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时,也可能是看腻了,便打量起飞机上的乘客以及来回走动的空姐。

  又过了个小时,帝实在是无聊到极致了,周围的人又不跟他说话,他也不好意思跟他们说话,只能望向名长相甜美的空姐说道:“漂亮姐姐,你转来转去的不累么?”

  空姐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也是对着帝露出了职业的微笑,轻声说道:“不累啊,因为这是姐姐的工作。”

  “哦,漂亮姐姐,如果这会飞的东西掉下去,会怎么样啊?”帝睁着双眼,好奇的问道。

  “”空姐刹那间无言,甜美的笑容也是僵在了脸上,周围的乘客听到这句话,也是齐齐皱眉,要知道在飞机上说这种话,是很不吉利的。

  时间过的很快,剩下的两个小时帝是在沉默中度过的,因为他发现周围的人好像不喜欢听他说话,所以他也是不再惹人嫌,沉默了路。

  飞机终于安全抵达首尔,帝在付出万块钱的回报下,终于问出了前往夏威夷的航班,但是当他上飞机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乘客都换人了,这使得帝又沉默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乘客。

  飞机上的旅程对于帝来说是艰辛的,不过好在他也有些困了,也是闭起双眼睡了起来,但就在他睡觉的时候,刘勋跟司徒颖也是降落在了夏威夷。

  刚降落,从机场走出,刘勋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便打开手机,播下了那个医生的号码。

  “,刘先生吗?我在瓦胡岛酒店236房。”手机中传出不标准的中文声。

  “好,你准备好手术,我马上过去。”刘勋拦下辆计程车,而后跟司徒颖起向着瓦胡岛酒店赶去。

  当来到目的地,刘勋跟司徒颖也是向着236房走去,瓦胡岛酒店靠海,前方不远处便是海滩,等手术完在这里消遣会儿也是不错的选择。

  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位大约四十余岁的美国人,房间内还有名金发女郎,经过介绍,她是这个医生的助手。

  “你可以叫我皮特。”皮特看上去实在不像是个医生,因为他那高大的身躯以及满嘴的腮毛,倒像是个美国大汉。

  “可以开始了么?剩下的等手术完会打到你的账户里。”刘勋将个皮箱递给金发女郎,金发女郎打开看了眼,而后便对着皮特点了点头,皮特也是指了指床,示意刘勋躺下。

  等到刘勋躺下,司徒颖坐在旁观看,皮特也是拿出了个皮箱,皮箱中有各种医疗工具以及替换的神经,至于这些神经是哪来的,就不是刘勋该在意的了。

  手术持续了四个多小时,在皮特的声轻笑下,手术也是落幕。

  “r!”皮特仿佛很满意这次的手术,向着刘勋说道:“这次的手术很完美,我敢保证,你的病根已经彻底清除,而且这条神经跟你也已经完美的融合。”

  “谢了,如果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刘勋跟皮特握了握手,而后便跟司徒颖离开了房间,但他们却没有离开酒店,反而在酒店订了间房间,准备玩几天再回去。

  第92章东瀛忍者

  在房间休息了大约六个小时,美国时间已经是夜晚。

  在司徒颖的再要求下,两人也是决定去海滩上度夜,按照司徒颖的说法,那便是浪漫。

  虽然华夏那里已经入秋,但夏威夷依然属于夏季,只不过夜间的海水有些清凉。

  此时海滩上的旅客已经很少,只有几人还在海边玩耍着,海边的夜色是朦胧的,星辰灿烂,波浪暗涌,好几名他国的旅客都下海向着前方游去。

  “我们也去吧。”司徒颖站在海边,海水已经没过了她的腰间,刘勋点了点头,这次来夏威夷除了治病之外,便是为了游玩。

  司徒颖看到刘勋同意,便对着刘勋做了个鬼脸,然后说了声‘你来追我’,便向着前方游去。

  刘勋摇头笑,将衬衣脱去,向着浅海走去,当海水没过他的脖颈,刘勋却是眉头皱,这海水不仅清凉,而且似乎还夹杂着抹阴凉。

  “可能是我这几天太紧张了。”轻声叹,刘勋也是头扎入海水之中,向着前方游去。

  “刘勋你快点,我要得到那杆旗帜!”司徒颖大声喊道,这是这次游戏的目标,谁先拿到五海里之外的那杆游艇上的旗帜,便是今晚的胜利者。

  漆黑的夜空下,湛蓝的海水中,加上刘勋跟司徒颖之外,总共有着八个人向着前方游动。

  帝乘坐的飞机抵达了夏威夷,他拿出手机拨打手机上刘勋的号码,却是无人接听。

  “这么大的个地方,又是晚上,还是睡觉,明天再找吧。”帝背负着被麻布包裹的青铜剑,开始寻找酒店,但就在这时,道气息却使得他眉头锁。

  “东瀛忍者的气息波动!”帝望了眼人群,方才的气息波动闪即消,叹出口气,心中自语:“算了,虽然师父说过遇见东瀛忍者必杀之,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刘勋。”

  时间已经过去了小时,刘勋跟司徒颖也是游了大约三海里,此时的海水已经漆黑无比,时不时的波浪花打来,使的两人的身体随着海水后退数米。

  经过小时的游动,三人被两人抛在了后方,但依然有三个人还在前面,刘勋望着周围无垠的海面,轻声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总感觉今天这海水有些不对。”

  “这是夏威夷,肯定跟我们那的海水不样,你今天怎么了?总是疑神疑鬼的。”司徒颖抱着刘勋的脖颈,在海里游三海里,可不是陆地上跑三公里可比的,所以她现在也是很累。

  “可能是坐了天飞机太累了吧。”刘勋随口应付道,而后望着前方的游艇说道:“走吧,咱们游到那里,然而拿着旗帜,开着游艇回去。”

  “对,让他们自己游回去!”司徒颖说完便松开刘勋的脖颈,两人继续朝着前方游去。

  半小时之后,名英国人率先游到了游艇前,而刘勋为了照顾司徒颖,还离游艇有着几百米的距离。

  “啊,被那英国佬夺去了。”看到有人率先上了游艇,司徒颖跟刘勋也是停了下来。刘勋刚想说话,但前方的异变却使得他瞳孔收缩!

  那个英国佬刚登上游艇,便被个黑衣女子掐住了脖子,而后英国佬雄壮的身躯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了下来,最后只剩下具干瘪的皮囊。

  “这是什么东西!”刘勋跟司徒颖脸色齐变,海面上其他五人也是时间呆滞了下来。

  东瀛语“这八只蝼蚁够你恢复的么?”游艇上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名黑衣男子,男子同样穿着身黑色紧身衣,正望着那名女子说道。

  东瀛语“能恢复个七七八八,那个美国的异能者太强了,想不到我们两人都在他手底下吃了亏。”黑衣女子长得很漂亮,但脸色明显苍白,显然是受了重伤。

  东瀛语“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本来我们无法上陆地,但这些蝼蚁竟然傻到自己送上门来,那名异能者在岛屿内部,如果我们在海岸的话,他肯定会察觉,但是在距离海岸五海里的地方,就算是他也察觉不到,你就安心的吸食这些蝼蚁的生命精华疗伤吧。”黑衣男子冷笑声,旋即望向刘勋等人。

  “东瀛的忍者!”刘勋瞳孔收缩,他现在没有任何的武器,而且就算有武器,他也无法对抗这些忍者,要知道常人跟这些存在相比,完全等同于个婴儿。

  司徒颖紧张的抱着刘勋的手臂,她也可以听懂东瀛话,而且就算听不懂,从方才那名英国佬变成具干瘪的皮囊来看,这也绝对不是件好事。

  “等会我趁乱抢过游艇,然后我们向着海岸逃去。”刘勋以只有两人才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现在他只能寄托这两个忍者不先对自己动手,而其他人他也顾不了,因为他现在自身难保,光是抢夺游艇这件事就艰难到了极致,要知道这可是两个忍者。

  司徒颖点了点头,但神色依然紧张,话语落下,游艇上那名东瀛男子冷哼声,不屑的望着刘勋说道:“就凭你这个支那人,也能从我手中逃走?不自量力。”

  刘勋闻言,瞳孔瞬间收缩成针眼般大小,他现在距离游艇可是几百米的距离,这东瀛男人竟然可以听得到自己的话,这是个什么概念?

  “憋气,我们向回游!”刘勋望了司徒颖眼,而后深吸了口气,便沉入海底,但他却没有向回游,而是向着游艇而去。

  “哼,自寻死路!”东瀛男子抽出随身的武士刀,刚想去追刘勋,但就在这时,那名女忍者却说道:“先把其他人解决,那两人向海岸游去,短时间内根本就到不了,而我吸食他们之后,也有了行动能力,到时我们两人起去追那两个支那人。”

  “好!”东瀛男子冷笑声,将游艇发动,向着其他五人驶去,不出十分钟,那五人也是跟那个英国佬样,化作了五具干瘪的皮囊,漂浮在海面上。

  帝此时刚开好房间,正准备睡觉,突然他身后的青铜剑发出了阵龙吟之声,竟然轻轻颤抖了起来,而且有着破除麻布,亮出剑锋的趋势。

  “东瀛的血食!”帝眸中精光四溢,望向无垠的海面,血食是东瀛忍者的种秘法,这种秘法被古武者以及异能者所不齿,因为它是靠吸食别人的生命精华而强大自己的邪法。

  “从龙吟的剑鸣声中可以听出,东瀛的忍者就在海面之上,而且已经残害了至少六人!”帝将墨镜摘除,站在十五层楼的阳台上观望着海面。

  “师父曾说过,古武者不可滥杀无辜,但遇东瀛的忍者,却可大开杀戒!龙吟已百年未饮鲜血,今日我便拿你东瀛忍者为龙吟开光!”

  说完,他便从阳台之上跳下,在降落的过程中,帝摘下身后被麻木包裹的龙吟剑,而后用力朝着海面抛,自身也是站在剑身上,化作道流光向着海面掠去。

  第93章香消玉殒

  与此同时,无垠的海面之上,那名东瀛男子望着前方眉头微皱,因为刘勋跟司徒颖竟然好像消失了样,就连出来吸口气都没有。

  男子沉默了片刻,而后向着正蹲坐在游艇上的女子说道:“你先在这疗伤,我去把那两个支那人追来,他们憋气憋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会浮上海面换气的。”

  “好,你去吧。”女子脸色已经红润了不少,此时正在消化那六人的生命精华。

  男子说完便向着海面掠去,他竟然可以在海面上奔跑!此时刘勋跟司徒颖正在游艇的下方,两人趁着游艇被波浪抬起的刹那换气。

  刘勋跟司徒颖相视了眼,他知道不能说话,这些忍者的感知实在太敏锐了,只能在海底打了打手势,意思是自己上去,抢夺游艇。

  刘勋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那个男忍者显然没受伤,如果他在这里,自己根本就没有丝的可能性成功,但这名女忍者不同,她受了重伤,而且是被异能者打伤的,短时间内无法恢复。

  二爷爷曾说过,刘勋跟古武者相比,就相当于个七八岁的孩子,虽然没有可以跟古武者抗衡的力量,但也有着可以威胁他们的能力。

  大约过了五分钟,待到那名男忍者走远,刘勋也是小心翼翼的向着海面浮出,但不得不说的是,忍者的感知实在太敏锐了,就在刘勋刚露头的刹那,那名女忍者便睁开了双眼,跟刘勋的眼神对碰到了起。

  但令刘勋不解的是,这名女忍者竟然没有向自己动手,直是望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刘勋可不认为是这名女忍者心善,她肯定是在疗伤,体内的生命精华还没有消化掉,所以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刘勋看出了倪端,冷笑声,立即翻在游艇上面,拳朝着女子的太阳|岤打去,他对这种人可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想起那名英国佬的死相,刘勋就头皮发麻。

  趁她病,要她命!这拳刘勋打了全身的力气,女忍者可以感应到力道,忍者也是人,被这么拳打中,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她也是暗自咬牙,不得不动身闪避。

  女子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就犹如道残影般,瞬间躲避了刘勋的攻击,但这么动,她也是伤到了自身,口黑色的鲜血随之喷出。

  刘勋拳落空,继而个回旋踢踢向女子头颅,女子此时很憋屈,她堂堂个忍者竟然被只蝼蚁逼到这种只能躲避的份上。

  女子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但她此时却只能闪躲,因为刘勋先前的攻击,使得她动了内劲,体内的气息已经彻底乱了下来。

  刘勋这踢依然落空,但他却紧接着改变攻击的轨迹,胳膊肘向着女子继续砸去,对准的依然是女子的头颅,女子冷哼声,掌向着刘勋的胳膊肘打去。

  她显然也是动怒了,不惜拼着自身伤势加重,也要将刘勋杀死,‘砰’的声,毫无疑问,刘勋被打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游艇上面,但他却紧接着爬起,继续提拳,朝着女子头颅砸去。

  他知道这是他唯活命的机会,必须要将这个女忍者打下游艇,不然他跟司徒颖都要化作具皮囊,激烈的打斗声,也是将那名男忍者给惊动了。

  “八嘎!你个狡猾的支那人!”东瀛男子怒喝声,自身的气息因为暴怒而流露了出来,身影化作道流光,向着游艇方向赶来。

  此时正在海面上盲目寻找的帝,在感应到东瀛男子的气息的时候,也是朝着边望去,双眼眯,再次将龙吟剑抛出,而后踏在剑身上向着游艇的方向赶去。

  女子看到刘勋继续向着自己打来,而且招招带着要她命的趋势,她也是彻底的恼怒了起来,个忍者被只蝼蚁打来打去,这实在令她不能接受。

  但就在她准备反击的时候,突然感觉胸口闷,口鲜血也是喷了出来,本来红润的脸色,也是苍白了下来。

  “八嘎,那个该死的异能者!”刘勋要感谢那个美国的异能者,这个东瀛的女忍者被那个异能者伤的太重了,如果不是刚吸食了六个人的生命精华,她现在根本就没行动能力。

  而现在又被刘勋逼的伤了内脏,方才吸食的生命精华也是彻底无用,刘勋拳打在女子的头颅,而后脚将其踢下了游艇。

  他的目的不是为了杀这个女忍者,而是为了逃命,通过方才两名忍者的对话,刘勋知道只有海岸是安全的,所以他才要抢夺游艇,返回海岸。

  将女忍者踢下游艇,刘勋将游艇发动,司徒颖听到游艇发动的声音,也是浮出海面,而后游到了旁。

  “把手给我!”刘勋将手伸到司徒颖面前,司徒颖也是惊慌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抓住了刘勋的手掌。

  但就在刘勋要将司徒颖拉到自己身边时,那名女忍者也是向着刘勋发出了枚暗器,司徒颖脸色变,猛的用力,扑倒在刘勋身上。

  “噗!”血花溅起,枚暗器插在司徒颖湿漉漉的后背上,刘勋望着司徒颖缓缓变紫的嘴唇,他知道,这枚暗器上绝对有毒!

  司徒颖望着刘勋,她想说话,但却说不出来,只能双手抱住刘勋的脖颈,而后微笑着闭上了双眼。

  刘勋感觉到脑中嗡嗡作响,思绪也是彻底乱了起来,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方才还好好的那么个人,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东瀛那名男子也是赶到了游艇前,望了眼受伤的女子,眼神中也是浮现抹杀意,抽出武士刀便向着刘勋的脖颈砍去。

  就在这时,道爆炸声响起,包裹着龙吟剑的麻布轰然爆裂,龙吟剑化作道流光将东瀛男子的武士刀击飞,而后向着女忍者而去,在将女忍者的头颅劈下的同时,龙吟剑也是回到了帝的手中。

  此时的帝,完全看不出丝的少年模样,妖异的重瞳望向东瀛的那名忍者,当他看到游艇上的刘勋跟司徒颖时,眉头却是皱。

  “古武者!重瞳!你是修罗王的弟子!”那名东瀛忍者望向帝的眼神中充满了忌惮,而那名女忍者,被斩下的头颅竟然恢复如初,也是同样忌惮的望向帝。

  帝看都没看他们两人眼,来到游艇上,对着司徒颖的脉门碰,顿时瞳孔凌,轻声道:“神仙无力,见血封喉!”

  这是种奇毒,由七七四十九种至毒合炼而成,本源于华夏!这种毒只要触碰到鲜血,哪怕是神仙也无能为力。

  第94章桃血破煞星

  “混蛋!”帝叹出口气,他知道自己还是来晚了步,如果自己在刚下飞机,感应到东瀛忍者气息那时追来的话,或许情况会不样,但是他却没有。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卦阴阳,借尸还魂!”帝咬破自己的手指,而后在司徒颖额头画下个符文,司徒颖也是缓缓睁开了双眼。

  刘勋见状,本来麻木的双眼,也是闪过抹异彩,望向帝说道:“是我三爷爷让你来的吧?”

  帝眉头深锁点了点头,而后望着刘勋说道:“这两个东瀛忍者就交给我吧,你跟她说会儿话,我方才动用八卦阴阳之术暂时锁住了她的魂魄,但以我现在的功力,只能持续五分钟。”

  话语落下,刘勋脸上的笑容也是僵了下来,眸中的异彩也是消失,司徒颖抚摸着刘勋的面庞,轻声说道:“五分钟够了,陪我说会话吧。”

  刘勋深吸了口气,望向司徒颖露出个微笑,说道:“好,说什么?你想听什么?”

  “等我离开之后,你不准伤心,也不准流泪,你要好好的,找个比我还要爱你的人!然后跟她结婚,生子,快快乐乐的度完生!然后在你无聊的时候,想起还有我这么个人,我就很满足了。”

  司徒颖依然抱着刘勋的脖颈,话语落下,刘勋眼中也是滴下泪水,但他却别着头,没有让司徒颖看到。

  “刘勋,我以前是不是特烦人?老是缠着你问你爱不爱我,还那么刁蛮任性,还做了那么多难吃的饭菜给你吃!所以等我离开之后,你定要找个会做饭,温柔贤惠的女人。”

  说到这里,司徒颖嫣然笑,将刘勋的脸转了过来,轻声说道:“不是说好了不哭么?你个大男人哭起来真难看!说,你到底爱不爱我!”

  “爱!”刘勋挤出个笑容,轻声说道。

  “爱我你不听我的话!”司徒颖将刘勋的泪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