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变,皆不敢言语,至于那些老者,则是大笑起来,道:“哈哈真是后生可畏啊!”

  刘勋扫了周围眼,冷哼声,因为周围的那些隐世老者皆为准备看好戏的神色,这时北冥云的神色已经变得无比狰狞,手将凌云仙子抛开,冷声道:“不知死活的小辈,今日老夫非把你碎尸万段!”

  “老贼,敢动下,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北冥云还未动手,纳兰青儿跟帝渊已经将其围住,下方密密麻麻的天庭部众也是齐齐亮出了兵器,齐声道:“杀!杀!杀!”

  北冥云见状,顿时不屑的笑,枯骨如柴的身子转,道:“因为仅凭你们几位,便可以跟老夫战?小辈,今日老夫就让你看看,准境跟寂灭境的差距!”

  “小心,他是北冥老祖,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赶紧走啊。”凌云仙子见状,立即向着刘勋大声喝道,刘勋闻言眉头凝,旋即嘴角浮笑,道:“天庭之人,没有不战而逃之人,更没有不战而屈之兵,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话语落下,下方的天庭部众顿时齐声吼,再次单膝跪地,喝道:“我等誓死追随主上,主上若灭天,我等便弑天!主上若灭世,我等便屠世!”

  “皇家愿与天庭共进退。”此时皇天琳等人也早已到场,但直碍于场面混乱,并没有与刘勋交谈,此时她喊出了除天庭之外支持刘勋的第句话。

  “帝家愿与天庭共进退。”帝跟帝旬起来到了这里,此时他缓缓走着,眸中那抹凌厉的神色,令人忌惮。

  “我等愿加入天庭,与主上共进退!”下方人潮人海,密密麻麻的华夏修士,单膝跪地,齐声喝道。

  “哈哈群鼠辈而已,当真是不知道准境的可怕之处啊!”北冥云扫了眼凌厉仙子,轻声道:“小美人,等我杀了此人,再来与你快活。”

  刘勋望着北冥云,见对方直未瞧过他眼,便知道对方并未把他放心上,轻声道:“等等!我有话说。”

  话语落下,北冥云嘴角浮现抹不屑,道:“哦?怎么了?想求饶?但已经晚了,你必死无疑。”

  刘勋闻言,神色淡然,冷笑道:“你这个老废物是耳聋还是健忘?刘某已经说过了,天庭之人没有不战而逃之人,也没有不战而屈之兵,我让你等等,是问你有什么遗言没有?”

  “哈哈事到如今你还说大话,是当真不知死活啊!臭小子,等会将你斩杀,我非得看下你体内的胆究竟有多大!”北冥云单步向前,眸中泛起杀意。

  周围隐世势力的些老者见状,顿时眉头深凝,刘勋的神色太镇定了,根本就没有点畏惧之意,这实在有些不明所以,就算刘勋自己不怕死,但他手下的那些修士呢?难道刘勋也不管他们的死活?

  不,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传言中的刘勋是至情至性的人,他肯定不会做如此愚蠢的事情,事到如今,也只有种解释,那便是刘勋有着不用畏惧准境的资本!

  刘勋嘴角笑容的弧度已经延伸到了耳边,眸光闪动,淡然道:“大话?老不死的骨头架子,今日刘某得跟你说清楚了,你所依仗的这个至尊准境,在我的眼中算个屁!”

  话语落下,在场的准境强者脸色齐变,周围的修士也是愣神的望着刘勋,心中所想几乎达到了致,这刘勋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竟然如此藐视准境,难道他不知道在这至尊不出的年代里,准境便是无冕之王吗?

  “狂妄!不知死活的小辈。”些隐世宗门的宗主听到刘勋的话语,冷哼道,要知道他们可是直高高在上,受人敬仰的,但现在,竟然有个小辈如此藐视他们。

  第807章那就杀了吧!上

  “哈哈,真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啊,虽然以此年纪达到寂灭境大成实属不易,但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少的便是天才。”名老者锊着胡须,轻笑着讽刺道,显然听着刘勋方才的话语也是不顺耳。

  百花宗主懵烟黛眉深皱,看了凌云仙子眼,而后望向刘勋的美眸中泛起异样的神采,而凌云仙子则是担忧的望了刘勋眼,啸苍将头颅从黄沙中拔出,望向刘勋的眼神无比阴狠,心中却很惬意。

  毕竟刘勋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就等于跟所有准境为敌了,虽然这些准境不定会起出手对付他,但听到这句话,心中也肯定对刘勋有了隔阂。

  北冥云阴森的笑,笑容看上去令人毛骨耸然,他已经不想再给刘勋时间了,想要立即斩杀刘勋,毫无任何征兆,虚空突然阴暗了下来,到处都是阴魂以及黑云,整个场景犹如幽冥地府般。

  “小辈,自作孽,不可活!下辈子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就别出这个风头了。”北冥云瞬间来到刘勋身前,干瘪的手掌狠狠的抓向其头颅,虚空中出现了个巨大的骷髅,刹那间阴气弥漫在了整片星空。

  刘勋嘴角浮笑,神色淡然,轻声道:“前辈,您说如今的局势,杀个准至尊,有碍大局吗?”

  话语响起,北冥云招式滞,而周围的修士也是脸色变,但看了眼周围并没有什么动静,便不解的望着刘勋,北冥云也是谨慎的扫了周围眼,但没发现有什么可以威胁到自己的事物,便不屑的大笑道:“臭小子,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故弄玄虚,早知如此,你何必当初!”

  北冥云很自信,因为他是准境,在这至尊不出的年代里,没有人可以逃过他的察觉,所以他以为刘勋是故弄玄虚,周围的阴气更加浓郁了,北冥云的手掌已经触碰到了刘勋的头颅,但就在这时,句话语突然响起。

  “无所谓,你想杀便杀,个准境而已,屁大点事!”声落,阴气突然崩散,北冥云脸色变,旋即喷出口鲜血,触碰到刘勋头颅的那只手掌也是瞬间化作了糜粉,与此同时,周围的准境强者皆齐齐色变,下方的修士,脸色都震惊到了麻木。

  “这是怎么回事!”北冥云神色无比惊恐,眼眸中尽是恐惧之意,仅仅句话的力量便将名准至尊弄成这样,可想而知,那个出手的人是什么修为?

  “准境大成!天啊,这个年代怎么会出现准境大成的人!”名老者颤音喝道,眸中尽是不解,而北冥云也是倒吸口凉气,瞬间倒退千米,离得刘勋远远的。

  “少主,看谁不顺眼就跟老奴说,有个咱杀个,有双咱凑对,若是都不顺眼,那便都杀了吧,抬手之间的事而已。”在名隐世宗主的诧异眼光下,帝旬缓缓走出,对着刘勋拜,轻声说道。

  刘勋表面脸色平静,但心中却在暗骂,这帝旬搞什么,竟然称自己为老奴,这不是要让自己下不来台吗,个至尊对名寂灭境自称老奴,恐怕这也是破天荒的头次了,要知道至尊可是都有尊严的。

  但帝旬却不同,因为他只有百年生命,现在也还有九十余载而已,他是刘勋的护道者,自然要为刘勋扫平些明面障碍,以及背地里的障碍,自称老奴便是帝旬的个计划。

  可以试想下,个至尊都自称老奴了,那么这个势力得多强大?可以驱使至尊的势力,那肯定不止个至尊,在这个至尊不出的年代,那绝对有着不可挪动的霸主地位。

  “这小家伙不简单啊。”百花宗主抿嘴笑,使得天地都为之失色,凌云仙子也是诧异的望了刘勋眼,旋即平静的看着周围的切。

  “原来帝兄消失的这些年里,竟然加入了大势力之中了。”先前跟帝旬在起的隐世宗门宗主轻笑着说道,但紧接着眉头皱,旋即开解,道:“罢了,这件事本来也是个误会,现在又是多事之秋,就别在徒增伤亡了,我等还是齐心对付异域吧。”

  帝旬闻言,摇头笑,道:“抱歉了,老朋友,这件事我说了不算,得我家少主来决定。”

  话语落下,那名准境宗主神色愣,脸色不自然的对着刘勋行了礼,道:“不知小友是如何想的?”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道:“前辈说的不错,无论是隐世的方还是我们华夏残存的方,皆是脉之承,也的确应该合力对付异域,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比如金刀宗这种损害民族的行为,必须得杀!北冥云这种行为更是该杀!前辈认为晚辈说的可对?”

  话语刚落,准境宗主还未言语,北冥云便冷笑起来,道:“小辈,我们拯救华夏这些残余生灵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现在来跟我们说这些?真是不知”

  “闭嘴。”北冥云还未说完,帝旬便轻声喝,喝声落,北冥云的两只胳膊以及双腿便化作了糜粉,全身只剩颗头颅以及胸膛在外,此时他的眸中充满了惊恐,瞬间不敢言语。

  “你真以为凭你个准境大成,便可以对付我们所有人吗?”金刀宗主见状,顿时厉声喝起,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再不说话,那等待他的便是死亡。

  刘勋闻言,嘴角浮笑,缓缓走向北冥云,脚踏在其头颅之上,对着金刀宗主说道:“谁说他是准境大成了?当然,如果你们以为是的话,那刘某也没有话说。”

  话语落下,周围的修士脸色齐变,而北冥云以及金刀宗主也是充满了不可置疑的神色,帝旬摇头笑,道:“活了这么多年,不小心就踏入至尊境了,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准至尊虽然跟至尊沾了个边,但其中的差距就不用老夫多言了吧?”

  “切按至尊所言。”这些准境修士皆是群成精的老不死,自然知道名至尊为奴,身后的势力会是怎样,所以他们不得不屈服,而北冥云以及金刀宗主,脸色瞬间苍白下来。

  第808章那就杀了吧!下

  “少主的意思是?”帝旬知道演戏就要演全这个道理,旋即对着刘勋问道,刘勋闻言淡然笑,道:“那就杀了吧,君无戏言,刘某说出去的话,怎能收回?”

  “哦,那就杀了吧。”帝旬缓步上前,刚想动手,北冥云以及金刀宗主顿时齐声说道:“至尊饶命,我等愿跟随少主,为华夏出份力,共同抵抗异域,复我华夏领土。”

  刘勋听到此言,顿时大笑,望着北冥云道:“早知今日,你何必当初?有句话还给你,自作孽,不可活!下辈子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就不要出这个风头,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没有下辈子了!既然你们都听过刘某的传言,那么也应该知道刘某的神通吧?”

  “”刘勋的话语落下,金刀宗主以及北冥云脸色齐变,道:“不,你不能这样!你这样不公平,你只是个生灵,你这样做根本就是逆反了天地的规律循环!会遭报应的!”

  “哈哈!天地循环?三千大道?”刘勋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般,道:“这天地再大,也困不住我,这三千大道再繁杂无尽,也没有我的道!报应?或许会有吧,但以后的事情,就不是我该想的了。”

  “不,你不能这样,你你就是个疯子!”金刀宗主神色恐惧,犹如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般,而北冥云则大声笑了起来,嘶喊道:“哈哈迟早有天你也会死,小辈,我会在永世不入轮回的世界里,等着你的到来!”

  “唰唰!”北冥云的话语刚落下,帝旬便单手挥,金刀宗主以及北冥云也是彻底化作了糜粉,而刘勋眸中也是闪过道七彩神芒,将北冥云以及金刀宗主的修为以及轮回印记气运生命之力彻底吞噬。

  待到刘勋将两名准境修士吞噬完毕,他眸中的七彩神芒竟然化作了八道!但他却是眉头皱起,道:“果然如此,想要达到准境,仅仅是修为足够,是不够的。”

  踏破天地人三劫,便是永生,然而阴阳共存,生死循环,永生之后为寂灭!

  寂灭之后才是真正的升华,准境便是成为至尊境也就是圣人境的必要步!然而自准境开始,便不是修为以及精气的多少可以决定的,若想踏入准境,必须要进行道的蜕变,刘勋深知这个道理,他知道修道途急不来。

  ‘漫漫大道逆天路,满天星辰又幕。’这句话明确的说出了道途的艰难以及不易,修道途,本为逆天之举,然而若想破道为圣,证道成神!那个时间的过渡,怕是这漫天的星辰,都会黯然消逝。

  可想而知,星辰的寿命是近乎无尽的,但这漫天的星辰都换了批,那么这岁月的流逝,究竟已经过了多少年?

  但刘勋管不了那么多,他必须要成为准境,因为如果想要将异域祛除,准境才是真正绝对胜负的关键,帝旬是不可以出战的,因为如果帝旬出战,那么便打破了异域跟华夏至尊签订的那个神秘条约。

  到了那时候,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古星对战了,双方的至尊定会再次交战,那时候怕是这片星域都会毁掉。

  自从斩杀北冥云跟金刀宗主后,过了三息时间,而这些时间里刘勋也是思考了三息,终于他眸中闪过了抹决然之意,对着下方的无尽修士道:“今天开始,我订下三个规矩。”

  “第,今日开始,无论是隐世势力亦或是华夏原势力,皆放下你们手中的恩怨,如若谁再勾心斗角,试图挑起内战,斩立决!”

  “第二,今日开始,我等皆为脉,你们也可以待在原来宗门,散修也可以加入天庭,当然,切还是看你们个人,刘某不强求!但是,战争旦打起,无论是哪个宗门或是哪个势力,皆要齐心协力,不可互相残杀!此事如若有人违反,杀无赦!”

  “第三,不可与异域勾结,不得做有损于华夏的事,更不能欺辱自家的百姓,这点如若有人违反,诛九族!”

  话语落下,个斩立决,个杀无赦,最后个诛九族!使得下方的修士脸色变再变,修士本来就是追求无拘无束,但是现在刘勋想要把他们当现代化的军队管理,实在是有些难度,毕竟华夏古星跟地球的生活气性跟风貌不同。

  然而就在众人不解,但又不敢反驳的时候,刘勋的话语又响了起来,“刘某知道,大家以前的恩怨皆是由言不合,或者看着哪个人不顺眼,亦或是好打不平发生的,但是,此时彼时!”

  说到这里,刘勋的神色异常冷峻了下来,紧接着道:“如若此时华夏依然是昌盛之期,你们该杀就杀,该死就死,刘某也懒得管这闲事!但是现在不同,华夏面临灭族之危,天下苍生面临劫难,每天都有着上万生灵陨落。”

  “所以此时你们如果再跟以前样,华夏未来的形势眼可见,同时刘某也知道,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我不管你家有老小还是年龄过大,也不管你年纪小不懂事或者是女流之辈,我只知道想要改变,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且是血的代价,但这个代价可大可小,切看你们以后的举动跟配合。”

  话语落下,个宗门势力的宗主顿时不满的喝道:“哼,你是把我们当苦力使唤了?抱歉了,这些事我干不了,我还是回我的深山老林里,当逍遥皇帝去吧。”

  话语刚落下,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那名宗主的头颅便化作了糜粉,刘勋见状,嘴角浮笑,道:“刘某说过,肯定会有流血事件,而刘某的行事法则便是如若不能为我所用,那还不如杀了!反正他回他的深山老林当他的逍遥皇帝,对华夏的局势也没有帮助,我还不如直接把他送入轮回,让他解脱。”

  第809章生命赌注!

  刘勋的话语不紧不慢,声音不大不小,但却使得在场每个人色变,许多隐世势力的宗主现在都知道了,刘勋根本就不是在说笑,而是真的会做,如果他们也跟方才那名宗主般做的话,刘勋怕是也会将他们杀死。

  这些老不死可是都成精了,知道现在正是刘勋杀鸡儆猴的时候,他们肯定不能往上面撞,顿时齐齐拱手道:“切按庭主说的办,为了华夏,我们这些老骨头定会倾尽全力的。”

  刘勋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向着几名隐世势力的老者走去,当走到老者的身边,轻笑道:“前辈,晚辈还有个不情之请。”

  “哦?刘庭主请说,若是老夫可以办到,定全力支持。”老者僵硬的笑,应付道。

  刘勋见状,顿时摇了摇头,道:“前辈言重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看你们宗门的人力有些不足,现在大家都是家人,不如我送你们点兵力,这些大家也都势力相均,也好独当面。”

  话语落下,那几名的老者脸色齐变,但神色上却依然赔笑着,心中却在暗骂刘勋,这只小狐狸,说是给他们送兵力,怕是用来监督他们的吧!

  “这样吧,帝渊你来这位前辈的宗门,你们到这两位前辈的宗门,青儿到那位前辈的宗门,非烟去百花宗。”还未等老者们答应,刘勋便随口说道。

  “这”百花宗宗主懵烟闻言,也是愣神了刹那,想要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刘勋此时拍了拍脑袋,自责道:“各位前辈放心,我这些兄弟们好养活,随便给个副宗主什么的就可以,也不用太大的权力,可以看下宗门密卷就可以,也不用”

  “刘勋!你欺人太甚!”刘勋安排的几个隐世宗门的宗门还未说话,个小宗门的宗主便大喝了起来,但就在他喝声刚落的刹那,他以及他整个宗门的修士,便彻底化作了血雾。

  “我跟这几位前辈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刘勋眸光寒,所有的血雾顿时被其吞噬,周围的老者见状,顿时眉头深凝,他们可以看出,今天如果不答应刘勋的话,怕是这片地界,他们是走不出去了。

  这刘勋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杀人更是不含糊,这些老者虽然知道刘勋不会把他们全部杀掉,但他们却不敢赌,谁知道刘勋是不是真的疯了,万再

  此时刘勋平静的望着这几个宗门的宗主,至于他为何选这几人,那是因为他知道隐世宗门里,皆是以这几个为首,方才那个出头的小宗门宗主,怕也是受了哪个老者的指使,所以说,他只要控制了这几人,这些小宗门自然不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