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第四步刘勋实在无法迈出,前三步还是依靠神帝精血之力才施展出来,如果以他自己的修为,恐怕他最多可以踏出第步。

  “天啊!他到底是什么修为?竟然在将雷劫打散的同时,还将四象大阵给强势打破了!”下方的修士们皆颤音喊道。

  与此同时,炎狼已经没有了丝的战意,刚想认输,但还未等他的话语喊出,刘勋便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昊神九步第步无法直踏而上。

  刘勋此时神帝精血之力还有息的时间,所以炎狼根本就无法抵抗,仅仅瞬间便被踏的灰飞烟灭,连丝肉末都没有剩下。

  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其实刘勋在将其塌碎的刹那,便施展吞噬神通将其吞噬了,但拥有神帝精血的他速度实在太快了,就连些老不死也是没有看清。

  “首战胜利!”无数的华夏修士神色激动的齐声呐喊,甚至有些修士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这还是数月以来,华夏第次的首战胜利。

  “无敌天王!无敌天王!”场面在瞬间失控,华夏修士那被压抑了十多年的情绪,在今天彻底爆发,按理来说,如果还未封王是不可以称之为王的,但此时却没有人有异议,因为他们都认为,这个叫刘天的封王已经是铁定的事情了。

  “等等”就在众人激动兴奋的时候,突然达丝娜走了出来,刘勋随眼望去,顿时神色凝,而达丝娜则眸中冷光闪烁,指着刘勋大声说道:“我怀疑他化名刘天,而真实身份则是刘勋,也就是十年前红色缉杀令中的那人!”

  话语落下,周围修士立即色变,皆望向擂台处的刘勋,而刘勋则轻笑声,并未言语,等待着达丝娜的下文,因为他早已经将后事安排好了。

  “刘勋,不,应该称你为逆天者的后裔,自从十年前北域战,我便回族调查你的身份,这调查可真查出了不少隐事,所以总部便上报了至尊,经过至尊的查明,我们才知道在线天战役中,你曾被名至尊剥除了修为,也被种下了印记。”

  “而你跟我决斗的时候,修为大约是在劫地巅峰,但那已经是线天战役的年后了,真令人佩服呢,年的时间便将至尊印记祛除,并且从劫人晋升劫地,十年时间又晋升到了破劫,不,现在应该是永生了吧?刘勋天王?”

  话语落下,皇天琳等人顿时色变,难道刘勋真的是刘天?而周围的华夏修士则更加激动,毕竟红色缉杀令中那人是刘勋,不仅没有打压他们,而且还把他们崇拜的目标给显现了出来,而他们崇拜的人又是如此强势,所以刘勋在他们心中地位更加耀眼。

  刘勋闻言淡然笑,抽出身后的麒麟刺,道:“的确是很精彩的推理,也是事实,没错,刘勋我的确认识,而且他正是刘某的兄长。”

  “的确如这位小姐所说,我跟兄长自小便接受逆天者的传承,终于在十三年前,兄长外出历练,但我却直待在闭关之地,但十年前,师尊告诉我,兄长的灵魂玉筒碎裂了,就算强如师尊也只是找到了兄长的兵器。”

  “不过师尊的确很强,将兄长陨落前残留的意识交给了我,而兄长的意识便是将你们这群异域驱赶出去!刘某与兄长从小无父母,长兄为父,所以兄长临终交代的事情,哪怕刘天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也要完成。”

  说到这里,他嘴角泛起丝冷笑,拿起已经恢复灵性的麒麟刺指着异域方说道:“当然,你们也可以将刘某当做兄长,因为兄长是刘某此生最敬佩的人,而且刘某也比兄长威胁更大,因为刘某是得到逆天者全部传承的唯人!”

  话语落下,周围的异域修士脸色齐变,刘勋的强势他们已经看到了,绝对是华夏的下名至尊,但此时他们却不敢妄动,因为这里是华夏的总部,而华夏那名紫衣老者闻言暗自摇头骂道:“这臭小子。”

  其实刘勋最后那句得到了逆天者全部传承,比刘勋的威胁更大,其实就是变相告诉华夏那些老不死们,只要他刘勋还活着,那就是名逆天者,而逆天者可是比至尊更加强大的存在!你们爱救不救。

  达丝娜闻言神色怒,显然是知道刘勋在说谎,刚想继续发言,但就在这时,名金发少年却走了出来,止住达丝娜的话语,道:“刘兄切莫动怒,不过在下认为,其兄长天赋惊人,可人独战我方百万修士,又岂是如此容易陨落之人?在下认为刘勋并未死,而且我也会向总部提出申请,将红色缉杀令提升到紫色缉杀令。”

  刘勋闻言轻笑声,望向达斯说道:“其实在下也不希望兄长陨落,那就借贵方吉言,待到兄长复活之日,便是某些鼠辈滚出华夏之时?”

  “哈哈”达斯闻言怒极反笑,但却并未接话,淡然的向着异域方位走去。

  刘勋的强势以及压倒性的战力,足以成为这次封王战的黑马,同时刘天这个名字,也是被华夏五域以及八方异域共为所知。

  而刘勋打造的刘天这个身份,也是彻底成为修士们闲聊的话题,单说刘勋这个名字,或许没有几个人知晓,但要说起十年前红色缉杀令中的那人,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第752章化名刘天!

  刘勋此时扮演着自己弟弟的身份,而刘勋这个身份也被异域确定为红色缉杀令中的人,不,现在应该说是紫色缉杀令!

  紫色缉杀令自古以来只是针对过至尊,任谁也没有想到,此次的紫色缉杀令竟然针对的是名已经死去的人,这次的事件,令很多人都摸不到头脑。

  虽然有些天骄已经看出刘天这个身份有些猫腻,但普通的修士皆认为刘天就是刘勋的弟弟,也就是他们崇拜了十多年那人的弟弟。

  这次的舆论效应,下便将刘勋推到了风口浪尖,而刘勋接连秒杀两名异域修士的事件,也是成为了华夏修士在异域修士面前维护尊严的话题。

  此次的封王战由于刘勋将四象大阵击破,所以华夏方需要重新布阵,四象大阵不同于凡阵,光阵法的材料便异常珍贵,无奈之下才暂停封战王三日。

  不得不说,舆论的效应是传播最快的,仅仅两日时间,便传遍了整颗华夏古星,舆论中崇拜刘勋的修士直接将其说成为至尊转身,未来的至尊等等

  华夏五域闻言皆为震动,各个层次的华夏修士齐齐赶往中州中域,都想亲眼看下未来的至尊锋芒。

  与此同时,中域城池中的修士话题也是升华到了年轻代的未来霸主上面,几乎没有丝毫的意外,刘天这个名字占据榜首,至于四大天王封王战的风头,瞬间便因为刘勋的出现,而不被众人所关注。

  “未来的华夏趋势,绝对是刘天人的!大道对华夏的诅咒,好像对那个叫刘天的并没有多大作用。”名修士神色激动的说道。

  “这绝对是未来的王者,带领我们将异域驱赶出去的人杰,你们知道逆天者吗?昨日我回到族中翻查过古书,逆天者在整个宇宙的无数天地中,人数也超不过掌之数!”名身穿紫金衣的世家公子耍宝似的吆喝道,仿佛自己就是逆天者般。

  “逆天者难道比至尊还厉害吗?”世家公子的话语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求知欲,群修士将其围起,好奇的问道。

  世家公子神色露出不屑,极其嚣张的说道:“逆天者根本就无视大道,大道遇到逆天者都得让路,我听家中长辈说,如果逆天者愿意,甚至可以改变大道的运行趋势。”

  “哇,好厉害,刘天不就是逆天者的传承吗?这是说明咱们华夏要出现名逆天者吗?”无数的修士神色激动的说道。

  此时不远处的刘勋闻言,暗自摇头,他们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逆天者,何为逆天者?那是战力达到神帝层次,才可以被至尊称之为逆天者!逆天者不是个名号,而是被大道所忌惮的存在,更可以说逆天者的自身便是种道。

  华夏参赛休息区,帝北冥啸天以及名背负铁剑的白衣修士围桌而坐,突然北冥啸天望向那名白衣修士,道:“剑无名,如果你跟那个叫刘天的对战,有多少胜率?”

  白衣修士闻言,眸中闪过丝自信,道:“我从不会去跟别人争什么,因为没有人可以比我更强。”

  白衣修士正是剑无名,剑眉星目,神色冷俊,仿佛他的世界里就只有把铁剑。

  当剑无名的话语落下,北冥啸天以及帝皆神色愣,不远处的上官叶灵则复杂的望了眼剑无名,心中暗道:“看来未来华夏的领军人物也有此人的份。”

  上官叶灵可以看穿道的本源,自然也可以看出剑无名这并不是傲骄以及大话,剑无名这是对自己的自信,想要成为名强者,自信是必须的,就比如刘勋,遇强则强,遇弱则更强!有我无敌!完全认为所有的阻碍,皆可拳打破。

  “帝兄,北冥兄,剑兄。”刘勋此时也来到了阁楼,正好听到剑无名的话语,淡然笑向着剑无名所做之地走去,而后逐礼拜。

  剑无名三人见状皆点头示意,刘勋轻笑声,便朝着上官叶灵走去,上官叶灵依然身白裙,相貌虽不是倾国倾城,但却清灵动人,宛如名不染凡尘的仙子。

  “上官姑娘,又见面了。”刘勋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瞒不住上官叶灵,便直接开口说道。

  上官叶灵轻抿了口茶水,莞尔笑,道:“十年不见,刘兄的变化真令上官震惊,不知刘兄确认自己的路了没有?”

  刘勋闻言淡然笑,自己为自己倒上杯茶水,轻声道:“说起此事,刘某还要多谢姑娘,此生能有姑娘这样的朋友,刘某真可无憾。”

  上官叶灵刚想说话,突然阁楼下方传来几道焦急的脚步声,刘勋随眼望,顿时神色愣,因为纳兰灵儿以及纳兰青儿等人竟然来到了这里,而闫冲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夹杂着丝无奈,最后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

  说来也巧,与此同时,皇天琳以及皇道柔帝渊皇炎四人也是来到了阁楼,眼神所望之处竟然也是刘勋座前。

  “”刘勋此时有些无言,不知该说什么,但就在这时,上官叶灵却突然起身,挽向刘勋的胳膊,神色温柔的说道:“走了夫君,今天不是还得给兄长上香吗?”

  “”刘勋暗骂声,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顺着上官叶灵的话语行事,望着上官叶灵轻笑了声,刘勋扫了周围眼,道:“还是先见见兄长故人吧。”

  话语落下,他便朝着纳兰灵儿走去,当走到纳兰灵儿身前,闫冲不明所以的望着吴昊,而刘勋则神色淡然道:“为了日后你们的安危,还是不要跟刘某有丝的接触为好。”

  眼光扫过柳非烟等人,刘勋点头示意,便向着皇天琳处走去,当走到皇天琳那里,他淡然笑,道:“刘某曾追查过兄长陨落的原因,发现跟你们有着密切的关系,特别是帝渊”

  说到这里,帝渊以及皇道柔脸色微变,而刘勋则冷眼望向帝渊继续说道:

  第753章剑无名!

  “那段时间,便是由你将我兄长接到中域,此后没几天我兄长的灵魂玉筒便碎裂!也可以说便是你将刘某的兄长间接害死,按理来说,刘某真当将你当场斩杀,但此时又是华夏乱世,兄长也定不希望刘某杀害同族人,所以暂且饶你命。”

  话语落下,帝渊身后的帝家子弟刚想要喝斥刘勋,便被帝渊阻拦,他认为刘天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间接的害死了刘勋,而且以帝渊的修为也无法与刘勋相抗。

  刘勋说完便与上官叶灵离开了阁楼,只剩下面面相窥的众人,此时名帝家子弟愤怒的低喝道:“这刘天太嚣张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华夏的王了?”

  “闭嘴!”帝渊闻言顿时大喝,其实关于刘勋的事,帝渊这十年来也有着自责,如果当时自己不让刘勋前来,或者阻止下,今天的事情发现趋势大概会改变吧?但他又怎能知道,就算他去改变,刘勋的命运依然会进入那座坟墓,因为这是神帝留下的道之轨迹。

  “帝兄,若你与刘天相战,胜率为多少?”就在众人尴尬的时候,北冥啸天的声音突然响起。

  帝闻言,笑了笑,望着刘勋离去的方向说道:“不知道。”

  “你是说这封王战真的会被这匹黑马得到其?”北冥啸天神色凝重的问道,帝刚想回话,但就在这时,剑无名突然起身,眸中泛起战意,轻拍了下身后的铁剑,便向着刘勋离去的方向而去。

  周围众人见状顿时色变,旋即跟着剑无名离去的方向而去,阁楼外的修士见剑无名全身战意的向着个方向疾奔,顿时也是跟风般潮涌而去。

  “多谢。”此时刘勋跟上官叶灵并肩而行,上官叶灵闻言,莞尔笑,道:“这有什么可谢的,你自己不也说了么,你我是知己。”

  刘勋闻言摇头笑,但突然脸色变,转身望向身后,此时他的身后道黑芒闪烁,把普通的铁剑向着他直刺而来,虽然铁剑普通无比,但却流露出股堪比方天地的气息。

  铁剑犹如宇宙破灭般,夹杂着无尽的战意冲向刘勋,刘勋眉头深凝,挺身出拳,拳风之中夹杂着往无前的无敌之势,刹那间风起云涌,股无敌的拳意撼动九天十地。

  “轰隆隆!”

  铁剑与拳风相撞,顿时天地色变,周围的天地精气肆虐,直冲云霄!刘勋此时眉头皱起,其实在阁楼看到剑无名的时候,他就有感觉,剑无名这人比闫冲跟帝渊还要强,这不是战力与修为上的对比,而是自信已身无敌的道心。

  “阁下此是何意?”刘勋双手附于背后,冷眼望向剑无名,他不是个心慈手软之辈,如果对方硬要与自己战,他也不会管他什么同族不同族。

  “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手,今日与兄台见,故心中升起战意,不知可否战?”剑无名黑丝飞舞,屹立在铁剑之上,周围的虚空都因其而扭曲。

  刘勋闻言,嘴角浮现抹笑意,道:“剑兄说笑了,刘某只是名刚刚晋升永生的修士,华夏以及异域多少人杰,难道还不足剑兄平息战意?”

  剑无名闻言嘴角升起抹不屑,铁剑指着周围修士扫了圈后,轻声道:“兄台矫情了,放眼目前华夏年轻代以及异域年轻代,能入剑某眼界者,唯有刘兄跟帝两人,而刘兄也是心知肚明,何需如此做作?”

  话语落下,周围的华夏修士以及异域修士齐声震动,这剑无名也太目中无人了,仅仅华夏荣誉榜第八名,言辞竟敢如此嚣张?

  面对着周围修士的话语,剑无名依然面色冷俊,仿佛外界的所有事物都入不了他的法眼,而刘勋则神色淡然,摇头笑道:“刘某不知剑兄此话何意?”

  剑无名闻言眉头微皱,铁剑轰然出鞘,周围顿时被股肃杀之气弥漫,而剑无名的话语也是传来:“算了,这件事情你我皆知即可,刘兄,可敢战?”

  刘勋打量了番周围的建筑以及城墙,摇头道:“算了吧,现在四象大阵还未修复完好,你我战,小则中域城都会毁掉,大则无数修士途遭劫难。”

  剑无名闻言,冷哼声,铁剑不仅没有收回,反而周围的肃杀之气更加强盛,天空中的云彩都被驱散了,虽然现在只是酷暑六月,但周围散发的寒气,却如同寒冬腊月。

  “既然刘兄担心城池以及生灵安危,那么你我便去异域休息区走上遭如何?”剑无名全身黑色长袍嘶嘶作响,眸光若神兵,令人不敢直视。

  刘勋闻言,顿时动心,他对异域可谓恨之入骨,十年前自己被异域修士追杀时,那名异域修士接连屠杀数个村庄近千条人命,但那时他没有实力挽救他们,但现在不同,现在的刘勋足以自保。

  “谁杀的人多,就算谁赢?”麒麟刺猛然出鞘,包裹着剑身的麻布彻底碎裂,道可与天地争辉的青光洒满了整片中域城池。

  “随便,但前提是不得波及华夏的房屋以及生灵。”剑无名单手持剑,神色毫无表情的说道。

  周围修士闻言顿时色变,刘勋与剑无名的修为皆在永生,而异域休息区中的异域修士,修为达到永生的也不在少数,永生跟永生修士的厮杀,会不波及建筑以及误伤?这剑无名是在说笑吧?

  剑无名的话语落下,刘勋顿时大笑起来,眸中闪过丝久违的杀意以及疯狂,低声喝道:“如此甚好,既然剑兄决意如此,那么刘某今日就舍命陪君子。”

  两人相视笑,立即化作流光向着异域休息区而去,只剩下周围呆滞到麻木的修士,上官叶灵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委婉的笑,便也跟了上去。

  “天啊!这是华夏要崛起的征兆吗?这还是十多年来华夏第次在异域闹事呢!”名华夏修士咽下口唾沫,不敢置信的说道。

  第754章杀人比赛!

  “大家起去看热闹去,无敌天王跟剑无名去独战异域人杰了!”人群中不知谁喊了这么句,顿时密密麻麻的修士皆向着异域休息区赶去。

  与此同时,纳兰灵儿那方,闫冲正准备前往,纳兰青儿突然说道:“这个剑无名不简单,以我体内的麒麟之力告诉我,他好像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而且比麒麟神丹还要久远。”

  话语落下,闫冲顿时变色,笑骂道:“臭小子,你忽悠谁呢?比麒麟神丹都要久远?那他活了多少岁了?岂不是太古时代的人?”

  异域休息区,刘勋与剑无名分头而行,当他来到门前时,前方正好有数十名修为在破劫的异域修士,冷笑笑,刘勋麒麟刺瞬间劈出。

  剑光起,数十名破劫修士顿时形神俱灭,而建筑物却丝不损,突如其来的幕,顿时使得异域休息区大乱,任谁都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敢来这里闹事!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来此地闹事,活的不耐烦了吗?”名身高差不多三米的异域修士破空而出,顿时周围有修士惊呼,这是异域荣誉榜第九名的异域修士。

  剑无名扫了刘勋处眼,便望向这名身高三米的大汉,冷哼声,铁剑还未出鞘,便有道剑光闪过,而剑无名看也没看那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