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死在医院门口,这也就是说司徒明浩自己也在怀疑这点,很有可能是进行亲子鉴定。

  但崔江波经过竞标事,对司徒明浩心怀怨恨,便将其暗杀!而后司徒风执掌司徒集团,刘勋却在这种关键时刻退出,创办刘氏!司徒风再将司徒集团的股份转到刘氏企业,同时宣布司徒集团破产!

  副画面在王子青脑中构成,此时他嘴角浮现抹笑容,自语道:“好招偷梁换柱,如果我推测不错的话,司徒风绝对不是司徒明浩的亲生儿子!”

  “这这怎么可能。”林梦儿听到王子青的话,也是倒吸了口凉气。

  “只有这样,他司徒风这么做才有了理由,这件事也不再是多此举,因为他改变的不仅仅是个名字,而是原先司徒集团的财产!”王子青从沙发上站起,他知道自己也该行动了,混乱的局势,对他来说正是有利的局面。

  司徒集团的办公大楼,此时已经改成了刘氏企业,刘勋刘章以及林思茹等企业高层正在开着会议。

  “现在要做的是放低切的价格,先拉拢客户,可能开始会盈亏,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刘章观察着目前国际上的行情,轻声说道。

  “赞同,现在我们没有条商线,只能这样做,毕竟商界是以利益为首,只要价格到位,商线就不是问题,以后有了商线,盈利自然也就不是问题。”林思茹望了刘章眼,而后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这些道理我也懂,这些事就交给你们办吧,总之能赚钱就好。”刘勋伸了个懒腰,不负责任的笑,便不再言语。

  关于这些事,刘勋在意的还是慈善事业的发展如何,毕竟这还是他第次做善事,虽然对整个华夏没什么大用处,但对于结果他还是很期待的。

  经过最终决定,刘章也是决定动用这种方案,不过现在有着充足的资金支持,这些事也不算什么大事。

  只是市的各层关系还需要处理,这点就使得刘章头疼了。

  “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或许是刘勋感觉自己当个甩手掌柜很不好,也是将这件事揽在了自己身上。

  刘勋的计划在缓慢的进行,而故事也仍然在继续着

  第81章名声鹊起

  时间飞逝,眨眼间又是月光阴逝去,夏天已经过去,秋天降临在了这个繁华的城市。

  这月中,刘氏企业也是踏上了正常的运转轨道,同时刘勋也打理着市各层的关系,大到市委书记,小到派出所的民警,这范围的支出,也是大笔的资金。

  但刘勋知道,这些都是必须要做的,在这个社会中,如果不能做到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那么只能说明你还未合格,迟早会陨落在这个血淋淋的金钱世界中。

  同时慈善事业也是得到了圆满结束,五十亿,足以带动个乡镇的发展,学堂房屋以及上学所用的书本还有教师也是全部到位,只有公路还在修建中。

  什么?你不信五十亿可以做到这些?那么刘勋只能鄙夷的告诉你,每次国家拨款,不是钱财不够,而是某些人没去做,就算做了,也动用不了这些钱财的十分之,至于那些钱财到了哪里?你用屁股想也应该可以想到。

  这也就是刘勋不将钱财直接交给慈善机构以及那个贫困乡镇的原因!至于你信不信,是否对这社会充满了美好的幻想,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从未改变。

  当刘勋慈善结果得到了证实,各家媒体以及舆论也是将其推到了顶峰,五十亿不是谁都舍得付出的,就算是陈氏也不过募捐几千万而已!这不是个数字,而是真实的钱财。

  公司开业剪彩当天,便募捐五十个亿,无论刘勋有着怎样的用心,这无疑使得他名声在外,各家媒体以及记者也是自建了个新闻发布会,邀请刘勋前去。

  在接到邀请函的当天,刘勋便露出了笑容,他的确是有所求才这样做的,他不是个大善人,也从不浪费分钱,他需要名,个足以令首都高层都震动的大名!

  当天下午,刘勋便来到了新闻发布会的会场,他并没有开那辆全球限量的豪华跑车,原因并不是因为刘章已经将其还给了首都的‘太子爷’,而是因为他要塑造个简朴的形象。

  辆黑色的帕萨特,停在了新闻发布会的门口,在刘勋下车的瞬间,周围的镜头便锁定了他,道道相机的闪烁光芒亮起,刘勋也是以微笑示人。

  当进入新闻发布会现场,名记者向着刘勋问道:“刘董您好,请问您有着这么大的身价,为何却开着辆帕萨特这种普通轿车呢?”

  刘勋点头微笑了下,轻声说道:“朴素是中华民族的种美德,我并不认为身价的多少,是可以从辆车上看出来的,个人的素养,永远是他最大的财富。”

  话语落下,下方也是响起不少掌声,名记者也是趁机问道:“刘董,您于公司剪彩当天便募捐五十个亿,那么以后您是不是还会继续这种慈善事业?还是说您这次募捐,只是为了得到相应的名声?”

  这位记者的话可谓针见血,记者就是这样的种行业,他们根本就不顾你的想法,只想问出本质的问题。

  刘勋神色淡然,耸了耸肩,笑着说道:“这位朋友问的好,名声是每个人都想要的,但我想要名声却不是因为自己,而是我想让贫困地区的同胞们知道,我会直支持他们,希望他们不要自暴自弃!”

  说到这里,刘勋提高了下音量,正色道:“而且我保证,每年我都会拿出五十个亿来进行慈善活动,当然会只多不少,除此之外,我每年还会从公司的收益的状况来看,拿出收益额的十分之进行贫困地区的学堂以及房屋建造。”

  “您这么做,是为了得到回报么?比如,他们成功之后,为你的公司效力。”名记者将镜头对准刘勋,轻声问道。

  刘勋闻言,哑然失笑,反驳道:“回报?我从没这么想过,我只知道知识改变命运,他们是华夏的幼苗,是未来祖国的栋梁!我应该帮助他们,而不是要求回报!而且我也不希望他们加入我的公司,因为他们是新代,他们需要自主创业,但我希望他们能跟我样,在成功之后,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听说您现在只有二十二岁,那您是怎么走到这步的?又是怎样拥有这么多资金的呢?”

  刘勋听到这句话,神秘的笑,说道:“抱歉,这点关于私人问题,我不便解答。”

  “刘董,听说你在创办公司之前,有过五年的军旅生涯,这五年的军旅生涯对您目前的事业,是不是有所影响?”名女性记者,好奇的问道,显然是想挖出刘勋所有的事。

  “影响是有,但我会慢慢克服。”刘勋随口应答,的确如这位记者所说般,他现在对公司的事根本就是窍不通,不过好在刘章跟林思茹都精通商界。

  待到新闻发布会结束,刘勋也是暗自抹了把汗,开车向着公司走去,这月他跟李梦瑶直没联系,但他也想开了,切随缘,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

  第二天早,各家报社的头条便出来了,昨天刘勋说的话,句不拉的被登上了报纸,这次的事件不仅仅是舆论,在社会上也是造成了不小的风波。

  特别是大学生对刘勋产生的共鸣,因为报纸上头条第行便是‘二十二岁商业天骄崛起,保证每年募捐五十个亿!’

  二十二的年龄,比这些大学生大不了多少,而且刘勋的言辞也是引起了片好评!当然,评论中也有质疑,毕竟社会上什么人都有,质疑也是在所难免的。

  深圳的街头上。

  李妍手中提着袋橘子,微笑着看着手中的报纸,就在这时,个穿着职业装的女子跑到李妍身前,轻声说道:“李总,您要吃橘子跟我说声就行了,何必亲自跑来,公司现在刚刚起步,得需要您把关呢。”

  “好,我们现在就回去。”李妍嫣然笑,也是朝着前方走去。

  她现在在深圳开了家公司,虽然现在公司规模还很小,但她相信总有天会越办越大,轻轻抚摸了下腹部,李妍的笑容也是越来越浓,她现在还年轻,所以她要为肚子里的孩子,奋斗出片天地。

  第82章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市区的家咖啡店中,陈梦溪跟李梦瑶对坐在起。

  “男人都是这样,你就别伤心了,如果他真在乎你的话,早就给你打电话解释了。”陈梦溪搅动着杯中的咖啡,精致的脸蛋上,浮现丝落寞。

  就连陈梦溪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心中总有着刘勋的影子,而且刘勋越成功,她心里就越不舒服,想起自己生日上刘勋说的那话,她便感觉是在打自己的脸。

  “你不了解他,我总感觉他有着苦衷,要不我去找他?说不定他会给我解释呢。”李梦瑶依然带着鸭舌帽,此时望向陈梦溪,征求着陈梦溪的意见。

  陈梦溪听到这句话,以种看傻子的眼神望向李梦瑶,而后说道:“你别傻了行么?那刘勋有什么好的?至于你这么低三下四,放低态度?此事是他出轨在先,绝对不能原谅!”

  “我有种感觉,如果我不去找他的话,他恐怕会离我越来越远。”李梦瑶黛眉皱起,鸭舌帽下那明亮的大眼中,浮现出抹坚定。

  话语落下,陈梦溪立马抓住李梦瑶的手,轻声问道:“你跟他不会已经发生那事了吧?”

  “没有啊!”李梦瑶摇了摇头,否定道。

  陈梦溪听到李梦瑶的回答,顿时松了口气,继而说道:“那你怎么对他这么死心塌地啊?既然你俩还没到那种地步,就说明你还有优势,你应该重燃战火,世界上的男人多了去了,我看那明志强就比刘勋好的不是点两点,大不了你跟明志强好得了。”

  “我对明志强根本就没那种感觉,当朋友还可以,当恋人的话,真不行。”李梦瑶说完便望向陈梦溪,但陈梦溪此时根本就没在听,而后望着前方发呆。

  “你怎么了?”李梦瑶不解的问道,陈梦溪柳眉轻挑,随后说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明志强来了?”李梦瑶听到这句话,神色愣,自己并没有告诉明志强自己在这儿啊,他怎么会来?

  “不是明志强,是刘勋”陈梦溪眼神复杂的望着李梦瑶,紧接着说道:“你不是要找他么?他现在来了,去吧”

  李梦瑶听到这句话,也是下没了主见,转身朝着后方望去,但是当她看到刘勋的身影,却皱眉起来,刘勋没事来咖啡店干什么?在李梦瑶的印象中,刘勋几乎不碰咖啡的。

  刘勋此时想骂人,特别是想骂林思茹,昨天自己问林思茹哪个地方清净,可以安静思考?林思茹想都没想就说咖啡店。

  但是今天刘勋来到咖啡店,这哪里清净了?几乎每个桌上都坐满了情侣,但他既然来了,也肯定不能就这么走了,只能随意点了杯咖啡,然后朝着不远处的空位走去。

  但就在他刚走了几步,便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注视着他,所以出于好奇,刘勋也是转身望去,但这望不要紧,却正好与李梦瑶的眼神碰撞到了起。

  “没事我来什么咖啡店!”刘勋轻声自语,但还是朝着李梦瑶跟陈梦溪走去,毕竟有些事总要面对,昧的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

  “这么巧。”这次是刘勋先开口讲话,跟李梦瑶打完招呼后,他又朝着陈梦溪说道:“陈小姐,又见面了,不知道这次你带隐形眼镜了么?”

  “刘勋,你什么意思!”陈梦溪听到刘勋这句充满嘲讽的话语,顿时小脸鼓起,双大眼睛,充满怒意的望向刘勋。

  刘勋见状,轻声笑,打量了下陈梦溪,说道:“看来今天带眼镜了,竟然认得我是谁。”

  “你你还是男人么?这么点小事你斤斤计较起来,没完没了的!”陈梦溪知道刘勋是在为自己生日那天的事挖苦自己,便不服输的反驳道。

  “我是不是男人,那天在酒店里,你应该很清楚。”刘勋话语响起,陈梦溪脸颊红,脑中不自然的浮现出刘勋那充满疤痕的身体,在瞪了刘勋眼后,她也是坐了下来,轻声嘟囔道:“思想龌龊的流氓”

  李梦瑶望了眼陈梦溪,暗自摇了摇头,这丫头还是以前那样,没有丝毫的改变,此时她望向刘勋,轻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朋友说这里安静,但现在看来是我朋友骗我。”刘勋望了眼几乎爆满的位置,耸了耸肩说道。

  “哦。”李梦瑶闻言,也是不再言语,本来到嘴边的话,也是说不出来。

  “没事我先走了,公司还有大堆的事等着我处理。”刘勋此时也是很尴尬,便以公司为由,随意编造了个借口。

  “那你去忙吧。”李梦瑶莞尔笑,故作坦然的说道。

  刘勋点了点头,便朝着店外走去,但就在这时,陈梦溪却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李梦瑶眼,望着刘勋的背影大声喊道:“你这个白眼狼,不跟梦瑶解释下嘛!”

  “”此时不仅刘勋愣住了,李梦瑶也是没想到陈梦溪会喊出这么句话,周围的客人也是皱眉望向陈梦溪,毕竟这里是公共场合,突然这么大声喊,谁都会心生不怨。

  “我没想要解释的。”刘勋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咖啡店。

  李梦瑶听到这句话,突然感觉左胸疼,这种感觉就犹如把刀扎在心脏上样,以前没见刘勋,她还可以自己欺骗自己,刘勋是有着苦衷的,所以才不跟自己解释。

  但是现在听到刘勋亲口说出这话,李梦瑶自嘲的笑,也是不再奢望什么

  刘勋走出咖啡店,打开车门,而后拳重重的砸在方向盘上,他能解释什么?方面是司徒颖,方面是李梦瑶,他还能让李梦瑶给他当小三不成?

  李梦瑶不是林思茹,所以刘勋不能这么做,也不想这么做!而且他要这么做,无论是李梦瑶还是司徒颖这两个女人也不会同意,这是现实,不是电影也不是小说,没有个女人愿意把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共享。

  让李梦瑶当小三?就算李梦瑶肯,估计李腾伟知道后,也会拿着把47,把刘勋给打成筛子!

  深深吸了口气,刘勋也是开着车向公司赶去。

  第83章打压程家

  当刘勋回到公司,刘章跟林思茹正在商议着下步计划,当看到刘勋,刘章顿时说道:“哥你来的正好,来看下我们的新计划。”

  “公司的事你们做决定就行,不用问我。”刘勋还在为李梦瑶的事烦心,便随口说道。

  “你过来看下,你肯定会有兴趣的。”刘章见刘勋不为所动,便故作神秘的说道。

  刘勋闻言,也是望了刘章眼,摇头叹,道:“真是拿你们没办法。”

  走到办公桌前,刘勋朝着刘章手中的图纸看,顿时眉头皱,轻声说道:“程氏企业的商线图,你们弄这个干嘛?”

  “我跟林姐商量了下,决定先对程氏动手,程氏的国际商线很多,而且相对于王家跟陈氏,也更好对付些。”刘章说到这里,冷笑声,继续说道:“当然,更多的还是因为他曾经想杀你。”

  “恩,你不说我还真忘了,程天林这笑面虎在我刚来市的时候,真没少为难我。”刘勋拿起程家的商线图不屑的笑,继而说道:“那就先拿程家试刀吧,单论资金,现在我们足以玩转十个程家。”

  “把他逼进绝路,让他慢慢的破产,这比刀杀了他还残忍呢。”林思茹抿嘴笑,风情万种的瞥了刘勋眼。

  大鹏听到这些话,顿时担忧的问道:“勋哥,这样不会出意外吧?我担心程家狗急跳墙,毕竟程家以前是混迹黑道起家的。”

  刘勋听到这句话,不屑的冷哼声,“如果他真敢那么做,我只能让他有来无回。”

  当天下午,刘氏企业便在国际对程氏进行打压,凡是程氏涉及的区域,刘氏皆以半价出售,不出三天,便彻底垄断了程氏的商线。

  期间程氏也降低过自家的价格,但当他的价格刚跌,刘氏便仿佛早就知道般,又是下滑到了半价,时至半月,程氏终于不再与刘氏争锋,暂时退出国际,安心发展国内商线。

  但尽管程氏退出了国际,但刘氏似乎就跟程氏扛上了般,紧接着打压程氏的国内商线,这幕自然被王家以及陈氏看在眼中,但两大企业却没有插手的意思,依然安心发展自己的企业。

  “这刘勋是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啊!”程家的别墅中,程天林拳砸在办公桌上,本来阳光帅气的面庞,现在已经充满了怒意。

  话语落下,程天林把抓起身边打扮时髦的大胸女郎,而后解开裤裆,直接将女人的头按在自己胯下,身下顿时传出阵‘嘶嘶’的吸允声。

  “妈的,竟然先拿我开刀,刘勋你个狗杂种,是看我程天林好欺负不成!”程天林此时怒发冲冠,脸上的表情都狰狞了起来。

  把攥住大胸女郎的头发,直接将其拽起,而后按在办公桌上,大胸女郎吃痛,便开始挣扎,但程天林正在气头上,她再挣扎也是无用。

  攥住大胸女郎的头发,程天林狠狠提按,直接碰在紫衫木打造的办公桌上,大胸女郎也是痛呼声,不敢再挣扎。

  “妈的,今天老子火太大了,刘勋你这个混蛋!”将大胸女郎的短裙把撕开,而后将内裤扒下,程天林便对着省略字,大胸女郎强忍着疼痛,转头低骂道:“你这个变|态!”

  “臭表子!我看你是想死!”程天林狠狠的抽动着,但这依然发泄不了他心中的怒火,双手压着大胸女郎的头,每次抽动,他都提起女人的头往办公桌上撞,大约五十多次抽动过后,程天林也是趴在大胸女郎身上,喘着粗气。

  桌面上已经流满了鲜血,大胸女郎的额头也是血肉模糊,早已昏迷了过去,程天林从大胸女郎身上爬起,眼神中的怒火也是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股令人感觉到可怕的冷静。

  市家医院中,王子青焦急的站在房外等待着,终于在声啼哭声下,王子青紧张的面庞也是纾解开来。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