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永生不得超生的。

  帝渊闻言,摇头叹道:“前些日子高层曾经派数名寂灭境的修士进入过,但是三天后却只有人出来,另外四人生死不明,出来的那人还神智恍惚”

  听到帝渊的话语,刘勋的双眼微眯了起来,眸中闪过道冷芒,厉声道:“寂灭境的修士都陨落了,刘某个小小劫地去送死?”

  开什么玩笑,寂灭境的修士进入都是死路条,难道自己进去就没事了?这群华夏高层绝对不是什么善辈,太阴险了。

  还未与华夏高层见面,刘勋对他们的第印象便降落到了谷底,这完全是拿自己当小白鼠啊,自己虽然跟麒麟刺他们接触过,但也不代表自己可以无恙吧?

  再说了,挖人家坟墓这也太不道德了,有谁愿意自己死后的墓被人家挖?此行绝对凶多吉少!刘勋脑中在飞快的思索脱身的方法。

  帝渊听闻刘勋的话语,俊美的脸庞上也是闪过丝尴尬之意,紧接着传音道:“刘兄不是曾经跟至尊有点接触吗?可能会跟别人不样吧!而且这也是场造化”

  帝渊的声音越说越小,显然他也不太相信高层给自己的这个理由,换位思考,如果唤作自己是刘勋,帝渊头皮麻,自己反正是绝对不会相信。

  “去你丫的吧,是造化那些老狗们怎么不自己去,把老子当小白鼠样实验,老子的命不是命啊!”刘勋越想越气,怒火冲心,直接大骂了起来。

  话语落下,帝渊脸色变,苦着脸轻声传音道:“刘兄别这样说话,我们可能被监视的!”

  与此同时,中州中域城池中,三皇殿内坐着数十名老者,此时这些老者的额头黑,只有名紫衣老者大笑了起来,望着前方的画面笑骂道:“这臭小子,还是第个骂咱们老狗的,哈哈老夫喜欢。”

  名黑衣老者摇头叹,道:“此子便是年前线天事件的主角吧?他还真以为我们是害他了,如果有办法,我们岂会选择这条路。”

  紫衣老者锊着胡须轻笑着接话道:“你家那丫头不是对这小子有意思么,怎么?你这老不死不准备把他收到你们皇家?”

  黑衣老者摇头无言起来,盯着画面看了片刻后才说道:“老夫虽未亲眼见过此子,但仅仅从画面中观,便可知晓此子内心煞气极重,可以掌控的话是把利刃,如果掌控不了可是会万劫不复的。”

  随着黑衣老者的话语,周围的老者皆神色凝重起来,但却依然不言语,紫衣老者也是神色正,复杂的望着画面中的刘勋,久久不言。

  中州北域,城镇半空之中,刘勋听到帝渊的提醒,神色变,修为只要比他们高,便可以截取传音,这点刘勋早就知晓。

  很显然,此时刘勋对那些华夏高层的印象很差,所以他肯定认为这些人可以做出类似的事件,不过他们也确实做了,只不过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而已。

  看着刘勋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帝渊神色阵尴尬,紧接着道:“刘兄,其实在你离开的这些日子里,大姐她直在打听你的消息,而且经常个人发呆,你难道就不想大姐吗?”

  话语落下,刘勋的神色愣,因为相对于皇天琳此人,他心中最为拿不准,或许是因为她跟诗梦长相模样的缘故,使得刘勋对她有种微妙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出是什么样,但却不想看到她受伤害。

  帝渊看到刘勋神色的变化,知道有戏,便紧接着说道:“刘兄,你我皆是修道之人,而修道之人只求无愧于心,今日你我便倘开心扉,难道你就真的对大姐没感觉吗?”

  第721章逼进坟墓!

  刘勋听着帝渊的话语,神色再变,但眼眸中却带着丝笑意,这小子竟然想把自己给绕进去,也不想下吴昊可是有这三百余年光阴的,想到的可比帝渊想到的多多了,岂是帝渊可以糊弄过去的。

  但想起皇天琳,刘勋心中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他想去见她,但又忌惮那些老不死真的把他给强制送进至尊坟墓,此时他进退两难。

  其实再仔细想,刘勋知道自己就算想走也绝对走不了,因为那些老不死们肯定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必要的时候会使用强制手段的。

  心中衡量了下利弊,他不得不妥协,由于年前的关系,现在帝渊在跟刘勋客气,可以说这次至尊坟墓事件,刘勋想去也得去,不想去也得去,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毕竟至尊坟墓关乎重大,华夏高层们不可能因为刘勋人而放弃,他们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从年前放弃南域,造成百万生灵陨落事就可以看出。

  说到底还是刘勋太弱了,根本就没有可以决定自己命运的力量,如果麒麟刺跟九幽还在他身边的话,他们敢这样对自己?恐怕送他们万个熊胆,他们也不敢对自己有点加害之心。

  如果自己的修为未被剥除,此时依然与异域厮杀年,恐怕他的修为真的会达到寂灭境,那时加上两仪之力,刘勋的战力恐怕可以直追准至尊,他们还敢如此强势的要求自己?

  然而现在切皆是空谈,麒麟刺跟九幽毕竟不在刘勋的身边,而刘勋也没有寂灭境的修为与战力,所以他只能妥协。

  “开玩笑的,既然有关于华夏存亡,就算刀山火海刘某也得去啊,与整个华夏相比,我个人的生死简直微不足道。”

  心中有了决定,刘勋望着帝渊微笑着,违心说道。但他心中却在大骂,同时也对战力产生了强烈的渴望,毕竟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刘勋突然的态度转变使得帝渊神色呆,但紧接着释然,两人皆是人杰,帝渊自然知道刘勋心中所想,轻声叹,道:“刘兄可以这么想帝某很钦佩,那咱们立即启程还是?”

  刘勋闻言,皱眉说道:“那北域的其他修士怎么办?如若他们留在那里,恐怕不妥吧?”

  “无妨,那里会留下驻守修士,明日总部便会来人接管!刘兄大可放心,大家皆为华夏脉,总部不会抛弃他们的。”帝渊轻声说道。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轻叹了声,幽然道:“帝兄,如你方才所言,你我皆是修道之人,本求问心无愧,也着实该坦诚相待,刘某此行生死两茫茫,北域修士中有名叫北黎的,天赋与资质皆上乘,如若多加培养,定为后世人杰。”

  帝渊听闻此言,俊美的脸庞上闪过抹复杂之意,正色望着刘勋说道:“刘兄放心,帝某虽然无法改变刘兄的命运,但有些事情却可以做主。”

  刘勋点了点头,望了眼无垠天际,不再言语,帝渊复杂的望了刘勋眼,心中感叹万千,片刻后,差不多炷香时间,两人再未说句话。

  当传送阵纹摆设完毕,刘勋与帝渊先行踏入,当两人踏入阵纹,虚空中产生阵阵扭曲,道亮光闪起,两人的身影旋即消失不见。

  当感觉到眼前阵白光闪过,眼前恢复清明的时候,刘勋与帝渊显现在座宏伟的城墙之上,城墙之上站着排黑甲修士,每个修士的修为最低都在劫天,城内也是各种异兽遍布,眼望不到尽头,广阔无比。

  “跟年前差距不大!”望着眼前熟悉的场景以及城池,刘勋心中升起诸多感叹,下方依然有座比武台,他依然可以记得年前自己在那个擂台上曾设下过生死擂。

  年前的切仿佛都历历在目,只不过年前是两人,现如今只是他自己,想到闫冲,刘勋发出声叹息,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当初无声无息的离开,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能差距到哪去,年光阴,只是弹指瞬,只不过这年中,刘兄应该过的挺艰难的。”想起刘勋体内的至尊印记,帝渊别有深意的望着他说道。

  虽然现在刘勋体内没有了至尊印记,但帝渊可以想象的到,祛除至尊印记是多么的不易,别说是刘勋,恐怕就连华夏的些老不死,面对至尊印记都毫无办法。

  毕竟至尊之下皆蝼蚁,至尊不可辱,道印记也足以令所有修士望而止步,生都难以跨越!但刘勋却将其驱散了,可想而知,这是多么艰难的件事。

  说实话,如果不是刘勋拥有着吞噬神通的话,他也拿至尊印记没有任何的办法,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万事皆有突破点。

  “去见见大姐吗?”帝渊见刘勋不言,知道他定处于回忆之中,沉默了片刻后,才缓缓问道。

  刘勋闻言淡然笑,道:“见见吧,毕竟相识即是缘,今日不见,怕是以后也没有机会了。”

  话语落下,帝渊叹了口气,并不言语,他知道刘勋说的是什么意思,至尊坟墓之中九死生,说是没有危险,恐怕谁都不信。

  炷香后,刘勋与帝渊来到了皇家驻地,皇家驻地依然是座不大的庄院,但是当踏入的时候,才知道自成方天地!单是处驻地便如此不凡,实在很难想象,真正的皇家到底是什么样的。

  当他踏入第步,便看到了个熟人,那人正是皇炎,此时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劫天巅峰,虽然进步神速,但刘勋却无丝惊讶感,毕竟皇家想要培养个人的话,实在是轻而易举。

  感觉到有人进入,皇炎便抬头望去,当看到刘勋的时候,皇炎神色愣。

  “这是刘兄,怎么?摘下面具就不认识了?”帝渊解答了皇炎的不解。

  皇炎点了点头,但待他察觉刘勋修为在劫地时候,瞳孔瞬间收缩,眼神中充满了质疑与震惊。

  第722章如此现实!

  “刘勋?怎么可能,你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劫地!这也就是说,你体内的至尊印记被祛除了!但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祛除的!”

  关于刘勋修为被剥除的事,皇炎自然知晓,也知道刘勋修为被剥除的原因,更知道至尊印记这四个字的意义,此时突然见到刘勋已经够他震惊了,但是当他看到刘勋修为到劫地的时候,心中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只能语无伦次的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随着皇炎的大声尖叫,皇道柔以及皇天裂也是从屋内走出,当他们看到刘勋的时候也是神色愣,但下刻也是如皇炎般脸色变,眼眸中充满了质疑与震惊。

  “刘兄这怎么可能!你竟然可以将至尊印记祛除!”皇道柔那近乎完美的容颜上夹杂着些许呆滞,仿佛看到了最不可相信的事情般。

  “此子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啊!”相对于皇道柔与皇炎,皇天裂显得较为镇定些,但望向刘勋的眼神中,依然流露着震惊之意,毕竟至尊印记这四个字的含义,实在太可怕了。

  想到至尊印记的可怕,再想下刘勋竟然可以将其驱散,皇天裂不禁倒吸口凉气,这得需要多大的意志力以及胆识?

  他可以猜想到刘勋祛除至尊印记时的不易,就算是他被至尊印记锁定的话,恐怕只能认命,但刘勋却将其驱散了,这岂不是逆天了?皇天裂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混沌体!这怪不得刘兄如此逆天,原来竟然是混沌体!”皇炎察觉到了刘勋的气息,更加震惊。

  皇天裂等人也很震撼,但是想到刘勋此次来的原因,便传出声叹息,至尊坟墓可不是道至尊印记可比的,此行刘勋绝对凶多吉少,只是可惜了个绝世人杰。

  “琳儿呢?”无视皇天裂等人震惊的表情,刘勋轻声说道,眼眸中平淡无比,虽然修为只有劫地,但面对皇天裂却不受丝的影响。

  这幕使得皇天裂再次震惊了番,要知道当时刘勋破劫的修为,面对自己的时候也是有着丝压力的,但现在仅仅劫地便可以无视自己的气场。

  但紧接着皇天裂便释然了,其实仔细想也对,面对至尊印记刘勋都将其驱散了,那可是至尊的气场,更别说现在的皇天裂了!如果皇天裂知道刘勋并不是将其驱散,而是吞噬了的话,脸色还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呢。

  当刘勋的话语响起,正站在屋内的皇天琳娇躯震,她实在没有想到刘勋会这样喊自己,竟然在皇家长辈面前,喊的如此亲密。

  当“琳儿”这两个字响起,不仅皇天裂神色呆,就连帝渊跟皇道柔也是愣了下来,只有皇炎看看这个,望望那个,望向刘勋的眼眸中夹杂着丝钦佩与敬畏,显然还未从先前的事件中反映过来。

  刘勋看着众人的神情,暗自摇头,其实并不是他故意想要如此喊,而是随心喊出来的,天知道他这次进入至尊坟墓是生是死,现在吴昊已经将生死看淡,只想切随心。

  大道随心,成仙成魔念间!这是道的本质,亦是刘勋对大道更进步的了解。

  洪荒之时,那时的生灵皆追求随心所欲,是个没有对与错,不分正与邪的时代,但那时的生灵却普遍强大,所以故有大道随心更加贴近本源说。

  大道随心,不止是行事的随心,而是追求那种心境,其中有三不为!不为外物所动,不为外色所惑,不为外道所染。

  但现在又有几人可以做到真正的大道随心?生灵不再无欲无求,为了权色财富地位而四处征战,这是个大道残缺的时代,亦是个末法时代。

  何为末法时代?大道残缺,万物皆有气运,大道亦不例外,生灵的劣根使得大道的气运受损,故而这片天地的道不再完整。

  说准确点,这其实就是个民族的劣根,经过百万年的发展,好善根的多数超脱了,剩下的是劣根性的人,又叫民族劣根性。现在这个时期,多数人是善道堕落,享福消福,造业,因此才有现在的乱像。

  道,可见又不可见!道是种理念,亦是种虚无缥缈的规则,但道却可以影响片天地的生灵,所以自古便有大道三千,各不相同说。

  此处的大道三千,并不是三千大道!三千大道也不是数量,而是种说法,自古三千跟九般,乃极数,常被古人比喻为无数。

  道可以影响方天地的生灵,但华夏此时已经大道残缺,处于末法时代,可以说如果道不复苏,华夏便没有丝的希望,神通异象等等处处受压制。

  那到底怎样才能使大道复苏?如果想要使所有生灵都亲近本源的话,这实在难如登天!毕竟这不是强制就可以做到的,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察觉这个问题,当然至尊除外。

  如果想要大道复苏,那么第步便是毁灭,毁灭亦不尽是灭亡,而夹杂着新生!于毁灭中寻找新生,这是华夏此时唯的出路。

  如若大道复苏,所有的神通便会自动恢复,各大家族的神通不再是最低级的人阶,而是自动转换,刘勋的两仪化天地异象也不再是个摆设,而是真如传言中那般,惊天动地!!!

  但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不是人之力可为,而是需要华夏所有生灵的共同努力!

  回归现实,话说他其实早就从麒麟刺的言语中猜测到这已经是个末法时代,如若继续这样下去,不出万年,华夏定会跟地球般,成为个无法修炼的古星。

  皇天琳莲步微移,缓缓从屋内走出,望向刘勋的眼眸中夹杂着些许担忧之意,刘勋要去至尊坟墓事,她自然知晓,此时她在担心他的安危。

  隔别年,两人再次相见,心中有着千言万语,但此时却无言以对,只是平静的望着对方,两人的关系直处于微妙状态,就连身为当事人的他们,也说不清这是种怎样的感觉。

  第723章致命因素!

  从小都犹如天骄的皇天琳,并没有任何人敢如刘勋般那样对她,所以她心中也是升起丝异样的感觉,当年前刘勋临踏入前线,说出那句话,已经深深的印入皇天琳的心间。

  皇天裂以及皇道柔看着对望的两人,皆暗自叹了口气,他们可以看出,两人已经暗生情愫,虽然他们看不出刘勋的想法,但却可以看出皇天琳眼眸中的担忧。

  “我因古天庭崩碎的凌霄殿而来到此地,也因此而与至尊结下了因果,或许我得到的东西会使无数修士妒忌,但这些年我所遇的险境,也足以令其望而止步,此时至尊坟墓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这生都与至尊有着微妙的关联。”

  凝望着那具熟悉的脸庞,刘勋淡然说道,当他的话语落下,皇天裂皇道柔以及帝渊皇炎脸色齐变!

  古天庭崩碎之地!凌霄殿!他们从刘勋的言语中仿佛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望向刘勋的眼眸中,闪烁着震惊之意。

  周围帝渊等人的神色,并未使得刘勋变色,他依然神色淡然,此时他已经处于‘大道随心’的特殊心境,是福不是祸,他可以安然的面对切。

  “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嫣然笑,皇天琳白色的长裙飘动,凝望着刘勋轻声说道。

  再次望了皇天琳眼,刘勋缓缓转身,道:“我说过的话,这生都不曾忘记,如若此行刘某陨落不了,定当履行诺言,前往皇家主殿求亲。”

  “琳儿待君所言,等待着那天。”皇天琳望着刘勋的背影柔声说道,她心中也希望刘勋可以不去此行,但她更知道华夏高层对于至尊坟墓的看重。

  她也想过要让刘勋逃跑,但就算自己与刘勋逃跑又能怎样?他们面对的可是整个华夏,她自己破劫的修为与整个华夏相比,实在微不足道。

  刘勋心中自然知晓这个道理,所以他才坦然面对,说出自己心中的话语,就算此行陨落,起码他心中亦无憾。

  “帝兄,走吧!相对于那至尊坟墓,刘某内心也是相当期待的。”望着前方,刘勋轻声说道,眼眸中闪烁着可以看穿万物本源的厉芒。

  帝渊闻言,与皇天裂相视眼,便叹出口气,捏碎了手中的玉片,当帝渊手中玉片碎裂,道耀眼的金光顿时将整个皇家驻地弥漫。

  当金光消散,皇家驻地内竟然平面多出了十多位老者,以及名神色恍惚的修士,刘勋扫了周围眼,旋即双眼微眯起来。

  这些老者的修为他看不透,就犹如群地球上的老人般,全身没有丝的修为波动,但刘勋却知道,他们肯定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如果他们不想显露修为,自己是察觉不到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