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但我到市的时候,你已经离开了,后面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

  帝的话语落下,刘勋也是点了点头,打开车门,说道:“走吧,今天是除夕了,不说不开心的事了。”

  第196章待到春暖花开时6

  刘勋跟帝下车,进入刘家大院。此时刘家大院中挂满了红灯笼,个个大大的红色福字,倒帖在墙上。

  福字倒着贴,这是华夏的种民间习俗,意为福到!

  刘勋记得很清楚,小时候看的爷爷把福字倒着帖在墙上,他便会询问:“爷爷,为什么你要倒着贴呢?”

  刘章那时候更小,则是大声嚷嚷道:“爷爷你贴错了,把字给贴倒了”

  当时老人大声笑了起来,然后把福字倒贴的理由跟原因说了边,两兄弟才恍然大悟。

  现如今,老人已经不在,刘勋望着墙上的大红福字,也是轻声笑了起来,他笑的很温馨。

  “大少爷,您回来了!”名旁系的家人看到刘勋,顿时笑着问道。

  “恩,刚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刘勋微笑着回应,待到跟那名旁系客套了几句,他也是帮着起贴对联。

  刘勋走到刘家大院的大门前,准备贴上对子,但就在这时,刘耀祖却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大少爷,大门的对联不能这么贴的,要先请门神!之后才可以贴对子。”

  “啊?还有这么多讲究呢。”刘勋愣了下,也是将对联放下。

  “咱华夏文化深着呢,大少爷不懂也算不了什么。”刘耀祖将门神贴在大门上,而后将刘勋手中的对联接过,继续说道:“大少爷你先去屋中吧,家主在等你。”

  “好,那帝我们走吧。”刘勋听到四爷爷找自己,也是准备进屋,但帝摇了摇头,说道:“你自己去吧,我在这儿玩会儿。”

  帝的童年是毫无乐趣的,因为他身为古武者,必须要熟识古武,他的童年是在练武中度过的,所以对这些贴对子类的事,感觉到很新奇。

  “那行,你在这儿帮着贴对联吧。”刘勋说完也是朝着屋中走去,当来到房内,刘世宗手中正拿着捆长香。

  “走,跟我去祠堂。”刘世宗看到刘勋回来,虽然嘴上不说,但心中是很高兴的!毕竟刘勋是刘家唯的嫡系,古人都说‘隔辈亲’,所以刘世宗对刘勋是十分疼爱的。

  刘勋跟在刘世宗的身后,向着祠堂走去。当走到半路上,刘勋也是开口问道:“四爷爷,您身体没什么大碍吧?”

  刘勋知道刘世宗为了找到自己,特意进行了血算!先前他并不知道血算是什么,但是现在熟识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的他,也知道了血算是种怎样逆天的卜算之法。

  这是奇门遁甲之中的卜算法,虽然可以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但是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个代价便是五年的阳寿!试想下,个人,阳寿有几个五年?而刘世宗已经八十余岁的高龄了,再为刘勋进行了血算!这种状况,实在不是很乐观。

  “放心吧,四爷爷身体硬朗的很呢!”刘世宗为了不让刘勋担心,也是随口应付道,当老人的,无非就是为了后辈!只要后辈好,他们也就安心了。

  “那就好。”刘勋深吸了口气,虽然他想推算下刘世宗的阳寿,但以他现在的水准,还没到那种地步!推算个人的阳寿,这几乎是最高等的卜算,需要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彻底精通才可以做到!

  来到祠堂,依然是那些熟悉的牌位,刘世宗跟刘勋跪在旁的蒲团上。在刘世宗说完些祭祖的话语后,刘勋也是将长香点燃,放到了祠堂的香炉中。

  当切忙完,已经是旁晚六点钟,吃完水饺,在刘家的客厅内等到八点钟,刘勋帝还有刘耀祖等人聚集在起,陪着刘世宗看春节晚会。

  这种场景是温馨的,家人其乐融融,欢快的笑着。刘勋笑的很轻松,不知何时,他没有跟今天样的轻松,这可能就是亲人的力量吧,使得他很留恋这种感觉。

  直到深夜十二点,众人才散去,刘勋跟帝也是回到了房间睡觉。除夕夜之后,便是春节了!挨家挨户的拜访,直到中午两点,刘家几百户人口,方才齐齐聚集到祠堂前,将祖先送走。

  完成这些之后,大年初二,刘勋跟刘世宗告别,先是去张家走了趟,便朝着市赶去。

  初三上午,刘勋回到了市,回到住处睡了觉,醒来时已经是夜间八点钟。

  由于是过年期间,家中也是很热闹,大鹏跟岳旭东以及疯子跟刘章他们都在,加上帝跟刘勋,共是六个人。

  王艺璇跟王艺凯在家里走着亲戚,海边别墅的人,该回家的回家,没家的就在那里过年,也算是其乐融融。

  “勋哥,你好不容易回来,咱们今晚玩点什么?”刘勋正在吃着水饺,大鹏便开口问起。

  “玩什么?玩你吧?现在大年初三,哪有娱乐场所开门的?”刘勋瞪了大鹏眼,笑着说道。

  “哥,要不咱们打够级吧?六个人,正好够!这东西好久没玩了。”待到刘勋吃完,刘章也是开口说道。

  “诈金花吧!打够级多没意思!”岳旭东摇了摇头,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就打够级吧,人多了热闹。”刘勋深吸了口气,毕竟诈金花六个人玩太麻烦了,还不如打够级。

  “我不会啊”帝皱了皱眉,轻声说道,他是真不会,他的童年中只有习武,根本没接触过这些东西。

  “没事,挺好学的,我教你。”岳旭东自告奋勇,承担了教会帝的任务,疯子显然也不是很懂,便也蹲坐旁听岳旭东说着,大约十分钟后,他们也大体知道了规则。

  各自分了组,选了对门,刘勋刘章还有大鹏组,帝疯子跟岳旭东组!找出四副新扑克,六个人也是围在张桌子前,开始了摸牌。

  说来也怪,第把刘勋三人的牌几乎是惨淡到了极致,但他们竟然赢了!要知道这玩意,只要第把赢了,那后面除非你牌很好,不然很难翻盘。

  直从九点打到深夜十点,岳旭东那边直在输,刘勋这边直在赢!这么下去,帝跟疯子不乐意了,本来他们就是刚学,但还是光输,换做是谁,也感觉没劲了。

  第197章待到春暖花开时7

  “刘勋,你太无耻了!”终于,帝好像发现了什么,皱着眉头,极其不满的望着刘勋说道。

  “”帝的话,使得刘勋无语了下来,大鹏跟岳旭东也是不解的望向帝,帝轻咳了声,继续说道:“实在太无耻了,竟然用奇门遁甲来推算我们的牌!怪不得前几把你们的牌不好,还能赢!你还能再无耻点吗?”

  “”刘勋听到这句话,也是老脸红,他的确是用奇门遁甲推算他们的牌,岳旭东看到刘勋承认,也是不满的说道:“勋哥,不带这么玩儿的啊,你这是间接作弊啊!”

  “我靠,这哪里是间接作弊?简直就是光明正大的作弊啊!”疯子听到这句话,也是不满的说道。

  “哈哈哥你应该去澳门赌场,这样的话,不出几天,你可以让他们破产。”刘章也是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重新来,我不推测就是了!”刘勋摇了摇头,也是不再‘作弊’。

  众人重新开始,直玩到凌晨四点,期间有输有赢。打牌嘛,就是为了玩,兄弟们聚在起,就是为了消遣。

  刘勋的家虽然不大,但也可以留下这五个人,牌打完之后,刘勋也是向着大鹏说道:“大鹏,我们现在有多少人了?看看不行,明天继续招吧!大年初四,也应该有人出来了。”

  “勋哥,年前我们共招了五十多个,距离你的目标五百人,还是有些遥远,看年后吧!”大鹏如实说道,说完他也是打了个哈欠,显然是有些困了。

  “好了,你们去睡觉吧,中午起床。”刘勋说完,众人也是各自找了个房间躺下,刘章并没有走,他望向刘勋说道:“哥,全国各地的分公司资料,我已经设定好了!就差年后开工了。”

  “恩,企业的事你跟思茹做决定就可以了。”刘勋拍了拍刘章的肩膀,也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是十多天逝去,过了十五,市又回到了繁华的景象!各大公司跟娱乐场所也是彻底打开了大门,全国各地来市打工的人,也都陆续到来。

  “苦了你们了,给你们放三天假,休息会儿吧。”刘章大早便来了公司,对着几名值班的企业人员说道。

  刘氏企业不同于其他企业,这是个国际企业,华夏过年,可其他国家并没有这个习俗!商线必须要继续运转,这时候就需要值班人员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钱财的诱惑下,总会有人去做的。

  但刘章开出的价格也很诱人,过年期间值班的,全部按照日常工资的百倍结算!

  百倍!这就相当于工作天,堪比百天的工资!但即便这样,还是有很多人回家了,毕竟钱财不是万能的,比起钱,有些人更希望家人其乐融融的聚集在起。

  留下的,都是市的本地人,总共八个人,八个人运转个公司,实在是有心无力!但刘章也知道这是个特殊时期,所以也是通知了各个国家的商家,只进行简单的交易。

  企业的事,刘勋不去管,不是他不想管,而是实在没有那么多的心力,他是个人,不是神,所以不会分身术。

  新年新气象,市多了许多生面孔,不少来打工的人中,也有着很多卧虎藏龙之辈!华夏,这个足足有着十八亿人口的国家,从来不缺少千里马,缺的是伯乐!

  大鹏的招聘场地内,诱人的条件令很多前来打工的人员聚集在了这里,其中有退役的军人,也有朴实的农民。

  “大哥,月五万,还管吃管住,这是真的吗?”个皮肤黝黑,身高米八的壮汉,向着大鹏询问道。

  “当然是真的,而且这只是初期的待遇,如果你有本事的话,可以享受更高的待遇。”大鹏起身,接近两米的身高,瞬间便给了众人股压力。

  “那你看俺行吗?什么脏活累活,俺都可以干!”黑大汉别的没听到,只是望着那月五万双眼发光,五万,在些贫困的小山村,足以盖座房子了。

  “你以前干什么的?”大鹏连看大汉都没看眼,轻声问道。

  “以前当了三年兵,后来退伍了,便在家里种地!”黑大汉如实说道。

  “怎么退伍了?你这身体素质,为何不留下?”大鹏听到大汉的回答,眉头微挑,继续问道。

  “被顶替了呗,人家有人,俺家里没人。”黑大汉叹出口气,有些幽怨的说道。这个世道就是如此,哪怕是军队,只要你没人,很容易会被顶替。

  “对了大哥,俺行不行啊?”黑大汉看大鹏不回话,便继续追问道。

  大鹏没有回话,只是转身望了眼林思茹,刘勋交代过,什么人可以进来,得需要林思茹点头。

  林思茹望向黑大汉的双眼,而后对着大鹏点了点头,大鹏见状,也是对黑大汉说道:“好了,你过去登记下你的身份证跟详细资料,还有你的军人证件也要拿出来。”

  说到这里,大鹏又指着旁的白色面包车,继续说道:“登记完之后,你就去面包车上等着,等人满了,自然会有人送你去目的地的。”

  “可是俺不会写字啊!”黑大汉听到这句话,顿时无奈了,他不会写字,又怕大鹏因为他不会写字,而把他给开除了。

  “没事,你不会写字,说话总会把?你说,我写。”旁的王艺凯望着黑大汉,轻笑着说道。

  “好嘞!”黑大汉听到王艺凯的话,顿时笑了起来,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看到黑大汉成功应聘,旁不少的打工者也是有些心动,但他们又怕是骗子,毕竟现在什么都不好干,月五万?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我行吗?”个身材同样雄壮的人走了过来,望着大鹏说道。

  “你原来是干什么的?”大鹏继续着同样的问题。

  “我也当过兵,这是我的军人证件。”那人拿出证件,然后递给大鹏,大鹏扫了眼,便望向林思茹。

  林思茹摇了摇头,大鹏也是说道:“不行,你还是去别地看看吧。”

  “为什么不行?那个黑东西可以,我就不行?”那人听到大鹏说不行,顿时恼了,当过兵的都有血性,显然是不服大鹏的决定。

  “你是怎么退伍的?”林思茹瞥了眼正在吵吵的大汉,轻声问道。

  “”话语落下,大汉也是愣了下来,他是因为偷军区的东西,后来演习中当了逃兵,而被强制退伍的,恳求了很久,军区才给他配发了张军人退伍证。

  “这娘们难道知道我是因为什么退伍的?这不可能!”大汉咽下口唾沫,大声说道:“我是自然退伍的!怎么?那个黑大汉可以,我为啥不可以?给我个理由!”

  林思茹直接不搭理大汉,继续玩着手机,大鹏双眼微眯了下来,把提起大汉的衣领,而后单手将其拽起,冷声说道:“理由?你还要吗?”

  “你你欺负人!”大汉畏惧大鹏的身高跟力量,但嘴上却不示弱,毕竟这里围了这么多人。

  林思茹闻言,也是将手机搁在旁,走到大汉身前,轻声说道:“给你留面子,你自己不要是吗?偷军区的东西很光荣吗?当逃兵是件英雄事迹?是不是要我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你你怎么知道的!”大汉听到这句话,顿时脸色白,以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林思茹。

  “我们这里有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跟华夏各大军区相连,可以调取任何人的资料。”林思茹不可能告诉他自己的能力,只能随口编造了个理由。

  “对对不起,我错了,我马上离开。”大汉脸红阵白阵,大鹏将他放下,他也是朝着旁走去,离开了这里。

  招聘依然在继续,有成功留下的,也有离开的!这次的招聘依然是以退役军人优先,但身体素质良好的农民也可以入选,前提是这人的心态要正,没有过不良记录。

  这里的不良记录不是指杀人放火!而是违背道德的事,比如偷盗,可能会背叛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被选中。

  在大鹏等人努力的招聘人员的同时,刘勋也是接上了顾倾城,正在前往复旦大学的路上。

  “去我那住,还是继续租房?”在路上,刘勋微笑着问道。

  “租房吧,我怕你太忙,没时间送我!而且你住的地方,离学校太远了。”顾倾城沉思了会儿,开口说道。

  “呃”刘勋闻言,沉默了下来,眼神中不怎么情愿。

  顾倾城对着刘勋的脸颊吻,笑着说道:“再有几个月我就毕业了,到时候再去你那里。”

  复旦大学虽然是四年制,但顾倾城已经用三年时间修完了四年的课程,可以提前申请毕业。

  “那你不考研究生了?”刘勋有些诧异的问道,要知道顾倾城学习很好,完全可以考上研究生的。

  第198章待到春暖花开时8

  “不了,再读研究生的话,我更没时间跟你在起了!如果读了研究生,就要继续考博士,读完博士又要考博士后,那时候我都成老女人了!女人最美的时间便是十八岁至三十岁,所以我不想把这些时间浪费了!”顾倾城莞尔笑,望着刘勋说道。

  “那好吧。”刘勋深吸了口气,也是将车提速,大约两个小时之后,两人到了复旦大学,将行李给顾倾城提上租房,顾倾城去了学校,刘勋也是离开这里。

  本来刘勋是想去招聘的地方看眼的,但个电话却打乱了他的思绪。

  ‘李梦瑶’,望着手机屏幕上那熟悉的名字,刘勋犹豫了,他不知道该不该接,对于这个女人,刘勋是心存愧疚的,也是关系最复杂的!俗话说,剪不断理还乱,刘勋跟李梦瑶的关系,正是如此。

  愣神了大约十秒钟,刘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虽然他在感情方面是被动的,但是他不想逃避什么,有些事情总要面对,躲也躲不掉。

  “喂,我是刘勋。”电话接通后,刘勋对着手机轻声说道。

  “你后天有时间吗?”李梦瑶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声音很低,很低

  刘勋听到这句话,也是眉头微皱,思索了会儿,开口说道:“应该有吧,你有什么事吗?还是你哥哥要请我喝酒。”

  “对,请你喝酒。”李梦瑶的声音响起,刘勋轻笑声,刚想拒绝,但下句话,却使他直接愣在了那里,宛如木雕般,呆滞了下来。

  “我要订婚了”李梦瑶的声音很轻,但却犹如柄重锤般,击在了刘勋心间,瞬间便惊起了万重浪花。

  大约愣了有十多秒钟,刘勋也是回过神来,轻声问道:“跟谁?明志强吗?”

  刘勋脑中浮现出那个军人的样子,他不否认那个人很好,起码给他的第感觉不错,但不知为何,刘勋心中却是有种不情愿的感觉,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丢失了般。

  “对”李梦瑶的声音再次响起,刘勋深吸了口气,轻声说道:“那个我后天可能有点事,就不去了。”

  “怎么?曾经的毒狼,也怕难堪吗?竟然以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理由推辞。”李梦瑶笑了声,柔声说道。

  “你现在有时间吗?”刘勋深锁的眉头,舒展了开来,神色也是无比的淡然,轻声说道,仿佛下了个很大的决定般。

  “有,你有什么事吗?”李梦瑶在电话那头,轻声问道。

  “在你家小区外等我,我马上到。”刘勋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连丝反驳的机会都不给李梦瑶,电话挂断之后,他也是将车发动,向着军区的小区赶去。

  “开什么玩笑!订婚?”刘勋将车速提到最高,轻声自语。

  “我不会让你订婚的!你怪我自私也好,狂妄也罢!但我不会再做件令自己后悔的事!”刘勋双眼微眯,连续闯了三个红灯之后,继续自语道:“我错了,错的很彻底!以前的我在感情上总是很被动,但从今天开始,只要是我刘勋看中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