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内的切都了如指掌后,为了早日适应五彩血液以及五彩尸骨造成的不便,他便在至尊坟墓内,毫无止境的奔跑。

  这跑,便是六年光阴,这六年中他已经彻底适应了体内的五彩血液以及犹如神铁的五彩骨骼,而且体内的那滴神帝精血,也是彻底融入自己的血液中。

  不得不说的是刘勋的修为,这六年中他的修为可谓步登天,五彩尸骨毕竟是至尊骨骼,虽然他的修为未至至尊,但那是吞噬神通将不利于刘勋的东西排除了出去,现在他的修为已经恢复了破劫,而且还有种隐约突破破劫的征兆。

  “六年了!还有年前辈便可以打开封印了,也不知道这九年时间里,华夏会变成什么样!还有兄弟们,你们还好吗?”刘勋站在具百米骨骼之上,望着前方漆黑的阴气地带轻声说道。

  第739章匆匆十载!5求月票

  百米之巨的骨骼说不出是什么生物的,但骨骼上时不时泛起的亮光却表明这绝对是具强者的骨骼。

  其坚硬程度经过刘勋的估量,应该可以承受永生修士全力击,这个生物生前绝对是名永生修为以上的强者。

  此时他眸中泛着精光,身体上流转着五彩光华,就犹如下凡的仙人般,不自然的便散发着股不容抗拒的威压。

  “轰隆隆!”就在刘勋离开骨骼的刹那,巨骨突然崩碎,化作道道骨粉融入刘勋的体内,而刘勋也是化作道五彩神芒消失于阴暗的坟墓中。

  五彩光芒犹如道流星般划过阴暗的天际,瞬间便出现在具棺材面前,棺材通体由青铜打造,上面刻着复杂的阵纹,虽然是棺,但却没有丝尸气流露。

  “晚辈拜见前辈,若有打扰,还望前辈见谅!晚辈来此的目的是想问下,破解封印这块,可有用得着晚辈之处?”刘勋对着青铜棺拜,轻声说道。

  随着刘勋的话语落下,青铜棺的棺盖划落,坟墓古至尊站起,望着刘勋轻笑道:“破解封印的事你就无需担心了,你我相遇即是缘,再加上你与神帝同族,看在大帝的份上,我便再传你三套秘法。”

  刘勋闻言,神色中闪过喜意,洪荒古至尊的秘法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但就在他刚要准备言谢的时候,坟墓古至尊的话语再次传来:

  “你也不必谢我,我也只是讲求个因果,我的功法尽是神帝所传,所以此时再传于你,也不凡有些借花献佛之意。”

  刘勋闻言,神色微愣,摇头笑后,还是对着坟墓古至尊拜,坟墓古至尊望着刘勋,眸中闪过丝柔情,单手挥,三道亮芒便融入到刘勋的脑中,这是他经过八年时间选择的最适合刘勋的秘法,如果流传在外,定会经起番腥风血雨。

  刘勋闭眼观看那三种秘法,顿时神色大悦,这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秘法,甚至还有那传说中的天地九决,真龙撼天决!刘勋此时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天地九决每种法决皆可逆天,传说真龙凤凰麒麟这三大神兽便是由真龙撼天决凤凰涅决麒麟灭世决进化而来,仅仅从真龙凤凰麒麟上便可以看出,这九大神诀究竟多逆天。

  但坟墓古至尊给刘勋的真龙撼天决并不是原决,因为原决恐怕就算至尊都无法研习,毕竟他现在已经进化成了真龙。

  这次的真龙撼天决只是神帝曾与真龙战,真龙施展的时候,神帝将其模仿的而已,虽然不是真正的真龙撼天决,但由神帝研发的秘法,估计也差不多哪去。

  真龙撼天决可无限的增长自身战力,是种最实用的法决,他与凤凰涅决不同,也与麒麟灭世决不同,虽然不可以永生不死,也不可以掌握刑罚雷电之力,更不可以如身化九天决般,有着无穷无尽的天地精气,但他却可以拥有成倍数增加的战力,难怪古书籍中有着真龙攻击最高,凤凰永世不死,麒麟代表天地说。

  再次谢过坟墓古至尊,刘勋便前往百里外开始研习真龙撼天决,半年之后,整座至尊坟墓皆被真龙虚影充斥着,股惊天的战意将周围的阴气彻底驱散。

  真龙虚影可不比以前那些青龙金龙,这可是真正的祖龙,仅仅虚影散发的威压便将整座至尊坟墓压制,虽然不是真正的真龙撼天决,但也着实无愧于真龙两字。

  又是半年光阴,刘勋已将三大秘法研习成功,此时他的眸中尽是自信,仿佛就算他的敌人是位神明,他都可以安心应战。

  十年光阴已齐,坟墓古至尊也不再挽留刘勋,将离去的办法告诉刘勋后,便重新躺入青铜棺中,而刘勋则按照坟墓古至尊的方法,向着坟墓深处走去。

  “前行五十里,会发现对石刻的阴阳鱼,阴阳鱼的鱼眼便是离开此地的机关!”刘勋轻念着坟墓古至尊嘱咐自己的话语,缓缓前行。

  坟墓古至尊还跟他说过,这个机关只可以用次,当刘勋离开之后,阴阳鱼便会爆炸,而那里也会发动封印,彻底成为处死地。

  “修为在破劫巅峰,但我却有信心跟永生战,不过好像也跟不上潮流呢!十年时间了,帝渊定早已踏入永生,而以闫冲帝他们的资质来看,怕也是永生了吧?”说到这里,刘勋摇头淡然笑,自言道:“时间过的可真快呢。”

  时间暂且回到七年前,四大天王封王战的消息传播三年之后,终于到了开战时间,但各地海选的现场却充斥着股肃杀的气氛。

  因为这次的四大天王封王战,异域修士竟然也来参加,华夏跟异域可谓世代仇敌,加上这几年异域在华夏横行霸道,更加令华夏修士愤恨,所以双方的火药味很浓烈。

  但不得不说的是,异域修士的确很强,虽然跟华夏古星个天地,但他们的神通却没有遭到压制,所以华夏修士跟其相战,吃了不少暗亏。

  由于四大天王封王战规定,不论生死,只谈胜败!所以仅仅海选当日,华夏便陨落了上万修士,这还只是处海选现场,如果论华夏古星,那么海选完毕之后,陨落的底层修士,不下八十万。

  刘勋进入至尊坟墓的第三年,海选开始,仅仅海选便耗费了五年光阴,毕竟华夏加上异域可谓万族林立,尽管是海选,那也是强制按照规定来的。

  这八年时间内,异域陨落的修士在万左右,华夏陨落的修士瞬间升至百万之多,比百,这种对比率令无数华夏修士愤恨,但却没有丝毫办法,只能把气憋在心底。

  刘勋进入至尊坟墓的第九年,四大天王封王战擂台战共选开始,可以通过海选进入共选而不死的修士,可谓各地人杰。

  共选不同于海选,共选经过华夏五域高层的会议决定,最终决定在中州举行,后世曾有人记载过,当日踏入中域城池的修士不下千万,但参赛的修士,却不足万人。

  第740章十年之后!

  异域修士的狠辣,足以将些心志不坚的修士吓破了胆,当时参赛名表上名单是这样记载的:异域参赛修士千二百六十三名,华夏参赛修士八千三百九十七名。

  毕竟异域的全部战力未在华夏古星,所以人数比华夏少也属正常,由于人数众多,观看人数更多,中州方面在安排各种问题上也是花费了不少时间。

  终于切妥当之后,在刘勋进入至尊坟墓的第九年半旬,共赛开始了!虽然剩下的尽是人杰,但还是没有改变华夏修士惨死的现状。

  华夏是人杰,异域也是人杰,更何况人家神通还未被压制,所以除了几大世家的华夏修士,那些散修们几乎每战必亡!这种情势的延续,使得华夏与异域的局势更加僵硬,现场观看的华夏修士,甚至与观看的异域修士厮杀了起来。

  整个中域城池都被搞的乌烟瘴气,但每个修士的眼中却都散发出肃杀之气,但这些都无所谓,如果要是四大天王封王战中被异域修士夺去封王的位置,那才是讽刺呢,华夏的四大天王中竟然有着异域修士,那可真是华夏史上最大的屈辱。

  时光飞逝,刘勋进入至尊坟墓十年完毕之时,四大天王封王战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局面,参赛名单贴在中域城池的擂台上,名单如下:

  异域参赛人数剩余七十六名,华夏参赛人数剩余百二十三名,可见这百年光阴陨落的人杰有多少,中域城池中几乎赛后的每天都有数百具尸体运走。

  再说刘勋,他此时已经来到了阴阳鱼前方,当他看到阴阳鱼后,顿时有种无言的感觉,这两条石头构造的阴阳鱼竟然有着千米之巨,光那鱼眼就有数十米之大。

  “这共四个眼,到底是那只眼?”刘勋径直的望着鱼眼处,眸中闪过丝麻木,因为由于他“刑满释放”的时候心情有些小激动,所以并没有询问坟墓古至尊是哪只眼。

  “算了,只只的试吧!”意念至,刘勋的身影瞬间出现在阴阳鱼的鱼头处,单手挥,道五彩神芒发出,只鱼眼轰然碎裂,但周围并没有出现什么出口。

  “运气好背,如果回到地球后,绝对不能玩彩。”刘勋见状,轻声笑,便向着另只眼打去,但这只依然不是。

  此时他眼角阵抽搐,自己这运气太背了吧!眸中闪过丝怒意,脚将那只失去双眼的阳鱼踢碎,顿时千米之巨的巨石崩裂,无数的碎石横飞。

  “反正我出去后你们也是碎裂,还不如让我出点气呢。”差不多十年没有说话,此时他的话特别多,缓缓向着阴鱼走去,这次为了节约时间,刘勋散发出两道五彩光芒。

  当光芒刚刚接触鱼眼的刹那,顿时周围空间扭曲,而他也是被道不容反抗的力量吸了进去,身影瞬间消失在了至尊坟墓之中。

  当刘勋消失之后,青铜棺中的古至尊突然起身,望着阴阳鱼方向缓缓说道:“千世轮回不死之身,天地逆转阴阳共存,曾探万道究为何物,切自在吾等本心”

  说到这里,坟墓古至尊声叹息传出,紧接着说道:“神帝给你的路,也不定是适合你的路,因为你跟大帝不同,你本无心,又如何探求真正的大道?”

  至尊坟墓内再次被阴气布满,重新回归了死寂,只有声叹息久久不散的环绕在周围

  缓缓睁开双眼,眼前场景出现变幻,仔细的观察了周围番,刘勋知道这里是线天山脉外围。

  现在他已经可以动用空间之力,如果想要去中域,也不过炷香的时间而已,但他却不急,因为这已经过了十年时间,他得先找个人了解下这十年发生的事。

  念至即行,刘勋放慢速度御虹在半空之中,差不多半柱香时间后,他终于看到了名修士,那名修士的修为大约在劫地左右,正在向着中域城池疾驰。

  “道友请留步。”刘勋意念至,瞬间出现在那名劫地修士身前,劫地修士见状神色变,心中知晓刘勋的修为比自己高,便拱手拜道:“晚辈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有什么地方用得着晚辈的?”

  刘勋轻声笑,示意他不要紧张,道:“麻烦道友将近十年发生的事情告诉在下,在下定感激不尽。”

  “哪里,哪里,前辈言重了。”那名劫地修士见刘勋不是那种仗势欺人之辈,便将这十年中发生的事,以及四大天王封王战的事,还有异域修士赛中大杀华夏修士事,尽数给他讲了遍。

  刘勋闻言,暗自点了点头,四大天王封王战事着实给他震惊不小,但当他听到异域修士赛中斩杀华夏修士,而且这十年华夏陨落的修士不下百万时,眸中顿时闪过丝杀意。

  “多谢道友相告,在下先行步。”话语落下,还未彻底消散,刘勋的身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那名劫地修士在那发呆。

  差不多炷香时间后,刘勋来到了中域城池,此时他清秀的脸庞略显刚毅,身后的麒麟刺用麻布包裹,再加上此时他的修为波动大变,就算是熟人时也无法将他认出。

  缓缓走进城池内,周围人山人海,密密麻麻的挤成片,根本就望不到尽头,但从周围的话语中却可以听出,华夏的形势并不乐观。

  “异域简直太嚣张了,不就是凭借着神通没被压制吗?要是老子的神通也不被压制,早就将那些畜生们斩杀了。”名修为在劫天的修士愤怒的说道。

  “哎,弄不好这次的四大王位会被异域修士得到,帝家的帝云也算厉害的了吧?但昨天跟那名异域修士决战的时候,不也是被撕裂了吗?哎”名修士摇头苦叹。

  “是啊,为此帝渊还差点暴怒,连在擂台斩杀了三名异域修士,也算是给帝云报仇了吧!只不过可惜了帝云,哎”

  刘勋闻言顿时顿,帝云死了?关于帝云,可谓自己来到中域遇到的第个人,虽然算不得朋友,但也绝对算是个人杰,想不到现在竟然死了。

  第741章封王战荣誉榜!

  “快来看啊,今天的荣誉榜出来了。”就在刘勋为其感慨的时候,城墙处名修士大喊道,刘勋见状也是立即向着城墙处走去。

  当来到城墙边,张金色的大纸贴在城墙上,纸张上的内容如下:荣誉值代表了个人的综合战力,由于统计太多繁杂,故只有排名。

  异域荣誉值,第名:达斯。第二名:冥特。第三名:达丝娜。第四名

  华夏荣誉值,第名:帝。第二名:皇战。第三名:闫冲。第四名:北冥啸天。第五名:上官叶灵。第六名:帝渊。第七名:皇天琳。第八名:剑无名。第九名:皇道柔。第十名:纳兰青儿

  刘勋见状,暗自笑,想不到闫冲跟纳兰青儿都上榜了,当时刘勋离开的时候,纳兰青儿还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屁孩,但现在应该也长大了,有这麒麟丹,他的修为大涨也在情理之中。

  但帝渊竟然才排名第六,实在令刘勋有些不解,不过帝在华夏上排名第,刘勋倒是没什么意外。

  再望向异域榜,第跟第二自己不认识,但第三刘勋却知晓,她正是那个跟自己战的黄金家族少女,想不到十年之后,她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闫冲竟然也在第三,刘勋对此唏嘘不止,看来这伏羲木之传承果然不同凡响,曾被称作神明的存在,可想而知这种传承多么逆天。

  “上官叶灵果然如我所想,你是个修士。”嘴角浮笑的望着金纸上的名字,刘勋淡然笑,轻声说道。

  “也不知道灵儿柳姑娘他们怎么样了!十年光阴瞬间啊,世事无情。”摇头叹,刘勋便准备离开这里,去擂台看看,但就在这时,名金发异域少年却向着刘勋此处走来。

  刘勋见状,摇头笑,他看出来了,这名异域少年想上前面看荣誉榜,而自己正好挡在他面前了,但这名少年却没有让开的样子。

  多事不如少事,刘勋刚准备避开异域少年,但异域少年的话语也是传来过来:“好狗不挡道!你以为你戴个破斗笠,我就看不到你的狗脸了?”

  异域少年的话语响起,顿时引起周围修士的围观,但当那些修士看到异域少年摸样时,顿时敢怒不敢言。

  刘勋闻言,眸中精光闪烁,本来他真不想惹这闲事,但对方既然自己找事那就怪不得他了。

  此时刘勋戴着斗笠,背后背负着麒麟刺,身上只散发着股大约劫地的精气波动,就犹如名普通的劫地修士般,所以周围的华夏修士都在为刘勋担忧。

  “华夏狗,给我滚边去,要不给我磕三个响头,叫十声爷爷,我就放过你。”异域少年看着刘勋的修为,眸中闪过丝不屑,冷声道,而异域少年身后跟随的数十名异域修士闻言,也是齐声大笑起来。

  刘勋见状神色淡然,但由于戴着斗笠,周围的人看不到,不远处的座茶楼上,名身穿紫衣金,头带紫金冠的修士望着下方。

  这名修士面貌清秀,但眸中却夹杂着股近乎混沌的气息,紫衣修士只是望了眼便继续品茶,仿佛外界的所有事物都跟他无关。

  “帝,异域如此嚣张,难道你就不管?”名全身黑衣的修士,胸前肌肉如火山沟壑般,眸中泛着冷光低喝道。

  “北冥,你的脾气该改改了,难道修罗门没有教过你?”紫衣修士正是五帝祠的少主,帝!而黑衣修士正是北冥啸天。

  “哼!”北冥啸天闻言,冷哼声,便不再言语,而帝则继续望了刘勋方向眼,嘴角浮笑,轻声道:“还说不定谁生谁死呢。”

  “虽然有些陌生,但我的道对你的抵触却比以前更加清晰,修为也看不透,你这消失的十年,究竟去了哪里?”茶楼上名全身白衣,腰挂白剑,相貌清秀,但眼眸却无比清灵的少女轻声说道。

  轻叹了口气,刘勋摇了摇头说道:“麻烦让下,在下还要去擂台观看下。”

  话语落下,异域少年冷哼声,眸中不屑的望着刘勋说道:“那你就赶紧磕头,喊爷爷,不然我让你永远都没机会观看封王战。”

  刘勋闻言声叹息传出,轻声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异域少年听到后,望向刘勋的眸中更加不屑,冷声道:“当然。”

  而周围的华夏修士也是不屑的望着刘勋,如果他慷慨赴死的话,他们还会帮刘勋,但现在,周围的修士皆冷眼观看。

  “是不是磕了头,喊了爷爷,我就可以观看封王战?”刘勋面具的眸中闪烁着戏谑,轻声说道。

  “当然,君子言,驷马难追!我承诺给你的话,你放心就好。”显然异域少年并不是想杀刘勋,而是只为了羞辱刘勋。

  “那好吧!既然公子执意如此,那么在下也只能从命了。”刘勋的话语落下,那名异域少年脸色变,顿时跪倒在了地上,对着刘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竟然身体不受控制的,再次对着刘勋喊了十声爷爷。

  而刘勋则绕过异域少年,向着擂台处走去,只剩下愣神的华夏修士以及跟在少年身后呆滞的异域修士,他们实在不了解,自己的主人为何会这样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