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事。”

  青年望向帝,看到帝那土到极致的打扮时,便笑出了声,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认识刘勋,你去问问别人吧。”

  “哦,谢谢。”帝继续朝着别人走去,就这么直问了不下五十个人,终于碰到个听说过刘勋名字的大学生。

  “刘勋啊,如果你找的那个刘勋是我认识的刘勋的话,你去刘氏企业的办公楼就应该可以找到。”那名大学生向着帝说道。

  “哦,刘氏企业的办公楼在哪啊?”帝继续问道。

  “在西三路跟东二路交叉口,你到那里,就可以看到了。”大学生继续耐心的说道。

  “哦,那西三路跟东二路的交叉口在哪啊?”帝暗自记下西三路跟东二路,便继续问道。

  “”大学生也是有些不耐烦了,仔细打量了下帝,而后说道:“你丫神经病吧”

  大学生说完便离开了,帝无言了片刻,他是真不知道西三路跟东二路的交叉口在哪。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三天光阴逝去,刘勋这段时间也没有什么大事,不是在家陪着司徒颖瞎聊,就是去公司看着满桌子复杂的商线图。

  时间很快便又到了晚上,王子青此时坐在公司的办公楼,也是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回家,毕竟家中有着他的牵挂。

  就在这时,王子青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眉头皱了下,他也是按下了接听键。

  “王董,如果没事的话来下郊区的废弃工厂,您的父母以及夫人跟孩子都在这里等你,最后不要报警,否则我可不确定会发生什么意外。”手机中传出这样的声音,声音很尖锐,明显是用了变声器。

  “你是谁?”王子青在听到话语的时候,双眼也是冷冽了下来。

  “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但你最好保证只身前来,如果我发现任何尾随的痕迹,你全家都会因为你的愚蠢而死亡!我是刘勋,我给你半小时的时间,立马赶到。”

  话语落下,王子青也是挂断了电话,刘勋!果然是因为梦儿说的那句话吗?混蛋!

  王子青知道刘勋有着五年特种兵的军旅生涯,所以他知道报警根本无用,但就这么空着手前去,也实在不是个办法。

  在办公桌前,王子青拿着笔写下了刘勋两个字,便向着楼下走去,如果刘勋真是为了司徒风身份的事,那么自己这么去,可能是条死路,但他心中也是有着丝侥幸,希望可以跟刘勋达成协约。

  不到二十分钟,王子青便来到了废弃工厂,刚下车,前方便走出两名黑衣人,黑衣人对着王子青全身检查了番,便带着王子青向工厂走去。

  但是当他进入工厂的时候,却没有看到刘勋的身影,前方程天林手中拿着把匕首,正微笑着望向王子青。

  “程天林!”王子青在看到程天林的刹那,也是知道自己上当了,自己在办公楼中留下的是刘勋的名字,就算自己出了意外,警方也会怀疑到刘勋的身上,而且电话中的通话,也是刘勋的名字!

  “王少,好久不见,听说你生了儿子,我特意把你请到这里祝贺下。”程天林把将婴儿提了起来,王子青跟被绑在旁的林梦儿,顿时脸色齐变。

  “程天林,你我无仇无怨,为何要这么做!你如果想要钱财,我可以把王家所有的股份都给你,但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王子青望着程天林手中的婴儿,额头也是布满了冷汗。

  婴儿仿佛感觉到了疼痛,便大声哭了起来,哭声搅动着王子青跟林梦儿的心,就在这时,程天林手松,婴儿顿时从废弃工厂的两层楼上跌下,哭声也是戛然而止

  “程天林!我”王子青此时双眼都红了起来,但还未等他说完话,便被身后的两名黑衣人打趴在了地下,黑衣人手中拿着电棍,对着王子青电,王子青便失去了行动能力。

  程天林此时嘴角浮笑,直接无视王子青跟林梦儿那充满疯狂以及仇恨的眼神,轻声说道:“王子青,要怪你就怪刘勋那个狗杂种!他刘勋跟司徒风我是动不了他们,但你我却可以!前几天你不是邀请过刘勋么?但鬼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这招瞒天过海怎么样?电话里是刘勋的名字,而我估计你王子青如果没有后手,也不会只身前来,你留下的线索也是刘勋吧?哈哈”

  王子青此时闭起了双眼,牙齿都已经咬碎,没错,他的确是留的刘勋的名字,因为这样自己也有了后路,就算刘勋想要杀他,也会三思番。

  其实他可以早就看出这件事的倪端的,但因为林梦儿跟刘勋说过刘章不是司徒明浩亲子的事,再加上事发突然,王子青也是思路短缺,这才头脑昏,中了程天林的计。

  第87章王家灭门

  “你到底想怎么样?”王子青充血的双眼,望着程天林。

  “怎么样?我要让刘勋永远翻不了身!”程天林说完,便把将林梦儿拉了过来,而后将其衣物脱下,便做起那猪狗不如的事来。

  大约二十分钟后,程天林将林梦儿推到旁,望着王子青说道:“什么样的女人我都玩过,但就是刚生完孩子的女人没碰过,但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太松了。”

  王子青闭着双眼,心中的恨意已经蒙蔽了他的心智,但他却也无能为力,林梦儿此时下体不停的出血,可想而知,刚生完孩子,下体还没有收缩完毕,再强行经历房事会是什么后果。

  “程天林,人在做,天在看!你会得到报应的!”王子青知道自己肯定活不了,便轻声说道。

  程天林大声笑,走到王子青身前,匕首猛的插在王子青的脖颈上,冷声说道:“我会不会得到报应我不知道,但你现在就已经得到报应了。”

  鲜血从王子青的脖颈处喷出,但他却没有发出声痛呼,挣扎着望向程天林,沙哑的声音响起:“我敢保证,你会死的比我还惨!”

  “你的嘴,可真臭呢!”程天林拿起手枪,对着王子青的头便是枪打去,枪声响起,代天骄王子青也是离开了人世。

  程天林走到林梦儿身边,将塞在口中的麻布摘掉,刚想说话,林梦儿便吐了他脸血水,凌乱的发丝遮蔽着她的面庞,望着程天林冷声说道:“你个畜生,刘勋不会放过你的。”

  “好!既然你们夫妻俩这么相信刘勋,那你们就在九泉之下看好了,我是怎样让刘勋步入万劫不复之地的!”程天林将脸上的血水擦去,拿起手枪对着王子青父母的头颅打去,而后指着林梦儿,向着下方的黑衣人说道:“将这个表子给我玩死,但记住别留下精|液!”

  程天林说完便离开了废弃工厂,大约两个小时之后,工厂内也是传出声枪声,数名黑衣人也是开着辆面包车离开了这里。

  第二天清晨,刘勋正在前往公司的路上,突然刘章的电话打来,在按下接听键后,刘勋也是脸色变,无比惊愕的说道:“你说什么?王家被灭门!”

  电话挂断,刘勋也是眉头深锁起来,是谁这么狠心,竟然连个女人跟婴儿都不放过!但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了,五六辆警车已经将刘勋围住。

  “刘董,麻烦您下车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前来抓捕刘勋的是警局的副局长,他也收过刘勋的好处,此时脸色也是有些难看,语气中带着商议。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刘勋不解的问道,王家被灭门他也有些悲伤,毕竟林梦儿也算是他的同学跟老乡,但这件事怎么会跟自己牵扯上关系?

  “在死者最后通的个电话中,有您的名字,而且死者离开公司前,也是留下了线索,线索上写的是您的名字,所以请刘董不要让我太为难,下车吧。”副局长叹出口气,轻声说道。

  刘勋闻言,脑中嗡的响,看来王家遭到灭门,主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这人明显是要害自己的,但王子青为何会留下自己的名字当线索?难道说那个要害自己的人,知道林梦儿曾经跟自己说过刘章的事?

  通过电话是自称刘勋的线索,这人显然知道这件事的,因为刘勋要杀王子青的话,也只有这么个动手契机,难道是自己人?不可能,刘章他们就算要动手,肯定会跟自己说的。

  程天林?也不对,他不可能知道林梦儿跟自己说的这些话,也不可能知道刘章的真实身世,但这究竟是谁?还是说这件事本来就是个巧合?

  “刘董,请您不要让我太为难。”副局长看到刘勋依然不下车,语气跟音量也是提高了不少。

  “好吧,但王家家确实不是我杀的。”刘勋打开车门,名警察也是将手铐铐在了刘勋手上,带上面罩后,被押上警车,警车也是向着警局而去。

  当来到警局,副局长也是把刘勋的手铐打开,在跟刘勋了解了些情况之后,他也是不再言语。

  “这个案子交到上面去了么?”刘勋向着副局长问道。

  “还没呢,但是市里都已经知道了,市长对这件事也很重视,让我们尽快破案,但关于您的消息,我们在知道后,也直封锁着,怕对您的公司造成不利的影响。”副局长轻声说道,但从他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却不认为刘勋跟这件事无关,说这些话的原因,也只是变相的跟刘勋谈价码。

  刘勋点了点头,而后深吸了口气,望着副局长说道:“明天,你跟局长会收到人五百万的银行卡,你警局的各层警员,也会有每人十万的安口费!但我再跟你说遍,我跟这个案情无关,我这么做的原因,也只是想亲自找出那个人,那人这么做,明显是想害我!”

  副局长听到刘勋这句话,也是神色愣,旋即轻笑道:“刘董,您跟这件事真没的牵连啊?”

  刘勋点了点头,如果有牵连的话,他可以明说,而且不会做的这么烂,如果他真要杀人的话,警局跟刑警绝对找不出丝线索的。

  副局长思索了下,继而说道:“其实我在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也是怀疑了下,虽然我不懂商界,但也知道现在您跟王氏应该联合,而不是分歧,但是目前各层的证据,都对您不利啊。”

  说到这里,副局长望了刘勋眼,紧接着说道:“既然这案子跟您没牵连,那我们也不能收您的钱啊。”

  刘勋摇了摇头,望着副局长,道:“我给你们钱了么?只是张卡片而已,但能从卡片中变出钱那是你们的本事。”

  副局长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轻声说道:“刘董,您需要我怎么做?”这年头就是这样,虽然刘勋年纪不大,但有钱就是爷,对于这类官员,只要你给他钱,他给你叫爹都行。

  “封闭消息,不要让消息传到首都,也封闭媒体,不要让消息走漏,否则再惹出许腾飞这类的人物,你们更没好果子吃。”刘勋望着副局长,别有用心的笑。

  副局长点了点头,不用刘勋说他也知道该这么做,如果许腾飞再来,那么他们的油水便会再次消失,这种日子,可不好过。

  “你们对外就说凶手已经被控制,但案情仍然需要侦查,估计很快便会破案,至于我么,你们就别操心了,不出五天,我便会将凶手送到这里。”刘勋说完便不再言语,副局长也是点了点头。

  大约半小时后,刘勋带着墨镜离开了警察局,他并没有开着他的车离开,只是打了个计程车,向着海边别墅赶去,同时间,他也是给刘章大鹏以及岳旭东打了电话。

  第88章投石问路

  想起在警局看到的法医验尸报告,刘勋也是深吸了口气。

  婴儿被摔死,王子青被枪杀,林梦儿被|滛后枪杀,王子青父母被枪杀!这明显是祸连三族!

  “果然是因为我么?”刘勋此时眉头深皱,他那时跟林梦儿说过,王煜哲这个名字不能用,但他却没有坚持,毕竟这些事他也是不信的,但现在血淋淋的现实又摆在了眼前,容不得他不信。

  “混蛋!不可能是因为这种原因,这是起凶杀案!”刘勋瞬间便将名字的原因排除,他要寻出凶手,是给林梦儿个交代,二是这人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必须要找出来,再让他消失!

  当刘勋来到海边别墅,刘章跟大鹏以及岳旭东早就到了,将事情全部的经过告诉刘章他们后,四人也是齐齐皱眉。

  “会是谁?王家有仇人么?”刘章先是怀疑王家的仇家,但这也说不通,如果是王家的仇家,那他移祸刘勋干什么?

  “不会是程天林吧?”大鹏轻声说道,话语落下,刘勋摇了摇头,道:“程天林不可能知道王子青知晓刘章身世事,他的可能性不大。”

  “说不定王子青身边有程天林的人呢。”岳旭东随口说道。

  “那也不对,林梦儿跟我哥说那事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人在场,也就是说,只有王子青跟林梦儿知道这件事。”刘章揉了揉太阳|岤,紧接着说道:“或许是凶手也不知道这件事,只是单纯的想移祸我哥,却没想到弄巧成拙。”

  刘勋听到这句话,点了点头,道:“王子青在电话中听到是我后,却没有怀疑,显然他也是想到了刘章这件事上,毕竟林梦儿告诉我刘章身世这件事,肯定会跟王子青说的!王子青经过这件事,再加上电话中我的名字,想到的人第个便会是我,但他肯定知道此行凶多吉少,便留下了我的名字当线索,怕也是为了到了那里后,跟我谈判可以有分依仗。”

  “如果这种推测是对的话,那凶手是谁呢?不,应该是谁最有可能是凶手。”刘章跟刘勋对视到了起,旋即同声说道:“程天林!”

  没错,以动手的契机来看,程天林的嫌疑最大,毕竟刘氏前几天便对程氏进行了打压,程天林肯定会怀恨在心,但他却没有对刘氏下手,是如果对刘氏下手,因为商界的矛盾,他会被警方立马锁定!二是他也不敢对刘氏动手,因为刘勋跟刘章这两人,都不简单。

  程天林此时正坐在自家的别墅中,当他知道刘勋被捕后,嘴角也是浮现抹笑意,但这抹笑意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房门外,大鹏跟岳旭东正站在那里。

  “走趟吧,勋哥想见你。”大鹏拿着勃朗宁,轻笑着说道。

  “你们怎么知道这里。”程天林眉头皱起,这是他的私人别墅,就连他的保镖也不知道,他太多疑了,但就是因为他的多疑,大鹏跟岳旭东才能来到这里,不然有着保镖的话,两人也不好进来。

  “这么跟你说吧,章哥直在注意着你,所以你有着几座别墅跟几辆车,以及郊区那栋别墅我们都知道,而且,我们就是从那边过来的。”大鹏用枪指着程天林,岳旭东也是向前走了几步,将程天林控制住,因为他知道程天林肯定有枪的,不能给他机会拿出。

  “司徒风么?我跟风少无仇无怨的,为何要跟我过不去?”程天林作出副迷惑的样子,不解的问道。

  “也没难为你,只是让你去做做客。”岳旭东拿出个针管,这是种麻醉药,打上之后会立马昏迷。

  针扎在程天林的脖颈,针管中的青色液体也是尽数灌入程天林的体内,程天林也是昏迷了过去,大鹏跟岳旭东相视眼,而后将其背起,扔到车上,便向着海边别墅而去。

  待到程天林醒来,发现自己被捆绑在根石柱上,而且全身,前方刘勋跟刘章以及大鹏岳旭东正在谈笑,当看到程天林睁开双眼,四人也是停止了交谈。

  “说吧,为什么害我。”刘勋望向程天林,手中正在把玩着把匕首。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相反我要问的是,你为什么要绑我?”程天林知道这件事不能承认,不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人,会变成他自己。

  刘勋听到这句话,顿时失笑,说道:“还挺倔强,行,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

  拿着匕首,刘勋朝着程天林走去,当走到程天林身前,匕首也是放在了程天林的下体,刀锋抵在上面,微微用力,程天林便冷嘶声,下体也是滴出点点鲜血。

  “刘勋,我真不懂你在说什么!”程天林看了眼自己裂开的‘小头’,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继续犟!”刘勋并不为其所动,虽然他心中也不百分百的确定是程天林,但他既然做了,便不会轻易放手。

  “大鹏,把他的手指跟脚趾的指甲盖全都给我用钳子拔下来!”刘勋说完便向着沙发走去,大鹏听到这句话后,也是冷笑声,拿起把钳子,便向着程天林走去。

  “刘勋!你这个混蛋,我真没害你!”程天林望了大鹏眼,便向着刘勋大声喊道。

  “我不喜欢听废话!”刘勋坐在沙发上,望向程天林的眼神中不夹杂丝的感情。

  大鹏走到程天林身前,先是用钳子夹了把下体的毛,而后用力拉,程天林也是痛呼出声。

  “先从手开始吧,十指连心!”大鹏轻笑声,便用钳子夹住程天林的指甲盖,而后狠狠的掀,顿时传出程天林的嘶喊声,十指连心,这疼痛不是常人可以了解的。

  “把他的嘴给我堵上。”刘章拿起桌上的抹布,向着大鹏扔出,大鹏把接住,而后堵到了程天林的嘴中。

  大鹏连拔下程天林十指的指甲盖,程天林此时额头布满了汗水,全身都因为疼痛而在抽搐着,拔完手指,自然便是脚趾,脚趾的疼痛比起手指更加厉害,当脚趾的指甲盖被掀下,程天林也是昏迷了过去。

  “给我泼醒,把他嘴里的抹布摘下来。”刘勋的话落下,岳旭东也是提起桶水泼在程天林身上,而后程天林也是睁开了双眼,望着刘勋说道:“真不是我”

  刘勋点了点头,拿起桌面上的象牙牙签,扔到大鹏的手中,而后说道:“给我把牙签插在他的指甲肉里,给我插满!插满之后,再给我把牙签他下体的尿道口中!”

  “好叻!”大鹏拔开牙签盖,拿起根便对着程天林那血肉模糊的手指插去,在程天林张嘴痛呼的刹那,也是把抹布塞到了他的口中。

  半个小时之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