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可思议的神色。

  “你终于来了。”九色心脏向着刘勋传出道神识,刘勋深吸了口气,道:“你是我的心?”

  “你可以这样认为。”九色心脏轻声回道,沉默了片刻后,再次说道:“自陆压将天地分裂,便将我封印在此,所以此后的神帝零天帝以至于你,都没有心脏。”

  刘勋闻言,不解的问道:“这是为何?如果神帝那世,以及零天帝那世,有心脏的话,定可以突破至尊境,然后跟鸿钧较高下的!”

  九色心脏闻言摇了摇头,道:“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当天地分裂,半天地本源在华夏古星,而另半天地本源则在诸神殿堂,按照陆压的想法,华夏古星的本源应该是由盘古掌握,但无奈鸿钧将盘古斩杀,抢夺了那半天地本源,所以陆压为了阻止鸿钧将天地本源凑齐,便留下了自己的心脏在诸神殿堂,以此来镇压天地本源,使得鸿钧无法如愿。”

  “原来如此。”刘勋闻言,点了点头,也是知晓了切,突然他眉头皱,望着九色心脏道:“如果我跟你融合,是不是陆压就会重现世间?”

  “哈哈”刘勋的话语落下,九色心脏传出道笑声,而后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心中所想我皆知,因为我是你的心!但你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因为陆压便是你,你便是陆压,这些在你跟我融合后,便会知晓的。”

  “这也就是说,陆压便是我,我便是陆压,也是神帝,也是零天帝?”刘勋咽下口唾沫,望了纳兰依涵眼,此时纳兰依涵的神色也是无比震惊,仿佛知晓了什么天地大秘般,眸中充满了质疑与不可置信。

  “没错。”九色心脏叹出口气,显然它也直瞒着纳兰依涵,当九色心脏承认的话语响起,纳兰依涵的瞳孔突然收缩。

  刘勋暗自皱眉,因为华夏修士知晓零天帝的,便也皆知晓个奇女子,那便是纳兰依涵,此人生只为追逐天帝的脚步,从不相信零天帝陨落,也是生未嫁,只为了那个生死不明的零天帝。

  “刘勋,我暂且称你为刘勋,趁着你我还未融合,你还是赶紧处理下此事吧。我曾答应过她,如果她帮我寻到我的身体,我便让她寻到零天帝。”九色心脏声叹息传出,便不再言语。

  第862章君生我未生

  “为何要在没融合之前解决?”刘勋听到自己心脏的话语,旋即不解的皱眉问道。

  “你应该知道,陆压是由混沌生,而且布下的所有局,皆是为了你这世!可以说神帝零天帝甚至陆压自己这世,都是在为你这世做铺垫!”

  说到这里,九色心脏顿了顿,便紧接着说道:“六道轮回这种秘法,也只有陆压才可以完成,然而这种秘法在先前的十八个纪元里,被生灵称作太上忘情!”

  “什么!”九色心脏的话语落下,刘勋顿时失声大喝道,太上忘情!这四个字他点都不陌生,这是世人追求的至高境界,凡是修道者,皆以这个为目标。

  太上忘情,并非只是忘记自身的七情六欲如此简单,这是种大智慧,又所谓上善若水,大爱无疆!

  后世用句古话可以诠释太上忘情这四个字,那便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此为太上忘情!’。

  这句话并不是说天地跟圣贤两者无情,而是种大爱无疆的境界,就跟这天地般,对所有的生灵皆不管不问,世间的切,皆与自己无关,因为这样对所有的人都公平!

  “我明白了。”刘勋深吸了口气,极为复杂的望了纳兰依涵眼,纳兰依涵莞尔笑,便率先起身向着前方走去。

  “造化弄人,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个结局。”当来到块巨大的岩石前,纳兰依涵轻笑着说道。

  “是啊,世事无情,你怎么会这么傻?”刘勋虽然并没有恢复零天帝那世的记忆,但他却敢肯定,就算自己恢复了记忆,也会这么说。

  纳兰依涵这样的女子实在令人感叹,只是见了零天帝的雕像眼,便生追逐其脚步,甚至还来到了诸神殿堂,刘勋心底叹,如果自己零天帝那世知道有这么个女子为了自己付出这么多,他会无动于衷吗?

  “你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了避免气氛的尴尬,刘勋转移话语问道。

  纳兰依涵轻笑声,坐到刘勋身旁,然后依偎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我离开故乡的时候,修为在破劫,因为零天帝最后的旅程是星空之中,所以我便向着星空寻觅。”

  刘勋叹出口气,任由纳兰依涵躺在自己怀里,这是自己那世欠她的,而纳兰依涵嘴角浮笑,神色中尽是满足,仿佛这样便是最后的结局样。

  “在星空中漂泊了数十年,历经无数凶险,我的修为也是晋升寂灭境,但星空之中实在充满了风险,最终我无意间进入了处绝地,而后被追杀,被追杀的途中遇到了诸神殿堂,我便进入了这里,也就是那时候,才遇到了你的心脏。”

  “这是处绝地,但它却知晓我是从华夏而来,也知道我是为了何事而来,便让我在此为它守候,条件便是当它寻到主体的时候,便帮我寻到零天帝的身影。”

  “这守,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期间误入这里的生灵无数,也是陨落了无数,直到这个地方被称为绝地,进入的生灵才少了很多,直至你来这里,我才知道切,原来你心脏给我的承诺,竟然是如此”

  纳兰依涵的话语落下,刘勋摇头道:“它应该早就知道切,但为何不跟你说?我想我的心,应该不会无聊到如此地步。”

  “可能是为了让我多存活些时间吧。”纳兰依涵抱着刘勋的双臂紧了紧,轻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刘勋闻言,脸色变,旋即问道,纳兰依涵望了刘勋眼,道:“当时我进入这里,已经是重伤之躯,如果不是个念头支撑着我,怕我早已陨落,而这个念头便是没有寻到零天帝,我想你的心脏自己知晓这点,所以才没有明言。”

  “那你现在”刘勋说到这里,突然被纳兰依涵打断,道:“现在这种结局已经很好了,起码,我曾经陪伴过你的心,而且还是如此长的时间。”

  “”刘勋无语,纳兰依涵生只为追逐自己的身影,仅仅这点,便令他心存愧疚,但现在又多出了个为自己守心,而且守何时万年?这样的人情,刘勋这辈子都可能还不了了。

  “如果我早些出世,与你共存个年代,你会不会为我停留?”就在这时,纳兰依涵突然向着刘勋问道。

  刘勋知道她是问零天帝那世,便抚摸着她的秀发,嘴角轻笑道:“当然。”

  纳兰依涵此时抚摸着刘勋的脸颊,轻声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话语落下,纳兰依涵的身体也是慢慢变得透明起来,化作点点星辉缓缓消散

  纳兰依涵的身体化作道道流光,就犹如那璀璨的烟花般,辉煌而又短暂。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不知道过了多久,纳兰依涵的身影早已消逝,但刘勋的耳边,却不停的响起这道话语。

  这是种无奈,零天帝盛期,纳兰依涵未出世,零天帝陨落,纳兰依涵只能追逐其脚步,远古时代流逝,刘勋诞生,但伊人却已消逝。

  “她的愿望已经达到,心中唯的不甘,也已彻底消散。”就在这时,九色心脏漂浮到刘勋身前,轻声说道。

  “我知道,但你也该回来了。”刘勋望着九色心脏,这是他自己的心脏,所以两者之间是可以产生共鸣的,皆可知晓对方所想。

  当刘勋的话语落下,九色心脏顿时光华闪烁,而后融向刘勋的体内,当九色心脏融入的刹那,刘勋的眼眸猛然收缩,全身的血液都了起来。

  “咚咚!咚咚”震击耳膜的声响,这是种久违而又熟悉的声音,当自身的血液与心脏彻底融合,刘勋眸中先是出现了震惊之意,而后慢慢的变得淡然。

  第863章残酷的诸神殿堂!

  “这死亡绝地,自今日开始便不复存在了。”刘勋扫了周围眼,眸中不夹杂任何的留恋以及感情。

  此时他已经恢复了所有的记忆,所有的切也都水落石出,但他此时不是陆压,也不是神帝,更不是零天帝,他依然是他自己,因为这四者本就是人。

  “轰隆隆!”犹如山岳的红色巨棺轰然爆裂,彻底化作了靡粉,当红色巨棺爆裂的刹那,封印在此地的少许天地本源,也是被刘勋吞噬到了体内。

  与此同时,周围雷声轰隆,本来漆黑无比,充满血腥味的死亡绝地,此时竟然彻底恢复了清明,刹那间无数的山峰倒塌,原先死亡绝地中的无数异兽,顿时颤栗的向着此处跪伏了下去。

  “这股气息”座古朴的大殿中,位俊美的少年突然睁开了双眼,望着虚空轻声说道:“这天终于到来了,陆压,你我也该做个了断了。”

  当九色心脏彻底与刘勋的身体融合,周围的异象也是消散开来,打量着自己犹如新生般的躯体,刘勋轻声自语道:“虽然修为依然是准境,但我时至今日,才算是真正完整的个人。”

  心脏跟刘勋融合,修为并没有提升,他现在的修为波动,甚至不如先前九色心脏的万分之强大,但他此时就算面对个至尊,也依然无惧。

  “这里如此广阔,我还是先寻到华夏脉吧。”刘勋俯视着已近彻底塌陷的死亡绝地,身影闪,便消失不见。

  再次出现,是在个繁华的城镇之中,不远处,峰峦叠嶂,郁郁葱葱,近些,小湖如镜,点缀于在蓝天之下,如颗颗碧蓝的宝石般美丽,近处,绿草如茵,鲜红芬芳,鸟儿婉转鸣叫,悦耳动听。

  这里就算是城镇,也是充满生气,到处都是林木以及山峰,远山青碧翠绿,近水明亮澄净,百花争奇斗艳,散着阵阵清香,沁人心脾。

  景色很美好,令人流连忘返,但现实却很残酷

  前方十多个大汉正在鞭策群苦力,再往前,名穿着华丽的少年正在名女子身上耕犁,显然是这十多个大汉的主人。

  而女子的脸上带着泪痕,显然是被强制的,如果要是以前的刘勋,此时定会出手,但他现在已经有了心,也知道这里本就是奴隶制,血脉可以决定切,这少年显然是个贵族。

  当那名少年将那个女子玩腻之后,顿时道掌光闪起,颗人头也是滚滚落地,此后少年便向着另个被捆绑在木柱上的女子走去。

  “玩物葬志,玩人葬德!你这人到底还有没有人性了?”就在少年刚走到木柱前时,苦力群中顿时有人大喝道。

  喊出声音的那人,大约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但是当他话语响起的刹那,少年的眸光顿时冷冽了下来,周围的大汉,也是冷眼望向苦力群。

  “白痴。”刘勋深知这里的奴隶制度,此时这位苦力无疑是在自寻死路,对于这些,刘勋并不打算插手,只是淡然的朝前走去。

  “扫兴,给本少爷把这些苦力全杀了!”少年神色狠厉,手指着苦力群,大声喝道,当少年的话语落下,周围的十多个大汉,顿时向着苦力群冲去。

  “啊!”阵阵的惨叫声响起,这些大汉们的修为在永生左右,杀这些只有劫人修为左右的苦力,实在轻而易举。

  “古天,你这么做不怕遭天谴吗!”那名先前喊话的苦力,此时对着少年大声怒喝。

  “天谴?笑话!你们是本少爷的奴隶,本少爷让你们死,是天经地义!本少爷让你们活,那是对你们的恩惠!就你这么个蝼蚁,也敢喝斥本少爷,真心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少年怒色望着那名苦力,不屑的说道。

  十多名大汉,瞬间便将上百名苦力斩杀,整个苦力场中只剩下方才喊话的那名苦力,并非他不死,而是古天不想让他死,他要留着慢慢的折磨,以儆效尤。

  “取铁板跟炉火来,今日本少爷要为爱犬烤肉!”古天望着那名苦力,抚摸了下身前的条狗,这条狗通体雪白,显然已通灵,修为在破劫左右。

  铁板不会便烤红了,两名大汉拉着那名苦力往铁板上蹭,那名苦力此时已经没有了从容,眸中尽是恐惧。

  “古天,你不得好死!你这个畜生!”苦力自知自己活不了了,便更加大声的骂了起来。

  就在那名苦力马上接触到铁板时,刘勋的眉头皱,因为虚空中突然出现了数名女子,名身穿身白裙,扶把古琴的绝美女子望着下方,眸光寒,道:“古天,你如此暴行,不怕国主定你的罪吗?”

  古天闻言,望了上方眼,也是眉头皱起,显然这名女子令他很忌惮,但他却转眼轻笑,道:“我杀我自己的奴隶,难道也关你的事?就算国主知晓,这也只是件无比平常的事而已。”

  “无可救药!”女子听到古天的话语,怒气冲霄,顿时向着身边的几位女子说道:“救下这个奴隶,我要他当证人,来向国主告罪。”

  话语落下,那几名白衣女子,顿时将早已烧红的铁板剑劈飞,而铁板跌落的方向,不偏不倚,正好向着刘勋而来。

  连看都没看那块铁板眼,刘勋继续淡然行走着,但是当那烧红的铁板飞入刘勋身体三米处时,顿时彻底化作了虚无,连丝的铁水也没有剩下。

  “强者!”这是女子跟古天的共同所想,再看刘勋上半身,下半身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所以古天以为刘勋是位修为有成的奴隶。

  “你可愿追随我?我可封你爵位,令你的后世皆为贵族,从此与奴隶无关。”古元思索了片刻,而后轻声对着刘勋说道。

  刘勋深知第三界的制度,也知道古天这种人并不是十恶不赦,只是因为坏境造成的行为举动,起码此人还是可以看出刘勋是位强者。

  第864章祛除雷劫!

  “衣物被雷劫劈碎了呢。”刘勋并没有搭理古天,只是皱眉望了望自己的身体,旋即轻笑声,自己现在这样子,倒有几分相似奴隶。

  “大胆,我家少主问你话语,你竟然敢不回话,找死!”看到刘勋并没有回答古天的话,下方的十多名大汉,顿时冲着刘勋大喝,有两人已经持刀出现在了刘勋身后。

  两名大汉施展秘法,准备将刘勋的头颅砍下,但就在他们刚刚举刀的刹那,自己的身体,却是爆炸开来,化作了无尽的血雾,就连声的惨叫,都没有发出。

  “这”剩余的大汉,此时皆脸色大变,齐齐后退步,忌惮的望着刘勋,而那名白裙女子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下方,古天眉头微皱,但嘴角却浮现抹笑意。

  “诸神殿堂便是这种制度,我也不怪罪你们,但如果再对我有恶意,休怪刘某血洗此城。”刘勋闭起双眼,继续向前走去,但周围却再也没有人敢动。

  “此人竟然不称我们夏国,而是直称诸神殿堂,这人绝对不是本土之人。”白裙女子,轻抚着古琴,她从先前刘勋的话语以及现在的话语中猜测到了些,刘勋很有可能是刚来这个世界的。

  其实在诸神殿堂之中,也有着许多的外来客,他们皆是来自各个星域,但来人却普遍的强大,修为最低的也在准境,而他们经过漫长的星空颠簸,衣物自然破损不堪,也经常被误认为奴隶,从而引起大战。

  经过发生数次这样的事件,各个国度也是有了防范,比如修为高深莫测,穿着形似奴隶的人,遇之先以礼待之,如若不是对方先行出手,必为其让步。

  虽然这个决策令无数修士不解,但恐怕只有国主知道,这些外来者,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又分别是什么势力的人,那些势力,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国度可以招惹的。

  “轰隆隆!”天空之中突然响起道闷雷声,但周围的修士并没有因此而色变,显然是这种情况在诸神殿堂中竟然发生,但刘勋却因为这闷雷声,而双眼微眯起来。

  “追着我劈了那么久,还没过瘾么?”刘勋望着上方,轻声说道,他对混沌雷劫的声音已经熟悉到了定的地步,听这声音,以及这气息,他便知道,混沌雷劫并没有因为自己来到诸神殿堂而消失。

  白裙女子跟古天听到刘勋的话语,神色愣,望向半空中的眼眸中泛起不解,但下刻,他们却脸色齐变。

  道犹如水桶粗细的黑色天雷,轰然落下,竟然是径直向着刘勋劈去,刘勋此时仰天大笑,拳打在雷光之上,那道雷光顿时化作无数黑色雷点四溅而去,所过之处,皆产生了大爆炸。

  房屋树木化作了糜粉,数个来不及躲避的修士以及被捆绑在木柱上的女子,瞬间化作了劫灰。

  “这是混沌雷劫!”古天不愧是个国度的贵族,竟然也知晓混沌雷劫,更知晓混沌雷劫代表了什么。

  “混沌雷劫这难道是名准境大成,在度至尊劫吗?”白裙女子,手抚古琴,绝美的容颜上,掩饰不住内心的震惊。

  当混沌雷劫再次出现的刹那,整个大夏国度的强者皆觉醒了,大夏国度的国主睁开了双眼,失声道:“难道大夏出现了名至尊?不,不可能,这种气息我从没见过,而且足以引动混沌雷劫的人,绝对不可能会躲避过我的灵识。”

  “国主,怎么办?”名准境修士轻声问道,大夏国主闻言,沉默了片刻,道:“再看看吧,派人去打探下他的身份,如果是本国之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如果是外来人,就任由他吧。”

  话语落下,那名修士也是消失不见,他知道,如果是本国之人,那么这人肯定逃不了死亡的命运,因为个国度的国主,是不准许另个至尊降世的,何况这个至尊经历的还是混沌雷劫,如果任由他渡劫成功,显然是威胁到了这个国主的地位。

  “轰隆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