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臭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张家看门的两名旁系向着帝走去。

  刘勋跟王艺凯看到这幕,心中顿时失笑,你说你们惹谁不好,偏偏惹个最不能惹的,要是帝古武者的身份露出来,哪怕是你们张家家主也得客客气气的吧?

  帝正了正眼角的墨镜,对付这两人,还用不到他古武者的力量,但就在那两名张家旁系接近帝的时候,叶天的声音也是传了过来。

  “你们干什么?他们是我叶家的客人。”话语落下,那两名张家旁系也是神色愣,对着叶天行了礼,而后便开始道歉。

  只不过他们是对着叶天道的歉,并没有对刘勋三人,刘勋也懒得跟这样的人生气,这种只是好运生在世家,却又不是嫡系,还满脑子充满优越感的人,实在不值得生气。

  “走吧,其他世家跟东瀛的世家已经到齐了。”叶天瞥了刘勋眼,语气中不夹杂任何感情。

  刘勋点了点头,便朝着大门走去,只不过在路过那两名张家旁系的时候,轻声说了句:“你说你们只是旁系就这么嚣张,要是你们是嫡系,还不得反上天了?”

  “你”那两名旁系听到这句话,顿时大怒,但无奈叶天在这里,刘勋又是叶家的客人,所以他们只能将心中的怒火压下,但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却依然是种不屑。

  进入张家大院,这次刘勋直接跟在叶天的身后,也是省去了些不必要的麻烦,只不过叶天并没有走向张家的客厅,而是朝着座十余米的假山走去。

  当走过假山,刘勋顿时神色愣,因为假山的后面,有个足球场大小的湖泊,而湖泊对面,则是个相似于擂台的石场,这个场子也足足有着三个篮球场大小,跟湖泊紧紧相连着。

  场子的下方,是个观众席,大约可以乘坐几千人。走到这里,叶天也是向着刘勋解释道:“这个擂台是自古传承下来的,因为世家每次的初级武选都是在这里进行,所以这次东瀛世家的拜访,也是选择在了这里。”

  刘勋听完,连连点头,望着周围那充满古代气息的建筑以及浩大的湖泊跟擂台,轻声说道:“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在华夏竟然还有着这种地方存在。”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张家只是初级武选的地方,杨家的擂台场比这里更壮阔!但只是招待东瀛这种世家,用杨家的擂台场,实在是小题大做!”叶天望着对面不远处的东瀛世家,嘴角浮现抹冷笑。

  “用这种地方招待也太过奢侈了,应该是墓地招待他们。”刘勋紧跟着叶天朝着前方走去,随口说道。

  “来者皆是客,哪怕是狗也是客人,既然是客人,那么华夏就应该以礼相待!”叶天出奇的没有反驳刘勋,只是以华夏的立场说道。

  与此同时,王苛欣坐在王家的席座上,纤细的手指在敲打着桌面,昨天她被王世杰狠狠的训斥了顿,今天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叶慧玲走到王苛欣身边,也是看出了她的情绪并不是很高,便开口问道:“怎么了?这么垂头丧气的,这可不像是你啊!”

  “没什么。”王苛欣肯定不能将那件事跟叶慧玲提起,只是随口敷衍着。

  叶天也是自每个世家开始拜访,刘勋跟在叶天身后,但就在他看到叶慧玲的时候,也顺眼朝着旁的王苛欣望去,顿时脸色变,心中大骂道:“我靠,不会这么巧吧?”

  将上衣口袋中的墨镜拿出,立即带了上去,他现在心中已经彻底乱了,帝前天刚跟自己说了,不要跟世家的女人发生关系,但现在看来

  再次朝着王苛欣的地方望了眼,那是王家的座席,这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是王家的人?想到这里,刘勋心中还仅存点侥幸,认为这个女人是和自己样,当做世家的客人才来到这的。

  “叶天兄弟,跟你姐姐站在起的那个女人是谁啊?”刘勋还是决定亲口问下,确定下来比较好。

  叶天听到刘勋称他兄弟,眉头也是微皱,神色中也是有些反感,但还是跟刘勋说道:“王家的嫡系二小姐,怎么了?你对她有想法?但我劝你早打消这个念头,世家之人是不能跟世俗联姻的。”

  “那如果,发生了关系呢?”刘勋继续轻声问道。

  当这句话落下,他身后的帝跟王艺凯也是脸色变,叶天更是眉头挑,反问道:“你不会跟她发生了关系了吧?”

  但当他问出,也是感觉不可能,毕竟王苛欣虽然刁蛮,但眼界向是很高的,不可能看上世家之外的人,而且刘勋这个人,叶天真没感觉出什么好来,虽然刘勋给叶天种可靠的感觉,但直接被叶天给忽略了。

  “没有,怎么可能的事,我只是随口问下。”刘勋立即感觉出自己的语病,也是改口说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如果发生了关系,又不是世家的人,那么那个人只能消失了。”叶天随口说,不过他说的是实话。

  第153章谁敢动他谁死!2

  当他说到这里,顿时望向刘勋,再次向着刘勋警告道:“我再跟你说遍,少打我姐的主意,不然我会亲手杀了你!”

  “”刘勋沉默了下来,并没有回话,只是将墨镜正了正,帝眉头皱的更深了,望了王苛欣眼,而后又望了刘勋眼,最终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叶天继续跟世家的嫡系们打着招呼,而帝也是将刘勋喊到边,轻声问道:“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

  刘勋深吸了口气,也是将那晚酒店的事说了遍,但天地良心,那晚真是个误会,而且刘勋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世家的人。

  “兄弟,我真不知她是世家的人,而且那晚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喝醉了,她也喝醉了,结果就那啥了但是那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

  帝听着刘勋的话,直接举手打住,正色说道:“你先别说这些没用的,你就说这个女人知道你的相貌吗?”

  现在要做的不是刘勋已经跟王苛欣那啥的事,而是不能让王苛欣发现刘勋,不然刘勋的小命,真会不保的。

  “我不知道”刘勋真不知道,那晚醉醺醺的,谁还会去在意这些事啊?

  “”帝沉默了下来,叹出口气,说道:“你牛b!不能待在这里了,我们马上离开这儿!”

  “不行啊,这是唯了解世家的机会,不能就这么离开。”不知什么时候,王艺凯走到两人身前,神色严肃的说道。

  “的确,不能就这么离开!”刘勋跟王艺凯的想法致,帝眉头皱起,也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好,等这件事完成,刘勋你尽量少跟世家接触,特别是王家。”

  “好。”刘勋虽然口头上应付着,但还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毕竟自己身边有着个古武者。

  向着在座的世家打量过去,九大世家这次来的人每家大约都是五十余人,其中有着嫡系也有着旁系。

  至于东瀛的三大世家,藤原德川伊贺,每家的来人只有二十余人,但刘勋从那些人眼中却看到了精芒,不可否认,这些人的确都是高手。

  叶慧玲看到刘勋,也是跟刘勋打了个招呼,刘勋只是点了点头,并不敢出声,怕王苛欣将他认出。不过王苛欣也没有认出刘勋,只是望了眼,便收回了目光。

  当看到这幕,刘勋也是暗自松了口气,显然那天王苛欣也喝醉了,并没有记住他的相貌,帝知道这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没说什么,但也推测王苛欣并没有把此事跟她家里说。

  但很可惜,帝想错了!王家已经知道这件事,只不过没有声张,而张家碍于王家的面子,也没有声张!但王家的旁系,却已经前往那家酒店,开始调取监控

  叶慧玲走到刘勋身边,开始为刘勋介绍九大世家以及东瀛的三大世家。刘勋此时是真听不进去,但王艺凯却将叶慧玲的话,记在了心里。

  九大世家每家都有着悠久的传承,将九大世家的当代家主以及最有希望成为下代家主的嫡系成员记入心底,叶慧玲也是说起了东瀛三大世家。

  藤原野林,现代藤原家的家主,德川平原,现代德川家的家主,伊贺斩,伊贺家的当代家主。

  “名字挺有趣。”刘勋随口说道,话语落下顿时引起了东瀛三大世家的目光,东瀛世家也懂得华夏语,所以刘勋这句话,也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你能少拉点仇恨吗?”帝轻声向着刘勋说道,刘勋闻言尴尬的笑,不过他对东瀛真没好感。

  “你坐到我们叶家那里去吧。”叶慧玲指了指叶家坐席前的空位,向着刘勋邀请。

  “好。”刘勋跟在叶慧玲身后,不过在路过杨家坐席前时,个青年身上的气息却使得他神色愣。

  向着那个人望了眼,这是个长得很帅气的青年,杨子瞳感觉到了刘勋的目光,也是微笑着点头示意,并没有丝身为世家嫡系的高傲。

  “你好,我叫刘勋。”刘勋停了下来,而后向着杨子瞳伸出了手掌。

  “你好,我叫杨子瞳,我听说过你。”杨子瞳与刘勋握到起,他的确听说过刘勋,那是家族旁系参加企业会议回来的时候,说起过。

  手掌触即离,刘勋也是继续朝着前方走去,不过杨子瞳跟刘勋握手,却引起了不少世家嫡系的皱眉。叶慧玲笑着望向刘勋,轻声问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应该是世家的嫡系吧,不过没有丝的高傲,很好接触。”刘勋凭着对杨子瞳的第印象,随口说道。

  “杨子瞳是杨家嫡系中百年难遇的第人!杨家家主都想把下任家主交到他的手中,现在你知道这个人有多少能耐了吧?”

  叶慧玲的话使得刘勋脸色微变,竟然跳过杨子瞳的父辈,直接将其家主位置交到杨子瞳手中?这个人究竟有着什么手段?才能令杨家家主这么信任?

  “我说呢,这人怎么给我种犹如大海的感觉。”刘勋如实说道,杨子瞳身上有种令人看不透的感觉,模糊的看第眼,只会觉得这人看不透,但再仔细的看眼,便会感觉到有种惊涛骇浪向你扑来,这是种大势,足以淹没山川草原的气势。

  华夏从不缺少人才,更别说世家之中了!刘勋有感觉,杨子瞳肯定会在未来的世家争锋之中,占据席之地!

  就在这时,东瀛三大世家的家主向着九大世家的家主走去,他们手中拿着张纸张,上面不知道写着什么。

  九大家主跟东瀛的三大家主坐在擂台场上,并没有跟世家之人坐在起,怕是这场武斗,是要经过双方家主共同的审核。

  “你说如果将东瀛世家的三大家主在这给杀了,东瀛的世家,岂不是要乱套?”刘勋开玩笑的说道。

  “不可能的,他们既然敢来,肯定有着依仗,怕是东瀛的忍者肯定在暗处隐伏着吧!”叶慧玲言指出了关键。

  “东瀛忍者吗?”刘勋听到忍者两个字,眸光也是冷冽了下来,帝感觉到刘勋身上的戾气,也是轻咳了声。

  深吸了口气,刘勋只能将仇恨压下,叶慧玲虽然看出了刘勋的表情变化,但也没说什么。

  第154章谁敢动他谁死!3

  与此同时,刘家大院之中,刘耀祖听说家主回来了,也是立即从别墅中跑到大院,向着主屋中走去。

  刘世宗,现年八十岁,刘家的当代家主!虽然刘家不是九大世家,但也有着嫡系跟旁系之分。

  六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使得刘世宗很无奈,因为刘家的嫡系要么战死,要么流散!

  这些年,刘世宗外出寻找了不下百次,但每次都是无功而返,这次也不例外!他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但心中这道坎,却直过不去。

  难道真的要立旁系为嫡系吗?刘世宗心中很纠结,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自从自己的二哥刘玄宗十多年前回来过次,而且他回来也没有跟自己见面。

  只是放下了颗人头,便再次销声匿迹!那是杀他三哥,并夺取了他三哥古武的人,刘世宗记得很清楚,那年那天,正是他三哥刘天宗的忌日!

  刘世宗记得很清楚,自己的三哥有着个孙儿,但就在那个孩子刚出世的当天,三哥便遭到了满门屠杀,也不知道那个孩子是否逃过了劫。

  由于刘天宗并没有住在刘家大院之中,所以刘世宗也不知道当天发生的事,在他知道的时候,尸体已经被掩埋,不过并没有那个孩子的尸体。

  而自己的二哥刘玄宗也是只身追凶,刘世宗记得很清楚,刘玄宗是刘家唯个掌握了奇门遁甲跟八卦阴阳的人,足以跟古武者大战,而不落败。

  虽然不知道过程如何,但从那颗死不瞑目的人头上来看,是自己的二哥赢了!但这么多年,刘世宗直没见过刘玄宗,而刘玄宗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

  “二哥啊!难道我刘家真要走向灭亡吗?”刘世宗叹出口气,白花花的发丝以及充满皱纹的皮肤,令人看眼便会知道这个老人有多么无助跟凄凉。

  “家主,您在吗?”就在这时,刘耀祖的声音也是在门外响起。

  “耀祖啊,进来吧。”刘世宗对刘耀祖这个孩子是很喜欢的,但只可惜刘耀祖不是嫡系,但刘世宗现在也有着立他为嫡系的想法,毕竟时间不等人,刘世宗也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活多少年。

  “家主”刘耀祖推门而入,而后将门掩上,当他看到刘世宗眼中的疲惫以及无奈时,也是鼻尖酸。

  叹出口气,刘世宗望向刘耀祖说道:“耀祖啊,准备下,明天我就将你提携为嫡系,以后便会传你奇门遁甲。”

  刘耀祖听到这句话,顿时瞳孔收缩,奇门遁甲!这对于他来讲,无疑是个天大的诱惑!但他知道,奇门遁甲自己能否研习,就看自己目前的决定,说不说刘勋的事。

  他知道六十年前的事,也知道刘天宗灭门的事,而他也查过刘勋,知道刘勋百分百便是刘家的嫡系!但他如果说出的话,奇门遁甲跟嫡系也就从此跟他无关!

  这是个难以抉择的决定!刘耀祖深吸了口气,眸中浮现抹清明,他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刘家之人,宁可身死,也不可不忠不义,这是老祖宗的口训!

  “家主,就在您外出的时候,有个叫刘勋的前来认亲,耀祖查过他的资料,年龄以及出生的时间,都跟大少爷失踪的时间相吻合。”虽然自己失去了研习奇门遁甲的机会,但刘耀祖不后悔,刘家之人,上对得起天地,下对得起自己的心!行事要光明磊落!

  “你说什么?”刘世宗听到这句话,顿时脸色大变,而后问道:“他呢?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给他打过电话,但没人接听,我想推算他的行踪,但他是无相之人,没有奇门遁甲,耀祖无能为力!还请家主自行推演。”刘耀祖正色说道。

  “好好好!不愧是我刘家之人!”刘世宗拍了拍刘耀祖的肩膀,他何尝不知奇门遁甲对刘家之人的诱惑力有多大?但刘耀祖的这种做法,无疑是忠义之举。

  闭起双眼,刘世宗用匕首割破手指,这关乎于刘家的血脉,所以他不得不认真对待,用的是奇门遁甲中的血算,这种推演涉及天机,受到的反噬很大!但这关乎着刘家的传承,刘世宗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大约十分钟后,刘世宗仰天大笑,把抓起刘耀祖,大笑着说道:“走,跟我去张家,迎接我刘家仅剩的唯嫡系!”

  血算!无论是你是无相之人,亦或是被人逆天改命!这种推算都可以将你推演出来,但这种算法,也会直接令推算者减少五年寿命!

  刘耀祖深吸了口气,走到门外,对着刘耀阳说道:“耀阳,留下老人们看家,其余所有旁系,立即跟上我跟家主的车,起去张家,迎接大少爷。”

  “什么?嫡系血脉找到了?”刘耀阳听到这句话,顿时脸色变,而后兴奋的说道。

  “你说呢?”刘耀祖轻笑声,便跟上了刘世宗的脚步,而后上车,向着张家赶去。

  与此同时,九大世家的家主看到纸张的内容,也是齐齐皱眉,因为纸张上写着,这次的武斗,只可以旁系参加。纸张上写着东瀛三大世家的嫡系名单,而世家上嫡系的名单也是在内。

  “从基本了解,这是我们天皇的初衷。”伊贺斩,对着九大世家的家主行了礼,轻声说道。

  “可以。”杨家家主,杨战点了点头,而后将纸张放到桌面上,也是对着下方说出了这次武斗的基本要求,那便是旁系之战。

  当话语落下,无论是杨子瞳还是张少泽,以及叶天跟叶慧玲,都是眉头微皱,旁系?这次世家前来,基本都是带的嫡系,旁系虽然也带着,但真没几个。

  叶家的旁系多,但能拿上台面的,也没几个!作为主办方的张家来说,旁系倒是可以随时前来,但令他们皱眉的不是这点,而是东瀛世家出战的人,真的是旁系吗?

  言而无信,挂着羊头卖狗肉,这基本是东瀛人惯用的手段!而世家的嫡系成员,已经以纸张的形式呈现给了东瀛世家,虽然东瀛世家也将自家的嫡系给了华夏世家。

  但这些是真的吗?这就很难说了!如果说是东瀛的嫡系对战华夏的旁系,那基本上是没有悬念的,华夏会败的很彻底。

  第155章谁敢动他谁死!4

  “这群混蛋!”叶天双眼微眯,他是看出来了,东瀛世家这次前来,不是为了试探华夏世家的水准,而是来羞辱华夏,看华夏世家笑话的。

  “子瞳,让杨家旁系出战!记住,我们华夏胜要胜的光明磊落,输也要输的顶天立地!不可弄些偷鸡摸狗的小人之事。”杨战对着杨子瞳轻声说道。

  “放心吧家主,人跟狗不同。”杨子瞳看都没看东瀛世家的人,只是嘴角浮笑的说道。

  当杨子瞳的话语落下,东瀛三大世家的人也是脸色变,但紧接着化作道道冷哼,现在你们呈口舌之利,等会看你们这群支那人在擂台上怎么喊叫。

  东瀛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