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让我说是个军人。”

  陈父听到刘勋的话,顿时轻笑出声,道:“这的确像是我女儿才能办出的事,你继续说。”

  刘勋歉意的笑,极其为难的说道:“这真没什么说的了,但是伯父,梦溪这么做也只是为了可以得到您的认可,所以请您不要责怪梦溪。”

  “行了,你也别为她说好话了,我自己女儿什么样,我自己还不清楚吗?”陈父瞪了陈梦溪眼,陈梦溪顿时低下了头,不敢言语。

  陈父说到这里,望着刘勋点了点头,紧接着说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想过多搀和,我本来的意思也只是这两个孩子见面,如果有那种可能更好,没有的话,我还能强求自己的女儿吗?我可就这么个宝贝疙瘩!我委屈了谁,我也不可能委屈了她啊!”

  “爸”陈父的这句话落下,陈梦溪双眼顿时泛起水雾,扑到自己父亲的怀中。

  “好了好了,个大姑娘了,还哭哭啼啼的。”陈父望向陈梦溪的眼神中,露出抹慈祥与溺爱,旋即向刘勋说道:“古语说得好,人无信而不立,你也算诚实,你跟梦溪的事我不搀和,但也不代表我同意你俩的事,至于最后结果如何?还得看你自己。”

  “爸,你不逼我定亲了嘛?”陈梦溪听到父亲这样说,顿时抬起头,睫毛上还沾着泪花,楚楚可怜的说道。

  陈父闻言,朗声笑,笑骂道:“傻丫头,我什么时候逼过你?但是你还得跟他见面,毕竟我跟他父亲已经说好了,当然,此事绝对跟定亲这两字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当过个场子,起吃顿饭。”

  “恩。”陈梦溪听到这句话,顿时喜笑颜开,刘勋也是嘴角浮笑,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工作马上就要完成了,也可以拿到钱,回老家了。

  “好了,刘勋刚来市,你带他逛会商场,也顺便买几身衣服,明天大家起吃顿饭。”陈父原名陈建成,白手起家到如今的身价,可想而知,这是怎样的个人物。

  有了陈建成的话,陈梦溪也是高兴的拉着刘勋向着屋外走去,如果不知道的话,还真以为这两人是对情侣。

  当刘勋三人离开别墅,陈建成望着李旺国,轻笑着说道:“老李啊,这个刘勋你怎么看?”

  “我倒是感觉他有点军人气,怎么?需要我查下他吗?”李旺国拿起茶杯,轻轻抿了口茶水,闭起了双眼。

  “查查吧,如果他的底子干净,梦溪又是真喜欢他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下他,毕竟我也是白手起家,不想再让自己的女儿也走跟自己样的路。”陈建成叹出口气,轻声说道。

  “对了,听说最近你生意上诸多不顺啊?怎么回事?”聊完了私事,自然也就是平常唠嗑了,李旺国在这点上,把握的很好。

  陈建成摇头笑,拍了下大腿,笑骂道:“还能怎么回事?司徒家突然出现了个少东家,这个少东家比司徒那老鬼还难缠。”

  “哦?国内跟你陈氏企业,同为双巨头的司徒集团?不对啊,司徒明浩这老家伙,哪里来的儿子?”李旺国显然也知道司徒集团,便不解的问道。

  “谁知道,两年前突然出现的,据说叫什么司徒风,此人年纪虽然不大,但心机以及手段却比些老辈都狠辣的多啊。”陈建成眼神中露出丝忌惮。

  “司徒风?我怎么从没听说过。”李旺国喃喃自语,陈建成举起茶杯,轻声道:“我查过他,他是司徒明浩早年走失的个儿子,在没有回到司徒家前,他有另外个名字!刘章”

  第10章商场偶遇程天林

  “真看不出来啊,你还挺能随机应变的。”当来到楼下,陈梦溪将车钥匙甩给刘勋,轻笑着说道。

  “这不都跟你学的么?近朱者赤,跟你接触时间长了,我感觉我也变聪明了。”刘勋打开车门,违着良心,脸不红心不跳的奉承着。

  “贫嘴。”刘勋的这句话,显然很受用,陈梦溪‘噗嗤’声便笑了出来,现在她对刘勋的印象简直好到了九天之上,毕竟人逢喜事精神爽,陈建成不逼她相亲,这便是陈梦溪最高兴的事。

  “现在咱们也是朋友了,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实在不行你把他们都喊来市,工作的事包我身上。”陈梦溪坐在后座,个劲的跟刘勋说话,问这问那的,显然因为这件事,两人也算是结识了。

  刘勋听到陈梦溪的话,摇头笑,道:“有个爷爷跟弟弟,不过我不准备把他们接到市。”

  “为什么啊?市是对外贸易的大市,来这里多好。”陈梦溪不解的望着刘勋。

  “外面再好,也不如家乡好!毕竟那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而且我爷爷年纪大了,肯定也想在家里,老人嘛,都念家。”刘勋将车发动,顺口问道:“去哪?”

  “去燕山路的百大吧,距离这里也近些!买完衣服后,为了庆祝我重归自由,咱们起去迪厅玩会。”听到刘勋并不想来市发展,陈梦溪也不再强求,便顺着刘勋的话说道。

  “你都从没失去过自由,哪来的重归自由?”听到这里,李梦瑶忍不住调笑道。

  “什么嘛,你都不知道这次多危险,如果不是我奋力反抗,我早就失去自由了,就犹如那被锁在笼子里的小鸟,铜雀宫中的二乔”

  陈梦溪跟个孩子样,双手比划着,表情很是忧伤的说道,但此时刘勋的思绪,却已经不在这里了。

  因为陈梦溪先前的话,使得刘勋开始回想家中的爷爷以及弟弟,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十七岁那年离开,弟弟刘章刚刚初中毕业。

  刘章跟刘勋不样,他从小学习成绩便很优秀,虽然跟刘勋样,也是自打小以来,便跟着老人习武,但他却从不惹事,而且就算别人欺负他,他也只是笑了之。

  但这并不是刘章生性懦弱,刘勋知道,刘章的骨子里也流着股热血,但他却选择忍耐,至于这个原因则是因为抚养他们长大的老人。

  这个老人被刘勋跟刘章称为‘爷爷’,他俩虽然知道自己不是老人的亲孙子,但老人却对他们比亲的更亲。

  老人虽然有着身武艺,但却从不依靠这个来求财,他只是种下了几十亩大葱,每到收获季节,便自己拉着车,去集市上倒卖!而刘勋跟刘章的学费以及花销,全部都是靠的这个!

  刘勋记得小时候,大约七八岁那时,辆军车来到了爷爷家里,那人的军衔刘勋已经遗忘,但那人走时想要给爷爷留下个箱子,但爷爷却拒绝了,而且表情很是严肃,起码刘勋自小到大,除了那次,他还真没见过老人那个样子过。

  事后,刘勋才知道那个箱子里全是钱财,但老人为何不接受,这就不是他该去想的了,因为老人直教导刘勋跟刘章,人要自食其力

  正是因为老人挣钱不易,所以刘章才不敢在学校里惹事,那些欺负他的人,跟校长有亲戚关系,刘章怕自己丢失了这份学业,老人会伤心。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刘勋便是因为从小生性傲慢,将个高年级的同学打的骨折,才被强制退学的。

  当时老人卑躬屈膝的去学校里说情,但无奈那家人给校长送了礼,结局只能注定,所以现在,刘章才忍耐,因为他不想看到老人那卑躬屈膝的样子。

  但昧的忍让,便会让他人更加变本加厉,刘勋记得,那是个大葱收获的季节,刘勋正在地里跟爷爷收割大葱。

  就在这时,刘章回来了,衣服上沾着大便,而且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但他却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刘勋看到刘章这个样子,当场怒发冲冠,因为他知道,这些欺负刘章的人,肯定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上学那点事,根本就不用多加思量。

  第二天,刘章去学校之后,刘勋也是出门,向着学校走去。

  “早些回来吃饭,爷爷给你兄弟俩做你们最爱吃的大葱卷饼。”老人的声音响起,平淡无奇。

  老人不知道刘勋去干什么么?他知道,但这次他却没有阻拦。

  “他是你的弟弟,你便应该让着他,更有责任为他撑起片天!如果个人,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那么他就是个废物!”

  这是次小时候,刘勋欺负刘章时,老人说的话,这句话,直被刘勋记在心底。

  刘勋来到学校,将参与此事的人都修理了遍,那个往刘章身上抹大便的人,更是被打的当场休克。

  全校师生,无人敢上前,也没人敢阻止,那个休克的人最后怎么样,刘勋不知道,因为他已经被派出所带走了。

  但就在派出所准备将刘勋交给刑警队立案的时候,十辆军车却突然将派出所围了起来,而刘勋也是被这军车上的人带走了,从而开启了他的军旅生涯。

  “也不知道这小子现在什么模样了。”刘勋嘴角浮笑,反正自己很快便可以见到刘章跟爷爷了,也不差这么时半会的。

  当来到商场,刘勋无疑成为了个焦点,并不是因为他身穿军装,而是因为身边有着两个容貌身段俱佳的女人,这使得本来毫不起眼的刘勋,也是跟着闪眼起来。

  刘勋闪眼的原因不是因为清秀的容貌,而是因为路人的好奇,为什么这男人如此平凡,身边却有着这样的女人?不少男人都开始羡慕起刘勋来。

  但身为当事人的刘勋,却有种骂娘的冲动,这明明是为自己选衣服的,这俩女人竟然先自己逛起来了,而且还有种越逛越兴奋,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的趋势。

  永远不要陪女人来逛商场,买东西!因为这时的女人,是最没有理智的时候。

  各种各样小包挂在了刘勋的胳膊上,此时的刘勋感觉自己不再像是个人,而像是个货架

  “刘勋,你快点,你看我穿这身好看吗?”前方传来陈梦溪兴奋的声音,刘勋深吸了口气,只能无奈的向前走去。

  但就在这时,前方男两女,却使得刘勋眉头皱,他认得这个男人,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在照片上见过,正是陈梦溪在飞机上给他看的照片。

  虽然照片上跟现实有着差距,但刘勋还是眼便认出来了,他在美国接的任务,许多便是照片形式的,所以只是看眼照片,刘勋便能瞬间记住这个人相貌的所有特征。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很帅,剑眉星目,脸庞棱角分明,脸上还挂着阳光般的微笑,足以跟韩国棒子的男星媲美,绝对是花痴女白马王子的不二人选。

  这时,这个男人好像也是看到了陈梦溪,顿时嘴角浮笑,跟身边的两名女子不知说了些什么,便向着陈梦溪走去。

  “程天林,程氏老总的独生子,而程氏公司则是陈氏企业的常年合作伙伴!”男子的资料,瞬间在刘勋脑中回放。

  “梦溪,这么巧,你也在这。”程天林走到陈梦溪身前,而后向着李梦瑶点头示意,尽显绅士风范。

  陈梦溪听到有人叫自己,也是转身向着程天林望去,当她看到程天林的时候,眼角也是露出丝戏谑,轻声说道:“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

  程天林闻言,神色并无异样,俊美的脸庞上再次露出微笑,道:“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程天林,陈伯父应该跟你提起过我吧?”

  陈梦溪仿佛想起了什么,点了点头,拍了下程天林的肩膀,笑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程天林啊!”

  程天林嘴角上翘,露出丝迷人的微笑,刚想说话,但就在这时,陈梦溪的话语也是响起,而且声音格外的大

  “我说程天林,你不好好的在家里摆摊卖猪肉,来这里干嘛啊?”说到这里,陈梦溪又拍了下程天林的肩膀,紧接着说道:“呦,整容了啊?真没看出来,你说你整容怎么不跟我说声?害的我都认不出来你了。”

  “”程天林听到陈梦溪的话,顿时脸色僵,而周围的路人也是朝这里望来,先前跟程天林起的那两个女人,也是秀眉皱起,显然是听到整容这两字,有些不适。

  刘勋摇头笑,陈梦溪怎么可能不认识程天林?她只是故意损他罢了,陈梦溪的智商虽然不高,但这损人的话,倒是无师自通。

  第11章男人的帅很复杂

  “天林,这是谁啊?说话怎么这么不中听?”那两个女子也是走到程天林身前,眼神极其挑衅的望着陈梦溪。

  “你闭嘴。”程天林听到女子的话语,顿时脸色变,旋即向着女子大声喝道。

  开玩笑,陈梦溪的父亲可是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企业,在没有跟陈梦溪的亲事定下来之前,他肯定要装孙子。

  “你”女子虽然气愤,但还是难免猜测陈梦溪的身份,这女子是谁?竟然可以令程天林都如此忌惮。

  “抱歉,我想起来了,你就是程伯伯的儿子吧?真是的,你说你叫什么不好,非要叫程天林,跟我个卖猪肉的同学重名。”

  陈梦溪也知道不能闹的太过了,毕竟两家合作的关系摆在这呢,而且按照陈建成的话来说,明天还要坐在起吃饭,如果闹的太过,也不太好。

  “呵呵”程天林尴尬的笑,俊美的脸庞也是有些僵硬,但转瞬间便释然,指着身后的两名女子说道:“梦溪,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秘书,这是我的表妹。”

  刘勋听到程天林这句话,顿时笑出了声,就吧,还整出个秘书跟表妹,不知道有句话说的好么?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表哥表妹家亲,床上熏。

  那两名女子哼了声,显然听着程天林喊她们表妹秘书的,也不是很乐意,刘勋向着这两名女子打量而去,顿时啧啧不已。

  “这小子艳福不浅啊。”虽然两个女子皆是浓妆艳抹,相貌也比不上陈梦溪跟李梦瑶,但这身材

  高耸的胸部,盈盈握的柳腰,再加上那黑网状的丝袜,修长白净的大腿,这足以使每个男人升起原始的。

  “你秘书跟你表妹关我什么事?”陈梦溪瞥了这两名女子眼,又望了下刘勋,顿时黛眉皱起,因为刘勋此时正在打量着两名女子的身材,而且眼神中还带着欣赏。

  “这个龌龊男人!”陈梦溪不由得心中来气,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生气,但看到刘勋望向这两名女子那龌龊的眼神,她的心中顿时生出股无名火。

  陈梦溪越想越气,就算自己围着浴巾去找刘勋的时候,刘勋也没露出这种表情,现在竟然

  “你看什么看,我还没这两个野鸡好看嘛?”想着向着,陈梦溪的表情就变了,拿起刚刚包装好的衣服,便向着刘勋掷去。

  “嘭!”衣服正好砸在刘勋的脸上,刘勋也是回过神来,满脸不解的望着陈梦溪,而后他心中感觉自己很委屈,这只是假装你男朋友,看看别的女人就不行了,如果真当了你男朋友,看眼别的女人,你还杀了我不成啊?

  此时李梦瑶也是感觉陈梦溪有些反应过头了,难道说陈梦溪对刘勋生出感情了?但这根本不可能,这才认识几天啊?

  “坏了,如果梦溪真的喜欢上他怎么办?”李梦瑶黛眉微皱,双手不安的扭动着,如果刘勋真是那人的话那自己这些年不是直在等他吗?这这到底该怎么办?

  其实李梦瑶有些想法天真了,陈梦溪喜欢上刘勋?起码现在根本不可能,要知道陈梦溪的脾气便是自小娇惯,她现在只是把刘勋当成了私人用品,毕竟这是她花钱雇来的,而刘勋却望着两个女子发呆,这使得陈梦溪有些恼怒。

  古语说的好,女人心,海底针!女人的心思你别猜,因为女人就是这样的种生物,会时不时的精神错乱,雷你下,就比如现在的陈梦溪。

  刘勋此时是深感略同,可想而知,个月流血七天而不死的生物,不仅逆天,而且还逆人!

  刘勋想保持沉默,但下刻他便知道自己保持不了了,因为那两名女子听到陈梦溪的话,也是恼怒了。

  “你说谁是野鸡?”可以猜想到,这两名女子肯定是爱慕虚荣之辈,不然也不可能成为程天林的,然而爱慕虚荣之辈,定也是死要面子之辈,所以肯定也是接受不了陈梦溪的话语。

  “勋勋,她们欺负我”陈梦溪看到那两名女子恼怒,顿时作出副人见犹怜的模样,梨花带雨般跑到刘勋身前,摇着刘勋的胳膊。

  “”肉麻,不仅刘勋感觉到了股肉麻,就连李梦瑶都是全身颤,后背的鸡皮疙瘩都掉了地。

  “好招借刀杀人啊”刘勋瞥了眼脸色逐渐阴沉下来的程天林,心中暗自说道。

  陈梦溪这句话下去,不仅将那两名女子的仇恨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就连程天林,也是会记下自己。

  或许陈梦溪的本意不是如此,但程天林的身价摆在那里,这样的个人,岂是个跟表面样君子的人?

  要知道现在程天林以为刘勋是陈梦溪的男友,那么他与陈梦溪的定亲,自然也就没戏,所以程天林肯定会调查刘勋,而后而后便是解决刘勋了。

  这些大企业,哪个不是黑白通吃?这点在华夏国,已经不是秘密,而这些做生意的人,也是黑白皆有,不少企业便是在洗白之前,混迹黑道的!

  对程氏企业来说,跟陈氏的联姻无疑是重中之重,而陈梦溪这句话,无疑是将刘勋推到了刀尖上。

  “哦?你是梦溪的男朋友?”程天林此时的表情已经看不出丝的阴沉,依然是充满了阳光,令人不自然便产生好感。

  但刘勋心中却是暗道了声麻烦,什么样的狗咬人?不会叫的狗才会咬人,程天林仅仅如此年纪,便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这是个难缠的人物。

  “是。”事已至此,刘勋也不好说别的,只能硬着头皮应答。

  “怪不得你会来商场,原来是衣服缩水了啊?难道现在的军装,都这么不合格么?”程天林轻声笑,打量了下刘勋。

  刘勋淡然笑,并不言语,虽然程天林肯定有着很大的势力,但对刘勋而言,这些势力可有可无。

  “你长得真另类,现在女人的审美观,我是猜不透喽。”程天林见刘勋不语,便拍了拍刘勋的肩膀,轻声说道。

  “什么啊,正常女人的审美观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