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br/>

  花都枭雄书友群号:44852555!想讨论剧情的,可以加入

  第97章素问

  “你好,请问”

  王艺璇打开房门,在看到刘章的刹那,也是愣神了下来,脱口的话语也是戛然而止。

  刘章听到开门声,也是抬头望去,当看到王艺璇的瞬间,也是神色呆,当场愣在了那里。

  尴尬的场面大约持续了十秒钟,两人齐声说道:“这么巧。”

  “”话语落下,王艺璇脸颊也是浮现抹羞红,她实在没想到,跟刘章的再次见面,竟然是在这里,而且还是自己把他给召来的。

  “你住在这儿?”刘章压下心中的尴尬,轻声问道。

  王艺璇点了点头,抬头望向刘章,轻声问道:“你怎么叫刘章了?不是司徒风吗?”

  “熟人般都喊我刘章。”刘章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王艺璇,虽然他想过等处理完公司的事,便去复旦大学找王艺璇,但这阵子的事却件接件,根本就腾不出时间来。

  “那次的事,你不用往心里去,我知道你也不想的。”王艺璇试探性的对着刘章说道,刘章闻言,刚想说话,屋内便传来了顾倾城的疑问声“艺璇,门外是谁啊?怎么不让人家进来?该不会是你这丫头交男朋友了吧?”

  顾倾城好奇的望着门外,这都差不多两分钟了,王艺璇直站在门外,开个门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吧?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顾倾城听到两人正在小声的说着话,这就使得顾倾城不解了,什么人啊?竟然还不让自己见?此事绝对有猫腻。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王艺璇听到男朋友三个字,脸色更红了些,但想起刘章不是来找自己的,而是来找顾倾城的,心中又多了丝醋意。

  打开房门,王艺璇不敢直视刘章的双眼,便坐到沙发上抱着大熊沉默了下来,顾倾城看到刘章,顿时神色愣,继而说道:“是你啊,你来这里?”

  “你们认识啊?”王艺璇听到顾倾城的话,也是更证实了自己的想法,顾倾城点了点头,说道:“前几天我不是带着个人去找刘勋么?结果刘勋没找着,碰上了刘副董。”

  说到这里,顾倾城娥眉挑,望向王艺璇的眼神也是复杂了许多,看来这丫头对刘章有意思啊。

  “对了,刘副董,您来这里是找我的吗?”暂时放下王艺璇的小心思,顾倾城向着刘章问道。

  刘章点了点头,而后轻声说道:“对,是找你的,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顾倾城听到刘章的话,倾国倾城的容颜上也是浮现疑问,道:“啊?我能帮您什么啊?算了,您还是先说什么事吧。”

  王艺璇望着刘章跟顾倾城,目视着前方,抱着大熊,手却在掐着大熊的屁股,心中默念道:“死刘章,臭刘章!你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不,始乱终弃的家伙!”

  刘章望着顾倾城的表情,也是尴尬了起来,归拢了下思绪,才缓缓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我说了你也别不相信,因为这件事,太蹊跷了”

  “没事,你说吧。”顾倾城望向刘章,眸中更加不解,王艺璇听到这句话,也是好奇了起来。

  待到刘章将司徒颖跟顾倾城相貌样的事说出,但顾倾城跟王艺璇显然不信,最后刘章没办法了,只能拿出公文包中的几张司徒颖的照片,顾倾城才勉强相信。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而且我跟她长得像又能帮你什么?”顾倾城向着刘章问道。

  刘章深吸了口气,说道:“照片中这人,跟我哥,也就是刘勋起去的夏威夷,但在那里却出了点意外,所以我哥现在很消极。”

  “什么意外?她跟你哥分手了?”王艺璇好奇的问道,顾倾城也是望向刘章,同样是带着疑问的目光。

  “不是分手,是为了救我哥,死了。”刘章语气平淡,仿佛再说件跟他无关的小事。

  话语落下,顾倾城跟王艺璇都沉默了下来,而顾倾城也想起了当初自己去刘氏企业的时候,那个保安看到自己说的话,看来事实真的跟刘章说的样,自己跟那个司徒颖,长的很像。

  “你该不会想让我去开导你哥吧?”顾倾城再傻也知道刘章求她办什么事了,但这件事也太巧了,巧的令顾倾城都有些接受不了。

  “是,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或许很为难,而且在媒体的报道上,你也会有些压力,但我还是希望你帮下我哥。”这还是刘章生平第次求人,却是为了刘勋,而不是他自己。

  “好吧,但我并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你哥,而是为了更多的人!”顾倾城答应了,而且答应的很爽快,但她说的话却令刘章跟王艺璇充满了不解。

  “因为我也希望他重新振作起来,这样他才可以帮助更多贫困地区的人。”顾倾城嫣然笑,她现在对刘勋还谈不上什么感情,有的也只是好奇,甚至还有那么丁点的崇拜。

  顾倾城是现实主义者,她从不相信什么见钟情,因为这样太过于虚幻,就比如童话故事样,总会被血淋淋的现实给讽刺的尸骨无存。

  “不管你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我还是要谢谢你。”刘章微笑着说道,说到这里,他望向王艺璇,深吸了口气,下了个很大的决定。

  “艺璇,当我女朋友吧,我发誓,这辈子不会让你受丝毫的委屈。”刘章注视着王艺璇的双眸,无比严肃的说道,男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是爷爷对他还有刘勋的教导。

  “啊”王艺璇被刘章突然的话语惊的愣,她实在没想到刘章会这么直接,在顾倾城的声轻咳下,王艺璇也是反应了过来,红着脸说道:“可可以。”

  “你俩发展也太快了吧?这才第次见面啊!”顾倾城以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王艺璇跟刘章。

  “我们很早的时候就见过。”还未等刘章说话,王艺璇便红着脸反驳道,刘章闻言也是点了点头。

  顾倾城见状,望向刘章,说道:“还是刘副董眼神毒辣,竟然抢先步占据了我们复旦以后的校花,不知道消息公布,又有多少男生要心碎了。”

  “那是,我的眼光向来毒辣,对未来的另半,我肯定要先下手为强,不然被别人拐跑了怎么办?”这句话使得王艺璇的脸颊更红,而刘章则向着顾倾城继续说道:“顾小姐如果没什么重要事的话,咱们能不能现在就走?我哥的情况不大乐观。”

  “好,你等我去换套衣服。”顾倾城此时穿着睡衣,总不能就这么去见刘勋。

  等到顾倾城进了卧室,刘章也是坐在王艺璇身旁,握住她洁白的手掌,轻声问道:“这些时间里,你还好吧?”

  “还好,你呢?”王艺璇望着刘章,将怀中的大熊扔在了边,而后歪倒在刘章的怀里。

  刘章抱住王艺璇,附到其耳边,轻声喃喃道:“这些时间里,我直都在想你,但这些日子里,事情实在太多了,所以也是直没去找你,你不会怪我吧?”

  王艺璇摇了摇头,莞尔笑,道:“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了,所以我也没想去找你,我怕我会给你添麻烦!”

  说到这里,王艺璇望向刘章,紧接着说道:“你那天对我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吗?不是为了让我放弃轻生的念头才说的吧?”

  “当然不是!个男人就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只要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去登记结婚。”刘章无比认真的说道。

  “人家还没到年龄呢”王艺璇听到刘章这句话,心中也是无比高兴。

  个男人给个女人最大的安全感不是钻戒装饰品以及的包包,而是结婚两个字!至于你信不信,总之正常的女人绝对是这么想的。

  第98章神伤

  “心不动,便不会这么痛。”刘勋手中夹着根香烟,麻木的望着天花板。

  想起自己在那两个东瀛忍者面前,犹如个婴儿般无力,刘勋的眼神中便浮现抹自嘲。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是世人看到的那么简单。

  至霸无情!永远都不要对个人或物动情,这是生灵的软肋,拥有情感的致命弱点。

  深吸了口气,刘勋将手中的烟头扔掉,五年的军旅生涯造就了他强大的心志,司徒颖的死虽然对他打击很大,但还不至于将其击溃。

  走到洗手间,洗漱了下,便拿起剃须刀准备将胡渣剃掉。

  但就在这时,刘勋的双眼却是微眯了下来,因为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人,而且看样子,好像已经待了很长时间。

  “你怎么了?全身上下这么多缺点!如果这次我是来暗杀你的话,你已经死了。”

  这是个极为普通的青年,普通的身高,普通的相貌以及普通的穿着,但却说着不普通的话。

  “可你不是来杀我的,也正如你所说,如果你是来杀我的,我现在已经死了。”刘勋放下手中的剃须刀,望向这个不速之客。

  青年耸了耸肩,朝着刘勋笑,旋即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云中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件事,程国立你应该认识,现在他准备对你出手了。”

  “程国立?”刘勋闻言,眉头微皱,程国立是程天林的父亲,跟自己也有着面之缘,死了儿子,父亲来寻仇这也属于常事。

  本来这件事不会这么麻烦的,但因为司徒颖的事,刘勋也是将程天林的事给疏漏了,现在想起,这件事的确不容小觑,毕竟任谁死了儿子,都会疯狂的!而人旦疯狂起来,是没有理智的。

  而自己让大鹏跟岳旭东将程天林绑到海边别墅,程天林生性多疑,他的别墅中肯定有监控,这事被程国立知道,也算合情合理。

  “你为什么告诉我?”但令刘勋不解的是,这个名叫云中笑的人,为什么告诉自己这些。

  云中笑轻笑声,道:“我这人恩怨分明,你刚到市的时候没有为难我三个手下,现在就当替他们还个人情吧。”

  听到云中笑这么说,刘勋也是点了点头,心中也是明了,开口问道:“你是杀手组织的人?”

  云中笑点了点头,并没有言语。

  刘勋见状,望向云中笑的眼神中夹杂了抹凝重,什么是最顶级的杀手?不是身杀气惊天动地,也不是暗杀手段天下无敌。

  而是大隐隐于市!跟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就算在人群中你都不会多看他眼,他却可以随时要你的命!

  这便是世界上最顶级的杀手!

  “虽然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从目前来看显然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很大!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小心程国立!我走了。”云中笑说完便想着屋外走去。

  待到云中笑离开,刘勋也是望向镜子中的自己,冷笑声,道:“虽然此事是我杀你儿子在先,但也是你儿子咎由自取!而我却不能死,所以只能让你消失了。”

  与此同时,刘章带着换好衣服的顾倾城跟王艺璇来到了刘勋的别墅门前,而云中笑也是刚走出大门。

  “你好帅哥,你好美女。”云中笑对着刘章三人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便头也不回的向着边走去。

  “”顾倾城跟王艺璇有些无语,刘章却眉头皱起,望着云中笑的背影沉思了下来,他并不认识云中笑,但他却在想,为什么云中笑从刘勋这里出来。

  “这里便是他家么?我们现在进去吗?”顾倾城换了身紧身的黑色牛仔裤,白色帆布鞋,上身是白色恤跟上衣,黑白搭配,尽显明媚。

  听到顾倾城的话语,刘章的目光也是从云中笑身上移开,望着顾倾城轻声说道:“你自己进去吧,该说什么话你自己把量,我跟艺璇在门外等着。”

  “好吧。”顾倾城将手中的包递到王艺璇手中,旋即向着别墅走去,心中也是有些小紧张起来。

  刘勋此时正躺在床头,从床底拿出把军刺跟带着消声器的勃朗宁,带在身上之后,拿出手机刚准备给大鹏岳旭东他俩打电话,但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却使得他眼神凌。

  “脚步轻柔无力,应该是个女人。”刘勋依在房门墙根,云中笑说过,程国立现在会对他下手,所以刘勋不得不防,左手握着衣袖中的军刺把手,右手手指触碰着衣袖中的勃朗宁。

  只要确定是敌人,军刺会在瞬间割破这人的咽喉,而勃朗宁则是为了防备敌人有着增援以及其他同伙。

  顾倾城无比紧张的走向房间,望着周围密密麻麻的烟头以及凌乱的物品黛眉微皱。

  “你好,请问这里是”但就在她刚刚踏入房间,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张有力的手掌突然捂住了她的嘴,而后把军刺瞬间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军刺宛如道流光,向着她的咽喉割来,顾倾城此时连声音都发不出,瞬间便失去了思考能力,她只知道,她要死了

  军刺离顾倾城咽喉只有两毫米的时候突然停下,刘勋此时望着顾倾城,瞳孔收缩,手中的军刺也是跌落在了地上,发出声轻响。

  “颖儿”刘勋眼神中带着惊愕,心中也是彻底乱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就好比下跌落到了万丈悬崖,又下飞到了九天之上,两者的落差实在太大!

  顾倾城此时也是从恐惧中清醒过来,死亡刚才离她是那么的近,她只是个学生,什么时候碰到过这样的场面?就算看过,那也只是在电影中看到过。

  不知什么时候,顾倾城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她知道这是冷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跟司徒颖长的相像的话,她知道,现在的她已经是具尸体

  “我就知道我三爷爷肯定有办法救你!”刘勋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顾倾城,而不是司徒颖,所以他只能认为是三爷爷救了司徒颖。

  把将顾倾城抱入怀中,因为兴奋过度的原因,刘勋那强大的力度使得顾倾城黛眉皱起。

  “你怎么这么调皮?也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说声,不知道我多伤心,多着急吗?”刘勋眼角流出行泪水,会笑,会哭,双手捧着顾倾城的头,便向着薄唇吻了下去。

  “呜”当刘勋舌尖触碰到顾倾城的香舌时,顾倾城也是反应了过来,双手用力的推着刘勋,发出了挣扎。

  但她的力量,怎么可能挣脱的了刘勋?但顾倾城毕竟不是司徒颖,她对刘勋也没到那种爱的地步,现在两人就相当于陌生人,但想起自己的初吻竟然被个陌生人夺去,顾倾城的挣扎也是越来越激烈。

  房间内的声响,使得刘章跟王艺璇也是眉头皱起,两人也是向着房间走来,当看到刘勋正抱着顾倾城亲吻的时候,两人也是愣在了那里。

  刘章暗骂声,拍了下刘勋的肩膀,刘勋看到是刘章,也是松开了顾倾城,望着刘章高兴的说道:“看,三爷爷把她救活了!我就知道,颖儿肯定不会离开我的。”

  “”刘章望着刘勋高兴的样子,也是沉默了下来,刘勋见状神色微愣,也是隐约间察觉到了不对。

  “哥,她不是司徒颖,她叫顾倾城,是复旦大学的学生,只是跟司徒颖长得像而已”刘章望了眼惊慌的顾倾城,叹出口气,便不再言语。

  刘勋听到这句话,也是沉默了下来,的确,如果是司徒颖的话,她不会挣扎,也不可能为了制造惊喜而让自己担心,因为司徒颖根本就舍不得刘勋受到丝的伤害。

  刘勋此时感觉自己胸口发闷,感觉有口气好像提不上来,他的情绪落差太大了,先是失落无助,而后是欣喜激动,最后

  “噗”口鲜血从刘勋口中喷出,他的身体也是倒了下去

  第99章波未平波又起

  市的家医院中,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勋终于睁开了双眼。

  并非是他承受能力差,而是这情绪落差实在太大,刘勋重情,然而越重情的人,越不能经受这样的打击。

  “哥”病床前只有刘章人,顾倾城跟王艺璇已经回校。

  “过去多长时间了。”刘勋向着刘章问道。

  男人可以流泪,也可以颓废,但跌倒了,依然要站起来,这就是人生,有着欢乐痛快愤怒无助以及凄凉

  “六个小时。”看到刘勋目前的样子,刘章知道已经没事了,这个男人已经重新站了起来,但到底是不是因为顾倾城的原因,谁也不知道。

  “通知大鹏跟旭东,让他们到海边别墅。”六个小时足以改变很多事,刘勋已经浪费了几天时间,现在已经处于被动。

  自己在明,程国立在暗,所以他只能随机应变。

  刘章闻言,先到门外打了电话,而后向着刘勋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此时刘勋已经下床,向着门外边走边说道:“程国立知道程天林是我们杀的,所以要对我们动手了,他是黑道出身,不要小看那个年代的黑道,这可不是崔江波这个年代的黑道可比的。”

  程国立年轻时混迹黑道,按照程国立的年纪来看,那是三十多年前。

  那个年代,人普遍的狠,砍人杀人也只是为了口气跟面子,而不是跟现在样,什么都是为了钱。

  7080年代的黑道,是黑道的黄金巅峰时代,虽然不能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起码比现在的黑道上档次。

  而刘勋他们杀了程天林,按照程国立的性格,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沉寂的时间越长,日后的报复也就越大。

  出了医院,两人上车,也是朝着海边别墅赶去。

  “哥,你认为顾倾城这人怎么样?”在车上,刘章向着刘勋问道。

  刘勋闻言,沉默了下来,片刻后说道:“我现在不想谈这个话题,我只知道想让我死的人,我必须让他消失。”

  说到这里,刘勋嘴角浮现抹轻笑,继而说道:“相比起顾倾城,我还是更好奇那个帮我的古武者跟云中笑。”

  “是啊,那个古武者是三爷爷让他来的,现在想,三爷爷可真是神人!”

  既然刘勋不想谈顾倾城这个话题,刘章心中也是松了口气,显然刘勋此时已经彻底从司徒颖死亡的阴影中站起来了。

  “对了,那云中笑是谁?不会是我在门外碰到的那人吧?”刘章想起当时从刘勋房间走出的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