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去,记者虽然会不厌其烦的问你些问题,但也有着职业道德,毕竟现在刘勋受伤住院,他们也不好强行访问。

  刘勋趴在病床上,也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此时他对背部的疼痛已经麻木,正在无聊的看着本周刊。

  听到开门声,刘勋也是朝着门前望去,而后继续望向周刊,随口说道:“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叶慧玲关上房门,继而说道:“你现在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去食堂的时候给你带过来。”

  “大葱卷饼吧。”刘勋沉默了大约息时间,而后说道。

  “你吃这个?”叶慧玲显然有些诧异,刘勋听到这句话,轻声反驳道:“我怎么就不能吃这个?”

  “那好吧,我去外面给你买。”叶慧玲说完便离开了病房,刘勋望了望门外,而后摇了摇头,继续看向周刊。

  叶慧玲来到医院的停车处,刚打开房门,辆红色的法拉利便停在了她旁边,而后个带着鸭舌帽的女子提着个饭盒下车。

  不知为何,两人对视了眼,而后齐齐点头示意了下,叶慧玲上车而后向着小吃街赶去,李梦瑶提着东西,也是向医院走去。

  在知道刘勋受伤的时候,李梦瑶也犹豫过自己要不要来,但经过番思索后,她还是决定来看看,毕竟刘勋以前也救过她,当不成恋人,起码还可以成为朋友。

  就在李梦瑶刚进医院的病房走廊,便与刘章碰到了起,刘章神色微楞,显然没想到李梦瑶会来。

  “嫂子。”刘章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喊出了这句,正如刘勋所言,李梦瑶是唯见过爷爷的人。

  李梦瑶听到这声称呼,也是沉默了下来,片刻后说道:“以后该换个称呼了。”

  刘章斟酌了会儿,将司徒颖的事跟李梦瑶说了遍,李梦瑶听完后,也是黛眉皱起,跟刘章说了声,便朝着刘勋的病房走去。

  “这么快回来了?”刘勋听到门响,依然看着周刊,他以为是叶慧玲回来了。

  “饿了吧,我给你炖的鸡汤。”李梦瑶并没有在意刘勋的话,只是走向病床,轻声说道。

  刘勋听到声音不对,便回头望去,当看到是李梦瑶的时候,他也是愣了下,说道:“你怎么来了?”

  “我哥让我来看看你。”李梦瑶拿出李腾伟当借口,而后用饭盒盛出鸡汤,端到刘勋的面前。

  刘勋接过饭盒,望向李梦瑶的眼神中夹杂着些许复杂,李梦瑶望了望刘勋,说道:“你还好吧?”

  “还可以,死不了。”刘勋以为李梦瑶问他的伤,喝了口鸡汤,随口说道。

  “我是说司徒颖。”话语落下,刘勋也是望向李梦瑶,刚想说话,但李梦瑶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便打断道:“我来的时候碰到了刘章,刘章跟我说的。”

  将饭盒放到旁的桌台上,刘勋深吸了口气,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依然要继续活下去。”

  “你能看开我很高兴。”李梦瑶笑着说道,她心中在犹豫,因为有句话她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李梦瑶的话语落下后,两人便沉默了下来,大约沉默了五分钟,李梦瑶也是下了决心,说道:“如果你”

  “大葱卷饼买回来了,累死我了,跑那么远。”李梦瑶的话还没说完,便传来声开门声,而后叶慧玲也是走了进来。

  李梦瑶被打断,也是条件反射的向着门外望去,叶慧玲在进入病房的时候,也是看到了李梦瑶,旋即两个人的眼神便触碰到了起,就跟方才停车处的情景样,最后两人还是点头示意了下。

  “你刚才说什么?”刘勋望向李梦瑶,轻声询问。

  李梦瑶回过神,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我只是说如果你出院后,记得去我家趟,我哥想找你喝酒。”

  “好吧。”刘勋点了点头,他可以看出李梦瑶开始并不是想说这句,但有些事不能勉强。

  就在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这次是刘勋的主治医生,此时他拿着刘勋的脊椎图,笑着说道:“从上面看,恢复的不错,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但三个月内你腰间避免用力,不然可能会扯到伤处。”

  伤筋动骨百天,刘勋也知道这个道理,听到自己没事,他心中也是松了口气,望着自己的主治医生,笑着说道:“你说的腰间不能用力,可是说的床上之事?”

  “”话语落下,虽然刘勋是开玩笑说的,但李梦瑶跟叶慧玲的脸色却是齐齐尴尬了下来,主治医生也是尴尬的说道:“这只是其,只是其”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刘勋轻声问道,现在这情况,医院也不安全,毕竟媒体已经将自己的位置暴露了,他担心程国立还会卷土重来。

  “三天之后吧,等线拆了,到时候在看下恢复情况,然后在做决定。”主治医生笑着说道。

  “不能早些日子出院吗?比如我三天后再来拆线,毕竟公司的事太多了,我离不开。”刘勋拿着公司当幌子,但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他人好,毕竟现在程国立差不多走投无路,难免会疯狂起来,如果在医院交战的话,会牵连到些无辜的人。

  “这当然也可以,但我还是劝你住院,毕竟这样的话,有什么突发状况,也可以及时处理。”主治医生继续向着刘勋劝解。

  “不用了,今天就办理出院手续吧。”刘勋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无故牵连无辜的人,所以他还是坚持出院。

  第109章媒体的力量

  当天下午,刘勋便办理了出院手续,李梦瑶并没有在此久留,在刘勋办理出院手续时,随便找了个理由便离开了病房。

  时间过的很快,三天时间眨眼间逝去,经过复查,刘勋脊椎处的伤也无大碍,只不过短时间内还不能太过用力。

  这三天里,大鹏跟岳旭东都在查程国立的下落,在动用市各大警局的关系下,依然没有将其寻出,刘勋知道,程国立肯定已经离开了市。

  清晨,刘勋亲自带着两张金卡向着市局走去,每张金卡中都是千万的数额。

  现在不是90年代,在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中,如今的两千万连90年代的二百万都不如,要知道市以及其他发展城市里,两千万连套别墅都买不起。

  两千万对于市市局的局长来说,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他们欣然接受,因为他们知道细水长流,钱嘛,都是慢慢攒出来的。

  这个社会中,个镇长什么的都有几千万的财产,更别说市局的局长跟副局长了。

  刘勋花的这两千万,并没有丝心疼,钱嘛,赚来就是为了办事的,而且他需要资金也不是为了自己快活,而是为了日后的大事。

  所以该花的钱,刘勋没有丝的不舍!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这个道理,他从小就明白。

  刘勋出院的第四天,各大媒体聚集在刘氏企业的办公楼前,先是说了些关心刘勋身体的话,而后便进入了正题。

  “刘董,您对这次绑架事件有着什么样的看法?先前便有司徒明浩被枪杀的案例,现在您又出现这样的事,市的警局是不是该加大对黑势力的打压力度呢?”名记者率先问起。

  刘勋站在办公楼前,微笑着说道:“他们绑架我,无非也是为了钱,而这种现象跟市的警局无关,而是世风日下,他们不得不这么做!其实回头想,他们也是可怜人,大家可以换位思考,如果你们连饭都吃不起,也养活不了家人,你们会怎么做?”

  说到这里,下面的记者沉默了下来,刘勋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其实说明了,还是华夏贫困地区太多,富人太富,穷人太穷!通过这次的绑架事件,更加坚定了我募捐贫困地区的信念。个伟人说的好,先富小家,而后那小家带动华夏大家!但是目前来看,许多企业都忘记了这个伟人的话,但我却认为那个伟人说的对,所以我会贯彻他的理念,尽我最大的能力,来救助更多的人!”

  刘勋巧妙的将绑架话题转移到慈善事业上,下面的记者以及围观的人群也是拍起了手掌,掌声落下,名记者继续问道:“刘董,您下步准备救济的贫困地区是哪里?”

  刘勋耸了耸肩,叹出口气,轻声说道:“华夏目前贫困地区太多,比如甘肃贵州西藏等地,所以并不是我想救济哪里,而是哪个地方最需要救济,我便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但我还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这个事业,毕竟以我自己的能力,对华夏的整个贫困地区来说,实在是沧海粟!就算我倾尽刘氏所有的资金,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刘董,您想没想过您这么做,社会上依然会有质疑您的人群?而且会认为您居心不良,靠此来宣传您的企业呢?”名记者问出刻骨的问题。

  刘勋听到这句话,淡然的笑,随后说道:“我不是人民币,做不到人人都喜欢,人人都信任!但是我相信,只要我这么做下去,虽然有着质疑的人群,但更多的还是支持我的人,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是善人居多!而且,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宣传我的企业,毕竟刘氏是走的国际路线!还有就是,别人的看法我并不在乎,只要我自己知道我做过,我为华夏的同胞们努力过,便无怨无悔!”

  待到媒体访问结束,刘勋也是微笑着走进办公楼,当天下午,刘勋说的话被媒体制作成了视频传于网络,而后也是登上了各大周刊以及报社的头条。

  不得不说媒体的影响是广泛的,虽然依然有着不少‘中二’的人群质疑,但更多的还是社会上的好评,市的市长当天发表演讲,戏称刘勋是第个可以在影响力上跟明星媲美的商界人才。

  顾倾城在电脑上看着刘勋的视频,心中复杂起来,她知道那场枪战之后,这个男人的影子,已经刻入了她的心中,但想到刘勋那厌恶的眼神,顾倾城的眸中便浮现抹伤感。

  李梦瑶跟陈梦溪在起,看着手中的报纸,李梦瑶笑而不语,陈梦溪的心中却十分不舒服,想起自己以前把他当民工,而后刘勋对她说的那些话,陈梦溪的脸,火辣辣的烫。

  不到半年时间,刘勋便从个初到市的无名小卒,成长到了可以跟自己父亲相提并论的人,不知为何,刘勋的成功,使得陈梦溪心中很纠结,这种纠结是那种十分不爽的憋屈感。

  “有趣的男人。”市的市医院中,叶慧玲望着电脑,脑中浮现出做手术时,刘勋拒绝打麻药的场景,也是抿嘴轻笑了起来。

  深圳,家规模不大的服装厂中,李妍的腹部已经微微隆起,此时她望着手中的报纸,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腹部,说道:“看,他便是你的父亲”

  与此同时,外界也是议论纷纷,各大大学的大学生也是热血澎湃,将毕业后的目标,都锁定了刘氏。

  但相比于外界,大鹏看到报纸的时候,却笑得人仰马翻,刘勋虽然不是坏人,但也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完美。

  想起刘勋在办公楼前那刚正不阿的表情,大鹏就忍俊不禁

  “再笑我他妈把你废了!”刘勋望着笑的正欢的大鹏,故作严肃的骂道。

  “不是哥,你说的这话让人不笑都不成啊,哥你真该去当演员,不然可是演艺界的大损失。”大鹏望向刘勋笑着说道。

  “人生本就是场大戏,虚虚实实,假假真真!我是自己人生的导演,但同时也是个演员。”刘勋望向旁不说话的林思茹,眼神锁定在她高耸的胸部上。

  “”林思茹感觉到刘勋露骨的眼神,脸色微红的瞪了他眼,顿时流露出万种风情。

  第110章脊椎受伤的悲剧

  刘勋是男人,个生理跟趋向都很正常的男人,所以自然也有着某些特殊的需求。

  大鹏跟岳旭东相视眼,也是看出了端倪,顿时说道:“旭东,咱们今晚去唱歌吧?好久没去了。”

  岳旭东点了点头,望向刘章,说道:“章哥你去不去?人多了热闹。”

  刘章眉头挑,轻笑着说道:“算了,我就不去了,你们问我哥去不去吧。”

  话语落下,大鹏跟岳旭东也是望向刘勋,刘勋摇了摇头,道:“刚出院,去喧闹的场合不好,你俩自己去玩吧。”

  “那好,哥我们走了哈。”大鹏对着岳旭东使了个眼神,也是朝着门外走去。

  “那个,我家里还有点事,我也先回去了。”待到大鹏跟岳旭东走后,刘章也是拿着公文包,向着门外走去。

  刘勋望着关闭的房门,而后望向林思茹,轻声说道:“今晚我去你那。”

  “哦。”林思茹轻声应了声,而后便朝着楼下走去,刘勋嘴角浮笑,从抽屉中拿出勃朗宁,装入衣袋,也是朝着门外走去。

  他拿枪的原因并不是针对林思茹,而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小心点不会有坏处,处处谨慎才是得以生存的不败法则。

  林思茹打开车门,坐到驾驶位上,但她却没有将车发动,因为她知道刘勋现在刚出院,肯定不会自己开车的。

  当刘勋坐在副驾驶上,林思茹也是将车发动,而后向着自己的别墅赶去。

  “你今天要么?”在路上,林思茹望着前方,轻声问道。

  她说过可以为刘勋做任何事,当然也包括她自己,再说这也是她自己的选择,虽然现在刘勋的意思很明显,但林思茹还是忍不住问道。

  “对,我需要个冷静的头脑,但生理的需要却使得我不能冷静。”刘勋将手放在林思茹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

  “嗤!”声刹车声传出,林思茹将车熄火,而后望向刘勋说道:“你你现在别碰,我很敏感,不然没法开车。”

  刘勋听到这句话,顿时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你先好好开车。”

  车辆重新发动,而后向着前方行驶,林思茹的别墅距离刘氏企业的办公楼有着半小时的路程。

  “刘勋,我问你个问题,你定要实话告诉我。”林思茹无比正色的说道,刘勋看到林思茹严肃的表情,也是神色微楞了下,继而说道:“你问吧。”

  “你会不会娶我”林思茹目光注视着前方的路段,心中却紧张了起来。

  虽然知道刘勋不会在她身上停留,但她心中却有种奢望,因为林思茹也是个女人,也想结婚,之后相夫教子,做个贤妻良母。

  刘勋听到这句话,沉默了下来,大约沉默了分钟,他才开口说道:“不会,但我会好好对你,虽然给不了你名分,但如果你想要孩子,我可以答应你。”

  “我不想以后我的孩子以他她母亲为耻,毕竟没有名分我只是第三者,我孩子的人生,也就有了阴影。”林思茹听到刘勋的话,心中升起抹失落。

  “随你,但你这辈子别想嫁人,我碰过的女人,只能属于我自己。”刘勋说完便闭上双眼,他心中的占有欲太强了,而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在这个方面上,刘勋是自私的。

  “我没说过要结婚,我只是表明不想要孩子”林思茹猛地下提速,刘勋也是睁开了双眼,旋即摇头笑。

  林思茹虽然口头上不抱怨,但心中肯定有着不满,但她也只能以提速来宣泄自己不满的情绪。

  等到了别墅,两人先后下车,走进房间,刘勋直接走进卧室,卧室的床头摆着林思茹小时候以及现在的照片,他也是端起,观摩了起来。

  “你身上有伤,就别洗澡了,我自己去洗。”林思茹望着刘勋眼,而后便朝着浴室走去,她现在心中很复杂,因为她感觉自己就像个小姐,而刘勋则是个嫖客

  此时不光是林思茹有这种想法,就连刘勋心中也是有这样的感觉。

  待到半小时之后,林思茹裹着浴巾从浴室中走出,当她走到床前,也是立即钻入被褥中,而后将浴巾抛出,紧紧的捂着被褥。

  “你帮我脱衣服。”刘勋望着林思茹,轻声说道。

  话语落下,林思茹也是愣了下来,自己刚才裹着浴巾的时候你不说,现在自己将浴巾扔了你才说,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难堪么?

  如此想着,林思茹也是犹豫了起来,但转眼想,自己的身子迟早也会被他看,早看晚看的也是个结局,便掀开被褥,坐在床上,开始为刘勋脱衣。

  刘勋望着林思茹的身体,就仿佛在看件艺术品样,林思茹感觉到刘勋的眼神,脸颊也是浮现抹羞红,毕竟她也是第次做这样的事,难免有些小女人的心态。

  将衬衣褪去,刘勋布满疤痕的身躯也是显露在外,林思茹并没有看过刘勋的身体,所以在见到这满身的疤痕时,也是愣了下来。

  “刘勋,你个混蛋!你太过分了!”林思茹听着刘勋的解释,直接将被褥掀掉,而后便赌气般的坐到刘勋的大腿上,但就在刘勋准备闭眼享受的时候,却没了下文。

  “大姐你倒是快行动啊,你想憋死我啊?”刘勋不解的望着林思茹说道。

  “你给我去死!我人就在这里,你有能力自己碰,没有的话,就干瞪眼吧!”林思茹说完便从刘勋身上翻下,而后躺在旁,被褥也不盖。

  洁白光滑的身躯犹如件完美的艺术品样呈现在刘勋眼前,刘勋此时有种骂娘的冲动,因为这对他来说就是件艺术品,只能看不能碰

  第111章当蝼蚁看到天空1

  “你故意整我是吧?”刘勋望着林思茹丝不挂的玉体,口干舌燥的说道。

  “我就整你了,你又能怎么样?有脾气?”林思茹想起先前刘勋故意让自己难堪的幕,也是带着报复的语气说道,望着刘勋现在这个样子,林思茹感觉很解气。

  刘勋感觉此时那里快要爆炸了,但林思茹却脸笑意的望着他,继续说道:“怎么了刘董?您是生病了吗?”

  林思茹对着刘勋暗送秋波,贝齿轻咬朱唇,而后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

  “思茹,别闹了,帮我下”如果刘勋不是脊椎受伤,不能用力的话,早就扑上去了,但无奈虎落平阳,此时只能低头。

  “谁跟你闹了!刘勋你就是个混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