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好吧,不然以后定会留下祸根,对你修行不利。”刘勋身影闪,便来到帝渊身前,拍了拍其肩膀,轻声道:“放心吧,这些小喽,就交给我了。”

  “那好吧,我先歇会。”帝渊并未跟刘勋客套,直接落地,便开始调息,刘勋摇头笑,暗自摇头,旋即望向下方的异域修士。

  “你是谁?胆敢来我军重地,是活腻了吗?识相的赶紧离开,我们已经发出了信号,再过不了半炷香的时间,你插翅难逃!”下方名异域修士对着刘勋大声喝道,显然他也知道刘勋不好惹,在拖延时间。

  “真嗦呢,杀你们何许半炷香?三息足以。”刘勋落地,将麒麟刺放于背后,捡起地面上的杆长枪,紧接着道:“杀鸡焉用宰牛刀?杆长枪足以扫平你们这群鼠辈!”

  下方的异域修士闻言,顿时脸色齐怒,那名光头,脸带刀疤的异域大汉怒喝道:“狂妄!不知死活的小辈,今日你便留在这里吧!”说到这里,大汉举刀指着刘勋,大声喝道:“杀!”

  话语落下,周围的异域修士皆挺身向前,股恐怖的精气波动,瞬间弥漫在了整座城池,刘勋见状,不急不忙的玩弄着手中的长枪,冷笑道:“战,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长枪本是银色,但此时在刘勋的手中却变成了血红色,那犹如鲜血般的猩红,仿佛就代表了死亡,股滔天的杀意,瞬间席卷高空,向着四周横扫开来。

  无形的杀气散,道涟漪光波升起,涟漪所过之处,房屋瞬间倒塌,殿宇轰然崩陷,本来个好好的中域城,顿时化作了乌有,与此同时,冲向刘勋的异域修士也是止住了脚步,皆额头带汗,神色恐惧。

  仅仅道气息便造成了如此景象,那此人的战力究竟有多强?此人到底是谁?光头大汉此时在回想着华夏的天骄,但是貌似没有可以跟眼前此人对上号的,就在这时,名异域修士望着刘勋的瞳孔中充满了惊恐,颤音道:“是他!是他!是紫色缉杀令中的刘勋!”

  话语落下,在场的异域修士脸色齐变,而光头修士也是倒吸口凉气,旋即镇定下来,否定道:“不可能是他,他在六年前已经被我方的名准至尊斩杀于域外了,所以,绝对不可能是他”

  名异域修士闻言,全身颤抖,失声道:“虽然有这种说法,但并没有见到尸身啊!而且紫色缉杀令也没有取消,要知道,缉杀令中是不可能存有已死之人的!”

  光头大汉闻言,脸色变,旋即对着那名异域修士大骂道:“妈的,你傻啊!名准至尊强者击之力肯定把他打的连血肉都没有了!当时他是寂灭境初期的修为,难道说他还能逃过准至尊的追杀不成?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想!”

  “”那名异域修士闻言,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但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说出!刘勋饶有兴趣的望着前方的幕,冷声道:“不用争辩了,我就是刘勋,也就是你们紫色缉杀令中的存在,怎么?我以前不是你们眼中的香饽饽吗?每个人都视我为神兵,为秘法?现在怎么每个人敢上了?”

  话语落下,周围的异域修士齐齐倒退了步,开玩笑,自从刘勋在封王战上人独杀数名异域天骄,而且老辈的异域寂灭境老者,都被其拳打爆,他们怎么可能不畏惧,现在的刘勋,在异域修士心中,那可就犹如颗烫手的山芋般,谁也不想招惹以及碰到。

  “大家不要慌,如果不反抗的话,肯定会被他杀死!如果反抗,还有希望等到援军的到来,若是援军到来,就算他是真正的刘勋,那也难逃死!”光头大汉扫了周围眼,顿时大声喝到,话语落下,周围的异域修士脸色凝,慌乱的气息也是平稳了下来。

  刘勋暗自点头,这光头还是有些领导能力的,可以在这种心理压力之下保持份清醒的头脑,但是很可惜,刘勋并没有惜才之心,光头大汉这样,只是加速了自己的死亡而已。

  “轰隆隆!”

  虚空震动,苍穹颤栗,这切都是因为上千名破劫修士起发动攻击的原因,这足足可以超过寂灭境的全力击,半空中密密麻麻的黑色不明大鸟嘶鸣,每只大鸟的翅膀皆如寒刀,这是异域修士的秘法,不容小窥。

  刘勋见状冷笑,手中长枪向着前方千名异域修士直刺而出,他的速度太快了,加上这五年的星空杀戮,可以说,刘勋现在的每招,都是最简洁的杀招,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第801章攘外,需安内!1

  帝旬曾说过,刘勋现在修为虽未达到准至尊的境界,但战力却可以堪比平常准至尊,此时这句话很好的诠释了刘勋的强横之处!

  长枪未至,枪尖上的寒芒已经在异域修士群中炸开,血色的枪芒夹杂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瞬间席卷四周,仅仅刹那,便有上百名异域修士化作了糜粉,被刘勋吞噬,彻底消失在了人世间!

  与此同时,半空中的千只黑色大鸟,也是彻底崩散开来,幸存的异域修士,以及那名光头大汉,此时脸色齐变,他们知道刘勋很强,但实在没料到会如此之强。

  所有异域修士的心中皆升起了共同的思绪,他们面对刘勋,简直就不像是在面对名寂灭境的修士,而像是名至尊!这种差距,使得剩余的异域修士,皆没有了丝的反抗之意

  “使用防御秘法,九九归大阵!”光头修士最先反应过来,大声喝道,周围的异域修士闻言,顿时运起秘法,每个人都有求生欲,异域修士也不例外,既然攻击对刘勋无效,那么防御肯定也不会起到多大作用,但是他们也没想要起多大作用,只要坚持到援军到来便可。

  九九归大阵是种防御阵法,由伏羲八卦阵演变而来,是华夏的种远古阵法之,但却被异域抢夺过去,从而用来对付华夏,这是种防御力极强的阵法。

  传言中,劫天与破劫对战,只要四名劫天修士发动此阵,任由破劫修士击打,三个时辰之内也破解不了,而现在可不是四名破劫修士,而是九百余名,虽然刘勋跨过了他们个永生境界,但光头大汉也对此十分有把握。

  “九九归?虚有其表,只识华夏秘法形体,而不知内意,那便犹如豆腐渣般!”刘勋眸光闪动,如若刀锋,长枪直接被其扔在了地下,当豆腐渣三字落下,股可毁灭万物的波动自其眸中发出,仅仅道眸光便将那九道防线瞬间击破,前方再无个人影,皆化作了糜粉,而后融入刘勋的体内!

  漆黑的夜色中,半月高挂,阵微风吹过,带走了那淡淡的血腥味,此地除了那已经倒塌的城墙跟殿宇之外,只剩下刘勋跟帝渊两人。

  “先回西漠吧,听说剑兄失踪,现如今也不好再继续寻他,异域的援军可能马上就要来了。”刘勋拍了拍帝渊的肩膀,两人旋即向着西漠方向走去。

  待到两人刚刚离开,还不到十息的时间,前方便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异域修士,其中带头的名金发修士怒喝道:“可恶!都怪那个黑衣人,不然他们肯定跑不了。”

  金发修士提起黑衣人,眸中闪过抹恐惧的神色,就在刘勋与千名破劫修士大战的时候,异域的援军就已经在路上,但就在他们马上赶到的时候,却被名黑衣人掌击溃,而且其中名准至尊更是惨死当场。

  不过好在黑衣人并没有大开杀戒,这些异域修士才侥幸活了下来,但是当他们赶到此地的时候,刘勋跟帝渊的踪影,早就不见了。

  虽然可以看出刘勋两人刚离开不久,但他们却没有心情去追了,因为破劫修为之上,皆懂空间转移之法,此时说不定两人早就逃到千里之外了。

  天色刚朦胧亮,刘勋跟帝渊便来到了西漠边缘,刚刚踏进西漠,周围顿时出现数百华夏修士,这数百人竟然皆是貌美的女子,而且每个人手中皆拿着兵器,娇声喝问道:“何人擅闯我族重地?”

  刘勋见状嘴角浮笑,打趣道:“都挺上心的嘛。”

  话语落下,周围的华夏女修士皆黛眉皱起,就在这时,道犹如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哟,这不是帝兄吗?不愧为我华夏四大天王之,竟然可以以自身之力,从异域万千大军之中逃脱。”

  说话的是名女子,此时莲步微移,向着刘勋两人缓缓逼近,女子貌若牡丹,时而娇艳时而高贵,修长的身材,笔直的双腿,再加上身粉色长裙,顿时使得这色彩单调的西漠,多出了许多别样的风采。

  帝渊闻言,顿时摇头笑,刚想介绍刘勋的身份,但就在这时,刘勋却个眼神给他打住了。

  “凌云仙子误解了,这次还多亏了刘兄,不然帝某的性命恐怕就到达终点了。”帝渊嘴角浮笑的解释道,并私自向着刘勋传音,详解了眼前女子的身份。

  原来这名女子便是隐世势力中的百花宗传人,传言中这个宗门的弟子皆是女子,而且非貌美者不可进,至于修行的何种秘法,那便是九尾天狐的媚术以及暗杀之术。

  “原来是百花宗的道友,不知贵宗主可安好?”刘勋拱手拜,话语落下,顿时将周围的众女子给整蒙了,而凌云仙子也是神色愣,心中疑问,难道此人认识自己的师傅?

  “哦,我忘记介绍了,这是刘兄,也是隐世宗门的传人,现如今承奉师命,前来相助。”帝渊脸也不红的说着,跟刘勋里应外合,个愿打个愿挨。

  凌云仙子闻言,黛眉稍宽,眉间那抹朱砂异常鲜艳,沉默了片刻后,便继续询问道:“不知刘兄师出何门?不如说出来,看小女子是否有所耳闻。”

  “不必了,晚辈前来的时候,师尊曾交代过,非见你们宗主才可以说,望仙子见谅。”刘勋对着凌云仙子歉意的笑,缓缓说道。

  “哼,不识抬举,我们师姐问你话,你回答着就是了,还不知道多少天骄抢着想回答我们师姐的问题呢。”刘勋的话语落下,周围名女子顿时不满的冷哼道。

  刘勋闻言,脸上笑意更胜,这些女子虽然修为不凡,但心智却不怎么样,显然没有过多的接触世俗,脑中转,他神色浮现抹为难之意,紧接着说道:“其实师尊前来之时,也说过句话,但晚辈却不知是什么意思。”

  “哦?不知令师尊,所说何言。”刘勋的话语刚落下,凌云仙子便问起,帝渊此时也是诧异的望着刘勋,轻笑着等待着下文。

  第802章攘外,需安内!2

  刘勋闻言,故装疑问之状,不解道:“师尊曾言,如有贵宗硬想得知我派传承,也非不可,而是需要些特殊手段。”

  说到这里,他神色更加苦了起来,摇头道:“哎呀,晚辈愚笨,实在不知道师尊所言何意啊。”

  话语落下,凌云仙子跟下方的女子相视笑,其实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无非就是让两派弟子切磋番罢了,也就是说,如果想要知道刘勋是何门何派,那便看自己的本事了。

  “哦?小女子明白,既然令师尊都这样说了,那就请刘兄去见我宗宗主吧。”凌云仙子缓步向着刘勋走来,犟笑间都流露出万种风情,天地都为之失色。

  “小心,她对你施展媚术了。”帝渊向着刘勋传音道,刘勋闻言心中笑,回应道:“放心,这点小媚术而已,看我让她赔了夫人又折兵。”

  凌云仙子走到刘勋身前,轻轻对其耳边吹了口气,刘勋心中暗笑声,神色中装出副迷茫的样子,而凌云仙子身粉色长裙,气若幽兰,双手在刘勋背后游走着,轻声道:“公子可否告诉奴家,贵师门究竟是何宗何派?”

  刘勋暗笑声,并不言语,而是眸中的迷恋之意更盛,双手竟然向着凌云仙子的胸前摸去,凌云仙子见状,神色寒,心中顿时对刘勋更加不屑,这到底是什么神秘宗门?调教出来的弟子竟然点抵抗力都没有。

  “公子别急嘛奴家”凌云仙子刚想拦住刘勋的双手,但就在她的话语还未说完,刘勋左手对着其盈盈握的蛮腰揽,右手则直接透过那粉色抹胸,跟其充满弹性的两个肉球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此时不仅下方的女子麻木了,就连凌云仙子也是犹如电击般,呆滞在了那里,帝渊咽下口唾沫,轻声道:“我说这么玩有点玩大了吧。”

  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刘勋伏到凌云仙子的耳垂边,轻咬了下,而后对着其耳中轻轻的吹着,以仅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轻声道:“抱歉了,晚辈年富力强,血气方刚,实在抵抗不了仙子的媚术,这次对决,刘某甘拜下风。”

  “你混蛋!你这个流氓,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刘勋的话语刚落下,凌云仙子便反应了过来,脸色羞红片,提起手中的长剑,便向着刘勋刺去。

  说实话,百花宗虽然研习媚术,但自身却都是完璧之身,像今天这般被刘勋触碰身体,而且还是如此隐秘的部位,恐怕任何名女子都接受不了,所以现在的凌云仙子,已经彻底的恼羞成怒。

  “砰!”刘勋任由其刺向自己,但就当长剑接触刘勋身体的刹那,却猛然崩碎开来,而刘勋的身体则没有丝的伤痕,这幕使得周围的百花宗弟子以及凌云仙子神色愣,仅仅凭借身体便可以阻挡住凌云仙子的击之力,那此人的修为得多强?

  “别对着自己族人出剑,也别滥用媚术,不然下次可不会如此简单,那可是会的哦?”刘勋瞬间来到凌云仙子的背后,狠狠的拍了几下其,现场本来就安静无比,现如今这几声“啪啪”的声音,更是响彻在每个人耳中。

  “你无耻!”凌云仙子娇躯轻颤,眸中泛起水雾,眼前这人修为高深莫测,打又打不过,本来想给对方来个下马威的,却没想到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回想起自己两处私密部位都被此人触碰,凌云仙子便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开个玩笑,别介意!跟异域交战,不也难免有肌肤接触嘛。”刘勋轻笑着说道,周围的百花宗弟子闻言,顿时神色愣,但紧接着暗骂起来,跟异域交战,那是没法避免的事,但现在

  “哼,无耻之徒,有本事留下名号。”有些女修士为凌云仙子感到不平,便冷哼声,向着刘勋问道,显然是想找个机会讨回这个面子。

  “哼,无耻的登徒子,连个真名都不敢留。”下方的女修士还未说话,凌云仙子便开口骂道,此时她梨花带雨的神色加上那身粉色的长裙,更是为其添加了丝柔弱的美感,令人望而生怜。

  刘勋跟帝渊相视眼,皆摇头笑,正准备说话,但就在这时,道阳刚,但却夹杂着丝阴柔味道的话语却传来过来:哟,谁欺负百花宗的师妹们呢?也不撒泡尿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话语落下,刘勋脸色寒,他本来就是开个玩笑而已,正准备道歉呢,但对方这句话就显得有些敌意了,帝渊听到这句话也是眸中冷光闪烁,旋即望了过去。

  前方大约有数十名华夏修士,皆身穿黑衣,身负长刀,带头的是名看上去三十余岁的青年,青年长的还算俊美,但却流露出丝阴柔。

  “这里是西漠,目前华夏的暂居地,而我也只是前来想助华夏臂之力而已,但朋友方才说的这句话,有些过了吧?”这毕竟都是华夏脉,刘勋也不好闹的太僵,以礼相待道。

  青年闻言,顿时大笑起来,道:“兄弟眼生的紧,显然是刚来此地吧?”说到这里,刘勋点了点头,并未回话。

  青年见状,不屑的笑,紧接着道:“没错,这里是华夏的暂居地,但兄弟也知道,西漠气候恶劣,又有如此多的难民,食物以及消耗上肯定不足,所以说,此地也不是什么鼠辈都可以加入的,你说对吗?”

  话语落下,刘勋嘴角浮笑,但依然并不言语,凌云仙子以及下方的百花宗弟子见状,皱了皱眉,但却没说什么,因为方才刘勋的举动着实令她们有些恼怒。

  “师姐,啸苍不是直喜欢你吗?这次肯定是在为你出头呢。”名女子小声的在凌云仙子面前说道,凌云仙子闻言,对着啸苍望了眼,眸中闪过丝厌恶,紧接着望向刘勋,气道:“哼,给他点教训也好。”

  第803章攘外,需安内!3求月票!

  “师姐,这样不好吧?啸苍已经赶走了不下千名来此地的修士了,眼前此人修为高深莫测,定可以为华夏出份力,再被赶走的话”名女修士厌恶的望了啸苍眼,缓缓说道。

  “放心吧,我已经传音通知了师尊,师尊已经开始留意他了,但师尊到了现在还不出面,也定是有着原因的。”凌云仙子神色淡然,极其镇定的望着眼前幕。

  刘勋修为早已通天彻地,她们的话语自然落入了耳中,此时他上前向着啸苍拜,道:“啸苍兄,俗话说民族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是如今这个局势,现如今,不正是我们团结心的时候吗?只有这样,才可以将异域从华夏驱赶。”

  啸苍闻言,神色愣,显然有些诧异刘勋怎么知晓自己的名字,但转瞬便以为是自己的名声太大了,便更加不屑的说道:“兄弟,不是啸某不讲情面,而是华夏不收无用之人啊,以前的华夏不就有因为这名多无用之辈,才如此不堪击嘛?就比如那什么四大天王之类的。”

  啸苍说到这里,故意鄙夷的望了帝渊眼,紧接着说道:“这四大天王也只是个名头,不还是被异域打残的打残,当战俘的当战俘,就连那被称为无敌之人的剑无名,不还是被异域给杀了吗?”

  啸苍越说越不屑,却没有注意到刘勋的脸色越来越冷,他不会在意自己受到什么诬陷以及胡言蜚语,但剑无名是为了跟他的个承诺才下落不明的,这是刘勋第个从真心里佩服的男人。

  “就连那什么天庭的庭主刘勋,我看也不过如此,也就个鼠辈而已,区区个鼠辈,还妄想匡扶古天庭?痴人说梦,最后不还是靠我们这些隐世宗门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