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等为你去禀报。”带头的名修士,看出了刘勋准境的修为,不敢大意,语气也是客气了点。

  “我要对他们说的事,可不是你们可以替代的。”整理了下衣物,刘勋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轻笑着说道。

  “你先说何事,如若真是要事,我等再带你去见国主也不迟。”那名修士听到刘勋的话语,但依然不放行。

  “哦,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给他们收下尸。”刘勋眸中寒,嘴角浮笑,避开前方的修士,独自向前走去。

  “”周围的扶桑修士神色愣,但紧接着眸中闪过杀意,大喝道:“大胆,竟然敢来刺杀国主,给我杀了他!”

  话语落下,顿时七八名修士向着刘勋而去,但还未当他们接近刘勋的身体,便被道黑色火焰焚烧成了劫灰。

  “你是何人?真以为准境的修为便可以在我扶桑国横行了吗?”当那七八名修士陨落,那名带头的修士顿时色变,向着刘勋大喝道。

  “真是嗦,你们应该在我避开你们之后就该逃亡的,但竟然傻到还继续挑衅我,真是想不杀你们都不行。”刘勋向着后方单手挥,那数十名修士还未反映过来,便被道突然出现的黑色火焰吞噬

  “何人在我扶桑国闹事!”道犹如惊雷的声音突然响起,刘勋望着虚空淡然笑,道:“正主终于露面了,也好,省下我去寻你们的时间。”

  第868章独战双至尊!2

  空间扭曲,道身影缓缓浮现,头黑发以及黑袍,赫然便是方才那几个修士记忆中的个至尊,也就是扶桑国度的国师。

  “小辈,你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自己独自来我扶桑国,而且还斩杀我国修士!”扶桑国的国师冷眼望向刘勋,大声喝道。

  刘勋闻言,神色淡然,只是轻轻瞥了这名至尊眼,便继续望着下方,他在等,等扶桑国的另个至尊前来。

  “小辈,还不束手就擒,难道你还想以你准境的修为跟老夫过招吗?”看到刘勋竟然完全不在意自己,扶桑国的至尊脸色寒,阴森的喊道。

  “叫唤什么,赶紧将你们国主起喊来,否则我怕没人给你收尸。”刘勋也是被其话语整的不耐烦了,扫了这名至尊眼,便轻声说道。

  “找死!”黑衣至尊此时极其恼怒,他是何需人也?至尊的修为,就算在诸神殿堂之中也是强者之列,何人敢对他不敬?但现在刘勋竟然如此而再,再而三的藐视他,着实激起了黑衣至尊的怒火。

  黑衣至尊神色狰狞,脚步轻轻朝前跨,面前空间便是阵扭曲,而其身体,则是瞬间消失。

  下霎那,直接是如同鬼魅般的出现在刘勋面前,五指曲成爪型,带起凌厉劲风,把对着刘勋喉咙抓了过去,爪风所过之处,空间尽数崩塌而碎。

  面对那陡然袭来的凌厉劲风,刘勋神色淡然,右掌之上萦绕着淡淡的金光,真龙撼天决运起,拳重重轰出。

  “轰隆隆!”

  拳爪在半空中遭遇,低沉的炸声顿时传播而开,劲风涟漪呈环形般的扩散而出,将周遭的空间震得裂开条条的漆黑裂缝,天地都为之色变,下方的河流都因其而了。

  当这击下去,黑衣至尊神色变,他实在没想到刘勋竟然可以抵挡自己的攻击,立即身形动,再度暴掠而出,举手投足间,天地精气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那等威势,连这片天地都是颤抖不止。

  “雕虫小技!”刘勋动用两仪之力,团诡异的黑白色光圈顿时闪电般的弥漫而开,与此同时,股极强的威压,自黑百色光圈之内暴涌而出。

  两者再次碰撞,虚空之中,浩荡的天地精气不断的爆炸开来,这次黑衣至尊脸色直接大变,失声喝道:“不可能,你究竟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修为!你绝对不是准境修士!”

  “被世人所言的无敌代言词,至尊!也不过如此!”刘勋冷哼声,轻轻抚摸着身后的麒麟刺,眸中的不屑之意,使得黑衣至尊更加暴躁,他的意思很明显,老子还有武器没用呢,你就拿我没法了?

  “大哥快来,这小子很有可能是敌对阵营的至尊假扮而来!”此时黑衣至尊没有了先前的从容,他们为至尊修为,自然知晓两大阵营之事,也知道两大阵营暗战不断,所以他把刘勋当成了神魔阵营的至尊。

  “大日千佛!”黑衣至尊的话语落下,刘勋突然脸色变,因为他的身后已经出现了个人影,那人直接对着刘勋的背后便是击,道金色的佛像浮现在刘勋身后,道金色大掌向着他压来。

  “佛?今日刘某便魔动九天来会会你这虚伪的大佛!”望着那道压向自己的金色大掌,刘勋仰天大笑,四象之力围绕全身,拳便将金色大佛砸的粉碎开来。

  “上,起把他杀死!此人绝非般至尊。”看到大佛被拳轰碎,刚来的那名至尊也是脸色变,旋即对着黑衣至尊大声喝道。

  “哼,想用人海战术?”刘勋冷哼声,嘴角浮现抹嘲讽,旋即单掌拍天,大喝道:“身化万千!”

  话语落下,虚空之中突然毫无任何征兆的出现十万刘勋化身,扶桑国主以及黑衣至尊分不出真伪,顿时色变,两人相视眼,旋即各自施展秘术,瞬间齐声大喝道:“佛像,乾坤大龙!”

  话语落下,虚空之中突然出现无数的八头大蛇,而刘勋的化身被瞬间斩灭,刘勋躲避到旁,大骂道:“你他妈眼瞎啊?还是没文化?这明明是八岐大蛇,你丫给我说是乾坤大龙!”

  虚空之中的动静,使得扶桑国以及大夏国的修士皆在半空中观望,大夏国主此时神色凝重的望着刘勋,刘勋的战力实在太强了,强到足以令他忌惮。

  而古天以及夏慧灵两人,此时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还不是至尊境呢,竟然可以以准境独战两至尊,而且还不落于下风,这到底是怎样逆天的种战力?

  几股极度恐怖的能量重重的轰击在起,这刻,连这片天地都是变得黯淡了下来,道可怕的能量风暴自那接触之处席卷而出,下方密密麻麻的山岳,则是如同灭世般,哗啦啦的以种杜观的声势,尽数化作了糜粉。

  能量风暴弥漫,刘勋的十万化身竟然生生的被斩灭,这足以证明扶桑至尊招式的恐怖之处,上千道百丈庞大的八岐大蛇,在虚空中咆哮,但当将刘勋的十万分身斩灭的刹那,也是消散开来。

  看到刘勋那十万分身消失,扶桑国主与黑衣至尊也是重重的松了口气,但眼中却带着抹惊惧忌惮之色,若非紧要时刻,两人联手打出击,恐怕还真是无法与刘勋这逆天的秘术相抗衡。

  “你究竟是什么人!难道想造成神魔阵营跟仙佛阵营的战争吗?”扶桑国主对着刘勋大喝道,显然他此时对刘勋异常忌惮,两人联手击方才跟刘勋打个不相伯仲,而且人家还未动用武器,显然是有后手,再这么下去,怕是两人都要陨落在这了。

  “什么神魔仙佛,这些跟刘某无关,刘某只是来为你俩人收尸的。”刘勋望着黑衣至尊以及扶桑国主,淡然说道。

  “你既然不是神魔阵营,也不是仙佛阵营,为何要跟我等过不去?”黑衣至尊脸色异常难看,眼前这个人他竟然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第869章独战双至尊!3

  “你应该刚到诸神殿堂吧,应该不知道这里被两大阵营所属,而我们仙佛阵营远比神魔阵营强大,如果你现在认个错,我可以举荐你进入仙佛阵营,道友意下如何?”看到刘勋不言语,扶桑国主望了不远处的大夏国主眼,脸色寒,向着刘勋讨好道。

  “抱歉了,刘某不想受人约束,只想要你俩的命。”刘勋嘴角浮笑,眸中冷冽的望着前方的两名至尊。

  “哼,不识抬举,你虽然比我们强,但我俩联手,你也就是跟我们旗鼓相当,如若我们要逃,你也拦不住,而且还会遭到仙佛阵营的追杀,道友何必自寻死路呢?”扶桑国主再次忌惮的望了大夏国主眼,现在这种处境,他实在不想跟刘勋交手。

  “那就试试,你们能不能从刘某手中逃走吧。”刘勋双眼微眯,身后的麒麟刺猛然出鞘,周围的虚空顿时被道血光布满,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条血龙虚影在咆哮。

  “那你就受死吧!”扶桑国主显然被刘勋给激怒了,至尊都是有尊严的,显然两人已经被刘勋激怒了。

  “三千佛音。”扶桑国主声厉喝,对着刘勋掌挥出,顿时弥漫着死亡气息的掌风便是对着刘勋当头罩去,那种威压,仅仅是感应丝,便是感觉到体内的生机在逐渐的流逝。

  “佛音?魔音还差不多!”见到扶桑国主出手,刘勋冷笑声,五行之力自体内如同风暴般的席卷而出,化为五道巨大光柱,硬生生的将道道魔音给截断了下来,而对方那诡异的死亡气息,也是被五行之力的焚炎之力,焚烧成了虚无。

  “这又是什么秘法!”扶桑国主脸色难看,与黑衣至尊相视眼,两人便起向着刘勋攻击而来。

  “仙佛净土!”这次,两人又是联合发动的秘术,巨大的金色土地,破空出现,令人有种舒适的感觉,但却夹杂着股恐怖的死亡气息。

  “哈哈净土?真是虚伪,神魔葬场!”刘勋大喝声,旋即其身体中突然浮现无数的尸骨,漆黑的魔气从其体内暴涌而出,到处都是阴灵以及强大的古生灵,这是刘勋自陆压世开始便吞噬的存在,直到这世,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被其吞噬了。

  这些阴灵有共为人知的,也有从未见过的,但他们都有个共同点,那便是普遍的强大,每个近乎皆是至尊境,最低的也是准境大成修士,如此多的尸气,顿时使得那片金色的大地,彻底崩散。

  “天葬之碑!”当扶桑国主跟黑衣至尊的金色大地被刘勋打碎,刘勋趁热打铁,模仿麒麟刺而打出道撼天青铜石碑,石碑散发着股足以将天地镇压的气息,向着两人而去。

  “轰隆隆!”浓郁的死亡气息以及生之气息,疯狂的从刘勋体内涌出,最后在其身前,化为道千丈庞大的黑色石碑,石碑落下,九天之上都响彻着凄厉之声。

  无尽的死亡气息以及生之气息从天而降,狠狠的融入黑色石碑之中,庞大的能量涟漪波荡而开,令得万丈之内的空间,直接崩溃成片片漆黑的虚无,彻底化作了混沌。

  “糟了!快向天皇求救!”扶桑国主此时脸色大变,立即向着黑衣至尊大喝,黑衣至尊闻言,拿出块玉牌,准备捏碎,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将玉牌拿出的刹那,刘勋驱使道死亡之气,顿时将玉牌包裹,而后令其无声息间,化作了糜粉。

  他知晓大日天皇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现在还不想与那种层次的存在大战,所以只能这么做。

  “没有后手了吗?那就死吧!”刘勋望着两名至尊冷笑,旋即动用两仪之力,顿时道道弥漫着毁灭之力黑白气息,迅速的从虚空浮现,阴阳双杀,瞬间向着扶桑国主以及黑衣至尊砸去。

  扶桑国主跟黑衣至尊此时想动,但身体却被虚空中的黑色石碑镇压着,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那道充满毁灭气息的黑白光芒向着自己逼近。

  “不,你不能这样!大日天皇不会放过你的,仙佛阵营更不会饶恕你的!”黑衣至尊大声喝道,望向刘勋的眼眸中,充满了仇恨。

  “小子,你等着被仙佛阵营追杀吧!诸神殿堂虽大,但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就算你躲到宇宙的天涯海角,你也难逃死!”扶桑国主此时脸色狰狞,冷声大喝。

  “聒噪死到临头了还这么能嗦。”刘勋不为其话语所动,抬手间又是数道秘术落下,狠狠的砸在扶桑国主以及黑衣至尊身上。

  此时周围的修士已经彻底麻木了,大夏国主更是神色呆滞,他在想,刘勋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拥有这种力量?

  刘勋的修为的确是在准境,这点他可以确定,因为先前刘勋渡劫时,天道反映出的修为不会有错,但为何现在刘勋可以独战二至尊而不败?

  “好强!”夏慧灵此时已经无法言语,抱着古琴的双手在颤抖,古天也是神色震惊,握着射日神弓的双手轻颤,眉头深凝,自语道:“这个身影有些熟悉,但想不起在哪见过”

  现场所有的修士,皆无言以对,周围除了刘勋秘术的轰炸声之外,片寂静,此时无论是大夏国的修士还是扶桑国的修士,怕是任谁都想不到,两个高高在上的至尊,无敌的代言词,竟然也有陨落的天。

  “扶桑国要完了。”扶桑国内数名准境强者望着这幕,顿时趁着周围修士不注意,便离开了这里,因为事后大夏国肯定会对扶桑征伐,在没有至尊的情况下,扶桑国不可能战胜。

  “这便是我真正的战力。”刘勋望着前方轻声自语,紧接着他便仰天大笑,大喝道:“鸿钧!刘某我回来了,这次就权当你给我的见面礼!我收好了!”

  “哈哈!”刘勋肆无忌惮的大笑,其话语更是令在场的所有人色变,鸿钧这两个字,没有人不知道,这可是仙佛阵营的头领,被尊称为道祖的存在。

  第870章九重天!求月票!

  “吞噬!”刘勋用麒麟刺将将扶桑国主以及黑衣至尊的轮回以及劈碎,而后动用吞噬神通,将两人的修为以及气运尽数吞噬到了体内。

  至尊不同于他人,如果不先将他们的轮回印记打散,他们便不会陨落,而刘勋吞噬之后,也有着定的麻烦,所以只能先将他们的轮回印记打碎。

  “哈哈!爽,还是至尊的修为跟身体美味,根本就不是那些小修士可比拟的。”刘勋仰天大笑,感应着体内被融合的两道无上精气,他的修为更加精纯了些。

  “”周围的修士彻底无言,大夏国主也是自嘲的笑,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以吞噬至尊为乐趣,而且看样子,好像还经常做这种事样。

  “前辈”就在这时,古天准备向刘勋那里赶去,刘勋见状,突然举手止住,道:“好了,你别过来了,你的路我已经为你铺平,而你我的缘分也已尽,好好当你的无忧修士吧。”

  刘勋说完,便大笑着向虚空之中走去,当他半身形没入虚空,望着大夏国的方向说道:“如果仙佛阵营来寻你们麻烦,你们就告诉他,我是鸿钧他老子!哈哈”

  话语落下,刘勋也是彻底消失,只留下彻底无语的众修士。

  时光飞逝,眨眼间便是三天光阴逝去,座古朴的大殿中,间漆黑无比的密室里,名俊美的少年望着道被手下传来的画面,脸色逐渐的阴寒下来,轻声道:“你这个疯子,本尊是你老子”

  少年身边的大日天皇以及释迦牟尼闻言,顿时神色愣,但却并不言语,只是心中猜测,这到底是谁?竟然使得道祖爆出了粗口。

  将扶桑国主以及黑衣至尊斩杀之后的第七天,刘勋越过千万大山,终于来到座恢弘的城池前。

  城池之大近乎无垠,前方尽是密密麻麻,眼望不到尽头的房屋排列,仅仅这个城池,便足以与大夏国的国土相比。

  “自死亡绝地路走来,至此也有千万里路了,真不知这神魔阵营的总部,到底在哪!”刘勋望着前方的城池叹气,是感叹这里的广阔无垠,二是思量自己,如果这么没有目的的寻找,根本不是办法。

  将神识散开,刘勋读取了城池内数人的记忆,方才知道这座城池被世人称之为自由城,至于这自由城名字的由来,也是有着各种原因的。

  但普遍被诸神殿堂的生灵承认的是,因为自由城不归于神魔以及仙佛阵营所属,也不归于任何国度以及势力,所以才有了这个称呼。

  自由城内座金光璀璨,恢弘的古城林立,犹如光金铸成,在星空中绽放璀璨的光彩,远远望去,那里光霞流动,精气四溢,让整片城池都充满了强大的生机。

  自由城虽然没有任何势力的束缚,但却也龙鱼混杂,什么人都有,其中有不愿追随两大阵营的至尊,也有不愿加入任何势力的强大修士,更多的则是修为普遍的生灵。

  这是个没有任何法度的地方,烧杀抢掠在这里经常发生,就好比今日街头上还是人海马龙,但下刻就很有可能尸骨遍地,人人都奢望自由,但自由却也需要付出血样的代价,这便是自由城的真意。

  “有意思的地方。”刘勋读完强制取来的记忆,嘴角轻笑着说道,但脚步却向着自由城的方向走去。

  当进入城池之后,他打量着四周,突然目光在个饭馆前定位,此时他望着饭馆前摆放的块石碑,石碑上写着此店的菜肴。

  当看完后,刘勋不免咋舌,这石碑上写着各种奇菜,比如清蒸九天蛇,红烧天冥狮,油炸至尊锁子骨,等等

  “此城果然不简单啊。”刘勋轻笑,便向着那座阁楼走去,仅仅菜肴上所说的生灵,那可是以准境起步的异兽,还有最后的油炸至尊锁子骨,也就是说,这个饭馆,竟然拿至尊当菜做,可想而知,这饭馆的主人,有着怎样的实力。

  这是座高达四十米的阁楼,名为九重天,看着门前进入之人的穿着以及修为,便知道这是处强者的奢侈之地,刘勋便是朝着此楼走去。

  刚进门,他便看到块巨大的牌匾,匾上有四个大字:大道五十!

  刘勋眉头微皱,便紧接着上了二楼,刚入二楼便又有道牌匾横现,匾上同样四字:天演四九!

  他双眼微眯,紧接着上了第三层第四层

  直至刘勋来到第九层时,眼中丝精光闪过,那是道金匾,匾上有三个字:念间!

  此时刘勋心中不仅想起层至九层的牌匾,大道五十天演四九人遁其春至物生夏至物成秋至物凋冬至物寂诸天万道念间!

  “不亏是自由城!”刘勋轻笑着感叹,刚要进入第九层的时候,忽然道身影挡在了其身前,个全身黑衣面无表情的男子开口说道:“九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