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朝着王润泽的办公室走去,当走到办公室门口,刘勋连门都没敲,直接脚将门踹开。

  王润泽听到声响,而且还是自己的门被踹,也是打了个哆嗦,而后便是大骂:“谁啊!他妈的找死吗?”

  打开房门,刘勋走了进来,当王润泽看到是刘勋时,也是愣了下,坐在他腿上的女警员也是坐到了旁,而王润泽继续沉着脸说道:“刘董,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在我的市局捣乱不成?”

  刘勋直接无视王润泽的话,走到王润泽身边,坐在桌面上,轻声说道:“王局的生活滋润啊!香茶美女钱财,哪个都不缺。”

  王润泽听到这句话,还以为刘勋是想以这件事来要挟自己,不屑的笑,刚想说话,但刘勋却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身为市局局长,国家要员!受贿就受贿吧,还背信弃义!”刘勋望着王润泽,拿起桌面上的茶杯,便将茶水泼到了他的脸上。

  “刘勋,反了你了不成!”王润泽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屈辱?此时被人打了巴掌不说,还被人泼了脸茶水,所以他也是彻底生气了。

  “王局。”就在这时,张大彪也是走进了王润泽的办公室,王润泽看到张大彪,立即朝着张大彪大骂道:“你他妈是怎么看的门?还不赶紧把刘勋给我抓起来!”

  张大彪不屑的望了王润泽眼,而后鄙夷的对那名女警员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让其出去,待到那名女警员出去之后,张大彪也是轻声说道:“王润泽,你还是拉开窗帘,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

  听到这句话,王润泽也不知道是清醒了,还是被刘勋巴掌打醒了,立即起身朝着窗前走去,而后拉开了窗帘。

  当看到窗外真枪实弹的军队时,王润泽脑中也是嗡的响,但他心中还是带着侥幸,转身朝着刘勋大喝道:“刘勋,你竟然敢冒充军队!是真反了你了不成?”

  刘勋听到这句话,顿时笑了起来。没错,很可笑!王润泽此时也感觉自己的话很可笑,刘勋不是傻子,再给他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冒充军队。

  将盖着军区钢印的纸张拿出,刘勋直接扔在桌面上,而王润泽也是腿软的朝着桌前走去,当看到安全局三个字的时候,他的脸色也是彻底苍白了下来。

  第136章三不可为2

  “你说你身为个市局的局长,竟然敢扣押国家的枪械!本来这是个机密任务的,现在因为你,我只能露出身份!你可知道你现在的罪有多大?”

  刘勋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这件事情暴露后,枪械刘勋是别想要了,只能充公!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说到这里,也不管王润泽苍白的脸色,拿出真皮手套,刘勋将上衣口袋中的勃朗宁拿出,而后递给王润泽,轻声说道:“拿着,以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安心当你的局长,此事算过去了。”

  王润泽听到这句话,顿时神色愣,立马将勃朗宁接过,而后望着刘勋,作出个悔改的样子,说道:“刘董,这件事其实都是那程国立,不然我也不会犯糊涂啊!”

  “程国立?他人呢?”刘勋听到这句话,眸光寒,朝着王润泽问道。

  “刚走不久,我现在就通知市局通缉他。”王润泽说完便想拨打电话,但却被刘勋阻止,刘勋知道,程国立既然走了,那现在肯定已经没影了。

  想起这件事都是因为程国立,刘勋就头疼了起来,看来这程国立不除,会成为他以后的眼中钉,肉中刺。

  “没事了,我走了。”刘勋说完便朝着门外走去,帝也是随之跟上,当就在刘勋走到门外,王润泽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张大彪却将枪口对准了王润泽,而后扣动了扳机。

  刘勋在门外听到声闷响,嘴角也是浮现抹轻笑,他不是个善人,他失去了足以装备个营的枪械,而造成这切主谋,怎么可能相安无事?

  “王润泽持枪拒捕,被强制处决!”张大彪说完,也是收起手枪,朝着门外走去。

  “老张啊,你现在将你名下的所有房产以及银行资金迅速转出,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如果做不好,别说升正了,就连你这个副局长也保不住。”刘勋望着张大彪,正色说道。

  “放心吧,这些事,我事前早已经做好了。”张大彪对着刘勋笑,这个人很聪明,知道王润泽事后,上面肯定会查他。

  刘勋点了点头,拍了拍张大彪的肩膀,严肃的说道:“现在我的身份不同,所以以后还希望你多多配合。”

  “我明白,虽然我张大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起码我不会做出见财起意,背信弃义的事。”张大彪叹出口气,很是正色的说道。

  “记住,男子汉大丈夫,为人处世,有三不可为!第不可为,万恶滛为首!不可涉黄,这不仅仅是针对你自己,你以后管理市,也要做到如此。”

  刘勋这句话落下,张大彪点了点头,说道:“不瞒兄弟你说,我张大彪自从踏入警局,除了自己媳妇,还从没碰过别的女人。”

  “第二不可为,毒品的威胁不下于黄,虽然以你的力量还做不到彻底清除,但也要极力打压,毒品不仅祸害个人,而且会造成家破人亡,对社会也危害极大。”

  说到这里,刘勋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第三不可为,贪得无厌!如今这个社会,世风日下,君子爱财,但也要取之有道!你可以受贿,但定要为人民做实事!只受贿不为人民做实事,而只帮着黑势力欺压百姓的那类官员,百死不足以平愤!”

  听到这里,帝望着刘勋的背影,暗自点了点头,张大彪也是点头说道:“兄弟,哥哥还是那句话,我张大彪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是农民出身,别的我保证不了,但为人民做实事这点上,我肯定会鞠躬尽瘁!”

  “行,但目前你升正还会有些日子,但也不会太久,毕竟局长位置不可能空着太久!我先走了,你收集下王润泽受贿以及其他证据,而后交给上面。”

  刘勋说完也是跟帝朝着外面走去,不出日时间,王润泽这件事便会被媒体爆出,而刘勋要做的,便是想怎样跟李腾伟解释这件事。

  来到市局大院,刘勋对着名士兵说道:“将那三辆大货车开回军区,这些枪械当做这次任务对你们营的奖励。”

  “是!”那名士兵听到枪械两个字,也是乐开了花,特别是他看到那些先进的枪支时,差点兴奋的喊叫起来。

  各大军区都在暗斗,军区之中团跟团也斗,营跟营也斗,甚至排跟排都各自比较着。这次枪械作为奖励,也就是说他们这个营,自今天开始,战力会提上大截。

  隐晦的跟李腾伟描述了下事件,但还是遭到了李腾伟的大骂,刘勋只能将手机放在旁,听着模模糊糊的怒骂声,但他自己却闭目养神起来。

  李腾伟此时很憋气,他没想到刘勋真的去军区拿了个营,而且拿就拿吧,还是去堵市局的门,这次事件,无疑是点燃了军队跟警察之间本来就紧张的关系。

  相比起这些,刘勋在意的还是媒体的报道。不得不说,这次的报道出,也是引起了民众的火热舆论。

  当然,枪械的事都忽略了,而张大彪收集的证据,也是交给了上面!在经过上面的核查之后,为了奖励张大彪,也是将市局局长的位置,交到了其手中。

  张大彪并没有提刘勋,这也是刘勋交代的,但没有了刘勋,他只能自己当着媒体的面,开始讲解这次事情的经过。

  众人皆知,演讲什么的最无爱了,因为全是套套的大假话。

  头条被王润泽身前的照片取代,网民的各种骂声以及评论也是显示在网络上,而国家对这件事也是很重视,又次的打压受贿风暴开始了。

  首都,许腾飞!这个有着‘阎王’称号的男人,思维也跟别人不同!他看到报道以及深知内幕的他,第想到的不是受贿这两个字,而是刘勋这新官上任三把火,烧的是不是太猛了些?

  但想起刘勋以后也是自己安全局的员,他骨子里的军人‘护犊’血液也是燃烧了起来,对这件事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毕竟刘勋揭发的是个贪官,那些证据什么的可不是假冒的。

  由于怕王润泽的受贿资产太过巨大,引起不必要的社会舆论。所以张大彪也只是报了十分之,另外剩下的资金,用刘勋的话便是造福百姓。

  张大彪知道现在自己刚上任,资产不能过于巨大,也是同意了刘勋的意见,王润泽十分之资产充公,剩余的全部归于刘勋,但刘勋也没有冲入私囊,而是当天便开了个新闻发布会,将所有的钱财,募捐给了贫困地区。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刘勋虽然在世俗的认知上不是个好人,但他对社会的贡献,却比些披着好人皮,却不干正事的人,要大的多。

  第137章叶家的震撼

  刘章虽然在医院,但身体也并没有什么大碍。

  第个审讯的是刘章,所以林思茹也是没有受到波及!如果硬说刘勋有什么损失,那么便是购买枪械的那些钱财,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使得他颇为心痛了阵。

  时间是最吝啬的资产家,此事刚刚落幕,舆论依然在持续着,但刘勋却必须要赶往首都却参加世家复出的会议。

  很不巧,第二天的清晨,也就是新闻发布会的当天,刘勋只能让林思茹代表刘氏应付着媒体跟记者,至于募捐的钱财动向,那得等刘勋回来再说。

  大约中午的时候,刘勋也订好了机票,三个人的,因为他跟帝还有王艺凯起去!本来刘勋是想让帝留在市的,但仔细斟酌了番,还是决定将其带在身边,毕竟他不了解世家。

  “跟家里还有学校说好了吗?”来到复旦大学,王艺凯已经在校门等候,今天王艺凯穿的很正式,身小西装,看上去真不像是个学生。

  “跟学校请了三天的假,家里也说好了,说是跟同学起去郊游。”王艺凯坐到后座,当看到帝的时候,也是愣了下。

  “自己人。”刘勋还未说话,帝便对王艺凯笑,王艺凯见状也是伸出手掌,轻声说道:“你好,我叫王艺凯,你可以叫我凯子。”

  “哦,我叫帝。”帝握住王艺凯的手,王艺凯听到帝的名字,也是不自然的笑了下,说道:“有趣的名字。”

  “如果你羡慕的话,可以改名叫帝二的,我不介意,真的。”帝松开王艺凯的手,露出个阳光的微笑。

  “”王艺凯听到这句话,也是沉默了下来,片刻后摇了摇头,显然也是被帝给雷的不轻,神色极其不自然的说道:“不不用了。”

  这便是帝第次跟王艺凯见面的情景,普通的次握手加上令王艺凯无言的段对话。

  刘勋听着两人的对话,也是摇头笑,将车发动,便向着机场赶去。

  在路上,刘勋将自己已经答应联合国跟国家的事告诉了王艺凯,而且又将叶慧玲跟自己说的那些话,说了遍。

  “这是个机会啊!简直就是天助刘勋大哥你。”王艺凯听完,眸中闪过道精光,紧接着说道:“但具体的还是等我们到了之后,观察下再说,毕竟这件事做起来也很危险。”

  “恩,我也是这么想的。”刘勋说完,三人也不再言语,大约小时后,车辆也是到了机场。

  机票是下午二点的航班,随便吃了些东西,在候机舱里等到点半,三人也是先后上机。二个小时之后,飞机降落在了首都机场!

  望着前方林立的楼层,刘勋感觉到的不是市的繁荣,而是股大气跟恢弘!这便是华夏的首都,历经了几千年的风风雨雨,经历了场核战之后,依然屹立不倒的首都!

  “走吧,我们去订上房间,然后去玩会儿,明天准备参加会议。”

  刘勋三人带上墨镜,三人并没有行李,刘勋只挎着个公文包,帝背着把被麻布包裹的青铜剑,就属王艺凯清闲,全身无他物,两袖清风,难得自在。

  与此同时,叶慧玲早已回到了首都,此时她正坐在家中的沙发上,旁还有四个人,跟叶慧玲坐在起的是叶天。

  坐在青木椅上的是个中年人,名字叫叶宇鸣,是叶天以及叶慧玲的父亲,也就是叶家的下任家主。

  叶宇鸣的身旁站着个中年美妇,相貌跟叶慧玲有几分相似,应该是叶慧玲跟叶天的母亲。

  最后个是个满头白发,却不失英武的老人,叶宏波,叶家当代家主,叶天以及叶慧玲的爷爷,叶宇鸣的父亲。

  叶家,并非是座高楼大厦,也并不是栋别墅,而是座古老的庭院!家人相坐于堂,本来是件其乐融融的事,但房间内却充斥着股严肃的气氛。

  相比起其他世家,叶家的嫡系比较单,因为叶宏波只有个儿子,那便是叶宇鸣,而叶宇鸣也只有个儿子跟个女儿,所以说叶家的嫡系很是稀少。

  “听天儿说,你这次去市,跟个叫刘勋的接触了?”叶宇鸣望向叶慧玲,轻声询问道。

  “没怎么接触,只是喝了杯咖啡。”叶慧玲并不否认,实话实说道,毕竟她跟刘勋真没什么多大的接触,也只是喝了杯咖啡这么简单。

  “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考虑下婚事了,张家的张少泽怎么样?你考虑下。”叶宇鸣并没有在刘勋这个话题上停留,只是将话题转移到婚姻上。

  毕竟无论刘勋的家业有多大,也是上不了世家的台面,而且世家只可以跟世家通婚,嫡系跟嫡系,旁系跟旁系。

  当然,嫡系也可以跟旁系结婚,那么做的结果便是,旁系入赘嫡系,改名换姓,成为嫡系方的成员!这是世家祖上的规矩,历代家主跟族人也必须要遵守。

  “您不是说不提这事吗?”叶慧玲听到这句话,也是反驳了起来,说实话她对这种婚姻观很反感,但无奈出生于世家,而且又是嫡系,虽然反感,但却也没法改变。

  “行了,今天不说这事。”就在这时,叶宏波发话了,这个老人虽然满头白发,但眸中却闪烁着精光。

  此时他望向叶慧玲,继续说道:“我相信我的孙女不会无故跟其搭讪,说吧,那个叫刘勋的有什么出众的地方?或者说,那个叫刘勋的,有什么能耐可以让我孙女浪费杯咖啡的时间?”

  叶慧玲听到爷爷为自己解围,也是瞪了自己父亲眼,便朝着叶宏波甜声说道:“他开着家公司,刘氏企业,在这次世家针对企业的会议上,也算是个巨头。”

  话语落下,不仅叶天眼神中浮现抹不屑,就连叶宇鸣也是直接忽略这点。毕竟个企业再怎么出众,哪怕是华夏第的陈氏企业,也不被世家放在眼里。

  叶宏波点了点头,望向叶慧玲,笑着说道:“继续说。”

  “他曾经在联合国特种大队服过四年役,代号毒狼,我查了下,他的战力值跟世界第的天狐不相伯仲。”

  叶慧玲这句话落下,叶天也是眉头皱起,叶宇鸣眸中也是泛起抹兴趣,叶宏波眸中的笑意更深了些,轻声说道:“前段日子,联合国将这个部队公布于世的时候我也注意过,这是支很强的队伍!只有百二十人,但这百二十人的任何人,战力值都可以跟我世家的嫡系相比。”

  由于首任古武者是出自世家,所以世家的嫡系跟旁系也是世代习武,他们所习的武功也都是现世失传的武功,虽然没有武侠剧中那么夸张,但也不是常人可及的。

  “玲儿,你是不是对那个叫刘勋的有好感?”叶宏波是什么人?身为九大世家叶家的家主,肯定可以看出叶慧玲的小心思,虽然这点被叶慧玲隐藏的很好,但依然逃不过叶宏波的这双火眼金睛。

  叶慧玲闻言,脸颊浮现抹羞红,但她却没有否认,也有没有言语,只是点了点头。

  “虽然这个刘勋相对于个常人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但对于世家来说,还是不够份量!其实爷爷也不是老古板,如果他要是世家中人,爷爷不会反对!因为哪怕他不是嫡系,只是旁系,在他可以入赘叶家的前提下,那我们叶家也可以成全这门亲事!但是他只是个世俗之人,玲儿你还是把他忘了吧。”

  叶宏波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很无力,但在座的众人,也是听出了种不容置疑的态度,叶天跟叶宇鸣并没有插话,因为老人说的在理,而且就算刘勋有着联合国特种兵的身份,对于世家来说,还是不值提。

  这点身为世家的每个人都知道,叶慧玲自然也知道,但她此时却只是莞尔笑,望着叶宏波,继续说道:“爷爷,如果他身边还有着名古武者追随呢?”

  “啪!”话语落下,叶宇鸣手中的茶杯跌落在了地上,发出声清鸣,向着叶慧玲颤音问道:“你说什么?他身边有古武者跟随?这刘勋到底是什么人?”

  叶天此时也是瞳孔收缩了下,开什么玩笑?古武者整个华夏也只有寥寥九人,而刘勋身边便有人,而且还是跟随他!这比叶天听到刘勋是名古武者更加震撼。

  古武者的稀少,也造就了古武者的性格,他们不屑于任何卑鄙的手段,但也不会为他人卖力,但现在叶天听到名古武者跟随着刘勋!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姐,你有没有看错?”叶天剑眉深锁,还是不相信叶慧玲的话。

  “我是叶家的嫡系,我还能对古武者感应错了吗?”叶慧玲瞪了叶天眼,紧接着说道:“非但没有看错,而且看到那人时,我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要燃烧起来,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个人应该还是百年难遇的重瞳者!”

  “这样的个人会追随刘勋?这刘勋难道是三头六臂不成?”虽然得到了叶慧玲肯定的证实,但叶天还是不相信。

  叶宏波此时沉默了下来,深吸了口气,从座椅上站起,语气中带着凝重,说道:“如果玲儿的话属实,他身边有着名古武者跟随!那么我们叶家也该拉拢此子了。”

  叶宏波知道,叶慧玲从不撒谎,而且也不会在这么重要的事上撒谎,所以他心中也是起了拉拢刘勋的心思。

  第138章八卦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