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轻抚着麒麟刺,刘勋坚定的说道。

  现在唯可以安慰刘勋的便是他体内至尊印记的消失,虽然他的修为还是劫人,但是他可以重来,别人天内付出六个时辰修行,那么他就付出十个时辰,总有天,他可以重回巅峰!

  将麒麟刺插到背后,刘勋在雨水中踉跄的向着前方走去,虽然每走几步便会跌倒,但每次跌倒,再次站起时,他的眼神却更加坚定,因为他知道,他的路才刚刚开始!

  暴风雨来的快,退的也快,就犹如刘勋的命运般!天空中再次出现烈日,道彩虹在山间浮现,风雨之后的彩虹是最为璀璨华丽的,起码他这样认为。

  当烈日落山,刘勋终于走出了山林,他知道这里不是南域,因为南域本就是片尖刺之地,而现在经过了雷劫,肯定已经化为荒芜之地了。

  望着前方的个小镇,思索了片刻后,最终他决定过去,因为他的身体状况实在不能拖下去了,就在暴风雨过去之后,他发现周围些苍蝇,竟然开始围着他转。

  并且自己的身体中好像有着什么东西在蠕动,那些蠕动的东西他很清楚是什么,但他现在还打不开神通世界。

  其实就算他可以打开,神通世界中也没有生命精华供他吞噬修复,因为他神通世界中的所有可用之物,早已经被他消耗在年前了。

  所以他现在急需救治,哪怕是个民间郎中给他稍微包扎下也好,如果有药物相辅,那就更好了,毕竟刘勋拥有阴阳之力,有助于身体的恢复。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从颗枯萎的大树上折下根树枝,并用树枝支撑着身体,步步的向着小镇走去。

  当来到小镇后,周围的村民皆诧异的望着刘勋,离得较近的,都捂住了鼻子,刘勋暗自苦笑声,但也并未说什么,因为他身上已经有了蛆虫爬出。

  又艰难的走了段路,他终于找到处药店,但当他进去的时候,那名郎中看他的伤势,便直接摇头,还让刘勋直接准备棺材。

  在无语了片刻后,他便离开了那处药店,但是当他继续找到另个郎中的时候,那个郎中竟然也是摇头不止,称其没有办法。

  叹出口气,刘勋知道这些都只是些平民郎中,根本就不懂得修行,自己这伤势他们是肯定不敢碰的,毕竟谁也不想无缘无故的多出个事端。

  但刘勋也不能再继续奔波了,所以他只能在小镇百米处蹲伏下来,每天靠着吸取天地精气来慢慢恢复,转眼间又是两天时间。

  两天里,刘勋来到小镇的消息也是在小镇传了开来,毕竟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嘛!恐怕哪个地方来个全身生蛆的人,都会被第时间知道吧?

  所以刘勋惊动了小镇的镇长,镇长让他离开,因为镇长认为刘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个死人在自己的镇子出现,而且还是个陌生人,这肯定对镇子影响不好的。

  第690章白衣仙子?

  刘勋也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他决定离开,但后面的山林他肯定不能走了,所以在询问了镇长道路后,便准备到镇子前方的小城去。

  他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十多个孩童,孩童就是这样,喜欢看热闹,当刘勋走到小镇的茶楼前时,茶楼中的话语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喂,你知道前几天南域发生的事吧?”

  “当然知道了,如此大的动静谁不知道,听说是名准至尊在渡劫,将整个南域都毁了呢。”

  “准至尊渡劫?那岂不是要成至尊了?渡劫成功了吗?”

  “不知道呢,现在整片南域都化为了荒芜,看那阵势应该是陨落了。”

  “”

  刘勋听闻此言,心中笑,便继续向前走去,什么至尊渡劫,这件事的原委,他最清楚不过了,苦笑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舆论的强大。

  轻声叹,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道犹如天籁的话语,自身后传来:“公子便是这两天四处求医的人?”

  话语落下,女子的声音虽然柔弱,但却不失轻灵,令人闻听后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会在不自然间对声音的主人产生好感。

  刘勋缓缓转身,向着身后望去,这是个极其秀美的女子,长发飘飘,身白裙翩然,虽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但身上却散发着股亲近万物的气息。

  她望向刘勋的双眼中无比清澈,并没有因为刘勋的身躯近乎腐烂而色变,也没有流露出丝的厌恶表情,只夹杂着丝怜忧与同情。

  “姑娘可以找到郎中?”刘勋知道此时不是矫情的时候,他的伤势已经不能再拖了,否则就算死不了,恐怕以后也会对身体造成暗伤的。

  但就在他的话语刚落下的时候,周围便传来了村民们不屑的哼声,以及议论声。

  “这人究竟从哪来的?竟然连白衣仙子都不知道是谁,真是个土包子。”

  “嘿嘿,不过这小子的命挺好啊,白衣仙子刚好回来,按照白衣仙子的作风,恐怕此人捡回条命了。”

  “是啊,白衣仙子可是这方圆百里医术最高的人了,而且还是无偿帮村民看病,是个大好人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们看,这人身上都长蛆了,虽然我不怀疑白衣仙子的医术,但是让白衣仙子做这么恶心的事,实在”

  “别吵吵了,你们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要是你们这样了,白衣仙子不也是照样救你们吗?人心要以善为本。”

  “”

  随着这些话语响起,刘勋的神色中闪过丝丝震惊,眼前这名女子竟然是位郎中?而且看样子,好像还很受村民们爱戴,就在他失神的刹那,女子的话语却再次传来:“公子跟我来吧,你的伤势不能再拖了。”

  女子说完便朝着前方走去,刘勋摇头叹,便随之跟了上去,边走边想,白衣仙子?这些村民可真够淳朴的,竟然给这名女子起了这么个外号,不过这也在清理之中,毕竟村民们可不知道仙子这两个字,在修士心中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

  大约走了二三十息的时间,女子进入了座简朴的阁楼中,阁楼分两层,尽数为竹板构造而成,后方十米是处湖泊,湖水清澈见底,从阁楼这里望去,看着那清澈的湖面,大有股返璞归真的意境。

  跟随着女子进入了阁楼,刘勋身后的村民也是随之散去,因为他们知道,郎中治病的时候,是需要安静的,虽然担心刘勋会对他们的仙子不利,但转眼想,这都快死的个人了,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他们还有别的措施。

  女子进入阁楼后,对着前方的竹床指,道:“公子先躺在那,我先去准备些东西。”

  女子说完便独自上了二楼,然而刘勋望了眼那洁白的床单,再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声叹息传出,他实在不好意思躺上去。

  女子都是爱干净的,此时自己的状况,别说是名女子了,恐怕只要是个正常的人,都不会愿意跟他近距离相处,而现在自己又怎么好意思把人家的床单给弄脏了?

  就在这时,女子从上面走了下来,看到吴昊站在竹床边,便失笑道:“公子怎么还不躺下?难道修士皆如公子般,扭扭捏捏吗?”

  话语落下,刘勋的脸色瞬间变,这名女子竟然可以看出他是修士?但自己却感觉不到这名女子身上的修为波动,也就是说这名女子很有可能也是名修士,并且修为远超于他。

  仿佛看到了刘勋的神色变化,女子紧接着说道:“公子多心了,个没有修为的人,伤势如此的话,恐怕早就死去了,小女子精通医术,岂能连这点都不知?”

  刘勋闻听此言,摇头笑,对着女子拜,道:“多谢姑娘搭救之恩,先前心中的确有些杂念,但经过姑娘的话后,便豁然开朗,姑娘既然如此诚挚,那刘某也不做作了。”

  将身后的麒麟刺摘下,刘勋便躺在了竹床上,刚刚躺下,他的眼神中便闪过丝精光,这座阁楼不简单!这是他此时唯的想法。

  “公子不愧为修士,观察力果然非同般,不过公子放心,这些只是小镇中的村民们为了小女子的安全着想,毕竟小女子孤身人”

  女子的话语还未说完,刘勋便嘴角浮笑,打断道:“姑娘毫无顾忌的救刘某,难道就不怕刘某加害于姑娘吗?你应该知道,这些摆设,对个修士来说,如同无物。”

  女子闻听此言,缓缓转身望向楼外的湖泊,淡然笑道:“小女子只知道作为名郎中,那么就应该救人,至于以后的事,那就不是小女子该想的了。”

  说到这里,女子缓缓将白裙裹紧,边向着刘勋走去,边说道:“公子,接下来或许会有点痛,希望公子忍住。”

  刘勋望着女子点了点头,但却并不言语,女子走到刘勋身前,手中出现了把锋利的匕首,以及数十根银针,当匕首插入体内,刘勋顿时倒吸口凉气,额头处瞬间便被汗珠布满。

  第691章剔骨!

  “蛆虫已经附于公子的骨骼,如果想要彻底清除蛆虫,必须剔骨,小女子想询问下公子的意见。”女子的话语落下,当剔骨两字喊出的时候,刘勋那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起来。

  “剔!”舔了舔干裂的双唇,刘勋的眼神中浮现抹疯狂,想要得到,就要有付出,这点道理,他直明白。

  女子的眸中第次出现了丝凝重,手中的锋利匕首闪动,速度快到极致,同时条条的黑色蛆虫也是被匕首挑出,此时他的瞳孔已经彻底被血丝布满,因疼痛而流下的汗水,浸湿了靠枕。

  在今天,他才知道了剔骨是怎样的含义,这种疼痛根本就不是生灵可以忍受的,这是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好几次刘勋都差点疼的昏迷过去,但他却硬逼着自己清醒过来,他要记住这份痛,他要记住今天,因为这是他变强的信念。

  “公子,再坚持下。”看着刘勋的现状,女子眸中第次产生了悸动,这得需要多大的意志?明明可以昏迷过去,躲避这些疼痛,但眼前这个男人却不那么做,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才使得他如此?

  刘勋的伤势,使得女子认为肯定是仇家寻仇而造成的,但她不会问出来,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知道了太多,是会死的。

  从双腿到腰间,密密麻麻的蛆虫被女子挑出,此时女子的额头也是布满了汗水,显然救治刘勋对她来说,精力消耗也是非常大的!当女子小心翼翼的将匕首移至刘勋的左胸时,突然脸色变,瞳孔中全是惊骇之意。

  女子的单手紧接着又放至刘勋的右胸,此时她的神色无比震撼,望向刘勋的眼神中,充满了质疑,这怎么可能,这个人的心脏竟然是这还是个活人吗?

  女子的神色变化仅仅瞬,便继续剔除骨骼上的黑蛆,而刘勋由于被疼痛牵制着注意力,所以并没有看到女子的神色异状。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都漆黑了下来,女子才松出口气,淡笑道:“好了,现在只剩下将肌肉缝合了。”

  缓缓将银针拿出,女子转动着将其插入刘勋的|岤位,而后便拿出了团不知由什么东西做成的透明丝线,开始对刘勋的躯体实施缝合。

  大约在天刚朦胧亮的时候,女子才将丝线割断,擦了擦额头处的汗水,丢下道话语后,便向着楼上走去,经过了天夜没合眼,再加上精力消耗过度,所以女子实在受不了了,她现在只想睡觉。

  而刘勋也是被困意折磨着,此时他的全身都在散发着疼痛,使得自己都对疼痛麻木了,但自己的精力跟神识,却被疼痛折磨了天,所以他也只想好好的睡上觉。

  当天色大亮,密密麻麻的村民们都聚集到了阁楼处,但他们却不敢进去,因为他们怕打扰了白衣仙子的救治。

  “这都天夜了,怎么还没动静啊?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不会的,白衣仙子肯定还在救治中,咱们可不能打扰仙子,大家都回吧。”

  “没错,咱们不是设下了陷阱机关,以及遇到危险时的全镇通报信号吗?仙子如果遇到危险肯定会用的,大家放心吧。”

  话语落下,阁楼外的村民便返回了,但刘勋却没有听到他们的话语,他太累了,就跟个十年都没有睡过觉的人般,在贪婪的享受着睡眠带来的舒适感。

  大约黄昏的时候,女子便醒了过来,但她的眸中却闪烁着不解与震骇,口中喃喃的说道:“怎么可能,个没有心脏的人,怎么可能活到现在?不,只有个可能,那便是”

  说到这里,女子深深吸了口气,望着楼外的湖泊,眼神中夹杂着丝回忆,轻声道:“算了,反正什么事也跟我无关了,平淡的生活才是生命的真谛”

  又是个清晨,万籁俱寂,天边已经升起了抹朝阳,阁楼外的草木上,还依稀间沾染着露珠,犹如颗颗珍珠般,璀璨炫目。

  日之计在于晨,经过了差不多两个日夜的沉眠,刘勋终于睁开了双眼,这是种犹如新生的感觉,说不出的舒畅。

  “你醒了?先去洗个澡吧。”还未等刘勋彻底清醒过来,女子的声音便传来,随眼望去,三米外竟然摆满了饭菜,饭菜并不是大鱼大肉,只是普通的青菜与米饭。

  “刚缝合完,接触水不好吧?”虽然知道自己身上的异味很重,但想起自己的身体刚被针线缝合,接触水的话,肯定会发炎的。

  女子用木勺盛上米饭,瞥了刘勋眼,轻笑道:“公子不是修士吗?用精气护住伤口不就可以了?不然的话,这饭小女子可真吃不下去了。”

  “”,脸色红,刘勋知道女子说的是自己身上的异味,但码归码,自己是可以用精气护住伤口,但问题是自己去哪里洗?

  想到这里,刘勋就为难了起来,正在考虑该说还是不该说,就在这时,女子仿佛看出了他的顾忌,便紧接着说道:“该看的也都看了,不该看的小女子也已经看了,既然选择了从医,那么自然不会在乎这些。”

  “呃”,刘勋闻言,直接无言以对了,眼前这名女子可真是个奇人,两天前为自己剔骨跟缝合身体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是尽数被她看了个透彻。

  自己倒是无所谓,个大男人家家的,但他实在没想到,这名女子竟然如此看的开,现在自己这么犹豫,倒是显得自己矫情了。

  刘勋缓缓走到阁楼外,直接跳入湖泊之中,用精气护住全身的伤口,便开始清洗起来,大约在炷香之后,他犯难了,刚才太急,忘记拿行囊了。

  自己的衣服可都在行囊内,而方才自己身上穿的,已经近乎条状,都被血疙渣凝固的犹如块铁板,所以自己就扔掉了,但现在怎么办?裸身出去?不大可能

  第692章人生如茶茶似道!1

  “姑娘,可否将刘某的行囊扔过来”思索了片刻,刘勋还是决定向女子求助,女子有恩于自己,自己肯定要尊重人家,这是做人的常识,所以他是肯定不能裸身出去的。

  话语落下,大约三息后,道黑色物体自阁楼处掷出,刘勋打开行囊看,顿时傻眼了,自己的所有衣物已经尽数破碎,看来是因为那场雷劫的原因。

  翻来覆去,他终于找到了件完整的衣服,但他却犹豫了,因为这件衣服正是皇天琳送给他的麒麟战甲,现在的问题是,不是他不想穿,而是这件战甲实在太显眼了。

  不过最后他还是穿上了,因为他肯定不能裸身出去,穿戴的同时,心中也在震惊着麒麟战甲的不凡,竟然连雷劫都没将它摧毁,这得多么强的防御力。

  切妥当之后,他来到阁楼,坐到饭桌前,也不再客套,端起米饭就吃,当女子看到刘勋身上的麒麟战甲后,眸中闪过丝惊意,但紧接着消失,而刘勋正在狼吞虎咽,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女子的眼神变化。

  “公子的恢复状况比预期中要好,按照这个进度来看,个月后,便会完全康复。”女子丝毫不在意刘勋的吃相,轻抿了口茶水,缓缓说道。

  狠狠的扒了口米饭,又夹了点青菜,刘勋实在太饿了,当他听到女子的话语时,便将饭菜咽下,道:“还不知恩人名姓,刘某总不能跟他们样,喊仙子吧?”

  “上官叶灵。”话语落下,刘勋点了点头,道:“上官姑娘,此恩刘某铭记在心,以后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凡是刘某所知,定会全力以赴。”

  “公子客套了。”说完,上官叶灵便起身将碗筷收起,刘勋见状神色愣,自己这还没吃饱呢!这是搞的哪出?

  就在刘勋凌乱的时候,上官叶灵的话语再次传来:“公子有伤在身,加上数天未进食,初次进餐,不宜吃太多。”

  “”,刘勋麻木的点了点头,自己怎么有种被全职保姆照顾的感觉?这个女人也太那啥了吧?以后谁要是娶了她,还不得被管死?

  “对了公子,你脸上的面具需要直戴着吗?这样的话公子活的也太累了些吧?”突然,上官叶灵朝着刘勋说道。

  “呃我习惯了。”刘勋随口敷衍道,血色面具很实用,可以随心改变外形,所以现在刘勋根本不担心面具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而且他不可能摘下面具,如果摘掉的话他混沌体的气息便会暴露出去,那时候又是场麻烦。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直到晌午,上官叶灵再也没跟刘勋说过句话,刘勋自己待在隔离里无聊,便准备去小镇逛会。

  刚出阁楼门,他便发现周围有些村民,村民看到刘勋出来后,先是松了口气,而后便齐声议论了起来。

  “白衣仙子的医术真是高明啊,你看这几天前都快进棺材的人,现在都跟个没事人样。”

  “那肯定的,仙子可是从仙界降临到咱们小镇来普救众生的。”

  “咦,话说这人怎么穿身红啊,跟血水似的,看着好渗人。”

  “”

  话语句句的响起,刘勋直接选择无视,毕竟修士的世界不是村民可以理解的,但就在这时,个村民突然焦急的跑来,大声喊道:“不好了,镇子里又来

章节目录