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些特种部队的兵王!

  雇佣兵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也被各大国运用到了战争之中,比如美国与伊拉克事件,其中光雇佣兵就高达数千人!当然,雇佣兵遍及世界各地,也被些富可敌国的雇主雇佣!

  雇佣兵的组成十分复杂,有他国的逃犯退伍的军人以及吃不饱饭的贫困地区的人群,总之这个兵种什么人都有!

  雇佣兵组织,无疑是雇佣兵中的佼佼者,他们成员的组成,尽是各国的退伍军人,侦察兵特种兵陆军空军等各种兵种!

  如果这个贩毒集团是的话,那么俄罗斯守军死的并不冤!因为这个雇佣兵组织里,就算出现什么样的存在都不是什么惊奇事。

  “这个不确定,但有极大的可能是。”李腾伟的话落下,刘勋也是深吸了口气,如果对方是,那么别说是刑警,就连训练有素的军人,都无法从他们的枪口下生存下来。

  时代不样,华夏除了特种兵之外,其余的兵种已经有四五十年没有参加过战争,根本就没法与这些天天在枪林弹雨中生存下来的人抗衡。

  “如果对方是的话,那么就必须要特种兵出马了,普通军人跟警察,只会徒增伤亡。”刘勋望向陈慧珠,语气深重的说道。

  陈慧珠十分赞赏的望了刘勋眼,笑着说道:“这也是我为何来此的目的了!我听梦瑶说过,你正是三年前救她的那人,所以我也知道你是名优秀的特种兵!来之前我查过你的资料,也知道你年前在世界特种兵大赛上获得的荣誉。”

  说到这里,陈慧珠仿佛下了个很大的决定,继续说道:“虽然对方很有可能是,但就算有分的可能性,我也不能去赌,更不能拿祖人的性命去赌,所以我需要装备最精良,最好的特种兵去完成这个任务。毒狼,我需要你的帮助!”

  刘勋闻言,没有表态,只是轻声问道:“对方要去的目的地,你们应该也查出来了吧?”

  “他们要穿过市,然后突破华夏边境,逃到缅甸。”陈慧珠拿出张资料,准备递给刘勋,但刘勋却摇了摇头,表示不看,因为他旦看了,那么这件事就跟他有关了,这点常识他还是懂的。

  “如果他们是的话,应该不会在得罪了俄罗斯之后再挑衅华夏,而我的提议是,为了避免刺激他们,而造成无辜的伤亡,我们应该放他们出境。”刘勋阐述着自己的见解,轻声说道。

  刘勋的话语刚落下,陈慧珠跟李腾伟的脸色变,同声说道:“这根本不可能!”

  李腾伟跟陈慧珠相视眼,而后向着刘勋劝解道:“刘勋,你也知道华夏跟俄罗斯的国际关系密切,这件事上我们必须要出手,而且这也是首都的决定。”

  刘勋闻言,顿时失笑,有些微怒的质问道:“两国关系密切怎么了?这样就可以拿百姓的生命当赌注?你们知道如果将那些雇佣兵们逼急了,会是个怎样的结果么?还未等你们将他们击毙,他们便会将成百上千的无辜市民给击杀!”

  说到这里,刘勋知道跟他们说,他们也不懂,因为李腾伟跟陈慧珠不是特种兵,也根本不了解特种兵,这里也不是欧洲,更不是美国,整个亚洲以及华夏跟雇佣兵的接触实在太少了,根本就不了解他们的习性。

  为了让陈慧珠跟李腾伟能听明白,刘勋归拢了下思路,紧接着说道:“知道他们为什么敢那么做么?因为他们知道既然华夏对他们出手了,他们就不可能活着离开,既然怎么样都是死,要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刘勋的话,使得陈慧珠以及李腾伟脸色凝重了下来,沉默了片刻,李腾伟方才说道:“华夏跟缅甸的边境接壤处是片密林,可以在他们离开边境的时候,进行伏击!这样也就不会造成无辜伤亡。”

  “丛林作战?那很抱歉,我帮不上忙。”刘勋说完,便不再言语。

  “丛林作战不是特种兵最拿手的么?你怎么会帮不上忙呢?”陈慧珠不解的望向刘勋。

  李梦瑶听到这里,也是起身望着陈慧珠说道:“妈,我忘记跟您说了,刘勋受伤之后留下个病根,喧闹的场合里他便会产生呕吐以及眩晕感。”

  李梦瑶的话使得李腾伟跟陈慧珠神色愣,两人齐声叹出口气,他们知道想让刘勋插手是不可能了。

  因为这是丛林作战,根本不可能速战速决,枪声也定会很密集,更何况特种兵作战,丝毫的差错都有可能令整个小队覆灭。

  而且跟刘勋合作的特种兵,也不是联合国第七小组,临时合作肯定没有那种同生共死的默契!

  第65章家族会议

  刘勋的致命病根,也令陈慧珠跟李腾伟放弃了让刘勋插手的想法。

  其实刘勋也不想插手这件事,是自己根本无能无力,二是他得罪了雇佣兵组织的话,后果将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如果这次行动可以将这些人全部击毙,那最好不过!但万事没有绝对,相反的说,如果被他们逃脱,参与此事的其他人有着华夏做靠山,不会报复。

  但是刘勋呢?他现在不是联合国特种大队的队员,也没有华夏军区的保护,等待他的,将是双方不死不休的追杀。

  刘勋在美国的时候,也了解过,说白了跟其他雇佣兵组织的不同之处便是会报复,凡是他组织中的成员,不是因为任务的原因死亡的,他都会对那人报复,而这种报复,是个常人无法预料的灾难。

  刘勋现在面临的事太多了,司徒明浩被枪杀所造成的影响,市各大企业的混乱,第步计划中的金钱都还没到位,所以现在他是能少事则少事。

  从李梦瑶家出来,李梦瑶将刘勋送到军区门口,在跟李梦瑶告别后,刘勋也是开车向着别墅走去。

  如山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其中有良心的谴责,感情的纠结以及许腾飞突然到来给他造成的无形压力。

  所有的压力聚集到起,宛如座大山轰然压在了刘勋身上。使他想翻翻身,休息会都做不到!

  刚回到别墅,司徒颖便走到刘勋面前,两条胳膊揽住刘勋的脖颈,轻声问道:“你去见她了?”

  刘勋点了点头,并不言语,将司徒颖抱起,便向着卧室走去。

  当来到卧室,刘勋也是将司徒颖放下,而后躺在床上,深吸了口气,他现在需要冷静的思维,只有冷静,他才可以办好每件事。

  “咱俩现在算什么关系?”司徒颖趴在刘勋身上,食指跟中指之间夹着缕发丝,在刘勋的脸庞上扫动着。

  刘勋深吸了口气,他现在想要安静的思索会儿都是奢望,因为司徒颖并不给他这个机会。

  将司徒颖反压在身下,刘勋凝视着她的双眸,轻声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又是这句话”司徒颖双臂缠住刘勋的脖颈,而后对着刘勋的唇吻,不满的说道。

  轻笑声,刘勋把头伸到司徒颖粉嫩的脖颈处,而后贪婪的吸允着这个女人独有的体香,他并没有说谎,因为他现在的确说不清自己对司徒颖是什么感觉。

  两人上下,这个姿势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司徒颖听着刘勋均匀的呼吸声,轻声问道:“刘勋,你想不想要?”

  “你呢?”刘勋并没有回答,而是向着司徒颖问道。

  “我想的,永远跟你想的样。”司徒颖也没有明确回答,只是将灯给关了。

  漆黑的房间之中,隐隐有着衣物落地的声音,紧接着便是粗重的呼息声以及少儿不宜的呻吟声跟‘啪啪’声

  许腾飞此时很头痛,已经深夜十点钟了,他还是没有去休息,现在他已经将目标缩减到了三个,是国际恐怖分子,二是商业性的雇凶杀人,三是崔江波。

  这三个推测之中,第个占百分之四十,第二个也是占百分之四十,崔江波是几率最少的,百分之二十。

  本来崔江波是不在许腾飞的推测之中的,但就在许腾飞查崔江波的时候,这家伙竟然逃匿了,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崔江波的些小弟也是被抓回了警局。

  经过审问,崔江波说过的那些杀人全家的话,也是被敲了出来!由于崔江波现在不知行踪,所以许腾飞也是拿不准把握,只能将其推测为第三嫌疑人。

  “这都过去半个月了,案情还是没有丝的进展。明天便通知各警局,搜捕崔江波吧!”许腾飞打了个哈欠,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去休息了,因为只有保证充足的睡眠,才会有清晰的思维。

  清晨,刘勋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钟,此时司徒颖还在沉睡着。

  昨天晚上两人玩的太过火了,直折腾到两点才睡,刘勋将毛巾被盖在司徒颖身上,而后对着其额头吻,便穿上衣服,向着屋外走去。

  来到刘章房间,刘章今天难得清闲,可能是因为明天要开家族会议的缘故吧!两人便聊了起来。

  通过刘章所言,刘勋知道大鹏跟岳旭东来过,但没有找到崔江波,两人便继续去寻找了,而且留下了句话,如果找不到的话,两人不会回来。

  关于明天司徒集团家族会议的事,刘勋并不上心,最重要的是就算他上心,也轮不到他什么事,毕竟他又不是司徒家族的人。

  这几天各家报社的消息也是越来越八卦,几乎是每天个头条,但每次的内容却相差十万八千里,但媒体就是这样,除了炒作可以吸引市民的眼球之外,他们也没什么别的本事

  今天发生的事,唯令刘勋感兴趣的便是各地警局开始搜捕崔江波,但好像也没什么进展,看来崔江波也是有优点的,虽然别的不行,但藏匿的功夫倒是天下流。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又是天,大早,别墅前便停满了各种豪华车辆,由于是家族会议,所以这场会议也是在这栋别墅中举行。

  来参加会议的皆是司徒家族的人,当然也有外人,比如刘勋这个行政总监,李朋这个副董事长!

  上午十点,会议室中坐满了各家分公司的老总,整个会议室加上刘勋跟李朋,总共二十八个人,二十四个分公司老总,刘勋李朋司徒颖跟刘章。

  人到齐了,会议自然开始,首先,刘章也讲了些没用的废话,这些话无疑便是什么司徒明浩英年早逝,天妒英才之类的。

  虽然这些话没用,但在场的每个人却都黯然泪下,伤心欲绝,恨不得司徒明浩死而复生!当然,这些都是装的,在场的每个人,怕是除了司徒颖之外,没人希望司徒明浩活过来。

  开场词讲完,自然便是正题了,各家分公司来这的目的,刘章很清楚,他巴不得立即将股份给他们,然后让他们滚蛋,但是面子上是必须要过得去的。

  “各位堂兄堂弟叔叔伯伯,你们的来意我很清楚,当然,咱们都是家人,我也不会为难大家,肯定也会如大家所愿,而且我也已经拟好了合同,现在由李副董事长,为大家详解。”

  刘章说完,便率先鼓起掌来,刘勋暗笑声,也是鼓掌,下面二十四家分公司的老总,也是齐齐鼓掌,整个场面,就仿佛人大代表可以代表人民发言似的,可笑至极

  第66章剔除内部肉刺

  李朋这米六的身高,加上瘦弱的身板以及平凡的相貌,站在会议台上讲话,真的很可笑。

  但此时却没有人笑的出来,不是他们不想笑,而是不敢笑!因为司徒集团半的江山,都是李朋打下来的。这无疑应了那句古话,浓缩的都是精华!

  李朋轻咳了声,而后正色大喝道:“现经董事会决定,取消司徒集团所有分公司,家族企业自今日开始解散,作为补偿,每家分公司将获得司徒集团目前股份的百分之,如无疑虑,请各位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吧。”

  话语落下,会议室的门突然打开,名黑衣人手中捧着二十四份合同书走了进来,将合同书分别放在二十四个分公司老总的桌面上,黑衣人也是离开了会议室。

  “这怎么只有百分之的股份?也太少了吧?”当二十四名分公司的老总听到只有百分之的股份,也是相互议论了起来,显然不满意刘章的这种决定。

  “司徒风,你这是在打发要饭的么?”澳门分公司的老总,极其不满的向着刘章低喝道。

  “就是啊,现在公司的股份,这百分之个点,能够干嘛的?根本就支撑不起公司的运转。”香港分公司的老总显然跟澳门老总站在条船上,也是向着刘章抱怨道。

  刘章扫了下方二十四个老总眼,其他分公司的老总,脸色也都不好看,刘章轻笑声,开口问道:“那各位是想要多少百分点呢?”

  “如果是以前股份的话,人给我们百分之二便可以,毕竟司徒集团是你父亲手创立的,但现在公司的股份,根本就比不上先前的半,你就给我们人百分之三个点吧。”深圳的老总大手挥,大声说道。

  话语落下,周围二十三个老总也是齐齐点头,表示赞同。

  李朋见状冷笑声,并不言语,如果按照他们所言,以前股份每人百分之二个点,二十四个人,也就是百分之四十八个点!这也就相当于司徒集团股份的半。

  而现在,他们要人百分之三个点!二十四个人也就是百分之七十二个点,可以说除了司徒颖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之外,这些分公司足足占据了现股份的百分之七十有余!

  刘章听到这句话,也是大笑了起来,下方的二十四个老总也是皱眉望向刘章。

  “砰!”但就在这时,刘章却脸色寒,狠狠的拍桌子,安静的会议室顿时传出阵炸响,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下方那二十四个老总也是齐身颤。

  “各位是发烧了呢?还是来的时候没吃药呢?”刘章眼神如炬,凝视着下方二十四个老总,眼神中带着嘲讽。

  “司徒风,你什么意思!会议是你要召开的,大家也都是司徒家族的人,你难道要独吞股份不成?”澳门分公司的老总,指着刘章质问道。

  刘章冷笑声,直接选择将其无视,李朋望了刘章眼,知道该自己出场了,便开口说道:“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吧?公司是风少的父亲手创办的,公司的发展也是我跟老董事长起规划的!你们?只不过是在风平浪静之后才接位的!可以说有你们跟没你们,没什么太大的区别!而你们现在非但不感激老董事长的念亲提拔之恩,反而得寸进尺!你们的意思是想让我拿出财产继承书,交给法院裁决?”

  话语落下,下方二十四个老总齐齐色变,因为他们谁也不敢确定这财产继承书到底存不存在,如果存在的话,那么这股份就全由刘章人做主,刘章想给他们,就给他们!不想给他们,他们什么脾气都没有。

  “风少念在大家都是脉相承,体内都流着司徒家的血,而你们又想分家,想要各自拼搏,所以风少才甘愿从股份中提出百分之二十四个点给你们,至于你们要不要,就随便你们自己了。”

  李朋说完,也是不再言语,而下方那二十四个老总也是神色凝重下来,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十三个老总拿起笔,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有人带头,动摇的人自然就更多了,又是八个老总签了名,香港分公司的老总跟澳门分公司的老总相视眼,也是叹出口气,而后签上了名。

  “怎么了?你还有疑问?”刘章看到二十三个老总都已经签了名,只有深圳的老总没签,便微笑着问道。

  深圳老总望着刘章,仿佛下了个很大的决定,说道:“我要看财产继承书!我就不相信你司徒风如果有财产继承书,会把股份给我们!”

  刘章闻言,嘴角也是浮现抹冷笑,他的确没有真正的财产继承书,因为如果他有的话,正如深圳老总所说的样,他百分之的股份都不会给他们。

  但是,真的没有,假的他却有!但为何刘章不用这假的财产继承书来骗这些老总?

  那是因为二十四个老总不可能会人人都信,万真闹到法院去,刘章就从主动变成被动了!但不过好在二十三个老总已经签名,只剩下个,这样就算他闹上法院,也没什么多大用了。

  “李叔。”刘章对着李朋点了点头,李朋便从下方拿出个资料夹,而后冷哼声,甩给了深圳老总。

  深圳老总打开资料夹,而后脸色也是苍白了下来,财产继承书是李朋拟造的,所以时半会也看不出真假!而深圳老总本来就心虚,当他看到财产继承书的时候,心中也是后悔了。

  “用不用我传律师进来,在大家面前做个证,也好让你们每个人放心?”刘章望着下方那二十三个老总,轻声说道。

  “不用了风少,我们相信你。”二十三个老总可不想连这百分之的股份都失去,所以也是陪笑着说道。

  “风少,我签我签。”深圳老总也是不敢再多言,拿起笔便想在合同上签字。

  但就在这时,刘章却把将合同夺了过来,而后撕碎,最后望着深圳老总,冷笑着说道:“现在想签?晚了”

  “风少风少!”深圳老总听到这句话,脸色‘唰’的下白了下来,跟在刘章身后哀求着刘章。

  但刘章怎么可能为其所动?看都不看他眼,便离开了会议室,深圳老总想跟出去,但两名黑衣人却将其拦了下来。

  “好了,从今天开始各位跟司徒集团再无任何关系!全国各地的公司楼,除了市的总部以外,也在今日开始暂停营业!现在就请各位放下你们手中的合同,离开这里吧!明天这个时间,股份会转换成钱币,打到各位的账户上。”李朋说完,会议室的大门也是打开,二十四位老总也是先后离去。

  整个会议,刘勋跟司徒颖没说句话,当会议结束,刘勋跟司徒颖也是向着房间走去,李朋在安排了些公司的事务后,也是离开了这里。

  市市区内,深圳老总拨下个号码后,也是站在路边等待,不会,辆商务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程少,这司徒风太可恶了,竟然连点股份都没给我!而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