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着办吧,虽然无法将其彻底度化,但迷失他个几百年,应该还是可以!但你俩要切记,切勿对那人的生命造成威胁!不然就算老祖我,此时也是保不住你们。”

  话语落下,只见少年副凝重的摸样,如来跟天皇也是皱了皱眉,便点了点头,虽然心中不明所以,但还是没有问出。

  待到如来跟天皇离开之后,少年摸样的鸿钧神色中顿时浮现抹凝重之意,望着无垠的星空之中,轻声道:“你这个疯子”

  究竟是谁?才可以令鸿钧忌惮成这副摸样?要知道,鸿钧就算在整个宇宙之中,那也是近乎无敌的存在,在这神秘的诸神殿堂,更是最为神秘的霸主级人物,就算是帝俊东皇太等华夏古至尊,也是对鸿钧无比的忌惮。

  但现在,鸿钧竟然说出了如此的话语!疯子?这两个字,如果是别人说出,那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但面对鸿钧而言,可以令其说为疯子的人,那么那个存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又到底做了什么,才可以令鸿钧都称其为疯子!

  时光匆匆,月的时间瞬间而逝,月之后的今天,刘勋等五百万天庭部众尽数屹立在虚空之中,噬魂也是将天皇星的龙脉吞噬,但却不见了踪影。

  第825章血河图!

  密密麻麻,眼望不到尽头的人影,彻底的将天皇星围了起来,在帝旬的拳之下,整颗古星,瞬间发出了声巨响,而后化作了无尽的糜粉

  没有可以摧毁切的爆炸场面,也没有漫无天际的火焰,只有无尽的糜粉,简单到了极致,但那道足以弥漫整片天际的涟漪,却似乎在诉说,这里曾经存在过颗古星,曾经有过个文明,但是此时却覆灭了!

  “这只是第步,路还很长呢。”刘勋望着那无尽的糜粉,嘴角浮现抹微笑,眸中闪烁着畅快的神芒。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苦海无边,施主还是回头是岸啊!”就在这时,道话语突然响彻在星空之中,周围无数的佛光闪耀,几乎整片漆黑的星空,都被那佛光占据了。

  就在这道话语响起的刹那,帝旬以及刘勋皆是脸色大变,要知道帝旬都没有察觉到此人,那么便只有个解释,来的人,比帝旬要强,而且不止点!

  周围的百万天庭部众,此时也是忌惮的望着周围,突然前方亮,位胖胖的笑呵呵的和尚,跟名不怒自威的青年修士,缓缓出现。

  当和尚出现的刹那,不仅刘勋神色愣,就连帝也是脸色呆,因为这和尚的相貌,竟然跟地球描述的如来,长的副摸样!

  “这该不会这大日如来,都是真的存在吧!”饶是帝这种性子,此时也是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前前辈!”刘勋被突然的幕给震撼了,但就在这时,帝旬的神色却无比的凝重,身影动,便挡在刘勋的身前,向着如来跟青年修士行了礼,道:“不知两位前辈,有何指教?”

  “滚,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帝旬的话语刚落下,青年修士便眸光寒,股凌厉的波动瞬间逼近帝旬,帝旬闷哼声,旋即喷出口鲜血。

  刘勋见状,脸色变,旋即望向青年修士,只见那名青年修士望向帝旬的眸中,充满了杀意,而且是股彻彻底底的杀意,仿佛帝旬做了对不起他十八辈祖宗的事情般。

  青年修士的气息散,周围的百万人顿时受到了压制,就在这时,如来呵呵笑,身体上的佛光散,瞬间便将青年修士给众人造成的威压,尽数祛除。

  “施主,众生平等,天皇星已经消失,仇恨也是得到了诠释,苦海无边,何不回头是岸?冤冤相报何时了?谁没有个父母亲人?我佛慈悲,施主还是速速回乡吧”

  如来双手合十,无尽的佛光从其身体上散出,仿佛那温暖的太阳般,照耀在在场所有人的身上

  “糟了!”帝旬见状,顿时脸色大变,把将刘勋拉过,大声喝道:“刘勋,你赶紧离开这里!别再”

  帝旬说到这里,顿时停了下来,因为此时,刘勋的眸中已经出现了抹呆滞,不仅如此,除却帝旬之外,在场所有人的眸中,都浮现出了抹呆滞

  “佛宗的葬魂魔音!”望着刘勋等人眸中出现的呆滞,帝旬倒吸口凉气,转身望向如来,无比忌惮的喝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看来施主心中存有魔念,这可是普度众生之术,怎么可能是葬魂曲呢?”如来闻言,顿时笑呵呵的反驳道。

  “释迦牟尼!别再跟我假惺惺,装慈悲了!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老子到底是谁!”帝旬眸中闪烁着杀意,当其话语落下,顿时股凌厉到极致的波动出现,而帝旬的相貌也是大为变化,竟然回到了十八岁的年轻相貌。

  此时的帝旬剑眉星目,不怒自威,全身都散发着股凌厉的战意,使得周围的无尽星辰都是黯然失色,股有我无敌的霸道气势从帝旬身上散发出来,仿佛帝旬才是这天地的主宰般。

  “是你?那个天赋出众的小娃娃?”当帝旬这副相貌浮现,如来顿时神色愣,显然是回忆起了什么。

  “阿弥陀佛,想不到在这片天地之中,竟然还有着太古时代的人,原来是你,也难怪知道葬魂魔音。”如来依然副笑呵呵的摸样,手捏佛珠,轻声说道。

  “如来,今日老账新帐起算,当日你杀我师尊,迫我离乡,今日便是你为其付出代价之时!”帝旬低喝声,把通体血红的长剑顿时出现在其手中。

  “哦?那个护道者?他的确是该杀,但实在没想到,你竟然逃脱了,而且踏入了至尊境!真是天赋异禀啊。”如来脸上的笑容消失,眸中闪过抹煞气。

  “你们佛宗于后世被灭,也算是个报应,今天,我便将你送上轮回之路!”帝旬冷哼声,手中长剑顿时化作道血河,血色长河瞬间便覆盖了整片星空,股滔天的煞气随之出现,向着如来两人奔涌而去。

  当血河出现的刹那,如来跟天皇脸色变,惊喝道:“太古第凶法!血河图!”

  血色的长河奔涌,其中有着无尽的白骨以及阴魂,这是帝旬的最强招式,他生只施展过两次,是在当年逃亡的路上,二,便是现在!

  “走,不要与其硬抗!否则只会徒生变故!”面对这太古的第凶法,饶是天皇也是神色凝重,向着如来低声喝道。

  话语落下,如来淡然笑,身影顿时逃出帝旬的攻击反问,而后对着帝勋轻笑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只有几十年的生命了,望多珍重。”

  帝旬闻言,双眼微眯,但却并未回话,如来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现在就算不杀你,你也只有几十年的活头!显然如来是看出了帝旬身体的秘密,知道如果自己与其硬战的话,帝旬的战力恐怕不仅如此,将会达到他此生最巅峰的程度。

  “真可惜呢,如果不是我当年在你心中种下了仙佛果,你今日的成就,怕是不会限于此步吧?哈哈”如来跟天皇在消失的时候,突然向着帝旬大笑道。

  第826章帝旬逝!求月票!

  话语落下,如来两人的身影也是消失不见,而帝旬则是眉头深皱起来,仙佛果!这只是如今的称谓,在太古之时,那可是被称为六世魔障的秘术。

  这种秘术,不是攻击系的,但却是犹如诅咒般的秘术,他可以令名天赋异禀的人,瞬间便滑落到凡境,而且那人原本的天赋,将会挪移到施术者的身上,是种极为歹毒的秘法。

  “果然,难怪我当时对道的感悟变得无比模糊,原来切都是他搞的鬼!”帝旬淡然笑,手中的血色长剑消失,虚空中的无尽血河也是消散开来。

  “葬魂魔音,果然是佛宗最毒的秘法,怕是这在场的所有人,皆会迷失百年之久吧”帝旬望着周围神色呆滞的众人,叹出口气。

  “看来我的路跟您样呢师尊!”帝旬遥望着无垠天际,轻笑着说道,就在这时,那把血色的长剑再次出现在其手中,帝旬也是紧接着说道:“但血河图必须得有个传承。”

  “刘勋身上的秘法已经够多,多而不精对他不是个好事,而且这种秘法也不适合他,恩,就他吧”帝旬扫了周围眼,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纳兰青儿身上。

  “以我之心,引领你们走出迷失!以我之血,唤醒这不屈的战魂!”帝旬闭眼,轻声喝道,话语落下,星空之中顿时出现无数的裂缝,而帝旬体内的所有精血,也是漂浮到了星空之中,旋即洒向周围。

  这是种解除葬魂魔音的方法,但却需要生命的代价,因为这个方法需要的是个至尊的生命之力来唤醒天地的苏醒,从而破解这种魔障。

  “我们就这样看着,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无垠的虚空之中,四圣兽依次而立,青龙望着下方的幕幕,轻声说道。

  “这是他自己的路,与其百年之后受天地法则而亡,还不如这样结束,因为这样,也比几十年后,无奈的死去要好的很多。”朱雀叹出口气,轻叹道。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刘勋最先醒来,眸中逐渐的浮现清醒,但当他醒来的刹那,他却脸色大变,因为前方名少年摸样的人,此时已经全身布满了鲜血,脸色无比的苍白。

  “前辈!”刘勋知道这是帝旬,但他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帝旬听到刘勋的声音,缓缓抬起头颅,轻笑道:“过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佛祖呢?”刘勋立即向着帝旬走去,同时不解的问道。

  “记住,释迦牟尼并不是华夏天地的人,他来源于个叫做印尼的天地,想要控制华夏生灵的心境,但最终却失败。”帝旬深吸了口气,轻声向着刘勋解释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勋咽下口唾沫,脑中已经乱成了锅粥,帝旬见状,轻笑道:“你也知道,传说亦可信,但不可全信!来到这里之后,我查过,当年天庭崩碎的时候,也就是佛宗开始渗透华夏的时候,所以说凌霄殿,也就是地球,被其俘获心神的人也有,自然也就在那里留下了传说。”

  说到这里,帝旬再次深吸了口气,以来支撑虚弱的身体,道:“好了,我时间不多了,下面我说的每句话,你都要记在心中并且立即去做。”

  “前辈请说。”刘勋并不傻,虽然方才时迷茫了刹那,但现在周围的景象,已经告诉了刘勋事实,那便是,所谓的佛祖,也是敌人!

  “,再过半个时辰他们便会醒来,那时候,你立即带着他们回华夏,回到华夏之后,立即开启阵法!在天庭主殿,你的座下,我留下了开启阵法的阵纹,我推演过,那个阵法,足以保现在的华夏,百年无忧。”

  “二,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往往现实总是令人难以置信,但不要迟疑,坚持自己的路,小心佛宗,多加注意释迦牟尼,这是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三,趁着我现在还未消亡,立即将我吞噬!我是你的护道者,虽然无法亲眼目睹你成为至尊后的样子,但我却要在你的体内,与你并肩作战”

  “前辈可否问您个问题。”刘勋缓缓起身,深吸了口气,轻声说道,帝旬点了点头,显然已经无力再说话。

  “您说人活着,为什么这么累?”刘勋微笑着望向帝旬,眸中却早已流下了泪水,泪水滴滴的滑落,沾湿了脸颊。

  “累是证明你还活着!”帝旬嘴角浮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刘勋点了点头,身后的麒麟刺猛然出鞘,划破了帝旬的脖颈

  星空之中,依然枯寂,时不时的有几颗行星在闪烁着寒芒,星辉撩动,抚摸过了每个天庭部众的脸颊,同时,股微风吹过刘勋的身前。

  星辉点点,帝旬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但刘勋却知道,有个曾经天赋惊艳的人存在过,保护过华夏的这方天地。

  帝旬,太古时代的名修士,是当时那个时代最有希望成为至尊的人!但却被释迦牟尼种下了六世魔障,但既然如此,他依然打破了天地的障碍,以名凡资,从而踏入了至尊这个境界!

  这点,释迦牟尼没有想到,世人也没有想到!帝旬,是个鼎盛时代的悲哀,也是个时代的落幕!如若他生在洪荒,以其天资以及心志,定是可以成为古至尊之上的存在,但,世事无情如今也只是如果!

  半个时辰之后,所有的修士皆清醒了过来,当他们看到自己身上那抹淡淡的血迹,以及刘勋神色中落寞之意,便皆猜想到了什么。

  此时的刘勋,深深知道了自己的不足,虽然达到了准境,但面对某些存在,他就犹如只蝼蚁般,帝旬的陨落,带给他的不再仅仅只是心变!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动步,全场五百万修士片寂静,这是不需要语言的默哀,也是场无言的葬礼

  各位亲们,现在是月票双倍时间,恳请各位投出你们的月票蝼蚁拜谢!

  第827章紫薇星域!

  回到华夏古星,刘勋查看帝旬留下的阵法时,却同时发现了道星空古图,这道星空古图之上,描绘的是竟然是从华夏古星到达诸神殿堂的路线。

  当他触碰到这副星空古图的刹那,顿时道灵识窜入其脑海之中,这是帝旬的道话语。

  “当你打开这道星空图的时候,想必我已经陨落,但我却知道你想要去寻找诸神殿堂,而作为你的护道者,我理应为你寻出明确的路线,虽然无法看着你继续成长,但这条路,却是我留给你最后的考验。”

  话语很简单,刘勋听闻后深吸了口气,至尊皆可以预知未来二,显然帝旬在先前就已经知晓了他自己的命运。

  时光匆匆,眨眼间又是月的光阴,这月中刘勋安排好了天庭的切事务,但最终却只跟帝辞别,他要前往域外,沿着这条星空之路,踏上应属于他的征程。

  “破劫便可动用空间之力,也可以在域外生存,今日我便自封自己。”无垠的虚空之中,刘勋眸光闪烁,全身准境的修为波动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股破劫重天的气息。

  诸神殿堂到底是个怎样的地方,刘勋不知道,但他却知道那里肯定是个比华夏天地更加危险的地域,所以他需要磨练。

  刘勋这次的自封,动用的是华夏天地的种秘法,这种秘法叫做镇道六封,是每任得到华夏气运的天帝皆自动领悟的秘法。

  这是种磨练已身的最强秘法,除非面临彻底死亡的危险,否则,十年内绝对无法自动破开这个封印,当然也有种方法,那便是突破到至尊境!

  在无垠的星空之中,漫行了月时间,刘勋满脸疲惫之意,正躺卧在颗陨石上休息,以破劫的修为在这星空中前行,实在是太过危险。

  “嘶嘶!”

  就在刘勋刚躺下不到炷香的时间,周围顿时传来阵马蚤动,紧接着便是股浓重的血腥味逼近,他脸色变,毫不犹豫的拔出麒麟刺,对着自己身后刺出。

  “噗!”股足以堪比岩浆的黏稠物体喷了刘勋身,刘勋知道这是这只不明生物的血液,但他此时却不敢有丝的大意。

  拔剑,转身,但就在这时,这本应死去的人形生物,却突然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犹如地狱中的幽光,令刘勋的心神都出现了刹那的麻痹。

  “糟糕!”待到刘勋醒来,道寒芒已经划过他的胸前,暗骂声,刘勋将其脚踢开,身影迅速的回退,待退到千米之外,他的额头,布满了汗水。

  此时他的胸前至小腹处,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肋骨都显露在外,九色鲜血,几乎喷洒了地,但刘勋却不顾自己的伤势,冷眼望向那个不明生物。

  “吼!”这是个人形的生物,但却长了对翅膀,双眼散发着无尽的煞气,这些煞气,竟然可以影响修士的心神,此时它在怒吼着,并向着刘勋再次冲来。

  “破劫三重天,太弱!”方才是因为月的颠簸实在太累了,所以刘勋才失神,但现在他却有把握将这个生物击斩杀。

  人形生物嘶吼着向着刘勋冲来,但刘勋却连看都没看其眼,便朝着后方走去,就在人形生物刚刚接近刘勋身体的刹那,根骨刺毫无任何征兆的出现,骨刺锋利无比,瞬间便将人形生物贯穿,而人形生物也是当场死于非命。

  “不对,经过这月的了解,域外的生物皆无比的谨慎,没有必杀的把握,他们根本就不会出手,这个人形生物为何会对我出手?”刚将人形生物斩杀,刘勋便瞳孔收缩,想也不想,便化作道长虹向着星空中奔去。

  “杀了本公主的傀儡,难道就这么走了?”就在刘勋刚刚离开陨石的刹那,道话语突然响彻在星空之中,话语落下,刘勋皱眉,而周围也是出现了密密麻麻,眼望不到尽头的黑影,这些黑影,竟然都是人类!

  “在下也只是为了自保,若有得罪,还望海涵。”刘勋扫了周围眼,再次暗骂声,这里每个人的修为,最低也是破劫,他想要逃跑,根本就不可能。

  “你知道本公主培养个听话的傀儡,有多不容易吗?”话语落下,名紫发女子走了出来,女子倾国倾城,瞳孔也如发丝般为紫色,正在微笑着望着刘勋。

  “那你想怎样?”刘勋深吸了口气,望向紫发女子说道,紫发女子闻言,轻笑声,周围的几名修士,顿时神色迷离,脸陶醉之色。

  “很简单,本公主很公平的,既然你杀了我的傀儡,那我就把你做成傀儡。”紫发女子轻笑,笑容令人感觉到亲切,但刘勋却闻言色变,这女子是个毒辣之人!

  “来人啊,给我把这个异乡人抓起来!”紫发女子突然神色冷,轻喝道,话语落下,周围顿时数名修士便出现在刘勋身前,将其捆绑。

  “你凭什么说我是异乡人?”刘勋临危不惧,淡然问道,但就在他说出话语的刹那,名修士便拳轰在了他的脑门上,冷声道:“公主让你说话了吗?”

  紫发女子见状,再次失笑,缓缓走到刘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