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懵烟听到刘勋的话语,嫣然笑,便率领着百花宗弟子向着中州方向而去。

  待到所有修士离开,刘勋望向这苍茫大地,感受着这周围不散的阴魂,他感觉到了股悲凉,这是天下苍生以及华夏整颗古星的悲凉。

  这刻,他仿佛看到了阴魂在咆哮,天地在震动,华夏古星都发出了不甘以及愤怒的吼叫,刹那间,整片天地都产生了共鸣!

  上空,毫无任何征兆的出现了个巨大的空间裂缝,周围黑气弥漫,宛若幽冥地府般!股可以凌驾于所有力量的威压,瞬间充斥在整个古星之上。

  “这这是什么?”凌云仙子等人望着空中,眸中皆闪过丝震惊之意,正在行军的华夏修士,也是停了下来,望向身后,感应着这股威压,他们可以感应到,这股威压虽然充满了暴怒的气息,但却令人感到很舒适。

  “好小子,竟然引动了华夏的天地气运!”帝旬眸中泛起神光,神色中浮现抹激动。

  “这是传说中的天地气运!难道说是那小子”百花宗主以及各个宗门的宗主皆神色大变,无比震撼的望着身后。

  与此同时,万道山山脉的无底洞中,具全身的古尸突然睁开了双眼,冷声道:“在你踏入这里的时候,我便知道你绝非等闲之辈!这也是我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之。”

  “糟了!如此大的异象,异域肯定会察觉的!”周围的修士皆脸色大变,旋即考虑到了异域方。

  名老者闻言,摇了摇头,道:“不会的,这是华夏天地的气运,只有华夏脉才可以感应的到。”

  众人闻言,皆松了口气,但就连那名老者恐怕都不知道,这股力量,某些强大到极致的古至尊,也是可以感应到的,比如无底洞中的古尸!

  “轰隆隆!”

  九色雷芒几乎弥漫了整片天际,这是种威压,仿佛来源于天地,这是种不灭的传承,是整个华夏大地的气运,不知为何,此时竟然尽数锁定了刘勋。

  九色雷芒过后,道道古老久远的图腾突然出现,这些图腾早已不知道消逝了多少岁月,每个图腾里皆散发着股可毁天灭地的气息,其中正有昊族的图腾!

  图腾之后,三皇五帝,漫天神魔腾现,每个人的神色皆不同,但却有个共同点,那便是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夹杂着抹柔情。

  “该回来的,终究还是会来!华夏的传承,永生不灭”名瞳孔发白,身背银枪的黑发少年轻声说道。

  这名少年全身都有股凌厉的霸气,不怒自威的种霸气,那杆银枪也是充满了不可世的杀气!虽然仅仅是道虚影,但却令这天地都在颤抖。

  第813章女娲祠!上

  “盲枪弑神!这是传说中,洪荒时代之前的大破灭时代中的盲枪!”帝旬此时的身体在颤抖,并不是畏惧,而是激动。

  “你是谁?为什么我看着你这么眼熟,你的气息,给我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刘勋睁开了双眼,与白瞳少年对视。

  白瞳少年黑发舞动,俯视着华夏苍茫大地,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就跟你样,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知道我是谁,我是刘勋!”刘勋嘴角浮笑,轻声回应,白瞳少年闻言,也是轻笑声,道:“那我也知道我是谁了,我是弑神。”

  “哈哈!”半空中的幕,刘勋跟白瞳少年仰天大笑,这幕仿佛从此定格,刘勋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跟这人如此畅谈,但他却感觉,这个人,自己感觉很熟悉。

  “这个世界,也就只有你,可以引动华夏的天地气运了。”白瞳少年抬头望天,任由黑色的长发垂落,与此同时,他的身影以及周围的人影,也是越来越淡,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如果想要知晓切,前往诸神殿堂吧!在那里,有你消失的心”白瞳少年在消失的刹那,突然对着刘勋微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无数的盖世人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阴魂,但这些阴魂却没有丝的狰狞之意,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充满了柔情。

  这是在异域的入侵中,死去的生灵,其中有人类,也有异兽,甚至还有花花草草,有着华夏大地上的所有,河流山川虫蚁

  他们没有言语,只是柔情的望着刘勋!他们没有仇恨,有的只是那令人感到温馨的微笑!他们是华夏的根本,是这颗古星的所有

  密密麻麻,彻底布满整片天地的阴魂!这些柔情的目光,温馨的笑容,全部汇聚成句话语:带我们回家

  刘勋眼角滴落滴泪水,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些阴魂言语中的家代表了什么!

  家?现在贼寇入侵,民不聊生,何以为家?苍生劫难,亿万生灵陷入水火之中,徒受牵连,哪里是家?民族将亡,万族零散,怎能有家?

  “刘勋,动手吧”饶是帝旬这等至尊,此时眸中也是闪过了抹不忍,但最后还是拍了拍刘勋的肩膀。

  刘勋闭起双眼,双拳紧握,但还是止不住泪水的滑落,只大约手掌般大小的蚁王幼蚁,缓缓爬到刘勋身前,用触角亲昵的触碰着刘勋的手掌,向他传递出道话语,竟然是在让刘勋不要伤心

  “吞噬!”刘勋咬牙低喝,股足以弥漫整片华夏古星的涟漪顿时散发而出,刹那间,所有的阴魂,尽数被吞入到他的体内。

  “民族将亡,虫蚁都尽其之力,我还有什么借口来犹豫?”刘勋睁开了双眼,眸光仿佛将那苍穹都要斩裂,他已经做好了决定。

  之前他闭关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踏入准境,但他却犹豫了,因为他的道是灭生道,是天地不认可的道,是以毁灭天地为目的的道,所以他不想走。

  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丝的犹豫,他要将自己的枷锁打开,他要翱翔这九天之上,还有白瞳少年的那句话语,他要去诸神殿堂,他要去寻找他的‘心’

  他要彻底的贯彻灭生道的真意,他要让异域付出血的代价,灭生,灭生,天地从此灭生

  “轰隆隆!”雷声轰隆,天地的异象突然消失,而刘勋身上的修为波动也是瞬间爆涨,直至股准境的修为,覆盖了整片西漠大地

  立道为准,破道为尊,证道为神!刘勋此时此刻,彻底的完成了第步,将自己心中的道确定,踏入了准境!

  “西漠,实在太单调了”刘勋望着下方无垠的黄沙,个念头升起,顿时无数的青草疯长,无数的巨树瞬间覆盖了黄沙大地,湖泊从地底漫出,河流布满了每片土地。

  念至,天地变!这可不是准境可以办到的,而是刘勋掌握了华夏的气运之力,现在只要他在华夏古星之上,那么他便是唯的至尊!

  “华夏大地的亿万生灵花草树木山川河流,可否解我心中直的疑惑?”

  刘勋此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华夏古星上的每个生灵,每处土地,仿佛他就是这颗古星,这颗古星便是他的血肉般,契合到了极致。

  “可否告诉我,这片天地为何受天地大道压制?可否告诉我,为何神通以及异象不复古时之威?可否告诉我”

  刘勋的神念布满了整颗古星,话语落下的刹那,整颗古星上的所有,皆发出了共鸣!

  巍峨的山川向着刘勋传递着自己知晓的信息,奔腾入海的河流,发出阵令人心神逸爽的轻响,鸟儿在树枝鸣叫,白云在半空漂泊,无尽的雷光降落,但却没有损坏草木

  它们在向刘勋传递着自己知晓的信息,凝华夏气运于身,受华夏天地所宠,此时的刘勋,可以知晓华夏的切!

  然而,这切信息之中,皆没有刘勋想要的答案!就在这时,万道山脉之上,座古朴的祠堂之中,突然泛起道五彩亮光。

  祠堂是座很古老的祠堂,没有人可以说清存在于什么年代,祠堂已经破旧不堪,但里面的个雕像却栩栩如生,这是个容颜完美到极致的雕像,虽然只是具雕像,但却足以令天地之色,只不过这个雕像是人首蛇身

  但这道信息传入刘勋的脑海,刘勋突然神色愣,道记忆的画面在其神识之中展开。

  画面中首先出现的是名背剑的少年,少年连夜奔波,终于来到了祠堂前,此时正在皱眉望着祠堂,瘦弱的身躯在风中屹立着。

  祠堂上有个青木匾,匾上有三个字:女娲祠!

  “女娲祠!”少年轻喝,女娲他不会不知道是谁,妖族的无上至尊,洪荒七大祖圣之,传说人族便是女娲时兴起造出来的,虽然各种说法不,但是女娲却直被人族称为人祖,无奈成圣后,女娲不再插手巫妖两族的事情!

  第814章女娲祠!下

  刘勋从画面中观看得知,这很有可能是洪荒中末期,毕竟人族已经开始昌盛,女娲早已成圣,而且周围也没有女娲的丝气息。

  就在这时,名女子从祠堂内走出,少年望了女子眼,神色微愣了下,对着女子眉间的朱砂发了会呆。

  “在下奉妖皇之令,前来女娲祠祭奠番,毕竟女娲是妖族的祖圣,这也是妖皇的片心意。”

  愣神之后,少年缓缓的说道,但并不自称晚辈,而是在下,或许是少年这种语气引得祠堂内的人不满,顿时数声冷哼传出。

  刘勋仔细的观看,心中难免震惊,妖皇?怕是这个时代能够被称为妖皇的人只有人,那便是东皇太!

  “公子可有证物证明?”在少年说出妖皇之名的时候,祠堂内虽然有不满的声音传出,但也夹杂着丝忌惮。

  毕竟东皇之名响彻整片洪荒之地,洪荒虽大,但无论哪个势力都惧东皇三分,因为东皇的路,是用血与骨铺出来的。

  “不知东皇钟可否?”少年眼神凌,瞬间将长剑抽出,而后对着地面狠狠插,顿时石屑飞舞,道山风吹起,剑身上的麻布随风飘动,发出“嘶嘶”的声响

  “东皇钟?小辈别私出狂言,东皇钟乃是妖皇的伴生神器,岂能被你个||乳|臭未除的小辈所掌?”祠堂内传出道质疑的话语。

  “小辈,将东皇钟呈上来吧,我等观看番,便可知真假。”紧接着祠堂内,又传出道声音。

  少年闻言,修为虽低,但眸中却出现道冷光,厉声喝道:“难道尔等不知道东皇钟代表了什么吗?”

  少年知道东皇钟是东皇太的,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给这些人观摩,女娲未成圣前都得听从东皇的号令,而现在这些人竟然想亲自察看东皇的伴生神器,少年怎能忍?

  “大胆小辈,东皇没教你怎么做人吗?”祠堂内传出声怒喝。

  少年闻言,提起长剑便仰天大笑,他知道祠堂内的人是因为自己句尔等气恼,但少年并无惧,长剑瞬间指向祠堂门前,眸中紧接着被股桀骜代替。

  “在下是代表东皇前来,所以站在这里跟你们说话的可比东皇,难道东皇喊你们声尔等不可?”

  少年向前步,祠堂内瞬间无言,她们是无惧少年,但是东皇太之名,实在不是她们可以相比的,她们从少年的体内已经看出,有着东皇钟的气息流露。

  “再者,我持东皇钟而来,也可说是寓意东皇亲至,以东皇之名号,喊你们声尔等不可?”

  少年继续向前步迈出,当少女的话语刚落下,东皇钟突然从其体内窜出,而少年手中的长剑也是发出声龙吟,剑身麻布嘶嘶作响,祠堂周围顿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

  “女娲祠弟子恭迎东皇驾临!”

  此时不管是祠堂内,还是祠堂外的几名女子,皆单膝跪地,如果说东皇钟使她们忌惮,那么东皇太之名,便可打碎她们所有的防线,归根到底,女娲毕竟是妖族之人,虽已成就祖圣之名,但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少年冷哼声,旋即向着祠堂内走去,先前的阻拦他的女子,他甚至连看都不看眼,高傲桀骜冷峻,这三个词用在少年身上,最合适不过。

  少年掠过数十名女子,顿时道数十米的雕像印入眼中,雕像为人首蛇身,容貌可谓倾国倾城,眉间点朱砂更是显得异常妖艳,整座雕像栩栩如生,如女娲亲临般。

  少年皱眉,他总感觉这座雕像仿佛在看着自己,无论自己走到什么位置,这座雕像的眼神总会跟着自己转动。

  忽然雕像身上发出道五彩光芒,五彩光芒瞬间遍布在整座祠堂内,随着这道五彩光芒,所有的女娲祠弟子皆对着雕像处跪倒在地。

  “恭迎女娲灵识降临!”祠堂周围传出道道的声音,声音中带着崇敬与兴奋,此时名女子望向少年身后的东皇钟,不免想道是东皇钟引动的女娲降临,不然数千年未现的女娲灵识,怎会在此刻忽然降临?

  少年见状,瞬间色变,立即单膝跪地说道:“晚辈恭迎祖圣降临!”

  此时就算少年再高傲桀骜,也无法不跪,就凭女娲是人祖,就凭女娲流传后世的无数功绩,他不得不拜。

  此时雕像显得更加生动起来,全身被道五彩神光环绕着,周围散发出生命的气息,片刻后,道话语响彻在众人耳中。

  “几十万年了,你终于来了!”

  话语回荡在女娲祠内久久不散,此时不仅祠堂内众人脸色齐变,就是连少年也带着脸茫然与震惊。

  正在观看着这幕的刘勋也是愣神片刻,几十万年?这已经不单表示个岁月概念,更是代表了个时代。

  洪荒中末时期,几十万年前的时代,刘勋不会陌生,那是传说中,天地初开举世皆乱的大破灭时代。

  那个时代中没有对与错,没有正与邪,更没有人可以说得清,后世只知道那个时代是群星璀璨的时代,那个时代铺满了血与骨

  少年望向女娲雕像,此时雕像仿若活了般,甚至可以看到人身下的蛇尾在摆动着。

  少年望着眼前女娲的面孔,心中竟然有种熟悉感,这是个完美到极致的女子,天地间万物与其相比都将失去色彩。

  “这片天地中最强的你,竟然也会失去记忆”就在少年发呆的时候,忽然道声音响彻在少年心间,少年闻言呆,随即眼神中露出不解。

  “罢了,这样对你而言,未必不是件好事”女娲灵识并未回答少年的不解,叹了口气紧接着说道,少年缓缓起身,他已经隐约间明白了,女娲口中的“你”应该是指的自己。

  “人祖此话何意?”少年心中升起股莫名的冲动,女娲依然没有回答少年的问题,只是望向少年的眼神中带着丝怜惜。

  第815章破枷锁,立道为尊!上

  少年看到女娲眼中的怜惜之意,不知为何心中顿时升起股无名火,眼中的不解以及心中的冲动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股桀骜,其中还夹杂着丝无法无天的霸道,女娲神色愣,仿佛陷入了沉思中,片刻后女娲的声音再次在少年心间响起。

  女娲灵识跟少年说的话语如下:

  洪荒时代之前也曾存在过个时代,我们称它为大破灭时代,传说那时这片天地还是片混沌,混沌之中有个人,那便是这片天地的天祖--盘古。

  终有日,天祖劈开混沌,开辟了方天地,天祖开天后处于虚弱状态,然而就在此时,这片天地中又出现了个人,此人本就战力无双,又值天祖虚弱之时,两人战,最终天祖陨落。

  天祖虽神灭,但身不死,头颅化西漠肚腹化中州左臂化南荒右臂化北洋双肢化东土双目化日月精气化三清精血化为巫血肉化为妖

  之后又出现人,那人来便与先前那人大战了起来,所战之处举世无光星辰湮灭,没有人知道那战的结果,最后两人同消失,但这片天地依然被他掌握

  此后妖族与巫族成长了起来,鸿钧最先成圣,而后自称道祖,并在天地中传道,万年后两族大兴,鸿钧立时代为洪荒

  当女娲的话语落下,少年的眸中突然升起股凌厉的煞气,同时满头黑丝瞬间生长到了腰间,道与少年相似的虚影,瞬间出现在身后。

  虚影手持长剑,眼中带着股桀骜,全身散发着无法无天的霸道气息,随着少年的怒啸,虚影随之相仿,只不过不同的是少年发出的是滔天的煞气,而虚影发出的是无法无天的霸道。

  两道气息混在起,顿时道黑红交杂的光芒冲向虚空,整片洪荒之地刹那间震动起来!女娲祠内除了女娲之外,其脸色皆苍白到了极点。

  “忘记吧!”女娲祠内,女娲再次发出声叹息,随着女娲的声音落下,少年的神色忽然呆滞了起来,而少女身后的虚影转身对着女娲笑,便消散开来

  “修道的苦闷之处有二,是没有得到满足,二是它已经被满足!”

  女娲望着消散的虚影,又是声叹息传出,瞬间三声叹息,恐怕除了女娲外,无人知道她为何叹息,或许虚影知道

  记忆片段在此终结,刘勋睁开了双眼,自言道:“想不到,鸿钧此人竟然真的存在!”

  说到这里,他眸中泛起抹不解之意,他已经知晓,华夏这方天地被压制,以及神通跟异象如同摆设,可以做到这切的,只有鸿钧。

  因为后世皆知晓,鸿钧在洪荒之时掌天,虽然传言中鸿钧隐世,妖族掌天,巫族掌地,但只怕他们根本就没有掌握其本源。

  鸿钧到底想要做什么?还有将天祖盘古斩杀的那人究竟是谁?按照记忆中的女娲言辞,不是应该还是那人掌握华夏的天地吗?但为何会被鸿钧掌控?

  是鸿钧斩杀了那人?不,这点说不通,就算鸿钧斩杀了那人,他掌握了华夏的天地,那为何要压制华夏?难道是鸿钧只抢夺了部分天地?

  刹那间,刘勋的脑中就升起无数个画面,但每个都被其否决,最后他眸光闪烁,冷声道:“传说不可信,鸿钧这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想到这里,刘勋后背就泛起股凉气,头皮发麻,犹如亿万虫蚁撕咬,这还是他出道以来,首次忌惮个人,忌惮成这副摸样。

  “鸿钧鸿钧!我不管你为何在我体内留下道痕,但你千不该,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