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呢,大哥你等会,我给我妹妹打个电话。”王艺凯说完,便掏出手机,刘勋摇头笑,便望向王艺凯那六名室友,轻声说道:“你们没吃的话起去吧。”

  六人点了点头,对于刘勋他们只是在报纸上看过,而且身为大学生,也正是个处在热血的年纪,自然也对刘勋有着崇拜。

  不会,王艺璇便来到了楼下,只不过她是拉着顾倾城起下来的,当刘勋看到顾倾城时,也是愣了下,但现在他望向顾倾城的眼神中没有了厌恶。

  这都是刘勋此时心境的变化,毕竟两个人长得相像也不是顾倾城的错,天意如此,谁也无法改变。

  而且在这有着七十多亿人口的地球上,能够相遇也是种缘分。

  “吃饭了吗?没吃的话起吧。”刘勋主动向着顾倾城说道,顾倾城听到这句话,也是点了点头。

  “我跟我的室友打车去吧!大哥咱们去哪吃?”王艺凯望了眼帕萨特,他知道车里坐不下这么多人。

  刘勋思索了片刻,而后说道:“就去你家店里吧,几个月没吃烧烤了,而且人多了吃烧烤热闹。”

  “好嘞,那我们先出去打车了。”王艺凯对着自己的室友使了个眼神,七人便向着校外走去。

  “我们也走吧?”刘章打开后车门,而后跟王艺璇坐到了后座,刘勋见状阵无言,只能坐到驾驶位上,顾倾城脸红着坐到副驾驶,帕萨特也是发动,向着西三路的烧烤店赶去。

  “我靠,我说顾倾城怎么不接受我,原来是因为刘勋啊!这下小爷没希望了。”待到帕萨特离开了校园,名男童鞋苦着脸说道。

  “靠,就算没有刘勋,你也直没希望吧?”周围的童鞋们听到这位童鞋的声音,不屑的说道。

  大约个小时之后,刘勋四人来到王艺凯家的烧烤店,但现在正是中午,烧烤店也并没有开张,但刘勋也不是外人,所以大汉家也是忙活了起来。

  待到王艺凯七人赶到,大汉看到王艺凯脸上的伤,顿时担心的问起,刘勋随便找个个理由,说是辆车差点将自己撞到,而后王艺凯为了推开自己,跌倒在路边碰到的。

  大汉虽然不相信,但也没有继续过问,只是嘴上老是絮叨着‘要好好学习’之类的话,对于这些,王艺凯早就听腻了,但还是点头应承着。

  不会,几百串烤肉便摆上了台面,这时大汉又唠叨道:“你们啊,定要好好学习,只要这样,你们才能成为像你们刘勋大哥样的大老板,不然的话,只能跟我样,干辈子活,受辈子罪。”

  “行了爸,您真唠叨!能让我们好好吃顿饭吗?”王艺凯叹出口气,无奈的望着自己的父亲。

  “嘿,你看这孩子。”大汉听到自己儿子嫌他唠叨,便望向刘勋,继续说道:“老乡还吃不吃大葱卷饼了,吃的话我让婆子给你弄。”

  刘勋望着这融洽的家,笑着说道:“那就麻烦大哥了,来上两个吧。”

  “好嘞!”待到大汉进屋,刘勋望向王艺凯说道:“你爸唠叨你也是为了你好,而且人年纪大了,就喜欢唠叨,想当年我爷爷也是,整天朝着我跟刘章唠叨。”

  “我知道,但这整天唠叨也不是个事啊,他说的那些,我心里都明白。”王艺凯说到这里,便笑着望向刘勋,继续说道:“刘勋大哥,我们跟着你混行不行?”

  “你说进刘氏啊?那怎么也得等到你们毕业吧?”刘勋听到这句话,也是轻笑着问道。

  王艺凯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毕业很快,但大哥你目前得培养下自己的力量,我说的不是那种企业的力量,而是个人的,虽然我还在上学,但也知道类似于你们这样的国际大企业,基本上都是黑白通吃的!”

  此时王艺璇跟顾倾城正在帮着弄烧烤,王艺凯也是以只有他们几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着,刘勋听到这句话,跟刘章相视眼,也是笑出了声。

  “不是,刘勋大哥,你别看我小,但我跟我的室友们每天的话题除了学校的美女之外,就是研究你们刘氏了!就比如刘勋大哥你上次被绑架的事件,如果你有着自己的力量,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王艺凯看到刘勋在笑,便以为没有听进自己的话去,也是着急了起来。

  “这些我都知道,但你知道我最缺什么吗?”刘勋笑了会,便朝着王艺凯问道。

  王艺璇吃了串烤肉,喝了口啤酒,继而说道:“虽然以前都是千军易得,将难求!但现在这个社会,我倒认为是有了钱什么都好办,单凭资金来说,刘氏完全不缺,论猛将的话,刘勋大哥你自己就是,还有那次土地竞标跟在你身边的两个人,我从报纸上光看他们的眼神,也知道不是简单的人!”

  说到这里,王艺凯轻笑着望向刘勋,继续说道:“刘勋大哥你缺少的是出谋划策的智将,而这点我可以做到,因为我可以从件事中,推测出他的起因以及后续的可能发展。”

  第115章当蝼蚁看到天空5

  “哦?那你说说从我被绑架的事件中你看出了什么。”听到王艺凯这么说,刘勋也是来了兴趣。

  王艺凯放下手中的酒瓶,轻声说道:“单从报纸的报道中来看,绑架大哥你的人绝非警方报道的四人!是大哥你的身手,四个人根本就近不了你的身。二是这是华夏跟警方的惯用手段,每次都会把事件往小里说。”

  “继续说。”刘勋点了点头,眼中的兴趣也是越来越大。

  “当然,这只是从报道中看出的,如若假设下,这个报道是假的,而刘勋大哥被绑架,为何会被绑架?难道真是那些绑匪缺钱?我倒不会认为这么简单,先前我已经说了,类似于现在的国际公司,基本都是黑白通吃,而你发展刘氏,肯定会使得些国际公司盈亏,而他们没了利益,自然会对大哥你出手,所以相对于绑架来看,我更相信这是场有目的的仇杀。”

  王艺凯拿起酒瓶,喝了大口啤酒,继续说道:“说起有目的的绑架,那就更复杂了,因为刘勋大哥既然可以坐到这个位置,那也肯定是个谨慎的人,怎么会被那些人得逞?虽然不知道最后大哥你是怎么落到他们手中的,但我认为此事肯定有着复杂的前因后果。”

  “最后便是按照媒体报道出的伤,两道刀伤,左臂中弹,后背中弹!刀伤刺于腿部,显然是大哥你无奈被刺的,而中弹在左臂跟背部,显然是混战中受的枪伤!可以想象下那混乱的场面,我不认为这是四个人可以做出的!再就是事情结束之后,从警察到来到大哥你被抬上救护车,而警察又没有报道真正的人数来看,这肯定不是起简单的绑架案,而且从方才学校中的事来看,那名区副局长明显畏惧大哥你,这也就是说大哥你肯定有着可以压倒区局的力量,这种力量除了负责那次绑架案的市局,我实在想不出是哪里。”

  “这些都是你自己看出来的?”刘勋听完王艺凯的话,也是轻声问道。

  “这都是我假设我是绑匪,再假设我是大哥你,来回换位思考,想出来的。”王艺凯挠了挠头,笑着说道,毕竟他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

  “厉害啊,足以跟王子青的思维媲美。”刘勋心中暗叹,但神色中却没有露出异样,毕竟这里人多眼杂。

  说实话对于王子青刘勋是很钦佩的,如果不是因为被程天林害死,日后王子青肯定能在市占据席之地,也肯定会成为刘勋最大的对手,但天妒英才,如此妖孽的个人竟然死在程天林的手中。

  而现在听着王艺凯的推测,刘勋仿佛再次看到了王子青般,王艺凯说的不错,他现在缺少的就是出谋划策的人才,但这种人才可遇不可求,只能随缘。

  “你应该去写剧本,应该可以写出下位福尔摩斯。”刘勋望着王艺凯笑,开始转移话题。

  王艺凯听出了刘勋的话外之音,也是不再言语,刘勋拿起啤酒,跟在座的挨个碰杯,也是吃起了烤串。

  “老乡,你的大葱卷饼好了!”就在这时,大汉拿着两个大葱卷饼递给刘勋,刘勋道了声谢,而后递向刘章个,兄弟两人也是边喝酒,边啃饼。

  差不多忙完,王艺璇跟顾倾城也是走了过来,王艺璇跟刘章坐在起,而顾倾城只能坐到刘勋旁边,因为周围已经坐满,没有其他位子了。

  五百多串烤肉摆在桌上,众人也是随意的吃了起来,这时王艺凯的父亲也是搬了个凳子,坐在旁轻笑,王艺凯能有这么多朋友,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很高兴。

  “大哥,我今天来这里是想跟你商量件事。”连三瓶啤酒下肚,刘勋也是望向王艺凯的父亲说道。

  “啥事啊?有话明说就是了。”大汉名叫王大兵,其实那个年代村里基本上都是这个名字,要么是卫国建国之后就是大兵大军什么的。

  刘勋归拢了下思绪,道:“我现在就个弟弟,家里老人也都没了,但长兄为父,所以有些事也就我这个当哥的做主了。”

  说到这里,刘勋顿了下,刘章听到这句话,也是眉头皱,他已经猜到刘勋想要说什么了,便踢了下刘勋,意思是让刘勋不要说,毕竟王艺璇才17,老家人又思想保守,怕说出来会起到反作用。

  “你丫踢我干嘛?我说正事呢。”刘章这么踢,刘勋不乐意了,当哥的给你说正事,你丫不说话,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里就是了,竟然还踢我。

  “”刘章心中暗骂句,他现在后悔带刘勋过来了,旁的王艺璇也是看出了端倪,此时脸色通红,使得旁的顾倾城不解起来,这丫头没喝酒啊,怎么脸色这么红?

  张大兵听到刘勋的话,也是没弄明白啥意思,只是望着刘勋等他的下文,刘勋轻咳了声,指着刘章说道:“大哥,我实话跟你说,这是我弟,他现在跟你女儿是情侣关系,你看这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的,咱是不是该定个日子”

  “”王大兵愣住了,顾倾城也是诧异的望向刘勋,旁的王艺凯跟他那六个室友也是呆了下来,有个正在喝酒的室友,直接喷了地。

  刘章叹出口气,打开瓶啤酒就直接灌了起来,他现在很无语,你说有个爱管闲事的哥哥,而且还是什么不该管他偏管哪个,这不是坑人么。

  “俺这闺女还有点小吧!现在国家的政策,不是女方20才可以登记吗?”王大兵彻底被刘勋给整懵了,随口说道。

  “小什么啊,上代不都是十七八的就结婚了吗?而且我也没违反国家政策啊,我的意思是咱们先订婚,可以到二十的时候再结嘛三年而已,好等。”刘勋不以为然的喝着啤酒,轻声说道。

  王大兵深吸了口气,点燃颗烟,随即说道:“老乡啊,其实我也不是思想保守的那类人,当然,如果艺璇自己愿意的话,咱当父母的也没什么意见,毕竟儿孙自有儿孙福嘛!”

  说到这里,王大兵也是朝着王艺璇看了眼,王艺璇此时箭在弦上,也是不得不发了,只能红着脸点了点头,而后王大兵又望向刘章。

  刘章先是在心里骂了刘勋句,而后笑着望向王大兵,说道:“伯父,还希望您成全。”

  都到这步了,他还能说什么?只能顺着刘勋的话往下说了,但刘章的心里,却总有种被逼婚的感觉。

  第116章黄金的年代五更

  “那行,改天我回趟老家,到庙里去求个好日子,咱们就把这事给定下来?”王大兵望着刘勋,而后商议道。

  “好。”刘勋点了点头,也是起身,便向着旁的公共厕所走去,当他走到王艺凯身前,拍了拍其肩膀,轻声说道:“喝了这么多酒不去厕所?”

  “那你们先喝着,我跟刘勋大哥去趟厕所。”王艺凯听出刘勋话中有话,也是起身,陪着刘勋起走向厕所。

  “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跟着我干吧,但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的室友。”来到厕所,刘勋边方便,边向着王艺凯说道。

  “大丈夫立身于世,当自带三尺剑,立不朽功名!在这个社会中,我熟知人性的丑恶,也知道在每个辉煌的外表下,都有着黑暗的面,所以刘勋大哥要做的事我知道!刘氏是棵大树,而我则是这棵大树被埋于土地之下的根,虽见不到阳光,但却支撑着大树的运转。”

  王艺凯此时眸中精光闪烁,跟在外面时恍若两人,刘勋拍了拍王艺凯的肩膀,轻声说道:“给我证明,怎样我才可以放心的把这片黑暗交给你。”

  王艺凯嘴角浮笑,自信的说道:“只要刘勋大哥你给我机会,我的才能便可以施展!大哥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家为何从山东来市,其中最大的原因并不是我跟妹妹考上了复旦,而是有着其他原因。”

  “说来听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但正巧的是刘勋对王艺凯的故事好奇,王艺凯眸中闪过抹回忆,也是开始说起两年前的件事情。

  当时王艺凯家也算是富裕人家,父亲开着家公司,而王艺凯也在市重点高中读高三。

  这个年纪,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所以他跟他的同桌,个很漂亮开朗的女人走到了起,但天妒红颜,高考的前半个月,女孩死亡,法医鉴定,属于|杀。

  王艺凯知道这件事后,开始从每个细节着手,用了大约十天的时间,他查出了真凶,之后他报警,但那个凶手是市长的儿子,所以报警非但无用,反而连累了自身。

  王艺凯被警察冠以嫌疑人抓起,他父亲知道后,也变卖了所有的家产,才从警局中将其赎出,案底也是被清理,但为了避免下次报复,王大兵没办法,才迁移到了市。

  “所以你别看我父亲现在这个模样,其实这都是为了我,当考入复旦,接触的事更多,我也是对这个社会充满了无奈,但世事无情,现如今世风日下,官官相护,虽然我也给首都写过很多匿名信,但都不了了之,因为这些信件根本就到不了首都高层的手中。”

  说到这里,王艺凯自嘲的笑,继而说道:“其实就算到了又能怎样?我这么个名不见转的无名小子,他们也不会重视。”

  “你能分清是非证明你还没有被仇恨蒙蔽心智。”刘勋轻笑着说道。王艺凯虽然对些高官不满,但还没有仇视社会,也知道这不是国家的错,而是这些官员隐藏的太深了。

  “你知道我刚下学时的理想是什么吗?”刘勋紧接着问道,王艺凯望向刘勋,等待着他的下文。

  “当时我被逼下学,也是因为关系的原因,当时我爷爷卑躬屈膝的去求校长,但依然无用!”说到这里,刘勋叹出口气,继续说道:“当时我就拿着把军刺在颗大树前划,不知道划了多长时间,反正是从早上直划到深夜,每次都用尽了全力,最后手皮都磨破了。”

  “最后树倒了,我就在想,如果有天,我有了可以改变这个社会风气的力量,我会杀掉所有的贪官!会屠掉所有有污点的人!但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错的很彻底,因为这些官员是杀不完的,杀了个,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你就算杀到手软,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钱权色!这三个东西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它不仅能让人无法自拔,而且还能蒙蔽个人的心智!无论个怎样清廉的人,在长时间里受这些东西的熏陶,他依然会沦陷!但我的想法依然没有改变,等到我有了足够的能力,这些人我依然会杀,杀完个不够,继续杀!直到这个现象消失为止!在此之前,我可能会做错事,但这是为了更多的人!或许以后,我会被国家送上死刑台,但我想我无怨无悔!因为我爱这个国家!”

  刘勋说到这里,望向王艺凯,正色说道:“记住,每个人都是蝼蚁,都是为了生存而奋斗!人活世,不是为了在别人的眼中活着,而是要让自己无悔生!万物皆蝼蚁,人生本寂寞!在这个充满金钱味道的黄金年代里,杀戮是门艺术。”

  “走吧,我们该回去了。”说完刘勋便向着外面走去,王艺凯沉默了会儿,也是跟了上去,他要对刘勋证明,自己有着这个能力。

  “你们上个厕所也这么长时间。”待到刘勋跟王艺凯回到座前,王艺璇也是撇嘴说道,刘章望了眼刘勋,他知道刘勋肯定对王艺凯说了什么。

  饭局很快便结束了,每个人都喝得脸色通红,刘勋脸色虽然微红,但却依然很清醒,拦下两辆计程车,将王艺凯他们送回学校,刘勋也是朝着顾倾城跟王艺璇说道:“走吧,送你们回去。”

  虽然王大兵不收钱,但刘章还是扔下了二千块钱,而后四人便上车向着复旦大学赶去。

  “哥,你是不是想让艺凯加入?”在车上,刘章醉醺醺的说道,他不同于刘勋,这次喝了大约有十多瓶,但刘章不胜酒力,如今已经醉了。

  “喝醉的时候就少说话。”刘勋并没有回话,只是打开后车窗,任由秋风吹着刘章的头发,可能是被风吹的清醒了些,刘章也是不再言语。

  将顾倾城跟王艺璇送下,刘章趴在路边吐了起来,吐完之后也是酒醒了不少,便开口问道:“哥你不会真的想让王艺凯入伙吧?”

  “怎么?你认为他不行?”刘勋关上车门,而后将车发动。

  “行是行,但太聪明的人,不好控制。”刘章深吸了口气,轻声说道。

  “控制不了就杀,这么简单的事还需要思索么?”刘勋眸中闪过抹杀意,他在厕所说的那些话,无非是配合王艺凯说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是这个社会的基本道理。

  如果王艺凯是真心为他出力的话,刘勋自然会把他当兄弟看,但如果他居心不良的话,刘勋也只能让他消失。

  宁我负人,勿人负我!就连刘勋自己都不知道,他的人生,正在朝着枭雄的路行驶着

  为收藏加更

  第117章传授太极

  “叮铃铃!”黑色的帕萨特行驶在繁华的市区中,刘勋的手机也是响起。

  “喂,你好,我是刘勋。”刘勋按下接听键,突然脸色变,失声说道:“你说什么?我二爷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