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直想洗白,但这几年的土地竞标,不是被司徒明浩拿走就是被陈建成拿去,所以崔江波也是直没洗白!”

  说到这里,林思茹将份资料递给刘勋,紧接着说道:“太小的地方他看不上,心仪的地方又被司徒集团跟陈氏垄断,所以他这几年也是充满了怒火,特别是这次的土地竞标,他扬言了好几次谁敢跟他抢,他便杀其全家。”

  刘勋接过资料,看了眼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想起来了,那天在竞标会场上他还让我小心。”说到这里,刘勋望向林思茹,继续说道:“你是想移花接木?”

  林思茹点了点头,将额前的发丝掠到耳后,道:“对,你也知道首都来人了,而且还是个大人物,他肯定会查崔江波,而我也已经买通了他几个手下,他们会证明崔江波曾说过那话。”

  “光这话根本就成不了证据,许腾飞是什么人我知道,他不会因为句话就将崔江波判罪,就算判罪也跟司徒明浩的事无关。”刘勋摇了摇头,否定道。

  “所以就靠你了,崔江波这人生性多疑,知道许腾飞来市之后肯定会查他,而他也是做贼心虚,躲了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现在他已经离开市了。”林思茹莞尔笑,举动之间,流露出万种风情。

  “你是说炒作疑点,然后让崔江波‘意外’死去,最后来个死无对证?”刘勋眉头挑,嘴角浮现抹笑意。

  “没错,警局里的关系跟我说过,首都给市警局的时限是两个月,我想两个月的时间,他们根本就查不到你身上,最后只能将罪名推到崔江波身上!而我也已经让名‘黑客’将那家酒店的监控删了,所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

  林思茹望着刘勋,她这么做,无疑是将自己跟刘勋绑在了条船上,但她本来不想这么做的,开始她是想跟刘勋做交易,但是当跟刘勋见面后,她才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所以林思茹只能改变计划。

  “两个月么?”刘勋双眼微眯了起来,他在沉思,也在抉择,如果许腾飞只在市待两个月,那么根本就威胁不到刘勋,现在酒店的监控已经删除,而且许腾飞现在也没往酒店那方面想。

  “林思茹还是不能留啊等确定酒店监控是否删除之后,再找个机会让她消失吧!”刘勋心中已经做了决定,他不相信任何人,特别是女人,所以只能让林思茹消失,因为只有死人才能守口如瓶。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虽然心中这样想,但刘勋表面上并没有露出破绽,现在必须要将林思茹稳住,以后再伺机行动。

  林思茹望着刘勋微笑的脸庞,叹出口气,说道:“你还是不相信我”

  “你太多疑了,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刘勋摇头笑,随口说道。

  他不敢小瞧林思茹,这个女人的手段,令他都有些难以招架,可以说就连刘勋,都分不清林思茹哪句话是真话,哪句话是假话!说不定,这又是林思茹在试探自己。

  林思茹并没有反驳刘勋,只是望着刘勋说道:“刘勋,你相信异能么?”

  刘勋闻言,眉头微皱,他不知道林思茹为何会突然问这个,只能回忆了下教科书上的内容,说道:“华夏是古武,东瀛是忍者,而西方则被称为异能!其中以华夏的古武最深奥,东瀛的忍者最诡异,西方的异能最复杂!”

  说到这里,刘勋归拢了下思路,紧接着说道:“西方称我们华夏的古武者为异能者,而我们华夏也称西方的异能者为古武者,当然也有例外,除了东瀛的忍者!因为它是不被东西方承认的存在,这个不承认,并非是它不存在于世,而是无论西方的异能者还是华夏的古武者,历来都是圣贤之辈,但只有东瀛的忍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东西双方所唾弃。”

  “你了解的挺全面的,那你也应该知道各国古武者的数量吧?”林思茹继续问道。

  刘勋闻言,也是回忆起小时候爷爷跟他说过的古武者事迹,继而说道:“自古以来,九乃极数,正所谓九九归;而三乃小极数,正所谓古人常以‘三千大道’来形容无穷无尽。所以华夏这样人口密集的大国,也是持九为极,古武者也是个死数,九个!美英俄等大国的异能者也是,九个!例如东瀛这样的弹丸小国,只能持三小极数,三个”

  刘勋说完,便望向林思茹,不解的问道:“你问这些干嘛?”

  林思茹莞尔笑,轻声说道:“我妈是中美混血,所以我也是继承了点西方血脉,或许是我妈家族史上有异能者的先辈吧,我也是觉醒了些。”

  “你意思是说,你是名异能者?”刘勋眉头皱起,西方异能者的觉醒跟华夏古武者的传承不同,所以才说西方异能者是最复杂的,因为它是经过血脉相承的,谁也不知道会在哪代觉醒。

  “不是,准确的说我不是个完整的异能者,不然也不会被你拿枪抓住,我只是可以通过个人的眼神,而看到其内心的想法,所以你刚才的想法我也看到了。”林思茹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敢望向刘勋的眼神。

  刘勋听到这句话,倒吸口凉气,沉默了片刻后,方才说道:“这也就是你可以在崔江波身前这么多年,而不的依仗吧?”

  林思茹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的确如刘勋所言,她可以看穿崔江波的想法,所以每次都可以全身而退。

  “这么说来,那次在你家,你也知道我不会对你下手,所以才那么大胆的勾引我?”刘勋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瞳孔中浮现抹煞气,他不喜欢自己被别人看透,因为这样,刘勋会有种被别人玩于股掌之间的感觉,这种感觉,令他很不爽。

  林思茹听到这句话,立即抬起头,向着刘勋解释道:“不是,那时的你我看不清,所以我才认为你不平凡!但是当第四次见面后,我却可以看清你内心的想法了,这个原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刘勋闻言,也是愣了下来,以前林思茹看不清自己,现在却可以看清?这是为什么?

  第四次见面也就是竞标地皮的时候,前三次林思茹都没看清,为何第四次会看清?

  刘勋眉头皱起,脑中也是‘嗡’的响,他想起回到济南后,二爷爷跟他说过的话了,现在的他,全身都有股杀气,还不如五年前。

  仇恨!刘勋深吸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会有这么多弱点的原因了,仇恨可以使人强大,但也可以使人露出破绽,爷爷的死,使得刘勋的内心,已经彻底被仇恨占据。

  军事思维第名,这不是个虚名,刘勋的思维足以堪比电脑,如果不是因为仇恨的原因,他定可以看破林思茹先前的无中生有之计,但是现在

  第60章亲戚来了之后

  “我刚才的想法,你也看到了?”刘勋语气冰冷,望向林思茹的眼神中,不夹杂任何感情。

  说实话,他依然不相信林思茹,以为她还是在诈自己,多疑是每个人的通病,在这个社会里,没有人可以对个人做到完全信任,当然,同生共死过的战友除外。

  林思茹望向刘勋,深吸了口气,镇定了下紧张的心情,说道:“看到了,你想暂时将我稳住,等有机会便让我消失”

  刘勋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你既然把这都告诉我了,也是相信我,既然你相信我,那我也相信你。”

  说到这里,刘勋眸光突然凌厉了起来,宛如锋利的刀锋般,继续说道:“但是如果你敢生出别的想法,我保证会让你生不如死!”

  经过林思茹的话,刘勋心中的杀意也是暂时消失,因为林思茹如果想要害他,完全可以不告诉他自己的能力,待到她的目的达到之后,再将刘勋卖给许腾飞,但她却没有。

  林思茹此时暗自松了口气,其实她也有过这种想法,但她也知道,如果她那么做的话,自己根本就活不到那天,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哪怕现在也是样!

  “刘勋,我真的没有对你不利的想法,而且如果你愿意,我愿意帮你实现你的目标。”林思茹贝齿轻咬朱唇,仿佛下了个很大的决定。

  “我的目标?”刘勋听到这句话,嘴角浮现抹笑意,继而问道:“那你说说我的目标是什么?”

  “掌控司徒集团,甚至是市的所有企业。”林思茹如实说道,这是她在刘勋的内心深处,看到的些许想法。

  “你有这么大的能耐,怎么不自己掌握?不自己报仇?”刘勋饶有兴趣的望着林思茹。

  林思茹闻言,沉默了下来,片刻后说道:“归根到底我只是个女子,而且我也没有司徒风不,刘章那样的弟弟,说白了就是,我占据不了天地地利。”

  “你知道刘章的身份了?”刘勋低声喝道,这个女人太麻烦了,而且个女人聪明到这种地步,再加上这种异能,怕是哪个男人遇到都会头疼。

  “也是方才看到的,但我不会说出去!自从我爸被崔江波害死之后,我从十八岁便开始在市打拼,但奋斗了七年,我才发现以我的能力,怕是拼搏辈子都没希望报仇。也就是三年前,我觉醒了这个能力,所以我才故意接近崔江波,但我发现,他依然不是现在的我可以扳倒的。”

  说到这里,林思茹望着面无表情的刘勋,继续说道:“所以,我只能求你帮忙,想必现在你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弱点,以后我也看不透你,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只要你帮我报仇,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

  “好,我答应你。”刘勋的话语落下,林思茹精致的脸蛋上也是露出抹笑容,但就在她刚刚露出笑容的刹那,刘勋却紧接着说道:“但你看我内心的想法这件事,让我很不爽”

  虽然刘勋已经知道了林思茹可以看透自己的原因,但这个原因他短时间内却无法消除,仇恨不是说消除就可以消除的,它蒙蔽了刘勋的心智,同样也蒙蔽了林思茹的心智。

  “我保证在看不透你之前,绝对不会用异能看你内心的想法。”当刘勋话语落下的同时,林思茹也是紧接着说道。

  她现在心中所想的都是仇恨,可想而知,个仇恨在心中压抑了十年是个怎么样的结果!十年的时间,要么是仇恨消失,要么就是日益膨胀,无限扩大!

  很明显,林思茹是后者也正如刘勋样,她也被仇恨,蒙蔽了心智!

  “在我之前,其他人心中的想法你都可以看到?”听到林思茹的回答,刘勋也是继续问道,话语落下,林思茹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刘勋嘴角浮笑,扫了眼林思茹修长的大腿,而后轻声问道:“那你现在看着我的眼睛,看我心中想干什么?”

  林思茹抬起头,望向刘勋的双眼,但是当她看到刘勋瞳孔的刹那,脸颊也是浮现抹羞红,旋即低下了头。

  “我想干什么?”刘勋从座椅上站起,而后向着林思茹走去,林思茹见状,脸色通红片,开口说道:“今天不行,我我亲戚来了”

  “你也经常用这招骗崔江波的吧?可惜我不是崔江波!”

  自从进入这个门,刘勋的心中就直憋着口火,虽然表面上是他占尽了上风,但他自己在林思茹面前,就像透明的样,这种感觉,很不爽!

  所以刘勋需要泄火!

  不管林思茹愿不愿意,刘勋已经将她压在了身下,今天林思茹本来就穿了连衣短裙,所以大腿也是尽数露在外面。

  林思茹不喜欢穿丝袜以及装饰大腿的衣物,因为她的腿很完美,雪白笔直修长!任何装饰物都是多余的。

  刘勋的大手向着林思茹的大腿根摸去,他现在已经不想做前戏,因为心中的火实在太大了,需要立即发泄。

  些许之后,刘勋眉头微皱,也是将手抽了出来,当看到手心上的血液时,他也是无语了下来。

  “你亲戚真来了”刘勋憋住骂娘的冲动,深深吸了口气,坐到了旁的座椅上。

  林思茹极其幽怨的瞪了刘勋眼,小脸通红的将内裤提上,而后坐在旁,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下来,都不言语。

  “你再看着我的眼,看看现在我心里在想什么”大约过了三分钟,刘勋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场面。

  林思茹抬头向着刘勋的双眼望去,而后低下了头,只不过这次的脸颊,比先前更红了。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还不快来”刘勋望着天花板,表情极为正派的说道。

  林思茹缓缓起身,向着刘勋走去,当走到刘勋身前时,也是蹲了下去

  “嘶!”声唏嘘声传出,但怎么听都不像是舒服的声,而像是痛苦的冷嘶声

  “你别用牙齿啊,用口腔”

  “我我又从来没试过”

  “”

  第61章桃花劫

  刘勋回到司徒明浩的别墅,不,故居

  此时大鹏跟岳旭东正坐在沙发上,刘章依然在为司徒集团的事忙碌着。

  “勋哥,你回来了。”大鹏眼尖,首先看到了刘勋走进房间。

  刘章看到刘勋回来,也是将手头的堆资料扔到旁,问道:“事情解决了?”

  刘勋摇了摇头,道:“没有,但得到了个更有趣的东西。”说到这里,刘勋从衣袋中拿出张照片,而后递给大鹏,说道:“你跟旭东去查出这个人在哪,但先别惊动他,查到之后立马告诉我。”

  大鹏接过照片,眉头轻皱起来,说道:“这个人我见过,不是那天土地竞标时坐在第排的崔江波么?”

  大鹏跟刘章在市待了两年,所以也知道崔江波的身份,但大鹏还真没把他放在眼里过。

  “对,市最大的黑势力头目,目前也在许腾飞的怀疑对象之中,所以我们要在许腾飞之前,将其找到。”刘勋望着大鹏,嘴角浮现抹笑意。

  刘章听到这句话,轻笑着说道:“我明白了,哥你想移花接木,将罪名嫁接到崔江波身上。”

  “没错,崔江波虽然不是凶手,但他这几年也没少干伤天害理的事,许腾飞来,他知道自己肯定脱不了干系,早就躲起来了,但他这样无疑弄巧成拙,使得许腾飞怀疑他的力度更大了些。”

  岳旭东听完刘勋的话,点了点头,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将其寻出,而后制造出意外,来个死无对证?”

  “意外也不能现在制造,许腾飞只有两个月的时间,现在已经过了十天,等到两月时期将至,崔江波也就没必要存在了。”说到这里,刘勋望着大鹏跟岳旭东,继续说道:“现在比的就是速度,看谁先将崔江波找到,这事你俩多费点心。”

  “放心吧勋哥!”大鹏跟岳旭东点了点头,便向着别墅外走去。

  “这是场躲猫猫的游戏啊,谁先找到便是谁赢。”刘章躺卧在坐骑上,轻声说道。

  刘勋闻言,摇了摇头,否定道:“不对,就算许腾飞先找到,他赢的机会也会渺茫,许腾飞不是神,单单排除崔江波,他还怀疑不到我身上。”

  “先不说这个话题了,哥,现在司徒集团的股份已经稳定,但全国各地的分公司,我根本就掌控不了,而且司徒颖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咱们还没得到。”刘章望着刘勋,脸色凝重的说道。

  “这便是家族企业最大的弱点之了,也是时候开个会议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不是想独立山头么?你以你现在掌握的股份为百分比,家分公司给他们个百分点,让他们从此之后,跟司徒集团再无瓜葛。”

  刘勋的话刚落下,刘章便皱眉起来,说道:“个百分点他们会罢休么?而且全国总共二十四个分公司,这么闹,也就是二十四个百分点没有了!相当于先前全部股份的百分之十二”

  “有得必有失,想要得到必须要舍弃,分公司没有了,咱们还可以重建,钱没有了也可以再赚,但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根本没有时间跟你这些‘堂兄’‘堂弟’浪费!”刘勋深吸了口气,坚定的说道。

  “就算咱们这么做,个百分点,你认为他们会罢休?”刘章望着桌面上的公司资料,叹出了口气。

  刘勋听到这句话,指了指刘章,而后说道:“你现在是天子,他们只不过是诸侯,更何况按他们单独家来说,根本就没有跟你抗衡的力量,这么多的分公司,他们也不可能齐心协力。”

  “刘勋说的不错,风少,这无疑是现在最有效的办法,正如你哥哥所说,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那些分公司,而是陈氏!如果我们内部矛盾,市的诸多企业以及国际上的各大公司肯定会浑水摸鱼打冷枪,到时候别说现在的百分之三十八股份,怕是整个司徒集团都会倒闭。”李朋走进房间,显然是刚从外面回来。

  “那这些,就交给李叔安排吧。”看到李朋进来,刘章也是转移话题说道,他不敢小瞧这个身高只有米六,且身板瘦小的人。

  “好,风少,你以后千万别将企业转为家族企业,当初你爸要是听我的建议,也不会有今天这种结果。”李朋拍了拍刘章的肩膀,而后对着刘勋笑,便离开了房间。

  待到李朋走后,刘章也是向着刘勋问道:“哥,你觉得这人怎么样?”

  “对你我不知道,但他对司徒明浩是百分百忠心的!也就是说,在你身份没被他知道之前,他还是可信的。”刘勋望着李朋消失的地方,轻声说道。

  刘章点了点头,刚想说点什么,但就在这时,刘勋的手机响了起来。

  “刘章的事忙完了么?”刘勋按下接听键,便传来了李梦瑶的声音。

  “忙完了,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刘勋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话,话语刚落下,便使得刘章摇头笑。

  “真贫嘴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李梦瑶笑骂了句,而后问道。

  “应该有吧,怎么了?”刘勋将身上的勃朗宁跟消声器递到刘章手上,而后说道。

  “那你晚上来我家吧,我妈要见你,而且我哥也有事找你。”

  “那好吧,饭点之前定到。”刘勋说完,等到李梦瑶挂断电话后,也是将手机收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