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趕市拥有了如此大规模的餐厅,已经很不容易,这除了靠运气之外,还需要眼力。

  当她第眼看到刘勋的时候,就感觉刘勋不简单,特别是方才刘勋表情变化的瞬间,更是令她震惊,所以她才亲自出面。

  但任她怎么去想,都没想到刘勋竟然跟陈梦溪以及李梦瑶有关系,这使得她不得不慎重的琢磨刘勋的身份。

  刘勋此时并不知道林思茹心中所想,而且林婉茹如果知晓刘勋跟陈梦溪只是合同关系的话怕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这是我的名片,既然先生是跟朋友起来的,那么改日我再亲自请先生吃饭,为今日之事道歉。”林思茹莞尔笑,从包中拿出张镶金名片,递向刘勋。

  “那多谢了。”刘勋望着林思茹递过的名片,也不好不拿,便接了过来,装进了口袋,但至于这改日再聚,他就没这个心思了。

  “梦溪,你聘请的这个民工,绝对不简单。”李梦瑶向着陈梦溪轻声说道,陈梦溪闻言,还以为李梦瑶在变相的挖苦自己。

  “真丢人!让个安保给欺负成这样,亏他还长了这么大个。”陈梦溪望着刘勋,极其不满的嘟囔着。

  刘勋这时也是来到了陈梦溪两人面前,微笑着说道:“走吧,这么闹,我肚子也有些饿了。”

  其实是刘勋这次回来,只带了返程的路费,就在飞机上吃了那点免费的东西,到了现在,怎么可能不饿?

  陈梦溪闻言,冷哼声,显然是嫌刘勋让自己在李梦瑶面前丢人了,但此处人多眼杂,她也不好发火,便独自向着店内走去,而李梦瑶跟刘勋也是跟了上去。

  “你知道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吗?还敢接她的名片。”李梦瑶突然说道,此时陈梦溪早就气呼呼的跑前面去了,李梦瑶跟刘勋在后面。

  刘勋闻言,顿时露出不解,但瞬间释然,轻笑着说道:“她是谁关我什么事?而且我接名片是出于礼貌,我总不能拒接吧?那样多没绅士风度。”

  李梦瑶听到刘勋的话语,顿时失笑,反驳道:“那你穿成这样就有绅士风度了?”

  说到这里,李梦瑶脸色正,为了让刘勋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便紧接着说道:“刚才那女人叫林思茹,但这里的人都叫她紫罗兰!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有传言,说她是某个大哥的情妇,你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接她的名片,你就不怕受牵连?”

  刘勋闻言,淡然道:“身正不怕影子斜,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还能出人命不成?”

  从方才那名安保畏惧的表情来看,刘勋就已经猜测到了这个女人不简单,毕竟安保也不是个好的职业,如果辞职不干,然后在这繁华的市找个工作,也很简单。

  但那名安保却没这么做,这么看来,便只有个解释,这女人在市的势力,也是令这名安保忌惮的原因。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刘勋心中却在冷笑,我管你是谁的情妇,但最好不要招惹我,不然就算你是美国总统的情妇,杀你也不过瞬间而已!

  想到这里,刘勋眉头微皱,又补充了句,只不过以后要跑路了

  紫色风情,间办公室中,林思茹拿着手机,神色中浮现抹犹豫,在犹豫了片刻后,她才拨出了个号码。

  “帮我查个人”

  第6章黑椒牛排三分熟

  市不愧是华夏国发展最快的三大城市之,繁华的景象,足以跟首都媲美。

  紫色风情,位于市西三路正中,而西三路也是市的黄金地段,可以在这里开家如此规模的西餐厅,足以表明这家餐厅主人的不凡。

  踏入餐厅,灯光是蓝的,餐具是蓝的,桌椅也是蓝的,令人有种仿佛来到了爱琴海的错觉。

  浪漫唯美的装修风格,充满西式风味的精致美食,这是市最具有‘法兰西血统’的餐厅,处处洋溢着法国风情。

  前方对对的情侣恋人相坐,互相诉说着甜言蜜语,但这只是‘紫色风情’的情侣层。

  紫色风情分三层,第层到处充满了浪漫的气息,为情侣专层,第二层是暖色装修风格,充满了温馨的气息,为亲朋层,第三层是冷暖双色装修风格,为知己层!

  然而陈梦溪是不可能跟刘勋在情侣层吃饭的,所以她向着第二层走去,当然刘勋也知晓陈梦溪眼中的亲朋也不是自己,但这些对他来说无所谓,只要有饭吃,能填饱肚子,就切安好。

  陈梦溪进入了个包间,待到刘勋跟李梦瑶进去,陈梦溪已经给自己跟李梦瑶点好了餐。

  “你吃什么自己点。”陈梦溪鼓着脸,冷色说道,望向刘勋的眼神中还流露出丝怒意。

  “黑椒牛排,三分熟,两份!”刘勋看也没看菜单,便对着服务员轻笑着说道。

  服务员听到刘勋的话语,神色愣,因为虽然这里是西餐厅,但毕竟是在中国,吃三分熟牛排的顾客,还真没几个人,而且这人还是次性要两份。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心中虽然不解,但这名服务员也知道,这不是自己该问的,便对着刘勋行了礼,而后掩门而去。

  李梦瑶听到刘勋点的菜,也是黛眉皱起,她现在对刘勋的身份越来越好奇了。

  陈梦溪听到刘勋要三分熟的牛排,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高兴,竟然噗嗤声笑了出来,旋即轻声说道:“我说刘勋,你是不是为了充面子,所以才跟电影里学的要三分熟牛排?你知道三分熟牛排什么样吗?”

  陈梦溪到现在依然认为刘勋是个民工,只是为了在李梦瑶跟她面前有面子点,便故意如此说道。

  “这都被你看穿了。”刘勋故作震惊状,而后又挠了挠头,憨笑起来。

  陈梦溪白了刘勋眼,显然也是有些后悔让刘勋来假装男友了,便随口说道:“懒得管你,等会我看你怎么吃。”

  “梦溪你说什么?”就在这时,李梦瑶的脸色猛然变,立即拉起陈梦溪的双手,大声问道。

  陈梦溪被李梦瑶突然的变给惊住了,她从没见过李梦瑶这个样子,那双美丽的眸子之中,竟然出现了紧张以及抹欣喜。

  “我我说待会看他怎么吃啊!”陈梦溪秀眉皱起,精致的小脸上带着不解。

  “不,不是这句,上句!”李梦瑶摘下鸭舌帽,齐肩的长发也是露出,绝美的容颜上,竟然出现了抹期待以及紧张。

  “我说刘勋为了充面子要三分熟牛排啊!”陈梦溪眸中的不解更甚。

  自己这闺蜜到底怎么了?犯什么神经了?大姨妈来了?虽然不解,但她还是轻声说道。

  “你说他叫刘勋?”李梦瑶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握着陈梦溪的双手,也是紧了起来。

  “对啊,他就叫刘勋啊。”陈梦溪精致的小脸上尽是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先前陈梦溪喊刘勋都没有喊名字,所以李梦瑶也是不知道刘勋的姓名。

  此时刘勋也是被两人的话语引起了注意力,本来他是不在意两人的交谈的,但现在竟然扯到了自己,所以他不得不谨慎。

  “哦,没事了,他跟我以前个同学同名。”李梦瑶望了眼刘勋,而后脸上的紧张以及情绪也是消失,轻笑着说道。

  陈梦溪听到李梦瑶的话,顿时松了口气,摇着李梦瑶的胳膊,娇笑道:“不可能啦,他今年已经22了,梦瑶你才18,怎么可能跟他是同学。”

  说到这里,陈梦溪还特意从包中将自己跟刘勋的合同拿了出来,李梦瑶接过仔细看了眼,而后在刘勋的出生年月日上,留意了下。

  “我只是说同名嘛,个巧合而已,你这么紧张干吗?”李梦瑶将合同交给陈梦溪,而后微笑着说道,但她的眼角,却不自然的向着刘勋瞥了眼。

  刘勋望着陈梦溪以及李梦瑶,此时他双眼微眯了起来,李梦瑶为什么听到自己的名字会露出如此常态?同学重名?巧合?刘勋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特别是在自己身上。

  李梦瑶此时表面上虽然平静,但内心早已混乱,是他吗?这也太巧了点,都是叫刘勋,而且他跟梦溪是在美国返航的飞机上相遇,难道真的是那个人?

  两人的表面脸色都很平常,但心中却都在思索着,这思索的僵局,被声开门的声响打断,三人点的餐,也是摆到了桌面上。

  “先生,两位小姐,我在门外候着,如有需要,喊我声便可。”服务员将切弄好,露出个职业微笑,便掩门而出。

  刘勋望着自己眼前的两盘牛排,牛排上并没有血水,与普通牛排样的焦棕褐色,表面浮渗着肉汁,嫩汪汪的,令人看眼便充满了食欲。

  “还是合格的三分熟牛排好啊。”刘勋心中独自说道,显然这家店很高档,三分熟的牛排也是正规的牛排,并不跟有些店里样,还有血水流出。

  刘勋刚到美国那时,吃的也是这三分熟的牛排,但那牛排说是三分熟,估计连两分熟都没有,血水都在流淌,口咬下去,满嘴的血腥味。

  但那却是上面故意命令那么做的,虽然是满口血水,但起码也是肉,如果仅仅是这样,是不会令刘勋在那犹如地狱般的地方,留下记忆的。

  吃这满口血水的牛排之前,每个人还要观看场‘好莱坞豪华盛宴’。是的,是好莱坞豪华盛宴,那群疯子是这么称呼的!

  在个犹如足球场那么大的广场上,数十人被枪毙,而且枪枪都是爆头!

  那场面,可以试想下,以47的子弹冲击力,十厘米的距离爆头,那是怎样的个场景?

  头颅?早就没了,爆头?什么叫爆头!刘勋那时才知道了爆头这两字的意思,爆头就是头都爆炸了,眼睛鼻子耳朵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白花花,红彤彤的片粘糊。

  那根本就不是可以想象的画面,用语言描述都显得苍白无力,当然,这也不是件很难的事,杀人而已,心理素质好的,转瞬间就过去了。

  但是连半月的饭菜,竟然都是番茄酱加三分熟,血淋淋的牛排,牛排上还撒上了奶油

  那样的食物再加上先前那爆头的场面,刘勋当时发誓,再也不吃番茄炒蛋跟牛排了!但是他还是吃了!

  刘勋此时用刀叉口口的吃着,不知不觉两盘牛排已经入肚,口中有种淡淡的血腥味,但他似乎很怀念这种味道。

  “你真吃的下去啊”陈梦溪望着刘勋面前两个空净的盘子,盘子上还残留着点点血丝,这使得她有些反胃,虽然她经常吃西餐,但却从不碰七分熟以下的牛排。

  “我去趟洗手间。”刘勋轻声笑,掩门而出,跟服务员询问了番后,便向着洗手间走去。

  “你还相信,他只是个普通的民工吗?”待到刘勋出去之后,李梦瑶向着陈梦溪轻声说道。

  陈梦溪听到李梦瑶的话语,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叹道:“不愧是美国回来的民工,见多识广,就是跟国产的不样!”

  “”李梦瑶无语,望向自己闺蜜的眼神,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梦溪啊,你得单纯到什么地步,才能如此的天真无邪?

  会开法拉利这种豪华跑车,会熟练的使用刀叉,而且来到西餐店后,竟然不看菜单便可熟练的点菜,这是个民工可以做到的?

  “梦溪,我有点急事得回家趟,这是你要的军装跟军衔。”李梦瑶从包中拿出套军装,然后望着陈梦溪,严肃着说道:“记住,别丢失或者被别人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事。”

  开玩笑,拿军装以及军衔借人,而且还是个上尉,如果这事被南京军区知道之后,就算李梦瑶的家世后台很硬,也难免不了被有心人戳脊梁骨。

  “好了,我知道了,人家办事你还不放心嘛?”陈梦溪望着那身军装,双眼眯起,显然脑中已经幻想起自己的计划来了。

  李梦瑶摇了摇头,心中叹道:“就是因为借给了你,我才不放心,如果是别人,我也不用这么多废话了。”

  “好了,咱们明天见,车钥匙我给你留下。”李梦瑶将车钥匙递给陈梦溪。

  陈梦溪刚想拒绝,但李梦瑶仿佛知晓她想说什么样,轻轻笑,紧接着说道:“你爸在豪泰大酒店,这里距离豪泰也有段距离,而且你这大小姐脾气,也不会去做计程车,难道你想开十号过去啊?”

  话语落下,陈梦溪也是不再推脱,收起车钥匙后,拉着李梦瑶的手,楚楚可怜的说道:“梦瑶,晚上你要过来陪我,明天跟我起去见我爸,我怕我自己紧张,便会露陷。”

  李梦瑶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晚上我过来陪你便是了,待会你将你今晚住的酒店以及房间号发我手机上。”

  顿饭的时间过去,林思茹也是直在等个电话,她相信那些人的办事效率,是绝对不会让她等待到,超过顿饭的时间的。

  “叮铃铃!”

  就在这时,林思茹的手机铃声响起,当她看到来电号码之后,便毫不犹豫的按下了接听键。

  “林总,从陈小姐的航班之中查出,那人的名字叫刘勋,是从美国回来的,应该是在飞机上跟陈小姐认识的,也或许是陈小姐在美国的朋友。”电话中传出这样的话语。

  “哦,那你继续查下刘勋这个人,然后将他的详细资料交给我。”林思茹轻舔了下朱唇,顿时流露出万种风情。

  第7章软妹子跟女汉子的区别

  刘勋此时从厕所出来,满脸的惬意表情,试问世间何事最痛快?

  当然是吃饱喝足,突来尿急!尿急之后,大坝决堤,泻千里,方为痛快!

  当刘勋来到包房,看到房间里只剩陈梦溪人,眸中顿时闪过道精光,但紧接着消失,毕竟方才李梦瑶有些异样,再加上此时不见了,刘勋不怀疑才怪。

  “咦,那位李小姐呢?”刘勋装出副诧异的样子,在房间内扫来扫去,而后紧接着自语道:“难道也跟我样,去洗手间了?”

  陈梦溪此时真心不想搭理刘勋,但无奈她还有事情要拜托刘勋,明天跟她父亲见面的事,还得指望刘勋帮忙呢。

  虽然陈梦溪有些看不起刘勋,至于为何看不起,大概是因为在西餐店门前,被安保欺辱的事吧!

  反正此时陈梦溪就是对刘勋很不感冒,但她却要装出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无疑是对这大小姐的种精神折磨。

  “她有事先走了。”陈梦溪努力憋出个微笑,自以为很温柔的望了眼刘勋,然后将军装以及军衔递了过去,紧接着说道:“来,你试试合身不。”

  刘勋扫了眼军装,再望了眼军衔,顿时笑出了声,心中暗笑道:“我了个天,上尉啊!这李梦瑶的后台,看来不小啊。”

  想到这里,刘勋不仅皱眉起来,李梦瑶先前听到自己的名字的表情,实在不像是个同学重名这么简单。

  但要说李梦瑶认识自己吧,这根本不可能,因为自己在美国可是完全保密的,别说是李梦瑶,哪怕是华夏军区总司令,都不定知晓自己的身份,但李梦瑶那表情,却又像是认识自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了,咱们今晚住哪?”虽然想不通,但刘勋直是个神经大条,自认为车到山前必有路的人,而且他也不认为李梦瑶可以对自己构成威胁。

  “酒店。”陈梦溪从包中拿出个金卡,交给服务员,然后整理了下亦鸢,轻声说道。

  “哦,那我睡地上,你睡床。”刘勋瞥了眼那张金卡,他知道这是全球通用的金卡,开户费起步价便是五百万。

  “噗”陈梦溪听到刘勋的话,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犹如水晶般的眸子中闪过抹笑意,随口说道:“你倒是挺会想,跟我住个房间?下辈子都不可能的事。”

  “那随你吧,反正不是我花钱。”刘勋耸了耸肩,很是无辜的说道,就好像自己受了多大委屈样。

  陈梦溪看到刘勋的表情,顿时感觉无语了起来,待到服务员将金卡递还,便向着刘勋说道:“走吧,我说过会管吃管住的。”

  陈梦溪说完便向着包间外走去,服务员露出个职业的微笑,向着陈梦溪的背影说了句‘小姐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但当她望向刘勋时,眼神中却夹杂了抹复杂之意,但碍于职业,还是对着刘勋行了礼,说道:“先生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刘勋与服务员对视了眼,顿时摇头叹,服务员眼中的复杂之意,他是看出来了,因为陈梦溪那懵懂的话语,这服务员还以为刘勋是被包养的小白脸呢

  待到刘勋跟陈梦溪走后,服务员边收拾餐具,边自语:“难道现在这些贵妇们的口味也变了?但这两个女子,看着年纪不大啊!唉,现在有钱的年轻人,真疯狂”

  刘勋跟陈梦溪走出‘紫色风情’,而后还是刘勋充当司机,开着法拉利,便向着距离此处较近的个酒店行驶而去。

  当红色法拉利化作道飓风消失在路人的眼线之后,林思茹也是出现在了门外,同时,她的手机铃声也是再次响起。

  “林总,各大警局都查不到此人,虽然很多同名叫刘勋的,但都不是这个人!张局长给我说,这个刘勋很可能是黑户。”

  林思茹听着电话里传来的话语,黛眉皱起,轻声喃喃道:“黑户?也就是说他是军人?”

  军人在服役期间,身份证的信息在外界是搜查不到的,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黑户。

  “你在军区里使把劲,看看他是不是军区服役的军人。”刘勋是军人?林思茹从没往这方面想,毕竟刘勋是从美国回来的,如果说他是服役的军人,这根本就说不通。

  “林总,这个我方才也起询问过军区里的关系,但华夏所有军区里,也都没有这个人,而且军区里的关系说,要么这人是私生下来,从没登记过身份,要么就是来历大到吓人,奉劝我们不要查了。”

  “我知道了。”林思茹收起手机,精致的脸蛋上浮现抹愁云,她不准备查下去了,毕竟有些事情知道了也不是件好事,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我从没看错过人,你果然不简单”林思茹自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