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掌都在颤抖不止。

  “不作就不会死。”刘勋附到程天林耳边,轻声说道,而后拍了拍程天林的肩膀,继而说道:“以后还望多多关照。”

  “定,定。”程天林强忍着疼痛,他不敢说自己的手骨断了,但移位肯定是移位了,剧烈的疼痛,使得他额头布满了汗水。

  不会,餐桌上便上满了饭菜,这是家宴,饭菜并不是很奢华,但却耐吃,而程国立也看出了是自己儿子先寻的事,在陈建成这里,他也不好说话,也是直陪笑着,面色没有丝的变化。

  “刘勋啊,想喝什么?红酒白酒还是啤酒?来到了这里,就跟自己家里样,不要拘束。”待到饭菜上齐,陈建成向着刘勋问道。

  “抱歉伯父,我不会喝酒。”刘勋歉意的笑,轻声说道。

  “不会喝酒?哪有男人不会喝酒的?没听过句话嘛?男人不碰烟和酒,白来世上走走。什么都不会,也别不会喝酒啊。”程国立笑着说道。

  刘勋闻言再次歉意的笑,而后指了指自己的头,说道:“酒精会麻痹大脑,烟草会缩短生命以及暴露自己,所以我从不碰这两样东西。”

  “恩,好!有原则。”李旺国听到刘勋这句话,顿时连连点头。

  刘勋轻笑,不再言语,心中冷笑道:“烟我是不碰,毕竟作战的时候遇到烟瘾会影响作战,但这酒嘛酒是跟朋友和兄弟喝的,但这里可是有着对我居心不良的人,怎么能跟这样的人起喝酒?”

  求收藏

  第14章街头暗杀风波

  整个饭局,草草收场,毕竟在场的人,皆是面和心不合,特别是那程氏父子,这绝对是两个笑面虎,笑里藏刀之辈。

  待到程氏父子离开,陈建成望着自己的女儿,轻声说道:“梦溪啊,后天便是你的生日了,这个生日你想怎么过?”

  “还能怎么过,跟以前样,开r呗。”陈梦溪随口说道,但当她刚说完,便后悔了,因为这次多了个刘勋,如果自己的生日r刘勋不在,是不是有些不符合实际?

  算了,还是多留他几天吧,陈梦溪自己给自己寻了个勉强的理由,说实话,就算是她自己,也弄不清自己对刘勋的感觉。

  “我上趟洗手间。”刘勋对着陈建成以及李旺国点头示意,而后便向着洗手间走去,但却没注意到,西装口袋中的长枪勋章,已经滑落到了地面。

  “我也去趟洗手间。”刘勋前步刚走,陈梦溪也是向着洗手间走去,只留下摇头失笑的李建成等人。

  “刘勋要不等我生日r过完,咱们再解除合同吧。”洗手间中,陈梦溪双手扭动着衣角,轻声说道。

  “你父亲不是不逼你相亲了吗?”刘勋皱眉,但还是询问道。

  “不是啊,经过这么闹,我朋友已经都知道我有男朋友了,如果生日r上你不出现,那不是露馅了嘛”陈梦溪深吸了口气,随口说道。

  “那好吧,后天你过生日,还有两天时间,再给我六百块钱。”刘勋考虑了下,自己只有九百,回家他肯定要给爷爷跟刘章买点东西,还真不够,便应承了下来。

  “你”陈梦溪听到刘勋这句话,顿时气由心生,从包中拿出六张百元大钞,而后便气呼呼走了出去,心中暗骂:“死刘勋,臭刘勋,满脑子里全是钱,活该你没女朋友”

  “梦瑶啊,帮你陈伯父收拾下餐具,我跟你陈伯父再去杀盘象棋。”李旺国跟李梦瑶说了句,而后便跟李建成向着书房走去。

  “恩。”李梦瑶知道这些餐具都是陈建成亲自从巴黎定制的,虽然她不知道价格,但也可以猜想到定不菲,便亲自收拾起来。

  但就在她收拾刘勋餐具的时候,地面上块长枪勋章引起了李梦瑶的注意,勋章有根烟的长度,全身由精铜打造而成。

  “这难道是刘勋的?”李梦瑶将勋章收起,便继续收拾餐具,准备等会还给刘勋。

  就在李梦瑶刚刚将餐具收拾完,便看到陈梦溪气呼呼的走了过来,陈梦溪望了李梦瑶眼,便跑过去拉起李梦瑶的手,倾诉道:“气死我了,这个臭刘勋”

  “怎么了啊?”李梦瑶绝美的容颜上浮现不解,轻声问道,陈梦溪深吸了口气,便将洗手间里的事,尽数跟李梦瑶说了遍。

  李梦瑶听闻此言,顿时笑出了声,陈梦溪看到自己受了这么大委屈,自己的闺蜜不但不为自己想办法,而且还笑,顿时不乐意了,气呼呼的说道:“你让刘勋自己打车回酒店,我走了”

  “”不待李梦瑶回话,陈梦溪便到书房跟陈建成说了声,而后便下楼,开着车自己向酒店行驶而去。

  “没事吧?你这宝贝女儿。”书房内,李旺国望着棋盘,轻笑着说道。

  “小两口吵架属于正常,多磨合磨合,就好了,我这女儿什么脾气我知道,不能总惯着她了。”陈建成吃掉李旺国个马,随口说道。

  辆正在行驶的商务车中,程天林望着自己包好的手掌,眼神恶毒的,播下了个号码。

  “喂,帮我做掉个人。”程天林轻声说道,神色淡然,显然经常干这样的事。

  “身份。”手机中传出这样的话语,他们需要详细的资料,来判断这个人的价位。

  “陈氏大小姐的现男友,会几下功夫。”程天林望着自己的手掌,厉声说道。

  “哦,五百万。”对面丝毫没有犹豫,传出这样的话语。

  “五百万?是不是有些多了?”程天林眉头皱起,不满的说道。

  “他的价值不在他,而是他此时的身份,你们程家想跟陈氏联姻,在各大公司已是人人皆知,而你杀他的原因,怕也是因为此事,你说他值不值五百万?”对面声冷哼,轻声说道。

  “那好吧,五百万,明天打到你的账户里。”程天林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而后闭目养神起来。

  刘勋从洗手间走出,却没有看到陈梦溪,顿时向李梦瑶询问道:“陈梦溪呢?怎么没在这?”

  “你把她气跑了,她让你自己打车回酒店。”李梦瑶莞尔笑,轻声说道。

  “”刘勋无语了片刻,轻声叹,道:“算了,反正现在天色还早,我也正想散会步。”

  刘勋说完,便向着电梯走去,李梦瑶望着刘勋的背影,而后拿出长枪勋章,摇了摇头,也是跟了上去。

  此时夕阳西下,路上的行人也是渐少,刘勋独自走在街道上,道边的小树摇摆,丝丝的清风,令人感到无比的舒适。

  但就在这时,刘勋的眼神却突然凌厉起来,有杀气!

  风中多了抹凉意,还未到秋季,树上的绿叶却飘落了下来,绿叶落在刘勋的肩头,而刘勋也是缓缓转身。

  前方三个身穿黑衣的青年正在向着刘勋走来,他们的相貌平常,互相谈笑着,跟路人没什么区别,但刘勋却可以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杀意。

  “程天林,看来你是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刘勋心中暗道,双眼微眯了起来,不退反进,向着那三人缓缓走去。

  当刘勋与那三个青年碰面的刹那,果然不如刘勋所料,前方个刺头青年手中突然出现把军刺,瞬间便向着刘勋脖颈划来。

  刘勋冷笑,就在刺头青年刚拔出军刺的刹那,他便向着军刺青年的手腕拳轰去,声闷响传出,刺头青年吃痛,军刺旋即跌落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刘勋跳起,膝盖顶在刺头青年的胸膛上,刺头青年顿时被踢出五米开外,这时,另名青年也是拿着匕首,向着刘勋刺来。

  匕首紧贴刘勋脖颈而过,刘勋抓住青年的手腕,狠狠用力,青年的手腕顿时脱臼,匕首也是跌落了下来,被刘勋持于掌中。

  刘勋知道这些人都是高手,而程天林竟然可以请动这些人,可以想象他是花了大价钱的。

  这些皆是瞬间发生的事,青年拔出匕首,被刘勋制服,而后刘勋抢夺匕首,也不过秒钟的时间而已。

  此时剩下的最后名青年,将手中的军刺扔,轻声说道:“这次算我们载了,遇到了高手,要报警还是要杀,随你便。”

  青年心中在暗骂,这就是程天林所说的会几下功夫?会几下功夫,他们三人会失手?而且对方将他们压制的死死的,这拼杀经验,怕是比他们的老大还要高超。

  “告诉我,谁派你们来的,我可以放过你们。”刘勋将匕首扔出十米开外,眸光冷冽的望着眼前的青年。

  “抱歉,规矩不能破。”青年知晓自己不是刘勋的对手,也不想自食其辱,所以才无奈罢手,但刘勋让他说出主使人,这是万万不能的,杀手界也有规矩,便是宁死也不能说出买主。

  “三位都是高手,可想而知,就算是退伍的军人,在三人手中也活下不去,但无奈你们碰到了我。”

  刘勋轻笑,将倒在地上的青年扶起,而后将他脱臼的手腕接上,便向着那个被自己踢出去的刺头青年走去,将其硬生扶起,此时这名刺头青年感觉自己喘不过气,刚才那踢,他已经彻底失去了作战能力。

  “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是谁,程天林!”刘勋望着三名青年,冷声说道,话语落下,三名青年也是低头不语。

  “回去跟你们老大说,我不想跟你们为敌,但不代表我怕你们。”说到这里,刘勋为刺头青年整理了下亦鸢,紧接着道:“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好的多,你说对吗?”

  刘勋说完便向着酒店走去,三名青年相视眼,也是捡起军刺跟匕首,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刘勋走在路上,呼出口浊气,好久没动手了,他还以为自己回国之后,不会再有动手的机会,想不到这次动手,竟然来的这么快。

  “你怎么不将他们交给警局?”李梦瑶直在暗处观看着,所以方才的幕她也是知晓,看到刘勋将他们打倒,李梦瑶并不意外,但刘勋将他们放走,她便不理解了。

  “就算解决了他们也没用,他们不是主谋,如果将他们送给警局,也怕是无用。”刘勋在美国的时候,便经常听到国内警局的传言,所以他只能按照自己的方法行事。

  当然,这些传言有真也有假,好警察不是没有,只是这世风日下,刘勋不可能去赌,因为这赌错了,怕是这个杀手组织,会彻底的跟他缠上。

  刘勋还要回家乡,所以他不想有这么多事,毕竟爷爷跟弟弟刘章,他们需要安静的生活。

  第15章大葱卷饼的利息

  “给,你的东西。”李梦瑶莞尔笑,也不再询问,将长枪勋章递向刘勋。

  刘勋看到长枪勋章,顿时脸色变,但紧接着松了口气,接过勋章,向着李梦瑶轻声说道:“谢谢。”

  这个勋章对他的意义非凡,它不仅仅是段回忆,而且还是他生都无法割除的信仰。

  “看来这东西对你很重要,既然我帮你捡了回来,你不准备请我吃顿饭嘛?”李梦瑶不去问方才的话题,而是转移话题说道。

  刘勋知道这是个聪明的女人,从其看到自己将那三人打倒,而神色依旧淡然,刘勋便可以猜想到,怕是这个女人,早就知道自己不是民工这么简单了。

  但这还不算什么,因为李梦瑶在知晓这些以后,她竟然还不询问这些,反而是转移话题,可想而知,这个女人聪明到了何种地步。

  “你对方才的事,就没有丝疑惑?”刘勋不得不仔细打量这个拥有绝世容颜,且聪慧的女子。

  “知道了太多,也不是件好事,而且我在等你亲自跟我说。”李梦瑶跟刘勋对视起来。

  刘勋败下阵来,移开目光,轻声说道:“女人太聪明了,不是个好事。”

  李梦瑶嫣然笑,本就精致的脸蛋,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迷人,道:“那你喜欢聪明的女人,还是笨女人?”

  “我喜欢该聪明的时候聪明,该笨的时候笨的女人。”刘勋将长枪勋章放回口袋,嘴角浮笑说道。

  “你这算是告白吗?”李梦瑶眼眸中的笑意更深了,刘勋听到这句话,也是笑出了声,旋即两人起向着前方走去。

  “你小时候数过星星吗?而且还是数到眼花缭乱,最后不知不觉睡着了的那种。”李梦瑶望着星空中的繁星,突然说道。

  刘勋听闻此言,嘴角笑,轻声道:“我弟弟数过,最后或许数乱了,也或许没耐心了,还有就是天亮了,星星不见了,他就急哭了哈哈!”

  每个人都有段无法割舍的幼年回忆,刘勋也不例外。

  “我数星星是我哥哥骗我数的,说是只要我将这夜空的所有星星数完,我的白马王子便会出现”李梦瑶说到这里,笑出了声,紧接着说道:“但是我却没有数完”

  “怎么可能数的完?”刘勋轻笑,每个当哥哥的都会忽悠自己的弟弟跟妹妹做些犯傻的事,而弟弟跟妹妹,也从不怀疑哥哥的话,都会去照做!因为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哥哥说的话,也是个至理。

  “虽然没有数完,但我哥哥却没有骗我因为,他已经出现了。”李梦瑶心中补充道,但却没有说出来。

  “我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刘勋看了下天色,还不是太晚,应该还有小摊类的,便向着李梦瑶问道,是为了答谢李梦瑶,二是因为自己也有点饿了。

  “你请客,当然是你拿主意,你请什么,我便吃什么。”李梦瑶轻语,刘勋点了点头,两人便向着前方的夜市走去。

  来到家烧烤店,刘勋点了二百元的烤串,又要了提啤酒,还未等烤串上来,他便打开瓶啤酒喝了起来。

  “你不是不喝酒吗?”李梦瑶看到刘勋喝酒,顿时不解的问道,因为傍晚吃饭的时候,刘勋说了自己不喝酒的。

  “喝酒也得分人,比如饭桌上有面和心不合的小人,那这酒不喝也罢,但如果是知己,那这酒就必须喝。”刘勋口气将瓶啤酒吹干,轻声说道。

  “兄弟这句话说的好啊!喝酒是有讲究的,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来,兄弟,你的串。”烧烤店的老板是个山东大汉,令人看眼便感觉到其厚道,实在。

  刘勋接过烤串,望着烧烤店老板笑,道:“大叔,听你口音,好像是山东的吧?”

  “是啊,泰安的,这不儿子跟女儿都考上市的大学了,所以我也就索性来市打工吧,这样也能经常看到孩子们。”大汉憨厚的笑,然后随口问道:“怎么了兄弟,你也是咱山东的?”

  刘勋点了点头,大声说道:“是啊,济南的,跟你泰安隔得不远。”

  “哟,老乡啊!”大汉听到刘勋的话语,顿时笑,亲切的说道,世事就这么个理,如果在山东,同市的是老乡,在外省,同省的是老乡,在国外,整个中华民族皆是老乡。

  “对了大叔,你这有没有大葱卷饼啊?离家好多年,愣久没吃那玩意了。”刘勋指了指桌上的烤串,让李梦瑶随意,便向着大汉问道。

  “有,俺家婆子跟娃子也爱那口,所以也是带了不少玉米面子,我这就让婆子给你弄哈。”大汉看到刘勋是老乡,显然是真高兴了,便向着屋里喊了声。

  “那麻烦大叔了。”刘勋嘴角浮笑,轻声叹出口气,自从离开家乡,这大葱卷饼自己已经五年没碰了,以前小的时候,爷爷就经常给他和刘章做这个。

  “大哥,给,咱山东地道的大葱卷饼。”不多会,个十八岁左右的男孩走了出来,将卷饼递给刘勋,刘勋赶紧接过,咬了口,连连点头,道:“恩,地道。”

  “大哥,来点章丘大蒜不?”男孩望着刘勋,笑着问道。

  “来点。”刘勋大笑声,点头说道,但就在这时,大汉却阻止了,说道:“娃子,你害你大哥呢?没看到你大哥的女朋友在那吗?”

  来到市这么久,大汉也知道市的本土人般不会吃生蒜的,所以他怕刘勋在李梦瑶面前影响形象。

  “哦,对不起啊大哥,大哥你媳妇真好看。”男孩歉意的笑,瞥了李梦瑶眼后,便小声跟刘勋说道。

  “”李梦瑶闻言,脸颊浮现抹羞红,但也不反驳,而刘勋则是摇头笑,道:“她是我个朋友,并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了解,了解!不都那样嘛?先从朋友开始,再慢慢的加个女字,然后就上户口本了,哈哈”大汉望着刘勋,大笑道。

  整个饭局是相当愉快的,正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在这里,刘勋仿佛再次回到了家乡般,感觉到了种温馨。

  整桌肉串,李梦瑶只是吃了不到十串,其余的都进了刘勋的肚皮,提啤酒也是尽数入肚,但刘勋的脸色,却依然如常。

  “大哥,我们走了,有空再来。”刘勋结完账,便准备跟李梦瑶回去,大汉听到这句话,顿时笑着喊道:“好嘞,有空常来玩哈。”

  刘勋点了点头,便准备离去,但就在这时,对面却来了七八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小混混,那嚣张的表情简直就是天是老大,他们就是老二。

  “王老板,今天的保护费该交了。”个黄毛走到烧烤店前,将脚放在张桌子上,面色极其不善的说道。

  “这不是月交吗?怎么天交了?”现在干点什么都不容易,有城管,二有地头蛇,这下面的小规矩,世人早已习以为常,只要不是太离谱,这些做小买卖的也不会反抗。

  “想月交?可以啊,只要把你闺女给我们老大玩两天,别说月交啊,就算你不交,我们也不管你啊。”黄毛望了眼店内,笑着说道。

  “你这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有没有王法了?”大汉生气,把拍在桌子上,大声喝道。

  “王法?我们便是王法!说,是交钱还是交闺女。”黄毛手中拿出把刀片,架在大汉的脖子上,神色更加嚣张。

  周围的客人淡然的望着这幕,没有点吃惊,也没有人上前相助,显然世风日下,都习以为常了。

  “你们别伤害我爸,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就在这时,店内跑出个女孩。

  女孩二八年华,张精致的瓜子脸,修长的身姿加上那双勾魂夺魄的丹凤眼,虽然还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