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视线,眉头微皱,刘勋展开神识准备查看番,但就在这时,他的后脑处突然传来道撕裂空气的声响。

  脸色变,刘勋毫不犹豫的转身刺出,但就在他转身的刹那,心中立即暗道不妙,后方只是块巨石,麒麟刺已经将巨石劈裂成两半。

  与此同时,道绽放着金芒的拳头突然从他背后出现,声闷响传出,金拳狠狠的砸到刘勋的后脑勺,而刘勋在咳出口鲜血后,头部传来阵剧痛,意识模糊下来,身体也是向下跌落而去。

  重重的跌落到地面,刘勋无视身体钻心的疼痛,立即向着半空望去,当看到半空中那断裂的银枪时,旋即倒吸口凉气。

  这名异域修士竟然选择了让兵器自爆来造成如此大的声势,但这声势却只是为了给自己这致命击,这个混蛋,兵器难道就不是跟你起并肩作战的战友吗?

  头部再次传来钻心的疼痛,同时刘勋的意识也是在慢慢消散,他知道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不出十息的时间,自己便会昏死过去。

  第702章人生如茶茶似道!10

  眸中闪过抹疯狂与暴虐,刘勋轻声喝道:“既然如此,那么老子就跟你拼了!虽然不知道结局会如何,但也只能孤注掷了。”

  说到这里,他全身的精气都运转起来,道宏大的太极虚影自虚空中毫无任何征兆的出现,同时间,黑白两个刘勋也是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这这是”当两仪化天地异象出现的刹那,异域修士顿时色变,他已经知道了,刘勋丶根本就跟红色缉杀令中的那人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他便是缉杀令中的那个破劫修士。

  “这股力量这个异象,这套战甲!混蛋,我的身体怎么动不了”感觉到了那股暴虐的毁灭力,异域修士想要逃跑,但他发现他却动不了了。

  刘勋此时神色微变,因为他体内的精气已经彻底空了,现在的他根本就无法发出阴阳双杀这个招式,瞥了眼那名异域修士,在发现其被困住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三息。

  不行,精气不够,还有七息的时间,七息时间根本就斩杀不了那名异域修士,扫了眼身边的两个自己,刘勋便令他们去攻击异域修士,而自己则向着前方掠去。

  自己还是太大意了,刘勋边跑边想,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隐蔽起来,就算最后自己昏迷,也可以拖延点时间,虽然这有点自欺欺人,但他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当掠至几千米距离之后,刘勋感觉双眼黑,便跌倒在了地上,随着他的昏迷,黑白两个刘勋也是消散开来,虚空中的太极虚影也是消失不见。

  此时那名异域修士脸色无比苍白,望向虚空中的眼眸中充满了震骇,方才那种力量,如果要是刘勋可以发出的话,自己是必定陨落的。

  额头流下滴冷汗,异域修士望向地面,在碎石中寻找着刘勋的身影,他现在只想找到刘勋后立即斩下他的头颅,之后再回到总部。

  他已经可以肯定,刘勋便是红色缉杀令中的那名破劫修士,至于为何修为会跌落到劫人,那么就不是他可以考虑的了,他只需要将其带回即可。

  三息后,异域修士的眸中亮,因为刘勋正躺在前方的块巨石旁,异域修士想起自己回去后的秘法与神兵,便大笑起来。

  如果刘勋就是那人的话,那么他得到的就不止是远古秘法跟远古神兵,而是太古秘法跟太古神兵了!也就是说只要将此人带回,那么他最低也会得到远古秘法跟远古神兵。

  无比激动的同时,异域修士还在感叹自己的运气,再次大笑了几声,异域修士向着刘勋走去,但就在他刚刚走到刘勋身前,腰间突然传出声玉片崩碎的声音。

  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异域修士脸上的笑容立即僵硬,脸色也在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死?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会有可以斩杀劫天的人?”异域修士颤抖着望向胸前碎裂的灵魂玉筒,眸中带着恐惧与不安。

  异域所有修士,凡是修为达到劫地以上的,皆会拥有灵魂玉筒,而灵魂玉筒的完好与碎裂,更是代表了个修士的死亡与存活。

  跟刘勋对战的这名异域修士以及那名神秘的劫天修士,他们是个小队,而小队中的人,则分别掌握对方的灵魂玉筒,以助于有人死亡的时候,会立即知晓。

  中州北域,这片荒芜之地只是个弹丸之地,所以异域对此地并未重视,由个劫天修士领队,可以说在这方圆百里的地域,几乎已经可以横着走了。

  这年内,也直没有出意外,但是现在,那名劫天修士的灵魂玉筒竟然碎裂了!这也就是说,他已经被杀了,而且很有可能便是华夏的修士。

  因为这年以来,双方虽签订了不得无故斩杀双方生灵的条约,但是却直暗战不断,双方的主脑也是对此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是大规模的屠杀,几乎都会草草了事。

  异域修士心中异常不安,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他现在只想快速离开这里,心中的恐惧已经使得他顾不上刘勋,因为那个斩杀劫天修士的存在,很有可能就在附近。

  不甘的望了刘勋方向眼,再也不敢做任何的停留,异域修士化作道长虹离去,虽然心中不甘,但他没有更好的办法,这个地方,他刻也待不下去了,多待息时间,就多丝生命危险。

  太古秘法跟神兵虽然诱人,但与生命相比,实在算不得什么,毕竟他回去后也不是无所得,他只要提供吴昊的情报,就必定可以得到远古秘法跟远古神兵。

  想着想着,异域修士的眸中如火般的炙热,只要他可以回到总部,他的命运就会立马改变,他肯定会成为他们族中的骄傲,也会成为无数异域修士崇拜畏惧的对象。

  然而梦想直是美好的,现实却直是残酷的!就在那名异域修士刚刚飞至十里外,突然瞳孔收缩,身躯颤抖,脸色苍白起来。

  前方的颗巨树上挂着个修士的头颅,而那个头颅的相貌,正是那名劫天修士!头颅的旁边站着位全身白衣的女子,女子站在树枝之上,手持白玉长剑,白裙随风飘动。

  女子的相貌虽不是倾国倾城,但却极其秀美,柔情如水的眼眸中流露出股轻灵的气息,纤细柔弱的身躯,看似阵风都可以将其吹倒,但异域修士却全身颤抖,眼神中充斥着绝望。

  如果刘勋在这里的话,他肯定会认识这个女子,因为女子正是上官叶灵,恐怕打死刘勋,他都没有想到,上官叶灵竟然也是名修士,而且修为还是很恐怖的那种,至少对目前的他来说,很恐怖。

  上官叶灵徒步虚空,手中的白玉长剑收起,边向着那名异域修士走去,边说道:“如果没有独霸天下的修为与战力,知道的太多,可是会死的。”

  第703章品茶论道!上

  话语落下,异域修士的眼眸中出现了抹呆滞,犹如死亡般的呆滞,上官叶灵从其身边走过,缓缓向着刘勋昏倒的地方走去,至于身后的异域修士,她从始至终再未看过眼。

  当上官叶灵的身影消失,那名异域修士的身体轰然爆裂,半空中道道血雾落下,道微风吹过,除了被那微风带走的淡淡血腥味,此地什么都没有剩下,仅有片虚无。

  当上官叶灵来到刘勋身前,眼眸中出现抹复杂之意,缓缓将其扶起,道:“明明这么弱,还想要逞强,该说你傻呢?还是盲目呢?”

  说到这里,上官叶灵叹了口气,紧接着道:“缘之字,丝毫不弱于道,也不知道你我相遇,是不是这冥冥天意。”

  三日后,望无际的原始森林中,有块大约百米的空旷地带,其中有座简易的房屋,房屋中有名正在熬药的白衣女子跟名躺卧在木床上的昏迷男子。

  男子正是刘勋,此时他缓缓睁开双眼,立即感觉到头部传来的刺痛,后脑是人类的致命点,就算普通的拳都不好受,更别说被名劫地修士打中了。

  使劲摇了摇头,使得自己更清醒了些,旋即望向屋外,当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时,刘勋神色愣,眼眸中出现抹复杂与不解,紧接着说道:“是你救了我?”

  当药罐中的水后,上官叶灵缓缓将其放到地面,沏到碗中,然后将其端到刘勋身前,道:“公子该吃药了。”

  将药碗接过,也不管药水的烫口,刘勋将其口饮尽,随即望向上官叶灵说道:“你是名修士?”

  上官叶灵将药碗收起,眸中夹杂着笑意望向刘勋,旋即淡然笑,道:“这很重要吗?”

  刘勋闻言,摇头笑,活动了下僵硬的脖颈,轻笑道:“不重要。”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也都有每个人的想法,既然人家都不想说,自己还问什么?就比如上官叶灵,不也是直没有问自己的来历以及为何受伤吗?

  “想不到年前那人竟然是你,知道吗?现在的修士传言中,已经把你说神了。”看到刘勋不再言语,上官叶灵倒了两杯茶水,递到刘勋面前杯。

  “啊?”刘勋闻言,神色中闪过不解,但想起红色缉杀令的事,便摇头叹,看来上官叶灵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但也无所谓,反正她不会害自己,不然还而再再而三的救自己干嘛?深吸了口气,刘勋心神正,笑着说道:“愿闻其详。”

  上官叶灵轻抿口茶水,充满灵气的双眸动,道:“年前战场结束之后,不出两月异域便发布了条缉杀令,我想公子应该已经知道那条缉杀令代表了什么。”

  刘勋点了点头,并不打断上官叶灵的话语,因为这些事情他已经从异域修士的记忆中知道了。

  “战争结束,条约签订,但双方私底下的争斗却直不断,几乎每天都有修士以及百姓死亡,而异域的借口便是以公子的事件为借口,他们说要缉拿公子,来祭奠他们死去的族人魂魄。”

  “当时华夏五域,无论是中州还是东土,亦或是较为偏远的西漠南荒北洋,几乎每个主城池中都贴满了公子的缉杀令,公子的名声可谓名动时,瞬间压过了华夏以及异域的所有人杰。”

  “但异域寻找了接近年的光阴,竟然没有寻到公子,所以他们以为公子应该早就陨落在当年那场战争中了,毕竟这么个地毯式的搜索,根本就没有人可以逃脱,当然,除非公子已经是至尊,或者是藏到了某个不被外界发现的世界中。”

  上官叶灵说到这里,刘勋不禁暗自点头,战争结束后的年里,自己直待在青铜古殿中,而青铜古殿是幽冥留下的,也可以算是幽冥自己开辟的个世界,再加上南域已成绝地,自然不会被异域轻易发觉。

  “但是这年之内,异域跟华夏也是直私底下拼斗,各族的人杰跟人杰拼,修士跟修士拼,但不得不说,异域修士平面上,的确比华夏强,除了寥寥的几个人杰,华夏几乎完败。”

  “但人总是会比的,就在他们气馁的时候,舆论就出来了,当年参加过线天之战的修士们,想起了公子,于是他们便拿出公子的名号来当作华夏当代修士的最后层尊严,期间更是将公子描述的犹如神明般。”

  “比如,线天之战,公子人大战异域百万修士,以劫地的修为战破劫永生!还有便是,修为暴涨,战至尊”

  说到这里,上官叶灵轻轻笑,抿了口茶水,紧接着道:“他们应该以为公子已经陨落了,不过新代的修士们,可都是以公子为偶像的。”

  话语句句的落下,刘勋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这要是自己复出的话,还不直接被异域的那些人杰们给秒杀了啊?问题是自己被秒杀不是事,但这华夏修士把自己给说的这么神乎其技,这不是给华夏抹黑了吗?

  上官叶灵仿佛看出了刘勋的想法,轻笑道:“公子无需特别在意这些,上官相信,以公子的资质以及天赋,应该很快会追上当代天骄的,最重要的是,公子不是拥有那种神通吗?”

  刘勋端起茶水,口将其饮尽,沉默了片刻后,才说道:“姑娘的意思是让刘某步步的来?”

  上官叶灵莞尔笑,将额头缕秀发锊到耳后,指着刘勋的茶杯说道:“喝茶不是这么喝的,这样的话,公子会品不出它原本的味道。以此而论,路也是步步走的,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万事皆从头开始,难道不是吗?”

  上官叶灵的话语落下,刘勋点了点头,旋即重新给自己倒了杯茶水,随后便轻轻抿了口,闭上双目,品着茶水的淡香与苦涩。

  第704章品茶论道!下

  “公子可知,茶跟人的生其实很相似,苦中夹杂着香甜,而那些苦涩与香甜,无论是哪种,都是它不可缺少的,这就是人生。”

  上官叶灵的话语再次传来,刘勋缓缓睁开双眼,淡然道:“姑娘所言,句句皆是真理,个人的生,就算再苦涩,他也有着香甜;相反,个人的生就算再完美,他也有着苦涩。”

  “苦涩与香甜结合,悲伤与快乐共存,成功与失败同舞,战争与和平同在,这便是世界,这便是人生,便是这冥冥万千天地”

  说到这里,刘勋将茶杯放下,对着上官叶灵行了礼,紧接着道:“刘某虽不知自己以后的路,也不知自己的道念会造成多少生灵陨落,但姑娘的番恩情,在下永不敢忘。”

  上官叶灵莞尔笑,将茶壶提起向外走去,朱唇微动,道话语随之传出:“公子言重了,既然公子已经醒了,那么上官也要离开了,如若有缘,日后自会相见。”

  “但临走前,上官有几句话跟公子说,上官认为,公子的路,应该从北域开始。当然,如果公子已经做好了打算,权当上官没说。”

  上官叶灵的话语落下,便化作道白色长虹离去,就连句道别的话也没说,望着伊人离去的背影,刘勋神色略显呆滞,这个女人,他越来越看不透了。

  上官叶灵对道的领悟不下于刘勋,同时她的心性随缘,从不去刻意的在意件事,仿佛世间的切事物都不会进入她的心中,这点是刘勋无法相比的。

  摇头淡笑声,刘勋深吸了口气,自己去在意这些干什么?双方都多了层神秘不更好吗?反正她又不会害自己。想到这里,刘勋眉头微皱,不对啊,因为自己的事她好像全知道

  这个女人不简单,这是他心中唯的想法,但所幸不是敌人,再次深吸了口气后,刘勋找来几块碎麻布,用麻布将麒麟刺包裹起来,旋即背负于身后。

  他要离开这里,然后自北域开始,个个的清理异域修士,劫地他打不过,那就先从先天劫人下手,用不了多久,自己便可以通过吞噬神通晋升劫地,那时便是劫地修士的末日。

  以此类推,终有日,他可以恢复到以前的战力,但这并不是刘勋的目标,他不仅要恢复年前的战力与修为,他还要达到永生,去诸神殿堂,然后亲自揭开这隐藏了百万年的秘辛。

  数十息后,望无际的丛林中,道身影正在疾奔,身影正是刘勋,不过此时他已经将麒麟战甲换下,目前穿着的是件寻常百姓家的麻衣。身麻衣,再加上身后被麻布尽数包裹的麒麟刺,此时他的装扮,就犹如个流浪剑客般。

  大约在黄昏的时候,刘勋终于离开了丛林,呼出口浊气,旋即向前望去,前方隐约间有道城墙显现,城墙高约六米,也并不是特别宏伟,根本就无法与中域城相比,他猜想,这应该只是个城镇。

  潜伏接近城墙,六米的高度对名修士来说,简直可有可无,加上此时又是饭点,所以刘勋很轻易的便跃上了城墙,城墙上有大约七名先天修士站岗,但他想要瞒过这七人,简直易如反掌,很快的他便混入了城内。

  当入城之后,刘勋才暗松了口气,之后暗骂自己太过谨慎了,因为这个城镇是华夏修士管辖的,镇内没有名异域之人,而且他的到来,更是没有引起镇民们的注意。

  就在刘勋不解的时候,突然发现城门处正在陆陆续续的进入村民,每个村民的神色中都带着疲惫与倦意,显然是经过了长途跋涉才来到这里。

  “看来这里天会进入很多陌生人呢,怪不得他们看到我后没有任何反映。”望着城门处的村民,刘勋摇头叹,他可以看出,这些村民是因为没有办法才来到这里,毕竟谁也不想背井离乡。

  而造成这些的,正是那所谓的异域联军,冷笑声,刘勋的眸中闪过抹怒意,华夏的掌权者,你们的子民已经生灵涂炭,为何你们还不发兵征讨?还是因为没有胜算吗?但如此卑微的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混蛋!”暗自咬牙,他便转身向着前方缓缓走去,眼眸中冷光连连,他定要改变这个局面,然而想要改变这个局面,自己必须要成为华夏的掌权者,而想要成为华夏的掌权者,杀戮是必要的步。

  权利财富美色,这所有的切,都是建立在绝对的实力之上,杀戮永远是最好,同时也是最直接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正因为异域比华夏强,所以才敢如此猖狂的在华夏的古星上烧杀抢掠。

  所以,这个世界的舞台是属于强者的,弱肉强食是天地永恒不变的真理,目前的刘勋只是只会吸血的蝼蚁,而异域联军则是成群的野猪,刘勋要做的,就是吸取这些野猪的鲜血,日夜不停的吸,总有日,他会成为令野猪都颤抖的蝼蚁。

  “公子,请问您是修士吗?”就在刘勋感叹的时候,突然道女声传来,刘勋随眼望去,这是个丫鬟打扮的女子,相貌清秀,正小心翼翼的望着自己。

  “是,怎么了?有事?”刘勋双眼无波,淡然说道。当他的话语落下,女子再次对着刘勋行了礼,小心翼翼的说道:“请公子随奴婢来,城主已经为公子准备好了住处。”

  “哦?”刘勋闻听此言,神色愣,城主为自己安排好了住处?难道这城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