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免出差错。

  所以他不敢有任何的轻敌之心,运用两仪之力的他,战力已经可以比肩劫地,想要斩杀这四名劫人修士,可谓轻而易举。

  但他忌惮的并不是这四人,而是那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异域劫天修士,所以他要瞬间斩杀这四人,然后便迅速离开此地。

  剑光起,他从屋顶跃下,不得不说他的速度真的很快,先前刘勋只略微的领悟了元,速度便超出同修为修士,更别说现在他拥有两仪之力了,开启两仪之力的他,战力更是增加了大截。

  “唰!”当刘勋落地,四道血光溅起,四条手臂随之跌落,虽然先前是想着立即斩杀这四人的,但在跃下的刹那,他又改变了主意,他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他们知道,杀人者人恒杀之这个道理。

  当刘勋的身影显现,那四名异域修士的眼神中皆出现了刹那的呆滞,但紧接着便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然而等他们看到地面上的手臂时,又是出现了刹那的呆滞,最后脸色苍白的望了望自己的肩头,才发出犹如杀猪般的惨叫。

  血光再起,地面上的四块石块瞬间飞起,在打碎了四名异域修士牙齿的同时,也将他们的惨叫声止住。

  周围的村民呆滞了,此时他们表情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激动,显然这突然的幕,使得他们还未反应过来。

  而那四名异域修士,在看到刘勋那不带有丝毫感情的双眼时,脸色便瞬间苍白了下来,他们想跑,但是他们却不敢动。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刘勋想要杀他们的话,在方才的那瞬间,他们就已经陨落了!是的,刘勋不想杀他们,但仅仅只是这刻不想杀他们。

  将被钉在墙上的村民尸体放到地面,刘勋将钉在尸体上的匕首以及尖刺木板握到手中,那四名异域修士见状,脸色更加苍白了,其中名修士的身体都开始颤抖起来。

  他们知道刘勋要做什么,因为他们方才就做过类似的事情,看着刘勋步步的向着自己走来,终于,名异域修士的心理承受力崩溃了,立即转身准备逃跑。

  第696章红色缉杀令!求月票!

  但刘勋怎能让他如愿?就在那名异域修士刚转身的刹那,把匕首从他的手中甩出,匕首化作道幽光,狠狠插入修士的手背,将其钉到墙上。

  与此同时,刘勋手中的尖刺木板以及匕首尽数甩出,大约三十余道幽光闪烁,四名异域修士,皆被钉到了墙面上。

  匕首尽数没入墙面,只留下个把手在外,由于木板较长,所以露在体外的较多,远远望去,四名异域修士就犹如地球上的西方鸟人耶稣般。

  望了眼手中,已经空空如也,刘勋便向着另道墙壁走去,将村民的尸体放稳,旋即将匕首以及尖刺木板收入手中。

  切妥当之后,刘勋便朝着四名异域修士走去,边走,边把玩着把匕首,微笑道:“知道华夏有句古话吗?杀人者人恒杀之!”

  话语落下,刘勋用力将匕首名修士的大腿,便继续向着另名修士走去。此时四名异域修士的脸色苍白无比,因为疼痛的原因,额头都布满了汗珠,但他们却嘶喊不出来。

  因为刘勋已经用石块堵住了他们的嘴,四名异域修士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充满了哀求,但他的下句话,却使得他们尽数绝望下来。

  “杀别人的人,总要做好被别人杀的准备,我如此,你们也是如此!”说到这里,刘勋好像想起了什么,打了个响指,紧接着道:“对了,我也没杀你们,你们是自己失血过多,而死的”

  话语落下,他的嘴角浮现抹冷笑,而四名异域修士则绝望了下来,这句话正是他们方才取笑那名老村长用的,但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这才不到炷香的时间,情势便倒转了过来。

  “还有,你们不用担心你们的尸体会没人认出。”说到这里,刘勋运转吞噬神通,再次将把匕首插入名修士的大腿,紧接着道:“因为你们会彻底成为虚无”

  随着刘勋的话语落下,四名异域修士眼中先是露出不解,但下刻他们就犹如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般,瞳孔中彻底被绝望取代。

  匕首把把的插入四名异域修士的大腿与手臂,但四名异域修士却忘记了身体的疼痛,因为他们发现,他们流出的鲜血,却并没有流落到地面,而是化作了丝丝血芒,向着刘勋的体内而去

  望着从自己体内流出的鲜血化作血芒融入刘勋体内,四名异域修士心中无比震骇,因为他们想起了年前线天的那场战争。

  虽然他们没有参加那场战役,但他们却听过关于那场战争的传言,其中最令异域震惊的不是至尊的出现,而是整个战场竟然没有具尸体!

  从那场战争中幸存的异域修士口中得知,造成这幕的,正是名全身血红战甲的华夏修士,而且在那次战争的白热段,他们更是亲眼目睹了那名修士的修为迅速攀涨到了破劫。

  加上以上的切讯息,所以异域修士得出了个结论,那便是那名华夏修士拥有可以吞噬别人修为,从而化作自己修为的力量。

  当这结论得出,整个异域的八方首脑齐齐色变,他们知道这是个后患,更知道只要有战争,有死亡,这个华夏修士便会不断变强。

  所以他们心中开始忌惮,因为他们从那场战争中活下来的异域修士口中得知,那名修士刚踏入战场时,只是名散发着劫地修为的修士,但仅仅不到三天的时间,便晋升到了破劫!

  虽然个破劫修士还无法引起异域的注意,但是这成长的速度,恐怕令谁都会倒吸口凉气,如果这人还是敌人的话,异域的八方首脑,光想想就头皮发麻。

  然而这些依然还无法将刘勋推倒风头最高点,就在异域至尊跟华夏至尊消失后的个月,异域总部突然接到个命令。

  那便是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将那名华夏修士带回,如若带不回,那就原地处决,总之用句话来概括便是:生死不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异域的八方首脑知道这是至尊的隐令,虽然他们不知道至尊为何隐世起来,但他们却知道,可以令至尊都如此重视的人物,绝非等闲之辈。

  终于,在战争结束的第两个月,异域公开发布了条红色缉杀令!当缉杀令公布,所有华夏古星中的修士皆脸色齐变。

  缉杀令分五种,分别为橙紫红蓝白,而异域近乎百万年以来,橙色缉杀令只发布过次,那便是针对传说中的神帝,但由于岁月久远,已无法追寻考证。

  紫色缉杀令发过六次,分别是针对的六个洪荒至尊,而红色缉杀令自始至今,百万年来发过的也不过几十条,但那几十人,都是可以在古史上追逐到的人杰,甚至牵扯到了几名至尊。

  而蓝色缉杀令,别看是蓝色,但它进入的最低标准便是修为永生以上,白色缉杀令相对于以上四种来说,普遍些,主要是针对些破劫以下的修士。

  红色缉杀令出,缉杀的人物资料,画像随即出现在各大城池,当时无论是华夏修士还是异域修士,都是带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

  红色缉杀令!多少年没发布了?而如今发布,竟然是针对名破劫修士!心中震惊的同时,所有人都在猜想,这名华夏修士到底做了什么令异域如此震怒的事情?

  但任谁都没有想到,他什么也没做,当然除了那场战争中的寥寥数名华夏修士知道是刘勋之外,其余人等虽然知道有那么号人,但相貌与名字,他们皆不知晓,毕竟百万修士,又在厮杀之际,谁有那么多的闲心来观察个不相干的人?

  缉杀姓名不详,修为破劫,装扮火红战甲,戴着血色面具,全力厮杀时双眼瞳孔为黑白,拥有太古异象两仪化天地,其余了解,不详

  第697章人生如茶茶似道!5

  若有提供此人线索者,如若属实,远古秘法任选十种,远古神兵任选十把,子孙后代永远承蒙八方古星的共同庇护。

  若有人可以将此人斩杀或者缉回,太古秘法五种,太古准至尊神兵把,子孙后代永远为八方古星万族长老。

  四名异域修士后背已经被湿透,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血水,看着眼前这名修士,再回想族中的红色缉杀令,他们的身躯在颤抖

  四人的鲜血滴滴的融入刘勋体内,他们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然而在他们的精气跟修为被刘勋吞噬的同时,些记忆碎片也是同被吞噬。

  刚开始刘勋并没上心,要是每个被吞噬的人都要挨个查看他们的记忆,那么自己还不得累死?但是当名异域修士的灵魂被刘勋吞噬的刹那,他的双眼猛然凌厉起来。

  “红色缉杀令?怎么回事?”这名灵魂崩裂的异域修士,在死亡的最后,竟然是在想着红色缉杀令,这小小的幕,引起了刘勋的注意。

  随意的瞥了三名还未陨落的异域修士,刘勋开始查看他们的记忆,当看到完整的红色缉杀令时,就连他自己也是瞳孔收缩了下,有种不真实感。

  “红色缉杀令!你们可真看得起刘某呢。”突如其来的幕,已经使得刘勋无法再平静下去,手中血光闪,三颗头颅落地,四具异域修士的尸体,皆化作血芒融入他的体内。

  “不行,得赶紧把这套战甲换下来。”按照那四名异域修士的记忆来看,异域应该还不知道自己修为跌落的事情,而且画像上的面貌也是较为模糊。

  唯可以眼认出的便是那身的火红战甲,因为这套麒麟战甲实在太显眼了,如果这么穿下去,就算天没事,也不能保证个月照样无事。

  缓缓望向依然呆滞的村民,刘勋想跟他们讨件衣物,深深吸了口气,尽量使自己挤出个和善的微笑,缓缓向着那名老村长走去。

  “老伯,可否借”他的话语刚说到半,突然脸色变,瞳孔瞬间收缩成针眼般大小,心中暗骂声,不敢在做任何停留,立即化作道血芒向着前方飞去。

  劫地强者!后方正有道劫地的修为波动传来,这是股近乎劫地六重天的波动,刘勋虽然在两仪状态下可以跟劫地战,但也仅仅是战而已,劫地六重天,他绝对不是对手。

  其实到底是不是对手,这要打过才能知道,但这只是名劫地修士,那个若有如无的劫天还未出现呢!所以,他不敢赌。

  就在刘勋御虹离去的同时,阵犹如雷鸣的破空声传来,随着声音落下,虚空中出现了个黑点,黑点的速度极快,瞬间便来到了小村前。

  这是个身高约两米,极其雄壮的修士,金色的发丝,蓝色的瞳孔,粗犷的相貌,再加上那犹如山岳般的身躯,无形间就给人形成股极强的心理压力。

  望了眼刘勋离去的方向,又瞥了眼插在墙壁上的密集匕首与木板,那名异域修士嘴角浮现抹冷笑,道:“我感觉不到他们四个的精气波动,也就是说他们的确已经死了,但此地却没有尸体”

  凝重的望了眼天际,异域修士眼中的厉芒更盛,紧接着道:“那道火样的身影,血样的战甲,我应该不会看错!但为何他的修为波动在劫人跟劫地之间浮动着?他不是破劫吗?”

  说到这里,异域修士眼中杀意闪,冷哼道:“杀了我的人,怎能让你就这么离开?就算你不是红色缉杀令上的那人,也肯定跟他脱不了干系。”

  随手对着下面的村庄挥,异域修士便朝着刘勋离去的方向而去,当他离去之后,方才那个村庄里幸存的数十位村民,身体轰然爆裂,化作团团肉沫

  此时这名异域修士的心中不能平静,这年时间里,他们几乎寻找过整个华夏,但都没有找到刘勋的身影,所以他们以为刘勋已经不知何时陨落了。

  但此时突然出现的幕,跟年前战场上的情景简直模样!尸体也是消失不见,虽然他没有亲眼看到,但他却肯定绝对是同样的功法,因为他也参加过那场战争。

  “看来以后也得多注意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了。”异域修士的速度又快了分,瞬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刘勋如只无头苍蝇般在空中疾驰着,因为他不了解这里的地形,就在这时,他的脸色猛然变,后方那道劫地强者的精气波动又传来了,而且是朝着自己而来!

  被发现了!这个混蛋,是军犬吗?鼻子这么灵!暗骂了几句,他不敢大意,速度瞬间攀涨到了极致,犹如道红色流星般,闪过天际。

  “这个畜生!修为未到劫地,速度怎么这么快。”那名异域修士此时脸色微变,因为刘勋的速度着实超出了他的想象,当刘勋发现自己后,自己跟刘勋的差距,竟然开始拉开了。

  “这个畜生!”异域修士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刘勋,眸中闪过丝暴虐,他知道如此下去,刘勋逃跑是在所难免的事。

  然而就在这时,异域修士望向下方村庄的眼神中,闪过道亮光,舔了舔嘴唇,眼神中充满了疯狂的杀意。

  道道的精气光团自虚空中落下,顿时发出阵阵犹如山崩地裂的声响,刹那间地面尘土飞扬,血雾弥漫,无数的房屋倒塌,方圆十里,再无个活着的生灵,尽为片狼藉。

  当听到声响,刘勋也是转身望去,当看到眼前的切,顿时色变!地面上的残肢断臂满地都是,基本上就没有具完整的尸体,鲜血染红了大地,同时也染红了他的双眼。

  “哈哈你跑啊!继续跑!只要你再跑,每过个村庄,我都将他们全部杀死!哈哈,这比踩死只蚂蚁都简单!你个畜生跑啊!你不是跑的快吗?怎么不跑了!哈哈”

  第698章人生如茶茶似道!6

  异域修士的话语落入刘勋的耳中,但刘勋已经听不进去了,此时他的双眼变的血红无比,脸部的肌肉都在极度的抽搐着。

  眼前这幕已经使得他彻底愤怒了!几百号人命就这么没了,他们也有生活,他们也有家庭,他们也有人生未来梦想

  但现在,随着那名异域修士的随手挥,全没了是的,仅仅是随手挥,仅仅是举手之力,但夺走的,却是数百条活生生的生命,以及他们的家园。

  虽然知道,整个华夏中类似的事件数不胜数,但此时他看到了,他就要管!他没看到的,他也要管!为了心中那个目标,刘勋直疾奔在人生的道路上!

  指甲已经插入血肉,但这点疼痛与他心中的愤怒相比,已经微不足道,他现在已经忘记了切,只想将那名异域修士撕裂,咬碎,吃掉

  缓缓拔出身后的麒麟刺,刘勋向着那名异域修士走去,然而此时那名异域修士也是来到了他的面前,眼中闪过丝鄙夷,道:“说出你跟红色缉杀令上那人的关系,并告诉我他在哪,我便给你个痛快。”

  异域修士从没认为刘勋就是红色缉杀令上的人,因为刘勋的修为实在太低,所以他认为刘勋只是那人的传人或者同门,只要抓住了这人,还怕找不到那人吗?

  到了那时候,远古秘法跟远古神兵,岂不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而且自己也肯定能得到总部的赏识,绝对会飞冲天的。

  异域修士的想法很美满,但刘勋却已经听不见任何话语了,如果说,他还有丝意识的话,那便是杀掉眼前的人!

  “我问你话你没听到吗?”看到刘勋竟然不回话,异域修士脸色顿时出现不悦,眼神中的杀意更加明显,这还是在他管辖的领地中,第个华夏修士敢对他如此不敬。

  “畜生,你是真想死啊!不过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嘿嘿”看到刘勋依然不言语,异域修士已经彻底暴怒,眼神中的杀意,尽显无疑。

  “怎么死?”刘勋嘴角浮现抹笑意,轻抚着麒麟刺的刺身,双眼瞳孔中血红片,但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在瞳孔的血红中,只眼睛里夹杂着白色,只眼睛里夹杂着黑色,显得格外妖异。

  看到刘勋终于回话,异域修士暴怒的神色稍缓,道:“哦?你想怎么死?不过如果你告诉我红色缉杀令中那人行踪的话,你绝对不会有丝痛苦的,就比如那些刚死去的蝼蚁般!相反,如果你”

  还未等异域修士说完,刘勋妖异的双眼中便闪过丝冷芒,麒麟刺径直的指向前方,打断道:“聒噪,我是问你想怎么死。”

  话语落下,异域修士先是神色呆,旋即大笑起来,大约三息后,眸中闪过杀意,杀意中还夹杂着丝不屑,道:“按照你们华夏的话来说,你还真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啊!虽然你的修为波动接近劫地,但真以为可以与我战吗?”

  刘勋闻言,淡然望了眼天际,神色中闪过丝不耐与杀意,道:“废物,你是来说废话的吗?还是说你们异域,全是这等用嘴的货色?”

  “找死!”当刘勋的话语落下,异域修士金色的发丝瞬间倒竖起来,手中出现把银铁打造的长枪,长枪出现的刹那,便向着刘勋胸口刺来!

  枪影如地狱而来的幽光般,刺穿了空气。周围响起‘噼里啪啦’的爆炸声,这是空气受不了长枪力度的压力,而产生的爆炸!可想而知这枪究竟有多么大的力度。

  刘勋直在注意着异域修士的举动,就在异域修士出枪的瞬间,他便已经离开了攻击范围,速度是他唯的优势,面对如此霸道的攻击,刘勋只能暂避锋芒。

  “轰!”

  身影微动,长枪紧贴着刘勋的左耳划过,缕发丝被斩断,左耳处嗡嗡作响,耳内阵刺痛感传来,在那瞬间,刘勋的左耳出现了刹那的失鸣。

  枪影掠过他的耳边,随后便向着后方座高达千米的山峰而去,在枪芒击中山峰的刹那,山峰抖动,地动山摇,无数的碎石跌落,尘雾漫天,就犹如地震了般。

  异域修士出手了,速度快到极致,犹如风驰电掣般,银铁长枪再次化作道幽光,向着刘勋刺了过来,枪影刺破虚空,传出刺耳的声音,使得半空中都产生了道犹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