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好,那你跟我来吧。”刘世宗说完便向着祠堂的方向走去,刘耀祖也是随之跟上。

  再说刘勋,此时刘勋决定先去张家,再去王家,最后离开的时候,再到杨家跟叶家走趟。

  当来到张家之后,先前那两个三天前看不起刘勋的张家旁系依然在门前看门,但是这次他们直接没敢说话,反而把头低的很低,怕刘勋把他们认出来。

  第168章你,白衣胜雪!1

  但刘勋此时的心境已经不同于往日,不可能跟这两人去生气,直进入客厅,跟张役军见了面,随便聊了几句,便表明了来意!

  本来张役军也是不想刘勋回去的,但转眼想,既然刘世宗都同意了,自己这个当外公的也没理由拒绝。

  从张家离开,刘勋也是向着王家赶去,帝跟王艺凯感觉很无奈,因为他们感觉刘勋像是在逛街市,逛完了这家店,然后再去另家店,更无奈的是自己两人还必须跟着

  “刘勋大哥,你不会真的要跟王苛欣结婚吧?”在途中,王艺凯好奇的问了句。

  刘勋听到这句话,也是耸了耸肩,轻声说道:“结婚现在还太早了,我不想太早结婚!但订婚是肯定要订的,毕竟苛欣不是般人家的女儿,可是九大世家的人!不订婚的话,王家跟刘家都不好看。”

  “订了婚你不会要把这个女人带到市去吧?”帝听着刘勋对王苛欣称谓的变化,也是眉头微皱了下。

  “我又不傻,而且我们下面要做的事不能见光,带她去干吗?难道我还要防着自己的女人不成?那样的话我也活的太累了点吧?”刘勋伸了个懒腰,显然这几天在密室中休息的并不怎么样。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奔驰车也是停在了王家大门前,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钟,正好赶上饭点。

  “你们是?”王家也是座古老的大院,门前摆放着两个三米高的青铜狮子,铜狮的旁边则是两个守门的旁系。

  “你好,麻烦你通报下,说是刘勋前来拜访。”刘勋客气的朝着两名王家旁系说道。

  “刘刘勋。”那两名王家旁系听到刘勋的名字,顿时脸色变!现在刘勋这个名字已经传遍了九大世家,无论是旁系还是嫡系的饭后话题,基本都是刘勋身边的古武者。

  虽然古武者是正题,但刘勋也是因此被众人知晓,毕竟这个古武者是跟随刘勋的。

  “请您稍等。”王家那名旁系立即客气的对着刘勋行了礼,而后便朝着大院中跑去。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只要你有着足够的实力,你才能被人尊重!相反,如果你没有这个实力,那么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因为这个世界上牛b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这么个半吊子。

  大约两分钟后,那名旁系也是跑了出来,跟他同出来的还有个女人,正是王苛欣。

  此时王苛欣只穿着件粉色保暖衬衣,身材呈曲线呈现在刘勋眼前,下身是条紧身的牛仔裤,脚上是双拖鞋,显然是急急忙忙跑出来的。

  “你来了”王苛欣停在门前,微笑着望向刘勋,小脸都被冻的发红。

  刘勋走到王苛欣身前,将西装脱下,而后披在她的身上,轻声说道:“就这么出来,也不怕感冒?走吧,我们进去。”

  “恩。”王苛欣任由刘勋搂着自己的香肩,两人也是朝着客厅走去,帝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跟了上去,王艺凯淡然笑,边打量着王家大院的建筑,边向前走去。

  王苛欣此时还因为刘勋方才的话,而心中暖暖的,依偎在刘勋的怀中,就像只乖巧的小猫般。

  刘勋嗅着王苛欣身上的淡淡茉莉香味与体香,但心中却异常的清明,通过对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的领悟,刘勋也可以更好的控制自己心中强烈的。

  其实在他初步了解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体内有种莫明的力量,这种力量使得他对那种需求会比常人要大很多。

  但毕竟是源自于心,只要心静了,它自然也就会被压下去!搂着王苛欣的香肩,两人边说笑,边向前走去,就犹如对普通的恋人般。

  “果然成长了,起码没有了以前的煞气,也可以更完美的控制内心的。”帝望着刘勋的背影,心中独自想着,他知道刘勋已经察觉到了桃花劫,但却不知道那股力量便是桃花劫。

  “找个机会将这件事跟他说下吧,师父所说的时机,已经快到了。”想到这里,帝也是将手掌插在裤袋中,神态悠闲的跟在刘勋身后。

  “喂,你刚才在想什么了?表情那么?”王艺凯直在注意帝的表情,所以帝方才想事的时候,也是被王艺凯看出了倪端。

  “”帝听到这句话,无语了片刻,继而望着王艺凯,问道:“你会读心术吗?”

  “不会啊。”王艺凯被帝突然的句话给整懵了,帝点了点头,移开望向王艺凯的目光,自语说道:“那你可真够烦人的”

  与此同时,刘勋也是跟王苛欣起进入了客厅,此时王茂权王世杰以及王明轩都坐在沙发上,旁还有个跟王苛欣长的有几分相像的美妇,她正在打量着刘勋,完全就像是个丈母娘打量女婿的眼神样。

  “呃”刘勋放下搂着王苛欣的手臂,先是对着王茂权行了礼,轻声说道:“王爷爷好。”

  而后又对着王世杰行了礼,说道:“伯父好。”

  最后他对着王苛欣的母亲,也就是那个美妇,鞠了躬,正色道:“伯母好。”

  当切完成,王茂权望着刘勋,轻笑着问道:“你为什么对着我还有世杰行礼,却对着欣儿的母亲鞠躬呢?”

  话语落下,王苛欣跟王明轩,甚至王苛欣的母亲以及王世杰都好奇的望向刘勋,他们对此也是很不解。

  因为家中权力最大的无疑是王茂权,而其次便是王世杰,但刘勋却没有对这两人鞠躬,反而是对着王苛欣的母亲鞠了躬。

  刘勋淡然笑,望着王茂权轻声说道:“您是苛欣的爷爷,也是王家的家主,刘勋当然敬重您,所以才给您行了礼。”

  说完,他继续望向王世杰,继续说道:“伯父您是苛欣的父亲,也是王家下任家主,我当然也敬重您,所以也给您行了礼。”

  说到这里,刘勋望向王苛欣的母亲,正色说道:“至于给您鞠躬的原因,是因为您生出了这么好的女儿,并且让我遇到了她,所以我从心中感激您。”

  话语落下,王茂权跟王世杰顿时大笑了起来,而王苛欣的母亲也是抿嘴笑,望着刘勋说道:“这孩子,真会说话”

  王苛欣听到这句话,心中也是甜滋滋的,刘勋说完也知道该进正题了,便再次对着王茂权行了礼,正色说道:“其实刘勋这次来有三件事,是为了拜访王爷爷,二是刘勋要暂时离开首都,前来辞别。三是刘勋想将跟苛欣的婚事先订下来。”

  王茂权听完,点了点头,王世杰跟王苛欣的母亲相视眼,也是轻笑不语。反倒是王苛欣,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颊瞬间便通红了下来,实在跟前些日子那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仿若两人。

  王茂权对着个旁系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他去上饭,而后便朝着帝跟王艺凯说道:“两位小友也别站着了,既然来了,那就吃完饭再走吧!人是铁,饭是钢!咱们边吃边谈。”

  “那叨扰了。”刘勋三人等王世杰等人入座后,也是先后入座,不会,饭菜便呈了上来。

  “刘勋啊,你想将日子选在什么时候?”半饱之后,王世杰也是开口向刘勋询问道。

  刘勋心中早就有了打算,所以也是直言道:“伯父,您也知道我们刘家擅长什么,所以这种选良辰吉日的事情,对我们刘家来说,无疑是小事桩。”

  说到这里,刘勋也是跟王苛欣相视了眼,王苛欣的眼神刚跟刘勋对视,便败下阵来,脸红着低下了头。

  刘勋轻笑声,继续说道:“就订在下年三月二十三号吧,那时初春,万事皆宜。”

  “那切就由你们刘家安排吧,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们当老人的,也不过多的掺和了。”王苛欣的母亲莞尔笑,表明了自己的意见。

  饭局过后,刘勋三人也是跟王茂权等人告别,当来到门外,王苛欣也是直将刘勋送到这里。

  “我跟你起去吧?”王苛欣揽着刘勋的手臂,眸中尽是温柔。

  刘勋深吸了口气,转身抱住王苛欣的香肩,对着那对薄唇轻吻了下,而后说道:“苛欣,在这里好好等我回来。”

  “恩”王苛欣抱住刘勋,也是不再言语,身为世家的女人,她自然不可能是陈梦溪那种胸大无脑的女人,所以她知道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问这个道理。

  既然刘勋不让她去,也自然有着不让她去的理由,至于刘勋找其他的女人?王苛欣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从未担心过这点。

  下午点左右,刘勋三人离开了王家,向着杨家赶去。至于为何去杨家?是因为刘家跟杨家世代交好,二是因为刘勋认为杨子瞳这人,自己应该结交下!

  第169章你,白衣胜雪!2

  来到杨家,这是个巨大的古宅,在苍色的山岩的脚下,宅后片竹林,鞭子似的多节的竹根从墙垣间垂下来。

  院子内,那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秀丽的池馆水廊,还有大假山古戏台玉玲珑等古代园林的杰作,都令人留恋往返。

  特别是那饶着围墙屋脊建造的雕龙,鳞爪张舞,双须飞动,好像要腾空而去般,更令人暗自心惊。

  竹林的后方,是片望不到边的山场,刘勋知道这应该便是那个比张家擂台还要大的擂台场了。

  进入杨家,杨家家主并不在,所以刘勋三人也是来到了客厅,客厅之中杨子瞳不知正和杨洪说着些什么,看到刘勋进来后,也是跟刘勋打了个招呼。

  “为了她,你可以舍弃切是吗?”杨子瞳望着杨洪,轻声问道。

  话语落下,刘勋也是眉头皱,显然这两人正在谈论事件,而且好像还是件关乎感情的事。

  杨洪点了点头,并没有言语,杨子瞳深吸了口气,正色说道:“那好吧,今天开始,你跟杨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走吧,家主那边我自会跟他说的。”

  “大哥,多谢。”杨洪对着杨子瞳行了礼,而后便朝着门外走去,在与刘勋对面的时候,也是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待到杨洪离开,刘勋也是不解的问道:“子瞳兄,这是怎么回事?杨洪不是你亲弟弟吗?你怎么把他从杨家踢出去了?”

  “他爱上了个世家之外的女人。”杨子瞳并没有解释太多,只是说了这么句。

  刘勋知道世家是不能跟世家之外的人联姻的,而杨子瞳也问过杨洪,是不是可以为了那个女人舍弃切!

  杨洪的回答是肯定的,所以杨子瞳只能这么做!这么做并非是对杨洪的排斥,而是种疼爱,个哥哥对弟弟的爱护!因为世家之人,想要脱离世家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想而知,杨子瞳将杨洪剔除世家,面临的流言蜚语会是怎样的!世家的内斗不会简单,杨家的嫡系之中,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窥测着杨子瞳的位置呢。

  “你这样做值吗?”刘勋也没有过多的询问,只是随意的问了这么句。

  杨子瞳淡然笑,深吸了口气,说道:“我曾经也喜欢上个世家之外的女人,但我知道我的身份以及家主的看重,我们两个不可能!所以我做出了个令家主很欣慰的选择。”

  说到这里,杨子瞳突然笑出了声,刘勋可以看出,这是种无奈的笑,身为世家之人的种无奈!世家之人是站在世俗永远都无法看到的至高点上,但也相应的失去了些东西。

  “我已经舍弃了这些东西,但却不想让杨洪也跟我样!”杨子瞳说完,便轻笑着望向刘勋,说道:“我说过请你喝酒,喝什么?”

  “随便吧。”刘勋叹出口气,杨子瞳或许不是个好的未来杨家家主,但却是个好哥哥,刘勋也有着弟弟,所以他能明白杨子瞳的苦衷,杨洪也明白。

  “相比起这些感情之事,刘勋,我希望你我的关系,也可以想世代杨家家主跟刘家家主的关系样,可以做到生死与共。”

  杨子瞳突然的话,使得刘勋眉头挑,继而问道:“能跟我说下刘家跟杨家有什么故事吗?比如六十年前那场大战,刘家到底碰到了什么事?才至于嫡系流散。”

  “六十年前的那场大战,已经被九大世家列为了禁题,但刘勋你不样,刘家家主或许现在还没跟你提及,但迟早会跟你明言的!我也不能跟你说太多,只能告诉你句话,如果不是刘家,或许六十年前,杨家跟其他世家,就要从华夏除名了。”

  杨子瞳说完便不再言语,刘勋听到这句话,也是沉默了下来,虽然不知道六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从杨子瞳的话语来看,刘家在那场大战中功不可没。

  酒过三巡,再次跟杨子瞳聊了会,刘勋也是表明了来意。

  “路顺风吧。”杨子瞳将刘勋三人送到大门外,待到奔驰车消失在视线中,他也是回到了杨家院中,只不过眸中的无奈更加明显,最终只化作了声叹息。

  “我们还去叶家吗?如果去的话,可就赶不上飞机了。”车上,帝看了看时间,轻声说道。

  “没事,反正我又没想过要坐飞机回去。”刘勋不在乎的笑,话语落下,王艺凯跟帝脸色微变了下,轻声问道:“你不会是想开着这辆车回到市吧?”

  “九十多万呢,难道还能扔在这儿不成?”说实话刘勋是个很小气的人,特别是在对自己花钱这面上。

  “我”王艺凯叹出口气,他知道自己晚上很有可能要在车上度过了,帝转身望向王艺凯,说道:“凯子,咱俩换个位置吧?”

  “不换。”开玩笑,后座就王艺凯自己,他如果累了还可以躺下,怎么可能跟帝换?

  “哦,那我将车座放平,如果你的脚伸过来,小心我把它砍下来。”帝的话,当场便令王艺凯感觉无语。

  刘勋叹出口气,望着争抢‘休息地’的两人,轻声说道:“你不用跟他抢的,因为主驾驶位我可以让给你,晚上我自己去住店,如果你们两人愿意自己在这儿的话,我正好省下两份住酒店的钱。”

  “”大约个半小时之后,刘勋三人来到了叶家,叶慧玲正巧不在,所以三人也是表明来意,并没有在此多留,便上车准备赶往市,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钟。

  不得不说首都堵车实在是绝,大约九点钟的时候,刘勋三人才离开了首都,时间分秒的过去了,从深夜十点,直到凌晨点,不知道路过了多少酒店,但刘勋直没有停下。

  “刘勋,这都马上要凌晨点半了,你不是说要住店吗?”帝望着车窗外的风景,漆黑片,他也不知道到了哪个城市,但他却知道自己已经对车外的风景看腻了。

  “呃,我想了下,首都到市也就是千百公里,咱们开快点,九个多小时就可以到!等到了市再回家好好睡觉。”刘勋专心的开着车,轻声说道。

  “”帝无奈了,王艺凯‘呵呵’笑,轻声自语道:“我就知道刘勋大哥会玩这出。”

  刘勋听到这句话,也是尴尬了会儿,时间过的很快,大约半小时之后,刘勋看到前方密密麻麻的车辆停在那里,堵住了高速路。

  “这是怎么了?”刘勋将车停下,望着前方的路段皱眉。

  “你现在也对奇门遁甲有了初步认识,自己推算下不就得了。”帝闭着双眼,随口说道。

  “不能随便推测的!因为这有关天机,是会遭到天谴的。”刘勋不是个小孩子,不可能万事都推测,前方那么多的车辆,自己下去询问番就是了,哪用得着什么奇门遁甲。

  打开车门,刘勋向着辆吉普车走去,当走到面前,便向着车主询问道:“大哥,前面是怎么了?难道是发生车祸了?”

  “谁知道呢,我这不也在等吗。”吉普车的车主副不耐烦样子,显然也是等了很久了。

  刘勋道了声谢,便向着前方走去,心中却骂道:“这个白痴,不知道自己不会去前方询问下啊?就在这里白等,我看你等到什么时候!”

  掠过辆辆车,大约走了五百米左右,刘勋发现前方路段竟然塌陷了!而这个路段是高空路段,有着二十多米的悬空,已经有好几辆车已经跌了下去,其中还有辆长途汽车,车上的乘客生死不明。

  “这真是豆腐渣工程啊。”刘勋心中不满的说了句,便准备原路返回,毕竟下方已经停了几辆救护车。

  但就在刘勋准备返回的时候,辆长途汽车上下来的女子,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女子身白衣,清新脱俗,扎着简单的马尾,娥眉微皱,正在望着前方塌陷的路段。

  这个女人用倾国倾城来形容她,已经形容不出她的完美!她仿佛不属于这个世间,是从那九天之上,下凡到世俗的仙子般,令人望眼,便会迷醉下来。

  她眉目如画,肌肤胜雪,就犹如她那身白衣般,刘勋不知道这个女人叫什么,但他却知道他的心第次动了,以前他从不相信见钟情,但是现在却由不得他不信!

  女子长着张瓜子脸,柳叶眉,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足以称得上是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但刘勋对她见钟情的原因,并不是这些。

  而是她身上那股清灵的气质,这个女人就犹如那雪山之上的雪莲花般,高贵而又不失清灵!

  这个世界上所有形容美好的词语都无法形容这个女人身上的气质,女子仿佛感觉到了刘勋的目光,也是跟刘勋的眼神触碰到了起,而后微微笑,便移了开来。

  第170章你,白衣胜雪!3

  木非烟,是她的名字!人如其名,这个女人就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般,是那么的无懈可击!

  “木非烟好名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