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状也是点头笑,说实话方才帝旬也是为刘勋捏了把汗,因为谁也不知道火祖是个什么脾气的人。

  如果要是刘勋的话语引得火祖不快,火祖不将焚炎之力给吴昊参悟,那帝旬也没有办法,因为就算是帝旬身为至尊,也没有把握可以胜过身为天地本源的焚炎之力。

  看到帝旬松了口气,刘勋顿时轻笑,旋即对着四圣兽望去,紧接着说道:“那四位前辈呢?咱们是自此分开,待到刘某解决完民族大事再去寻找四位前辈,来履行跟朱雀前辈的约定,还是?”

  “我们几万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你这点时间,正好我也想去这个出过无数人杰的华夏古星看看。”青龙等人还未答话,朱雀便已经说了出来,白虎等人闻言,眉头皱起,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好,事态紧急,晚辈跟帝旬前辈先行步。”刘勋说完便化作道七彩神芒消失,帝旬跟帝也是紧跟而去,此地只剩下四圣兽四人。

  “朱雀,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帮他得到焚炎之力便去寻找那个人吗?怎么现在你又”白虎的话还未说完,青龙便打断道:“罢了,去华夏古星看看也不错,反正几万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时半会的。”

  说完,四圣兽便向着华夏古星的方向而去,期间青龙向着白虎传音道:“你没发现刘勋那小子身上的气息跟以前那个人族天骄很像吗?”

  白虎闻言,神色愣,回应道:“听你这么说,还真有那么点意思,都是那种令人讨厌的气息,虽然修为不高,但却把自己抬得跟至尊级。”

  青龙听到白虎的话语,摇头笑,道:“怎么什么话从你口中说出就变味了,刘勋那种气息按照人类的说法,那叫无敌之势,心底里他便是无敌,这是种道心,无论对方是什么存在,他嘴上虽然叫着前辈,但心中却把对方当做同级看待,也不是傲骄,而是种自信。”

  “我明白了,你是说朱雀看到这小子,想起以前人族那人了?”白虎缓缓而行,向着青龙回应,青龙点了点头,道:“也只有这种解释了,但奇怪的是,朱雀不是记恨那人吗?怎么会难道说?糟了,她肯定查看过刘勋的记忆,而我跟刘勋说过那件事的真相,糟糕,我怎么会没想到这点。”

  白虎闻言,嘿嘿笑,道:“你这是自讨苦吃,我说呢,朱雀怎么看向人族的眼神越来越平静,原来是知晓了那件事的原委,不过这也不是件坏事,因为她总会知晓的,难道你还想瞒到她天地毁灭?”

  青龙闻言,摇头笑,道:“罢了,事情既然已经如此,我们便坦然面对吧,走吧,玄武跟朱雀已经拉下咱们段距离了。”

  “嘿嘿,正好我也这神秘的小子到底来自什么样的古星。”白虎跟青龙猛然加速,瞬间便与玄武朱雀齐肩,四人向着颗金色的古星前去。

  大约三天后,刘勋跟帝旬屹立在星空上方,俯视着下方的古星,此时他暗自皱眉,因为华夏古星到处都被黑气弥漫,股尸体的腐臭味竟然席卷到了域外,向着刘勋跟帝旬,扑面而来

  “苍生劫难啊!死亡的生灵何止千万?”帝旬望着下方阴气滚滚的气层,皱眉说道,刘勋眸中泛起冷光,并不言语,径直的向着下方掠去。

  “等等!先别急着暴露自己,观察下形势再说。”帝旬的话语飘到刘勋耳边,刘勋闻言咬牙握拳,但还是停了下来,但却遮掩不住眸中的那丝杀意。

  就在这时,四圣兽也是赶了过来,当他们看到无数的阴魂以及腐臭味的时候,也是神色愣,青龙皱眉道:“这颗古星,要变天了,竟然如此数量的尸气与阴魂,这得死亡多少人才可以做到”

  刘勋此时正在用神识感应着下方的情势,但是随着时间息息的过去,他的脸色也是越来越冷峻,半柱香后,刘勋双眼微眯,冷声道:“北洋沦陷南荒沦陷东土沦陷中州沦陷,目前华夏所有势力以及修士,基本都聚在西漠这片荒凉之地。”

  西漠,是华夏古星上最大的块地面区域,虽然人口密集度是最少的,但地域广阔度却可以跟北洋媲美,但此地却气候恶劣,黄沙遍地,传言说,只要个生灵在个地方不动,半柱香后那个地方便会被无垠黄沙覆盖,所以西漠并不适合般生灵居住。

  “那我们先去西漠。”帝旬话语落下,便准备向着西漠方向踏去,但就在他刚动身的刹那,刘勋的话语也是传来:“前辈你先行步,晚辈还有事情要做。”

  帝旬闻言,顿时眉头凝,道:“现在除了西漠,其他四域皆为异域修士,你要做什么?”

  刘勋平静的望着下方,道:“我感应到了熟人的气息,而且这里距离西漠也不远,我顺路索取点利息。”

  刘勋现在心中的杀意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盛,五年的星空之路并没有消耗他的锐气,反而令他心中的煞气更盛,但就在他话语落下的刹那,帝旬顿时大喝道:“胡闹,我可是感应到了好几个准至尊的气息,你此次私自行动,岂不是跟送死没什么两样?”

  第795章对不起,我来晚了!1

  刘勋闻言,嘴角浮笑,转身道:“前辈,晚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如果什么事情都按照你给我路走,那我迟早会成为个傀儡,请前辈记住你的身份,您是护道者,不是操纵者,再者而言,晚辈也从不需要人护道!而且,我决定的事,谁也无法改变,哪怕是神明阻拦,我也会将他踏在脚下,令其永世不得超生。”

  刘勋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向着下方而去,待到刘勋离开,青龙摇头笑,道:“此子的脾气可真够暴躁的,对吧,帝旬道友?”

  帝旬闻言,也是轻声笑,叹出口气,道:“他现在需要场杀戮,我也只是试探性的阻拦他而已,但没想到他的反映竟然会如此激烈。”

  与此同时,中州跟西漠的交界地域的个城池中,群华夏修士跟群异域修士正在厮杀,华夏修士中领头的是位身穿红裙的女子,黛眉月目,身材修长,虽全身沾满了鲜血,但依然遮掩不住那如花的容颜。

  女子周围大约有着千名华夏修士,名华夏修士手中扛着幅旗帜,旗帜虽然久经战火,已经破烂不堪,但旗帜上的两个字,却异常显眼,那便是:天庭!

  “哈哈,柳非烟你逃不掉了,跟那个婊|子样,在老子身下呻吟吧!”名金色短发的异域修士仰天大笑,周围大约上万名异域修士将天庭修士围困,这名金发修士显然是驻守在此城池的异域城主。

  女子正是柳非烟,此时她跟千名华夏修士被困,但神色中却无半点畏惧之意,长剑指向金发异域修士,大喝道:“你这只畜生,你把她怎么了?”

  “哈哈,你想知道吗?那就赶紧投降,跟她样,沉浮在老子胯下吧!哈哈”金发修士双眼放光,望向柳非烟的眼神中充满了。

  “你个混蛋”柳非烟此时再笨也知道庄雯曦发生什么事了,但她此时却异常的平静,沉默了片刻后,柳非烟缓缓说道:“天庭的众将士们,长达六年之久的征战,想必大家也都了解异域的手段,战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战!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杀!杀!杀!”所有华夏修士齐声怒吼,上千道精气席卷高空,令整个城池都是为之震。

  就在这时,名异域修士跑到金发修士身前,道:“城主,不能再打了啊,咱们处于跟西漠的交界处,如果兵力再次受损,万华夏反击,咱们必会好无反击之力,瞬间败亡啊!”

  话语落下,金发修士脸色寒,冷声道:“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放他们走?开什么玩笑!如果被上面知道后,怕是华夏没打来,咱们倒是被自己人先杀了。”

  那名异域修士闻言,嘿嘿笑,道:“小子当然不是让城主放他们走,华夏不是有句老话吗?不战而屈人之兵,咱们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华夏的战术来对付华夏,岂不是举两得?”

  “哦?详细说来听听。”金发修士闻言,也是起了兴致,微笑着问道。那名异域修士再次嘿嘿笑,轻声道:“城主不是俘获了名华夏女子吗,看来那女人在天庭的地位还挺高,不然他们也不会来救她,不如用那女子来威胁他们”

  金发修士闻言点了点头,拍了拍那名异域修士的肩膀,道:“好主意,华夏这些傻货重情义,不失为个好办法,再者这个臭娘们老子已经玩腻了,这十多个月里,这臭娘们跟个死鱼样,连叫都不叫声,实在有伤老子的兴致。”

  说到这里,金发修士嘿嘿笑,道:“去吧,把那娘们弄出来,让她全身,给她挂在城门上,我倒要看看,这些华夏蠢材是什么表情,哈哈”

  “好嘞,小的这就去办。”那名异域修士说完便向着城内跑去,而现在所有的华夏修士正准备反击,但就在这时,金发修士突然大喝道:“柳非烟,你如果敢妄动,老子立马杀了这个女人,并且让她被全军挨个上,直到死为止!”

  “你这个畜生”柳非烟等人闻言,顿时不知所措,皆咬牙切齿的望着金发修士,然而此时,那名异域修士也是将欧阳雯曦绑到了城门上,当柳非烟看到挂在城门前那具的时候,脸色顿时变的无比阴寒,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欧阳雯曦的眼神中已经看不到丝的神采,全身,布满了淤青以及齿痕,显然是受了非人的折磨,此时金发修士正抓着她的头发,大声笑道:“怎么样?你们不是要反击吗?哈哈你们敢动下,老子就让这女人来个大战三军!哈哈”

  说到这里,金发修士眸中闪过丝阴狠,对着欧阳雯曦便是巴掌打了过去,厉声道:“妈的,这女人也真是不识时务,自杀了好几次,非得逼着老子给她灌药才乖巧了下来,真是有什么样的民族,就有什么样的族人,像华夏这样劣性的民族,就该灭亡。”

  金发修士在对着欧阳雯曦拳打脚踢,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以及扭曲的心理,但他这样的做法,无疑使得下方的华夏修士更加愤怒,皆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去杀了这个畜生。

  “等等你将她放了,我与她交换。”柳非烟握紧双拳,贝齿狠咬朱唇,唇间都被咬破,流下了丝丝鲜血,她知道,如果那天不是欧阳雯曦为她掩护,怕是上面那受尽折磨的人,就是自己了,所以她不得不这么做。

  金发修士闻言,顿时神色喜,立即大笑道:“当然可以了,柳姑娘果然英雄豪杰,大义之辈,这种合理的要求,我当然同意了,哈哈”

  柳非烟冷哼声,轻声对着周围的华夏修士传音道:“待到雯曦下来,你们立即反击,反击的第击便是将我杀死”

  周围的华夏修士闻言,神色愣,但还是点了点头,他们知道柳非烟这么做,无疑就是为了欧阳雯曦在死前少受点屈辱,而她自己,压根就没想活着。

  第796章对不起,我来晚了!2

  柳非烟嫣然笑,周围的景物顿时黯然失色,金发修士眸中的更盛,脑中已经在想着柳非烟在床上的身体,然而就在这时,柳非烟刚刚踏步的瞬间,只手掌出现在了其肩膀上,道话语也是缓缓传来:“别做无所谓的牺牲了,我可不想在我将异域斩尽的那时,身边再没有个老朋友。”

  话语落下,天地为之色变,虚空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电弧以及缝隙,整座城池都在颤抖不止,天空忽明忽暗,七彩神芒几乎遮蔽了整片天空!

  这切都是因为个人,那个人便站在柳非烟的身后,此人正是刘勋,此时他望向城门的眸中夹杂着丝感伤,但转瞬间便被股杀意替代。

  “对不起,我来晚了”

  刘勋的话语并不是很宏亮,但在场的每个人却都听得清二楚,话语飘荡在风中,其中夹杂着丝淡淡的忧伤,不知是为华夏的生灵,还是为欧阳雯曦此时的处境

  刘勋跟欧阳雯曦见面的次数不多,但他依然可以记得当时

  随着这道话语响起,周围的修士,无论是华夏修士亦或者异域修士,无论修为高低,皆跟随着这股忧伤而忧伤起来,金发修士见状顿时色变,颤音喝道:“你是谁?”

  金发修士眸中夹杂着恐惧,要知道仅仅句话语,便可影响数万修士的心境,这绝对是个极强的存在!

  柳非烟此时眸中泛起泪水,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就这样麻木的望着那道熟悉的身影,眼前这道身影虽然不是多么雄壮,但依然给她种如似从前的安全感,仿佛只要眼前这个人在,那么这个世界上便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长达六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周围的千名华夏修士皆不认识刘勋,此时正在不解的对望着。

  刘勋走到柳非烟身前,轻声道:“你做的已经够多了,休息会吧!这里交给我了。”

  柳非烟闻言点了点头,缓缓蹲在在地面开始调息,脸上的不安竟然尽数消失不见,刘勋嘴角轻笑,转身向着周围的天庭部众说道:“你们也休息吧,这六年,大家辛苦了。”

  话语落,冷芒出!就在话语落下的刹那,刘勋的眸中顿时被杀意布满,缓缓向着城门走去,周围的华夏修士齐齐对视,虽然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但看到柳非烟都开始调息了,所以他们也是蹲坐了下去。

  “妈的,你个畜生听不懂人话啊!老子问你是什么人!你聋了?”金发修士看到刘勋缓缓逼近,额头流下滴冷汗,但他毕竟是异域修为最高的人,自然不能露出畏惧的神色,顿时厉声喝道。

  但话语落下,刘勋却仿佛没有听到般,依然缓缓的走着,金发修士脸色顿时狰狞起来,指着挂在城门上的欧阳雯曦道:“你再往前走步,老子立即杀了她!拧下她的头颅当酒杯!”

  刘勋闻言,嘴角的笑意更盛,但还是停下了脚步,道:“你的威胁对我没有用,我敢保证,在你拧下我朋友头颅之前,这里再无人可以存活”

  刘勋眸光若刀锋,锐利到了极致,虚空中雷云滚动,七彩神芒雾气缭绕,将整个城池渲染的犹如仙界般,这时欧阳雯曦听到话语,也是睁开了麻木的双眼,向着下方望去。

  当她看到刘勋的时候,眸中顿时闪过抹神采,但紧接着消散,嘴角自嘲的笑,泪水随即划落

  “妈的,你以为你是至尊啊!眨眼间可以灭三军?来人啊,给我把那娘们先杀了,然后再起杀了此人!”金发修士神色狰狞无比,厉声大喝,他知道刘勋修为比他强,但他却认为,上万的修士起斩杀刘勋,那刘勋肯定必死。

  然而就在这时,柳非烟却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刘勋拱手拜,道:“庭主,非烟已经调息完毕,随时听候调遣。”

  话语落下,不仅是华夏修士齐愣,就连异域上万修士也是呆滞了下来,庭主?要知道柳非烟可是天庭的将领,而天庭能够被称为庭主的便只有人!那便是六年前将华夏搅动的天翻地覆的刘勋!

  “刘刘勋!你是刘勋!”金发修士终于不能平静了,冷汗瞬间浸湿了他的后背,刘勋这个名字,只要是异域修士皆知晓,那可是紫色缉杀令中的人!仅仅永生的修为便被异域总部纳入紫色缉杀令,可谓空古绝前!

  不,准确来说异域总部纳入紫色缉杀令的华夏修士共有两人,是刘勋,第二个便是剑无名,但剑无名现在失踪,有很大的可能已经陨落,而且抛去这些不说,剑无名多强,金发修士可是知道的,而比剑无名更具有传说色彩的刘勋,天庭的灵魂支柱!又岂能平庸?

  “给我马上杀掉这女人!”金发修士不愧是可以成为方城主的存在,他知道自己遇到刘勋肯定活不成,但在他死前,他也要杀死欧阳雯曦。

  守在城门上的六名异域修士闻言,顿时抽出武器,准备斩下欧阳雯曦的头颅,但就在这时,那六人突然毫无任何征兆的化作了六团灰烬。

  “我说过,你在斩下我朋友头颅之前,你们就会先行死去。”刘勋眸中淡然无波,双手附于背后,平静的看着金发修士以及周围的异域大军。

  “给我杀!杀个赚个!绝不能如此窝囊的死去!”金发修士大喝,周围的异域修士皆向着刘勋等人冲去,但就在他们刚动步的瞬间,便又有百人化作了灰烬

  “这究竟是什么邪术!”名异域修士脸色苍白,显然已经神智崩溃,就在这名异域修士话语落下的刹那,又是数百人化作了灰烬,就这样,大约三息时间,便有百人化作灰烬,被风吹散

  “这怎么打!天庭庭主的手段就跟神明般!非至尊不可力敌!我们拿什么跟他打?”

  第797章随风飘逝!

  周围的异域修士彻底失去了斗志,下将他们屠杀,他们并不畏惧,但是这死的不明不白,就令他们心智崩溃了,毕竟每个人心里都有怕死心理的。

  “逃吧,如果继续打下去,我们会被全部杀死的。”异域修士中不知是谁喊出了这么句话,顿时无数的修士皆开始逃亡,但就在他们逃跑的刹那,直接上千名修士化作了灰烬

  “”寂静,全场上万人瞬间安静了下来,就算根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此时华夏修士已经调息完毕,皆震惊的望着眼前这幕,柳非烟也是复杂的望着刘勋,她如何能不感叹?当年个小小修士,现如今竟然成长到了令整个天下都忌惮的人物。

  刘勋平静的望着眼前不敢妄动的异域修士,缓缓说道:“血债,必须要用血来偿还,今日不可不见血,此时此刻,刘某要让此地血流成河,以向异域以及华夏宣告!我回来了!”

  “吼!”刘勋仰天吼,声波化作道道涟漪席卷高空,刹那间虚空塌陷,鬼哭神嚎,周围不远处的数座山峰瞬间倒塌,碎石几乎覆盖了整片天地!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