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时候,也就知道了李梦瑶是谁。

  “呃,认识,个朋友。”刘勋随口说道,李梦瑶听到刘勋说她是个朋友,也是自嘲的笑,心中的醋意也是越来越强。

  “你好,我叫司徒颖,是刘勋的未婚妻。”司徒颖走到李梦瑶身前,对着李梦瑶伸出了右手。

  “”刘勋知道现在是彻底乱套了,就算他想解释也没法解释了,司徒颖太敏感了,就好比她曾经说过的话,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她不会让给别人!现在司徒颖直接将女朋友这种关系过滤,瞬间升华到未婚妻,这显然是在跟李梦瑶示威。

  “你好,我叫李梦瑶。”李梦瑶也是伸出右手,跟司徒颖的手握到了起,而后望着刘勋说道:“你未婚妻很漂亮,好好珍惜。”

  “你男朋友也很帅,定要好好把握。”刘勋并没有回话,司徒颖的声音便已经响起。

  “多谢。”李梦瑶黛眉皱,望向司徒颖的眼神中夹杂了抹只有女人才能看懂的敌意,司徒颖莞尔笑,以种强势的目光回应着李梦瑶,说道:“不客气。”

  刘勋跟明志强虽然看不懂她们眼神的含义,但却也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股浓重的火药味,刘勋深吸了口气,他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心中郁闷到了极致。

  当司徒颖跟刘勋坐下,李梦瑶也是起身向着前台走去,明志强摇头叹,也是站了起来,向着刘勋说道:“其实我跟她”

  明志强想说自己跟李梦瑶并不是那种关系,但他还未说完,刘勋便微笑着说道:“我知道。”

  明志强点了点头,也不再说什么,刘勋可以看出李梦瑶说的是气话,但他却不能反驳,有些事情是强求不得的,切随缘也就罢了。

  当李梦瑶离开之后,司徒颖本来高兴的脸色也是消失,手中的刀叉摔,望着刘勋说道:“真扫兴,吃个饭也碰到这种事。”

  刘勋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司徒颖深吸了口气,拉起刘勋便向着前台走去,边走,边嘟囔道:“不吃了,我们去吃冰淇淋”

  “”刘勋望着桌面上那不到两种的情侣套餐,心中有些无语,这还有九十七种没上呢,但收费肯定是按九十九种的收,这不是浪费么

  来到前台,司徒颖从包中拿出金卡,便准备刷卡,但就在这时,林思茹却走了过来,望着刘勋说道:“既然是刘董亲自来吃饭,这钱就算了吧。”

  话语落下,刘勋也是想起今天上午时,自己说过紫色风情从今以后便归拢在自己门下,但他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调笑的意思居多,没想到林思茹竟然当真了。

  司徒颖望着林思茹,黛眉皱起,精致的瓜子脸上充满了敌意,最后她的目光定格在林思茹高耸的胸部上,又看了眼自己的胸部,顿时种无形的自卑感从司徒颖的心底升起。

  其实李梦瑶的胸部也很大,但李梦瑶喜欢穿休闲装,所以也是不容易看出,但林思茹不同,她走的是性感路线,这使得司徒颖有些自卑,自卑过后产生的便是敌意。

  她可不知道林思茹跟刘勋的关系,只是天真的以为林思茹想要勾引刘勋所以才要免除费用,想到这里,司徒颖冷声说道:“不用,这点钱我还花的起,刷卡。”

  “”林思茹自然可以看到司徒颖对自己的敌意,也可以猜到司徒颖的想法,摇头笑,便让前台的服务员从那几千万的数字中,扣除了消费费用。

  刘勋现在已经够乱了,也懒得跟司徒颖解释,当刷完卡后,两人也是向着店外走去。

  “刘勋,我的胸部是不是很小。”在车上,司徒颖望着刘勋说道。

  “谁说小了?这样正好,大了容易得||乳|腺癌。”刘勋随口应付,其实司徒颖的并不算小,只是跟林思茹比,显得略小了点而已,但林思茹的年龄在那里,这根本没法比,就好比个熟透了的水蜜桃跟个青涩的青苹果样,没有可比性。

  “你撒谎!你们男人就喜欢胸大的女人,你看你刚才看她的眼神,全部在盯着她的胸部看。”司徒颖不依不饶的说道。

  “”刘勋被逼问的没办法了,只能开口说道:“没事,以后我多辛苦点,多按摩按摩就会变大了。”

  “恩,我在网上也看到过,说是这样可以变大,所以在我胸部变大之前,你不能亲吻我脖颈,也不能抚摸我大腿,只能亲吻跟抚摸我的胸部!”

  “”刘勋彻底无语了,他现在相信了句话,个女人如果在你面前保持的很矜持,那么只能说明这个女人不够爱你。

  第76章移花接木6

  时光如梭,眨眼间又是月光阴逝去。

  这月中发生了很多事,比如刘氏企业的建立,但目前的刘氏企业根本就拿不上台面,只能算是个挂牌企业。

  月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也可以确定很多事。

  在这没有战火,却充满肃杀之气的商业战争之中,陈氏依然保持着它龙头的位置,与先前不同的是,现在是陈氏独占鳌头,司徒集团明显下滑,在国际地位上被陈氏拉开了距离。

  虽然司徒集团受挫,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依然是市的第二大企业!

  不少企业因为这场风波破产,也有不少企业因为这场风波崛起,比如王家,举超越程家,从而成为市第三大企业,并且有着隐隐可以赶超司徒集团的趋势。

  程家因为程天林的判断失误,依然保持着原先的地位,虽然得到的利益很小,但也好过些破产的企业。

  这月过的,对许腾飞来说可谓紧张至极,月时间,竟然连崔江波的根毛都没有找到,而且其他的线索也是毫无进展,再有十天时间,两月的期限就要到了。

  街角每处地界都布满了便衣跟刑警,使得迪厅酒吧等娱乐场所紧张到了极致,不过许腾飞的努力不是没有回报,市这月的治安好了数十倍。

  当然,这些对刘勋来说都是小事,如果非要说有大事件的话,刘勋只能披上西装,说句,秋天到了,天凉了,暂时看不到街头美女露在外面的大白腿了

  刘勋坐在市市区的栋办公楼里,这里原是家破产企业的公司,但在其破产的时候,刘勋也是将这栋办公楼买了下来。

  “刘董,还有十天就两个月了,咱们还继续等么?”林思茹按照约定,成为了刘勋的私人秘书,此时正在为其按摩着肩膀,轻声问道。

  “再等八天,许腾飞不是普通人,不能给他太多的时间。”刘勋这月直没有动林思茹,是司徒颖缠的他太紧了,因为她从林思茹身上感觉到了威胁。

  现在林思茹成为刘勋的私人秘书,这点已经人人皆知,所以司徒颖也是知道,不过在刘勋的百般保证下,司徒颖才妥协,但刘勋却也因此没有机会下手。

  二是现在崔江波的事还没解决,在这个关键时期,刘勋不得不认真对待,因为要是走错步,可是会粉身碎骨的。

  刘勋创办刘氏,刘章也是私动了司徒集团的股份,这点可以瞒过其他人,却瞒不过李朋。

  但是在刘章告诉他原委后,李朋经过慎重的思索,最终也是站到了刘章这边,毕竟现在的司徒集团掌权者是刘章,而且朝天子朝臣,这也是必须要经历的事。

  时间过的很快,又过去了八天,刘勋知道自己该动手了,因为口头上虽然说是两月时间,但就算两月许腾飞破不了案,首都也不会罢免许腾飞,甚至会再加强力度,彻底侦察此事。

  所以为了不必要的意外,崔江波必须要当替罪羊!

  “去把崔江波打昏,扔到路边,然后通知崔江波的仇人,必须要确定崔江波死亡,你才可以离开!”刘勋对着大鹏下达了第个命令!

  “你把握时机,待到崔江波仇人赶到,便扮作路人将过程用手机拍下,最好拉上几名路人作证,待确定崔江波死亡,便立即报警。”刘勋向着岳旭东下达了第二个命令。

  话语落下,大鹏跟岳旭东便先后离开,刘勋深吸了口气,而后靠在座椅上,闭起了双眼。

  三个小时之后

  崔江波刚睁开双眼,便感觉到头痛欲裂,这是因为大鹏为了避免法医验伤出意外,所以给崔江波下了药,这个药无色无味,药效过后,就算法医鉴伤也鉴定不出结果。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在外面?难道刘勋将我放了?”崔江波望了眼周围,这是个清静的街道,路人只有五六个。

  崔江波深吸了口气,便准备离开这里,但就在这时,对面却突然跑出七八个青年,每个人手中都拿着砍刀以及匕首之类的武器。

  崔江波见状脸色变,想也不想便拔腿就跑,但就在他刚准备跑的时候,却突然软倒在地,他竟然全身酥麻,丝力气都没有!

  “是刘勋!”崔江波现在明白了,刘勋根本就没想放过他,只是不想亲手杀他而已!崔江波想跑,但全身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最后只能叹出口气,闭上了双眼。

  崔江波仰面朝天,身上不下于二十个口子,鲜血如喷泉般涌出,染红了路面

  七八个小青年捅完崔江波便快步逃匿了,岳旭东在崔江波被捅的时候就已经按下了录像键,此时他作出副惊吓状,对着身边的几个路人大喊道:“还不快报警,杀人了!”

  不会,警察便赶了过来,岳旭东被当做目击者带回警局了解案情,当看到录像的时候,刑警队便去追捕那几名小青年,而当死者被确定为崔江波的时候,整个市的警员,彻底轰动了!

  许腾飞在接到电话之后,立即开车来到了事发点,不得不说这次刑警队很卖力,不出三个小时便将那几个小青年给抓了过来。

  经过了解,许腾飞知道这是起黑社会仇杀案件,让下面的人将这几个小青年带回警局,而后他便开始查看崔江波的尸体。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这次许部长终于可以交差了。”市的警局局长向着许腾飞说道,其实他心中想说的是,终于到两个月了,你可走了,这两个月你在这里,我们滴油水都没捞着。

  “你不感觉崔江波出现的时间跟死亡,都很蹊跷么?”许腾飞剑眉皱起,冷峻的面庞上露出抹深思。

  “这不很正常么?在市,只有崔江波才有杀司徒明浩的动机,而且这是起黑社会的仇杀案,显然是崔江波不小心露面,然后被他的仇家看到了,最后才横死街头。”

  “或许吧!将崔江波的尸体交给法医验伤。”许腾飞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具体又说不出来,只能如此说道。

  又是三个小时过去,许腾飞望着法医鉴定的结果,唏嘘不止!按照鉴定结果来看,崔江波这五天内吃的食物都是方便面,这也符合个在外躲藏的推测。

  致命伤是刺中心脏的刀,也的确是那群小青年将其杀害的,但哪里不对呢?许腾飞望着法医鉴定眉头深皱,或许是我太多疑了吧。

  许腾飞叹出口气,也是在枪杀司徒明浩的案件上写下了崔江波的名字,用文件夹包好之后,便放到了自己的公文包中。

  第二天清晨大早,许腾飞便坐上了前往首都的专车。时长两个月,许腾飞终于离开了市,不仅刘勋松了口气,就连市各地的警局也是没有了压力。

  许腾飞走了,市警局的警员以及各大娱乐场所也是笑开了颜,许腾飞在这,他们不敢受贿,也不敢行贿,但是当许腾飞走,市,又回到了原来的市!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许腾飞这样心为国为民的官员有,但是太少!

  说实话刘勋对许腾飞是很敬佩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必须要这么做,他跟许腾飞肯定会成为朋友,而且还是那种过命的知己!但是世事无情,每个人都只是枚棋子!

  第77章偷梁换柱1

  崔江波的死,并未给市造成太大的影响,只是各家报社以及媒体,将崔江波炒作到了话题的顶端。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舆论的热度顶多可以持续三天!话题过后,切都会回归于平淡,新的开始以及争端还会滋生,这便是生活,也是社会的规律循环。

  刘勋的计划分三步,第步为利,第二步为名,第三步为权!

  现在他已经迈出了第步中的小步,现在他的目标,不仅仅是司徒集团!不,他开始的目标便不是司徒集团这么简单,他想要整个市!

  刘勋现在已经搬出了司徒家的别墅,与司徒颖住在市区的两层别墅小楼中。

  此时刘勋站在十八层公司楼的天台上,他喜欢站在高处,俯视着下方犹如蝼蚁般的车辆跟人群!望着天际的白云朵朵,看云卷云舒,观日落星现!

  “总有天,市的这片土地,尽是我刘勋的囊中之物!总有天,社会的现状会因我而改变!”刘勋感受着秋风的清凉,缓缓朝着楼下走去。

  有人说,秋风会带来死亡,凡是秋风飘过的地方,生命凋零万物皆寂;也有人说,秋风会带来新生,凡是秋风飘过的地方,凤凰涅槃,破后而立!

  世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观念,世人的想法以及认知,永远都不可能致,起码刘勋认为秋天是个好季节,人生就是这样,每个人都在逆境中成长。

  当刘勋回到别墅,也是露出个舒心的笑容,这个两层小楼虽然不大,也不奢华,但却充满了种温馨,每次回到这里,刘勋都会有种家的感觉,因为这里面,有个女人在等他。

  “回来了?饭已经做好了,尝尝味道怎么样!”刘勋刚进入房间,便传来了司徒颖的声音。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刘勋眼角也是不自然的抽搐起来,搬到这里的这段时间,司徒颖也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哪根筋搭错了吧,竟然想要当名贤妻良母,学习炒菜做饭。

  其实司徒颖学炒菜做饭刘勋是不反对的,但令刘勋无奈的是,每次‘可口’的饭菜,都进了刘勋的肚子,而且这味道只要你吃过次,决定不会忘记!

  “还吃啊”刘勋脸色苦了下来,哪怕让他吃生菜,他的脸色也不会这么难看,但是听到司徒颖做到菜,刘勋就不自然的全身打颤。

  如果说司徒颖厨艺渐长也行,但身为当事人的刘勋,真没感觉出有那么丝的渐长,比如炒个土豆丝,这姑奶奶能给你炒成土豆饼,而且还是漆黑漆黑的那种。

  好吧,土豆有糊,容易粘住,换个别的!红烧茄子,但是当她炒出来,茄子刘勋是没看到,大碗的酱油跟醋倒是令刘勋脸色苍白。

  什么?你说肉菜?清蒸排骨红烧肉等普遍的肉菜做出,什么样就不说了,如果不是刘勋身体强于常人,怕是早就食物中毒身亡了。

  “今天是什么菜?”刘勋的眼神犹如猫见了老鼠般,忌惮的望了眼桌面上的菜盘,但是当他看到菜的时候,神色却是愣,因为这次的菜竟然是标准的颜色。

  西红柿炒鸡蛋!那颜色看上去就令人有食欲,刘勋暗自松了口气,看来自己这月多的罪并没有白受,司徒颖终于做出份可观的菜肴了。

  “赶紧吃吧,我去给你盛汤。”司徒颖亲了下刘勋的脸庞,便向着厨房跑去。

  刘勋坐在饭桌旁,深吸了口气,也是拿起筷子夹了块鸡蛋放在了嘴中,当鸡蛋入嘴的刹那,他的脸色便青了下来。

  这哪是鸡蛋啊!明明比块大盐巴还要咸!而且就算打死那卖盐的,也没有这么咸啊!

  “水!”刘勋咬牙坚持着把鸡蛋咽了下去,就在他找水的时候,司徒颖也是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刘勋要水,便将手中的汤递给了刘勋。

  刘勋也顾不上汤的冷热了,接过碗便口喝了下去,但就在他刚喝下去的时候,脸色便由青变红,以莫大的忍耐力将汤咽下,刘勋向着司徒颖轻声问道:“你放了多少辣椒”

  司徒颖嫣然笑,思索了片刻,而后说道:“我将百个辣椒放到水果机里,而后取出里面的辣椒汁,才做成的这碗辣椒汤,怎么样?好不好喝?”

  “”刘勋开始佩服司徒颖的耐心跟创新的思维了,竟然拿水果机榨辣椒!而且用辣椒汁做汤!这样的汤,普天之下,谁能消受?就算是玉皇大帝下来,也会被辣晕吧?

  “你还是自己尝尝吧。”刘勋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每次自己都强忍着说好吃,而且还自己把菜都吃完,为的就是可以令司徒颖高兴点,但是这日复日的,天天吃这个,神仙也受不了啊。

  “哦。”司徒颖先是夹了块西红柿放到了嘴中,但就在西红柿刚刚入嘴的刹那,她便口吐了出来,而后拿起汤轻抿了口,脸色也是难看了起来

  刘勋早已经将水准备好了,递到司徒颖面前,司徒颖望着刘勋,把将水杯打翻,而后极其愤怒的望着刘勋。

  突然司徒颖脚向着刘勋踢去,而后拳拳的砸在刘勋身上,刘勋见状,也是彻底没了方向,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难道自己揭穿她,她生气了?

  任由司徒颖连踢带捶的打在自己身上,刘勋也是将其抱住,轻声说道:“好了,别生气了,我吃不就完了。”

  司徒颖听到这句话也是停了下来,但就在刘勋以为没事的时候,司徒颖却把将他推开,再次捶打了番后,才抱住刘勋的脖颈,哭着说道:“你怎么这么傻,你要吃坏了身子,我可怎么办”

  “”刘勋闻言,嘴角浮现抹轻笑,将司徒颖的下巴托起,而后将其泪水吻掉,轻声说道:“这不是还没吃坏么?再说了,这可是你亲手做的,世间独份!哪怕是华夏主席跟美国总统想吃还吃不着呢。”

  “傻瓜!”经过这句话,司徒颖也是破涕为笑,抱着刘勋的脖颈说道:“刘勋,我要为你生孩子!”

  “好,生个足球队,打破华夏男足的臭脚之名。”刘勋将司徒颖抱起,便向着卧室走去。

  “不,我要生个民族!”司徒颖任由刘勋抱着自己,而后张开双臂,大声说道。

  今夜的月亮很圆,月光透过纱窗,撒在房间中两具交缠在起的躯体上,久久不散

  第78章偷梁换柱2

  番激|情过后,整个房间都弥漫着股荷尔蒙的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