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说得到天地本源的鸿钧无比强大,他依然发现了昊神便是陆压,便再次将其镇压,但这次鸿钧自己也知道光是镇压并不是办法,如果想要斩杀陆压,也就必须得到所有的本源之力,鸿钧,向着诸神殿堂而去。

  又是十多万年逝去,个少年横空出世,少年天赋异禀,强横到了极致,创天庭征伐外域,此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记忆,直到踏入至尊境才知晓自己便是陆压,所以他才留下了后手。

  时光匆匆,哪怕神帝的光辉无比耀眼,但依然在诸神殿堂的本源之力决战中被鸿钧再次镇压,鸿钧太强了,哪怕神帝在至尊境内无敌,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远古时代,陆压再次苏醒,但这世他却无比的低调,不去诸神殿堂,也不去征伐,只是在为下世布下后手,这过便是十万载,在他布完最后个局的时候,也是被鸿钧发现,再次被镇压在星空之中。

  最后的最后,记忆片段到此终结,刘勋此时眉头深皱,下面将要发生的事,已经再清晰不过,那应该便是自己的经历了。

  “六道轮回,整个宇宙之中,也当真只有你才敢于尝试。”待到刘勋的记忆画面结束,黑影望着刘勋,轻声说道。

  刘勋闻言不语,他知道黑影这句话的意思,六道轮回,此六道轮回并非先前的六道轮回。

  现世的六道轮回秘法,只是个废除自己修为,而使自己修为更加强大的种秘法,这种秘法虽然有着风险,但与真正的六道轮回相比,实在不足为虑。

  真正的六道轮回,是要经过六次天道的洗礼,天地初开为道,大破灭时代为道,洪荒时期为道,太古时期为道,远古时期为道,此时为道,总为六道。

  黑影口中的六道轮回,是太古神祗所理解的六道,但这种六道根本就无人可以贯彻,因为天下生灵皆因道而生,因天而亡!就连鸿钧也摆脱不了道的影响。

  但这诸天万界之中,只有个人例外,他便是陆压!洪荒时期修士皆知晓华夏的天地是由盘古天祖所开辟,但也知晓鸿钧比盘古还要久远。

  但是大破灭时代的生灵之间,却流传着道话语:‘先有鸿钧后有天,陆压真君还在前;今年才活十八岁,个混沌为年!’

  至于这传言里的话语,鸿钧被尊称为道祖,而陆压则被称之为真君,为何陆压被称之为真君呢?陆压生于混沌,在大破灭时期也是个犹如谜般的人物,就算大破灭时代的生灵,也是对其充满了好奇。

  从推测中可以看出,陆压比鸿钧早诞生十七个混沌时代,但这十七个混沌时代,到底是毫无任何生命的时代呢?还是个足以堪比现在繁华的时代?这点没有人可以说清。

  在陆压第十八次苏醒,那时他的战力无疑是惊天彻地,那时天地未开,片混沌,只有陆压跟鸿钧诞生了灵识,盘古初具灵体!可以说,那是个无聊到极致的年代。

  还有点需要说明的是,个混沌时代,并非是犹如太古远古般的时代,而是指从大破灭直到现在,直至天地毁灭,重归混沌,这才是个混沌时代!而陆压足足活了十八个这样的时代,可想而知,这是个怎样逆天的人物。

  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鸿钧掌握了天地本源,将陆压镇压,以及陆压为了避免战火蔓延,而后将这片天地覆灭,重归混沌!

  要知道这个个的混沌时期,毫无生气,是个生灵都承受不了,所以他才将天地分裂成无数方,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可能陆压此时依然在沉睡着。

  六道轮回!超脱了大道,凌驾于天地之上!毫不夸张的说,这是种无人可以理解以及涉及的秘法,也只有在混沌中诞生的陆压,才可以运用。

  “你为何做这种决定?”刘勋抬起头,望着黑影淡然问道,他可以猜测出黑影便是记忆中的生冥,也就是地府之主,这是个极强的存在,足以与鸿钧比肩。

  第850章离开紫薇!

  生冥闻言,叹出口气,思索了片刻,方才答道:“现在你虽然知晓了些秘辛,但依然没有可以与鸿钧抗衡的战力。”

  说到这里,生冥显露出了真容,刘勋看到生冥的摸样,神色愣,因为这是道完美到极致的面庞,太过于完美,全身上下找不出丝的瑕疵。

  生冥微微笑,补充道:“这只是我现在的样子,我真正的样子恐怕在这个宇宙之中,也只有鸿钧知晓了!哦,对了,还有你,如果你恢复所有记忆的话,应该也知道我真正的样子!”

  生冥望着无垠虚空,眸光变得迷离起来,其中有回忆,也有无奈,最多的还是叹息,就这样持续了大约三息时间,生冥才继续说道:“现在这宇宙之中,可以跟鸿钧抗衡的存在,怕是无人,就算我也无法与现在的他抗衡,这也便是我决定做这件事的原因。”

  “鸿钧的想法太疯狂了,他要成为大道,成为天地!而这代价便是这宇宙中所有生灵的消逝,所以我要阻止他,不是为别人,只为我自己。”

  “既然他的做法有如此的后果,那他手下的人也愿意继续为他卖命?”刘勋听到生冥的话语后,顿时不解的问道。

  “现在的鸿钧有着半之多的天地本源,可以察觉到他真正意图的人,怕也只有我个,而他目前也奈何不了我。”

  生冥缓缓说道,刘勋闻言点了点头,他从记忆中可以看出,生冥绝对是个无比强大的存在,也是个精于算计的人,他定然知晓鸿钧的些弱点。

  “也就是说现在诸神殿堂中还有这本源之力,而我要做的,便是阻止他将诸神殿堂的本源之力吞噬?”刘勋似有所悟,轻声问道。

  生冥闻言,摇了摇头,道:“你太小看鸿钧了,你也不想想这么多的岁月都过去了,诸神殿堂的本源之力他岂会没有察觉到在哪?而他却不急于吞噬,这是为何?”

  刘勋闻言,也是眉头深皱,就在这时,生冥的话语继续传来:“我方才已经说了,如果他想要得到所有的天地本源,这个宇宙中的所有生灵都会陨落。”

  “因为随着时光的流逝,无数的天地本源已经形成了星辰山川,每个生灵也是由本源之力汇聚而成,而鸿钧先前杀死盘古得到的本源之力,就不足半,现在就算他将诸神殿堂的本源之力吞噬,也不过十之七八。”

  “以目前鸿钧的修为来说,想要吞噬星辰以及宇宙的生灵,也只是时间问题,但就算他现在将宇宙尽数吞噬,也依然不是完整的本源之力!所以现在”

  “他在等你跟我!”还未等生冥说完,刘勋便双眼微眯,打断道,生冥点了点头,也不再言语,因为刘勋已经明白了缘由。

  每个生灵皆是由本源之力构成,而鸿钧如果想要获得所有的天地本源,必须要将整个宇宙的生灵吞噬,然而其他的生灵皆容易吞噬,但刘勋跟生冥这两人,就有些使他忌惮了。

  虽然刘勋现在修为很低,也对鸿钧构不成威胁,但鸿钧却不敢对他出手,因为只要受到生命的真正威胁,陆压的神识便会觉醒。

  那时刘勋虽然还不是彻底完成了六道轮回,但也相差不多,所以鸿钧不敢赌,应该说是在没掌握完整的天地本源之前,他不敢招惹陆压,因为这次再觉醒的陆压,那就不是先前那么简单了,足可以对鸿钧造成生命的威胁。

  至于鸿钧为何要杀生冥?最重要的不是生冥那丝本源之力,而是生冥手下的地府,要知道灵魂是个生灵的根本,地府汇聚了如此多的亡灵,可想而知,那究竟是多少天地本源。

  鸿钧的想法以及做法,无疑使得生冥被迫与刘勋联合,先前盘古陨落的时候,生冥就怀疑过是鸿钧,但直没有证据。

  就在刘勋神帝那世,将这些记忆交付给生冥的时候,生冥才知道了鸿钧的可怕,也是自此开始,他才留意起了鸿钧,也是慢慢的发现了鸿钧想要做的事。

  “鸿钧真是疯了。”刘勋此时已经知晓了所有不解,他为何被大道排斥,为何无法凝聚天地精气,这切都是鸿钧故意造成的。

  因为他掌握着天地本源,自身为道,可以镇压切,但好在零天帝那世,刘勋将所有的后手都布好了,想必鸿钧也是发现了这点,所以才淡淡的退了出去,不再压制刘勋。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总之旦你苏醒,我便会出现在诸神殿堂,与你共同对抗鸿钧。”生冥叹出口气,缓缓说道。

  刘勋凝重的点了点头,可想而知,能让生冥如此忌惮,说出如此的话语,鸿钧究竟有多可怕?而且至尊都不屑与联手作战,生冥作为可以跟鸿钧并列的存在,他岂能没有尊严?

  这是不可能的,生冥不惜妥协,也要与刘勋联手,这无疑代表了事情的严重性,也从另层方面,说明了鸿钧的可怕之处。

  待到生冥走后,刘勋从虚空之中踏出,当他出现的刹那,剑无名便出现在了他身边,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刘勋摇了摇头,但神色中却浮现抹凝重,剑无名松了口气,要知道生冥给他们造成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刘勋此时安然无恙,使得众人皆松了口气。

  “无名,我们走,现在就去诸神殿堂!”刘勋凝重的望着剑无名,剑无名见状也是眉头皱起,而后点了点头。

  “圣皇殿下,紫烟公主,紫箐公主,有缘再见。”刘勋对着紫薇圣皇以及紫烟行了礼,便率先踏入虚空之中,剑无名也随之跟上。

  “刘兄,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急?”剑无名不解的问道。

  “边走边说。”刘勋在星空中穿梭的速度快到了极致,因为他实在太着急了,这件事关乎着整个宇宙的存亡,无数生灵的生死。

  第851章金葬之地!

  “我要前往诸神殿堂。”刘勋跟剑无名的身影化作两道幽光,在无垠的星空之中穿梭着。

  “就算你想要去那里,也不用如此急躁吧?而且更重要的是,你知道从紫薇星域前往诸神殿堂的路线?”剑无名身影频频闪烁,紧跟在刘勋身后。

  刘勋闻言,双眼微眯,几乎眯成了道缝隙,轻声回应道:“诸神殿堂的路线我不知道,而且那里也不是日两日便可以到达的,此次前去的并非诸神殿堂,而是处绝地。”

  “绝地?”剑无名听到刘勋的话语,神色愣,旋即不解的问道。

  “没错,金葬之地。”刘勋点了点头。

  其实自从他来到紫薇星域之后,刘勋便直在寻找着五行绝地的位置,就在方才,他体内的焚炎之力突然发出了共鸣,这是种只有五行之力之间才有的共鸣。

  “金葬”剑无名听到刘勋的话语,先是思索了片刻,而后脸色变,沉声道:“你是说衍有五行之力的五行绝地?”

  剑无名是洪荒时期的存在,自然知晓些秘辛,而五行绝地自大破灭时代便已存在,或者存在的时间更久远,但五行绝地的名称来源,却也符合绝地两字,因为进入五行绝地者,几乎没有个人可以活着出来。

  说实话刘勋得到焚炎之力,依仗的几乎是运气,焚炎老祖受伤不说,而且他身边还有个可以跟古至尊抗衡的帝旬,所以焚炎老祖才将少许焚炎之力给予刘勋,但金葬木阴蚀水冥土四处绝地,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每处绝地都充满了无尽的风险,你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剑无名深知五行绝地的恐怖之处,要知道能在洪荒时代留下凶名,就足以证明它的可怕。

  “风险?路成长到现在,遇到的风险还少吗?”刘勋轻声回应。

  富贵险中求,如果连丝的风险都承受不了,那么还不如直接不踏入道途,因为道途本就是逆天之举,充满了无尽的风险,随时皆会陨落。

  两人疾驰了大约半月光阴,最终在片金色的星域停了下来,刚来到这里,刘勋的眉头便深深皱起,因为前方尽是密密麻麻的金色骷髅,其中不乏至尊骨骼。

  其中最显眼的是座金色大山,不,应该说是由骨骼构成的大山,这是个绝地,个充满了死亡,但又充满了生气的绝地。

  这座金色骨山上有朵血金色的花朵,花朵妖艳无比,散发着迷人的清香,这也便是刘勋皱眉的原因,本来这近乎无数的骨骼便与五行金之力不符,现在又多出了朵血金色的花朵,实在是令人心悸。

  “神葬天花!”剑无名震惊的低喝道,显然是认识这朵血金色花朵。

  刘勋闻言,旋即不解的向着剑无名望去,剑无名也是向着刘勋解释道:“这是朵代表死亡的花,传说中它曾经吞噬过诸天之上的神灵,因为它便是神灵的棺,神灵陨落后,皆会化作养分,被此花吸收,所以又称神葬天花!”

  说到这里,刘勋点了点头,眉头皱的更深了,剑无名也是继续说道:“小心它,特别是它散发出的香味,如果吸入定数量,哪怕你是至尊,也要身死道消!”

  “这种逆天邪物,怎么会出现在金葬之地。”刘勋跟剑无名不约而同的将吸入的香气排出,而后设下个结界,使得周围的气体无法入身。

  “金葬之地原先并不叫金葬之地,至于叫什么,现在我也记不清了,但我却知道,在神葬天花来到这里后,便有了现在金葬之地这种称谓。”剑无名回忆着以前的记忆,轻声说道。

  “走吧。”刘勋深吸了口气,向着绝地深处走去,短短的段时间内,他接连看到了数具生前无比强大的尸骨,竟然还有几具通体乌黑的尸骨,在这金色的海洋中,格格不入。

  “这些黑色的尸骨,生前皆是至强者,传说神灵后裔的尸骨,便是通体黑色,但此花连神灵都可葬,更别说神灵的后裔了。”剑无名望着那些黑色的尸骨,轻声解释道。

  “嗡!”就在这时,刘勋心中涌出股无言的恐惧,此时周围弥漫着无尽的死亡气息,剑无名也是暗自皱眉,警惕的望着四周。

  暗金色的魔气涌动,在这片通体为金的世界里格格不入,这切,皆是来源于那朵血金色的花朵,神葬天花!

  “哼,时隔如此久远的岁月,竟然还有人敢来这里,你们这些生灵真是不长记性。”道话语从神葬天花中传出。

  随着话语的落下,周围的金色骨骼仿佛复活了般,皆向着刘勋跟剑无名而来,而神葬天花之中也是散发出道暗红色的光芒,这光芒竟然穿过了两人的结界,瞬间便钻入两人的体内。

  “糟了!”剑无名脸色变,要知道被这种气体入体,饶是至尊也是陨落,更不要说刘勋跟剑无名这两个准境了。

  “焚炎之力!”刘勋低声喝,体内的焚炎之力顿时燃烧,就在那股气体刚刚进入两人身体的刹那,无尽的黑色火焰,也是将那股气体焚烧殆尽。

  “咦?竟然是焚炎之力,你跟火祖是什么关系?”神葬天花看到刘勋施展的焚炎之力,也是暗自惊,旋即问道。

  “关你鸟事。”刘勋虽然没有贯彻五行之力,但也知道火克金这个道理,所以他才敢深入此地,而且这只是朵神葬天花,并不是金葬之力,也就是说,刘勋只把它当成了个给金葬之力看门的而已。

  “嘿嘿,好小子,待会我便让你生不如死,先把那个小娃娃解决再说。”神葬天花冷笑声,又是道香气散出,这次的香气竟然完全是血红色。

  剑无名虽然对刘勋怀有焚炎之力震惊,但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当那道血红色香气接近剑无名,剑无名冷哼声,道:“真把我当成软柿子了?”

  “剑走偏锋,万剑归宗!”剑无名此时的眸光若刀锋,整个人都犹如把盖世仙剑,整片星空都仿佛化作了道剑芒,周围的空气都成为了剑气。

  第852章五行本源!

  些金色骷髅都是瞬间崩碎,而后被剑无名所用,化作了道道骨剑,就连神葬天花发出的那道香气,竟然也是化作了道剑气!

  无垠星空,诸天万物,此时仿佛都化作了把把长剑,世间万物皆可为剑,这便是剑道的至高境界,万剑归宗!

  “哎呀呀,今天遇到的熟人后辈可真不少,不仅遇到了跟火祖有关系的小辈,竟然还有个剑祖的弟子,真是没想到,剑祖那家伙,竟然也有了传人?”神葬天花淡然的望着刘勋两人,轻声说道。

  当它的话语落下,剑无名神色愣,轻声问道:“你是谁?你竟然知道我师尊,那么你根本就不可能是神葬天花!”

  剑无名此时就犹如个盖世剑神,全身都充满了凌厉的气息,这道气息仿佛可以斩尽世间万物,这是种有我无敌的至尊气息。

  “我好像也从没说我是神葬天花吧?”那朵血色花朵中再次传出道声音,刘勋此时心中尽是不解,剑祖?剑无名的师尊?这又是个什么逆天人物?

  “想当年世间无剑之兵器,那时的剑也不叫剑,跟所有的兵器样,统称之为武器,但是自从剑祖出世,手持把剑状的武器证道为神灵,世间才有了无数的模仿者,皆携带剑状的武器,而剑祖名字就叫剑,所以这类武器也自此被称为剑!”

  仿佛知道刘勋的不解,那道声音突然解释了起来,说到这里,他突然轻声笑,紧接着道:“剑祖的传人挺不错,已经有了他年轻时的几分风韵,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不亏是金葬之力,竟然将神葬天花都吞噬了!”剑无名听到那道话语,心中虽然震惊,眸中也是泛起些许回忆,但还是轻声说道。

  “神葬天花?对你们这些生灵来说,它或许是个逆天之物,但对于我来说,它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已。”道全身被金光布满的人影出现,望着刘勋两人,轻笑着说道。

  “罢了,既然都是故人之后,此次就不怪罪你们闯入我金葬绝地了,你们走吧。”思索了片刻,金葬之力化作的人影,仿佛大赦了刘勋跟剑无名样。

  “前辈,可否给予我丝五行金之力本源?”就在金葬之力化作的人影准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