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质羌父鍪背绞湃ァ?br/>

  第708章破釜沉舟!

  城镇内寂静无声,夜虫鸟鸣声都不可闻,尤其是到了后半夜,就连丝的风声都没有了,整个城镇仿若间密封的石室般,充满了压抑的气息。

  城主府内,胖子城主早已入眠,左右还躺卧着两名花容月貌的少女,少女的身体上有抓痕以及齿痕,眼角还残留着些许泪痕。

  背负双剑的那名修士站在屋外,望向夜空的眼神中夹杂着丝谨慎,他总感觉今天有些不对,这安寂的城镇中,仿佛到处都充满了杀气。

  无声无息,大片的乌云出现,漆黑如墨,将整片星空都遮蔽了,星月无光,整座城镇都陷入了片黑暗,死寂无比。

  深夜,乌云压向地面,如山岳般重重的压了下来,沉闷的气息充斥在城镇中的每处角落,仿佛场大风暴随时都会降临。

  沉闷的气息涌动,数百道身影犹如幽灵般,穿梭在城镇之中,隐伏在城主府百米之外,没有露出丝的气息波动。

  “现在出手吗?已经深夜了。”北黎趴伏在草地上,黑布蒙面,只露双犹如星辰的双眼在外。

  刘勋闻言,并不言语,只是扫了眼身后的五百蒙面修士,轻声道:“动手前,我想跟各位说几句话!既然已经走到了这步,大家也没有什么后路了!只能条道走到黑,大家基本都是本土人,或许此行会碰到很多熟人!”

  说到这里,刘勋深吸了口气,紧接着说道:“但要切记,你们要遇神杀神,遇佛斩佛!因为你们今夜的举动,关乎着数万的生命存亡!无论明天结果如何,你们是否生还!活着,你们将会受万民敬仰!死了,你们也依然会万古流芳!”

  话语落下,五百修士皆热血,双眼充满了血丝,而刘勋的眸光则在城主府里扫动,自来到这里,他便直在观察着城主府,他在寻找那名劫地修士的位置。

  而现在他找到了,瞥了北黎眼,北黎点了点头,两人便化作两道幽影向着城主府而去,与此同时,那名背负双剑的修士脸色变,身后的双剑也是出鞘入手。

  仿佛感觉到了双剑修士的气息波动,刘勋掠过名看门修士的身前,瞬间将他的头颅割下,随后脚将其头颅踢至百米外。

  当头颅落地,道血柱自无头身体的脖颈处喷出,刹那间,五百修士齐动!就在这时,天空突然闪过道雷光!雷光照亮了城镇,打破了此时的平静。

  刘勋暗骂声,这老天怎么光跟他作对!但此时已经不是隐忍的时候了,只能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那名城主,就是胜利。

  “揭面巾,此府内的所有生灵,凡是活物,律斩杀!”刘勋将身前的那具无头尸体踢开,揭下面巾,大声吼道。

  北黎等五百修士见状,行动出现了抹犹豫,揭面巾!以真面目相对,刘勋这是想鱼死网破!虽然出现了抹犹豫,但五百修士下刻却齐将面巾揭掉,齐喝道:“杀!”

  刘勋此时双眼微眯,手中的麒麟刺泛着冷光,此时他没有更好的办法,既然已经暴露了,那么他们肯定会面临场千名修士的围剿。

  那时肯定是九死生,既然如此,还不如破釜沉舟,揭下面巾,此次事件如果失败的话,不仅五百修士会死,就连他们的亲友,也会遭到牵连,所以他们不得不奋死抵抗。

  本来刘勋是选用的暗杀战术,但由于突然的道雷光,使得他们尽数暴露,所以他想到了地球上的句古话: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这卧薪尝胆,是肯定无法运用的,都这形势了,还怎么忍?所以他只能破釜沉舟了。

  “轰隆隆!”

  雷声轰隆,剑光闪动,冰冷的剑气,刺骨的杀气,震耳的巨响,刹那间便充斥在了整片城镇大院之中。

  在这刻,杀意如海,席卷八方,成片的建筑物崩碎,成为糜粉,在五百余名修士的无形杀念下,什么都无法保存下来,切皆不复存在。

  剑气冲霄,剑芒裂天,炽烈的光芒与天上的乌云连在了起,这座城府已经不复存在,都被凌厉的剑气与杀气给碾碎了。

  世人曾言,修士怒,血流千里,山河崩碎!更何况是五百修士齐怒,名劫人修士就可以劈碎道巨石,更别说现在的千名修士大战了。

  城主府的院墙崩塌了,殿宇也是随着剑光,座座的塌落,城主府中的家奴以及胖子城主的亲属妻妾,此时脸色苍白,神色呆滞,都已经麻木了。

  因为自华夏历以来,还从没有人敢以修士的身份在城镇以及城池中作乱,更别说是叛乱了!此时的事情,如果被城池中的存在知晓的话,刘勋等人定会被彻底抹杀!他们实在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敢这么做。

  剑将名城卫军的头颅劈飞,刘勋全身沾满鲜血,举剑大喝道:“事已至此,再无退路,唯有斩杀那个狗城主!日后即便我等陨落,也上对得起华夏,下对得起黎民!若真有那日,黄泉路上,刘某与各位为伴!但今日,我等但求问心无愧!”

  刘勋的话语刚落下,便感觉到自己身后道冷意传来,脸色变,他想也没想便用长剑抵御。

  “砰!”声兵器的碰撞声传出,刘勋的脸色再变,扫了眼手掌处流下的鲜血,心中疑问道:“这是股怎样的力量,竟然如此轻易便将自己的虎口给震裂了!”

  刘勋的手臂还在颤抖,但那把长剑的主人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攻势反而比先前更猛烈了。

  暗骂声,但又不敢转身,因为那人的攻势犹如雨点般密集,要知道,生死之战中哪怕丝的疏忽,就足以决定输赢。

  “砰砰!”兵器的撞击声更加刺耳了,刘勋的虎口处已是血肉模糊,手臂已经麻木到了没有知觉,但他的眸中却闪过丝暴虐,这还是他第次没看到对方相貌的情况下,被如此狼狈的压着打吧?

  第709章很强吗?

  眸中闪过抹疯狂,就在刘勋准备孤注掷的时候,北黎突然自半空降下,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北黎刚刚落地,刘勋便感觉到声巨大的虎啸声传出,道大约数十米的白虎虚影屹立在半空中,霸气凌然,威风凛凛,而北黎也是星目圆瞪望着前方,大有股舍我其谁的王者之势。

  随着白虎虚影的出现,直攻击刘勋的长剑也是停止了攻击,道浅笑声传出,道:“北黎,真想不到呢,曾经身为皇族的你,竟然也做这等不堪入流的事件。”

  话语落下,吴昊神色微愣,皇族?北黎难道跟皇族有什么关系?也难怪了,方才的白虎虚影,应该是由太古异象四象封万法演变而来的远古异象白虎啸天穹吧?回想起麒麟刺对自己说过的异象问题,刘勋心中暗自琢磨着。

  此时他已经转过身来,看到身后那人时,脸色微变,原来那人正是那名背负双剑的修士,而北黎也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淡然说道:“残剑,收手吧,数万条生命,难道你就真的不动于心吗?”

  那名被称为残剑的修士,嘴角浮笑,轻声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各为其主,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战吧!”

  话语落下,残剑将身后的另把长剑也拔了出来,当两把长剑出,残剑整个人的气息好像都不样了,现在的他,锋芒毕露,就犹如把盖世神兵般,可以轻易的刺穿每个人的身躯。

  当残剑的剑出鞘,北黎的脸色也是变得无比凝重,对着刘勋沉声道:“刘兄,别再有所保留了,单剑的他跟双剑的他,可是有着质跟量的差距的。”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这个事就算北黎不说他也知道,而且他也已经再做了,瞳孔不知在何时已经变得黑白,特别是在这月黑深夜中,将他衬托的格外诡异。

  此时双方修士的厮杀,也已经到了白热化,对方修士是有那么丝短暂的失神,但修士的应变能力何其之高?在死亡了数十名修士的代价下,他们终于将局势摸清了,但由于双方修士数量的差距,也使得现在的战局,倒转了过来。

  厮杀是生灵的本能,杀死另个存在,使得自己活下来!这是万物永远都不会失去的记忆也思维。

  各色神芒在半空中闪烁,波又波的天地精气向着四周肆虐而来,其中依稀可以看到残肢断臂,以及红艳腥臭的鲜血,跟那被风声掩盖住的声声惨叫

  刘勋此时跟北黎起跟残剑缠斗在起,不得不说,残剑不亏为此城镇第高手,就算运用两仪之力的刘勋跟动用白虎异象的北黎联手,都压制不住他,心中震惊的同时,刘勋还在猜测残剑的身份。

  “吼!”北黎扫了眼战局,知道此时不是脱的时候,眸中凌,右手突然径直举起,随着北黎的右手举起,他的身后再次出现了道白虎虚影,白虎仰天怒吟,前爪举起,犹如座山丘般,闷声向着残剑处拍落下来。

  “这不是异象吧?”刘勋淡然的望着半空中的白虎虚影,眸中闪过丝丝精光,他已经发现了,北黎的白虎虚影,根本就不是异象,很有可能便是种神通。

  心中虽然思绪万千,但手上他并没闲着,手中麒麟刺举起,道由精气汇聚而成的,数十米剑虹随之出现,剑虹之中还夹杂着丝丝阴阳之力,流露出令人心悸的毁灭气息。

  当剑虹出现,残剑的双眸突然凌厉了起来,扫了眼刘勋处,道:“那道杀意果然是你发出来的,但今天,你们就陨落在这里吧!”

  刘勋跟北黎闻言,齐齐发出声冷哼,剑虹以及山丘般的虎爪,也是毫不犹豫的向着残剑压去,仅仅余波,便将周围的断墙残亘,彻底摧毁殆尽。

  但,刘勋跟北黎的眼眸中,却看不到丝的放松,有的只是凝重

  刘勋的剑虹划破了虚空,犹如道流星陨落般,重重的砸向残剑!

  与此同时,北黎身前的白虎虚影仰天怒啸,前爪将空间都撕开了道道裂缝,宛若泰山压顶般,轰然向着残剑压来。

  “轰隆隆!”

  声巨响传出,剑虹刺穿了岩石,贯穿了殿宇,无数的碎石乱溅,尘雾遍地!而白虎虚影的前爪,则直接把那殿宇给抹平了,刹那间,整座城镇都犹如地震了般。

  “北黎你应该知道,我的神通是什么!如果你现在离去,我还可以饶你命!”尘埃落尽,残剑屹立在原地,毫发无损的说道。

  此时刘勋跟北黎相视眼,眸中的谨慎之意更重了些,他知道,残剑虽然也是劫地六重天的修士,但却不是先前那名异域修士可比的,这是个高手!

  北黎闻言深吸了口气,轻轻笑,道:“别嗦了,既然已经走到这步了,再多言只是废话。”

  说到这里,北黎轻声对着刘勋说道:“小心点,他的神通很诡异,可以说剑就是他,他就是剑,不分彼此的!”

  刘勋闻言点了点头,旋即不解的问道:“你怎么对他如此了解?应该不只是以前接触了下,这么简单吧?”

  北黎点了点头,旋即叹出口气,道:“事到如今,也没必要瞒着刘兄了,我的先辈跟残剑的先辈可以说是故交,同为远古之时的家族!”

  “但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残剑他是剑族的后裔,而剑族之人,每个人的神通都不样,皆诡异无比,这个种族的神通,曾被称为无敌的存在!刘兄,要小心了。”

  刘勋闻言不惊反笑,神通?无敌的存在?这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有无敌的人,但绝对没有无敌的神通异象以及功法。

  “剑族?很强吗?”刘勋瞥了北黎眼,淡然笑,紧接着道:“北黎你去斩杀那个狗城主,这人交给我了。”

  第710章天剑?

  话语落下,不仅北黎神色愣,就连残剑的嘴角也是浮现抹笑意,刘勋缓缓提起麒麟刺,径直的指向残剑,道:“战吧!第缕晨光升起的刹那,就是决定此战胜负的时刻。”

  北黎深深的望了刘勋眼,便想绕过残剑,加入其它战圈,但就在北黎刚动,道锋锐的剑光,突然毫无任何征兆的出现在北黎身后。

  随同剑光起出现的,还有个人影,但这个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刘勋!此时他正拳轰在那道剑光之上,望向残剑的眼眸中,充满了战意。

  剑光是残剑发出的,而刘勋却将残剑的剑光拦下了,这幕终于使得残剑脸色微变,北黎对着刘勋点头,便趁着这个空隙脱离了战圈。

  “有趣,明明自身的修为在劫人,但气息波动却在劫地,你身上应该不少秘密呢。”待到北黎走后,残剑轻抚着手中的长剑,淡然说道。

  刘勋闻言,轻声笑,但却并不言语,他知道残剑的神通很有可能便是人剑合,要说这人剑合,那要追逐到天剑,而天剑可大可小,大可毁灭天地,小可碎石裂金!但两者却有个共同点,那便是无坚不摧,往无前。

  “聒噪”话语落下,刘勋身影微动,只见虚空中道剑光闪起,下刻,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残剑身前,手中的长剑向着残剑的脖颈划去。

  然而就在刘勋的剑刚要划破残剑的脖颈时,股死亡的危机,毫无任何征兆的出现在了他的心头,暗骂声,他知道残剑肯定动用神通了,但他却没有任何应对方法。

  迫不得己,刘勋不得不把长剑收回,并与残剑拉开了距离,残剑的攻击来无影去无踪,根本就无迹可寻,面对这种神通,恐怕任谁都会头疼。

  “怎么了?不出手的话,我就出手了。”望着刘勋的举动,残剑嘴角依然挂着丝淡淡的笑意,单手挥,地面上的尘雾竟然汇聚成了把尘雾剑。

  刘勋此时脸色微变,他可以看出这把尘雾剑的杀伤力,不,不是尘雾的杀伤力,而是残剑神通的杀伤力,哪怕粒尘埃,滴雨水,片树叶,在残剑手中,都会成为把盖世神剑吧?

  方才也不是刘勋不想继续攻击,而是他知道,如果自己继续攻击的话,恐怕还未等自己的剑划破残剑的脖颈,自己早就已经被残剑那把无形的剑给刺穿了。

  但对方为何不直接斩杀自己呢?仁慈?不可能,开什么玩笑,这个世界中恐怕个孩童,都不会那么心善,只有个可能,那便是那把无形的剑,有着距离限制。

  刘勋的脑中在推断着每种可能性,但残剑却并不给他时间,身后两把长剑轰然出鞘,紧紧瞬间,便又重新归于剑鞘,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当然,除了那道鲜艳的血花!刘勋此时眼眸中尽是不解,对方到底是怎样出手的他都没看到,只是那两把剑出鞘,自己的身体上就多出了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鲜血瞬间染红了衣衫,疼痛在此时已经显得微不足道,血液的黏稠与腥味,使得刘勋的情绪有些暴躁起来。

  止住血,刘勋开始疯狂的运转体内的龙脉之力,眼眸中已经逐渐被疯狂取代,既然对方无迹可寻,那么自己只能孤注掷了,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硬抗!念至即行,刘勋再次化作道流光向着残剑冲去,但还未等他靠近残剑,背后却又升起道血花!闷哼声,刘勋直接无视伤口,依然向着残剑冲去。

  “想死吗?那么我就成全你吧。”看着刘勋疯狂的举动,残剑的神色终于变了,平静的眼眸中闪过丝杀意,身后的两把长剑猛然出现了手中。

  当长剑入手,虚空中突然响起道轰雷声,随着这道雷声的响起,残剑的身影,竟然消失不见,同时消失的还有那两把长剑!

  此地剩下的只有虚无!

  残剑的突然消失,使得刘勋眉头深凝,不由得想道:果然是‘人剑合’之境吗?

  不,已经有了天剑的雏形,因为传说中的天剑便是无声无色无尽可寻,念至,世间万物皆可为剑,是远古之时的大杀术之。

  天剑虽然无迹可寻,但万物皆相互克制,传闻中,天剑杀人的刹那,便是此术唯的破绽,但自远古以来,还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在此术之下存活下来。

  虽然残剑的神通与传说中的天剑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但毕竟跟天剑这两个字沾边了,仅仅是沾了个边,就足以令无数修士头疼。

  阵微风吹过,风中夹杂着浓重的血腥味,显然已经不少修士负伤以及阵亡了,阵亡的修士数量刘勋不知道,他也没时间去计算这些了,暗自运转吞噬神通,周围的修士尸体顿时化作丝丝血芒,向着他的体内融来。

  随着血芒入体,刘勋的修为波动也在缓缓的攀涨着,修为竟然有了突破劫人的征兆,此时不得不说的是,修士之间的厮杀所造成的伤亡实在太大了。

  就开战不到个时辰的时间,双方就已经阵亡了百名修士,然而这百名修士的修为也是被他吞噬,所以他才有了突破劫人的征兆。

  “还差那么点。”感受着体内时高时低的精气波动,刘勋知道此时还不是突破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四周,残剑的神通太诡异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从背后给他剑,所以他不得不防。

  周围具具尸体的消失,终于引起了不少修士的注意,其中正有施展神通的残剑,就在刘勋谨慎的观察着四周动静时,道剑光突然毫无任何征兆的从上空出现。

  就在剑光出现的刹那,刘勋头皮发麻,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脊梁骨处传来阵凉飕飕的感觉,仿佛生命已经不在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711章无敌的道念!

  剑光的速度太快了,刘勋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剑光自半空中落下,带着股往无前的凌厉杀势刺向吴昊,眨眼间即至。

  这到底是什么神通?无迹可寻,无招可对!刘勋知道剑光就是残剑,残剑就是剑光,如果自己被剑光刺中的话,很有可能会在瞬间陨落。

  剑光穿过刘勋的肩头,夹带出朵血花,他闷哼声,犀利的眼神眨不眨的望着那道剑光,但说来也怪,就在剑光刺穿他肩头的瞬间,便又消失了。

  “你太弱了,我随时都可以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