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规矩就是这样,这类的事,需要雇主拿主意。同时他也明白了刘勋为何给他眼语,显然是这人质中有他在意的人。

  雇主闻言,眉头皱起,挪动了下微胖的身躯,而后望向天狐,天狐见状也是走到雇主面前,此时雇主以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说道:“你拿主意吧,我相信你。”

  天狐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现在人质有五名,本来是想跟他们继续周璇再杀人的,但现在没必要了,还不如将人释放,跟华夏军方示好!而且直升机上人质太多也会出现意外,现在架直升机上两名人质,也更好掌握些。”

  “好,那听你的。”雇主拍了拍天狐的肩膀,而后向着刘勋说道:“我答应你,你现在带名人质走吧。”

  刘勋深吸了口气,而后望向五名人质,此时除了司徒颖之外的四名人质虽然不敢说话,但眼神中表达的信息无疑是想让刘勋带自己走。

  而司徒颖望着刘勋,眼神中并无焦急之意,因为她知道刘勋定会选她,然而刘勋也没有让她失望,准确说是刘勋就是为她而来的。

  “就她吧。”刘勋走到司徒颖身前,名成员抽出匕首,将司徒颖身上的绳索割开,司徒颖也是站了起来,走到了刘勋身后。

  “我们要的东西什么时候能到?”雇主望着刘勋,轻声问道。

  “不出半个小时。”刘勋没有去看其他人质,不是他不想看,而是他怕看到了,自己心中会产生愧疚感。

  “好,那你走吧。”雇主说完便不再说话,天狐拿着手枪指了指楼下,刘勋也是带着司徒颖朝着楼下走去。

  第70章天煞孤星

  “没事吧?”当离开成员所在的楼层,刘勋也是向着司徒颖问道。

  “没事,我知道你肯定会来救我的。”司徒颖脸色苍白的说道,刘勋闻言摇头笑,也是不再言语。

  他知道这件事对司徒颖造成的压力肯定不小,任谁第次看到杀人都会受到影响,更何况还是身处其中。

  刘勋停下,望着司徒颖苍白的脸色,对着其额头吻,轻声说道:“放心吧,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

  司徒颖点了点头,紧紧的揽住刘勋的手臂,因为只有在刘勋身前,她才有安全感。

  刘勋深吸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已经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感情,这种感觉他是欺骗不了自己的。

  方才名人质被杀,枪响的刹那,刘勋心中先是焦急以及恐慌,但是当他看到被丢下的人质是名男子的时候,心中的恐慌跟焦虑也是消失。

  是因为司徒颖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么?刘勋知道不全是,虽然他也在意股份,但更多的还是他对司徒颖的感情。

  来到楼下,许腾飞等人看到刘勋带着司徒颖出来,各自的表情也是不同,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弄两架直升机,油加满!而且撤离军队以及刑警,放他们离开。”刘勋望向陈慧珠,神色复杂的说道。

  “为了人质的安全,直升机可以答应他们,但军队却不能撤离!必须要在他们离开市之前击毙!”陈慧珠以副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刘勋轻笑声,他早就知道会是这么种回答,所以他只能拿出天狐交给他的纸函,而后放到了陈慧珠的手中。

  “撤不撤也不是你说了可以算的,交给首都的高层吧,有了这张纸函,俄罗斯那里也有交代了。”刘勋说完便拉着司徒颖向着前方走去。

  陈慧珠打开纸函,当看到上面的盖章以及文字,也是叹出了口气,将纸函交到许腾飞的手中,陈慧珠向着刘勋问道:“他可以保证人质的安全么?”

  刘勋听到这句话,也是停下了脚步,他知道陈慧珠口中的‘他’指的是天狐,但刘勋也没有答案,只能说道:“我只知道你现在按我说的去做,人质还有生还的希望!如果你不这么做,那人质是百分百的死亡!”

  “撤队,让他们离开!”听到这句话,陈慧珠跟许腾飞相视眼,也是下了决定。

  山东,济南,千佛山下。

  刘勋的二爷爷正在练着太极,突然他眸中闪过道精光,因为他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名中年人。

  中年人生的是仙风道骨,米八的身高,身穿身白袍,两条剑眉使得本就英俊的面庞更加完美,双眸子更是宛如星辰!

  “老三,你还真是不显老啊!”二爷爷望着中年人摇头叹道,中年人正是刘勋的三爷爷,现年已经八十,但相貌依然跟个中年人没什么两样。

  “你见过勋儿了?”三爷爷望着二爷爷,轻声问道。

  “见过了,你让我跟他说的,我也都跟他说了。”二爷爷叹出口气,雪白的胡须随风飘动。

  “勋儿的命格世间罕见,天生命犯桃花,但却又是天煞孤星!我本以为军旅生涯中的肃杀之气会将他的煞星冲淡,但现在看来根本无用啊。”三爷爷掐指算,摇头说道。

  “那你还不去跟他想见!以你现在奇门遁甲的造诣,应该可以逆天改命了吧?”二爷爷继续打起太极,随口说道。

  三爷爷摇了摇头,望着无垠天际说道:“我跟他这生,只能见次面,而现在时机还未到!切只能看勋儿自己的造化了”

  “命犯桃花劫,却又是天煞孤星!这两种命格本来就相互冲撞,现在只能看到底是桃花劫更胜筹,还是天煞孤星棋高招了。”二爷爷本来柔弱的力道突然变的生猛起来,将地面上的树叶都卷到了半空。

  “百世桃花劫,朝犯孤星;阴阳若相存,桃血破煞星”

  三爷爷的话语响起,二爷爷的拳路也是突然停了下来,但此时二爷爷身后哪里还有人,三爷爷的身影,也不知道消失在了哪里,千佛山下,只有二爷爷的声叹息在回荡着

  在这里有必要说下,刘勋身上的天煞孤星的确可以影响到他身边的人,但桃花劫与其相生相克,可以说这种影响也是降到了最低,而刘勋爷爷的死,也跟他的命格无关。

  当刘勋跟司徒颖回到别墅,刘章正站在门外,当他看到司徒颖的时候,也是暗自松了口气,因为司徒颖还活着,那么股份也就暂时还安全。

  司徒颖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除了她自己外,谁也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如何取出,虽然股份依然显示在公司的账目上,但却是冻结的!所以就算司徒颖死了,这股份刘章也动不了。

  “没事吧?可吓死我了。”刘章作出副担心的样子,揉了揉司徒颖的头,继而说道:“以后别出去了,太危险了,如果你再出什么意外,我怎么跟爸交代?”

  “知道了,真啰嗦。”司徒颖显然很不满刘章揉她的脑袋,这显得她跟个小孩子样。

  将刘章的手拿下,司徒颖揽住刘勋的手臂,望着刘章说道:“以后咱俩的身份变下,你给我叫嫂子!”

  “”刘章闻言,刹那间无语,刘勋也是失笑出声,对着司徒颖额头吻,两人便向着房间走去,今天司徒颖受到的惊吓够多了,脸色此时还有些苍白,所以刘勋想让她休息会。

  当来到房间,司徒颖脸色变,便想朝着门外跑去,刘勋见状立即将其抱住,轻声问道:“你想干嘛?”

  “今天不是你生日嘛我去买蛋糕!”司徒颖望着刘勋,眼神中夹杂着抹焦急,就仿佛蛋糕可以自己长腿跑掉样。

  刘勋听到这句话,神色微楞,心中也是升起阵暖流,望着司徒颖绝世的容颜,轻笑着说道:“让下面的人去买不就完了,如果这样的话,今天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

  “这不样,这是我第次给你过生日,怎么能让别人去买?而且以后你的每个生日我都要亲自给你过!”司徒颖眼神中浮现抹倔强,想要挣开刘勋抱住自己的双臂。

  “只要你好好的,便是你送给我的最好礼物。”刘勋凝视着司徒颖的双眼,话语落下,司徒颖也是停止了挣扎,两条玉臂再次缠在刘勋的脖颈上,轻声问道:“你爱不爱我吗?”

  “爱!”刘勋这次的回答,没有丝毫的犹豫,司徒颖听到这句话,顿时向着刘勋的唇吻去,刘勋将房间门锁上,而后将司徒颖压在了床上。

  “今天我不是安全期,你不带救生圈啊?”司徒颖呼吸沉重起来,光滑如玉的手掌在解着刘勋的衣扣。

  “有了就生下来,救生圈什么的,最没爱了。”刘勋任由司徒颖解着自己的衬衣衣扣,轻笑着说道。

  “我要给司徒风这混蛋当嫂子!”司徒颖将刘勋的衬衣脱下,而后扔到边,抱住刘勋的脖子,大笑着说道。

  “对,给他当嫂子!”

  第71章移花接木1

  眨眼间又是两天过去,这两天刘勋直跟司徒颖腻在起,也去找过林思茹,但却没给李梦瑶打过电话。

  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二是司徒颖每时每刻都跟他在起,就连上个厕所都要叫上自己起去。

  今天早上许腾飞给刘勋打过电话,说是的人并没有杀害人质,四名人质也是回到了市,刘勋听到后心中也是松了口气,毕竟这是四条人命,如果出了事,他难免会自责。

  要说今天最好的消息是什么,便是大鹏跟岳旭东带来的消息了,刘勋刚跟许腾飞挂断电话,辆奔驰便停在了别墅门口,大鹏跟岳旭东也是先后下车,向着刘勋走来。

  “勋哥!我们逮到崔江波这孙子了!现在就关在海边别墅呢。”大鹏来到刘勋面前,大笑着说道。

  “在哪抓到的?”刘勋听到崔江波被抓住,嘴角也是浮现抹舒心的微笑。

  “前几天不是有贩毒团伙进入了市么?警局也都被其吸引了过去,而崔江波也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消息,身上应该是没钱了,便偷偷的回了次家,想要给媳妇要点钱!但这次,他被大鹏留下的眼线看到了!当晚我们趁他出来的时候,直接给按在那了。”

  岳旭东向着刘勋说着前因后果,刘勋听完后,点了点头,继而说道:“没被警察以及刑警看到吧?”

  “没有,这次多亏了那些贩毒团伙,警察跟刑警都被调了出去,而我们也是等崔江波到了没人的地方,才下手的。”大鹏十分的解气的说道,显然这几天为了找到崔江波,没少受折腾。

  刘勋拍了拍大鹏的肩膀,而后说道:“你俩先回海边别墅,我去接个人,随后就到。”

  “那勋哥你快点,我现在看到那孙子我就想揍他,害的老子蹲了好几天的点,都没睡好觉!”崔江波藏的这么深,岳旭东跟大鹏可没少受罪,他俩在刘勋这儿,肯定没法发火,也只能把这口闷气撒在崔江波身上了。

  “你俩先过去吧,但是别动他,因为我怕等我到了,你们想动他都没力气了。”刘勋说完便将西装穿上,岳旭东跟大鹏相视眼,也是上了奔驰,而后向着海边别墅赶去。

  此时司徒颖还在睡觉,刘勋也没有将其喊醒,拿上车钥匙便开着车向林思茹的别墅行驶而去。

  大约二十分钟后,车里正在播放着轻音乐,刘勋也是拨下了林思茹的号码,大约十秒钟后,对面按下了接听键。

  “睡醒了么?有个好消息跟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件?”刘勋望着前方不远处那栋粉色别墅,轻笑着说道。

  “刚醒呢,正在洗漱,我先听好消息吧!”手机中传来林思茹的声音,声音很有磁性,使得刘勋有些想入翩翩。

  “崔江波找到了,现在被我关着。”刘勋轻舔了下干裂的嘴唇,食也性也,他现在对林思茹那性感的身躯,也是产生了浓重的兴趣!当然,这并不是刘勋精虫上脑,而是这个女人对自己有用。

  “真的?”虽然是隔着手机,但刘勋依然可以想象出林思茹此时高兴的样子,这点他可以理解,就比如刘勋现在如果可以见到杀他爷爷的凶手,他也会是这个样子!

  林思茹十年的仇恨,现如今突然得到诠释,这无疑是种精神上的快感,常人根本就无法理解这种痛苦。

  “那坏消息呢?”林思茹沉浸在兴奋状态下大约十秒,而后便继续问道。

  “坏消息便是你的紫色风情要纳入我的公司,而你也将成为我的私人秘书。”刘勋脑中回忆着林思茹那动人的身躯,嘴角浮现抹坏笑。

  刘勋的话语落下,手机中也是沉默了下来,这种沉默持续了二十秒,而后便传来了林思茹的笑声“就这个啊?如果是别人的话,或许对我来说是个坏消息,但既然是你,那还算不上什么坏消息!”

  “我的秘书可是什么都要干的,比如前几天咱们做的那种事。”刘勋将车停下,因为他已经到了林思茹的别墅前。

  “咯咯你能不能再不要脸点?不跟你贫了,你现在在哪呢?我去找你。”手机中传出林思茹的娇笑,而后便是笑骂声。

  “我就在你家门口,我们要不要去补上觉?”刘勋继续调戏着林思茹,并不知道他心中已经将林思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内心的占有欲也是越来越强。

  “你在我家门口?我看到你了,等我换完衣服马上出来。”林思茹直接无视刘勋后面的话,手机中也是传来了‘嘟嘟’的挂断声

  刘勋望着手机摇头笑,轻声自语道:“你这只小绵羊,还能跑了你不成。”

  大约五分钟后,林思茹也是从别墅中出来,上身穿着白色女士衬衣,依稀可以看到衬衣里面的粉色胸|罩,下身是黑色齐膝短裙加黑色的丝袜,脚底是双玫瑰红的高跟鞋,标准的职业装打扮。

  待到林思茹来到刘勋车前,刘勋也是将车门打开,望着了林思茹眼,轻声问道:“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正式?而且你穿丝袜干什么?这么完美的双腿,穿上丝袜只是在掩饰它的完美。”

  林思茹坐到副驾驶上,将秀发甩到耳后,轻声说道:“今天不样,我要去看我父母,告诉他们,我马上就可以为他们报仇了。”

  刘勋点了点头,但眼神却直没有离开林思茹那高耸的胸部,左手放在林思茹的大腿上,而后望向林思茹的双眸,轻声说道:“思茹,你看我的眼睛”

  看着刘勋不断往她这里倾斜的身体,林思茹黛眉皱起,此时她根本不用看刘勋的双眼,也知道刘勋想干什么。

  林思茹将双手放在刘勋的肩膀上,将其推回原位,而后对着刘勋的脸颊吻,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等过了这阵好吗?今天我真的没有心情”

  “好吧!”刘勋咬牙说道,深吸了口气,将车发动,而后打开车窗,股股清风顿时吹了进来,他心中的欲火也是暂时熄灭。

  第72章移花接木2

  世界上什么事最令人难受?

  是煮熟的鸭子飞了!二是身边有只肥的流油的烤鸭,你却只能看,不能碰

  刘勋此时就是这样,心情郁闷到了极致。

  林思茹望着刘勋清秀的面庞,说实话刘勋长得很普通,普通到就算扔到人堆里,也绝对不会去看第二眼的那种。

  但就是这样个普通的人,却可以吸引自己!不,不仅仅是吸引她而已。

  林思茹知道,围在刘勋身边的女人,无论是司徒颖还是李梦瑶,亦或是先前的陈梦溪,这三个女人哪个不是倾国倾城?

  但此时却都被这个普通到极致的男人吸引着,林思茹也想不通这是为何,只能认为是种气质,她知道刘勋以后碰到的女人会越来越多,越是完美的女人,便会不自然的被这个男人吸引。

  心中叹出口气,林思茹在抉择,她到底要不要跟刘勋发生关系?以她的条件跟容貌,足以寻到个如意郎君,而且她也有信心可以让那个男人辈子只围着她转。

  但刘勋跟其他人不同,林思茹知道自己掌控不了这个男人,刘勋给林思茹的感觉,就好比个帝王,而她只不过是个女子,个女子就算再逆天,还能掌控帝王不成?

  思索了良久,林思茹心中也是做了决定,她想当个男人的专属,不想成为陪衬刘勋的绿叶!

  她现在已经二十八了,从没有享受过爱情的滋润,也没有浪漫的回忆,所以她想要拥有这切!而这些,刘勋无疑是满足不了她的。

  心中如此想着,林思茹也是向着刘勋说道:“刘勋,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咱俩这关系还用商量么?直说就是了。”刘勋心中的欲火已经消失,望向林思茹的眼神中夹杂着笑意。

  林思茹深吸了口气,轻声说道:“我们以后的关系能不能只是朋友?”

  说到这里,林思茹看到刘勋的脸色明显的阴沉了下来,便紧接着说道:“当然,我答应帮你的事,我肯定会做到。”

  刘勋听到这里,将车停下,扫了眼林思茹那性感的身躯,冷笑声,道:“你的意思是不想当我的女人?”

  林思茹刚想说话,刘勋便打手止住,摇了摇头,改口说道:“错了,不是我的女人,是情人”

  “刘勋,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也想做个贤妻良母,相夫教子!我不想这辈子连结婚都是种奢望!而你根本就给不了我这些!难道我这点要求都过分么?”林思茹望着刘勋,语气中充满了哀求。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眼神中闪过抹戏谑,轻笑着说道:“好,我答应你!不就是想嫁人么?嫁人也不妨碍你我的关系吧?晚上你属于你男人,白天属于我,很合理的分配。”

  “刘勋,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林思茹听到刘勋这句话,也是有些恼怒,丰满的胸部因为动怒,都在上下起伏着。

  刘勋看到林思茹的表情,笑的更欢了,本就细长的双眼,此时都眯成了条缝。

  突然,他左手把抓住林思茹的秀发,而后右手掐住她粉嫩的脖颈,将其从副驾驶座上拉到自己的大腿前,冷声喝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很干净么?如果不是你现在对我还有用,你早就成为具尸体了!现在竟然还跟我讨价还价,不知死活的东西!”

  林思茹此时脸朝上,被刘勋压在大腿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刘勋那不夹杂任何感情的眼神。

  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