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鹏冷哼声,脚踢在了藤原雄二的脖颈处。

  “你们难道是华夏特种兵?”藤原雄二此时脸色不仅苍白,而且冷汗都流满了全身。

  “你们不能杀我!哪怕你们是华夏特种兵,你们也无权杀我!我要上法庭,我要上诉!我要”藤原雄二仿佛疯了样,大声的呼喊着。

  但是还未等他喊完,便被刘勋巴掌打断,而刘勋也是抓住藤原雄二的头发,冷声说道:“你还要死呢!”

  说到这里,刘勋也是将手中的枪支递到岳旭东的手上,望着藤原雄二,继续说道:“我刚才问过你个问题,你想死还是想活!现在给我答案。”

  “活,活”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人呢!藤原雄二虽然不是人,是狗,但他也想活。

  “告诉我那个官员是谁!”刘勋的声音很低,低的只有他跟藤原雄二可以听到,但他的眼神却仿佛要杀人般,藤原雄二有感觉,只要自己敢说慌,刘勋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

  对着刘勋的耳边轻声说了句,刘勋听到后点了点头,继而问道:“你们老板什么时候来?”

  “他他不会来了,他让我明天亲自接待您,说是有要事要办。”藤原雄二喘着粗气,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了起来。

  刘勋点了点头,而后指了指床上的女人,继续说道:“这是你第几次干这样的事?”

  “在华夏是第次”藤原雄二悻悻的说着,他没有说谎,这是他第次在华夏做这样的事。

  刘勋起身,从大鹏跟岳旭东手中把两把军刺接了过来,而后拔出插在藤原雄二左掌的军刺,藤原雄二以为刘勋要放过自己了,刚想起身,便又被刘勋脚踢倒。

  此时他是仰着身的,所以刘勋手中的军刺,也是瞬间刺在了他的手腕处,左手跟右手边把,再次将其固定在了地板上。

  “啊!”这种疼痛是非人可以承受的,藤原雄二望着刘勋,大骂道:“你个卑鄙的支那人!不是说好了只要我说出那人,你就放过我吗?”

  刘勋点了点头,正色说道:“没错!我是说过!但我事先也说过,虽然我刘勋说话算话,但对狗除外!你们东瀛人是人吗?你们不是狗吗?对狗难道我还讲究诚信吗?”

  说到这里,刘勋把玩着手中的三棱军刺,继续说道:“还有,你在你们东瀛怎么祸害你们东瀛的母狗,我不管!也懒得管!但你别到我们华夏来糟蹋我们华夏的女人!你们是狗你不知道吗?狗跟人能做那种事吗?那叫违反了人性道德你知道吗?不过你们东瀛人也不知道什么叫做道德!”

  说完,刘勋手中的军刺,也是朝着藤原雄二的下体刺去,‘噗’的声,血花溅起,犹如水管般的喷射,藤原雄二惨叫连连,而他的下体,也是仅仅还有几条肉丝相连。

  “对了,我不是华夏特种兵!我是安全局的,安全局听说过吗?可以先斩后奏的!更别说是你们这种贩毒之人了!就算上面知道我杀你们的事,也只会表彰,而不是责罚!”

  刘勋冷哼声,也是从上衣口袋中拿出安全局的证件,打开并放在藤原雄二的眼前,刘勋亮出证件,其实不是给藤原雄二看的,而是给床上的五名女子看的。

  “大鹏,用被褥盖上她们的眼睛,给我把这只狗打成筛子!”刘勋的话语落下,大鹏也是冷笑声,而那些女子不用大鹏动手,也是自己盖上了被褥。

  “噗噗噗噗”密密麻麻的闷响声传出,藤原雄二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喊出,全身便被打成了筛子,身体上布满了个个的窟窿眼,肋骨都被打翻了出来,至于皮肉?早就已经被打没了!

  饶是大鹏跟岳旭东这种见过场面的,也是感觉胃部有些不适,真正的枪打在人身上,不是电视剧中那样多几个眼,子弹的威力足以将人体打穿!

  这还只是微型冲锋枪,如果要是‘大炮’的话,枪便可以将人体打断!战争是残酷的,子弹也是无情的!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新代,永远都被美好的电视剧蒙蔽着真相。

  此字数不会列入收费字数!写到这里,已经有不少读者认为我写的很夸张!但我只想告诉你,这跟现实依然有着天壤之别!所以,不要认为战争是,也不要认为军人是那么好当的!保家卫国不是句话这么简单!

  我记得我看过个电影,吴京主演的,好像是叫夺帅,那里面的刀伤跟枪杀,算是跟现实比较接近的,喜欢血腥,现实的读者可以去试着看下。

  还有就是,我退役前,亲眼见过个战友被越境的用枪打死,打在胸口上,个碗大的窟窿!至于军区以及地区我就不透露了,毕竟这也算是国家机密了。

  还有就是,我写的是小说,这里面不可能呈现太多现实,现实多了没人会看,所以我才会写古武者,玄学!这也算是为我三年的军旅生涯许个心愿。

  到这里,谢谢路陪我走来的读者们,因为有你们的支持,我才有写下去的动力!

  第182章无冕之王8

  将窗帘扯下,盖在藤原雄二的尸体上,刘勋也是望向大鹏跟岳旭东,说道:“你们先带人回去,顺便给张哥打个电话,让他来收拾残局。”

  大鹏跟岳旭东点了点头,也是离开了房间。

  刘勋望向躺在床上的五名女子,轻笑着说道:“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这是个机密任务。”

  “我们知道不会说出去的。”名秀美的女子,脸色依然苍白,但还是咬牙说道。

  “好,没有其他事的话,你们赶紧穿上衣服,警察马上就要来了。”刘勋说完,也是将军刺收好,而后离开了房间。

  大约二十分钟后,十多辆警车停在了夜总会的门前,其中还有三辆面包车。

  “张哥,处理后事就交给你了,别留下蛛丝马迹,尸体运到我那里就好了。”刘勋说的他那里,是指的海边别墅,海边别墅圈养着三头大白鲨,是处理尸体的好地方。

  张大彪点了点头,望向旁的五名女子,皱眉说道:“她们呢?怎么处置?”

  “先带回局里,跟她们严肃的表明,这是机密任务,不得外传,不然要负法律责任!总之怎么说能唬得住,就怎么说!”刘勋拍了拍张大彪的肩膀,而后便上了车。

  从进入夜总会,直到事情结束,也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现在是凌晨五点钟,张大彪率领着市局警员从五点直忙活到七点,整整两个小时,也算是将尸体都处理了。

  刘勋开着黑色的奔驰,行驶在回家的路上,他并没有回海边别墅,而是回的他跟司徒颖曾经那个小家。

  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刘勋在想下步该怎么办!深吸了口气,他给大鹏打了个电话,电话的内容是让他派出几个人,去监视那个省级领导。

  省级的领导,几乎都有着公共的形象,所以仅仅是监视的话,是很容易的,只不过监视之后怎么办?如果那个人真的跟藤原雄二所说的样,是庇护东瀛人的官员,刘勋该怎么做?

  杀他?这是刘勋的第想法,也是最容易解决事情的办法!但是杀个省级官员,这可不比枪杀司徒明浩那么简单,国家肯定会严厉查清的!因为这件事的性质实在太恶劣了。

  但不杀?难道要任由他胡作非为?上报给上面?刘勋现在是安全局的人,他也可以这么做!而且他是副部长,他的举报,肯定会得到许腾飞的重视!

  但这么做了,夜总会五十多条人命怎么解释?说是他们拒捕?但自己又哪来的这么多人将其击杀?而且还是将五十多个人全部击杀!

  许腾飞不是般人,刘勋不能拿忽悠李腾伟样的办法,来忽悠许腾飞!而且这件事跟军队围堵市局那件事,根本就扯不到起去。

  “先查查吧,如果是真的的话,再做打算。”刘勋走到浴室,洗了个暖水澡,便上床睡了起来。

  清晨,大约九点左右刘勋睡醒,他给张大彪打了个电话,让其大力搜捕市各大娱乐场所,凡是有关于黄的,轻微处分,但有关于毒的,直接带走,且将那个场所封闭。

  这次行动犹如场飓风,瞬间便将市贩卖毒品的几大毒枭给震住了,期间那几名毒枭也给市局送过好处,但他们的名单却直接被送到了刘勋的手中。

  名单接到的第时间,便是车真枪实弹的黑衣蒙面人闯入了他们的家中,没有质问,也没有其他言语,只不过是子弹穿透了他们的身体,全家上下,无人可以活命。

  月之后,虽然各大娱乐场所依然有着黄|色交易,却没有了毒品的流行,并非是说已经彻底根除,而是他们也知道这是个非常时期,不敢再露面。

  这月时间,对市的各大娱乐场所无疑是场灾难性的打击,但对市民来说,却是次福音,起码市的治安,在这月里,达到了几乎无人犯罪的大举。

  “勋哥,查清楚了,那个东瀛人说的是实话,的确查到那个官员跟东瀛人有联系,而且还很频繁。”大鹏说到这里,便望着刘勋继续说道:“勋哥,他家地址我已经查出来了,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刘勋听到这句话,摇了摇头,轻声说道:“这件事不能草莽的决定,把他家地址给我,我走趟。”

  “可是”大鹏还想要说些什么,但看到刘勋那严肃的表情,也是叹出口气,将地址放在了桌面上,便离开了房间。

  刘勋收拾下,穿着西装,带着墨镜,手中提着礼品盒,开车朝着那个官员的家中行驶而去,官员的住址在省里,大约七个小时之后,刘勋才赶到处小区。

  小区并不是很奢华,跟普通的小区没什么不同,刘勋深吸了口气,也是将车门打开,提着礼品盒向着地址中的楼房走去。

  今天是小年,大雪纷飞,不少正在雪地里玩耍的孩童,渲染着欢快的气氛。

  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个中年美妇,当她看到刘勋时,神色微楞了下,便开口问道:“你是?”

  “你好,我找杜书记。”刘勋露出个善意的笑容,美妇迟顿了下,便将房门打开,作出个请的手势,说道:“那先进来吧,外面天冷。”

  “叨扰了。”刘勋进入房间,而后美妇拿出双拖鞋,刘勋微笑着道了声谢,便将鞋子换下,坐到了沙发上。

  “老杜,有人找你。”美妇走到卧室,对着卧室中喊了几句,个中年人的声音也是传出:“谁啊?是不是老张他们?”

  “不是,是个小伙子。”美妇说到这里,也是来到了客厅,刘勋此时已经摘下了墨镜,美妇看到刘勋的样子时,也是脸色微变,轻笑着说道:“你是刘勋吧?我在报纸上看过你。”

  刘勋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是,我是刘勋,冒昧的打扰,阿姨不会见怪吧?”

  “不会,怎么会呢,我家老杜还经常说起你呢,说是从商的如果都跟你样,那华夏早就没有贫困地区了。”美妇给刘勋沏了杯茶,笑着说道。

  “谁啊?”就在这时,姓杜的那名官员也是走出了卧室,当他看到刘勋时,神色中露出不解,刘勋来找自己干什么?

  第183章无冕之王9

  “你好,杜书记,我想跟您单独说会儿话,请问方便吗?”刘勋微笑着说道,神色中除了微笑,再也看不出其他的情绪波动。

  “有什么事你明说就可以了,但前提是不要触犯法律。”杜书记坐在沙发上,而后拿出盒熊猫,望向刘勋说道:“你抽烟吗?”

  刘勋摇了摇头,表示不抽,杜书记点了点头,自己点燃颗香烟,说道:“不抽烟好啊,不然沾上瘾,再戒就难受喽。”

  “烟瘾好戒,但毒瘾难戒啊。”刘勋端起桌面上的茶水,轻抿了口,但眼神却冷了下来。

  不过这时候,那个美妇正好在卧室中,所以没有看到刘勋眼神的变化,但杜海涛却看到了。

  “杜书记,你确定要在这里说吗?些事情,是不能见光的。”刘勋将茶杯放在桌面上,眸光冰冷的望着杜海涛,如果不是因为有所忌惮,刘勋会直接枪崩了他。

  “你到底是谁?”杜海涛听到刘勋话里有话,也是皱眉,轻声问道。

  刘勋将安全局的证件露出,而后轻声说道:“去外面说吧,我想你应该不想让你妻子知道这件事吧?如果她知道了,可就不是你个人的事了。”

  杜海涛看到安全局的证件时,也是瞳孔收缩了下,他沉默了下来,片刻后叹出口气,轻声说道:“我就知道会有这么天,走吧,我们去外面说。”

  说到这里,杜海涛对着卧室里的美妇喊道:“我先跟刘董出去会儿,晚饭你自己吃吧,我就不回来了。”

  “出去干嘛啊?在家里吃不行吗?今天可是小年。”美妇望着杜海涛,不解的问道。

  “没事,我俩在外面吃了,就不回来了。”杜海涛说完,便向着门外走去,刘勋对着美妇微笑了下,而后说道:“那阿姨我们先走了。”

  “好,别喝酒哈,他身体不好。”美妇担忧的劝了句,刘勋微笑着点头,而后将房间门关上。

  来到楼下,雪依然再下,刘勋跟杜海涛走在起,两人谁也没有先开口讲话,杜海涛手中夹着颗香烟,他直没有抽,香烟自然的燃着,直燃到烟头处。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比如为什么这么做?身为个华夏省级官员,却帮着东瀛人为非作歹!”刘勋停了下来,眸光很冷,他已经动了杀意。

  “失足成千古恨,别说了!谁都有做错事的时候。”杜海涛叹出口气,望着刘勋,继续说道:“你这次是来批捕我的吗?但我想求你件事,过了今天可不可以?”

  刘勋冷哼声,开口说道:“上面不想批捕你,你自己了断吧!毕竟这件事影响太大!我可以给你天时间,但你也要告诉我那个东瀛人现在在哪。”

  “他在酒店,362房间。本来我是准备吃了晚饭过去找他的,但现在已经没了这个必要。”杜海涛很平静,仿佛早就已经看透了切。

  “那好吧,你回去吧!阿姨还在等你吃年夜饭呢。”刘勋说完便不再言语,杜海涛望着刘勋,再次叹出口气,轻声说了句‘谢谢’,便向着楼上走去。

  待到杜海涛离开,刘勋嘴角也是浮现抹冷笑,因为并没有上面的命令,上面连这件事都不知道!但杜海涛必须要死,不死的话,刘勋根本就不能平复心中的怒火。

  事后国家肯定会调查这件事,许腾飞也会知道刘勋来找过杜海涛,但那时,刘勋有着是借口来解释,根本就威胁不到自己!这比起枪杀杜海涛,要安全的多。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刘勋重新将墨镜带上,而后上车,向着那家酒店行驶而去。

  在车上,他将沙漠之鹰取出,而后将子弹上膛,打开保险,最后将其放在衣袖之中。

  做完这些,刘勋也是将那双黑色真皮手套带上,把三棱军刺是不可少的!它总是会隐藏在刘勋的衣袖之中。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刘勋来到了那家酒店,这是家普通的商务酒店。下车,而后正了正墨镜,刘勋便走进酒店,来到前台,对着名女服务员问道:“你好,请问326房间在什么地方?”

  “您好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326的房间主人曾交代过,如果有来询问他的,必须要有预约。”前台说出了这么句话。

  刘勋听到这句话,双眼也是微眯了下来,沉默了会儿,也是开口说道:“杜海涛,你跟他说这三个字就可以了。”

  那名前台听到杜海涛三个字,也是愣了下神,因为杜海涛是省委书记,所以酒店的些员工也是知道。

  给326房间打了个电话,前台也是对着刘勋说道:“先生您好,上面请您上去。”

  “你还没跟我说326在哪呢。”刘勋耸了耸肩,表示很无奈。

  “不好意思先生,我这就带您过去。”前台对着刘勋歉意的笑,而后喊来名服务员,服务员也是对着刘勋打了个请的手势,便向着电梯走去。

  刘勋跟在她的身后,眼角却在打量着周围的布置,进入电梯,服务员按下了个三,待到抵达三楼,那名服务员也是带着刘勋来到326房前,微笑着说道:“您好先生,这里便是326。”

  “好,你先回去吧,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刘勋对着服务员微笑着说道,服务员点了点头,也是离开了这里。

  敲了敲门,刘勋并没有言语,里面听到敲门声,也是开口问道:“谁啊?”

  “杜书记让我来的。”刘勋轻声说道,房间里的人听到这句话,也是将房门打开。

  房门打开的刹那,刘勋也是脚将开门的那人踹倒在地,衣袖中的沙漠之鹰上带着消声器,‘砰’的声,那人的头颅直接被打爆,而刘勋也顺手将房门关上。

  房间内总共有着五个人,此时被突然的幕给震住了,但也只是瞬间,他们便反应了过来,刚想抽出身上的手枪,但刘勋怎么可能给他们机会?

  左手衣袖中的军刺滑出,刘勋将其掷出,瞬间便将人的咽喉刺穿!与此同时,三声闷响响起,三人头颅也是被打爆,白花花的脑浆以及血红的血水溅的到处都是。

  还剩下最后人,那人紧张的扣动了扳机,但却没有打中刘勋,枪声很响,瞬间便将里屋的人给惊动了!刘勋双眼微眯了下来,把拔出插在那人咽喉的军刺,而后将军刺插入那名活人的咽喉。

  太快了,这切简直就犹如电光火石般!而这时里屋的三个人也是跑了出来,刘勋正在等着他们,当他们露头的刹那,三声枪响传出,依然是爆头!这个房间里,瞬间便成为了人间炼狱!

  这是个三室厅的房间,刘勋连踹开两个房门,但房间里都没有人,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赶紧时间,方才人打出了枪声,酒店的人肯定已经听到了声响。

  进入最后个房间,但房门却反锁了,刘勋知道这里面的人便是那个东瀛人,他肯定听到了枪声,而将门锁了起来。

  但锁门是没用的,枪打在门锁上,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