那具身体还很柔软。

  刘勋知道这个人是谁,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如此的主动。此时的凯瑟琳跟刘勋对视着,她不知道这是双怎样的眼睛,这双眼睛在刹那间变的凌厉无比,凯瑟琳不会怀疑,如果她对刘勋有敌意的话,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了具尸体。

  “你怎么进来的?”刘勋记得自己锁门了,而且还检查了遍,窗户什么的都关上了,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孤男寡女共处室,如果还能相安无事的话,那不是男人,是太监

  “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思考能力降低了这么多?这里是我家,你说我怎么进来的?”凯瑟琳的话语落下,刘勋眉头微挑,自己的确是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

  凯瑟琳用金色的发丝扫动着刘勋的面庞,无比丰满的双胸挺拔而立,只手都握不过来。纤细的腰肢,犹如水蛇般扭动,修长有力的大腿坐到刘勋的腰间。

  刘勋的瞳孔收缩了下,不是因为凯瑟琳的诱惑,而是这种场景使他想起了司徒颖,其实无论如何,司徒颖这个影子,已经彻底的留在了刘勋心中。

  “我是阳|痿”刘勋轻声说道,但他的手掌却把抓住凯瑟琳粉嫩的脖颈,将其压在自己脸前,两人的脸庞几乎紧贴着。

  凯瑟琳嘴角浮笑,玉手拂过刘勋已经有了反应的部位,轻声说道:“没事,我是性|冷淡,不在乎深浅,也不在乎长短。”

  “我说错了,我说的是以前。”刘勋瞳孔中抹桃色闪过,反身将凯瑟琳压在了身下。

  “我也记错了”凯瑟琳将身上的睡衣扔到旁,两具躯体交缠在起,没会儿的功夫,房间内便传出阵阵呻吟声。

  清晨,晨阳初生,刘勋睁开了双眼。此时床上只有刘勋人,凯瑟琳已经消失不见,但床上的些许痕迹却表明,昨晚发生的事情是事实。

  床单上,被褥上,几乎尽是鲜血,可想而知,昨晚究竟有多激烈。

  “呃闯祸了。”刘勋眉头微皱,望着自己身上的数道齿印轻声自语。

  “看来必须要赶紧将这股力量掌控了,不然以后麻烦就大了。”刘勋打了个哈欠,穿上衣服,便朝着房外走去。

  此时的地狱正在吃早餐,当他看到刘勋的时候,便微笑着说道:“嗨,刘勋,昨晚睡得怎么样?”

  “很好,只不过做了个不该做的梦。”凯瑟琳并没有在这儿,刘勋又不敢确定地狱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所以只能隐晦的说出。

  “春梦吗?不过这也合情合理,你这个年纪是应该的。”地狱指了指旁的三明治跟牛奶,示意刘勋来用餐。

  刘勋耸了耸肩,便走到餐厅开始吃饭,并没有注意到正在收拾房间的爱丽丝,英国跟华夏不同,他们自己的房子,是需要自己收拾的,哪怕是客厅也是样。

  “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爱丽丝望着床单上还有被褥上的鲜血,摇头轻笑。

  用完早餐,刘勋知道正戏要来了,所谓的联盟会议要开启!跟在地狱的身后,刘勋朝着会议室走去,神色不卑不亢,镇定自若。因为他代表的不是个人,而是整个华夏!

  会议室并不大,也就可以装下百人左右,所以这次前来的都是各大世家的未来掌局人。凯瑟琳跟爱丽丝也在里面,只不过这个女人今天看到刘勋,神色也很淡然,仿佛昨天的事情就没发生过样。

  刘勋跟在地狱的身后走进会议室,不少人都向着他打量过来。刘勋嘴角浮笑,神色自若的向前走去,最后坐在正中的张座椅上。

  “年轻人,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坐在那个位置,是不是太不尊重人了?”当刘勋坐下,名中年人便开口说道,虽然那个位置是给刘勋留出来的,但他们没想到,刘勋竟然真的敢坐,而且还是没经过他们的准许,便坐了下来。

  “我有不尊重你们吗?座位本来不就是给人坐的吗?”刘勋端起桌面上的红酒,轻抿了口。

  “没看到周围还有几名女士吗?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绅士风度,女士优先吗?”名世家女子,轻声说道。

  刘勋不语,只是在观望着杯中的红酒。

  “年轻人,昨天我听说在宴会上你很有风度,但为何今天却会如此高调?难不成昨天你都是妆模作样不成?”又有名世家之人开口问道。

  刘勋对着红酒吹,而后将杯中酒饮尽,淡然说道:“昨日是我朋友哈特王子的宴会,所以我必须以朋友的礼节来对待,入乡随俗,按照你们英国的规矩来行事。”

  “但是今天不同,今天是谈世家之间的联盟,关系到国家之间的友好合作!可以说昨天我是代表了个人,但今天我却是代表了整个华夏!难道说我华夏世家还要在你们英国世家面前低头吗?如果我低头,那么这次的联盟还谈的下去吗?华夏又还有什么资格谈下去呢?”

  “臭小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刘勋的话语落下,名年轻的英国世家嫡系,冷声说道。

  “知道,英国皇室的王宫,白金汉宫!”刘勋从座椅上站起,缓缓朝着那名青年走去,当走到青年的身边,开口说道:“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不是个叫刘勋的人,而是整个华夏!所以请你语气放尊重些,不然这联盟真没必要谈下去。”

  “年轻人,你是以为我们求着你们华夏联盟是吗?”名世家的中年人,听着刘勋的话不舒服,便开口说道。

  刘勋摇了摇头,正色说道:“错了,在这个未来的战场上,从没有哪个国家会求着跟另外个国家联盟,所谓的联盟,不过是建立在利益跟公平之上的!既然没有公平,那如何谈下面的利益呢?”

  第242章英伦贵族7

  “啪啪啪!”刘勋刚说完,道手掌的拍击声便响了起来,这是个老者,而且是会议室中唯的名老者,他只是在拍着掌,并不言语。

  “好,没有给自己的国家丢人,我认为会议可以继续。”先前为难刘勋的那名中年人,望着刘勋,微笑着说道。

  “有胆色,不卑不亢,神色自若,不失原则,不愧是华夏刘家之人!我认为,可以谈下面的联盟事情了。”那名为难刘勋不懂绅士风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