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运气不错,连老天都在帮我们,还记得上次杜海涛自杀的事件吧?好在我没有让那群东瀛人告诉杜海涛是我在后面支撑着!而且那群东瀛人也被杀了,虽然不知道是被谁杀的,但这的确是连老天都站在我这边。”明父轻笑了声,随口说道。

  “是啊,死无对证!幸好没被安全局查到,不然我们那时就危险了。”明志强也是嘴角浮笑,跟先前的样子仿若两人!

  如果刘勋在这儿的话,肯定会大惊,因为上次的东瀛贩毒事件,最大的幕后黑手竟然不是杜海涛,而是另有其人!但他还是大意了,他本以为个省级干部就到天了,没想到东瀛都已经深入到了华夏军区!

  与此同时,大鹏等人来到了刘勋家中,当他们看到刘勋脸上的伤痕时,顿时脸色齐变。

  “哥,你脸上怎么了?”刘章皱眉问道,要知道刘勋的身手,怕是除了古武者之外,没有人能动得了他了吧?

  “我靠,勋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挂彩了啊?还是在脸上!谁干的,勋哥你说出来,哪怕是南京军区的,咱们也给他打回去!”大鹏脾气急,看到刘勋脸上的伤时,马上就火爆了起来。

  刘勋无奈的摇头,说道:“你还真猜对了,真是军区的,但是不是南京军区的,我就不知道了。”

  “啊?真是军区的?”大鹏没想到自己真蒙对了,但还是不服的说道:“哥,全看你句话,我也还是那句话,哪怕是军区的,咱们也干回去!大不了我带几个兄弟去暗杀了他!”

  “行了,刘勋大哥像是吃亏的人吗?我估计那个军区的人,应该废了吧?”王艺凯轻笑声,向着刘勋询问道。

  刘勋叹出口气,尴尬的说道:“鼻梁骨断了,掉了两颗门牙!别提这件事了,这件事也是我不对,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理亏。”

  说完,刘勋也是把李梦瑶的事给他们说了边,而后又将过程说了边,众人听完,也是神色不。

  “哥,我还是那句话,我觉得李梦瑶当我嫂子比较好点,毕竟她是见过爷爷的,而且她人也不错。”刘章很看重李梦瑶,给她说起了好话。

  “对,我也觉得李梦瑶当嫂子好,有个贤妻良母的样子。”大鹏也是随口说道,不知道是因为第次见面时准备枪杀李梦瑶愧疚,还是被刘章给洗脑了。

  “我觉得王苛欣不错,虽然李梦瑶是军区的人,但跟世家比,还真算不上什么。”王艺凯总是站在利益的第点思考问题,哪怕是刘勋的未来,也是样。

  “其实我觉得陈梦溪挺不错的,如果勋哥你把她搞定了,以后陈氏跟刘氏就是家人了,而且陈建成还有着那么多的人脉,对我们以后也是件好事。”岳旭东也是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刘勋无奈了,这事怎么整的跟给皇帝选妃子样了呢?轻咳了声,刘勋开口说道:“行了,别说没用的了,今天你们招了多少人?”

  “五十多个,来市打工的人群中有不少退役的军人,其中还有好几个侦察兵。”大鹏如实说道。

  “好,你们继续招人,刘章继续管理公司。”刘勋安排了下,众人也是随意点了几个菜,吃了起来。

  三天后,刘勋站在座高楼的天台上,望着下方犹如蝼蚁般大小的车辆跟行人,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他喜欢站在高处,看着下方的人群跟车辆,望着天空中的云卷云舒,这是种享受,也是种境界。

  这三天以来,刘勋给李梦瑶打过电话,但李梦瑶直没接,可能她自己也正在纠结之中吧!

  刘勋深吸了口气,嘴角浮现抹轻笑,几曾何时,他想过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几曾何时,他会成为方枭雄般的存在?几曾何时,他已经迷失了自我

  “我说过,这个世界,这个社会,都要因我而改变!我说过,我会让刘勋这两个字成为神话,让那地府之中的阎王爷听到,都要颤上三颤!没有人可以质疑我!因为我是刘勋!”

  说到这里,刘勋大笑了起来,笑的肆无忌惮,笑的天地为之变色,大约笑了有分钟,他继续说道:“我有奇门遁甲,我有八卦阴阳!我有无尽的金钱,更有古武者相助!天下?囊中之物也!”

  “我要改变社会的现状!我要随心所欲!我喜欢的女人,没人可以夺走!因为我是刘勋!我想要杀的人,没人可以存活,因为我是刘勋!待到春暖花开时,我花开后百花杀!”

  刘勋将待到来年九月八,改作了待到春暖花开时!为何是春暖花开?因为那时他的分公司会遍布全国各地,他的加强营,会组建成功!到了那时,不仅仅是市,刘勋要向全国各地下手,成为华夏真真正正的无冕之王!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辍?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水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这首诗词,是曹操短歌行的第首,在两千多年前,几乎广为人知。此诗通过宴会的歌唱,以沉稳顿挫的笔调抒写了曹操求贤如渴的思想和统天下的雄心壮志。

  刘勋看过三国演义,曹操无疑是他印象最深的个人,无论是曹操的手段还是气魄,都对后世影响甚广。

  “我是刘勋,不是曹操!所以我不会有跟他样的结局!”刘勋望着无垠天空,轻声自语。

  第202章可怜天下父母心1

  感叹完,刘勋也是离开了天台,今天他没有开车,因为他想独自走会儿。

  带着墨镜,穿着黑色风衣,走在繁荣的大道上,不少行人看到刘勋,都无意识的让开了路。

  现在刘勋身上,有股无形的气势,再加上套标准的电影黑社会打扮,所以不少行人,都认为这不是个好人。

  刘勋望着行人的表现,也是暗自摇头,自古以来,大似忠,大伪似真,忠义和恶都不是从表面就可以看出来的!人心险恶,虽然有些人长得凶狠,但心却很好!相反,有些人长得很和善,但心却宛如蛇蝎

  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不是核武器,最强的人也不是古武者!因为人心险恶,两千多前年差点将世界毁灭的核战,不还是人类自己发动的吗?

  所以,如果人类真的毁灭了,不是因为天变!也不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是人类自己!

  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总之现在已经是夜晚了,看了下手表,七点钟

  “该回去了。”刘勋轻声自语,便朝着别墅的方向赶去。

  但就在这时,前方路口突然出现个女子,女子神色慌张,朝着刘勋这里跑来,女子跑了几步,后方便又出现三名男子,男子大声咒骂着,显然是在追女子。

  女子很快便跑到了刘勋身前,想也不想便躲到了刘勋身后,对着追她的男子喊道:“你们别过来,这是我男朋友。”

  “”刘勋眉头微皱,对面的三个男子也是停了下来,个黄毛对着刘勋问道:“你是她男朋友?”

  “帮帮我”女子轻声对着刘勋恳求道,刘勋深吸了口气,也是说道:“对,我是她男朋友。”

  “算你运气好,我们走。”三个男子对视了眼,而后便朝着后面走去,刘勋无语了片刻,但紧接着双眼微眯了起来。

  “谢谢你,我先走了。”女子说完便准备离开,但就在这时,刘勋却反手将其抓住,冷声说道:“把我的钱包还有东西还给我,你就可以走了。”

  “你你胡说什么。”女子神色顿时慌张了起来,她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可以看破。

  的确,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女子跟那三个男子的合作,几乎无懈可击,但刘勋不是普通人,他能察觉出每个遗漏点。不得不说,女子偷取物品的速度很快,但还是被刘勋给察觉了。

  “我再跟你说遍,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刘勋握着女子的手腕,狠狠用力,女子也是痛呼出声。

  她不敢招惹刘勋,因为刚才她偷取刘勋钱包的时候,摸到了样东西,那个东西便是手枪!而刘勋副黑社会大哥的装扮,也是令女子不敢反驳。

  “我我给你。”女子将刘勋的钱包拿出,而后递到了刘勋手上,紧接着颤音问道:“大哥你可以放我走了吗?”

  刘勋将钱包放回口袋,而后望向女子,女子长的很漂亮,精致的脸庞,长长的睫毛,虽然化着浓妆,但依然可以看出,卸妆之后是个美女。

  “为什么做这个?你很缺钱?”刘勋将女子的手腕放开,冷声问道,女子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缺钱就上班,自力更生,偷取别人的劳动成果,心不愧疚吗?”刘勋说完,也是朝着前方走去,看也不看女子眼。

  刘勋最看不起的便是这类人,如果这个女子是因为无计可施流落街头的话,刘勋可能会丢下几百块钱再走,但她不是,对于这种盗取他人劳动成果的人,是最可耻的。

  待到刘勋走后,那三名男子也是走了出来,而后与女子拦下辆计程车,朝着前方赶去,车掠过刘勋,大约在千五百米处停了下来,估计是在寻找下位‘财神’。

  刘勋摇头叹,他并不打算去管,因为他能管次,却管不了永远,类似于这种小事,他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危害不到大群体或自己,能过则过。

  女子跟三名男子下车,之后来到处偏僻的街道口,然后便争吵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笨?竟然会失手?失手就失手吧,你不会跑吗?跑到街道里,我们起揍他不就行了?”个男子不满的对着女子大喝起来。

  “靠,我怎么知道他能察觉!而且那人身上有枪,看就不是普通人,还揍他?不等揍他的,你就已经死了!”女子也毫不示弱,大骂了起来,丝毫没有丝美女该有的气质。

  “妈的,今晚没弄到钱,玩什么?连药都买不了!”个男子脚踢在墙上,大骂道。

  “玩?玩你妹去吧!大b!以后这种事别叫我干,老娘没功夫陪你们。”女子说完,便想离开。

  但却被个男子拉住了手臂,而后把拽回,便是巴掌打在了脸上,大喝道:“他妈的,真是给你脸了!竟然敢这么跟老子说话?老子今天就玩你了!”

  男子说完,便对着旁的两个男子使了个眼神,三人人捂着女子的嘴,两人架起女子便朝着街头深处走去,这是个死胡同,般没有人进来。

  “呜呜”女子拼命的挣扎着,她现在才十六岁,还上着学,是单亲家庭,今晚跟她妈吵了架,便跑了出来。由于是单亲家庭,所以女子毕竟叛逆,也是认识了很多道上的小混混。

  今天这件事,他们吵了起来,这三个混混显然是恼了,便想把女子给那啥了,女子知道,这三人真能干出这样的事来!毕竟她亲眼看过他们砍人

  刘勋双指捏,也是眉头微皱,他可以推测出女子下面要发生的事,叹出口气,他也是继续朝前走去,脚步不急不慢,丝毫不像是个要出手的样子。

  此时,女子的羽绒服已经被脱下,而腰带也是被解开,但她的嘴被捂着,肯定喊不出声音,只能发出‘呜呜’的哽咽声。

  个男子已经握住了女子的双胸,狠狠的揉搓着,另名男子褪下女子的短裤,刚想进行下步的时候,道不夹杂任何感情的声音,也是响起。

  “喂,三个人搞个,是不是有些口味太重了?”刘勋带着墨镜,风衣敞开着,发丝随风而动。

  话语落下,三个男子也是停下了手中的‘活’,将女子扔到边,冷声说道:“原来刚才的那个家伙,真以为戴个墨镜,穿个风衣,便是老大了?敢坏老子的好事,今天便捅死你。”

  三名男子说完,便人抽出把匕首,朝着刘勋走来,但就在这时,两道手电筒的光,也是照了过来。

  “干什么的?”两个警察快步跑了过来,当他们看到三个男子时,也是开口说道:“怎么是你们三个?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在干什么呢?”

  其实不用问,看旁正在整理衣装的女子,这两个警察也可以猜到是什么事。

  “林哥,张哥,你们怎么来了?”黄毛看到警察,立即抽出烟,递给他们,那两个警察也是接过烟,点了起来。

  “哟,小太妹,怎么又是你,难道上次你妈去派出所领你,你还没记性啊?”姓林的那个警察,朝着女子说道。

  “哈哈,林哥,您看,又来外快了。”黄毛恭维着姓林的那个警察,那个姓林的警察也是坏笑了声,拍了下黄毛的头下,说道:“臭小子,赶紧离开。”

  女子听到喊她妈,也是惊慌了起来,显然她跟她妈妈的感情并不是很好,更不想让她妈妈去派出所。

  “林子,这样不好吧?放他们走我没意见,但勋哥说过,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我查过她的家庭,是个单亲家庭,经济状况并不好,如果是真犯事了,咱们捞点也没什么!但这次她并没错啊。”姓张的那个警察,皱眉说道。

  “勋哥?你以为勋哥是神啊!勋哥忙着呢,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不捞点咱们今晚怎么快活?小张啊,你不会这么胆小吧?”姓林的警察眉头挑,轻声说道。

  “算了,这件事我权当没看到,你自己弄吧。”姓张的警察摇头叹,便走到了墙根处,也不再言语。

  姓林的警察拿出手机,拨下了个号码,电话接通后,便大声说道:“你是柳丽颖的母亲吗?她现在又犯事了,现在正在呢,你赶紧过来吧。”

  刘勋现在直接被无视了,他皱眉望着这切,实在没想到姓林的警察,竟然还有女子母亲的电话号码,显然这个叫柳丽颖的女孩,经常犯事。

  大约十五分钟后,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女子走了过来,女子长得很好看,跟柳丽颖有几分相似,却多了抹风韵,实在不像是个当母亲的人,反而像是个只有二十四五的女人。

  “陈文书女士,您看这件事怎么解决好呢?”姓林的警察望向陈文书的眼神中,带着抹,不过这也不怪他,因为就连刘勋看到这个女子,也是起了那么丝征服的。

  第203章可怜天下父母心2

  “抱歉,又给您添麻烦了,您说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吧,多少钱我都可以给。”陈文书此时望向柳丽颖的眼神中没有责备,尽是担忧。

  旁的刘勋看到这幕,也是心中叹,可怜天下父母心,每个当父母的都不容易啊。

  “三万!”姓林的警察口气说道,陈文书听到这句话,顿时脸色微变,难为的说道:“三万我没有那么多钱啊。”

  “当然,其实用的方法也可以,那就是陪我个星期,如何?”话语落下,刘勋双眼微眯了起来,这算是什么人民公仆?竟然说出了这种话?

  “你我请你放尊重些!不然被勋哥知道,你也没好日子过。”陈文书深吸了口气,轻声说道,但从那颤抖的身躯来看,足以看出她的怒火。

  “勋哥?你以为勋哥很闲吗?你想见勋哥?那比去首都都难!”姓林的警察大笑了起来,丝毫不知道刘勋就站在那里,虽然刘勋此时被无视了

  “不陪也可以,那就三万块钱!”林姓警察继续说道,旁的柳丽颖看着这幕,也是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大骂道:“你个畜生!你关我就好了,反正我还未成年,你判不了我刑!”

  “你闭嘴!”陈文书对着柳丽颖喝了句,而后对着林姓警察说道:“这样吧,给我个月的时间,我给你凑齐三万块钱,如何?”

  “个月?那算了,我还是把你女儿关进局子里吧。”林姓警察不屑的笑,便拿出手铐,准备将柳丽颖带走。

  “我说伯母,您就从了林警官吧,不就是个星期吗?就算你卖,能卖出那么多钱吗?”旁的黄毛看出了林姓警察对陈文书的意思,也是帮腔道。

  “群人渣!”陈文书高耸的胸部起伏着,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哎”张姓警察看着这幕,摇头叹,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准备离开这里。

  但就在这时,辆警车突然停在了街道口,林姓警察跟张姓警察在看到车辆的时候,便神色愣,因为这是市局的车!而且车牌号,正是张大彪的专车!

  没错,张大彪是刘勋喊来的,因为刘勋推测的时候,虽然没有推测出目前这种状况,但也推测出了会有些小麻烦,所以他事先给张大彪打了个电话。

  张大彪下车,脸色阴沉着,因为刘勋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跟媳妇造着小孩呢,所以此时他很生气,很郁闷!但电话是刘勋打的,他也不敢不来,旁跟着的市局警察都苦着脸,想必都成了张大彪的撒气桶了。

  “局局长好!”林姓警察跟张姓警察顿时对着张大彪打了个警礼,他们只是区局的,实在没想到,市局的张局长会来这里。

  “哎呦,老弟啊!我的亲祖宗啊,您又有什么事啊!哥哥我是真服了你了。”张大彪连搭理都没搭理这两人,便对着刘勋大声抱怨了起来。

  话语落下,在场的众人脸色齐变!特别是那两个区局的警察,能让市局的局长如此低态的人,在市还有第二个人吗?怕是除了市长之外,就剩刘勋了!

  “呃看了这么久的戏,也被无视了这么久,这还是人生第次呢。”刘勋摘下墨镜,而后脸色寒,朝着张大彪冷声喝道:“张大彪,这就是你手底下的警察!都成什么了?是土匪吗?还是说我刘勋的话,在市没有任何作用了!”

  话语落下,张大彪个哆嗦,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看出刘勋是真生气了!望了两个警察眼,他也是说道:“老老弟,这两人是区局的,不是我市局的啊”

  “立马把区局局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